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荒謬人生】莊子盜拓

作者:Nailo(奈洛)│2011-08-13 06:46:25│巴幣:10│人氣:2000
孔子和柳下季結為朋友,柳下季()的弟弟,名字叫做盜跖。盜跖率領的部隊有九千人,肆無忌憚地活動在四海之內,凶暴地侵略諸侯,鑿穿住室,破壞戶樞,趕走人家的牛馬,擄取人家的婦女,貪婪地求得財物而忘記親友,不關心父母兄弟,也不祭祀祖先。凡是盜跖所經過的地方,大國的人民在嚴守城防,小國的人民都進駐城內,所有的人都感到痛苦。


孔子對柳下季說:做父親的,一定能命令他的兒子不做壞事;做兄長的,一定能教育他的弟弟不做壞事。假如做父親的,不能命令他的兒子不做壞事,做兄長的,不能教育他的弟弟不做壞事,那麼,像父子兄弟這樣的親屬關係也就沒有什麼可貴的了。現在,先生您是當代的才智之士,而弟弟卻是盜跖,是天下的禍害,而您不能對他進行教育,我孔丘私下為您感到羞愧!我請您允許我為您前去說服他。


柳下季說:先生,您說做父親的一定能命令他的兒子不做壞事,做兄長的一定能夠教育他的弟弟不做壞事;假如兒子不聽從父親的命令,弟弟不聽從兄長的教誨,即使像您這樣能言善辯又有什麼辦法呢?況且,跖的為人,思想充實活躍好像不斷湧出的泉水,感情變化的劇烈像突然刮起的風暴。他的強悍足以抵禦敵人,他的辯才足以掩飾過錯,順從他的心意就高興,不順從他的心意就發怒,非常輕易地用言語來污辱別人。先生,您一定不要去。


孔子不聽從柳下季的勸告,讓顏回駕著車子,讓子貢在右邊陪乘,前去會見盜拓。這時,盜跖正在泰山的南面,休整士兵,將人肝切碎吃掉。孔子下車走向前來,見到盜拓的傳達官,說:魯國人孔丘,聽說將軍有崇高的正義感,恭敬地拜請傳達官轉達謁見的請求。


    傳達官進來通報,盜跖聽到孔子要來見他,勃然大怒,眼睛瞪得像星星那樣明亮,怒髮衝冠,說:這個人是不是魯國的巧偽人孔丘?替我告訴他:你製造輿論,毫無根據地稱道文王和武王,你頭上戴著像樹枝一樣的帽子,腰中束著像死牛肋一樣的皮帶。大放厥詞,胡說八道,不耕種土地卻吃得很好,不織造衣服卻穿得很好。大發議論,製造是非,以迷惑天下的諸侯國君,使天下的學士回不到正道上來。虛偽地表現出孝敬父母,友愛地對待兄弟的樣子,希望以此求得封侯的賞賜而博取富貴。你簡直是罪大惡極,趕快滾回去!不然,我就要把你的肝挖出來增加我吃飯時的菜餚!’”

    孔子又一次通過傳達官請求接見,說:我榮幸地和柳下季做朋友,我希望能夠在帳前看到足下。盜跖說:叫他到這裡來!孔子一路小跑,走了進來,恭敬地離開席位不敢就坐,並從席位一邊退了下來,一再向盜跖施禮。盜跖異常憤怒,岔開他的兩隻腳,手按寶劍,眼珠幾乎瞪了出來,聲音就如猛虎,說:孔丘,到前面來!你所說的話,順從我的心意就叫你活,違反我的心意就把你殺死。

    孔丘說:我聽說,凡是坐天下的人有三種美德:生就的身軀魁梧、容貌美好無雙,年輕的、年長的、地位高的、地位低的,見到他都感到高興,這是第一種美德;智慧能夠經緯天地,才識足以辨別各種事物,這是第二種美德;勇敢、強悍、果斷,能聚集並率領許多士兵,這是第三種美德。人凡是具備其中一種美德的,就足以南面稱王了。現在,將軍兼有這三種德行,身高八尺二寸,面部神采奕奕,嘴唇猶如鮮明的丹砂,牙齒猶如排列齊整的貝殼,聲音的洪亮猶如黃鐘,而名字卻叫做盜跖,我孔丘私下為將軍羞恥,以為不該得到這樣的名聲。如果將軍能夠聽從我的意見,我將為將軍向南出使到吳國和越國,向北出使到齊國和魯國,向東出使到宋國和衛國,向西出使到晉國和楚國。使他們為將軍建造數百里的大城,經營數十萬戶的采邑,尊奉將軍為諸侯國君,與天下的諸侯一起除舊布新。把武器放下使士卒休息,收養兄弟,共同祭祀先祖。這才是聖人才智之士所應該做的,也是天下人的希望。

    盜跖非常憤怒,說:孔丘到前面來!凡是可以用利來規勸,可以用言語來諫正的,都可以把他們叫做愚笨而淺陋的順民。現在,身體魁梧,面目美好,人人見到都高興,這是我的父母遺留給我的。孔丘,即使你不誇獎我,難道我自己不知道嗎?

    “況且,我聽說,好當面誇獎人的,也好背後毀謗人家(好面譽人者亦好背而毀之)。現在,孔丘你應許我大城和眾民,這是想利用來引誘我,從而使我永遠做一個順民,這怎麼能夠長久呢!城市再大,沒有比天下再大的了。堯和舜生前統治天下,死後他們的子孫卻沒有立錐之地;商湯和周武王被立為天子,而他們的後代卻被滅絕;不就是因為他們貪求大利的緣故嗎?

    “況且,我還聽說,遠古的時候,禽獸多而人民少,於是人民都住在巢中以躲避禽獸,白天拾取橡栗作食物,晚上便住宿在樹上,所以給他們起了個名字叫做有巢氏之民。古時候人民不知道穿衣服,夏天積蓄柴草,冬天就用來烤火,所以給他們起了個名字叫做知生之民。神農的時候,躺下來就安安靜靜,起來就悠閒自得,人們只知道有母親,不知道有父親,和野獸生活在一起,自己耕種土地收獲食物,自己織布製作衣服,人們之間沒有相互損害之心,這是最理想的社會了。然而黃帝卻不能達到這種理想,在涿鹿的原野和蚩尤作戰,血水流了百餘里。堯和舜興起之後,設置百官,商湯流放了他的國君,武王殺死了殷紂。從此以後,強大的欺侮弱小的,人數多的欺侮人數少的,商湯和武王之後,都屬於亂人一類。

    “現在,你提倡文王和武王的治國之道,掌握著天下的輿論,用來教育後代。穿著寬大的衣服,說話和行動驕矯揉做作,而迷惑天下的諸侯國君,以求取富貴,盜賊之中沒有比你再大的了。為什麼天下的人不把你叫做盜丘,而把我叫做盜拓?

    “你用甜言蜜語說服子路,使他跟隨著你,子路捨棄了他那高高的帽子,解脫了他那長劍,在你那裡接受教育,天下的人都說你孔丘能夠制止那強暴的不法的行為。最後,子路想要殺掉衛君而事情沒有成功,在衛國的東門之上身軀被剁成肉醬,這是你教育不到的地方。

    “你自以為是有才智的、聖明的人嗎?然而你一再從魯國被趕出來,在衛國,人們鏟去了你的足跡,在齊國遭到困窘,在陳國和蔡國之間遭到圍困,在天下沒有容身之處。你所教育的子路身體被剁為肉醬,這樣的禍害,對上無法保護自己的身體,對下無法做人,你所宣揚的道哪裡值得尊崇呢?

    “社會上所尊崇的,沒有超過黃帝的了,黃帝尚且不能保全德行而戰鬥在涿鹿的原野,以致血流百里。堯不能愛護他的兒子,舜不能孝敬他的父母,禹患了半身不遂的疾病,商湯趕走他的君主,武王討伐殷紂,文王被囚禁在禋里。這六個人,都是社會上所推崇的,仔細地討論這件事,都是用利來迷惑人的本真而強迫他們違反他那自然的性情,這種做法實在太令人感到恥辱了。

    “社會上所說的賢士伯夷和叔齊。伯夷和叔齊辭去了孤竹國的君位,而餓死在首陽山下,屍骨得不到埋葬。鮑焦行為矯飾,否定當時的社會,抱在樹木上死了。申徒狄以為諫正國君,國君不會聽從,便背著石頭自投於河而死,屍體被魚鱉吃掉了。介子推是最忠誠的,他曾割掉自己大腿的肉給文公吃,後來文公賞賜有功之臣時,忘掉了他,子推憤怒地離開文公,抱在樹木上被燒死。尾生和女子相約在橋下相會,女子沒有來。河水流來,尾生抱在橋柱上被淹死。這六個人,和被殺的狗、到處亂跑的豬,以及拿著瓢到處討飯的乞兒實在沒有什麼不同,都是看重名節而輕視死生,不顧念根本頤養壽命的人啊。

    “社會上所說的忠臣,沒有超過王子比干和伍子胥的了。然而伍子胥卻被殺而沉屍江中,比干卻被挖心而死。這兩個人都市所謂的忠臣,然而最終卻不免遭到!得道人的譏笑。由以上來看,像子胥比干,都是不足推崇的。

    “孔丘,你用來說服我的,如果告訴我以鬼神之事,那是我所不能了解的;如果告訴我以社會上的事,不過這些罷了,而這些我都是聽說過的。

    “現在,我告訴您人的性情,眼睛想要看到顏色,耳想要聽到聲音,嘴裡想要品嚐滋味,志氣想要充沛。人,最高的壽數是一百歲,中等的壽數是八十歲,下等的壽數是六十歲,人的一生中,除掉疾病消瘦死亡憂患,心情愉快開口而笑的時間,一個月當中,不過四五天罷了。天和地是無窮無盡的,人從生到死,卻是有一定時限的,將有限的生命寄託在無窮無盡的天地之間,迅速得和駿馬奔過縫隙一樣。不能夠使自己的心情愉快,不能頤養自己的壽命,都不是通曉大道的人。

    “孔丘,你所說的都是我拋棄的,趕快離開這裡,滾回去,不要再說什麼了!你所宣傳的道理都是顛倒失真,虛偽巧詐的東西,不能夠保全人的自然本性,哪裡值得一談呢!

    孔子再拜辭別了盜跖快步而行,走出門來,急忙上車,繮繩三次從手裡掉下來,眼睛茫茫然什麼也看不見,面色猶如死灰,按住車前的橫木,低下頭來,不能出氣。回到魯國的東門之外,恰好碰見了柳下季。柳下季說:現在好多天沒有見到你,車馬有出發的樣子,是不是到跖那裡去了?孔子仰天而嘆,說:是的。柳下季說:跖是不是像我從前所說的那樣違背你的意願了?孔子說:是的,我這是沒有病卻自找麻煩地給自己針灸,快步跑到虎的跟前撅著老虎的頭,編著老虎的鬍鬚,幾乎被老虎吃掉啊!

    子張問滿茍得說:“為什麼不實行仁義培養品行?沒有品行就不會取信於人,不能取信於人就得不到信任,得不到信任就不會得到俸祿。所以。經過觀察名和考慮利,有了名就有了利,可見仁義真是好事啊。”假如拋棄名利,那就是違背了心願,所以士大夫立身行事,不可以一天不實行仁義!“

    滿茍得說:無恥的人富有,譁眾取寵的人顯貴。那些取得大名大利的人,差不多都是一些既無恥而又譁眾取寵的人。所以觀察、考慮名和利,那譁眾取寵真是名利的根本。如果拋棄名利,違背世俗的心願,那麼士大夫的行為不應該保持他的天真嗎?

    子張說:過去桀和紂尊貴到做了天子,富貴到據有天下,現在對奴僕和養馬的人說,你的行為像夏桀和殷紂那樣,他們就會有慚愧的顏色,就會產生不服的心理,這是因為桀紂的行為連小人也是瞧不起的。仲尼和墨翟,窮困到成為普通的老百姓,現在,如果對宰相一類的大官說,你的行為好像仲尼和墨翟,他就會改變面容,謙遜地說趕不上,可見士是最高貴的。所以,居於天子的地位,不一定就尊貴;窮困到成為老百姓,不一定就低賤;尊貴和低賤決定於行為的美好和醜惡。滿茍得說:小的盜賊被逮起來了,大的盜賊卻成為諸侯,只要是在諸侯那裡,就有了仁義。過去,齊桓公小白殺掉他的哥哥娶了他的嫂子,而管仲卻做他的臣輔。田成子常殺掉了君主竊取了國家政權,而孔子卻接受他的賞賜。言談之間以為是醜惡的,而在行動時,卻去做這種醜惡的事情。這樣一來言論和行動便在胸中發生了矛盾,不也是錯誤的嗎?所以《書》上說:什麼是惡?什麼是美?成功的便成為美,不成功的便做了尾

    子張說:你假如不實行仁義,那麼遠的和近的就將失去倫理,貴賤之間就失去了行動的準則,長幼之間就將失去倫次,這樣一來,年、月、日、星辰、歷數、君、臣、父、子、夫、婦將如何區別呢?

    滿茍得說:堯殺掉了長子,舜流放了他的弟弟,親疏之間還有倫理嗎?商湯放逐了夏桀,周武王殺死了殷紂,貴賤之間還存在行為的準則嗎?王季本來是小兒子繼承了王位,周公殺掉他的哥哥,長幼之間還有倫常次序嗎?儒家所說的都是一些虛偽的話,墨家提倡兼愛,這樣年、月、日、星辰、歷數、君、臣、父、子、夫、婦還有辦法區別嗎?

    “況且,你去爭名,我去爭利,其實名和利,既不順於理,也不能闡明道,我天天跟你無盡無休地討論:小人追求財物,君子追求名譽。這財和名的實際,以及君子和小人的性情是不同的,但是在拋棄他所應該做的、追求他所不應該做的這一點上則是相同的。所以說,不要做小人,要返回自然;不要做君子,要順從自然的規律。彎的也好,直的也好,只看它是否符合自然,並以此為準則,面對著四方,順隨著四時的消長而消長。是也好,非也好,都不必去管它,掌握那圓周的中間環節,唯獨按照自然的感情和自然之道交往。不執著於一處而隨時運行,不要去成就你的義理,否則將失去你的真性。不要奔逐你的財富,不要追求你的功業,否則將會去掉你的天性。

    “比干被挖去心臟,子胥被挖掉眼睛,這就是盡忠所帶來的禍害;直躬出證他的父親偷了人家的羊,尾生被淹死,這是守信帶來的禍患;鮑子站在那裡死去,申生不去辯白自己的冤屈,這是清廉帶來的禍害;孔子沒有見到母親,匡子沒有見到父親,這些都是沉溺於推行仁義而造成的過失。這些事情從上代流傳下來,後代還要流傳下去,希望以此端正人們的言論並要人們一定這樣去做,人們一定會因此而遭到禍患。


    無足知和問道:人沒有不希望樹立名望和取得利祿的。他富了別人就歸順他,歸順他就一定會對他表示謙恭,對他表示謙恭,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尊貴了。能夠看到別人對他表示謙恭而顯得尊貴的,心裡一定感到快樂,身體一定會感到安適,這才是長生之道啊。現在,難道你沒有這種心願嗎?是能力達不到呢?還是能力雖達到而不願實行呢?還是沒有忘記正理因而排遣這種思想不願實行呢?

   知和說:現在有這種人,和富貴之人生於同時,處於同鄉,就以為是和世俗不同並且是超過了世俗的人。這種人是內心無主,不行正道,不能察看古今的區別以及是非的區別而和世俗的末流同化。丟掉那最貴重的東西--生命;拋棄那最令人尊崇的東西--大道,而做他自己想做的事。這種做法和那種使心志愉悅,身體安適的長生之道的距離,不是太遠了嗎!悲哀的痛苦,歡愉的安樂,都不能使人看到存在於体內的自然的本性;戰戰兢兢的恐懼,歡快的喜悅,都不能使人看到存在於心靈之中的自然本性;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而不知道為什麼這樣做。因此,雖然貴為天子,富足到據有天下,而仍然不能免除禍患。

    無足說:富有對於人,沒有不利的,考查那最美的和最有威勢的,不正是富貴的人嗎?至人達不到這步田地,賢人也達不到這步田地。富貴之人,借別人的勇敢和武力來增強威勢,拿別人的智謀來增強他觀察問題的能力,有德者前來幫助他成為賢良的人,雖然不掌握國家的權柄而威嚴卻像君主和父親。況且音樂、美色、滋味、權利、地位,對於人,雖然不去學習而心裡卻樂意得到這些,雖然身體還沒有享有它,心理就安於得到它了。希望、厭惡、躲避、接近,本來就不需要得到老師的教授,這就是人的自然本性。即使天下的人都來非難我,但是誰又省我去掉這些呢?

    知和說:有智慧的人的做法,他行動的時候,以百姓的願望為願望,不違背他們自然行成的法度。因此,老百姓都十分富足而不互相爭奪,無所作為因而也就沒有什麼希求。不富足便有所尋求,四處爭奪而自己卻不以為是貪婪;有所剩餘,因而也就拒不接受,雖然拋棄了天下,而自己也認為是清廉。清廉和貪婪,實質上不是受外物的影響,反過來考查一下內心,則是由於襟懷和氣度的不同。地位高到做了天子,也不拿這種高貴的地位驕傲地對待別人;富足到據有天下,也不拿財物來戲弄別人。計算一下患害,考慮一下反面,認為這樣做對於自然本性是有害的,所以拒絕而不接受,並不是以這種行為來釣名沽譽。堯和舜做天子的時候,天下臣民都能夠和睦團結,並不是在天下都推行什麼仁政,而是不因為追求美好而損害那自然的本性;善卷、許由可以得到帝位卻拒不接受,並不是虛偽地辭讓,而是不以操勞政務損害自己。這些都是接近利、拒絕害的做法,因而天下的人都稱讚他為賢人,就是說他們雖然有就利避害的思想,實際上並沒有釣名沽譽的心意。

    無足說:一定要博取名望,而使身體忍受各種痛苦,拒絕甘美的飯食,過著簡樸的生活,保持著生命,不也就像長期生病,長久處在艱難困苦的境地而沒有死掉的人嗎。

    知和說:平均就是幸福,有了剩餘就會產生禍害,事物沒有不是這樣的,而財產尤其如此。現在,富人耳朵裡充滿了鐘鼓簫笛一類樂器的聲音;嘴裡含著肉食和美酒,從而感發其心意,忘掉了他應當從事的事業,可以說是昏亂的行為了。沉溺在卑俗的貪欲之中,好像背著重載走上坡路一樣,可以說是很痛苦的了。貪婪地攫取財富以求快慰,貪婪地謀取權位而用盡心計,平居無事就沉溺在安樂之中,處於卑污的處境便充滿憤怒,可以說是得了疾病的人。假如為了希圖富貴而貪求利益,這種感情像面對一堵牆而不知道躲避,並且遭到凌辱也不捨棄,可以說是恥辱了;財物積蓄著而不使用,遭到了凌辱而不知捨棄,心胸充滿煩惱,追求富貴而不知道停止,可以說是憂愁了。在家中,就憂慮盜賊前來劫取財物,在外面,就害怕那寇盜的殘害,因而在家內便在院落之中建築一些守衛設施,在外面,不敢單獨行動,可以說是畏懼了。這六方面,都是天下最大的禍害。都忘掉了而看不到,等到禍害來到了,所有財產化為烏有,要求得像過去那樣過一天平安的日子而得不到了。所以,你想看看那名譽,卻看不到,要求得利益卻得不到,使心志和身体受了許多苦楚來爭奪這些東西,不是糊塗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89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su77032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好文分享】SC電競皇帝... 後一篇:爛柯經...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ugiohaa113^ヮ
嗯...好想睡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