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RPG公會】Chloe

作者:銀風月希│劇場版 命運 / 停駐之夜(劇場版 Fate/stay night - UNLIMITED BLADE WORKS)│2011-07-30 14:21:01│巴幣:16│人氣:922


(生前模樣)



(成為神使後)



(感謝羊駝)

「好久不見......」

淡薄空虛的銀色身影,看似靈魂,又非是靈魂,最後留下的,僅是失去光耀的項鍊。

【姓名】艾薇妮亞‧帕蘭特/卡珊德菈(Cassandra)‧Chloe(克羅伊)

【年齡】未知

【性別】女

【身高】166公分

【體重】42公斤

【三圍】B82/W56/H84

【個性】冷靜、慎重溫和、意志堅定

【種族】精靈(外表判斷)/英魂(兩年前)/幽靈(?)

【身份】天命皇女(生前)/秩序巫女(異變前後)/Caster (自稱)

【興趣】調配魔藥、閱讀(解讀)古書、占卜、欣賞戲劇(?)

【喜愛】不離身的精美項鍊(艾恩所送)、艾黎爾所給的塔羅牌(
進行大祕儀占卜的塔羅牌組,既能使用在占卜與戰鬥上......也能夠解析命運之網)

【厭惡】命運、無力感、"絕對"

【屬性參數】
         筋力:D
  魔力:A+
  耐力:C-
  敏捷:A+
  幸運:D
        寶具:A+(死寂之十字架) / ???(死寂之城 /A++(Ba Zhate (Ai Laner的劍鞘)


【職階技能】
陣地作成:
A
作為魔術師,能夠造出對自己有利的陣地。A級可以造出比工房更上級的"神殿",至像死寂之城這種可列作領域或固有結界的寶具又是另一回事了。

道具作成:A
能製造魔術器具,可以製造擬似的不死藥。

【固有能力】

『破棄詠唱』
無需詠唱咒文就可以使用魔法的能力

『陷阱做成』:C
限於有跟魔法陣有關的光束型陷阱可製作

魔力再生(低):
需要休息,魔力就可以快速恢復。(恢復魔力時可走動)

【寶具】

Ba Zhate (Ai Laner的劍鞘) :A++
持有者魔法 / 物理防禦力上升,傷口癒合沒有AVALON快但是還是有一定作用,劍鞘表面有銀白裝飾,顏色白色,與Ai Laner一樣沒有後代,持有者光屬性能力提升,特殊能力:破界抵免-可使對方破除結界之武器或能力無效。以上是幻影.楓( 織 )所提供的

死寂之十字架:A+
以自身為代價所具現的死寂之十字架,與通常會與死寂之城(固有結界亞種)」一同具現。一但讓寶具顯現,戰鬥後艾薇妮亞‧帕蘭特就會消失

特殊固有武裝:

--冰之戒:戒指內側文字為-冰,效用是屬性『能力提升』(例如B > B+)

--銀戒戒指內側文字為艾薇的本名異界租書店的會員申請證明。
借有書籍:空間魔法筆記2本外,似乎還有別的

技能:
「冰霜風暴」(先行在空中將水蒸氣昇華成大量冰雹(大小以情況而定),讓其降落。若降落中途被攻擊則全數會引爆(無差別攻擊))

破闇冰槍(帶聖屬性冰槍,擁有聖光,冰,以及物理衝擊貫穿效果)

霜凍之刃(冰屬性所構成的元素之刃,擊中後敵人身上會出現一層薄冰並無法行動,此時隊友攻擊會加乘)

「聖護盾(以魔力構成之防盾厚度可依此招放出次數增加。也可對隊友及我方NPC使用)

「曜蝕七輪(待機)(Caster彈指,自身上、左、右各出現以魔力構成之球體7顆)

「曜蝕七輪(射擊)(Caster手一揮,自身上、左、右各出現以魔力構成之球體7顆。全數化成光束攻擊敵人。在敵人只有單一對象時,則攻擊各個部位)

「曜蝕七輪(防禦)(Caster手一揮,自身上、左、右各出現以魔力構成之球體7顆。全數化成魔力護盾替自己擋下攻擊,範圍以對手招數而定)

背景:

「為什麼一再如此,我只是希望相同的事不再發生而已.....」

輕靈的女聲,表達著她不甘的訴求,那份情緒有悔恨、有不捨,但又聽入誰的耳中了呢。

『───消去之中的退去,四方之退去,循環御座之召喚。
Kreuz & Krone(皇冠與十字架)。
與時間訂定契約之君王。
循環自從王冠而起,徘徊於王國的三叉路。』

那是她最耳熟能詳的聲調,應值青春年華,卻帶有著經歷漫長歲月的聲音。

那就是身為「巫女」的命運,輔佐未來的君王之職位,同時,也見證了每代君王的殞落。

「艾黎爾,請原諒我的無能,因為我根本不是『Queen',只是個自以為是旁觀者的人......」

空蕩的廳堂,唯有訴說出口,她心中的愧疚才能夠消退許多,她無法阻止"神"帶走艾黎爾的命運,那就像是早已化作塵埃的過往,風一吹拂就再也尋不回。

破卻滿溢的刻紋─────
汝之身服於吾之下,吾之命運交於汝之劍。
遵從此意、此裡者,回應吾之呼喚。
吾乃期望所欺瞞之人、
吾乃時間中戲弄之者、
吾乃死亡的遺棄之人,
三大言靈環繞汝之七日,自抑止之輪而來,秩序之守護者啊───!』

但無論如何,她都會追隨一個人的身影───

───直到真正地迎接安息的終焉。

但,那或許是她奢侈的願望。

因為命運之網的絲線總量絕不會改變,即便少了一根線頭,也必然在另一端尋得,這便是因與果的定律。

時間的沙漏沒有因為世界的變化,而就此停逝,
在蒼之隱者之亂中,艾黎爾仍然沒有歸來,按裡推論應是以靈體之姿出現的,取而代之的雖然是蕾比妮亞的幻術,但是絕不能讓任何人看出破綻,不論是精通魔術的魔憫‧波索特、具有抗魔力的司佩樂諾.梅格弗烈還是存在於此世的艾薇妮亞‧帕蘭特,而讓這謊言圓滿成真,她與蕾比妮亞都付出了些代價───

「這次重啟的
時間沙漏,帶來的卻是同樣的結果,即便遭遇有所不同,但最終───卻仍然得到了相同的下場。」

「命運女神所織羅之網,的確有所變動,這也是事實,哪怕還不足以達到最想要改變的境界,但您不會放棄與命運作抵抗對吧。」

仍樣在觀星台之上,迎風而立的烏髮女子。

那是已經卸下現世俗務的巫女一職,
靜候著時間的消逝,寧靜地觀望、守護帕蘭特的女子。

───在這終焉之時的效力下,我能夠回答你的時間也所剩不多,你想要知道什麼就現在發問吧,我的女兒。」

「你都已知艾黎爾目前未以靈體存在於此世,那麼唯一的可能便是他已轉世,而現今最有可能是他轉世之人,就是若緋斯,所以才會以令咒下達那個命令對吧?」

蕾比妮亞使用了兩次令咒,內容是「若緋斯‧帕蘭特為她的Master」,另一次是「守護若緋斯‧帕蘭特」,所以在那之後,她才會對若緋斯說出一直陪著他的承諾。

「沒有錯,那除了要保全若緋斯外,也是我希望你得到所願。」

無論如何,蕾比妮亞確實消失了,消失在這個時間分刻。

因為蕾比妮亞能看到的,是更遙遠的未來片段───

拱著的身體被批上了飄揚著不畏風雪的國家旗幟,烏髮少年大大地吐了一口氣,慢慢地放鬆了肩膀。

教導他一切的艾裡歐將屬於歷代君王的水晶權杖交付與他,儘管是艾薇妮亞主動退位,新一代的五團長與旗下騎士團還有人民信任他,對於他接掌帕蘭特也毫不懷疑,但為何對於頂上這王冠是有著莫名的熟悉呢?

這份疑惑並未讓這名新任君王陷入沉思,因為他用更多時間思考著怎樣做對人民更好,一旦失去信任,君王這領導的存在就沒有必要存在了,正因如此,不論用什麼手段掌握人心都會是必要的,只為不導向分崩離析、甚至更慘烈的結果,所謂的犧牲也是必然。

───這場賭注,仍是捉弄人的時間贏了。



『好痛苦 好難過
只有一個心願
一直相信著
不想後悔
此刻也請將僅此一回的命給…』

再一次來到名為萬魔殿的理想鄉,在生前她也曾有一緣進入過,而此趟的起因是一名白髮騎士,在生前她僅是耳聞那人對帕蘭特的貢獻,與及在聖盃戰爭之時對方作為從者的表現,但在聖盃戰爭中落敗,使她對於那名騎士是相當愧疚。

『請溫柔地 將我抱緊
我只想將這
混著嘆息的微微的吻
送給你 卻送不到
好想有天能與你並肩...』

壁畫、花瓶、鮮色地毯、推著打掃用具車的女僕……不定時巡查的警衛,這些熟悉景像如走馬燈閃過,但對她而言,這路彷彿白雲鋪就,踏在上頭從塵埃步入雲霄。

『持續反覆著的思念
全都是對你的愛戀
就算一直掙紮下去
也不會有回應的悲願』

登上那舞台,就像是俯瞰天下,享受著鮮花與掌聲,也享受著孤獨與疲憊,說來浮生,不過一夢,英靈的身軀又如何呢,這一切仍舊那麼不真實。

站在那處俯瞰群眾的她,其實,什麼也聽不見了……

眼中映入的是那赤紅的身影,身著漆黑禮服的男子,即便與身邊的人把酒交談仍顯得他風度翩翩。



(時之艾恩-傑斯貝連)

即便能從談吐分辯出,比起她過去的世界,對方所經歷過的時間與歷練相差極大,但她所信仰的命運女神如此安排她與對方重逢,必然有她的用意。

『一直什麼都不感覺
不斷逃離一切
無人關切
獨自徘徊』

那麼身為巫女的她,便會按著神意去行動,遵循秩序之理整治命運紡車的絲線,即便那代價將是自己的性命。

『好痛苦 好難過
只有一個心願
一直相信著
不想後悔
此刻也請將僅此一回的命給…』

而如果有一天,她發現自己站在那時鐘塔裡,脖上戴著的非是黑鐵十字架,而是那人所贈送的項鍊,她絲毫都不會驚奇訝異。

『我只想將這
交雜吐氣的微微的吻
送給你 卻送不到
好想有天能與你並肩』

那不是奇蹟,僅是自己還沉溺在名為英靈的夢中。

只願這次的終焉,來得遲些。


『空白的時間
流逝在惡作劇裡面
抱住雙膝遮掩
已經藏不盡的淚水
思念放肆地開滿腦海整片』

命運之線,永遠不是單一縱軸鋼絲。

而是千絲萬縷、交纏糾結而成的一張密網。沒有人知道,自己當下的抉擇與際遇,將會如何牽一髮而動全身……

即便知曉一切,能否承擔這無限的可能,仍是個問號。

她停下書寫的羽毛筆,按著發疼的太陽穴,至少她自認無法負荷。

以那有些發金的長髮掩蓋憔悴臉孔,作為神使在某些程度上會與神逐漸相似,而那過程看似平穩,卻十分難熬。

加上近來過於和那名騎士接觸,不在對方面前表露憂鬱情緒,作為英靈應當清楚,最終仍會與這個世界離別,永不復返,所以能夠不留下思念與憂傷是件極為重要的事。

即便獨自一人離去,也不願讓人再失去最重要的事物,她的心態就是如此矛盾,當然她也想過是否自己能夠完成神諭,直到自己仍在那二人面前展現了那
死寂的城池。

你我相擁 兩唇相接
彼此互相追求的時間
難道是虛偽
你在哭嗎?沒在哭?
凝望著空洞的眼神』

即便被對方擁住,但她仍背對著,不願回頭,回頭去看那對如同鮮血流連的雙瞳。

對方向來追求高貴優雅,卻如此不顧禮節,不願放手,放手去做出離別的動作。

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依舊是如此,他仍然心軟無法捨離,但是捉弄人的時間不會放過她,即便對方是精通時間魔法的子爵艾恩而無法挽留

畫作光點的身軀,最終映入那雙鮮血雙眼。

『即使繼續追求傳達不到的愛
也只有空虛會漸漸膨脹而已
就算一直走在黑暗裡
什麼也不會變 感情』

不知不覺中,她的身上也纏上了數不清的命運之線,影響了太多的人,雖完成神諭,但造成另一個神之宿主的命運之線起了變化,掌管了生的克羅托再度讓她活下,作為拉克西斯之眼去觀測作為宿主的孩子,必要時整頓她的絲線。

同時她也再度遇見,在過去改變她後半生的死神使者。

『逐漸溶解流失
纏上紅色的線
所求為何所感為何
又是為何而生?』

對過去的她而言,艾黎爾除了是阿特珞彼絲的神使外,也是她最尊敬的兄長,那一生有太多的時間都依賴著他。

只是她沒想過,對若緋斯而言,自己也是如此的存在,能夠讓他選擇成為神使,去交換所謂的前世記憶,再度面對過去艾黎爾的命運,自己真的罪過深重,畢竟連累自己的親族進入這團混亂的命運之網中。
然而命運是可以經由不同的選擇,而產生一連串變動的。


在那彼岸 綻放的花朵
似露笑靨 美不勝收
停止呼吸 沉睡的你
所綻放的笑容 凝固在臉上…』

所以一次、又一次的跳躍時間點,背離那開滿曼陀羅華的死亡彼岸,只為改變那初露笑靨,沉睡在花海之中的烏髮少年,那正是蕾比妮亞的選擇,如今她也能領悟到那份堅毅,因為那是為了自己所愛之人,那是無法以任何情感所命名的。

她不乞求他人的諒解,那麼換上一襲黑紗喪服,是希望埋葬那份情感嗎?

「謝謝你」
我向你訴說
像平常一樣 像那一天一樣
知曉了「永別」的意義
這顆心 欲裂般疼痛』

占卜能做的,只有根據『現在』發生的事,來進行未來命運的推敲演算。

在那連接了兩個時空的次元裂縫中,名為理想鄉的殿堂,無法適用世界的尋常"法則",唯有命運在此正常通行,但在此使喚
整治命運絲線的力量,必然會引來太古神裔,包含那名遠在時間盡頭,捨棄昔日名號的時間旅人。

『只是想坦率地 去觸碰
你的心 你的笑容』

情不為因果,緣注定生死。

耳邊憶起的東方詩句,正是最適合說清她二人的話語,非是因果的情,無法以畫作刀刃的時間所斬斷,而她的命運之線也未剩下極短之緣,那麼就這樣慢慢地一層一層抽絲剝繭,找出最有可能影響未來的關鍵決擇,改變當初所謂的奢望,讓那成為真實。

『隱忍住 漫溢欲出的淚水 去凝視你
一直祈禱著永恆的 時光漸漸疊加
有限的事物 是否在你眼中閃耀過?
願無限的心 能與你的心 相連』

因為占卜提供的,也只是其中一種可能性而已,所以她不願見到那雙不再充溢著鮮血,紫色眼瞳中的哀傷,即便清楚"審判"終將來到,泛黃的髮絲一閃而過,簇擁著自己打破約束的,其實也是在命運女神中,擁有最多情感的拉克西斯,您對吧?

甚至因為她的任性,擅自妄為,還願意附降在自己身上,那都是對於帕蘭特一族的信任,與凡間生命不能承受的責任是相同並重的量。

永遠 直到永遠 都希望能 伴你身旁
數不清多少次 緊握於手的 珍愛
傳達不到的聲音 現在 靜謐地展露微笑
拒絕了一切 閉上雙眼
那份景色也 融化於 謊言之中』

不過短短兩年,改變的不僅是她,世界也在人們的期望中邁向新的頁張。

在過去記憶中足以影響四界的紛爭,還有那婉如聖杯能夠許下任何心願的命運之輪,在這個世界早一步比人界那場驚心動魄的戰爭結束,可是命運之輪落在那名化名為該隱的神秘男子手中。

初次見到那名男子時,那些對於太古神祇之力的熟悉湧上心頭,那時的她不願回想,對於絕對神,她依然是抗拒的,所以對"萬魔殿殿主",她有說出再會之話。

也因如此,她沒有更深刻憶起過去記憶中對陣的"混沌神官"正是此人,到底她那時為了自己的國家,早早便從戰爭撤手返回,至於萬魔殿的眾人,也是改變之大,又有哪一認得。

『有形 又有限的
那身影 終將腐朽
無形 又無限的
這顆心 該如何是好?』

夢境對於凡間眾生是能夠憶起深在腦海之中,早已淡忘的過去回憶,也是能夠預知於遙遠的未來的虛幻存在,但對於時間旅人的他,或是秩序巫女的她,夢只是提醒著二人,珍惜時光。

即便具有使用時間或因果的權力,但他們也只能受其影響,別無例外。

『只是坦率地 如此希望
然而已再也 無法攜手共進』

凡人皆有一死,她們又何嘗不是凡人,僅是背負了更多責任與力量。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雖然魔藥那文火慢煨的大鍋冒著白煙、飄出陣陣清香的美妙是巫女的興趣,但是空閒之時她還是最愛藉由水晶球觀看好戲。

而跟他一同,更能喚回喜悅的心情。

珍惜著現有幸福,一直祈求著永恆。

她是最後的秩序巫女,卡珊德菈‧克羅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772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帕蘭特|萬魔殿|

留言共 6 篇留言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好短阿

(如果遇上織也?)

07-30 14:32

銀風月希
沒事,反正只要織也不問未來的事就不會想跟織也戰鬥07-30 14:38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操:未來?

07-30 14:41

銀風月希
因為Caster是因為未來發生某些事而死的,而且對上織也Caster等於完剋(望向平衡筆記本07-30 14:47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織也對上Caster大概不會拿出來....

因為她是艾薇

07-30 14:51

銀風月希
那Caster決不動手了,因為她根本沒有理由把織也送回英靈殿。把寶具寫上去跟本是寫好玩的....07-30 14:58
浮舟
太少了吧 要當caster 至少放個高速神言 道具作成 之類的能力吧

然後放個有點意義的寶具出來 不然英靈評價大概高不到哪裡去

07-30 18:20

銀風月希
我還沒寫完啊,而且道具作成能力被你搶走了(望向祝水) 有點意義的寶具,如果要寫自爆專用的,怎麼寫啊?....07-30 18:31
浮舟
道具作成算是職階基本能力好不好.......

然後有點意義的意思是英雄的寶具可以不限定是生前的物品

也可以是達成某個事蹟的具現化

07-30 18:34

銀風月希
了解,不過有點意義的寶具真的有(望向因達成弒神成就,而得到的
自暴寶具07-30 18:47
飛鳥
感覺有點不足,請再補充一些吧

07-31 19:03

銀風月希
好的07-31 19:0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bbbb59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若緋斯.帕... 後一篇:【RPG公會】冰霜的風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eterwen152大家
小說更新 《神與魔:蓬萊仙島篇》第21回:意外援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