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生死邊緣】第九話:喪父

作者:月半Ing漢│2011-10-04 23:40:44│贊助:0│人氣:133


  【第九話──喪父】


  「這裡應該可以。」

  我們一路來到頂樓,因為這房子的所有窗戶都有鐵窗,所以之前咖啡廳那招在這裡用不了。

  「唔哇,有點高呢,妳確定?」我探頭往下望去,四層樓高的距離要這樣跳下去實在會讓人懷疑這方法的可行性。伊玫指著這道兩棟建築間隙縫中的窗戶及突出部份說:「利用鐵窗跟那些水管,小心一點就可以了。」

  「這可是沒有安全措施的攀岩啊。」我說,反手握住長劍後站上水泥牆上,「我先下?」

  「嗯。」

  看著下面,好高啊!但是都已經被活死人困住了,也許可以試試看這個機會。左手放開長劍,讓它直直的墜落到地面後,雙手抓住水泥牆垣往後輕跳,雙腳踩到了橫向的水管;雙腳確定可行後,放開左手,抓住旁邊往樓上延伸的水管,接著右手也跟上抓牢。

  「不是很穩啊。」膽顫心驚的說,汗水與肌肉的運動刺激著傷處引發疼痛,該換繃帶了吧?全身都在發抖,但得注意自己才行,現在掉下去就都完了!

  我讓出左邊一個空間,好讓伊玫也能下來;伊玫背起弓箭後,迅速的下來。

  「該死……。」我觀察下面,這條水管並沒有往下延伸,所以不能抓著水管下去,雖然在左下方有突出的鐵窗,但不夠突出,跳的不好就玩完了。

  「胖勳,看到我後面嗎?」伊玫說,「我後面的鐵皮屋。」

  看著那鐵皮屋頂,離我們得距離大概只有一個樓層的距離,「怎樣?」

  「跳下去。」

  「別開玩笑!那能不能支撐都是個問題了!」

  「那你打算吊在這邊?」伊玫緊張的笑著,居然還給我眨眼來個裝可愛的疑問表情是怎樣?要我跳下去就是了?

  「光天化日之下,妳想玩死我啊?」

  「不然咧?你有更好的建議?」

  好!沒關係!要跳是吧?來啊!反正都到這步田地了,遲早要下去的!看著那鐵皮屋頂,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它能夠承受一百公斤左右的重量。

  「嘿!」我放手,往那鐵皮屋頂跳去!一個瞬間的接觸,只感到腳下一陷!

  呼,嚇我一跳!凹陷是凹陷了,但似乎勉強還撐得住。我向伊玫招手並喊道:「下來吧!」

  她就這麼輕輕鬆鬆的跳了下來,鐵皮屋頂在她落下時也只是晃了一下而已。她聳聳肩,一派輕鬆的說:「看,很容易吧?」

  「算妳對,但現在到地面還有兩層樓高,妳怎麼看?」

  伊玫走到邊緣處,「這下面有屋簷,我可以跳,但你……還是不要了。」

  「妳先下去吧,我有辦法。」我對她擺擺手,看著旁邊向下延伸的水管以及大垃圾箱。水管雖然沒有延伸到地面,但下面的垃圾箱夠大,足夠讓我跳下去並承受我落下的力道。

  伊玫首先落地,而我也抓住水管,在向下爬過一段後,放手落下至垃圾箱上。回到地面拾起了長劍,而她也拿起了弓箭。

  「走吧。」

  我們衝到這條死巷的出口旁後,在一人顧守一邊的狀況下現身--我顧的右邊有很多活死人,但那些就是被我們引來的那一群;而伊玫那一邊也有,但很分散,只有零星的幾個。

  向她示意安靜後,我們悄悄的離開這裡。我們現在雖然是在走回頭路,但也許可以找另一條路前往目的地啊?但是說是這樣說,用走的到那邊恐怕最快也要接近兩天……如果有交通工具的話……唔!

  「等等!」

  「怎麼了?」

  我叫住她,右手指著我左邊的診所說:「先去裡面一下。」

  伊玫看著我,從那恍然大悟般的擔憂神色,看來她也知道我想幹嘛了……身上的傷處正愈發疼痛啊,如果我想多活些時間,得好好處理傷口才行。身上的傷雖然不太影響行動,痛覺也可以靠意志力忍住,但忍耐也有極限的。

  她打開早已碎裂的玻璃門後,轉過來扶著我到看診室坐下後,說:「在這等著,我去找藥跟繃帶。」

  「麻煩了。」

  看著她離開後,便脫下衣服跟褲子,拆開身上的繃帶;傷口似乎沒有癒合的跡象啊?也對,從車禍之後一直都勞碌奔波,傷口想癒合也難,但眼下的時機不容許我駐足太久啊。

  過了五分鐘多後,她拿著我需要的東西回來了,但是妳好歹也敲門啊!讓我就這樣赤裸裸……不是,穿著條內褲面對妳要我到哪裡找洞鑽啊!?

  伊玫看我慌張的神情後,靦腆一笑,表示:「唉呦,真是的,害羞什麼?都不是第一次了。」

  「都不是第一次?這什麼意思?喂?」

  「好了、好了,先換藥再說。」她坐到我身旁後,開始幫我消毒上藥,「不過我不得不說,你真的很命大,出了車禍卻沒有出大事,只是些中、小程度的擦傷,而沒有更大的傷。」

  「也許這是我要命的運氣啊?」

  她輕笑著,細心的包紮我的傷口後,說道:「先休息一下吧,包包我放在這邊。」

  「妳也是,休息一會,等等還要趕路呢。」

  我躺下來,看著灰暗的天花板,腦中想著些雜七雜八的事;不過一天的時間,我殺了很多活死人……應該沒有。我與家人朋友們失去聯繫,與伊玫一起逃亡,親手殺了自己的愛人,雖然她不愛我。

  但是在面對那些活死人時,心中有種衝勁,一種想豁命一戰的衝動。雖然理智告訴我逃命與生存要緊,但我真的認為我體內,或著該說我心中……有什麼東西正渴望得到解放一樣,蠢蠢欲動著。

  「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

  也是,人都受傷在逃命了,哪還有心情去顧什麼奇怪的感覺?生存才是最重要的……。

  □

  ……!?

  一連串的槍聲將我從黑暗中拉回,睜開的雙眼看著灰暗的空間。

  坐起身來,伊玫趴在旁邊的桌子上,但她也被驚醒了。她本能的將頭轉向槍聲來源,「怎麼回事?」

  「難道開始反擊了?這麼快?」我拿起長劍的同時,伊玫也拿起弓箭──嗯?

  「妳什麼時候換衣服的?」

  她拉拉身上的白色上衣與長褲,說:「這間診所的員工衣櫃有新的衣服,我就先穿著了……老是穿著帶血的衣服總是怪怪的嘛。」

  「說的也是。」對她笑了笑後,走到拉下的鐵捲門旁,掀開讓手抓住鐵門的小孔鐵蓋來看看外面的情況--沒有活死人。

  「伊玫,妳怎麼說?」我問她,想聽聽她的意見。她點頭回答:「去幫他們吧,也許我們可以互助一下。」

  「那就上吧!」雙手用力一舉,我倆奪門而出!就在左轉向後的前方約十三、四公尺遠的方向,火光閃爍在眾活死人之間,有兩名軍人正奮力抵抗!

  我衝鋒前進,舉起長劍就往面前這帶著鋼盔的活死人劈下!他背對著我,所以我這一擊絕對可以撂倒他!

  但是結果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當長劍斬下的當下,我只聽見清脆的聲響,接著這把染血的利劍就這麼一分為二成了斷劍!要命,這鋼盔會不會太硬!?

  這活死人轉了過來,正打算伸出魔爪時,我右手抵住他胸口的同時,左手斷劍斜斷的劍尖一舉突刺,插入了他的雙眼眉心處!右腳踹開他並拔出斷劍後,雙眼的目標盯上了右邊的活死人!

  三分鐘,我們花了三分鐘撂倒朝這裡聚攏的活死人,大概有二十個吧!果然有槍就是不一樣,不過這槍聲勢必會引來更多活死人的。

  「啊,真難得,居然還有活人。」左邊那軍人拿下鋼盔,搔了搔頭後說:「你們能活到現在真是命大!怎麼沒跟著大家一起走呢?」

  「我想說撤退的人數量太多,會吸引活死人的注意,所以打算走比較少人的路,結果……你也看到了,狀況不如我所想的那麼好。」我這樣對他說。

  「這樣啊,那你們就先跟著我們吧,我們正打算回到防線,而我們的停車的地方離這裡不遠。」

  「你們有車?」

  他身後傳來一聲槍響,我們全往槍聲來源望去;另一名軍人撂倒了一名活死人。他在一輛車後喊道:「這裡還有個沒死透的!」

  我們三個跟了上去。那軍人將步槍扛在右肩上樂的說:「這個剛才被我射斷腿,所以躲在這裡了,哈哈!」

  「……胖勳?」

  「什麼都別說,」我對伊玫擺擺手,「這種事讓我……自己來就好。」

  轉向剛才談話的那個軍人後,便問:「你怎麼稱呼?」

  他看著我,表情顯然認為我的狀況有點不太對勁。他說:「你可以叫我崇恩。」

  「崇恩,可以麻煩……」我吸了口氣,努力抑止自己的哽咽,「先帶她走嗎?我隨後跟上。」

  「你確定?」崇恩表情古怪的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有些……私人的事要處理。我不會拖延太久,幾分鐘就好。」

  「好吧,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他指了他右後方的街道,「從這裡過去,第一個紅綠燈右轉的巷子,我們的車就停在那裡,知道嗎?」

  向他點頭後,崇恩走向伊玫將她帶走,也叫他的同僚先前往停車點。



  「……。」



  跪在爸的遺體旁,我聲嘶力竭的吼著,宣洩滿腔的悲痛,眼淚像潰堤的洪水般傾洩而出……這到底是什麼鬼日子?我做了什麼老天要這樣對我?

  倒在爸的身上,痛哭失聲,除此之外,我什麼也不能做。

  「……胖勳,請節哀。」伊玫在後面抱著我安慰的說。

  「我知道……人死不能復生。」

  擦掉眼淚,強忍自己哭的念頭,我必須振作起來,既然沒能把握失去的,那就必須保護僅有的!四周圍都沒有老媽的身影,也許……拜託老天,老媽最好活著!

  握著你的手,與你生活的畫面,你的教誨,我歷歷在目,永銘在心;爸,兒子希望你一路好走,因為我已經沒能給你什麼了!也請你保佑我跟媽都能活下去吧!

  「胖勳,他們……。」

  「我知道,別讓他們等太久。」我站起來,與她一同回到停車點。強裝鎮定的樣子,因為如果不夠堅強,就會失去更多!我不能再失去任何人!我發誓!

  當我們來到停車點時,一輛配備M2重機槍的悍馬車領著一輛小客車從巷內駛出。悍馬車的駕駛是崇恩,他豎起大拇指的左手向後指了指,說:「你們坐後面那輛,這輛已經滿了。」

  「上車吧。」幫伊玫開了後座的門讓她進去後,我轉到副座的位置。駕駛這輛小客車的是個戴著眼鏡,看起來頗斯文的小白臉。

  「兄弟,你還好嗎?」他問我。

  我懶的回話,敷衍的點了個頭後,他聳聳肩,說道:「好,那我們出發了。」

  兩兩車先後發動,準備前往南雄市的防衛點……。

  爸,願你在天之靈能夠安息,也希望你能保佑我們母子倆度過這個難關……但願……。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343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zero1016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人心?君子腹?... 後一篇:【生死邊緣】第十話:殺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by莫依-洛特 「十年了,同樣的景色,身邊還是同樣的人。這是一種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