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默者(下)

作者:陳驀守│2011-10-07 01:35:24│贊助:66│人氣:1398

  灰濛濛的景色。
  不用等到寒風刺骨的最末月,北方的戰場,老早就是白皓皓的世界。
 
  雖然凍土上的厚厚冰屑和掠過的寒風不變。但天氣一改之前的陰霾,同時前線戰事告捷,正當對方兵敗如山倒之際,這邊的隊伍並沒有加以追擊,而是往反方向撤離。
 
  站在此處廝殺的士兵心裡都非常明白,漫長的戰爭要結束了,沒有必要再戰下去。
 
  高層和國民並不企求征服對方,而是希冀停戰、甚至終戰的決議。武器之類的還充足,但最重要的「人」已經失去對於戰爭的幹勁,追尋不到戰爭有何意義。
 
  一周後的十一月二十六日簽署的《坦伯寧終戰協議書》,便是開戰的兩方經過漫長征戰歲月的結論。

  和平,短暫的到來。

  套句克拉德梅瑟副官的話來說:一點都不美麗的仗終於打完了。
 
  是的,一切都要結束了。
 

--------------------------------------------------------------------------------
 
  『致薇塔.葛林斯特中校』

  當我早上從就寢的的營帳起來,穿過正在準備撤離的營區,走入臨時徵用的指揮部建築時。那封信已經放置在桌面上了,是封特急件。
 
  --這種時候怎麼會有特急件?
 
  如此納悶的我拆開了那白色的信封,卻得到撕裂心扉的訊息。
 
  痛楚沿著記憶的根頭鑽入腦袋著深處,隱藏的淚水開始零落。

  他死了,在跟今天一樣刮著冷風的早晨中。看著堅實般的字句,我進入回憶的漩渦中。

  火焰和霜雪同時並存的戰場,無止息的北風,夾帶著硝煙,波及樹林環繞的村莊,火焰將那邊變成滿是焦黑死者的國度。
 
  『醒醒!』我那無光的眼神看見你的身影。
 
  第一次見到他是二十幾年前,蕭恩.安德魯.葛林斯特對因為失血和寒冷漸漸失去意識的我伸出了援手,是一雙溫暖的大手。給了我活下去的溫暖、光芒,還有濃湯。
 
  隔年的春天,他從部隊中退伍,並收養了我。回到了當時還沒有那麼發達的城鎮中,繼承了神的權杖的念珠。那些年很多人都是因為國家大義而徵召上戰場,那個人似乎也是這種類型--至少我原先是這麼以為的。
 
  在小小溫暖的居所中,充滿讚美的詩句環繞,我慢慢地成長。

  原先空洞的目仁中殘餘的雪融化了。
 
  我們到底算什麼樣的關係呢?父女?雖然戶籍謄本是這樣寫,但我們年紀實在差太多了。

  我管他作老傢伙,而他叫我女孩。
 
  已經不記得,上次見到面究竟是什麼時候?腦中只映著他的山羊鬍和永遠掛在嘴邊的笑容。

  還記得,當我以第一名從學校畢業時,從典禮台上就可以看到他那無可抑止的歡喜從臉上表露。
 
  那如冬日暖陽般的笑容,溫暖了我。
 
  那種心情,那種窩心,那種安心,那種耐心。
  
  前往北方的時候,就帶了當年他買給我的粉紅色毛大衣,還有現在拿在手上會讓人覺得害羞有著動物圖案的雨傘,還記得吧,這也是你買給我的。

  傘上的羊駝是他最喜歡的動物,也是我最喜歡動物。
 
  這是什麼感覺呢?看得看著眼淚不知不覺就流了下來,浸濕了制服的衣襟,我就這樣呆然地坐在桌前,腦袋不停轉。直到敲門聲響起,我才回神過來。

  「您沒事吧?」卡洛兒擔心地問道。

  「沒什麼,只是家裡來的消息而已。」我的話語中,保留了最核心的部分。

  遠處傳來了早起的鐘聲,托起好久以前帶過來的行李箱。另一手,未戴毛織的手指在外袍內摸索著手杖前段的稜角。

  雖然會給部下仗打完長官就回程的壞印象,我還是熱切地想要見你最後一面。有了補給官給個方便,上了車隊,回到中央指揮部,接著坐火車直奔回家。旅途太長,我只好閉上眼進入夢鄉。
 
  在群星消失的時候,破碎的夢早就已經消失。夢見曾經實現的,與他相遇之夢。
 
  背景有著熊熊的火。

  看著窗外,列車即將穿過天空將明的夜色,我回想著在首都發生的小插曲。

  由於趕回首都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因此我決在這裡先住一宿,清晨在回到家中。

  「薇塔,聽說妳打完仗回來了啊。」
  說話是一名修女,名叫克蕾爾,有著俐落的茶色短髮,是大教堂的雅芙藍主教身旁的一名從事。她什麼都好,就是八卦了一點。據說主教常常想用她的棕色辮子把克蕾爾的嘴巴封起來。

  「嗯。」

  「我看看,原來已經是中校了呢。說到這個,妳聽說了嗎?有個在這場戰爭中立下汗馬功的軍官,那人家裡碰巧在這時候死了一個人。也因為這樣,軍方和教方在誰該派出代表爭論不休呢,好像非要弄出的恰當的人不可。」

  「後來怎麼樣了?」

  「希望能夠派朗誦者和默者過去,兩者最好可以同時有軍方的背景,默者當然要會默禱,有火化屍體的經驗….」
 
  「那些妳都會吧。」她像是忽然看見祕寶之類的眼神看著我,「那些事情,前線常常做吧,你應該也做過吧,把屍體燒掉的,而且妳剛從前線回來,剛好。」

  我點頭:
  「沒問題,但那個地點其實是我家。」
 
  「原來如此--咦?對不起。」

  「沒關係,妳說的或許是好主意。」

  用三種身分幫他送一程,這實在非常奇妙的事情。

  算了,也好。
 
--------------------------------------------------------------------------------

  破曉之後,掛著輪子的鐵廂到了目的,我走出地下道時,看見熟悉的城鎮繃著身體。
 
  懨懨天空下,燈羅尚掛著淡淡的倦容,商店街的櫥窗正是途中夜晚的碎眠中轉醒過來。

  我到了還是一樣老舊的建築辦了手續,遇上了我短小身材而興奮跑過來年輕接待員,除了言行恰好踩到我的地雷外,我相信她是個好女孩。
 
  遇上了雖然有點囉嗦但有著(姑且算是)紳士風度的青年,幫忙拖著行李倒也幫了上忙。
 
  其實,我一直想告訴他,我並不是因為不高興才板著臉,而是因為陷入回憶緊繃起來。

  走在熟悉的路上,可以聞到太陽一點點的融解,就像追蹤那節節進發的冬天行伍,行李箱特製的滾輪,留下長長條狀的痕跡。
 
  到教堂時,我告訴陪我走了這麼長一段路的青年一點資訊。只因為他問了。

  我照實回答,他不敢置信。

  我現在跟當初你發現我的時候一樣年紀了,但臉和身材還停留在十幾歲的模樣,我也苦惱幾十年。
 
  晚間,出外用餐。十字路上,命運與機會的交集上,猛然可見一棵大樹那枝幹挺立著,漆黑中帶點銳利,不斷向天空延伸。
  

  路上幾盞火,在有餘如頸部的位子上猛然彎了四十五度,不、是九十度角,驚愕的垂直彎角後,終點處垂著亮光,分別漾起了黃白的色彩,也亮起了過往行路人的焦急和寂寞。
  燈柱羅列,孤單的向左右兩旁陳列著,如地上的星宿般輝煌。

  我想起與你第一次見面的夜晚,夜晚的星辰似乎駐足了。
 

  告別式的當天早晨,淒厲的天空正發著光,點點的雪落下來,在松針上翻個筋斗,伸出的手掌心中承受著常青的寒意。長筒雪鞋沾滿了泥濘,即使已經小心翼翼地避開了因為暖氣口兒清淺流淌的地表。
 
  我知道你曾經踏過比我更深的雪,在那黑色深林中,倏然地燃起大沉默的火。

  當我領著他的棺廓走進了公墓的禮祀區,從打開的上蓋中看見直到最後一刻還是掛在臉上的微笑。敬了最後一次的禮,就要真的說再見了。
 
  --星火燎原、神聖爆裂、魔力真空、霜凍渦流。
 
  想著標準程序的說明,我屏氣凝神,默默在心中構出術式的形。畫陣形、寫符文、念咒語、唱詩歌其實都是一種手段罷了,施展魔法最重要的還是那想要改變現實的堅定意志。

  伴隨著輕煙撩起,一切都結束了,你的人生旅途結束了
 
  「他走了。」我嘴巴的縫隙間露出了這樣語句。

  為什麼呢?
 
  為了守護你的笑容,我決定從軍,投入這場後來打了十年的戰爭。為血泊之花作媒,咬下惡意苦果,並撒下絕望悲鳴的種子。
 
  老早就做好的這樣的覺悟,並收割更多的人命。

  好不容易換取這樣和平的時刻。你卻悄然離世了。

  你在這裡,同時也不再這裡。
 
  那麼你在哪呢?
 
  「他已經回到神那裏去了。」不知不覺嘴裡吐露出教理。
 
  「那麼,有請頌詞人,演唱生之歌。」司儀說到。
  之後,聲音都凝結了,沉默封閉直到追憶的盡頭,這有限而無盡的空間,只剩眼睛還滴溜溜的轉著。

  宇宙初蒙,一片混沌,造物主從外側而來,帶來黑暗,將祂的身軀化成點點的光明,最後創造出聲音。
 
  於是我歌唱。
 
  唱出漆黑的歌,唱出討厭自己的歌,唱出閃亮的歌。
 
  唱出因為漆黑才顯得閃亮的歌。

  脫下沉重的黑毛襖,雪白的連身長裙就這樣暴露在空氣中,我輕輕一甩,用羽落術讓那張黑色翅鞘緩緩落到地上。

  死者是沉默的,只有生者才能發出聲音,儀式是有著生命傳承的意義。

  為什麼呢?
 
  為了守護你的笑容,我決定從軍,投入無止盡的戰鬥,殘忍奪去敵人和他們背後更多人們的笑容。
 
  覺悟早就溢滿,算在我頭上的人命也早就不計其數。
 
  --那些都是藉口,我早就喜歡上了當時的中年男子,以一個少女的身分,喜歡上個看著戲劇會流下眼淚的男子。就算你後來成了義父,我們的年齡有著鴻溝的差距。
 
  老早就想要被那雙不曾擁抱著我的手臂給緊緊抱住,就算後來知道你就是用那雙手毀滅了我的故鄉,我還是把復仇的衝動疊加在愛慕之上。
 
  但我知道這是不被應許的,當我成年的時候,我逃出了「家」,一方面逃避著自己杳如背德的內心,一方面卻不知不覺中追隨著你曾經行過的腳步前進。
 
  雪花飄零、散著白色的光芒,想當初我就在這樣的天空下被拯救,而你在血腥的戰場獲得僅存的一點點救贖。
 
  我躺在焦黑的瓦礫中仰望天色一模一樣,伸出的指尖微微顫抖,一瞬間便超過了永恆。至少,我未能了解世界本身的那段時光,你常伴我身旁。

  唱出最喜歡的歌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358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默者|黑髮|送行者

留言共 11 篇留言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10-07 14:14

陳驀守
歡迎光臨10-07 17:34
神代 なつき
故事場景很有俄國的感覺[e1]



10-07 21:06

陳驀守
羅宋湯10-07 21:07
lanxan
以自己最親近的人的死去來表現的手法還蠻喜歡的
這是象徵一種擺脫過去的新的開始嗎?
還是作為默者所送的最後一個人呢?
不管是開始還是結束都是好的
但我比較希望是新的開始
希望更了解他人的故事,透過默者的手

10-07 22:57

蠡海
以送行者為觀點的故事不多
故事題材以及風格頗吸引人

10-07 23:16

陳驀守
就我的理解,平常小說通常是把這種人物當成配角10-08 14:30
咖啡店裡的貓
文字好美,字句片段裡都有畫面
這是冶煉許久的終篇,
非常耐人尋味。

10-08 11:03

陳驀守
冶煉很久,說起來有點不好意思,拖了這麼久。10-08 14:29
咖啡店裡的貓
值得等待!

10-08 14:54

月下七光
安德魯桑...你還真是有一手

如果不是戰爭的關係,可以玩父嫁結局了...

(話說我們悲劇的第二章第一人稱主角,果然還是當路人當到最後...原來他在蘿莉的心中只留下有點囉唆,加上好感度+10的提行李...

不知道有可能攻略成功嗎?這兩個感覺配起來不錯,善良路人甲配冷艷蘿莉...

比配神父好太多了...安德魯桑安息吧...

10-08 20:08

陳驀守
畢竟是有點年紀的合法蘿(?!)10-08 22:14
炭鴉
好耐人尋味的短篇小說,文字的使用令人嘆為觀止...
就算沒有後續這個結局也十分令人滿意...
讚!!

題外話..."默者當然要會會默禱" 這裡是否有多字...?

10-08 20:23

陳驀守
重複字。修改掉了。10-08 22:12
月下七光
話說...這次的文筆我沒什麼好挑的

主要在節奏方面有點快、有點緊湊

僅有淡淡的憂傷,但節奏快導致還沒醞釀好情緒就沒了...

安德魯單純給人「慈祥老者」的形象,感覺遙不可及,默者對於安德魯的感情,描寫的深刻,我們感受的到安德魯的好,但本劇中他的台詞真的太少

給我的感覺,席薇亞的形象甚至比安德魯鮮明啊...對話會給人親和力,對話的趣味會給人深刻的印象,路人甲男也給我挺鮮明的印象──標準路人性格

默者(中)裡面,以一個第三者的角度看默者,第三者的路人性格也把默者個性襯的挺棒

因此,本文為我覺得腳色塑造比較不好的,就安德魯神父,真的,就是好老爺爺而已...不怎麼鮮明

10-08 20:53

陳驀守
大概知道問題在哪了,下次有機會在改正這項失誤吧。10-08 21:04
空白
這樣感覺真的不一樣呢!

比較了解少女的想法,

少女並不是只有默者黑暗的一面,

更能了解默者這個職業。

整個看起來就很痛快呢!

10-10 02:44

鬼ウサギ❤∘
嗚..... 好強
感覺我好嫩.....

10-29 22: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warshightid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放棄;手段與目的... 後一篇:崩壞的跳坑寫作計畫...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1: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