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公式8-巫諾x吉菲娜 另類以及本能的愛情

作者:空虛Fish│2011-08-15 13:30:14│巴幣:0│人氣:247
公式8-巫諾x吉菲娜 另類以及本能的愛情
 
我,是巫諾,是個魔族……
 
人類常常說我們魔族是個殘暴、兇狠、只懂得破壞的種族。
 
我們不過是在追求力量,探討力量的極限而已……
 
在我們看來,人類才是破壞這一詞真正展現……
 
不斷的採集艾爾之石,不斷的使用艾爾之力,如今現在的艾爾已經漸漸枯竭。

原本需好幾年,才能將沉入地底的艾爾之力累積成艾爾之石,現在被人類大量的挖採使用……

地面上的艾爾之力越來越多,而地表下的艾爾之力卻越來越少……
 
這世界也終於逐漸的崩毀……

我等魔族為了阻止人類,對班德王國派出使者……
 
誰知道他們卻將使者當成敵人對待,我等魔族也不得不向人類發起戰爭。
 
但是,魔族只是個追求力量的種族……
 
我們無意征戰,卻又被迫而戰。
 
我的心早已疲勞,此時我遇到了她……
 
她是個精靈,一個黑暗精靈,她的實力是如此的強大。
 
因為魔族追求強大本能,她深深的擄獲了我的心。

魔族在感情方面比較遲鈍,我認為只有獲得強大的力量才會使她住意到我……

所以我不斷的訓練自己,好讓我更加的強大……

最後,我甚至有了高於別人好幾倍的身高,力量更是別人的好幾倍之多。
 
但是她……依然沒有看我一眼。
 
最後我只好另外的尋求方法,在一次攻入班德的住宅區時……我意外的衝撞到一間書房裡。
 
平常的我,是不會特意去看書的魔族,那次……

我卻變得十分有耐心的拿起書本,寬大的手小心的翻閱著……
 
那時,我決定了一項計畫……我的告白計畫。
 
 
我,是吉菲娜,是黑暗精靈……

原本只是在守護達克爾之石的種族,只是……
 
因為一些關係,我不得不率領我等一族前來討伐人類。
 
在場戰役,我遇到了一個魔族……他是一位高大壯碩的戰士。
 
他時常靠著他高大的身影在我的身前抵擋著人類的攻擊,雖然……我不認為人類有辦法傷害到我。
 
不過,他的行為……卻讓我有種感動。
 
會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的魔族,我是第一次見到……
 
在他的保護下,我率領著黑精靈不斷的在後方攻擊著人類,這造成了不小的戰果。
 
他的行為……
 
是單純得為了這些戰果?還是為了我抵擋了攻擊?
 
我完全不曉得,也不用曉得……我只要繼續的戰鬥就可以了。
 
只是,這原本冷漠無情的感覺,卻漸漸的轉換著……
 
每一次的感動漸漸累積,最後昇華成了心動。
 
只是戰爭尚未結束,至少在戰爭結束以前……我和他終究是無法有任何結果的。
 
我非常清楚,因為我是黑暗精靈的族長,不能因為兒女私情而壞了大事。
 
可是這股感覺,卻隨著時間的漸漸流逝……而累積。

漸漸的,我總是下意識得靠近他……感覺在他背後有種依靠感,讓我不經想依靠他。
 
如今,在戰場上……
 
他依然檔在敵人前,阻擋著任何能威脅到我的敵人。
 
「格雷特們,給我在前面牽制好班德的軍團……黑暗精靈,放箭!」

我下令著,在戰場上的前鋒……我是統帥,率領著一群格雷特和黑暗精靈攻進希望之橋。
 
魔力箭矢射出去的咻咻聲穿梭在戰場上,身為統帥的我原本不該在前線做戰的……
 
但是我依然站在戰場前峰……
 
一手上握持著黑色巨弓,另一手則搭上兩把魔力箭矢。
  
咻!咻!
 
兩支箭矢射出……命中敵人兩位核心人物。
 
重新站好身姿並做出撩人的姿態,漆黑的膚質配上嚴重暴露肌膚的盔甲。
 
整體而言非常的性感,有不少人類因此而分心受到攻擊,這也是特有的干擾戰術。
 
在性感中散發殺氣……這是黑暗精靈比一般精靈還要出名的。
 
看著眼前,一群格雷特和人類混在一起戰鬥著……
 
只是這一切都沒看在我的眼裡。
 
在我的眼裡,只有……他。
 
在敵人的陣勢裡橫衝直撞的,一切都是靠著蠻橫無理的力量和如同房屋般高大的身軀的他。

「可惡的吉菲娜,我一定要將你趕出班德!」

眼前一個人類女將突破了格雷特和部下們的包圍,來到我的眼前……
 
那人有著藍色的頭髮,鼻梁上戴著眼鏡,手持長矛,身穿護衛軍的盔甲……
 
我認得她,她是班德淪陷後依然戰鬥的勇將-巴奈特。
 
她那強大的名聲早就宣傳到我們黑暗精靈耳中,只是她能不能碰到我都是個問題……
 
因為……再碰到我以前還會有一個人替我檔著。
  
「殺啊啊啊!!!!」
 
她的嘶吼聲響遍戰場,人類那邊的士氣被帶動了起來。
 
只是……漸漸得這聲音被腳步聲給蓋過了。
 
他邁開了步伐,一大步一大步的向我跑了過來,每一步都少說有兩公尺以上。
 
粗壯的手臂瞬間砸下,砸在我和巴奈特之間……她被震波震飛了出去。
 
震波當然也波及到我了,只是……
 
在我震飛過後,一個巨大的手掌托住了我。
 
「對……不……起……」
 
他對著我道歉,語氣十分的緩慢。
 
「沒關係,把我放在你的肩膀上……那裡應該蠻不錯的。」
 
這句話,只是單純的戰略性發言……
 
身為一名射手,能佔據高處進行射擊自然是再好不過的戰鬥方法。
  
只是,不知對何的……等真正被放到他的肩膀上時,精神卻莫名的失常。
 
感覺有點錯亂,心也出現了不規則的跳動……
 
從手上射出的箭矢到底瞄準了什麼?命中了什麼?
 
這些事情……我自己都不太清楚。
 
只知道,在他的肩膀上……很安全,十分的安全。
 
感覺在這裡,我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一樣,底下的他……
 
絕對會保護我,不論發生了任何事情。
 
然而,這場戰鬥的結局,人類撤退了……
 
我們獲勝並奪得了希望之橋的戰略權。

不過……我命令巫諾站在原地,而我在他的背上觀望著。
 
這個舉動,是為了觀看人類撤退時那狼狽的模樣,還是……因為自己的兒女私情。
 
這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
 
此時我正坐他的肩膀上,臉上愉悅的笑著。
 
這笑容……是因為自己的感情,還是看到人類狼狽的樣子呢?
 
這個也一樣不重要,把握此時的時光比較重要……
 
戰場上生死相交,他何時會離我而去我不知道。
 
對於我而言,這些寶貝的時光正是戰場裡最好的心靈依靠。
 
看著他的臉……巨大的面具遮罩著他的臉,看不到底下的樣子。
 
心中幻想著,那面具底下……
 
那令我感動,甚至心動的他,到底事長什麼樣子呢?
 
「怎……麼……了……」
 
他,注意到了我的視線並如此問著。

「沒什麼,只是有點好奇……你那面具底下的英姿到底是什麼。」
 
我開朗的笑著。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突然的低下頭……
 
手上的鐵輪振動著,發出了金屬碰撞的雜亂噪音。
 
「好啦……別玩了,我們回去吧。」
 
「是……」
 
一個簡短的回應,在他的口中卻被拉的老長。

路上,我一直坐在他的肩膀上……把握著這一段小小的美好時光。
 
戰爭依然持續的持續下去,魔族的戰鬥也開始出現了困難……
 
隨著補給線的拉長,前線的戰役越來越不受到控制……
 
第三住宅區域城為了彼此勢力互相對撞消耗的戰場。

他,也被魔族高層調往那個地方,只是……
 
戰爭前線,永遠都是最危險的地方。
 
而我則守在希望之橋上,等候著他傳來勝果的消息……
 
自己呆坐在希望之橋的橋柱上,看著底下的流水……那河水的上游。
 
一絲一絲的白水波,清清白白的水流……
 
如此優美的環境,感覺像是克達爾之石周圍的景觀。
 
在看向首都,以及流過首都的下游……受到戰火波及的的下游。
 
河面上偶爾看的到掉到水裡的兵器和盔甲,受到火炮炸藥硫黃染色的沿岸……
 
以及,甚至可以說是混濁的河水……
 
這令喜愛自然的精靈有點反感,哪怕……我是黑暗精靈也有同樣的感受。
 
「真是討厭啊……真希望快點結束這場戰爭,不過……這樣結束好像也不對……」
 
因為這場戰爭,我才能和他有所邂逅……
 
如果戰爭結束,是不是我和他之間的關係也會跟著結束。
 
想到這裡卻又想戰爭持續下去,私心作祟……誰又奈何得了這股想法呢?
 
不過,距離戰線卡在住宅區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但是……
 
依然沒聽到有多大的戰果出來,也沒聽到他的消息……這讓我很擔心。
 
「唉……戰爭呀……到底是該結束,還是繼續比較好……」
 
我坐在橋柱上嘆著氣,這樣繼續下去不行呀……
 
嘆氣會讓皺紋變多的,可是那個傢伙……
 
卻老是那麼蠻幹,又那麼讓人擔心……真是一點都讓人放心不下。
 
自己也是,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開始注意那傢伙的存在。
 
「咚……咚……」
 
一陣一陣的腳步聲踏在我所堅守的希望之橋上。
 
這腳步聲,很熟悉……
 
深沉穩重的腳步聲,感覺十分的溫暖,尤其是在這種戰場上。
 
閉上眼,靜靜的用心的聽著這股腳步聲,真的十分的令人安心的聲音。
 
「咚……咚……」
 
等到腳步聲漸漸逼近,我張開眼……
 
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他的身影映入我的眼裡……那身軀可以說是畸形的身影。

身體比例而言,那小小的頭部以及短短的雙腳是他的特色……
 
與前面兩者不服的是他壯碩的肌肉以及那粗壯的手臂。
 
雙手的鐵環隨著他的移動發出金屬碰撞聲,他……漸漸的向我走來。
 
自己從橋柱上跳到橋面上,橋住的高度很高,但是對我而言卻沒多大的影響。
 
看著他的身影,漸漸的走近……彼此身高的差距也漸漸拉開。
 
最後,他在我一步之外停了下來……
 
臉上依然戴著整張臉都被包住的面具,完全看不到底下臉孔的面具。

「不是還在戰爭嗎?你怎麼跑來了。」
 
雖然我嘴裡這麼說,心裡卻有種感動。

從沒聽過會保護他人的魔族……直到我遇見他。
 
也從來沒看過魔族會拋棄戰鬥的機會去做別的事,他此時做的事卻打破這個觀點。
 
他,在我的眼裡不像是口耳相傳裡魔族,而是一個新奇的存在……
 
「這……個……怎……麼……說……勒……」
 
他回話的速度一樣的慢,但聽在我耳裡……
 
感覺就像是細心的一種現。

「算了……想必你也不會沒事跑過來,有什麼事嗎?」
 
「這……個……」
 
雖然他說話依然緩慢,他的視線也被面具擋住。
 
我聽的出來他的語氣在顫抖,那顫抖的含義是不是畏懼……而是另一種感覺。
 
雖然,他的臉被面具遮住,但是我卻感覺得出來……
 
他的視線看像一旁,刻意的不看向我。
 
他的身體在發抖,雙臂上的鐵環因此發出了鏘鏘的聲響……
 
「這……個……送……給……妳。」
 
他的聲音緩慢的說著,那粗壯的左手向前移來……
 
感覺像是要出拳一般的,光是用看得就會有種壓迫感,更不用說戰場上帶有殺氣的拳頭了。
 
只是原本應該如此的拳頭,此時卻毫無任何的壓迫……
 
全身得注意力都瞬間移到了手上,原因也沒有特別的……只因為一朵花。
 
一朵隨處可見的花朵,但是……
 
如果這是出現在一個手臂手指都非常粗壯的魔族手裡……那就另當別論了。
 
而他要送花的那個人,是我……
 
其中的含意,就不用言語說明了。
 
魔族為了保護某人挺身阻擋……
 
拋棄戰到的機會來到某人面前的魔族……
 
會刻意的摘一朵鮮花送給某人的魔族……
 
這三者我都沒見過……除了他以外。
 
而那個某人,就是我……如果不是戰爭,那會是何等幸福的事情。
 
身為黑暗精靈的族長,對於這些事……
 
應該要分清楚的還是要分清楚,不能為了兒女之情壞了大計。
 
「因為了這個而來?少唬人了……要就要拿出戰果。」

只不過是出聲訓話一下,他就馬上低下頭來道歉……感覺像是在欺負他一樣。
 
感覺,有點太超過了吧……
 
他也是為了我才這麼做的,還這樣的對他訓話……
 
會不會太辜負了他的心意呢。
 
心裡的想法有點矛盾,最後……
 
「不過,花朵是無辜的……我收下也無妨。」
 
我還是對他心軟了。
  
他看著我,雖然一樣有面具遮住他的視線……
 
但是我就是知道,他此時是看著我的。
 
他的臉上……笑了,魔族會笑嗎?
 
這個答案我已經知道了……從他的表情看我就知到了。
 
這樣子單純的心理,時在是很讓人想繼續玩弄……不過並非現在。
 
現在呢……還在戰爭,彼此還需要耗費許多時間在戰爭上。
 
不過戰爭過後,我相信……
 
我一定會有很多時間陪他,畢竟精靈和魔族的壽命都很長壽嘛……
 
像這樣的小插曲,在偶爾悠閒時間裡給他發生一下……我想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919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山上有鳥
原來UNO的逆襲就是找不到娜姊才發生的=W=

08-27 00: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lly12254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式7-艾x蕾 感覺如同... 後一篇:公式9-班德斯x路易莎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risgallows大家
【社會寫實小說】霸凌者的告別式,一同尋找孤獨靈魂背後的絕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