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公式9-班德斯x路易莎 藕斷絲連的愛情

作者:空虛Fish│2011-08-15 13:31:27│巴幣:0│人氣:107
公式9-班德斯x路易莎 藕斷絲連的愛情
 
 
已經過了幾年了呢?這種改頭換面的日子。
 
或者說……
 
我和他分開多久了呢?
 
偶爾依然會想起他,以及彼此生活的點點滴滴,那時的我快樂嗎?
 
我不知道,當時的感覺早就隨著時間而遺忘了,如此的想起也不過是懷念而已。
 
應該吧……
 
日子依然要過,哪怕這回憶令人心酸……
 
即使察覺到了什麼,也只能默默的生活著
 
哪怕事情是因為他而引起的也不能參予,不論是支持還是阻止。
 
直到最近,我漸漸發現他的目的……他真的很笨。
 
他的笨,正是我依然懷念的原因,或者說……
 
我依然愛他的原因。
 
整理著堆積如山的雜物,腦中如此想著……
 
這段藕斷絲連的愛情……
 
最終是澈底的切斷關係,還是會再一次在一起呢?
 
 
望著眼前只是擺設用的虛假財寶,心中莫名的傷感。
 
原因並非這些財物是假的,如果是真的……
 
那我應該會更加的感傷吧。
 
不論財寶是真是假,只要一看到就會想起,一想起……
 
就會心痛。
 
曾經的夥伴、過去的戀人、已離婚的夫妻,現在早已不是了。
 
過去的美好如同美夢一般離去,僅留下片段的回憶重複放映在腦海中……
 
她因為分到的利益較少而生氣、因弟兄害到自己而賭氣……
 
甚至在告白時他的害臊,以及求婚時他的嬌羞,還有婚後的喜怒哀樂,最後她那離婚時哭泣的臉。
 
一股後悔的感覺竄上心頭,或許這樣做真的很愚蠢,可是……誰又知道我的無奈和苦衷呢?
 
坐在最高層的石階上如此回憶和思考,以鄙視的眼神看著這個世界。
 
眼神的深處,傷心哀傷難過等負面情緒深深藏在其中……
 
「班德斯!快點把艾爾碎片交出來!」
 
曾經刻意的讓他打敗我的人又再次見面了,依然是個矮個子的紅毛小鬼,絲毫沒有任何的改變。
 
不論是他的脾氣,還是身高……
 
「小鬼,脾氣這麼糟可交不到女朋友的……」
 
我依然從容的坐在在高處,雖然從容但手卻摸向自己的武器。
 
『咻』的一聲,一支魔力箭矢朝我飛來……
 
手持的大刀一舉,檔下了箭矢,回眸看去,看到伴隨著他而來的另外兩人。
 
一位綠色的精靈小姐以及另一個紫色的矮冬瓜,我的眼神表示了沒將他們放在眼裡……
 
三個人嗎?如果都有那少年的實力,或許……我的計畫可能實現。
 
「死小鬼!你到底有沒有聽懂計畫,你把計畫通通搞砸了你知不知道啊!?」
 
「矮冬瓜妳吵什麼?而且妳再說什麼計畫?有這種東西?」
 
「你!」
 
「好啦……反正都被發現了,就不要在吵了好嗎?」
 
「可是他……」
 
看起來他還是不行,即使擁有了同伴卻不懂的配合……計畫又要被拖延了。
 
乾脆把事情鬧大好了,為了把更強的人物引來……殺了他吧。
 
事情決定了就要付諸行動,我從高地上跳下來,手上握持著大刀就朝著少年揮去。
 
噹!
 
金屬聲響起,少年舉起刀檔下我的攻擊。
 
「弟兄們!給我殺!」
 
我對著其他的弟兄們下令著。
 
其他的盜賊們聽到班德斯的命令後,每個人朝著另外兩人圍去……
 
「愛莎,妳去支援艾索德,其他的人交給我應付……放心,我會掩護妳的。」
 
之後名為愛莎的小鬼不畏死的朝著這裡衝了過來,當然弟兄們也向前阻止,但是……
 
那精靈在弟兄們的圍剿之下不斷的射出魔力箭矢……
 
目標都是腿部,百發百中,一時之間沒有人能靠近愛莎。
 
我和少年交手著,心中滿是震驚……
 
上次交手時,我是刻意放水的,那時的心態十分從容……
 
但此時的交手卻得集中自己的精神才能應付。
 
進步神速阿,少年……只差一點了,再變的更強一點吧。
 
「艾索德!閃開!」
 
此時愛莎已經十分接近了,她大喊著提醒少年離她遠一點……只是那口氣十分的糟糕阿。
 
艾索德聽到後很聽話的滾開了,臉上很清楚寫著他的不爽。
 
「火焰之柱!」
 
愛莎的周圍冒出火焰形成的柱子,我被火焰吞噬了。
 
看像艾索德,滾開後的他在火柱邊緣,就差一點就被波及了……
 
他們雖然表面上很不合群,但事實上……
 
彼此的默契卻比任何人都還要來的契合啊。
 
好羨慕,如果她也和我如此契合就好了,這樣我也不會這麼痛苦了。
 
火焰結束後,我仍然站著,但也只是站著……
 
我已經輸了,他們的強大遠遠的超乎我的想像,他的成長快速的接近了我,但是……
 
還不夠,還要在強,還要在更強,要比現在更強才行!
 
「混蛋!給我記住!」我丟下了這句話,之後……
 
我逃走了,從密道逃到地下水路,在沿著地下水路去找那個人……
 
那個操縱這整個事件,隱藏所有真實,那個令人憎恨的瓦利君主。
 
滴答……滴答……
 
一旁水管漏水的聲音不斷的回想在地下水路裡,原本陰暗的地底變的如同鬼魅的居處一般。
 
在其中的一個房間,裡頭到處堆滿了我說不出是什麼功能的機器。
 
只見一個老頭用手不斷敲打的按鍵,一臉狂熱的看著螢幕。
 
那個老頭……
 
就是瓦利君主,只是他早已廢棄政事,在這裡追求著他所說的科學。
 
他似乎是注意到我來了,轉頭面向我。
 
「你回來的正好,剛好可以成為人體實驗的材料。」
 
即使是現在,我還是很討厭他……
 
「別露出那種表情,你應該知道的,不幫忙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卑鄙!又用這個來威脅我,已經不知道這是第幾次被他威脅了……
 
沒辦法拒絕,也不能拒絕……最後只能接受。
 
「呵呵……過來吧,躺在平台上,接著接受我的改造。」
 
「不會有任何的後遺症吧?」
 
帶著不安和恐懼的心情問著瓦利,雖然彼此是合作關係,但……
 
我在是不喜歡他這個人的做事風格。
 
「放心,只會讓你得到更強的力量而已………………應該吧。」
 
「什麼!?」
 
「班德斯,睡一覺吧,醒來之後成為我的人體兵器。」
 
「你這傢伙,給我住……手…………」
 
話還沒說完,瓦利就把手上的藥物藉著針筒注射到我的體內了……
 
說那時快,我的意識變的模糊,最後昏了過去……
 
 
恨……
 
我恨瓦利,恨不夠強的那個小鬼,恨自己實力不夠強,我恨……
 
她,恨她不理解我的心情我的努力。
 
我憎恨這世界所有的一切……
 
我的手臂,傳來著如此的意念。
 
似乎是手上的某種東西造成的,也可能是被改造的後遺症,但是……
 
我變了,我自己也知道,但我改變不了自己……因為我太弱了。
 
此時此刻,我正待在地下水路,不是躲藏而是保護……
 
為了保護瓦利君主而待在這裡,本身不想但卻依然的待再這裡。
 
身邊的弟兄也換成了瓦利的部下,甚至還有自動保衛的幽靈魔法師在周圍巡視……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終於找到你了,班德斯,快點把艾爾碎片還來吧。」
 
此聲音十分熟悉,和之前狂妄的紅髮小鬼一樣的聲音,只是……
 
如今卻多出了一點點的沉穩。
 
「就跟你說過了,計畫啊!不要每次都這樣……我和蕾娜姊會很為難的。」
 
「我可不知道我們有討論過這些東西。」
 
「你記憶力真的很差耶!」
 
以前的我,會靜靜的聽完他們的鬥嘴,等到他們想戰鬥的時候在打,但是……
 
我早已不是原來的班德斯,我不再是以前的個班德斯了。
 
邁開步伐,舉起機械手臂握著刀……
 
「咻!」一支魔力箭矢飛來,我機械式的舉起刀子檔下,我轉頭看像飛來的方向,然而……
 
一片黑暗的地下盡頭,完全沒看到任何人影。
 
這麼遠這麼黑暗的地方都射的到,看來是很強的狙擊手啊!
 
「你在看哪裡啊!班德斯,這次一定要你把艾爾碎片還來!」
 
仔細一看,來的人還是那個……艾索德。
 
艾索德不耐煩的揮劍奔來,兩人刀鋒交錯……
 
一交手就知道他的實力又進步了,但也只是和現在的我強了一點,還是不夠強啊!要更強!
 
無數次的交鋒,不斷的述說著他的實力的進步,也敘述著我的弱小……
 
「閃開,艾索德。」
 
另一個聲音從我背後傳來,是與艾索德一起來的魔法師-愛莎。
 
不知何時她來到我的身後,也不知何時瓦利的部下都被打到在地上……
 
無數的焦痕說明了一切都是她的作為,她也是個實力高強的魔法師啊!
 
前衛、後衛、火力手,如此完美的組合啊……
 
也許,有可能會成功,我那沒告訴過任何人的計畫。
 
很想逃走,讓他們去完成我的計畫……
 
但我做不到,我的身體早就不聽自己的話了,或許這就是長期欺騙自己的報應吧。
 
脖子上的寶石項鍊閃爍,瓦利給我的必殺技要發動了……等離子破壞光。
 
「滾開啊!混蛋們!你們可是我的希望啊!」
 
我吼著,只是能量累積的聲音蓋了過去……
 
我的聲音早完全的消失在其中,恐怕誰也聽不到了吧。
 
「火焰之牆!」
 
愛莎大喊著,並發動了魔法……
 
與上次相同,火延纏繞在她身上形成了火焰的柱子,並在外圍加上了厚實的火牆……
 
這應該是更高級的法術了吧,但能擋的下等離子破壞光嗎?
 
火牆和火柱沒擋下光束,而是讓光束順著火焰的纏繞而曲折了!
 
射出去的雷射沒打中任何人,我的希望沒有被自己消滅,只是……
 
我也被再次火焰吞噬了,是比上次更高溫的火焰。
 
一切都結束了,我的計畫就交給他們執行了……我也沒有怨恨的倒下了。
 
也不知道躺了多久,被改造後的身體再次站了起來準備追擊……
 
 
但這並不是我的意志,而是改造後身體的擅自行動。
 
也不知道我沒死的理由是什麼……
 
是因為那名魔法師放水、身體被改造增強,或者……想再見她一面。
 
我向前走著,眼前一個人影,那是之前都沒見過的……男子。
 
「你是誰?我似乎對你有印象,但……我想不起來。」
 
他看到我也十分的錯愕,開口就對著我出這樣的話,他不認得我,但……
 
我認得他,以前,很久以前曾一起擔任過傭兵的他……
 
雷文。
 
他的身體也被改造了,左手的證明大喇喇的敘述著。
 
「你……很痛苦吧。」
 
他如此的說,似乎是同為改造者的感觸吧。
 
然而我無法回應他,唯一能回應他的……只是遠距離攻擊的等離子破壞光。
 
光束毫不猶豫的發射了,然而攻擊的目標也消失了……
 
不對,不是消失,而是快速的朝我奔來!
 
他的左手一把抓住項鍊,哪怕此時正發出危險的光束……
 
他的手掌用力握持……
 
項鍊碎掉了,光束也消失了。
 
只見他揮舞著右手上的鋒刀,一刀斬在手臂上……
 
「算是為我自己的罪孽……做出一點的贖回。」
 
接著,那股恨意消失了……他似乎破壞了什麼。
 
一時之間所有的疲憊感通通湧上來,我又再次的昏迷過去。
 
已經沒關係了吧,就這樣死去……
 
誰也不會難過的,弟兄們只是因為一時的利益才聚在一起的……
 
瓦利君主打從一開始就沒重視過我,現在要對艾索德他們要求諒解也來不及了……
 
以前的戰友也將我忘了……
 
就連最重要的她,早就沒聯絡了,如今我還渴求什麼呢?
 
友情……是由利益建造而成的;親情……早已隨著時光而丟在過去。
 
愛情……似乎是目前我唯一可以渴求的了,但是又誰會愛我這個罪人?
 
感覺一絲絲的液體在臉上,一種很溫暖液體……怎麼了?我是在哭嗎?
 
一個大男人了真不像樣啊……
 
但又有另一個眼淚落在臉頰上,如果我在哭……那這眼淚又是誰的?
 
緩緩的張開眼,映入眼簾的卻讓我留下更多的眼淚……
 
溫暖的陽光不是地下水路的風景,我也不知何時離開了那個陰暗地方,然而……
 
讓我留下眼淚的人不是這個,而是她。
 
懷念的那張臉,想念的那張臉,如今依然在心裡留下深深的感動……
 
我的愛人,我的寶石,我的路易莎。
 
「怎麼把自己搞的傷痕累累的,以為我不在就可以這樣嗎?」
 
看到我張眼,她……在笑,開懷的笑著,臉上說著她的思念,如同我對她的思念一般。
 
我沒有回應,我可以回應但我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最後……
 
只能笑著,含著淚水笑著……同時也含著思念。
 
「你想做的事都完成了吧,可以……讓我回到你的身邊了嗎?」
 
她如此的說了,而我有的只是震驚……
 
她沒有因為我將她拋棄而懷恨在心,甚至斯自認為我這樣做是有理由的……
 
「瓦利呢?」
 
「已經被那群人打跑摟,多虧你的計畫。」
 
看來,她已經完全知道了,即使沒告訴她我在做什麼,她卻依然知道……
 
為了讓艾德從瓦利手上解脫,到處掠奪吸引注意……
 
之後再借他人之手揭開瓦利的陰謀,並且制止……
 
換個角度想一想,或許同為盜賊的她……不知道才是奇怪呢。
 
「別想扯開話題,你還沒回答我……」
 
「…………讓妳苦等這麼久,真是辛苦妳了。」
 
伸出手抱住她,寬闊的手輕易的摟住她的肩膀……而她也靠在我的胸懷上。
 
彼此懷念彼此的笑著,感動相聚的哭著,所謂的幸福……
 
莫過於此時此刻的場景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919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lly12254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式8-巫諾x吉菲娜 另... 後一篇:未上色自繪prat.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新章更新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