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自創小說】孤狼之月 終迴 ~哭泣~

作者:疾風銀牙│2011-09-10 21:28:03│贊助:2│人氣:258
孤狼之月 終迴 ~哭泣~
 
「把那個人跟狐狸交出來吧!」
剛進森林不久,便被一群人迅速包圍
那些人都一樣穿著暗紫色長袍,有著類似魔法陣的圖案。
 
夏雷以行動代替言語--拔出腰間的劍。
 
「歌頌者呀,竟然自己把那股強大能力給掩埋住嗎?
真是為你感到可悲阿……」看似領頭的人說著,身旁的人們也在這時散開。
 
一場激烈的打鬥,便在此地展開……
 
 

廣大的走廊上,響起一陣奔跑聲。
 
「團長!」
 
「團長你沒事吧?」匆匆跑到了醫療室去。
 
「別擔心,我沒事。」紫雲轉頭望向站在門口的兩人
肩膀上停著一隻全身有著白羽的鳥。
 
「受傷了怎麼能不擔心?」魁洛望著紫雲右眼上的繃帶說道。
 
「聽說在開會的時候遭人襲擊,這是真的嗎?」黯嶽直接問道。
 
「是阿……」
 
「怎麼只有眼睛受傷?」
 
「是為了幫人擋下飛刀,就被刺中了。」
 
「哪有人說這種事情的時候還面帶微笑阿。」
魁洛說完趕緊躲到黯嶽背後,還抓著他的肩膀。
 
「其他地方沒受傷吧?」
 
「沒有沒有,讓你們這麼匆忙趕來。」
 
「有一件事必須跟你說……」黯嶽將殘月被襲擊的事說給紫雲聽。
 
「這樣阿……唔……」紫雲身體微微前傾,手撫上了繃帶。
 
「團長!」這時門口傳來了奔跑聲。
 
「報告隊長!城外巡邏的隊伍,發現閃電小隊的隊長遭鍊金師包圍
目前已有隊伍前往支援!」來者站直身體在門口報告。
 
「我去看一下狀況。」黯嶽跑了出去。
 
「等等呀!」
 
「你留在這就行了。」停在紫雲肩上的白鳥忽然出聲說話。
 
「但是……」又被傳來的跑步聲打斷了話。
 
「呼……呼……又開始了阿……」前來的精靈彎身喘著氣,之後走了進來。
 
「又開始?」
 
「傷口上有毒,但是這個毒我們根本沒看過
現在二樓藥劑室的各位正忙著弄解藥,對了,您不是還在進行城內巡邏的工作嗎?」
 
「那邊阿,現在是交給副隊長管,可以的話,讓我幫忙照顧紫雲吧。」
 
「這怎麼行……」
 
「你也是藥劑室那裡的人吧,多個人幫忙,可以快一點弄出解藥。」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那就好吧……」向魁洛說明了之後便離開了。
 
「還要讓你照顧……」
 
「團長你別這麼說,你保護人的勇氣令我非常佩服!」魁洛忽然說得有些激動。
 
「佩服歸佩服,但是也不能太衝動。」
 
「我連那個勇氣都沒有……」說著便低下頭。
 
「那是需要時間的,越在意只會越是覺得痛苦。」紫雲伸手拍了拍魁洛的頭。
 
「時間?還不夠久嗎,十歲的時候進來這裡,都已經過了九年了呀!」
 
「但是想法還是沒改變吧?」魁洛抬起頭望向紫雲。
 
「我說的是,你需要時間把想法改變
連自己都不相信了,又怎麼能去保護別人呢?」
 
「可是我……」腦海忽然閃過幾個模糊畫面。
 
「我並不想挑起你的傷口,不過我要說的就是你該把那份恐懼克服。」
說完,模糊的畫面漸漸轉為清晰。
 
「不要……」因害怕而睜大的雙眼,眼角慢慢滑下了淚。
 
「其實你並不弱小,只是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有辦法保護別人。」
紫雲輕輕抱住已經沉浸在過往記憶裡的魁洛。
 
 

「呼……呼……」
 
「哈……不錯嘛……能夠打成這樣……」
 
班班血跡散落各處,草地成了一片紅。
 
「不過呢!不會這樣就結束的!」鍊金師雙臂敞開,身前聚集了亮紫色光芒。
 
「隊長!」許多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大家……」夏雷微微轉頭看了一下。
 
「夏雷!」殘月從旁衝向夏雷將他撲倒。
 
一道黑影落下,地面立即有了如炮彈落下般的坑。
 
「哼哼!你在看哪裡呢?」一道渾厚的聲音說著。
 
方才還是人的姿態,一眨眼便成了龐然大物,頭頂有著牛角,身形異常地龐大壯碩。
 
「聽好了!我的名字叫做契烏!」奮力咆嘯一聲便往前奔去。
 
「殘……殘月?」夏雷起身,看到殘月壓低身體對著契烏
像野獸一樣低鳴著,聲音有些顫抖。
 
「就這點能耐阿?我可還玩不夠呢!」
環視了一下確定人都倒地不起之後,便朝夏雷方向走了過來。
 
「不可以傷害!」一句話,伴隨而來的是一道狼嚎聲,向前奔去。
 
「殘月!」
 
「自己送上門來?有意思!」
 
契烏掄起右拳揮下,殘月往旁閃過,抓著對方手臂往前跳,握起拳頭奮力往脖子攻擊。
 
「力道不錯嘛,不過……還是弱了些呢。」
契烏揮動右手臂讓殘月落下來,左拳立即揮去,殘月即時往後跳。
 
「呼……這……這是……」
地面忽然出現鐵鍊將殘月的身體往前拉使他趴在地上
鍊子慢慢爬滿身體將其捆綁住。
 
「殘月!可惡!」
 
「夏雷!上來!」赫卡斯跑了過來。
 
「赫卡斯?你怎麼……」
 
「上來!然後打死這傢伙!」赫卡斯身上忽然多出了疆繩與鞍。
 
「你……」
 
「打死他!就是這傢伙他……」語氣越來越憤怒,用蹄子在地上摩了摩。
 
「你就是赫卡斯吧,當時被人偷走,原來就是你背上那個人偷走的嗎!」
 
「我才不要當你的實驗品!我寧願消失也不要當實驗品!」右蹄子重重的踏地。
 
「赫卡斯……」
 
「被鍊金製造出來的,為了實驗而被製造出來,我是實驗失敗的產物
有感情與感覺的實驗品,他們卻打算繼續實驗!那我寧願被回收掉!」赫卡斯微微低下頭。
 
「別再說自己是實驗品了!現在你是馬!像精靈族那樣會用魔法!」說著便攀上赫卡斯。
 
「不論是什麼樣的型體,本質終究是個實驗品!」契烏說完之後衝了過來。
 
「赫卡斯!」
 
「呵……我就說我會永遠跟著你的,抓好囉!」
 
迅速繞到了契烏身旁,往前奔上,奮力揮了幾劍,跑到了身後。
 
契烏轉身以手臂擋下劍擊,只見騎士再度往自己奔來。
 
「儘管來吧!」轉身揮出右拳。
 
騎士迅速往旁閃過,奔向自己的速度卻沒有任何遲緩的跡象
轉動身體,右拳奮力往旁一揮,造成的強烈風壓讓赫卡斯被迫往後退
身上的人筆直的飛向後方樹幹,就這樣重重撞了上去。
 
 
「夏雷!」
 
「戰鬥的時候怎麼能分心呢?」壓低身子朝赫卡斯衝撞過去。
 
「呃阿--」赫卡斯身體一壓,迅速跳到夏雷前面。
 
「喔?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變換,讓我越來越想對你進行實驗了,呵呵呵……」
 
「赫……赫卡斯……」全身附著如墨般的毛色,彷彿屏住氣息便能融入黑夜中。
 
「換成了豹,這就是你的魔法嗎,跟德魯伊相同的能力!」
 
「赫卡斯……呃……」夏雷想撐起身體,不過因為疼痛與無力又躺了回去。
 
「別亂動,你傷得很重。」壓低身體檢查夏雷的傷
許多如刀劃過般的傷口正流著血,滲透了有些殘破的衣服。
 
「單單只是風壓而已,竟然會這樣!」用前腳將胸口的布料弄開一些,發現了大塊的瘀血。
 
「我造成的風壓像刀刃,也像拳頭一樣。」契烏動了動肩膀說著。
 
「過來我這裡吧!他都受傷了,你不可能打過我,投降吧,你注定當實驗品的!」
 
「吼阿--」赫卡斯長嘯一聲,如同箭矢般往前奔去,躍起身便張口緊咬住契烏的脖子。
 
「痛!可惡的傢伙!」契烏急得一直轉動身體,想將赫卡斯甩開。
 
「吼嗚!」
 
「你沒看到那邊嗎?還不趕快鬆口!」契烏將身體轉向,赫卡斯忽然瞪大了眼……
 
殘月身旁多了兩位穿著暗紫色長袍的鍊金師,前方竟是狼們的屍體
一位抱著一動也不動的狐狸,另一位手裡握著裝有暗紅色液體的瓶子
他正蹲著身體,抓住殘月的頭將瓶子湊到他嘴邊
而殘月則是緊閉還再流淚的眼,勉強側著臉往旁邊躲避。
 
「狼……怎麼會被……」
 
「喝阿!」契烏趁機揮拳往赫卡斯的腹部重擊,將牠打落在一旁。
 
「嗚……咳咳……你……咳……竟然……」赫卡斯難受的縮起身體猛咳。
 
「你們一定不知道吧,歌頌者只要嚐到血就會狂暴,我只不過是想利用這點……」
 
「住口!你……咳咳……」
 
「呵呵……等等我也要讓你變成那副樣子!」契烏往殘月的方向走去。
 
「你就乖乖喝下去吧!」契烏走到殘月面前。
 
「嗚……」殘月仍是不放棄的側著臉躲避。
 
不可以認輸……要趕快去救夏雷……不然他會死……
 
會……會死?不可以!不能死……夏雷……
 
「就趁現在!」契烏忽然喊話,鍊金師一口氣抓緊並且迅速將液體倒入殘月嘴裡。
 
「嗚……呃……」殘月猛然睜開了眼,嘴裡滿是濃烈的血腥味,些許血液從嘴角流下。
 
好難受……胸口好難受……全身好熱……夏雷……
 
「嗷嗚嗚--」殘月忽然撐起身,鐵鍊也因此爆裂開來
殘駭將兩位鍊金師打向一旁,契烏則是以手臂擋住。
 
殘月的眼瞳由深藍轉成鮮紅,眼神銳利如刀刃。
 
「看來很成功!」契烏往後退了一大步。
 
殘月膝蓋一折,身影來到了一位鍊金師面前
一瞬間,半空中飄散出血紅--對方的身體如布料一般被撕開。
 
迅速解決了兩人,身體轉向契烏,抬起手臂舔了舔殘留的血液。
 
「這才是你的力量!來,到我這裡來吧!」
話才剛說完,殘月的身影已經出現在面前,契烏即時以手臂擋下攻擊。
 
殘月往後跳,之後再使力往前躍去
契烏這次並沒有舉起手臂,反而是跑到一旁,讓他往夏雷的方向躍去
殘月竟撐著樹幹,再度往契烏躍去,彷彿眼裡只有他似的。
 
「嗚……」這次契烏來不及擋了,正面承受攻擊
被壓在地上,脖子感到一陣劇烈疼痛,接著是腹部頻頻傳來被重擊的疼痛。
 
作為終結的是身體被硬生生扯開一大條縫,大片血紅滲透草地
而這一幕正好被剛恢復意識的狐狸看見。
 
「這……怎麼會……」黯嶽騎著馬趕來,看到的景象卻是如此。
 
殘月也因為聲音而被吸引了注意,將視線移到黯嶽身上,壓低身體往前奔去。
 
「呃!」黯嶽直接落下馬背,不過即時抽出了劍來擋著
經過了許久僵持,殘月往後跳了幾步。
 
胸口很痛……身體好熱……不聽使喚了……
 
不可以傷害同伴……不可以……
 
想法最後還是沒能阻止行動,殘月壓低身體飛奔過去……
 
「殘月……」用力壓在地上,張口咬住脖子。
 
「已經……沒事了……」殘月在這時瞪大了眼……
壓在身下的是夏雷,他張開雙臂環住身上滿是血的殘月
閉上眼輕輕說著,像是在安撫似的。
 
「沒事了……」殘月在這時才驚覺到自己剛才以非常大的力道咬住夏雷頸子。
 
「嗚……夏雷……夏雷……」鮮紅色的眼瞳,流出了透明的淚
帶著哭泣的聲音,模糊的叫喚著。
 
「已經沒事了喔……我知道……你想保護我……謝謝你……」
手因為無力而滑落,胸口沒了起伏,脖頸的傷痕流出了血,慢慢滑落至地面。
 
我殺死了夏雷……是我殺死的……是我!
 
「嗷嗚--嗚--嗚--」響徹雲霄的狼嚎聲,充滿哭泣的音調,迴盪著。
 
倒在一旁的狐狸有些搖晃的站起身,甩了甩頭,然而卻又看到了可怕的景象
殘月一直往黯嶽撲去,從攻擊動作來看像是想要殺了他,速度一次比一次還快
連起身時間都沒有,只能躺在地上橫著劍抵擋攻擊。
 
「呃……」擋了許多次,總會有體力不支的時候,而殘月還是維持同樣速度撲去。
 
「主人……」一樣的壓在地上,張開口……
 
「主人,不需要責怪自己。」
 
「嗚……」
 
黯嶽起身,看著眼前的景象,回想方才,狐狸忽然奔跑到自己身前
牠身旁出現一陣如烏雲一樣的黑氣,散去之後是一個人,這也令他愣住。
 
「吶、主人差一點就要殺死了同伴……知道嗎?」
縱使利牙抵在頸子上,被血沾染身體
口吻依舊柔和,手輕撫著他的背,就像對待小動物似的。
 
「我……」牙收回了嘴裡,頭仍是依在同樣的位置不動,顫抖地吐出字。
 
「還有我在您身邊阿、主人……」加重了力道抱緊,希望對方能感受到自己。
 
「不要……不要走……」殘月緩慢閉上了雙眼。
 
調整成橫抱的姿態,將殘月抱起,之後走向一旁不知何時變成貓的赫卡斯
靈活地用尾巴捲起牠放在肩上,往黯嶽後方走去。
 
「等等!」黯嶽雙手握著劍,呈警戒姿勢。
 
「城的方向是這裡,我沒走錯。」頭也沒回的答道。
 
「你到底……」
 
「之後你會知道的。」仍然自顧自地往前走。
 
黯嶽轉過身漫步走到夏雷身邊,低頭看了一下
將他腰間的劍鞘解開拿走,再將掉落在一旁的劍拾起。
 
「再見了,一路順風。」橫拿著將劍收進劍鞘裡,緩慢道出最不想說的話。
 
轉身離去,一陣風吹來,樹葉飄揚,淚也在這時像雨滴般順著風落下。
 
孤狼之月 ~完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4155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自創小說

留言共 1 篇留言

雷穆斯
謝謝來訪
在這支持OWO

01-05 23: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10241024b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創小說】孤狼之月 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