創作內容

7 GP

迷途鴉-The Stray Crow>>路徑九‧Fenrir

作者:蒼鴉│2011-10-14 22:12:18│巴幣:14│人氣:576
 
 
 
 
   「孤要吞噬掉眾神之父奧汀!以洩眾神捆束孤之辱!」巨狼的吼聲長嘯、連空氣都忍不住顫動,聲音的主人帶著驚人地怒氣喊著方才立下的毒誓。真要將那聲音具體化的話,也許略可以用破爛的棉絮來形容。
 
   
   「嘿,你可還真有活力鬧啊,狼兄。」
 
   「來者何人?」
 
  年輕的聲音自天空中響起,巨狼仰頸一望,捕捉到了層層烏雲中的一抹黑影。即便身體被綑束住,巨狼依然不改桀傲不遜的態度,「汝是誰?孤不曾見過汝。」巨狼開口問著飛舞在空中的黑影。
 
 
   「我一直都在,當眾神試圖綑住你時我就在一旁……呃,巨狼?魔狼?我該怎麼稱呼你?」黑影回道。
 
   「孤為洛基之子‧魔狼芬里厄(Fenrir);影子啊,為何汝如此自私無情,不願對無法掙脫這鎖鏈的孤伸出援手?」名為芬里厄的巨大魔狼自喉間發出了不悅的低吼。
 
 
  「噯,我也只是在眾神下做事的嘍囉罷了,你這樣是在給我出難題啊。」
 
  「哼哼、嘍囉是嗎?」
 
   芬里厄從鼻孔噴出不知是貶低亦或是被逗笑的氣息,暗紅色的雙眼瞇了起來:「眾神為何千方百計地刁難孤,最後還把孤綑束起來?」
 
   「我想是害怕你吧,你擁有過於強大的力量。」
 
  「這鎖鏈讓孤無法使力……恐怕孤有生之年都會被封印在此。」芬里厄把頭輕放到前足上,也許是沒有能交心的對象,此時芬里厄居然對著影子吐露心聲。
 
 
   「放心吧,你不會死在這裡。」然後,得到了意外的答案。影子對著狼發誓,一定會想辦法救出芬里厄。「我對著奧汀之名發誓。」影子說。
 
   「為什麼要救孤?」芬里厄不解。
 
  「因為神……即使是眾神之父奧汀,都會有墮落的一日……」影子歎息:「而這是你的任務……」
 
  狼耳抖動了一下,「孤的任務?」芬里厄原本黯淡下去的赤瞳,又重新燃起火焰。
 
 
   「現在,還不是時候……」影子的聲音漸漸遠離,雖然影子融入在昏暗的烏雲中,但芬里厄還是感覺得出影子正離牠越來越遠。
 
  「慢著,孤還不知道汝的名字!」巨狼撐起粗厚的頸喉、紅褐色的體毛一陣騷動。
 
 
   「我是奧汀的左眼……」
 
   汝的名字孤已經不記得了,「願意等我嗎?」孤只記得汝離開前,汝笑著如此道;汝是第一個願意對孤笑的人。
 
 
   是的,孤相信汝會來,所以孤會在這裡等待汝……
 
   一直。
 
 
 
 
 





 
 
 
 
   「我說,你知道佈下這結界的異族在哪嗎?」這句話是對著月問的,雖然我很想問「那我和你是從哪裡進來的?」不過我覺得月應該會賞我一個白眼、然後用不屑的語氣對我說:「你連自己怎麼進來的都不知道?」
 
   所以想想,還是算了吧;先想辦法出去才是現在要做的,至於其他都是次要,有機會再說啦。
 
 
   「一般而言,能進來的人都知道。」月說著,他的目光不在我身上、而是在更遠的方向。
 
  「意思是我不正常嗎……還有說話的時候可不可以看著我……」嗚嗚,反正我就是什麼都不會的沒用傢伙,怎麼樣!你咬我啊!
 
 
   月聞語後飛快地轉過頭來、目光閃過犀利又冷冽赤光!好個充滿肅殺之氣的銳利眼神!全天下能接下這種眼神的男人肯定……絕對不是我!
 
   「我錯了,請您忽視渺小又卑微、猶如蜉蝣般的我吧。」我道。
 
  「你說什麼啊?」疑惑中,月的手指筆出了二,「兩個,我感覺到那些異族的身邊有兩個人。」
 
 
 
   「呃?是跟你一樣能夠解決異族的『人』嗎?」
 
  「不是。」月將手上的電鋸重重的敲在地面上,在渾厚的金屬碰裝聲後,電鋸開始運轉並開始磨擦地表,發出了「嘰嘰嘰嘰────」那種令人汗毛直豎的尖銳聲響。
 
 
   「是普通人。」
 
   待這句話完整的傳進我耳裡之時,月已經縱身一躍、跳上一旁民家的屋頂,然後朝著遠方趕去,很快的就消失了身影。
 
 
 
  「等……」一切發生的太快也太突然,我根本就來不及做出反應。待我回神過後,現實的問題也接踵而來;不僅僅是異族圍剿的是手無寸鐵之力的一般人這件,另一件最困擾的事讓我不知所措的抱住頭、對著月消失的方向大喊:
 
   「我不知道在哪裡啊!你就這樣走了?嗚喂────慘叫突破了天際,我的心也發出了嘆息……
 
 
 
 
 
   搖晃的人們隨著空氣的波瀾出現,雖然美其名是「人」,但姬兒‧奧德打死都不會承認那些是人,就算是跟人猿有親戚關係的可能也沒門!
 
 
   把祂交出來。」
 
   領著「人群」的男人伸出手,用破爛的嗓音對著姬兒和羅可像是要強討什麼東西一樣。但這個舉動卻讓兩位女性更加反感,向後怯了一步。
 
   「把誰?我聽不懂你們說什麼。」姬兒蹙眉、伸手護住羅可,讓她可以躲在自己身後。
 
  「不要跟我們裝蒜,我嗅得出妳們身上沾有祂的氣息。」男人目露兇光、嚴厲地大吼:「主神奧汀尋失去他『第二顆左眼』的一部分,現在力量正不斷的衰弱!我們要比奧汀更快找到『第二顆左眼』確實抹滅奧汀的統治!」
 
  姬兒勇敢地直視男子的目光,絲毫沒有被男子的咆嘯給唬住:「這是哪一國的王位爭奪戰嗎?那很抱歉我們這些庶民是不奉陪的!」
 
 
   「愚昧又無禮的人類。」男子冷哼,並收起了原本伸出的手。
 
  而男子說出這種莫名奇妙的話後,也讓姬兒更加確定眼前的威脅是避不掉了,她後退、並輕聲呼喚身後女孩的名字:「羅可……」
 
   「給我拿下!」同時,男子的一吼,身後的人群便一齊朝向姬兒和羅可撲上!
 
 
   「快逃!」姬兒這才轉過身、並拉著羅可向後跑。
 
  但怎料到那群人跑起來速度極快,活像剛鬆綁的鬚狗!一轉眼的功夫,人群的最前端就已經趕在姬兒和羅可的身後!
 
 
 
   「往哪逃!」人群的最前端已經追趕上,他們無不發出嘶吼、十隻手指頭的指甲伸長,轉眼變成了能夠輕易奪取人命的十道鐮刀;而鐮刀追趕的目標,自然就是前頭的兩名少女。
 
   眼看數道銳利的鐮刀就要劃下、讓劇情直逼限制級的方向發展,一記豪邁的銀光從人群和兩位少女之間欺入,硬是將最接近少女的人群前排給掃飛!
 
 
   「我來陪你們玩玩。」冷酷而簡短的宣言拉開了血腥的序幕,身穿皎白西裝的月握緊電鋸,挺身擋在姬兒和羅可的面前。
 
  「找死!」人群前端的異族發出了不屑的嘶吼,成群撲上想要教訓這個傲慢的小鬼。
 
 
  而月只是默默地站穩了腳步、然後緩緩舉起了手中嘶嚎的野獸,即使迎面而來的敵人數目眾多,月也絲毫沒有露出一點畏懼。
 
  然後,銀光橫掃!
 
  這一橫斬豪邁到像是一般的棒棍攻擊,但卻讓那些撲上的異族在一瞬間都化作飛舞的肉塊!而目睹這一切的兩名少女,瞠目結舌的望著這出乎意料的發展;包括了那些異族。
 
  「怎麼可能!這驚人的力量究竟是從何而來!」領頭的男人大驚,月擁有的力量超出他的預料,方才的傲慢神情消失無蹤,男人的臉上只剩下訝異駐留。
 
 
  「相信我,」月牽起一邊的嘴角,翻弄出了一個魔性的笑;而手中的電鋸依然嘰嘰作響,像是等不及接下來的屠殺一般;赤瞳轉動、用餘光瞄向帶領異族的男人。
 
  傲慢不遜的青年的聲音興奮地顫抖著:「你不會想知道的。」
 
 
 
 
  「月那傢伙……」我悲哀的在柏油路面上跑著,哇靠我到底該何去何從啊?連方向都不知道我跑的那麼辛苦是有用嗎!「太過分了啦!居然直接丟下我!」
 
  啊啊……像這樣不知道從哪裡來,又不知道該往哪裡去……這樣的局面好像讓我碰到好幾次了?我突然發現自己在迷路方面有著過於常人的天份呢,真是太好了,我找到自己過於常人的地方了!
 
 
  嗚,
 
  可惡……為什麼鼻腔內部覺得好痠?原來只有迷路能當才能這種事是這麼令人鼻酸的嗎!混帳……眼眶裡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打轉……我看不清楚前方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 To Be Continue……
 
 
 
 
  大家好啊,這裡是迷途鴉‧第九篇。
 
  這篇應該算是上大學後的第一更,大學的生活比想像中的還要多采多姿,我遇上了很多不錯的朋友和人們,也在大學裡找到一份Part time gob,一言蔽之就是蠻充實的;也開了很多眼界,我想在之後我寫文章時,能讓我的看法或觀感或多或少有所改變吧?
 
  然後,在班上遇上一個有定期看巴哈cso版的同學,聽他提到狹求的作者蒼鴉時,我當下真的冷汗直流……唉,我沒有勇氣承認我就是蒼鴉啊……
 
  當然,到現在我還是沒有告訴那同學我就是狹求的作者=W=(就讓它成為秘密吧。)
 
 
  儘管如此,還是有許多令我遺憾的事……在cso陪伴我甚久的知心戰友們因為各種因素一一對遊戲失去信心與興趣,上線率大大降低,甚至有表明不會再回歸的決心……遺憾固然有,但我尊重他們的決心。
 
  我的小屋敘述早記敘了面對這種場合的詞,相信他們會在其他地方變得出類拔萃。
  
 
 
 
 
『縱然板機結滿了蜘蛛絲,依然藏不住過去那段燦爛的日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416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友情|烏鴉||惡搞|悲劇||奇幻|迷途|Fenrir|魔狼

留言共 6 篇留言

藍依
終於有新章了!!!
話說月前輩殺很大,小鴉進來到底是做什麼的?
那兩個女孩先忘掉,為什麼那和鴉談話的狼好像某人……

10-14 22:19

蒼鴉
俺是梗添滴……帥氣場面小月比較撐得起來~=W="10-14 22:21
愛爾
該說終於更新了嗎? 辛苦啦~烏鴉
這次...戲份都被越搶光了吧...
至於迷路阿...這真是種過人的天分,過人到死不想承認

10-14 23:31

蒼鴉
人家很努力的迷路哦!所以給我獎勵獎勵~~\=W=/10-15 11:36
天黑黑黑黑黑黑
你在人生的旅途上迷路了嗎?無須擔心,我在每逢考試時,也會不小心的找不到前往答案的真實道路。
原來這篇的主體是北歐神話啊!
這篇文章說實話,好短。0.0+(大約五分鐘吧)
只要能在某個地方磨練至巔峰的話,你一定可以看更美好的視野,比如說更衣室(誤)
現在突然發現我要從吐槽系再次轉職呢嗎?

10-16 22:36

蒼鴉
不,我覺得那個根本就是猜題……小屋發的篇幅應該都是短篇小品,而且更心時間不一定……話說你應該轉職成被虐系,你在龍那邊挺有戲份的,真是太好了。10-16 23:39
蒼鴉
啊,有錯字:更新時間不一定……10-16 23:39
天黑黑黑黑黑黑
其實猜題能像我一樣,猜十題錯十題也是一種才能。(第一次段考悲劇)
原來還可以轉職成被虐系啊!順帶一題無論是被虐或虐人我都可勝任喔(雖然這不太值得自傲就對了。)
我的人生信條就是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過得很愉快!所以嘿嘿嘿嘿嘿


10-17 22:31

蒼鴉
……你要不要考慮投稿角色?10-17 22:42
─═★¥血色£
「喲,好久不見阿,烏鴉。」平常是這麼打招呼的吧?

今天偶然看到這篇文章,我的內心有許多的感觸

感覺心頭糾了一下.... 回憶起我們之前所發生的趣事

如今各過各的,偶爾敘敘舊

但這已經足夠了


我打這些,連我自己都在想,「我在打什麼鬼...」

=============================================

結論:

大學生活要加油,度過開心的四年吧~

10-24 20:08

蒼鴉
嘿,血色好久不見啦。

感觸是很多啦……從伊洛到認識小月,從你在與龍有所揪葛、然後在到現在的藍伊和怒魂……跟先前的熱度比起來,我們的確算是各過各的,偶爾敘舊聊天總會讓人想到過去發生的那些蠢事……

一直到現在伊洛忙學業、小月回國、你的鬼隱、龍的潛水、藍伊的稿愁、怒魂的插花……中間到底起了什麼化學變化?只能說……我們都長大了?而長大--就是意味著不斷失去吶。

哈,我打這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

總歸一句,Keep in touch.

對了,你的生日我沒有忘的……10月15號對吧?圖畫好了但是現在的電腦與掃描器分離了,沒辦法把圖掃上來;也許新年回家時就有機會可以掃上,到時候在上來看看吧?啊、當然,最好是每天都來看看。

10-24 21:48
─═★¥血色£
是阿....長大的代價就是不斷的失去

但,只要心裡面,還保有我們之間的回憶



「這就夠了...」

===========================================

你竟然沒有忘記我的生日阿 !?

我一直以為你這笨蛋會忘記說...


當然,每天都會來看看的


也許吧?

10-25 06:20

蒼鴉
我們兩個突然好感性……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可能會被笑……哈。

我不會忘啊,當初我說不會忘就是不會忘;而且跟你討生日日期的是我耶,真的忘了我就沒有鴉格了~

還有……也許是什麼意思= =10-25 09: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405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迷途鴉-The Stra... 後一篇:烏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YT跟FB的人
不要相信未來實驗室的廣告: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