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公式3-雷x伊 與自己相似的熟悉情感

作者:空虛Fish│2011-08-15 13:22:04│巴幣:0│人氣:245
公式3-雷x伊 與自己相似的熟悉情感
 
 
我是人類,但是……我的身體有一部分是納斯德。
 
我的記憶裡,我已經死亡了,但實際上……
 
我被納斯德一族救走,甚至被他們任意的改造了一番。
 
最後加裝了納斯德手臂在我身上,而這左手裡有著另一個意志……
 
我有時,甚至會自己懷疑……
 
我是納斯德,左手的意志是這身體的主人。
 
只是那意志非常的微弱,根本無法完全的控制住整個身體…
 
就這樣,這個身體擁有著兩個意志存在。
 
究竟我是納斯德還是人類,我不知道……
 
我無法理解在我身上所發生的事。
 
為了瞭解自己的存在是什麼,我跟著一群人旅行……在那裏我遇到了一個少女。
 
那少女是納斯德,那應該知道才對……
 
知道我的歸屬到底是屬於何者。
 
不知為何,有一股引力……時常把我的視線拉到她的身上。
 
或許,我真的是納斯德而並非人類也說不定……這股被異族吸引或許就是證據。
 
我是漆黑的半人半納斯德……是個混亂的存在。
 
她則是潔白的純正納斯德……是個純正的存在。
 
我怕我的黑暗以及雜亂,會汙染了她的潔白和純正,我無法正視她……
 
隨著時間漸漸得過去,兩個意識漸漸的感受不到彼此……感覺就像是,融合了一般。
 
然而,注意到了這點後,我對她的感覺……
 
早已不知不覺昇華成了愛情。
 
我那身為納斯德又身為人類的自卑,卻依然讓我不敢正視她。
 
 
世界的歷史裡,納斯德一族曾經輝煌過一時,只是最後還是沒落毀滅了。
 
我是一族最後的遺族,有著復興一族的重大使命。
 
只是,有點孤單……
 
因為只有我一個族人。
 
第一次甦醒時,我選擇了逃避……選擇了沉睡下去。
 
設定好復興的程式後,就以自己的能量當作起動能源,借此沉睡了下去。
 
再次甦醒時,眼前滿目瘡痍……
 
原本應該復興的納斯德一族,卻淪落到被利用且毫無主觀意識的地步。
 
不過,在把我叫醒的團隊裡……有人要來當我的朋友,我很開心。
 
之後呢,我跟隨著他們一同旅行,時間流逝讓眼前每一個事物都變成了新奇的存在。
 
地理、種族、歷史……都是如此的新奇。
 
不過那並非是我跟著旅行的理由,真正的理由……
 
是在一個黑色笨蛋的左手裡。
 
在那個左手裡,我感覺到了一股意志,感覺很熟悉……與自己很像。
 
好幾何時,沒有感受過這股感覺……和同族一同在一起的溫馨感。
 
隨著跟隨他的旅行,感覺不像一開始那般濃烈,身旁的人類漸漸取代了他的存在。
 
同時的,在不知不覺的時候……原本只是親人的感覺,漸漸的昇華……
 
他,成為了另一個重要的存在,只是……
 
 
連我自己也不太清楚這是什麼感覺。
 
有一天……團隊來到一座高山上,這時候天氣很冷。
 
艾索德、蕾娜、愛莎……三人都穿著保暖毛皮依,只有我和他沒有。
 
我不用穿的理由……因為我是納斯德,這理由已經用過好幾次了卻依然使用。
 
而他的理由,似乎是因為左手的納斯德手臂會提供熱能保持體溫……
 
他理由裡面的一段重要的事實……因為他的左手,是和我擁有相同技術的納斯德手臂。
 
但是,那隻手臂上……早就沾染了無數的鮮血,早已承受數不清的罪孽。
 
即便如此,我還是認為……
 
那是我的同族,這股感覺依然存在。
 
此時,所有人都待在山間小屋裡休息,那幾人依然把自己裹的厚重……
 
愛莎甚至用魔法引發火焰取暖……真的有那麼冷嗎?內心自己安靜的問著愛莎。
 
此外,其他人的情況……艾索德不斷的坐著暖身操,蕾納裹著厚重的被子看著暖爐的火焰。
 
而他,一點不在乎此時的寒冷……打著赤膊在一旁坐著體能訓練。
 
身上的傷口暴露在外,無數的傷口證明了他的戰績……視線移到左手。
 
與生物體看起來完全不合的機械手臂-納斯德手臂,就這樣在他的身上看到……
 
不過,此時卻沒有機械和生物的那股不合感,就好如……
 
 
他身上的這隻手臂是從一開始就存在於他的身上一樣。
 
視線飄移到窗外,天上降下了一片雪花……很像是我第一次甦醒時的雪景一樣。
 
「…………雪。」
 
口中,呢喃的說出一絲片段的想法。
 
「怎麼了嗎,伊芙?」
 
出聲如此關心的,是蕾娜。
 
精靈的聽力果然很好,因為她得這麼一問……其他人的視線也跟著聚集了過來。
 
「窗外……下雪了。」
 
片段的言語,也算是我個人的特色了吧。
 
「這有什麼稀奇的?不過是下雪而已。」
 
神經大條的艾索德,永遠不會理解人那獨特的想法……就算我是納斯德也一樣。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神經大條啊,女孩子的心思可是很細的,笨蛋。」
 
愛莎的眼裡,恐怕只有艾索德會去特別注意吧……
 
畢竟他們兩人的關係,這個團體的人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恩……是想到妳的過去嗎?想出去走走?」
 
出聲的依然是蕾娜。
 
原本想要他開口的,視線小小的飄向他……而他,只是站在一旁看著這邊。
 
就是這樣的,總是沉默的他……
 
只會默默的關心人,默默的做出小舉動來關心。
 
「可是天氣很冷,還是不要出去吧。」
 
愛莎依照著現時給出建議。
 
「不會叫雷文哥帶她出去喔,這裡不怕冷的就只有他們兩個人而已了。」
 
相對於愛莎,艾索德的發言就不是那麼經過考慮了……不過。
 
艾索德的話在我心裡莫名的刺痛了一下,畢竟……
 
我不是人,我是納斯德。
 
看向他,他的想法會是什麼呢?有著納斯德手臂的他。
 
「想要去……準備時間五分鐘,時間超過就算了。」
 
他簡單俐落的說著。
 
我站起身子,身為納斯德也不必穿上保暖的衣物,只是叫上身邊打盹中的摩比和拉比起來。
 
而他,穿上了原本的衣物,並穿上毛衣……
 
人類,不穿衣物似乎對自己過意不去。
 
「……準備時間……花了三分零七秒五三。」
 
我做出了多餘的發言,至於自己的用意……
 
我也不太清楚,只覺得應該說……就直接說出口了。
 
「那走吧,半小時內回來。」
 
言語內依然的是冷淡的。
 
同時的他的左手握上門把,一打開門……冷風就灌了進來。
 
屋裡那一男兩女個個都縮緊身子,很想跟他們說這樣對熱量流失上沒有幫助……
 
不過,我卻直接走了出去,並關上門。
 
屋外,天上降下著雪花,顏色的銀白……就如我的髮色一般。
 
如果把視野縮短,我甚至能看到雪花裡特有的冰晶型狀……只是我沒有做出行動。
 
只是看著雪景,想起了當年……
 
我第一次甦醒時的雪。
 
那時的我是多麼孤單,身旁一位同族都沒有……
 
有的只是失去能源,早已死亡的納斯德。
 
如今,看向自己身旁……
 
雖然,他並非純正的納斯德,也並非純正的人類……
 
但此時,他……
 
卻真實的存在著,既不是死亡也不是失去能源無法動彈。
 
「怎麼了嗎?」
 
冷漠的語氣蘊含著溫暖的關心。
 
沒有人會關心我,因為沒有別人……同族都已經離開了。
 
也是因為沒有人了,他才會主動的出聲問著我。
 
他的想法總是這麼被動,但是他心裡的溫暖……卻是相同的。
 
「…………沒什麼。」
 
一樣的冷漠語氣從我嘴裡說出。
 
或許,在這一點算是我們兩人的共通點吧……同樣擁有冷漠的個性。
 
他在我的心中,冷漠裡蘊含著溫暖……那我呢?
 
在他的心中,我這冷漠的外殼下,所展現內在對他而言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天上將下著雪,抬頭呆望著天空……他也同樣子看著天空。
 
降雪……有著另一種與降雨加在一起的統稱-降水。
 
然而降雨,是他的未婚妻最喜歡的天氣……只是她不在了,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他看著天空所降下來的雪,是不是……想到了她呢?
 
再次看向他的臉,一樣的冷酷沒有一絲的情緒……
 
人心,我依然不是很理解啊。
 
一旁的摩比和拉比在一旁玩著落到地上的積雪,雖然積雪很少……
 
但是堆積起來依然可以堆出小巧的一個雪人。
 
「…………不玩嗎?」
 
不知何時,他……如此的對著我說著。
 
「玩?」
 
簡略的回應,但是內心的疑問卻不像表面上的那麼簡單。
 
他沒有回應,只是左手指著摩比拉比兩人的方向,一黑一白的他們則莫名的看向這裡。
 
黑,一眼看去很像他的影子……白,眼裡反映出我的身影……
 
一黑一白的摩比拉比,感覺很像是彼此的身影一般的……一個黑一個白。
 
「要玩嗎?」
 
說出這句邀請的人,是我。
 
「不用。」
 
簡短的拒絕,感覺毫不猶豫。
 
越是簡短的回應,感覺心裡某種感覺陷入得越深……
 
但我無法形容這是什麼感覺。
 
「是嗎……補充,距離回去時間還有十八分四十一秒六五。」
 
說出如此不符合此時氣氛的話語,我倒底在想什麼……我完全不理解。
 
在與人相處的時間哩,我也漸漸的沾染這種讓人心矛盾的心裡了嗎?
 
可是,納斯德沒有心這種東西呀……
 
真是無法理解……無法理解我自己的想法。
 
「…………姑且,陪妳玩一下。」
 
彷彿是早就知道他會這麼回答一般,嘴裡在他的話說完後直接做出回應。
 
「雪人。」
 
簡短的回應,手指著摩比和拉比堆出來的兩堆白雪。
 
這麼說好像有點對不起他們倆,不過……
 
我真的實在是看不出來他們倆做的到底是什麼,只看的出兩個雪團被他們堆積成更大雪團。
 
「做……自己的雪人……看誰……比較快。」
 
語言程式還不完全,所以只能說出簡短的言語。
 
片段的語言,卻能傳遞想要的訊息……如此,便已經足夠了。
 
「輸的……說出……自己……想法。」
 
不知為何的,自己又加了一個懲罰在遊戲規則裡面……這樣比較能提高樂趣吧。
 
之後的事情就很淺顯易懂了,已經做出了規則……
 
 
比賽便開始了,兩人彼此堆出一團的雪堆,之後開始塑造出雪的靈魂-雪人。
 
我的雙手,很小……皮膚的顏色白到快要和雪融在一起。
 
不過身上卻有著許多納斯德工具,要做出一個精巧的雪人絕對不在話下。
 
只是,如果我真的依賴了這些工具……那我不就是作弊了嗎。
 
有時候,自己的心思真的會很奇怪……
 
完全不以數據資料為優先,而是以當時的思考方向進行動。
 
不過,這也沒什麼不好,在雙手和心都在繁忙之餘……
 
我瞥了一眼看他的情況。
 
他只有用一隻手在進行的堆雪的工作,那就是他的左手……用意為何?我不清楚。
 
只是左手的動作雖然迅速,但是所產生的熱能卻加速著雪的融化速度……
 
很快的雪就堆出了一堆出來,之後是造型的設計……沒有什麼難度。
 
只是他原本用意是攻擊的左手,此時卻做著如此溫馨的工作……
 
真的,很令我感到意外。
 
而我,堆雪時有極大困難的小手……此時在造型方面卻十分的得心應手。
 
不過我還是失算了,他所擁有的左手……原本只是適合破壞的工具。
 
但是如果破壞的剛剛好呢?
 
他,驗證了左手並不是只有破壞而已。
 
爪子俐落的削去多餘的雪塊……高溫也讓有菱有角的地方變成了圓弧。
 
最後呢,我輸了……他的左手,迅速的把自己的樣子塑造在雪堆上。
 
雪堆擁有了新的生命,而我的雪人也造好了……
 
兩人的雪人擺在同一個地方。
 
輸就是輸,也就要服從規則,哪怕我是納斯德也一樣。
 
看著眼前這兩堆雪人,造型是我和他的樣子……感覺別有另一種含意。
 
「想要……他們……永遠……在一起。」
 
心中的想法,隨著希望表露出來。
 
此時我所說的話,裡頭也一樣有著另一股的意念……
 
「不可能……雪,會融化的。」
 
 
他所說的……是事實。
 
雪是會融化的,就代表著總有消失的那一刻……
 
「存在時……一直……在一起。」
 
至少要這樣才行,這句話……
 
既是對著眼前總有一刻會消失的雪人說,也是對著壽命差距如此懸殊得彼此說的。
 
他的臉產生的一絲的掙扎……他大概也聽其中的意思了。
 
只是,他……依然沒有開口,真是個膽小的人……或者是納斯德。
 
「你喜歡我嗎?」
 
只有這一句話,我順暢的說出口。
 
不知為何的,語言程式裡……這句話很暢通的說出口。
 
只是,暢快的說出……等待的卻是阻塞的回應。
 
他,臉上帶著一絲的掙扎和猶豫,最後他閉上眼睛……是想要逃避此時的現實嗎?
 
「……不討厭。」
 
他如此回答著。
 
只是他的回答,與我所問的有所偏差……眼睛也沒張開。
 
「……該回去了。」
 
他用左手拉著我,向前邁開步伐。
 
看起來應該是冷酷的納斯德手臂,此時的溫暖卻隨著手傳到我這裡……
 
感覺十分的……溫暖可靠。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然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喜歡我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919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lly12254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式2-艾x伊 不可思議... 後一篇:公式4-雷x蕾 似曾相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ingh21《尋找新樂園》
九位女奴隸,在煉獄的掙扎下殺出一條血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