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遺忘之所:第二章

作者:屌爆大神│2011-08-18 15:23:41│贊助:8│人氣:1406
第二章
 
  嘩──!廁所沖水聲乍起!
 
 
  我瞪大眼,馬上轉頭一看。
  「尿得真爽!」陳家居一張鳥臉映入眼簾。
 
  「幹!你嚇人?」我皺著眉,喘了口氣。
 
  陳家居打著哈欠,完全不在意,接著一手大剌剌地猛抓著頭,另一手拍拍我的肩膀,說:「你太緊張了。」
 
 
  我厭惡地打掉他的手,逕自走向窗口。說得也是,話說我也神經過頭了,我平常在學校根本不問世事,最多不爽就走人,現在我倒好了,卡到陰了吧我!
 
  拉開破舊的窗簾,遠方只見老街上零星光點,還有朦朧的月光,此外依舊是無際的暗沉。
 
  感覺開始適應這裡之後,身體變得稍微放鬆,沒想到疲倦便席捲上來,一股沉重的壓力乍然讓我眼皮有點睜不開。
 
  「待會幾點要一起出去啊?」陳家居整理著背包,弄得房間一團亂。
 
 
  「我先睡一下。」我一說完,便趴倒在床上,儘管霉臭味一股腦兒全往鼻頭上擠,仍然漸漸進入夢鄉。
 
  「也好,我就來看看電視哪幾台能看,嘿!」陳家居的聲音在我耳裡漸漸模糊…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一隻手在輕輕拍打著我的臉,我想應該是陳家居要我們一起夜遊烤肉了。
 
  「幾點了?」我問。
 
 
  沒有人答話。
 
 
  我搔搔頭,睡眼惺忪地望著時鐘。七點十分,才過十分鐘就叫我!陳家居事沒事找事做?整人不用繳稅金的啊!
 
  「陳家居你欠打啊!」我低著頭,抑制住疲倦叱喝。
 
  房間依然安靜。
 
 
  我開始回神,轉而有種不安感,陳家居竟然敢嚇我?我滿臉怒容,在床頭跳轉過來一看。
 
 
  沒有半個人。
 
 
  我注意到原本散落一地的物品消失了,不知何時,我開始意識房間內有刺鼻香水味,且味道越來越濃。
 
 
  「搞甚麼?」我跳下床,此時一股尿意湧了上來,我暫且先快步至廁所。
 
  打開廁所的電燈,我走進閃爍的暗黃空間。
 
  到底搞甚麼花樣?陳家居平常大神經,也難以想像他可以花時間把東西整理好,噴上香水,然後還有餘力嚇人?而且剛剛是他叫我起床的吧?現在離開不可能太遠,可是這旅館悄然無聲,如果是陳家居一定可以聽見他的大嗓門。
 
 
  「這傢伙…」
 
 
  話說此時,廁所頓時漆黑!
 
  我瞬間屏息,腳已僵硬,就站在馬桶前,然後我眨了眨眼。
 
 
  喀!喀喀!是開門聲!
 
 
  一股陰冷自背脊涼到頭皮…殘留的一絲理性是支撐著我雙腳的主因。
 
 
 
  張豪!張豪啊!回頭看一定是陳家居的!
 
 
  心中的吶喊讓我鼓足勇氣,開始緩緩移動我這顆僵硬的頭顱。
 
 
  我同時把憋足的氣一絲絲洩出。
 
  話說,現在移動多少公分了?好像…眼角稍微看到門的方向了…
 
  對了,我是不是忘記尿尿了?怎麼突然好想尿…
 
  怎麼會這麼久…我身體是不是在顫抖?我的心跳好像變急促了?我的腳好像沒力了…
 
  我被這凝滯的漆黑綑綁,全身如在泥濘中難行且窒悶,恐懼隨著心跳的節奏竄升至喉嚨深處,一種崩潰似乎隨時傾瀉。
 
 
  「不管了!!」我歇斯底里奮力一吼,閉著眼迅速回過頭!!
 
 
  然後,眼睛緩緩睜開……
  
  
  
 
 
 
  「你剛在床上鬼叫什麼?」陳家居一張臉盡入眼簾。
 
 
  怎麼回事?我感覺到自己躺在床上。
 
 
  我稍稍起身,環顧四周,跟剛剛完全都不一樣了,不!應該是說跟最剛開始的時候一樣,一樣的亂、一樣的惡臭。我猛一抬頭,時鐘上顯示的時間是七點十分。
 
  剛是做夢嗎?會不會太真實了點,當我這樣想著的同時,陳家居突然又道:「你身上哪來的香水味?靠!別靠近我!!那好像我媽幾十年沒用的香水味。」說完,陳家居皺著眉在作噁。
 
  當我正想回嘴,一股尿意直奔腦門!
 
  怎麼搞的?這家旅館太奇怪了吧,真的不再是我的狐疑。看著陳家居的傻樣,我決定先不告訴他了,他的反應只有一種-嘲笑,我死都不想要看到他那種鳥臉。
 
  我那時睜開眼睛,應該是有看到些什麼吧?
 
 
  「看!我發現到寶物了。」陳家居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張張的舊報紙,泛黃且破爛,讓我受不了的倒是他那副得意模樣。
 
  「夠了夠了,把那拿走。」我不耐煩地揮手示意。
 
  「年份是民國八十年咧!你來看看!」陳家居把一張張報紙往我這邊灑來。
 
  「別鬧。」我隨手抓了幾張,其他便落至地上,房間顯得更加零亂。
 
  「這甚麼小?」我喃喃自語,粗略打量著我手上的報紙。
 
  這是份聯合報,上面赫然寫著『郝內閣聲望大幅升高 國代選舉裙尾效應所致』,這標題真可謂當代指標。
 
 
  其他的莫過於還是政治的主題,還有幾篇小篇幅的社會案件,看得心裡倒也毛了。
 
  「我去尿尿。」我把報紙隨手一扔,這時才想起當務之急。
 
  我歪著頭思考著剛才的夢,把如男孩般玩耍的陳家居拋諸腦後。
 
 
  當走到廁所門口時,我不由得停下了,總感覺雞皮疙瘩掉滿地,剛才夢境的景象都浮上腦海了。
 
 
  話說回來,我到底在怕甚麼?我不是怪咖嗎?還是說其實我是……
 
 
  壓根兒就懼怕這些?
 
 
  我側頭,望著鏡子中的自己,臉上盡是蒼白、猶疑、懦弱。
 
 
  額頭上的汗滑過眉心。
 
 
  我閉上眼睛,我看我應該是神經衰弱了,對於視聽都太過敏感了,搞得現在筋疲力盡,又像是嗑藥的人。
 
  「喂!阿豪!我手機沒信號耶!」陳家居又冒出鬼話。
 
  「我在尿尿!」說完後,我拉上拉鍊。
 
 
  「你說手機不能打?」我走出廁所,拿出我的手機。
 
 
  「不能。」我們異口同聲。
 
 
  我聳肩,故作輕鬆地說:「沒差,有必要叫老女人打就好了,反正我們很快就回去了。」
 
 
  「言之有理,我看我們到阿拓他們的房間怎樣?」陳家居踢著散落的報紙,已經抱起一堆零食。
 
  我搖著頭,會心一笑:「我能說不嗎?走吧,別玩了,跟小孩一樣,你已經是大學生吧。」
 
 
  「也是。」陳家居雙手插胸,靠在牆壁上,一臉耍酷。
 
  「把套在你脖子上的報指拿下來吧。」我嘆口氣,搖搖頭走出去。
 
 
  「哈。」
 
 
  於是我們又來到了幽暗的走廊,儘管我們再怎麼小心,隨便一個動作卻依然清晰,甚至迴盪不已,尤其是那木門,仍舊刺耳。
 
  陳家居興高采烈地撞著門,馬上陳原拓就來應門,於是我們也進了去。一進去也聞到一股濃烈的霉臭味,簡陋程度也相當,只見阿拓和林默兩人皆面有難色。
 
 
  「大家開心點,這邊只是個落腳處,這種鬼旅館以後回憶才有他的價值啊!」陳家居拍拍他們兩人的肩膀,我不知道他哪來的自信。
 
  接著氣氛才開始變好,我想是陳家居的關係,才過一會陳原拓和陳家居兩人已經在連線打gameboy,雖然是退潮的遊戲機,但他們兩人視這方面的狂熱份子,他們在學校有時候還會拿出古董級紅白機互相炫耀。
 
 
  我坐在一旁,兀自吃著零食,此時我依稀發現林默的臉色蒼白,於是我對他使了個眼色,接著我坐到他旁邊。
 
  「你怎麼?吃一下吧。」我把拿著零食的手伸到林默的面前。
 
  「做了一個夢。」林默聲音低沉,語調緩慢,表情起伏不大,這是他一直以來的風格-木訥憨厚。
 
 
  「不會是甚麼恐怖的夢境吧?」我想到自己的夢。
 
 
  林默的眼神說明了一切,他望著我,有些驚訝。我小聲地把剛才自己的夢說了一遍,林默只是聽著,沒吭一聲,直到我說完。
 
  「我的夢則是很熱…房間倒塌…」
 
  「那還真可怕。」
 
  林默把手伸出來,手臂紅腫還有些傷口。我不解地望著他,過了幾秒後他才緩緩回答:「本來沒有的。」
 
 
  是夢!
 
 
  我跟林默面面相覷,我們都知道不需要言語,都很明白是夢所導致的。此時,我感覺全身血管被指甲搔刮般發癢,隨後因冷風而不住顫抖一下,話說,這又是哪來的冷風?
 
 
 
  「手會痛嗎?」我感覺自己跟白癡一樣,問這種問題。
 
 
  「有一點。」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電影一樣,詭異的氣氛,襯著兩個不知死活死大生的嬉鬧聲,而我們沉寂似夜幕的黑。
 
  「還有…」林默低著頭,雙手緊扣。
 
  我挑眉,一股森冷的氣氛飄進心坎,我問:「說吧。」
 
  我仍有些不敢相信是夢導致,但是這麼巧的事情,還有林默這麼誇張的傷還有我的經歷,這點又該怎麼解釋?可是叫我接受,難不成現在是要逃走嗎?甚麼時代了。
 
 
  「夢裡我看到一個女孩。」
 
  「幹甚麼?一個女孩又怎樣了?」我納悶林默怎麼開始也會製造恐怖氣氛了。
 
 
  「那女孩…」林默欲言又止,我看得很是著急,雙手不自主摩擦。
 
  「就是帶我們上來的,只是起霧之後不見了。」
 
 
  我頓時怔然,訝異在骨子裡騷動著。
 
 
  這代表甚麼?為什麼越說越想在聽鬼故事?這一切的一切又是到底怎麼回事?
 
 
  我的身體僵硬不自覺,眼睛骨碌古路地亂轉,我這時緩緩開口了。
 
  「你覺得這代表甚麼?」
 
  「我覺得可能是老一輩口中的『魔神仔』。」林默平常對於這類事物頗敏感,也稍有研究,但就是這樣,從他口中出來的字句都會影響到我的情緒。
 
  「你是說台語稱呼的魔神仔?」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嚇小孩的。
 
  「通常是在山中惡作劇的鬼魅,有些新聞多少也有報導類似的事件,有些魔神仔會故意帶錯路然後讓你走不出去。」林默娓娓道來。
 
 
  「那我們該不會需要拜拜吧?」我故做輕鬆,帶著顫抖的輕快語調。
 
 
  「先別下定論。」林默視線飄移到死大生二人組。
 
  「是呢。」我苦笑。
 
  我們兩人又是一陣沉默,然後又是對打的聲音絡繹不絕。我不禁要理清這其中的邏輯,讓我想想,首先,我們因為要做企畫,而陳家居覺得要趁機玩一把,又因為貪小便宜還有他的大神經使然,所以選到了這間詭譎的旅館。這樣說起來有一件事我一直沒問。
 
 
  「喂!陳家居!免費券哪來的?」我大叫。
 
 
  「啊,什麼?靠!你來這招!!看招!」陳家居要理不理。
 
 
  「快點說!!」我隨手向他丟了枕頭。最討厭那種鳥個性,沒給他一拳算是我的慈悲或許是我最大的罪孽。
 
 
  「抽獎的啦!你緊張甚麼?這家旅館也是有登記的啊?而且還是老店咧?我問過很多親戚朋友都有聽過啊。」陳家居一邊對打一邊說著。
 
 
  「你問的是你祖先吧!光緒年間的是吧!」我回吼。
 
 
  陳原拓這時開口說:「不是這麼說,應該是明末的喔!哈哈!我贏了!」
 
  「算了。」原本就不是很想理這種細節,想也知道問了等於白問,反正就隨便混一混,然後趕快回去就好了,我就不相信這家旅館真的會倒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950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EasternAsh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由仙五配音... 後一篇:[達人專欄] 一鄉:第一...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 214回更新 歡迎巴友光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