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沉月之鑰-(卷一~卷末)讀後心得

作者:星風綠│2011-08-22 17:30:51│贊助:18│人氣:4284
沉月之鑰-(卷一~卷末)讀後心得
 
 
『我願如那西沉的月亮,頭墜至你身邊......』
 
  這句話,具有很深的意義。
 
  看到卷末,想必你我都會有很深的感觸。
 
  無論是現在這一片白色的通道,還是剛才那個快死的人的打扮穿著,感覺都很像夢理才會有的東西啊?
 
  所以剛才那個人其實是真的嗎!剛才真的有個人死在我面前嗎?說起來,對那個人還真不好意思,連做個夢嘴巴的毛病也跟著來,不肯放過我,害我拖了很久才成功答應為他完成遺願,感覺他都快死不瞑目不得安息了......
 
  當時看卷一的時候沒有特別注意這個地方,到卷七的時候才發現原來這是伏筆啊!
 
  范統才剛進入幻世就遇到怨靈暉侍,而且還因為詛咒不斷耍這個快要死的妖孽
 
  如果當初范統沒有遇到暉侍,往後或許都會不一樣?
 
  雖然暉侍給了他所有關於自己的記憶與能力,但很遺憾的才剛被東方城搶到就被綾侍大人給封印了。
 
  難怪綾侍曾經說過他的記憶有點危險,不適宜解封,看他對提升流蘇沒啥指望,應該不會解除到關於暉侍的記憶。
 
  結果誰知道呢,在卷七的全部還給他了,還毫無保留的。
 
  此刻池底的沉月之力也正運作著,那名少年靈魂的容貌體態逐漸清晰,待得靈魂與新的身體完全契合融入,他睜開了眼睛,那一瞬間,天空藍的眼經內,彷彿還殘留著對先前的死亡懷抱的絕望與不甘。
 
  月退他被生前唯一信任的人給殺了。
 
  他連為什麼都還沒問就已迎向了死亡。
 
  『死亡,其實不會是一個重新開始。』
 
  卷七,他曾經這麼說過。
 
  他還未將仇恨忘記,殺了他的那個人,他也沒忘記。
 
  深深的烙印在心中。
 
  來到東方城,未必是一個重新開始,但新的生活,新的身體的確也是事實。
 
  落月少帝恩格萊爾,成為了夜止的新生居民,化名為月退。
 
  真的純粹只是巧合成為新生居民嗎?
 
  看到了卷末,原來一切都只是沉月的陰謀。
 
  但月退對自己能成為新生居民,絲毫沒有一點悔意。
 
  如果他沒有成為新生居民,就遇不到范統、珞侍.....還有很多人了,甚至可能不會選擇面對過去的自己以及那爾西。
   
  「我......並不仁慈。」
 
  看卷三的時候月退在大家心中的形象應該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吧?
 
  不止卷三的范統驚訝了,身為讀者的我們也驚訝了。
 
  如此善良的月退,竟然會說自己並不仁慈?
 
  的確,過去身為恩格萊爾的他並不仁慈。
 
  年僅十歲的他,屠殺了三十萬名東方城居民。
 
  手中拿著四弦天羅炎,蒙著面,親手送葬了三十萬條性命。
 
  當珞侍大聲的問著他。
 
  「那麼多的人命,你怎麼做得出來!」
 
  月退只是這樣回答他。
 
  「我當然做得出來。」
 
  這只是立場的問題,因為他那時是落月少帝—恩格萊爾。
 
  「只要這件事,需要有人來做。由什麼人來做那都是一樣的,我是西方城的皇帝,我應該保護我的城民不受侵犯,以最直接的手段威嚇侵略的外來者,就只是這樣而已。」
 
  只有這件事,月退不肯退讓,他有他的理由,他不可能會道歉。
 
  即便眼前這個人,是他真心喜歡的朋友。
 
  「你現在過得開心嗎?現在的日子......」
 
  「很開心。現在的日子很好......我很喜歡,真的很喜歡。」
 
  那是他身為「月退」,雖然是平凡的生活,但對他來說是最大的幸福。
 
  喜歡這些朋友,喜歡沒有其他身份,就只是月退和他的生活。
 
  「你是說你不生氣嗎?呼。」
 
  「還好你有把詛咒的是告訴我,不然我又要被嚇一跳了呢。」
 
  嗚啊!好可愛!見鬼的!我剛強如鑽石的內心呢!鑽石這種東西一把火就燒掉了啦!
 
  剛強如鑽石的內心,我想范統你啊,應該沒有。
 
  光是噗哈哈哈你就不行了,何況是月退呢?
 
   我終有一天還是要面對的。
  不管是那爾西,還是我的過去。
 
  只因有些事情,永遠不可能有人能代替我去做。
  就如同無論我再怎麼希望我只是「月退」,我依然是恩格萊爾。
 
  是的,我會走到你的面前的......
  不是月退,而是恩格萊爾。
 
  總有一天還是要去面對,他的過去、那爾西。
 
  他是月退,也是恩格萊爾。
 
  他是少帝,那些事情,只能由他來做。
 
  因為他是恩格萊爾。
 
  「我是你的護甲!我也想跟你一起並肩戰鬥,守護你啊!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都錯過,在我知道的時候都已經結束,為什麼你不呼喚我......為什麼你不需要我呢?」
 
  身為愛菲羅爾,現在來到東方城的璧柔,她很自責。
 
  主人需要她的時候,她總是不在。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連主人重新成為了新生居民,她也沒發現。
 
  與天羅炎相較之下,她的存在很渺小。
 
  或許她想要贖罪吧?她其實也很希望主人「需要她」。
 
  渴望被需要,與她的主人並肩戰鬥,守護他。
 
   「我是西方城的皇帝。我殺過很多很多人。即使這樣......你們,還是願意作我的朋友?」
 
  害怕失去,害怕被拋棄,月退是這樣的人。
 
  如果你的好朋友在一夕之間成為了殺人兇手,你真的能接受嗎?
 
  恐怕一般人都不會。
 
  但是,范統不是這樣的人,他還是願意接納這位擁有不同過去的朋友。
 
  「你以前是什麼樣的人,做過什麼樣的事,對我來說都沒有關係。」
 
  不管是月退還是范統,都是真心的喜歡、珍惜對方。
 
  友情得來不易。
 
  或許從旁人的眼光來看,范統只是個笨蛋而已。
 
  但他接受了月退的過去,無論是他是恩格萊爾或是他曾屠殺過三十萬東方城居民這些事。
 
  「實力不好就算了,還沒有口德,沒有口德也算了,腦袋還不好,本拂塵就在這裡,死范統你是聽不懂嗎?」
 
  「可是,噗哈哈哈是一根拖把啊!怎麼會變成鬼!」
 
  「本拂塵不是拖把!要變成鬼你自己去變!」
 
  噗哈哈哈也能變成人這點是令我挺震驚的沒錯,而且頭頂上束起的頭髮,真的很像拖把沒錯......
 
  「不行,只要不是絕對安全的地方,就不能讓范統去。」
 
  自從經過卷七之後,月退就很珍惜范統,只要有危險的地方,絕對不讓他去,與其說是珍惜,倒不如說是過度保護,大概是怕失去吧?
 
  「范統又不是溫室裡的花朵。」
 
  身為武器的噗哈哈哈反駁,他不認為有實力的范統這麼容易就掛掉。
 
  「范統......」
 
  「可能......比溫室裡的花朵還容易死。」
 
  不過范統有了暉侍的實力,應該不會這麼容易就掛掉啦,月退你安心。
 
  「除了我所擁有的力量,還有願意陪我回到這裡的你們,我或許什麼也沒有了。我知道這麼做也不代表什麼或者證明自己的價值,只是力量是我少數可以使用的東西,我覺得我沒有決逃避的理由。」
 
  月退重新回到西方城,願意回來面對自己,他必定有某部分上的成長。
 
  他沒有逃避的理由。
 
  「事情不見得會那麼樂觀嘛,說不定我們還是可以調整沉月的狀況,讓它回復正常啊?」
 
  我們看的出來,范統真的是個很樂觀的人,經過了這麼多事,像是來到幻世,負債,自家武器是噬魂武器,好友是落月少帝,他都能坦然接受。
 
  他真的是個很樂觀的人。
 
  他的樂觀,是我們現代人一直所缺乏的東西。
 
  「可是封印沉月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演變成那種狀況,我也不會怪你的。」
 
  「朋友之間要說謝謝,說對不起就不好了。」
 
  雖然和原意「朋友之間不要說對不起,說謝謝就好了」完全顛倒,不過顛倒成這樣,似乎也沒差多少。
 
  「這樣的一切......沒有繼續下去的意義。原生居民、新生居民、沉月......我已經......」
 
  矽櫻也是個背負了許多過去的角色,好幾百年來,她一直在東方城,一直是東方城女王,彷彿是擺脫不了的宿命。
 
  她快要厭倦了,幾乎永生的命運。
 
  「妳說討厭不曾改變的我們,但我反而希望妳不曾改變。妳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會一直在這裡,這樣子......不可以嗎?」
 
  音侍—希艾克斯是她的劍,長久下來,一直陪伴在他身旁的劍。
 
  音侍想要保護主人的心情,已經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
 
  他真心希望,矽櫻能夠重新變回過去的「櫻」。
 
  「我會原諒你的......」
 
  「即使要花很長很長的時間,我還是會原諒你的......」
 
  要學會原諒一個自己曾經深深恨過的人,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對象還是那爾西。
 
  「所以......」
 
  「恩格萊爾,即是是這樣的我,你也還是想救嗎?」
 
  這句彷彿跟月退在卷七的台詞有些相似。
 
  「也許不只是救你,也是為了救我自己。」
 
  拯救這個人,也能拯救自己,對月退來說,或許是這樣的意義。
 
  這段有些感傷也有些感人,因為還有插圖的關係感觸就更深了。
 
  後面的蒼白輓歌讓我理解了那爾西為何要殺了月退。
 
  不是真心想殺他,而是想給他一個終結。
 
  為了不讓他再痛苦,想要他能得到平靜的結束。
 
  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好像變的不那麼討厭那爾西了。
 
  『我可以帶你去挑洗頭髮用的香精喔!』
 
  『什、什麼洗頭髮用的香精,說清楚一點。』
 
  范統你怎麼可以誘拐你家武器......
 
  不過噗哈哈哈的反應亂可愛的就是了。
 
  「現、現在講那些事情的話,可能要講很久,改天有機會再跟你說吧。」
 
  「沒關係。」
 
  「我們還有很多時間的......只要你還願意跟我說話。」
 
  「我怎麼會不願意跟你說話,我想......也許我們應該重新開始,而這需要一段時間吧。」
 
  噢,好閃啊。
 
  不、不對!應該是好溫馨才對!
 
  不過旁邊完全無法介入的范統好像有點尷尬,已經覺得暉侍的遺願好像一點也不重要,改天或者是改年再說也無所謂。
 
  事實上,到了卷末,范統也沒有說嘛。
 
  「伊耶......重新接受這沒勳章好嗎?回來當鬼牌劍衛,再一次成為我的劍,為我斬除我身前所有的障礙......」
 
  月退真的很誠懇,伊耶你就接受吧。
 
  「你願意以你的名起誓,效忠於你的皇帝,背負起魔法劍衛的榮耀,守護西方城的正統嗎?」
 
  「我願意。」
 
  如果不算後面住手先生送的雞毛枕頭的話,還真的是氣氛滿不錯的一段。
 
  雞毛枕頭。
 
  月退無言,那爾西臉黑掉。
 
  「不—老頭你抓他做什麼,還給他們就好了嘛!帶著上路多奇怪,處理起來還很棘手,你到底想要對他做什麼啊!」
 
  喔,音侍大人,您的語氣好驚恐呀,那爾西長的跟暉侍很像,不好嗎?
 
  「跟暉侍那麼像要死啊!跟暉侍那麼像我怎麼打得下去—!」
 
  那就不要打啊,音侍大人,您不忍心就不要打嘛,人家那爾西也不想被您打啊。
 
  「......你知道有的人,光是活在世界上,就是一種罪嗎?」
 
  「只要活者就會束縛另一個人,只要活著就會讓另一個人為難著,無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也許我寧願被放棄,也不願意成為必須依靠他們的負出來保住的人。如果我不能左右他們的決定,那麼,至少我可以決定自己的生死吧?
 
  那爾西會這麼想,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哥哥—修葉蘭,也就是暉侍。
 
  活著只會拖累另一個人,一個對他來說,無比重要的人。
 
  不是自己願意這樣的,那是有著無法抗拒的因素。
 
  「我說了半天,你也沒有考慮接納范統啊......」
 
  「你要是老實用名字喊我,我就考慮把它當空氣!」
 
  「呼,空氣就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嘛,聽起來還不錯。」
 
  事實證明了,好多人都鄙視范統。
 
  范統你節哀吧,身為空氣還是很偉大的。
 
  「無論勝負,我們都會與妳同在,協助妳戰鬥。我們會將性命交付給妳,跟隨妳到任何地方,這是從一開始,我們就給予妳的承諾。」
 
  綾侍想守護主人的心情不會比音侍少。
 
  雖然與矽櫻相處的時間比音侍多,但未必主人會更珍惜他。
 
  他是護甲—玄冑千幻華,他的使命是保護他的主人。
 
  「我是東方城的侍,驅除落月的探子是我應該做的事,在我的符咒驅動之前投降,否則就別怪我動手了,范統。」
 
  喔~珞侍小妹妹,不,珞侍你好有氣勢啊。
 
  范統加油!打贏他你就是主角了!(錯)
 
  噢噢噢,范統要和珞侍戰鬥了啊,好熱血啊。
 
  雖然范統打贏了珞侍,但使用的招數有一點......不過能打贏珞侍也代表范統有提升實力啦。
 
  啊噗在手,希望無窮。  
 
  不過真的只有在卷末,范統才開始大放光彩,開啟他難得一見的主角威能。
 
  『從來只提責任義務,也許是因為不能說出口。』
  『從來不說出口,其實不是因為「不可以」。』
  『很多事情,永遠不知道也沒關係。』
  『就如同妳對他,我對妳......』—綾侍
 
  在卷末,我才得知了綾侍對矽櫻的情感,也只有這集才能真正的理解。
 
  他與他的主人修到了器化,因為只有他了解她。
 
  而音侍呢?他和矽櫻並沒有修到器化,
 
  就像西方城的愛菲羅爾與天羅炎。
 
  綾侍在接觸到她的眼神時就已經明白了。也許連一眼都不用看,他自然能理解她的想法,也知道她選擇的不會是自己。
 
  「妳救他吧。」
 
  因為理解,因為知道,所以才會難過。
 
  這是很殘酷的決定,也是他早已知道的事實,從天羅炎刺穿他的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他的主人選擇想救的對象不會是他。
 
  這是因為有著很多很多的原因,以及長久下來,早已無法改變的事實。
 
  「櫻。」
 
  綾侍對她說話的時候,神情依然與平常一樣,帶著一絲隱約的柔和。
 
  「有什麼要做的事情就去做吧,我留在這裡,不必管我了。」
 
  綾侍對矽櫻真的很好。
 
  甚至可以說是很溫柔。
 
  綾侍是這樣的人,一直都很理性,選擇他應該選擇的決定。
 
  「小月......你救救他好不好?」
 
  雖然以立場來判斷,月退身為恩格萊爾,身為西方城的少帝,是不應該救敵國的武器,千幻華的。
 
  但音侍喊的是月退。
 
  對,「月退」認識他們。
 
  他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認識的人在他眼前死亡,而且是因為他的關係。
 
  「好。」
 
  最終,月退選擇了救人。
 
  他不希望看見認識的人露出傷心的表情,他希望默默守護身旁的人。         
 
  「喜歡你現在的身體嗎?恩格萊爾。」
 
  少女的名字是沉月。
  即是那個據說已經入了魔,發瘋了的寶鏡沉月。
 
  沉月可以變成人,因為她是護甲。
 
  不論她是否可已變成人,她仍然是那個走火入魔的寶鏡。
 
  「這種事情,還有可能是無心的嗎?」
 
  「如果只是少數幾個還有可能,但可沒有那麼少喔?你們不也是因為這樣才會發現不對勁的嗎?我幫助你們證實了調查結果,開不開心?」
 
  名為沉月的少女,發了瘋。
 
  做出了違反這世界常理的事情。
 
  將在另一個世界還活著的人們,將他們的靈魂勾引到這個世界,強制終止他人的性命。
 
  而且像范統這樣的人,並不只有幾個。
 
  「他們來到這裡不是一樣活著嗎?活著享受我賜予的,近乎永恆的生命,宛如永遠與我同在,永遠是屬於我的棋子,這樣有什麼不好?」
 
  這是,變質的理念,扭曲的個性。
 
  長久的時間下來,沉月的本性已變質了。
 
  「因為狀況不如預期,認為我危險,所以便想要封印我了嗎?說起來還不都是一樣自私,只是看誰比較自私、誰有能力完成自己的任性而已嘛?想這樣說封印就封印,你們以為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沉月的話有道理,但我並不認同她的所作所為。
 
  雖然妳討厭這樣,但妳不能把妳所感受的討厭施加在他人身上。
 
  就像被霸凌的再找人反霸凌回去一樣。
 
  這樣做,並不會改變什麼。
 
  「妳居然能把本拂塵的名字發音發的那麼準確,難道妳真的是我妹?」
 
  天哪,阿噗的你的名字怎麼了?原來說的人類口音怪怪的就是指這個嗎?
 
  話說普哈赫赫要怎麼聽成噗哈哈哈啊?
 
  噢,以後要改叫你阿普了。
 
  咦?你有妹妹,啥?
 
  「什麼主人,他不過是個新生居民,你為什麼會認他為主人!」
 
  「新生居民有怎樣,妳也只不過是個妹妹,有什麼了不起。」
 
  哥哥傲嬌,妹妹也傲嬌,看來我真的要相信那塊金屬有傲嬌屬性了。
 
  而且妹妹還是兄控,這實在是......
 
  「其實如同珞侍說的,能夠有復活的機會,是一件好事,我們......都很為你感到高興。」
 
  「能夠認識你真是太好了,儘管未來也許沒有機會再見,我仍衷心地如此認為......」
 
  看到這裡我差點就哭了,因為真的好感傷啊。
 
  原本以為范統一去不回的,沒想到他後來還是回來的。
 
  月退不能沒有范統你啦!
 
   儘管我什麼也沒帶來,又什麼也帶不走,但我要離開的時候,還是一直想著在這裡得到的東西,以及我身邊的人和我自己的變化。
 
  就像出生與死亡。
 
  人出生在這個世界,什麼東西都沒有帶來。
 
  死亡時,也什麼東西都帶不走。
 
  來到幻世,也許算是某種程度上的新生吧?
 
  離開幻世,也是某種死亡的含意。
 
  但是那個離開這世界的人,仍舊以最單純,也就是一開始的方式重新回到了這個世界,東方城。
 
  「范統?」
 
  「哈哈哈,珞侍、日進,好久不見啊。」
 
  「日進是誰啊?范統你的反話好像越來越糟糕了?」
 
  「日進什麼?斗金嗎?」
 
  沒錯,范統回來了,那個依舊說著反話的范統回來了。
 
  不過見面的第一句話讓感到有點囧就是了。
 
   「范統!你怎麼又死了啊!」
 
  或許從一開始他們的距離就沒有離得很遠,雖然歷經爭吵、誤會、翻臉,但他們仍舊重修舊好。
 
  不論是從文字還是插圖,我們可以看見,三個感情十分要好的朋友。
 
  於是,卷末就在這溫馨的場景下落幕了。
 
  剛看完卷末的我心中有股暖暖的感覺。
 
  明明看完了卻還是不停翻著卷末。
 
  矽櫻與月退的決鬥、范統殺進神王殿救那爾西、音侍的復活、發瘋的沉月、范統的離去與歸來......
 
  想要捕捉沉月最後的每個片段。
 
  但,或許這不是一個結束,而是另一個開始......
 
 
初識
 
  我第一次接觸到臺灣本土的奇幻小說、輕小說,是在去年的一月份,我買下我人生中的第一本國人寫的小說—風動鳴,但是主題可是沉月之鑰,所以我就直接切入主題說。
 
  雖然沉月之鑰不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本,卻對我來說是具有特別意義的一本,也是我心中最喜歡的一套書。
 
  我喜歡風動鳴,但我更喜歡沉月之鑰!(事實上我買下的第二套書就是沉月,剛好就在買完風動鳴的幾個禮拜後。)
 
 
當初
 
  真正接觸到沉月,是我去年過年的時候,我在高雄的書店遇見了它。
 
  那時的我是過沒幾個月就要畢業的小六生,之前在班上有個也是水泉作品同好的女同學,她說她覺得這部作品很好看,所以我老早就想看沉月之鑰了,當時是沉月卷四出版不久後的二月,我買下了卷一到卷四。
 
  回到家後,我翻開卷一,然後像是著魔似的,沒把全部看完絕不罷休,結果差不多三天,我就把買回來的沉月消耗完畢(感嘆那時看書速度很慢)
 
  我記得當初看卷一是晚餐後,因為我本身笑點很低又加上沉月持在太爆笑,結果我不斷的狂笑和拚命的拍電腦桌(不止卷一這樣,幾乎看沉月都有這種可怕的反應)那時嚇到家裡的人真是不好意思。
 
 
誤會
 
  說到沉月,有件令我印象深刻的事......
 
  六下學期中旬,班上開始流行沉月(其實也沒有很流行,只有某些女生在看),班導(難)略有耳聞,於是便在課堂上討書(誰知到他要幹嘛?)當女同學將書遞上去時,我在心中吶喊:「嘎啊啊啊啊啊啊—那本是我的啊!—」
 
  看到我驚恐的神情,一旁的好友書蟲難得沒有吐槽我,反而給了我個同情的眼神。
 
  班導翻了翻,研究了一會,目光停留在某一頁上:「我看看喔......這是啥!?(震驚)」
 
  我只差沒喊出「哪尼」而已,天曉得他看到了什麼,但是仔細想想,卷二沒有啥奇怪的東西啊。
 
  「裡面有句......身邊有兩個人,叫全身赤裸的我要怎麼放鬆!......喔喔喔,你們看還有插圖耶!」
 
  這時全班的表情頓時變的很精彩,不時傳出陣陣騷動的聲音。
 
  想到是哪頁的我差點撞牆,更正,撞書桌。
 
  「他哪頁不翻幹嘛翻那頁啊......」
 
  我發出滿滿無奈的嘆息聲。
 
  「下課再解釋吧。」
 
  好友投給我一個微笑。
 
  「要是大家把沉月當作奇怪的小說要怎麼辦啊?」
 
  造成全班的誤會,這很嚴重欸。
 
  「......」
 
  下課後,我很自動的跑去向班導解釋(為了維護沉月的聲譽,錯)解釋了幻世、夜止與落月、沉月的力量、新生居民和原生居民、水池功能以及主角為什麼會在那裡。
 
  現在講給國中的同學聽,他們也覺得很新奇。
 
 
歷史
 
  從沉月卷一幻世出版到現在,已經有將近兩年半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畢竟也歷經過一段時間。
 
  我看沉月只有一年半,但對我來說彷彿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因為當初看沉月的我是小六生,現在我已經國二了呢。
 
  不管沉月將來要度過幾個歲月,甚至是幾年,我都願意陪它走下去,直到最後。
 
 
驚喜
 
  學校規定每學期要交出五篇閱讀心得,不過我們國文老師說超過五篇也沒關係,所以我就給它超出了五篇。  
 
  在我們班寫閱讀心得沒有什麼硬性規定,所以我兩個學期下來全部都寫小說!(炸)
 
  我第一本寫的是沉月卷一幻世,拿到了還算不錯的分數,九十分,也就是六級分。
 
  之後寫的有特殊傳說第一部第一集、風動鳴(新版)天明(上部)、鏡照(上部)、少年陰陽師-肆(災禍之鎖),加上下學期的沉月卷九晦影九十分。
 
  然後發生奇蹟了。
 
  我寫沉月卷時破夜心得的時候,剛好在前一天國文老師告知隔天要寫閱讀心得,於是我回家後便卯起來寫到半夜十二點,總共爆了一千多字,隔天交給國文老師。
 
  國文老師看著這位有點上進過頭的國文小老師,也就是我,說:「果然要立志成為作家的人就是不一樣。」
 
  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的確在心裡暗爽了。
 
  (結果因為對沉月燃燒的熱情太過猛烈,成為當天班上第一個交閱讀心得的人)
 
  但是這篇的分數是在學期要結束時才發。
 
  「謝xx,妳寫翻譯小說幾分啊?」
 
  我望著斜對面的女同學。
 
  「嗯,九十七,妳呢?」
 
  她勾起一抹愉悅的微笑問著我。
 
  我瞄了一眼還沒看過的分數:「九、九十八!?我第一次拿這麼高分耶!沒想到寫沉月的心得可以這麼高分!」
 
  因為我實在太high又太激動了,音量不自覺的放大,同學以一臉「怎麼可能」的表情看著我。
 
  我回答:「我至少寫了一千多字......」
 
 
印象
 
  說到對每本書的印象,想必每個人都不一樣。
 
  我自己認為的印象是這樣的:
 
  特殊傳說,因為國中放學晚沒時間看所以到了睡覺時間才開小夜燈我在床上偷偷看的小說。
 
  風動鳴,自由時間或者是下課時看的小說。
 
  吾命騎士,上課不要看,否則當你噴笑時一切都太遲了的小說。
 
  因與聿案簿錄,不管白天晚上看都很驚悚的小說。
 
  舉例了這麼多,終於輪到沉月了!
 
  沉月之鑰,明明知道明天要段考、考試卻還是不怕死絕對要看完的小說,外加看了憋笑會內傷,絕對不能在上課偷偷看的小說。  
 
(以上為作者對看書時氣氛、時間、場景的印象,可以無視沒關係)
 
  風動鳴對我來說是部時而柔淡,時而濃烈,有些感傷惆悵,但又有令人會心一笑的幽默場景,給人不少情緒的一部作品。
 
  沉月呢?
 
  要我比喻的話,我會回答「就像人生」。
 
  有歡笑有悲傷,有憎恨也有爭鬥,也有友情的羈絆,愛與信任......彷彿就像是反射這個世界影子的一面鏡子,這不就是沉月嗎?
 
  一個人的人生,有禍有福,會愛會恨,有笑容也會有眼淚,或許這只是人生中的一部份,但只要是人,或多或少都會經歷這些。
 
  御我也曾在卷一的序寫道:
 
  有嚴謹的世界、有歡笑、有淡淡的哀傷、有許許多多的謎題......水泉的種種安排讓沉月之鑰就像是層次豐富的蛋糕,一口咬下,竟有酸甜苦辣各種滋味,就彷彿像人生的縮影一般,豐富而真實。
 
沉月啊沉月,或者別稱就叫做人生吧?
 
而人生的鑰匙到底是什麼呢?打開了它又能踏上怎樣的一條路呢?
現在就翻開這本沉月之鑰,然後開始尋找吧!
 
這段序真的寫的很好,我到現在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御我寫的這段序,也最喜歡這段序。
 
 
友情
 
  因為沉月的關係,我交到了不少朋友。
 
  我的朋友、同學中,或多或少會有喜歡看書的人,我自己也不例外。
 
  尤其認識的人大部分都喜歡看奇幻小說、輕小說,所以我就向他們大力推銷沉月,是大家都走向了沉月之不歸路(?)
 
  不論小學還是國中,我都會和認識的同學互換書來看,跨班、自己班都有,甚至有的時候還可以借到漫畫或是設定集之類的。
 
  說真的,這一年下來,沉月讓我看到了不少好書。(但事實上冒著違反校規的風險就是了......)
 
熱門
 
  在我們學校的圖書館裡,最熱門的就是小說,尤其是奇幻小說、輕小說。
 
  像是吾命騎士、非關英雄、玄日狩、少年陰陽師等等,都是十分搶手的書籍,當然,沉月也名列之一,幾乎下課到圖書館都不見蹤跡,老早就被別人借走。
 
  接著就會看到學長、學姊和同學們直呼好可惜的場景。
 
  我啊,都是上網搶預購的,自然就不需要下課衝圖書館和別人搶啦。
 
  我一年級下學期進的社團是漫畫繪製社,雖然是漫畫社,但是超過一半的人有在看小說。
 
  其中就有三分之一的人看過沉月,看過風動鳴的也不少。
 
  我們的社長(女)也有看沉月,她也有參加今年年初的同人圖比賽,畫的是傳說中的左擁右抱(錯),我深深的認為她的畫功真的很強,強到能在黑板上拿粉筆教我們畫漫畫。
 
 
歡笑
 
  沉月帶給我不少歡笑,不僅僅是字面上、書本身,就連日常生活也......
 
  自從看過沉月後,造就了不少我對日常生活用品的反應.....
 
  學校掃地時。
 
  「妳拿著噗哈哈哈在拖地耶。」
 
  「妳說他是拖把,小心他生氣喔。」
 
  這時,朋友甲指向了一根很新很白的拖把。
 
  「妳們看那隻多白,多像阿噗啊。」
 
  「真的耶。」
 
  所以我看到拖把或是掃把都會笑。
 
  不知道為什麼,班上有個男生很喜歡罵「飯桶」。
 
  每聽到他罵一次,我就忍笑狂敲桌子,然後望向看過沉月的朋友們,他們也在偷笑。
 
  有的時候會聽見班上的男同學用很猥褻的聲音喊:「伊耶~雅梅碟~」,於是,我笑了,因為我想到某兩個魔法劍衛的名字。
 
  就連在表演藝術課時也不例外,因為我在白蛇傳裡看到了拂塵。
 
  「喔喔喔,阿噗登場了!」
 
  「噬魂武器兼靈能武器!」
 
  「會有范統嗎?(來亂)」
 
  沉月之鑰,帶給我生活中許多歡笑、笑聲。
 
 
邂逅
 
  能與沉月邂逅,真的是件很幸福很幸運的事吧?
 
  如果我當初沒有買下它,今天的我會是如何呢?
 
  少了幾位朋友,少了幾份歡笑,少了某些回憶,少了.....
 
  如果沒有沉月,我也不會去人生中第一次的CWT了吧?
 
  沉月帶來了很多東西。
 
  友情、目標、笑容、樂趣......還有好多好多,說不出來或寫不出來的東西。
  
 
總結
 
  從卷一一路走過來,發生了好多事,歷經了兩年半的時間,沉月終於走向了卷末。
 
  看完卷末時,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心中的情緒。
 
  或許感嘆吧,畢竟這也算沉月的完結。
 
  或許開心吧,終於等到了最終的劇情。
 
  或許期待吧,因為未來還有沉月之鑰。
 
  看完卷末時,我有一種心願達成圓滿的感覺。
 
  雖然卷末是沉月的終結,但也帶來了新的開始......  
 
 
後記
 
  我這次有反省改進!我沒有狂打錯字!也沒有把璧柔的璧寫錯!也沒有忽然冒出英文大寫!
 
  喔喔喔,我打完了,我圓滿了!!
 
  八千九百二十五字!比上次少耶!(明明還是很多)
 
  星期日先寫後半部的草稿,然後今天跳回去打前半部,直接翻書寫,跟上次一樣。
 
  雖然今天從十點開始打,打到下午五點半,但我完成了啊!(小姐妳不累嗎?)
 
  為了沉月,我願意拚啊!
 
  現在打後記感覺好爽啊。
 
 
  但是,
 
  還有角色心得。
 
  我會繼續努力的(默)
 
  就算星某我自己的暑假作業還沒寫完也一樣。
 
 
  關於後半部,
 
  我成功挑了十一個主題來寫!!(沉月是十一集)
 
  但原本我只有寫九個,但為了蒐集十一個!我多加了兩個,所以後面兩個字很少。
 
  不過跟上次比賽時有些內容重複就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989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星風綠|小說|閱讀心得|沉月之鑰|水泉|天使出版社|讀後心得

留言共 1 篇留言

絕倫逸群
這樣弄一弄
這篇文章內容變得好多好豐富XD

08-23 00:07

星風綠
是啊,畢竟寫了一整天嘛(笑)08-23 16: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iris87215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風之邂逅-問答Q&A(7... 後一篇:風之邂逅-中秋同人賀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