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加爾王的召喚

作者:月君│2011-08-02 19:52:20│巴幣:44│人氣:1822
關於加爾王完成不朽丹紅的最後程序,請看不朽丹紅-舊畫像寬劍糜爛的糖餅血肉不朽丹紅。另外,提及的加爾王的篇章尚有報復
而關於灰髮小男孩和死亡之城,見於低語崩解聲
**********************

  埃林港,曾是亞拉岡西北境,最為繁華喧鬧的港口。列國之海航行的船隻,若要到往北海,必經此港。長久的貿易,帶來了無窮的財富,直到一個復仇的人,確確實實地說,一個復仇的巫妖臨到這個世界──加爾王。

  十數個秋天前,他,一個擁有國王封號的男人(註),因著權力的欲求不滿。屠盡領下貴族,只為控制更多的土地。短短時間,心中不存仁慈的傭兵,斬下千千萬萬的首級,滿足天性暴力、一己私欲,就和他們的僱主一樣。

  凡用刀者,必死於刀下。貴族之上,國王統轄。國王之上,大君統轄。大君之上,皇帝統轄。一心擴張勢力的加爾王,終究,也被卡斯提爾大君和亞拉岡大君毀滅了野心。廢去王號的罪名,近在眼前,又無可否認──內亂。轉眼,就是一無所有。僅餘的一條命,在埋名潛逃、流亡潛逃的波折後,方得勉強把握住。

  歲月輪轉,人事已非,過去種種,早在洪流中淡忘。收回加爾王所有土地的兩位大君,除軟禁他的棄婦外,再沒有積極那找尋失蹤的廢人了。反正,孤掌難鳴的他,又有什麼機會東山再起呢?

  在遺忘中,加爾改名易姓,仰賴從未消解的復仇怒火,成了埃林港的煉金大師。在太陽能照到的世界,提供商船過客上等的藥劑、上等的魔法製品。在太陽不能照到的世界,追尋傳說中的賢者之石。是努力,更是天意,在命運的推波助瀾下,他成功造出賢者之石,最完美的一種──不朽丹紅。

  毫不猶豫肉身的消亡,毫不猶豫此身再非人。加爾王選擇喝下不朽丹紅。從此,人身不存,而是掌握死者之力,足以以一己之力,毀滅四方諸國的不死巫妖。

  埃林港,巫妖初次降臨的所在,首當其衝。不過俄頃,死亡的感歎,吹襲萬有生靈。是日,活物滅絕,但非是死絕,而是──倒懸的新生。波瀾不息的海上,再無帆影。無端迷霧,和望遠鏡中滿船腐屍,退卻了商旅的腳步。


  海霧飄渺,宛如披在眼前的薄紗,吹拂在埃林港。死境秋風,了無生意。來人不禁顫慄,氣燄是風中的殘燭,不刻湮滅。

  「分頭找尋加爾王的線索,小心為是。」

  眾騎士無聲頷首。

  一群人,支離破碎般地散開,邁向萬劫不復的路途。他們,是卡斯提爾大君的騎士,派遣來探查巫妖。據港口浩劫唯一的生還者所述,巫妖冠有一頂白色毛邊的圓帽冠冕,綴飾無數華麗脫俗的珠寶,若描述者神識清晰──說完不久,他歇斯底里地咆哮,暴斃身亡──那巫妖之冠,正是加爾王王冕。

  悄悄、悄悄,萬物悄悄。不意間聽見的異鳴,是風,或是幽靈,或是不可知的獸?無足輕重,疑惑與不安的驚恐,方是鳴聲的本質。冰冷、冰冷,舉目冰冷,寒風劃破臉頰,割裂嘴唇,鮮血滴落,卻茫然無覺。顫抖的手,緊握劍柄。唯二使人保持理智的,是同伴的呵氣和腳步聲。

  「現在……是什麼時候?」

  「我估計是中午。」

  問者仰首,凝望飄零雪花的天際。答者的話語,必是謊言。天上除了灰白陰鬱的雲,尚有灰白陰鬱的雲,濛濛遮掩任一點生命的色彩。太陽呢?死去了。一切眼見為憑,得到的結果就是如此。

  夢魘囈語似的詭鳴中,漸漸晰出一陣拖拉聲,平凡無比。騎士回頭,在濃霧中,見到發出聲響的黑影。此時,他們心中的焦慮一掃而空,純粹的盼望,讓隱於霧中的人,變成生命的象徵。

  愕然。

  兩人目送商人的貨車從眼前經過。愕然何來?愕然來自於車,竟能無人自移。這是什麼?這是什麼?騎士詢問自身,卻只得到完全不想得到的幽靈、妖魔的結論。

  他們體會到那名生還者歇斯底里大叫的心情了。

  不甘於對恐懼的屈服,其中一個騎士箭步向前,踢翻貨車。盯著轉動的車輪,他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你看吧!根本沒有鬼,根本沒有鬼這回事。」

  爆裂。藍色的霧氣,從騎士全身衝出。頓時,血腥四濺,皮肉盡摧。點點腥雨,點在另一個騎士的臉上。

  「啊啊啊啊啊啊!」失去理智,放聲大叫。終於明白那若有似無的鳴聲是什麼了,新鮮的血,讓衝出身軀鬼靈短暫現形。那鳴,就是幽魂的低語。騎士眼睜睜,看著藍白色的朦朧靈體拉起貨車,若無其事地離去。彷彿方才的殺戮,不過是一拍呼吸。


  同一時間,另一批人,前往煉金大師的宅邸,一探究竟。

  敞開的大門,已然損壞。空曠的大廳,一眼全覽。只見大廳盡處,一塊堅石板上,藍色的剛玉呈螺旋狀,發散魔力的光亮,似是封印。

  一個騎士睜大雙眼,脫口道:「這是加爾王的家徽!」說時遲,一聲淒厲無比的尖叫,響徹四面八方。說出禁語的騎士,登時裂解,化為閃亮的塵埃,冷風吹散。

  耳聞尖叫,在死者身旁的騎士,也應聲毀滅。臨死前的叫喊,傳至遠方,引起疑惑的抬頭。然後,尖叫,毀滅。如此循環,哀嚎不絕,毀滅亦不絕。不幸的騎士們,在魔囂中,灰飛煙滅,再也回不了家。

  船停泊了,一具皮肉凋零的屍體,加入簇擁歡迎的同類。

  飛旋的死靈頌唱誕生的輓歌。


  沉重的氣壓凝結,滿城憂鬱悲傷,即使過了一年又一年,即使詛咒的源頭已不在,仍然不散,如徘徊的陰魂,拋不開執著,迷惘地踱步。
  
  「多麼相似的景象!哈哈哈哈哈!」
  
  一個人,或說一個身批藍袍的怪物,飄忽而來。死白的面容,不時化成看似水晶的顱骨,往往復復,不停變化。不變的是頭上那因過大而歪斜的藍色冠冕,和不斷擺弄的手指──那也是水晶般的骸骨──發出悅耳神秘的樂章,如酷凜寒風吹拂寸草不生的冰凍荒原。

  「該像個人,或像個巫妖呢?」加爾王喪心病狂地大笑,看向周遭的死寂。「死亡之城,我一手的傑作。」

  當初,這裡是加爾王領下貴族的封地,但那貴族不是很聽從他的號令。因此,他就派遣自己的親信,瘋狂的老魔法師瑣羅亞斯德前來這,對那貴族的孩子下一道惡咒,詛咒他實現所有心中的惡意,只要對象在目光所及之處。不過短短幾年,成效就出現了,人內心深處無法控制的惡意,徹底崩毀了這座城。可惜,加爾王在崩毀之日已經逃亡埋名,未能對傑作邪惡的大笑──直到今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加爾王發出刺耳難聽的笑聲,死亡的迴響,驚擾了長居此地的靈魂。

  「不必要驚怕,我前來,就是要救贖你們。回應我、回應!回應加爾王的召喚。」巫妖舉起雙手,千千萬萬,不死的怨魂,在疑惑的神情中現身。隨即,轉為屬靈的狂喜,同時飛上迷霧繚繞的天際,繞旋加爾王的意志。

  「一切靈魂,都歸屬於我!」

  加爾王和一具灰髮的小孩白骨,在眾靈幽暗的隨行中,步向城門。濃霧捲起,又轉眼消逝,正如加爾王和那灰髮的小孩。

**********************
註解:為何我要在男人後面加註呢?我要澄清男人這個詞絕非男性主義的象徵,只是女性也能被封號的意思罷了。什麼男人的浪漫、男人的宿命,算了吧!老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80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奇幻|不死生物|不死族|鍊金術|召喚術|巫妖|死靈法師|組織|賢者之石

留言共 20 篇留言

這根本不正常
亂開外掛的國王
抓起來

08-02 19:56

月君
無人可以束縛時,是報復時刻。08-02 20:00
這根本不正常
通常所認定好的文學
多多少少帶有點 內心描述 其實可以更深入

08-02 20:11

月君
我在這篇就沒有欲望用到太深,深點的留給第一人稱的獨白。加爾王的畫面,就重視物質表象好了。08-02 20:14
ST聖天
世界上沒有鬼?!飛行荷蘭人~~嚇死你~~~~~

08-02 20:16

月君
你欺我嗎?08-02 20:19
這根本不正常
安安 剛剛遭受不斷強調西方價值和人道主義的文章強襲
變得強調內心戲= =

08-02 20:16

月君
我亦然,我前面的篇章內心的幻想搞到快變成重點。08-02 20:19
百合子
簡直就是西方的文言文,話說你覺得在大白天的陰影處用拳刃桶死人的怪物比較帥,還是在暴風雨當中詠唱大範圍殺傷技的巫妖比較帥阿

08-02 20:23

月君
我很想追求西方的華麗境界,一直都很想。
要我選嗎?當然是巫妖,我愛目眩神迷的畫面。08-02 20:25
百合子
我也很喜歡後者,可惜遊戲環境逼迫前者才是穩重之道,好懷念我的死亡歌唱者.......

08-02 20:28

月君
我魔獸練死亡騎士,算是不錯華麗。08-02 20:30
風靈草
場景描述得很不錯,我喜歡:)

08-02 21:22

月君
讚謬了,謝謝。08-02 21:23
任孤行
推推

08-02 22:33

月君
[e2]08-03 10:05
藍光雨
我喜歡這個小說故事喔!

08-03 03:42

月君
謝謝.08-03 10:05
閒逛
我比較喜歡巫妖王。

08-03 06:33

月君
我心中比較喜歡的巫妖是科爾蘇嘉德.08-03 10:06
*~萍~*
看到鬼的話我一定第一時間就跑了...

08-03 11:24

月君
跑給鬼追,鬼跌倒。08-03 17:45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巴哈勇者:

非常感謝你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由於您此篇作品相當有價值,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巴哈首頁的精選閣樓中,
讓更多巴哈勇者能欣賞到這樣的作品。
感謝您^^

--
巴哈小屋管家 敬上

08-03 12:36

月君
謝謝。08-03 17:45
大叔控驢子☆
加爾王好血腥,但是我喜歡他這種瘋癲的想法[e16]

08-03 16:50

月君
復仇也是一種美德。08-03 17:46
Pokemon
加爾王頭怪怪的。

08-03 18:05

月君
他是巫妖耶!08-03 18:09
幻影楓情
這篇也滿不錯
內容好扎實

08-03 19:24

月君
讚謬了。08-03 19:27
極霸龍王
這篇超黑暗的!!

08-03 21:36

月君
死亡的歎息追隨著你。08-03 21:38
ShabbyBear
這篇讓我看不太懂阿@@是因為我沒看前面嗎??還是我資質太差?

08-06 23:53

月君
大概是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08-07 00:46
月君
若願意者也許可以看完前面的篇章或許能勉強讀懂劣文也不一定。08-07 00:48
曲蘿幻
在埋名潛逃、流亡潛逃的波折後,方得勉強把握住。 感覺這幾句,可以更好一點。

看到新的可能性,雖然故事給人的感覺是西方的,但是用了許多四字字句卻不覺得突兀。
不過......我是不覺得啦,其他人看不會覺得艱澀,難下嚥了一點嗎?

08-08 21:10

月君
我知道了,朝向更好的方向邁進。
我想是不會艱澀,但樓上出現可能因此看不懂的一位,我應該練到美而且不艱澀。08-08 22:03
ShabbyBear
那時候我不是因為字詞的文言而看不懂,而是對於劇情的跳躍感到疑惑
不過現在慢慢地補了起來
想不到月君把這些關節塞到其他章節阿
我特別喜歡這裡:

「 悄悄、悄悄,萬物悄悄。不意間聽見的異鳴,是風,或是幽靈,或是不可知的獸?無足輕重,疑惑與不安的驚恐,方是鳴聲的本質。冰冷、冰冷,舉目冰冷,寒風劃破臉頰,割裂嘴唇,鮮血滴落,卻茫然無覺。顫抖的手,緊握劍柄。唯二使人保持理智的,是同伴的呵氣和腳步聲。」

所以這應該不是月君的問題(吧?我猜)

08-13 23:42

月君
這段我也很喜歡,願這偶來的靈氣可以在篇篇都出現啊!
我這些故事本來打算都是單篇,不過現在變成嚴重互相牽連,就這樣吧(炸08-13 23:48
ShabbyBear
我倒是想打可以單篇看連起來也有一種樂趣的短篇連載,所以希望月君可以賞光一下。
運楊柳的駱駝在生中,應該也是平平淡淡的吧?
月君喜歡我這種風格嗎?

08-13 23:53

月君
我覺得你可以更歡樂點,或更晦暗點,我好像都吃比較重的口味。08-13 23: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MoonEmper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口水和油脂... 後一篇:吹笛人...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lan30412lhy55551
佩可拉佩可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