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閃光的法爾奇--之十『完』

作者:朱里安│2011-09-19 04:01:33│巴幣:2│人氣:1863
 
  「團長──」法爾奇大吼著,他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緒,低吼的聲音似乎可以將牆震碎。但是聽到聲音的景殲與亞羅杭特毫不在意,仍就意氣風發的看著法爾奇。
 
  「別緊張,」景殲淡淡的說,「他現在才是真正的樣子,平常你知道的亞羅杭特,也只是他演出的戲碼。血紅之翼的團長、亞羅杭特,這兩個角色他演的太棒,連我都講要頒一個獎項給他。」景殲淡淡的說。
 
  打從一開始,血紅之翼的創立就已經出了問題。血紅之翼傭兵團的團長,竟然是受制於黑曜之劍,這傳出去已經不是面子的問題了,是整個血紅之翼會成為這世界的笑柄,茶餘飯後的笑話。
 
  「混帳!」法爾奇大吼著,但是他不知道該如何對抗景殲。在之前他已經知道自己未必能夠輕鬆的擊倒景殲,更何況現在又多一個亞羅杭特。或許景殲說的是假,但是他自信的眼神與口氣卻能夠將假的說成真的,黑的顛覆成白的。
 
  就算眼前的是幻覺,景殲那個樣子,就可以將一切的塑造成真的。這種人做壞事真的太浪費,如果走上正途應該是一位相當棒的指揮官。但也是這類型的人,做起壞事才夠狠夠直接。
 
  該怎麼辦?
 
  法爾奇不知道該怎麼辦,腦內的思緒衝擊著,他不知道這一次前來的意義究竟何在。原本想要打倒景殲問清楚一切的問題,但是這一切就彷彿他從一開始就已經中計。在一切都還沒開始之前,就已經是一個陷阱等著法爾奇跳入。
 
  他想起與亞羅杭特的一切,一切真實的令他難以忘懷。討論的一切、創立血紅之翼的一切、共同奮戰的一切,一切都是這麼真實與難忘。但是眼前的這人告訴他,我就是你想的那個人。
 
  但是,俱往矣。
 
  亞羅杭特惡狠狠的瞪著他,就像是一隻盯著動物的猛虎,只要它有任何動作,利齒與尖牙會毫不猶豫的一落而下。這種景象讓法爾奇無法動彈,他知道現在他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擊倒眼前這兩人。
 
  看來,血紅之翼殞落以成事實。
 
  「怎麼了?知道一些事實就讓你這麼害怕?你真的是那個閃光的法爾奇?」景殲淡淡的說,語言充斥著嘲諷之意。但他也覺得很奇怪,之前每每面對的法爾奇,一次比一次兇猛、一次比一次無懼,都讓他傷透了腦筋。但是眼前的法爾奇表現出來,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失去了依靠。
 
  就這樣?
 
  害怕?
 
  我為什麼會害怕?來這裡是死路一條我不是早就知道了嗎?那麼我到底在怕什麼?怕我一路以來的堅持是錯的?怕我的生命在此凋零?怕我無法貫徹我的行為與想法?
 
  生命的價值,在於你創造了多少自我。亞羅杭特曾對法爾奇說過這句話,同時血紅之翼也奉之為圭臬。他們認為榮耀是由自己的生命所產生的附屬品,當有必要以生命做為代價去交換或做為賭注,他們只需要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麼事情足以證明自己的生命。
 
  我現在在這,不就是證明了血紅之翼?那為什麼我會害怕?
 
  法爾奇拍了拍自己的雙臉頰,疼痛熱辣的發燙讓他差點叫了出來。即便給了自己一點勇氣與鼓勵,但是難掩他因為緊張而絮亂的呼吸。他手顫抖著,不知道是恐懼還是沒辦法接受眼前的景象。
 
  來這之前我不是已經認為我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去了嗎?
 
  法爾奇悶哼一聲,紫黑色的鬥氣越劇加烈,氣勢更加超越亞羅杭特的鬥氣。大吼著一聲拽起大劍劈向亞羅杭特,斬破空氣的聲音震耳欲聾,碰的一聲擊中亞羅杭特──不對,在千鈞一髮之際他已避開,轉身拔出武士刀朝著法爾奇刺擊。
 
  劍身一旋身體隨著避開,但是亞羅杭特的劍氣卻狠狠的將法爾奇腰際的盔甲給刺穿,血痕隨之爆出。法爾奇不在意,轉身再度一劈,卻落了空。亞羅杭特的速度比他想像的還要快,一瞬間就落在他的背後。
 
  碰。
 
  法爾奇摔了出去,哀嚎的滾地不起。他自己也清楚,以前每每與亞羅杭特的比武,不要說有勝算,連亞羅杭特都碰不著邊。所以目前這樣,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唉,在場的兩人你都無法打贏,看來血紅之翼殞落已經成為事實,哈哈哈──」
 
  「咳、咳,哪有副團長打贏團長的理由。」法爾奇狼狽的站起身,撕碎身上的衣服嘗試包紮身上的傷口。「你似乎還有些事情沒有告訴我。」
 
  「誰叫你剛剛這麼激動,連話都聽不進去,我要怎麼告訴你?」
 
  「多虧了他我冷靜下來了。」
 
  「從一開始血紅之翼的創立,就只是為了讓黑曜之劍獲得磨練的機會,也多虧了你們我們也產生不少後起之秀。順代一提,亞羅杭特本身就是黑曜之劍的人。」他手指一彈,亞羅杭特身上蹦出黑曜之劍該有的盔甲服飾,合身的很。
 
  血紅之翼,剩下最後一名。
 
  「原來血紅之翼本身就有問題。」
 
  「創立者而已,而且創立的真正目的也沒有告訴你過。所以囉,血紅之翼應該也要在這裡就解散了。」
 
  「應該吧。」
 
  血紅之翼的標誌為什麼有八個翅膀你知道嗎?因為它象徵我們每一個人,每一個都是一片重要的翅膀,每個彼此互相扶持且成長。只要其中一片斷裂,其他的很有可能一起毀滅。
 
  法爾奇看了看身上的標誌。
 
  榮耀與信任是不允許失去於他人心中的。不管如何,就算要用生命為條件,也不允許失信於人。所以標誌中間的圓圈就是這意思,以不斷重複的榮譽成形。最中央的缺點,是隨時要以自己的鮮血塗染。
 
  血紅之翼的意思本身就有以鮮血明志之意。
 
  要相信團內的所有人,就算他表現出來是要背叛你,其實或許是他需要你的幫忙,嘴上不說但內心相當渴望。
 
  法爾奇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聲詭異且讓景殲有點不舒服。他應該是那種穩重、思考型的人,怎麼會做出這種挑釁且嘲諷意味深厚的動作,這一點讓景殲想不通。
 
  「笑什麼?」
 
  「笑吧,笑不出來,我會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擺出戰鬥姿勢,「接下來是血紅之翼最後的反抗,也是我閃光的法爾奇最後一次的發威了。」
 
  喝的一聲再度發起更大且恐怖的紫黑色鬥氣,程度是以往所沒有見過的。或許是他認為自己是最後一次的攻擊了,將最後殘存的生命都當作能量消耗。
 
  這次很不一樣,他直接將擅用的大劍直接甩向亞羅杭特,後者來不及反應只能用武士刀硬是格下這攻擊,但是卻將他給往後震飛。法爾奇抓準時機,向衝前拿回巨劍直接劈下,他來不及逃開只能用武士刀吃下攻擊。接連幾次的攻擊都是如此。
 
  武士刀比起巨劍來說脆弱的許多,接連幾次的攻擊讓它劍身竄出少許的裂痕,法爾奇也注意到這件事情,他使用普通且容易擋下的攻擊欺騙亞羅杭特,逼他不斷使用武士刀來格擋。
 
  清脆的聲音。
 
  武士刀硬聲而碎。不過看到這景象的景殲毫不在意。
 
  擅用的武器毀了,同時也代表自己的靈魂還不夠強韌。武器能夠充分的表達自己靈魂的強弱,一個厲害的高手一定會有一把神兵利器所相配。
 
  亞羅杭特哂笑,看見這畫面的法爾奇或許還知道眼前的這人還是他的團長。
 
  最起碼在這最後一刻,從前的那種溫柔感回來了。
 
  噗滋一聲,法爾奇的巨劍就這樣沒入了亞羅杭特的身體,後者沒多做反抗的倒在地上。
  
  還有些喘息,但是要恢復近乎是不可能,法爾奇拔出巨劍重新面對景殲。這一把巨劍,閃光的法爾奇,最後一次閃耀了。
 
  法爾奇傷痕累累,而且使用巨劍再怎麼順手都會顯得有些笨重,對景殲而言目前的他動作慢得相當容易躲過。揮了幾劍拿不到任何好處,還挨了景殲幾記悶拳。
 
  雖然嘔出鮮血,但是他的動作仍就沒有遲緩。他不知道自己的肋骨斷了幾根,兩根、三根,或許更多。但已經不重要了,如果能夠斬殺景殲,別說骨頭,就連生命也送給你都無所謂。
 
  我的生命,就送給你吧。
 
  喝啊兩聲,巨劍劈開了地面,讓原本崎嶇不平的路更加的難行,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景殲就跌了出去,翻滾了幾圈狼狽的跳起身。但是法爾奇的巨劍已經落在他的面門前面,硬是扭起身子閃過這攻擊。但是臉上卻掛了一大塊的傷痕。
 
  「哈哈……哈,看來我還是有辦法碰到你。」
 
  「別囂張了,不管如何,現在的劇本就是會演變成法爾奇的消逝、血紅之翼的殞落。」景殲的語氣不悅,或許是因為被傷到他顯得氣憤。隨手擦拭身上的傷痕,將血給剝離身子。
 
  「對,法爾奇的消逝、血紅之翼的殞落,以及景殲的末路。這個劇本好、好啊!」
 
  「別擅自為我的劇本添加分支。」
 
  「你的劇本也不擅自決定了我們的命運?演員也是會對編劇有所反撲的。讓我們演出下一場戲吧,逆襲的法爾奇!」法爾奇大吼,他決定不使用身上的大劍,掏出藏在懷中的兩把短匕首作為攻擊手段。他知道面對這種對手,大劍拿不上風,還不如用簡單且範圍短的攻擊武器為主。
 
  景殲第一次看到法爾奇使用巨劍以外的武器,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只能東躲西藏的逃開他的攻擊。不過也看得出法爾奇不太擅長使用這種武器,找出機會碰的一聲就將他撞離身邊。
 
  在身子飛出之際,他甩出其中一把匕首,不偏不倚的插入景殲的右手臂。他痛苦的大吼著,也毫不猶豫將匕首從身體拔了出來,將它丟在地上。
 
  法爾奇的體力早已用得透徹,現在的他快沒有辦法維持自己的能力,搖搖晃晃的站著。連續面對兩個強敵,且本身的傷還沒好,早就超出他的極限。
 
  景殲不曉得為什麼身體一頓,隨後又狂妄的大笑起來,彷彿一切毫不重要,也完全不在意。
 
  「被攻擊成這樣發瘋了?」
 
  「哈哈哈哈哈,突然想到為什麼我會如此中意你,能夠將我傷成這樣的也只有你。」景殲仍狂妄的大笑。看見這景象的法爾奇也覺得奇怪,景殲給他的感覺是種穩重陰沉感,還不像前面他看到的樣子。
 
  「能將你打成這樣子的,我想連團長也不例外。」他指著一旁已經沒什麼反應的亞羅杭特,雖然多少心有不捨。不過這樣子,對他才是最好。
 
  「他?哈哈哈──果然你還沒有搞清,也對,你也不可能搞清楚。」
 
  冒出一句法爾奇聽不懂的話。
 
  「因為打從一開始,」他從懷中拿出那顆鮮紅色的寶石,亮的透徹,「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是同一個人。」寶石閃耀出光芒,將亞羅杭特難以行動的身區拖至景殲一旁。兩人的身形逐漸變得飄忽,互相觸碰的地方卻越來越真實可見。
 
  一身勁裝,王宮該有的鎧甲,那副意氣風發的臉龐。
 
  肯恩。
 
  「肯、肯、肯恩?這怎麼可能?」法爾奇難掩情緒的變化大吼,卻因此讓自己身體的鮮血流進呼吸道,劇烈的咳嗽。
 
  景殲與亞羅杭特,本身就是肯恩。也就是說,肯恩不知道用了什麼能力,讓他分成了景殲與亞羅杭特。
 
  「哈哈哈,終於恢復了。」
 
  「什麼?」
 
  「簡單來說,因為我被某些有心人士愚弄,被硬是將我這個個體分裂成兩個人,有著思考與想法的景殲以及實作與搏鬥的亞羅杭特。」他頓了頓,「這個寶石就是我能夠恢復的關鍵,但是身為景殲的我卻想不通究竟要如何使用,也不懂得我自己就是肯恩。」
 
  也就是說,從一開始法爾奇就落入圈套。亞羅杭特成立血紅之翼也只是要幫他收集強者的靈魂,讓他能夠變回肯恩。而早在一開始,血紅之翼的人全部都是被算計的。
 
  肯恩──
 
  法爾奇想要拽起劍砍向他,但是自己身體卻不聽使喚。恐懼、勞累、傷痕等等,令他暫時失去了支配他身體的能力。肯恩則是在把玩著自己的身體,似乎很久不見正跟它打招呼。
 
  「好了,戲該演完了。」
 
  對,完了。落幕了,該退場的演員就退一退吧。
 
  哀嚎的一聲,有個尖銳物品直接插入了法爾奇的身軀,接著這個身影無力的跪了下來,倒了下去。連身旁的紫黑色鬥氣都隨之消失。
 
  「哈哈哈哈──安心的去死吧。」肯恩自信的認為法爾奇已死,轉身就朝出口走去,而法爾奇使出剩下的力氣朝他爬去,才往前一呎就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對……我都忘了我的生命要在這裡消逝。也好,起碼不會有人知道血紅之翼的崩毀,以及血紅之翼的笑話。
 
  戲演完了,我得落幕了。
 
 
  閃光的法爾奇,
  消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221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天堂Lineage

留言共 2 篇留言

滾過草堆的浣熊
悲劇,真是悲劇。

09-19 15:29

朱里安
悲劇,還是得落幕。
悲劇啊。
09-19 18:46
醜小鴨ω〞
好咩!你出書我就會來這邊看XDDD

09-20 22:46

朱里安
我會燒,算了,寄一本給你!
09-20 22: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ulianG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英雄聯盟-... 後一篇:[達人專欄] 閃光的法爾...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zaken000大家
今天又在罵左膠,還順便分享圖片,歡迎來瞧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