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小說翻譯『新機動戰記GundamW Frozen Teardrop』 第一集(未完)

作者:只成一事│2011-07-22 21:49:22│贊助:8│人氣:5524
閱讀前注意事項:
‧僅練習兼分享,請勿無通知轉載,若有代理請尊重官方代理
‧標籤※為註解,於文後提供註釋。()內文字為原文。紅字底線為連結
‧TV版、OVA版主要人物便不再特別介紹。除非中文wiki無註解等才另外添加
‧個人偏向直譯,為此可能有饒舌或多字現象
 
‧不定時翻譯
  全文177頁,目前進度: P.88/ 177
 
‧翻譯中產生變動則追加在此
 
 
 
 
 
       機動戰士 Gundam W(wing) Frozen Teardro   
           第一集 贖罪的圓舞(上)
 
         
                   
                 作者:隅沢克之
             插畫:あさぎ桜 カトキハジメ
             原案:矢立肇 富野由悠紀
 
                 書皮簡介
 
       NEW MOBILE REPORT GUNDAM W
    Frozen Teardrop
                 
               舞台是從TV系列數十年後的未來。
         希洛在被稱為『愛羅拉公主』的人工冬眠用冷凍膠囊中持續睡眠著。
           老師‧張(張五飛)、法札‧麥斯威爾(迪歐)眾人
               為了發動『傳承作戰』,為了讓希羅覺醒
                 再次的下載AC時代的記憶。
               在那將揭開過去各式各樣的事件───。
          『GundamW』的系列架構‧腳本的隅沢克之將釋放、
            全新的『GundamW』。眾所期望的第一本!
 
                  隅沢克之
腳本家、小說家。於「七龍珠(ドラゴンZ)」出道。著手過『美少女戰士』『犬夜叉』等多數作品。在TV『新機動戰記Gubdam W』擔任系列架構,於OVA『新機動戰記Gundam W Endless Walts』擔任腳本。著作中有『新機動戰記Gundam W Endless Walts(上)‧(下)』
 
 
 
 
               無 言 的 前 奏 曲
                  prelude
              
                            
                Prologe‧File
 
MC-0022 NEXT WINTER
 
我那時,正趕往老師‧張的所在處。
在這北極洋(borealis洋)的海上,雖說環境改造Terraforming)已經成功,氣溫仍在-20℃的極寒凍結,猛吹著白色的狂風。而與其說那是雪,不如說是更接近包含在空氣中的微粒子本身所凍成的diamond dust (※2),那樣細小的霰所主成的暴風。
現在也是,拍打疾奔在海洋上的氣墊船『VOYAGE』的窗戶,遮蓋住幾乎所有視線的,也正是那白色的狂風。
凱希準佐(※3),到Preventer基地只剩五公里,不過似乎還要花兩個小時」
操舵手的泰爾‧希可托利(テール=ヒコトリィ)上尉,用分不清是報告還是抱怨般的聲音說了。
在那一旁直盯著雷射立體螢幕(HologramMonitor)所映照出來的航海圖的船長薩凱‧馬沙卡芝(サカイ=マサカズ),則是一邊對著副螢幕上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的天氣圖感到煩躁,一邊聳了肩給我看。
「會比預定抵達時間晚約15分鐘。真是,沒想到北極冠會這麼的驚風駭浪中」
「明白了。不好意思要勞煩你們」
我的聲音可能聽起來也像是獨言獨語般的低語。即是說寒冷到有如那般的嚴酷,嘴唇顫抖,臼齒沒能巧妙的咬合。
但是,過去在這裡,也是曾經記錄過零下90℃的場所,不是能說抱怨的立場。
「不過,不趕快的話」
不趕快的話不行。
這世界的火種不盡快消去的話不行。
 
我是,凱希‧波准佐。
所屬在地球統一國家,大總統直轄的秘密情報部『Preventer』。
何謂Preventer,俗稱也被叫作『滅火者』,以地球圈的和平維持和廢除武器為任務的特務機構。
在此,我所拿的記憶檔案(Memory File)的微型晶片(Microchip),是從地球圈統一國家大總統陶樂絲‧T‧嘉塔羅尼亞(※4)所回信的。
這記憶檔案,正是讓『傳承作戰』(※5)發動的內容之事也料想到了。
我呢,雖然即刻的將此報告傳送給北極冠的Preventer基地,老師‧張則是指示除了這晶片,還要從地球圈統一國家所圖書管理的歷史銀行(HistoryBank)中老舊基盤上,下載三樣檔案,同時帶過來。
「既然妳也是Preventer的一員,那就有必要先看過那檔案……在到達前先過目一次」
還是老樣子,對人只會用不顧一削的講話方式的上司。
(這種上個世紀的檔案,究竟是會有什麼幫助)
是曾不得不這麼想般的,毫無意義的檔案。
 
被指定的三樣檔案從舊的開始,是記錄AC195年的夏與秋,以及,隔年AC196年的春天的東西。
那些的言語、記錄的人、保存的場所和保存方是全都相異,彼此的關係性和接點也僅有少許。
而那僅許的共通項目便是指『鋼彈的駕駛員』這句關鍵詞。
搭乘鋼彈合金(ガンダニュウム)製的Mobile Suit『鋼彈』的優秀駕駛員們。
在普通的歷史銀行中,別說他們的個人名,連『鋼彈』這名稱都沒有被記錄,只被用由『XXXG』起頭的死氣型式號碼來稱呼,在那之後的地球圈內,也沒有被當成傳說來敘述下去。
這所謂是,被叫作『被封印的記錄』也不足為奇,大概在歷史表面舞台上的印象,是沒有關係的存在。
 
說到AC195年,是地球圈人類的戰爭達到最悲痛的時候。記載那年夏天的第一個檔案,是用德語所寫,與其說是日記或是傳記,不如說是書信或是論文般的東西。
在起頭引用了舊世紀澳大利亞的詩人,萊納‧瑪利亞‧里爾克的『秋』之詩。季節明明是夏天,會想起『秋』雖也是個謎,但比起那個,在這首詩的最後添加了兩行後,更接著,將那部分用手寫的訂正線條消掉這部分,讓人抱起這檔案似乎有故作神秘般的印象。
但是,我並不知道這事代表著什麼。只是,叫作米利亞爾特‧匹斯克拉福特的鋼彈駕駛員,活躍在這個時代是事實。然後,恐怕,寫下這文章的,可以推斷正是那個特列斯‧克修里那達
那檔案,是接下來這般───。
 
 
AC-195 SUMMER
 
樹葉將要掉落
將掉落
彷彿遠道而來般
彷彿天空的樂園凋零了的般
樹葉,雖不斷否定著卻也墜落
 
接著,每晚,充斥著重力的地球
從遙遠星星的閃爍中
將墜落到靜寂的黑暗
 
我們全都將殞落
這手也是
端看周圍吧
落下是所有萬物都會的
 
但是,僅有一人
將此落下
會用充滿無限溫柔的雙手
會想來支撐的人在
 
R‧M‧里爾克 『秋』 AD-1902
 
那是我永遠的摯友
米利亞爾特‧匹斯克拉福特
 
這時代是,在寂寥的黑暗中。
 
不得不說就算是在人類長久的歷史之中,在那之前或之後,是完全孤立的,悲哀以及痛苦的時代。
 
也可以說那樣子,就好似在浩瀚無邊的宇宙中被殘留而下的地球的姿態,也像是迷失了方向的年幼小孩的樣子,這樣的形容吧。
 
人類在前世紀的後期裡離巢往向宇宙。
在那時,才真正的,明白到了自己是孤立的。因為就連作為落腳地而最為接近的天體的月球,也離地球數十萬公里。
 
在那樣地球與月球的重力均衡點,將位在Lagrangian point的人工居住空間,───Space Colony,作為新世界,以那個的象徵稱為『AC曆(After Colony)』的名字,開創新的時代,就算已經渡過了將近兩百年的歲月,仍然人類,還未能從黑暗的時代中脫離。
在這時代裡少數的支配者們,為了近乎毫無意義的權力鬥爭,和巧言說是大義的秩序維持,在地球圈的各地發起了戰爭,強求大多數的民眾貧困和飢餓以及流血。
 
也可以這麼想,尚在翅膀未長齊前便就飛離往宇宙去,是至今仍在黑暗中持續徬徨的理由。
 
不,若是用相反的意見來看,也可以解釋成,把這名叫宇宙,完全拒絕生命的絕對存在,過份的置於切身之處,才是被這未成熟的孤獨感所正焚燒心頭的心理上要因。
 
停滯逐漸變化成衰退。
好不容易能夠穩住,是因為有戰爭,如果是這時代的支配者們,或許會這麼吹噓也說不定。
 
從人們的眼中,悲痛的眼淚毫無止境的流著。
是已經放棄了嗎。
 
戰事和爭鬥不會有結束。確實,那是只要看到目前為止的歷史便明白的事實。
 
然後,因為捨棄僅僅些許的『往和平的希望』這句話,好不容易才保持住心的均衡,這麼說也不為過般的,惰性的持續紛爭,慢性的疲憊,將『非日常』當作『日常』也說不定。
 
可惜在他們的頭上,總是太陽在持續的光輝著,就好像是忘卻了那存在般,從耀眼的光轉移開視線,而縮在名叫地球圈的殼之中。
 
則不是需要變革嗎。
 
在這暗黑的時代裡,照入一道光明,昭示他們應該要前進的道路的人不得不出現才行。
不管那是多們細小的光,不管多麼污穢著血的行為,拉住哭泣疲憊的迷路孩子,不得不引導至正確的路不行。
但是,那絕對,不能夠是『勝利者』的手。
 
由勝利的支配,又會開始權力的鬥爭,再次的,戰爭的歷史將被重複。
 
───改變歷史的。
 
非『敗者』不可。
                     sommer TK
 
 
 
用德語記載的『夏』,以及有聯想到特列斯‧克修里那達(Treize Khushrenada)的頭文字的簽名,與對『敗者』有特別的拘泥處,讓人想到不就是特列斯本人所寫的根據。
可是,米利亞爾特和特列斯,在這時,還並未有接觸點(最早兩人的接觸點,謠傳是在EVE WARS之時),不管是同時代的人,從歷史的觀點上,想成是別的人物或許比較妥當。
 
下一個檔案也實在是神秘重重。
這檔案不是由文字,而是由影像的記錄所保存的東西。
被錄影著的是在AC195年的九月的新學期裡,於L-4宇宙殖民地(Colony)群的R09935的州立文理中學(gymnasium),名叫『迪歐‧麥斯威爾』的少年轉學過來,在被叫發表以殖民地與地球的關係為主題的論文時的姿態。
因為是被設置在教室最後面的攝影機所收錄的,雖然不是說到臉都清楚的照出來,但如果這真的是『迪歐』的話,那這即便是現在的我們唯一所能見到,真身的鋼彈駕駛員。
當時,照以流言被謠傳的內容,他們幾乎都是少年,為了在背後秘密的進行任務,經常潛入到學校之類,不斷重複轉學的樣子。
但是,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對於自稱『迪歐』這點則感到有些強硬。如果要隱埋身分的話,通常應該都是用假名才是。
內容是接下來這般───。
 
AC-195 AUTUMN
 
「在太陽系裡以奇蹟性實現讓生物得以生存的行星,那就是地球。
 AfterColony 195年,於開發殖民地,人類以豐富的資源和培養起來的技術,
 而進而得到新天地。
 可是,那完全僅不過是母親般的大地‧地球的擬似空間罷了。
 製造殖民地的意義究竟在哪裡?
 是為了使在地球的人類生活更豐盛的技術開發,來問那主要的目的。
 人類沒有對這擬似空間抱著過份的要求嗎。
 自身的生命延續,既沒有自然的威脅,擁有比地球以上的安定性。
 不知節制的發展,看似好像約定了人類永久性的生存。認為在宇宙,
 是被允許從零開始,也有過這樣自大的時代吧。
 可是,殖民地是,不,很難去相信人類有辦法忘掉地球。
 殖民地的技術開發,對地球帶來了什麼……地球最想要的技術,那是軍事力。
 破壞,是人類無法捨棄的精神。
 現在,殖民地逐漸開始擁有軍事性氣質。
 因為無法忘掉地球。
 地球的美麗是偉大的。
 得到了強大力量名叫人類的動物,連一個行星的管裡都想出來。
 以行星規模,生物生存之類是一剎那的時間。
 是自己的事情,反正人類所能想的……。
 什麼也不會改變。
 人類到宇宙的歲月都是白費。
 
 在現實面前,理想不過是夢。
 虛偽的生活空間。
 虛偽的和平主義。
 宇宙不過是誕生更多戰事的溫床。
 戰爭,則會奪走更多性命。
 那事情的悲傷,雖然人類不曾忘記,但絕對不會想去停止戰鬥。
 所留過的血或眼淚,不過是儀式的裝飾品。
 時代的轉折點,是只有戰爭才能敘述的歷史。
 說為了和平而戰這種早已褪色的漂亮話,在過去,是也好幾次被宣揚的迷樣台詞吧。
 殖民地說是為了和平才保有軍備。
 與地球沒有絲毫差異。
 心想得以成為一夥了。
 會靠流下許多的血而趾高氣昂吧───」
 
 
自稱『迪歐』的少年,在讀到此時,教師便制止,並且指定座到最後面的位子。
雖然攝影機,照著那位少年所拿的報告用紙,但仔細觀察的話,便會發覺到那用紙上沒有寫任何一句像文章的話。
可能,他只是將在那場合所想到的,用好似在讀一般的敘述也說不定。
若是如此,這個思考方式,雖可認為是在批判當時的風潮,不過如此還留有稚氣的少年,居然就能用如此廣泛的視野來思考這回事應該要感到驚嘆。
然後,在最後的一頁,被風吹起,只有一點,雖可以小覷,但是可以確認到幾行,像似結論的文章寫在那裡。
以靜止畫面來看,在那裡寫著接下來這般。
 
 
『──那麼,人類,為何,要戰鬥呢?
 說不定是在戰鬥這件事中有生存的意義
 在戰鬥的人類會有充實感
 然後,看不出來在戰鬥的人是污穢的也是事實──』
 
 
雖然是我個人擅自的想像,果然這個少年,我還是不認為會是『迪歐‧麥斯威爾』。是不是有可以考慮是其他鋼彈駕駛員的可能性呢。可惜的,既沒有能特定的資料的話,雖然是無計可施,不知為何的,我不得不被那印象所束縛。
 
在下載最後一個檔案的時候,我,阿一聲的心想。因為非常熟細將那保存起來的人物。
保存記錄者『莎莉‧波』。
是我母親的名字。
AC196年當時,母親果然所屬過地球圈統一國家的『Preventer』。雖然當時任務內容的詳細不明,單就保存於此的聲音檔案判斷的話,我想會不會是在那位莉莉娜‧德利安還是外務次官的時後,擔任著護衛的工作。
母親的長相與聲音都沒有保存在這個檔案之中。並且,也不曉得莉莉娜‧德利安所面會的對象。
是相當重要的人物,或是內容過於機密的關係,影像是沙嵐(sandstorm)狀態,只有聽的見聲音。
記錄的場所在哪並不明,與其他檔案相同,也不知道明確的日期時間。只是,能勉強知道左右的,大概是相當高齡的老人,在對莉莉娜‧德利安說話的情形。
然後,在此檔案中,莉莉娜與老人在談論的名字『希洛‧唯』,是鋼彈駕駛員的一人此事,雖是極機密事項,在我們『Preventer』之間也被流傳。
被賦予與過去傳說的殖民地指導者相同名字作為任務代號(codename)的少年。
在這個檔案裡敘述著那核心部分。
要補足一點的話,AC196年的春天所代表的,是殖民地邊與地球邊,說是和平狀態也不為過的,在瑪莉梅亞蜂起前八個月左右的時候。
聲音從老人的聲音開始───。
 
 
AC-196 SPRING
 
「人類的心,有兩個很大的病。一個是,超越世代,傳播復仇的衝動。還有,另一個是,
 不將人們以個人來看,想以集團來貼上標籤的傾向」
「………」
「確實,你們的理想,一時性的成功切斷延續好幾世紀的憎恨的連鎖。可是,
 高唱由理想所形成的和平主義的集團,不允許任何意見得不一致」
「………」
「那結果,發生著什麼樣的事情我想妳也知道。」
「………」
「是說那小子的事吧…」
「……是……」
聽的見老人嗤笑般的氣息。
「曾經是最棒(numbe one)的呢。比預料的……。不管有怎樣的障礙,他也不知道要放棄。」
「………」
「他的名字……對,那是,我想的名字。」
「希洛‧唯,是吧……」
「嗯……以嚇唬人來說,不覺得是個好名字嗎」
「你有,對希洛……對他,給予了新任務的情報沒有錯誤嗎?」
「那個質問,可以先回答我的問題後再說嗎……」
「……嗯」
「真的,只要捨棄武器,封印士兵,就能夠實現完全和平的理想嗎?」
「只要人們心中鬪爭的概念沒有消失,真正的和平大概沒辦法吧……」
「果真,人類有辦法成長到那樣嗎?」
「還沒有,接下來也很困難吧」
聽到莉莉娜深深的嘆氣聲。
「可是,本來人們所該用全力面對的,不是對立的敵人,而是阻擋在前的困難」
「所以,才會計劃了Mars‧Terraforming嗎……
「您可以笑也沒有關係。可是,我是誠摯的這麼想著」
發出搖動老人的身體的聲音。
看來是真的在笑。
「那好吧……」
磯兮的,發出了木製的椅子改變方向的聲音。
「現在,希洛就於破壞就要完成的地球攻擊用殖民地型光束砲的任務……
 在你們所建築的和平陰影裡,名叫『希洛‧唯』的抑止力,會不斷的有需要」
「………」
「那是不管在怎樣的時代,在任何的場所,都是──」
(※6)
 
         
這個檔案,在Preventer內部也是屬於高度機密。若沒有支部長的老師‧張許可的話,就不會有我過目這一天吧。
在這當時,並沒有留下地球攻擊用殖民地型光束砲被開發的紀錄。
恐怕是,我想是任務代號叫作『希洛‧唯』的鋼彈駕駛員,完成了那兵器的破壞任務。
考慮任務內容的話,與現在Preventer在做的事情幾乎相同,為何我的母親,沒有擔任那任務是個謎題,我想,大概是才剛起步的組織還沒邁入實際動作階段的時期吧。
這個檔案中,有除了聲音以外添加的資料。
『人工用冬眠膠囊』的設計圖,以及那操作指南。
圖面的簽名只有『J』,不曉得是何人製造的。搞不好,可以想成是與莉莉娜‧德莉安對話的老人,便是那人物的可能性。
在三個檔案之中,唯一只有這個,與大統領的命令檔案有很深的關聯性也說不定。
可是,不管如何,這麼舊的檔案,會是這次發動作戰的必須事項,我是怎樣也無法認為。
 
凱西准佐,讓妳久等了」
希可托利上尉一邊放緩長距離高速氣墊船『VOYAGE』的推力一邊說了。
「到達Preventer火星支部北極冠基地。總算是趕上預定時間了」
薩凱艦長溫柔的那麼說了。
「謝謝,得救了」
窗戶外的白色狂風也停了。
在昏暗的天空,看起來像冰凍的淚滴般的火星第二衛星『Deimos』,在七彩的極光遠處閃耀著。
               Frozen TearDrop
 
我急促著,從連結海灣(docking bay)飛奔到基地之中。
老師‧張,僅一人的進駐在此基地。解除好幾重嚴密的保全密碼,邊接受DNA掃描著,跑向Preventer的火星支部局長室。
這個星球的重力,只有地球或殖民地的三分之一。步伐比自己預料之上還要廣,沒有比這之上能夠輕鬆的跑。
打開最後的門,穿著深青色的立領中國服的老師‧張正等候著。
「辛苦了……
「老師‧張,『傳承作戰』的許可下來了。請讓『愛羅拉公主』(※7)覺醒」
現在,『沉睡森林的美女』,被封印在人工冬眠用冷凍膠囊之中。
「真的,跟母親一個樣呢」
我吃驚的往回一看。
在那裡,站立著身穿著黑色神父服裝的不惑之年的男人,以及將長髮用三股編的少年。
發出聲過來的,是神父那。
我立即在回過頭後同時拔出槍。
「是誰?」
雖感到緊迫也還是對準照準。
完全沒感到氣息。
還有,就算被我對準槍,也不為所動。就只是那樣,也能知道這兩人並非泛泛之輩。
「說是莎莉的女兒呢」
一邊說著,神父與少年從我面前通過,靠近老師‧張。
少年一副煩躁的表情,瞪視我,表現出對被對準槍的厭惡感。
「是要瞄到什麼時候」
亮出了不懷好意的視線。
「……找死嗎?」
雖然我想不可能,但好似聽見那麼說。
「我是,法札‧麥斯威爾(※8)」
對照起來神父就始終笑嘻嘻的不絕和藹親近的笑容。
「雖然會逃也會躲,但不會說謊的法札‧麥斯威爾……然後,這個眼神兇惡的小鬼,是我的兒子,迪歐」
「哼」的,少年把我當小笨蛋般的嗤笑,完全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老師‧張,還是不發一語的,用手指示放下槍。
我雖勉勉強強的但還是服從了。
很快的少年就說討人厭的話。
「真好阿,搞不好能活久一點喔」
發覺到這個自大的少年的名字,叫作『迪歐‧麥斯威爾』的時候,我心想這是惡劣的玩笑。
是有什麼特別嗜好,把名自取成是那個『鋼彈的駕駛員』的名字呢。
「對了,有把說過的三樣檔案拿來吧?」
神父像確認般的問了。
 
「因為要讓『睡美人』睜開眼,那三首的前奏曲是必要的阿」
                  prelude
 
 
            Part‧1 註解
※1 borealis、拉丁語,意指「北邊的」。也有北極圈的含意,
   如北極光Aurora Borealis。
※2 diamond dust 、細微的冰晶漂浮在空中,反射太陽光閃爍的冰霧。
※3 凱希准佐、名原文「キャシィ(kyasi)」,TV版莎莉(sally po)的女兒,
   張五飛的部下。貌似母親。
准佐,少校之下,大尉之上。
※4 桃樂絲、於TV版時貌似女主角莉莉娜的少女,眉端分叉。
※5 傳承作戰,原文オペレーション‧ミュートス、Operation Mythos;Mythos,希臘語,
   意指對自然、英雄、神話等的傳說、傳承、或神話。
   這邊暫時採傳承作翻譯,若有必要會變更。
※6 莉莉娜與神秘老人的對話,可參考GUNDAM EVOLVE 7。
※7 愛羅拉公主,原文オーロラ姫,オーロラ;aurora(極光);中譯愛羅拉。
   睡美人日本標題為「オーロラ姫(愛羅拉公主)」或「眠れる森の美女(沉睡森林的美女)」。
   塔利婭公主,詳細請看wiki-女主角的名字。
※8 法札‧麥斯威爾,原文ファザー‧マックスウェル;
   ファザー、father,父親,也有神父含意,但避免翻譯上混淆,用音譯,法札作翻譯。
 
 
   
         贖 罪 的 圓 舞
                      Rondo
 
 
               Treize‧File
                特列斯
 
極光(aurora)這自然現象,並非地球才有的東西,在太陽系幾乎所有的行星,都會發生。
現在的火星北極冠,暴風已經收斂,在滿天上散佈著星星。雖在過去大氣層還很稀薄的時候,也幾乎是沒有星星的閃爍,但在環境改造之後,變成與地球相近的大氣層而可以見到同樣的ㄧ閃一閃。
在完全的無風狀態裡,那個會不經意的產生。在眼前白色的紗簾飛舞下來。
就好像,天使或神所穿的披掛的衣襬,給人有那樣印象的薄又輕的光之幕,每次飄飄然的搖動時,從藍換紫、錄色,時又紅等等的,散發著各式各樣的光芒。那就是極光。
我的形容是非常的陳腐,雖有十分的自覺到,但若又要刻意表現的話,那就好似最上品的光之紗簾在優雅的跳著莊嚴的圓舞ㄧ般。令人吃驚的,可以看到在那極光的遠處裡星星的閃爍,然後,眼前的極光一邊搖盪著,一邊往好幾萬公里遠方的東邊移動去,變成濃厚綠色的暗幕而去。
看著這反覆,便不得不感受到雄大自然的美麗、和宇宙的神秘。
在火星都有如此的美麗的話,在地球的極冠大地上看的極光,可以想像定然漂亮吧。
 
或許對將沉睡森林的美女用『愛羅拉公主』來稱呼表示有異議的人也說不定。
原本童話的王女,本來是沒有稱呼的,也有被稱過塔利婭公主。但是,從柴可夫斯基所作的最有名芭蕾劇,被流用到本次的作戰『傳承作戰(Operation Mythos)』命名上來想,『愛羅拉公主』的稱呼也是無可奈何的。
 
「要讓『愛羅拉公主』覺醒,三首的前奏曲是必要的」,神父雖這麼說了,在柴可夫斯基的芭蕾劇中,序曲的樂曲,是由四部構成,不是少了一首的量嗎,想這樣的抱怨。
但是,心想自己也沒有到那種程度的拘泥,便改問核心部份的疑問。
「那也就是說」
我用還是看似不滿的臉,面向神父和老師,張說了。
「這個老舊檔案資料。也就是密碼之類的,是啟動冷凍膠囊所必要的嗎」
「就是那樣」
老師‧張不像是對我,而像是對我所拿的保存著檔案已轉檔完成的微型晶片說一般。我怎麼看都是那樣。
如果說為何,因為當我交出去那時,就好像是奪取ㄧ樣,立刻的,掃描後確認著內容。
老師‧張,啟動別的程式,在眼前展開雷射立體螢幕後,輸入著密碼。
密碼是檔案的年號以及被記載那之上的季節。
「這樣冷凍膠囊的解凍程式就會啟動」
我呢,結果,無法忍耐的,把剛剛想著的像是疑問又像是藉口的東西丟過去。
「可是,前奏曲不是需要四部嗎?」
「第四首,這男人帶來了」
老師‧張一邊讓晶片下載同時,向神父那邊瞄了一下。
「我的prelude(前奏曲)可是能跟交響曲匹敵的大作喔」
叫作法札‧麥斯威爾的神父,好似有喜歡用賣葫蘆、誇張的說話方式的嗜好。
「問題是,讓他從冷凍膠囊覺醒的時候,『愛羅拉公主』的狀態」
神父好似顧慮這樣的我而說了。裝模作樣先擺到一旁,意外的搞不好是個好人。
「到目前為止的覺醒往例,有80%的確實機率,會在腦袋的海馬部分發現神經元neurone)的異常分泌。就是說,被積蓄的記憶有被的重設可能性」
「所以,才把以前的AC時代的記憶體給……」
「嗯,差不多就是那樣」
「喂,垃圾老爸」
名叫迪歐的少年插進話來。
「比起那種事,我的夥伴在哪阿」
「那個交給DoctorTW教授(※1、2)就可以了」
那兩人的名字我也曾聽過。
「那該不會是指『白雪公主』和『魔法師』的事嗎?」
         snow white   warlock
「當然的吧!還會有其他的嗎!」
「難不成,這孩子要當駕駛者」
「阿阿,是那樣……有讓他累積訓練到能和『愛羅拉公主』匹敵的技術」
所以,才取鋼彈的駕駛員,迪歐‧麥斯威爾的名字嗎。
我稍微的接受了。
可是,ㄧ想到是這樣的少年,果然還是難以置信,才是真正的感想。
「互不上下?別說笑了,ㄧ定是我比較強!真的是,什麼也不曉得的垃圾老爸呢」
「講話的方式不好都怪我的教育……畢竟從母親死後就是男人ㄧ手拉大的」
「是人選錯誤」
老師‧張一邊注視著眼前的立體螢幕,ㄧ句話的說了。
「不管是這個『愛羅拉公主』,還是你的兒子」
「就算如此,就這樣放著也不行對吧?」
「…………」
老師‧張沉默了下去。
「法札,請問你也是Preventer嗎?」
「不是不是。我可不是到老師‧張那般的閒人」
故意的開朗開口笑了。
「說起來,算是老相識吧」
「ㄧ次也沒把你這傢伙當作是朋友」
「喂喂,以前,在月面基地ㄧ起差點死掉的夥伴不是嗎」
「哼,要是那時你死掉的話,這裡的空氣也早就變的比較好點了吧」
「還真敢說,真的是」
我第一次,看見老師‧張會說得如此多。這個神父,就算稱不上朋友,搞不好也是惡友般的存在。
「三樣檔案已經下載了……只剩,你準備的檔案了」
「挪……」(※3)
神父把微型晶片丟交過去。
老師‧張讓電腦讀取(load)那個,並讀取著資料。
「要讀取這麼龐大的資料嗎?」
「是需要的最低限度唷」
是我,或是迪歐要是不插嘴的話,兩人的對話就會ㄧ步接ㄧ步的往下去。雖然沒有意思要貫徹當個過份正直的發問者,但既然立場上要完成這項作戰的任務,我應該要決心不得不如此吧。                   
「或許是白說的,但那檔案的內容,也是過去AC時代的東西對吧」
「沒錯」
「AC130年是最老的紀錄吧?」
「把那種老舊的東西,下載到『愛羅拉公主』的記憶是嗎?」
「因為要是,就此讓『愛羅拉公主』覺醒,肉體雖然還是以前那樣,但是精神卻是如同剛出生的嬰兒,
 也是有可能的」
「有辦法確認內容嗎?」
「打算檢閱嗎?」
「權限由嘉塔羅尼亞大總統委任著」
「哈,桃樂絲也變偉大了呢……雖然沒碰過」
就算是一時的,但把地球圈大總統稱呼得很熟的地方,就證明了不是Prventer的一員。
「那傢伙是很優秀的人物……要是,地球圈大統領是莉莉娜的話,這次的『傳承作戰』就不會發動了吧」
不過,即便是Prventer,也不是沒有把自己直屬的上司呼作『那傢伙』的例子。
「不管你們怎麼講,我呢,要和三個檔案一樣的,也請讓我拜讀法札的檔案」
「會很花時間喔」
「咦?」
「因為與其說是閱讀,說是體驗還比較正確」
法札手轉著太陽眼鏡,一邊的說。
一開始還無法理解,但發覺到那太陽眼鏡是最新的虛擬眼罩(Virtual visor)之時就了解了。
就是說,這檔案是用立體影像所紀錄,那假想空間會直接送入腦內,能以『參觀者』或是『旁觀者』來體驗。
「『愛羅拉公主』的精神過去很高尚。能將那個,只用這個檔案就再構築嗎?」
老師‧張似乎有迷網的樣子。
「是很危險的賭注……可不一定會照我們所預想的」
「是指會像過去的自己一樣,倒向敵人嗎?」
「沒辦法否定可能性吧」
「這傢伙會成為『愛羅拉公主』也是湊巧……反正都是孤注一擲,就賭不會後悔的那邊吧」
神父小小的點了下眼睛。
「而且我阿,為了要調查這個,可吃了不少苦耶……」
「無聊……真有辦法用那個性當神父」
「可不想被不像是prventer的你說阿」
我考備了法札‧麥斯威爾所帶來的微型晶片,確認了問題的檔案。
在立體影像裡所顯示的,羅列出年代或是人物名,被區分成幾樣的章節。
「法札,這是?」
「可以說是歷史書,也可以說是評筆。總之是將過去所發生的事件用叫作『ZERO』(※4)的特殊程式來演算處理,然後收在這晶片中」
「為什麼,要從AC130年開始呢?」
「雖然把人類有史以來都那樣也是可能,不過要是那樣做,『愛羅拉公主』就會變成全能的什麼玩意兒。
                           那 傢 伙
話雖如此,但用最近的事件之類的話連大便也幫不上忙。那傢伙的人格形成需要的,不是火星歷,而是AC歷…」
不經意的看到迪歐那邊。
不知是否是我們的對話相當無趣,而在裡面的沙發上睡悶覺,背面像這裡,長長的三股鞭的頭髮垂落在地上。
而神父不知為何的,對那樣迪歐的身影一邊用懷念的眼神眺望著,一邊繼續的說了。
「那也不是教科書所紀載般規律的東西,而是小鬼時候的我們所知道的歷史才有意義」
「不管就算是用『ZERO』演算過了,也不能斷言說沒有你這傢伙個人的主觀在裡面吧」
「斷言沒有根本不可能。但是,盡可能的,可是打算盡公平喔」
「就是說那個打算是危險的」
「所以,我是謙虛的在說喔……明明就是東洋人卻不曉得嗎」
跟外表不同的,兩個人持續著小孩般的吵架。
 
我集中精神在檔案。
最初的項目,是關於特列斯‧克修里那達的記載。僅簡單內容東西的話,已經用立體影像讀完了。
但是,那和我想像的特列私人物,完全的不相同。
舉例來說,留在我們Preventer的記錄中叫作特列斯‧克修里那達的人物,為接下來這般記載著。
 
特列斯‧克修里納達(AC171~195)──為羅姆斐拉財團的幹部,也是統帥秘密結社『OZ』的年輕統帥』
 祖父為羅姆斐拉財團總帥,一出生但就便為精英。接著更靠著強大的魅力和卓越的政治手腕而聚集了許多的支持者、信奉者。
 
所有的行動,都有被賦予獨特的哲學和美學,從蕾蒂‧安或自稱為特列斯派部下的信賴是絕大的。
另外,對於戰爭的罪的意識也很高,對這次戰爭所散去的人們的數量和名字全部都記憶著。
 
在對OZ連合的政變後,由於公然提倡反對羅姆斐拉財團的方針,雖一度滑鐵盧,以反逆者被拘禁,但在迪爾麥優侯爵死後,再次的,重新榮登OZ總帥。
 
那之後,從世界統一國家的女王‧莉莉娜接手元首的地位,開始與成為殖民地的革命組織白色獠牙代表的米利亞爾特‧匹斯克拉福特的全面戰爭。
 
於那場戰爭,雖想以決鬥的形式向巨大戰艦天秤座挑戰來下了斷,但米利亞爾特拒絕而發射主砲。
結果,人類史上最大的MS間的宇宙戰,就在特列斯的號令下開始了。
戰鬥變成混戰狀態,對於特列斯,最後當其對手的事鋼彈05的駕駛員,在激戰之末,敗北而殞命。
 
享年二十四歲───」
 
實際上,這個的敘述應該是沒有錯誤的。不過,法札帶過來的這個檔案,大概不會是符合『特列斯‧克修里那達』這名稀世英雄的故事。
確實是位謎樣重重的人物。
為何會拘泥在敗者?
從何時開始記憶死者們的名字,開始計算起那人數的呢?
流竄在他思想或哲學的根源,那某處像是悲哀的厭世感是從何時萌芽的呢?那樣的事情,被保存在此。
我從法札那借了擬境頭罩※,連接到電腦上。
一戴上頭罩,便浮現出『ZERO』的字樣,被演算處理過的過去歷史,被直接送入腦中。
 
時間是AC170年。
從特列斯誕生的一年前開始--。
 
 
AC-170 WINTER
 
在極光下有兩位情人。
亞因(アイン)與安潔莉娜(アンジェリーナ)。
在北美大陸的最北部中,有個叫作Yellow knife的地方都市,在那郊外的大雪原上兩人站這著,眺望著飛舞而下的幻想般極光,驚嘆著其美麗。
絢爛且壯麗的光之布幕,閃耀成七色,不斷的持續舞動。
之後靠打聽,即使當地的人們也很難見得到這般景色,這般事情。
說是太陽風與地球的磁場的相互作用偶然所引起的究極的美麗也不為過。
「從宇宙中看的地球很美麗……我曾認為那是最棒的」
亞因張著雙眼的像是在自言自語般低語。
「可是,降立在地球的大地上,實際看到這景色,到底想這樣多麼出色,多麼美麗的事物滿溢在這世界呢」
「亞因……」
「地球很美……明明就這麼美……」
亞因憂鬱了起來。
安潔莉娜發覺到了他那樣的心情。
「……」
就算能夠察覺,也沒能找到可以回應的話。
在這美麗的地球上,不相襯的戰爭不厭的持續著。
而且,還想將那無意義的戰爭,帶到寬廣在極光另一邊的宇宙去。
亞因消去了鬱鬱,露出了笑容。
做出表現對美麗的事物自然而然發出的喜悅,現在是。
「可是,比起那之上,你的美麗在這宇宙中是最棒的東西」
毫無怯面的被這麼一說,安潔莉娜害羞的低下頭。
「你好討厭……」
艾因對那樣的安潔莉娜,把手指添在下巴上讓臉朝向自己。
「不是我,看看極光」
「咦?」
「我想看映在妳眼中的極光……那一定,是這宇宙中所能看到最美的東西」
兩人面面相覷,濃厚的接上吻。
 
亞因‧唯是於AC150年的宇宙殖民地裡誕生。相當於是殖民地問題協議機關的代表希洛‧唯的外甥。
他受西洛的信賴,僅僅才20歲的年紀,就被賦予了地球與殖民地間橋樑的職務。這回的地球訪問,也是為了促進與醫療國家的山克王國或羅母斐拉財團北美支部的和平交涉。
安潔莉娜‧克修里納達則是羅母斐拉財團代表桑坎特‧克修里納達※公爵的獨生女,於AC152年出生。
她自幼開始便被父親所溺愛,過著無憂無慮的日子。這回也是作為父親的隨襯而來到北美,僅是參與殖民地以及地球方面的會談典禮和宴會而已,但是,這件事是讓她,不,是讓地球圈全人類的命運改變是始料未及的吧。
 
亞因和安潔莉娜這兩人的相遇是在宴會上,就同是一見鍾情般的落入愛河。
然後,在幾回的密會之後,最終來到這北極圈的逃避行動總算是成功了。
在此時雖然不清楚兩人心中是否有結婚的念圖,但這次往極光的逃避之旅,是之後把安潔莉娜的心變成毫不動搖的準沒錯吧。
 
「這樣,就毫無牽掛了」
「果然,還是要去嗎?」
「阿阿……」
「我愛你,亞因」
「我也是,安潔莉娜,可是我還有不得不完成的事」
「那樣的話我也到宇宙去」
亞因無力的搖了頭。
克修里納達家的千金要到宇宙這種荒唐事,是不可能被原諒的。
那麼,亞因與希洛‧唯訣別,留在地球上是可行的嗎。
還是不可能的吧。
對兩邊都還年輕的兩人,現實是很困難的。
可是,兩人都窮極的對那些事煩惱,拼命的煩惱有什麼解決方案。
兩人是那樣認真的在戀愛,愛著彼此。
結果,亞因留下安潔莉娜而踏上宇宙之旅。
 
只要一度被究極的美麗給迷惑上的人類,便會對滿是汙濁的人類社會產生相斥反應,有時甚至會做出近似瘋狂的行為。
 
安潔莉娜獨自的踏上前往宇宙之旅,是在看過那美麗極光的一個月後。
亞因那時正於L-2殖民地群的V08744裡說服反連合的反抗活動家們。
想辦法讓他們放棄以武力蜂起的念頭而拼命的說服。
在這個時代,V08744殖民地是最激進的反連合派。自從AC87年建造以來,混雜各式各樣的人種,騷亂從不間斷,長時間貧困的支配,在這殖民地中沸煮著不滿以及憎惡。
然後,那憤怒的矛頭指向著地球圈統一連合的方向。
亞因的說服成功了。讓他們理解了希洛‧唯所說的『製造地球與殖民地的對等關係』的理想。
殖民地的傳說領導者的希洛‧唯,確實是因為那政治手腕的高明,才能留名歷史,但從別的角度看,也可以說是因為有了這位外甥亞因‧唯的強化各殖民地間合作,這樣水面下的貢獻才可能的吧。
 
在說服反抗活動家之後,突然的,在亞因面前,安潔莉娜出現了。
「亞因」
安潔莉娜立刻抱住所愛之人,親上了隔一個月之久的吻。
亞因雖然瞬間對周遭在意,但還是抱擁住捨棄一切、不顧險惡、千辛萬苦跑來見自己的最愛之人。
「安潔莉娜」
兩人在V08744殖民地裡一座名叫麥斯威爾的小教堂立下了結婚的誓言。
在AC170年的十二月末《也有一說是在聖誕節》,被稱為全宇宙最相襯的情侶,命運兩人成為了夫婦。
在那時,在列席者之中以伯父,的那個希洛‧唯也在,並闡述了簡單的祝詞。
發生於十八年後的AC188年,殖民地居民的反連合叛亂之際,同兩百四十餘人的人命燃燒殆盡。
就是世稱的『麥斯威爾教會的慘劇』。
要是在此時希洛,或是愛因活著的話,而且在這的話,那個慘劇便不會發生了吧。既然在談論歷史,要是、等等這樣的詞語僅是無所濟事。
 
總而言之,亞因還有安潔莉娜開始了在殖民地的新婚生活。
而那似乎是充滿了幸福。
亞因則是盡了到此為止更多的精神,以希洛‧唯的右手,在加深殖民地間的合作活動上邁步前進。為此,沒辦法逗留在同一地,持續輾轉住宿,且是最便宜的旅館的生活。
因為希洛‧唯在殖民地上的政治活動,只有純粹和誠實是說服材料,與支援金和政治資金,名門的財產可說是毫無緣份。
另外,敵視殖民地的連合宇宙軍(cosmoalma),對策劃統一宇宙的希洛‧唯感到危險,不知何時會採取暗殺的非常手段,在這種狀態之下。
亞因也同樣的,被強迫近乎隱遁的政治活動。
曾是大財閥克修裡那達的小姐,對這樣放浪的生活應該不是不曾沒有過不滿,但不斷說只要跟亞因在一起便很幸福,似乎是這樣。
那樣的安潔莉娜,在L3殖民地與希洛‧唯再次相會,已經是AC171年夏天的事了──。
 
AC-171 SUMMER
 
「別來無恙,希洛伯父大人」
這時,安潔莉娜懷著亞因的身。
「喔喔,安潔莉娜……真是變得越來越美麗了」
「您真是會講話……都這樣六個月大的身體就可以不用說客套話了」
希洛一邊撫摸著那特徵的雄猛眉毛笑著說。
「不過阿,安潔莉娜,要是真的想平安的生下那孩子,不是在宇宙,在地球會比好」
安潔莉娜那麼一聽,想說怎麼像希洛‧唯這般革新的人,也迷信把近乎百年前就存有的於宇宙出產的危險。
「請您放心。山克王國的醫療集團已經解決了那個問題,現在在宇宙也不會發生子宮異常喔」
到現在還在鼓勵使用DNA操作的試管來生產的,就只有L-4殖民地的溫拿家了。
「當然,那件事我也曉得。我在意的,是那孩子的祖父那位大人,桑坎特‧克修里那達サンカント‧クシュリナーダ)公爵那邊」
「父親怎麼了嗎?」
「自從妳來到這後,似乎變得相當消沉。而且,又耳聞到關於妳和亞因之間要生孩子的謠傳,聽說相當擔著心」
在最近,似乎有克修里那達家所雇用的人,想把安潔莉娜帶回地球的情報進來。
桑坎特‧克修里那達這位懷抱著上個世代觀感的人物,就算過分害怕剛剛所提過,近乎迷信般的於宇宙生產的危險,也並不奇特。
因為在地球上許多地方,深深的相信著要是在宇宙中生產,母子便會雙雙死亡。可是,那是意圖上被流傳的假消息。只是論如何都想要阻止因優秀人材紛紛從地球離開而使至的衰退,這才是心聲吧。
「要是妳接受的話,由我向羅姆斐拉打探情況後……」
「大伯父,那件事我想鄭重的拒絕」
安潔莉娜毅然決然的回答。
「我們的孩子,與克修里那達家是完全沒有關係」
「可是,安潔莉娜」
希洛‧唯的話是如此對安潔莉娜費心之上的發言,但對於為愛而活的她來講,似乎是無謂的擔心。
「請大伯父不用費心我們的事……總會有辦法的」
反而,安潔莉娜詢問了自己一直以來都擔心著的事。
「大伯父才是不結婚嗎?我認為要擔當地球和宇宙未來的未來,應該是大伯父的血脈才是」
「要是有人繼承我的意志,那是誰都不打緊。就算希洛‧唯這個名字消逝的無影無蹤,也何嘗不可」
「可是,那樣的話」
希洛‧唯說了好似預見未來般的話。
「要是我有個萬一,那亞因繼承就可以了。或者是」
溫柔的碰觸安潔莉娜的肚子後,浮現沒有比這更溫柔的微笑。
「這個孩子能來繼承的話就萬幸了」
「是」
這是希洛‧唯與安潔莉娜最後所談話的內容。
 
此時在同殖民地中的亞因正準備著與連合宇宙軍(cosmoalma)的塞普提姆※少校會見用的場地。
可是,那卻沒能夠實現。
因為有緊急通訊到了亞因那。
「糟糕了,亞因」
那是任護衛安潔莉娜的保鑣。
從便宜住宿處出門採購的她,突然被數人包圍,並被帶上所乘來的車給載走。
亞因比起責怪這個無能的保鑣,更是後悔自己的天真,沒有對安潔莉娜隨興而起的行動更加告誡。
「那些傢伙……」
很快便預想到是克修里那達家所雇用的人吧。
想不到其他的。
雖然沒想到居然會是以這種形式動武,但也有因為以為在心底某處是不是已經原諒了兩人的結婚而大意。
「我立刻過去」
雖然這麼說了,但要怎麼做才好卻是毫無頭緒。
殖民地的治安是由連合宇宙軍所管理,對要會談的塞普提姆少校,提出搜索安潔莉娜什麼的,非常不是委賴的立場。反倒是被藉口說到目前為止都一直綁架監禁著地球的重要人物就是極限了吧。已回天乏術。
就在那樣忐忑不安的時候。
亞因的手機收到訊息。
訊息只有一句話。
『永別了』
『想到你艱辛的立場,我想就這樣會比較好』
如此。
這是安潔莉娜躲過帶走她的人的眼線,用拼死的決心所發出的吧。
「怎能有這種事」
亞因對卑劣的克修里那達家發怒,然後,對退卻又懦弱的自己感到焦躁。
「我們不可能就這麼簡單的就被拆散」
要是自己就這麼簡單放棄了,那就會失去全宇宙最美的(女)人。
亞因馬上向認識的反抗家坎茲取了連絡。
就如同蛇道就要問蛇※這句話,很快便知道了克修里那達家所雇用的人的行蹤。
似乎是正往宇宙港(spaceport)。
「還來得及!」
亞因乘上車,趕往港口。
知道了太空梭的發射是從連合軍也並用著的第13號跑道。
亞因一到達宇宙港,就連同帶車的衝過鐵絲網,擋在正要發射那一刻的太空梭之前。
「安潔莉娜!」
使盡全部的聲音呼喊。
 
安潔莉娜從太空梭的窗戶確認到了如此亞因的身影。
「亞因!」
沒可能從這能聽的見,但忍不住不叫出聲來。
眼淚不止境的流出。
要是能過去的話,真想要飛奔而去。
可是──。
那是辦不到的。
 
在亞因的周圍,連合軍的士兵已經團團包圍住。
「亞因,這個行為可是問題阿」
從士兵間出現的塞普提姆少校,舉著槍說了。
「這裡是連合宇宙軍的管轄區域。希望局外者能夠盡快退離」
可是,亞因無視如此的塞普提姆,悠然的朝向太空梭走去。
「停下!」
塞普提姆的聲音響徹在第13號跑道。
「要是不聽從指示將會變成要射殺你」
即便如此,亞因也沒有停下腳步。
「這不是威嚇。在此之上的問題行為,對你們也不會帶來利益」
塞普提姆就如同宇宙軍的年輕殖民地監視官一樣的想用血氣方剛的口氣來讓他打消念頭。
可是,亞因並沒有膽怯。
終於塞普提姆扣下了板機。
子彈射穿了亞因的左肩。
「安潔莉娜!」
替代慘叫聲的呼喊愛妻的名字。
塞普提姆接著又打了一發。
那穿過亞因的右腳,掘出了肉塊,使要再行走便得困難。
「安潔莉娜!!」
那是悲痛的叫聲。
雖然想要前進,但卻倒向左側,就那樣如同大字般的倒下去。
而那裡正是,被大大塗上白色『13』的地方。
 
「亞因!
在安潔莉娜的眼中,被鮮血逐漸染去的『13』大字,和儘管要倒下,也持續叫喚自己名字的亞因的身姿,像顫慄的光景烙印住。
「亞因‧唯,我所愛的人」
她眼淚的水滴凍結了。
此時,安潔莉娜用像是可稱為覺悟般的強烈意志心想了。
(我不會忘記這個光景。我所愛的人,拋棄了一切,一直呼喚著我的名字)
「我愛你,亞因」
 
「安……潔……莉娜」
在朦朧的意識之中,亞因只是一心的呼喚妻子的名字。
對那份真誠,塞普提姆感到了恐懼。
同時也感覺到殺意。
(不服從我命令的人,只有死)
將槍口朝向了亞因的頭。
但是那時,找到了總算是能夠脫困空間的太空梭,轉動了引擎慢慢推進。
士兵們靠到兩側,讓路給了太空梭。塞普提姆雖然纏到了最後,但被太空梭所排放的熱氣給壓倒,終究還是離開了。
數秒後太空梭就脫離了太空港。
亞因‧唯則是以非法入侵連合軍管轄區域與反判行為,被治安維持局禁錮人身。
(總有一天會與安潔莉娜再次相逢)
只祈禱這一點,從數周的牢獄生活解放之後,再次開始了殖民地的合作活動。
亞因已不再哭泣。
他也讓眼淚的水滴給凍結了。
(讓地球與殖民地的屏障消失。那樣的話,就能與安潔莉娜再次相會。就算有絕對真空和物理上距離的隔閡,對人們的心靈相通,是成不了什麼障礙的)
亞因這麼強烈的下了決心。
 
但是,兩人已經不會再次相逢了。
不,並不僅如此,比這更要更殘酷的命運,在等待著這兩個人。
 
 
AC-171 AUTUMN
 
三個月後,安潔莉娜在地球歐洲盧森堡平安的生下一名男孩。
名字取為『特列斯』。
之所以取作代表『13』※的那個名字,恐怕是沒有忘記那起沾染血腥的太空港13號跑道的駭人光景。
對她而言那並不是一件忌諱,而是親眼見到真實之愛的瞬間。
特列斯的眉毛,雖只是剛剛出生而已,但好似哪讓人聯想到希洛‧唯,眼角則是跟亞因一個樣。
安潔莉娜每看到那樣特列斯的臉,心就像翱翔在宇宙一般。
記錄之上,是以『特列斯‧克修里那達』所登錄,父親的名字並沒有被記載。
那樣的特列斯在心智有成之前,安潔莉娜則和羅姆斐拉財團的有權者迪爾麥悠‧嘉塔羅尼亞的兒子芬德爾特(フンデルト),以入贅招致克修里那達家的形式結婚。
舉辦了盛大的結婚典禮。
而沒想到年齡的差距居然有20歲,當然,芬德爾特與安潔莉娜之間並沒有愛。
可是,像這樣的政治結婚,安潔莉娜並沒有特別拒絕,只是以淡淡的態度接受下來。
 
父親的桑坎特公爵已老了。
似乎也把安潔莉娜過去一連串的暴走當作是年輕氣盛所至,心想以這次的結婚,她能夠安定下來,也不節外生枝的養育後繼者的特列斯的話,克修里那達家的安泰是準沒錯的。
那份安心感,提早了桑坎特的死也說不定。
隔年的AC172年初頭,曾是羅姆斐拉財團代表的桑坎特‧克修里那達,沉穩的長眠了。
將財團的未來和克修里那達家的安泰,交給了才剛出生的特列斯就走了。
到要成為後繼的特列斯長大成人為止之間,雖然財團暫時代表以迪爾麥悠‧嘉塔羅尼亞就位,但他並沒有桑坎特公爵般的統率力或是領袖魅力,羅姆斐拉財團將會暫時毫無向心力的渡過數年。
 
若要說那時的安潔莉娜已經對世事感到黯淡,也不盡如是。
而是在心底深處打算,對希洛或是亞因理想的殖民地獨立與宇宙的和平,默默的支持。
為此則需要固若金湯般的地基,如此想。
這次的政治結婚也是為達成目的的行動,反正最後也是打算讓特列斯繼承亞因的遺志。
而那便是,對到目前為止自己所犯下的輕率行動的贖罪。
 
在那時的宇宙,希洛‧唯正發表『殖民地的完全統一宣言』,如此一來地球與殖民地便成了對等的立場,居住在宇宙中的人們這麼認為。
安潔莉娜知道了這消息也是欣喜雀躍。非常高興朝理想的實現,踏出了第一步。
可是,地球方面則是非常的狡猾,認為這樣要詐取殖民地那方就變得容易多了。
而那證據,便是連合的宇宙軍的基地擴大,讓軍隊的維持費用擔負金的分配也大幅的增加。
更甚者殖民地間的輸出關稅的提高也是由地球為主體所進行,對殖民地不利的條約一個接一個的締結。
就算殖民地的人想要抱不平,也沒有辦法抵抗地球方面的軍事力,沒有『力量』的外交,本質比『圖畫的糕點※』還更要的糟糕。
 
安潔莉娜說著給特列斯聽。
「世界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爺爺把我和你爸爸拆散了才會這樣」
「如果要改革的話,就必定要宇宙的意識和地球的想法合而唯一才行」
「而那件事,只有你才能辦得到」
「想作是你不得不完成的使命」
看見那模樣的芬德爾特,不但沒有警告,反而只是溫柔的笑著。
是不當一回事,還是尊重安潔莉娜的意思,不可究明。
但是,那時的芬德爾特深愛著年輕貌美的安潔莉娜似乎是沒有錯的。
他以寬容的心所待,儘管所愛之妻的視線並非朝向自己,也是絲毫無所謂的樣子。
並且,對於前夫之子的特列斯,彷彿也當作是自己兒子般愛護的樣子。
在貴族同夥之間,雖有老好人、遲鈍、也有背後說話的人,但芬德爾特是絲毫不在意。
而那理由,在兩人的孩子誕生之時將會明白──。
 
AC173 SPRING
 
安潔莉娜和芬德爾特之間生了另一個男孩。
名字是潘恩‧克修里那達(ヴァン‧クシュリナーダ)。
和特列斯是差兩歲。
長相和安潔莉娜很相似,不論誰都說彷彿就是女孩子。
事實上,跟有兇猛眉毛的特列斯連比都不需要,就像是會讓人聯想到天使般可憐又美麗的印象般的小孩。
既然是克修里那達家與嘉塔羅尼亞家的血脈,就是說比起特列斯,潘恩才適合繼承財團代表,又或是王侯貴族。
我想恐怕芬德爾特在內心中,藏有這份想法。也是因為如此,才不求回報的對安潔莉娜以及特列斯灌注愛情,不想以至被兩人所厭惡。
雖是當然的,但財團對於潘恩的誕生是打從心底的祝福,認為是桑坎特的再臨而表示祝福之意。
後年,特列斯雖然也對那感到當然般,將克修里那達家和羅母斐拉財團寄托給潘恩,而自己則決定成為軍人,但現在還年幼的他,僅是天真的對弟弟的誕生感到快樂。
 
在同時刻,希洛‧唯發表了以非暴力以及非武裝的殖民地獨立。
也就是世俗所說的「宇宙之心宣言」。
這個宣言成為之後山克王國的完全和平主義的根源,隔了數十年後變成女皇‧莉莉娜的世界國家宣言的源流就不必多談了吧。
安潔莉娜此時,與特列斯和剛出生不久的潘恩一起,觀看了這次希洛‧唯的實況演說。
但是,那臉龐卻充滿了憂鬱,甚至還流露出淚水。本應該已經冰凍住的淚水,為何又在此掉溢出來了呢。
 
在螢幕中,確認到了和希洛‧唯在一起令人懷念的亞因的身影。
因受到子彈的後遺症,而拄著拐杖,身影雖然看起來糟糕而感到痛心,但他總算能夠站在舞台上活躍,一定是有相當深厚的感慨。
但是,當看到在希洛的身旁有昔日的反抗活動家坎茲,以及謠傳把刮分殖民地資金的資產家德基姆‧巴頓的身影時,說不出口的不安在安潔莉娜的心中,變成為黑色的影子形影不離。
接著,對獨立宣言那本身感到了極度危險。
說這是完全否定連合軍的宣言也不為過。
當然,對殖民地而言該是再歡迎不過,但對於希洛或亞因,就相當於是接下來要空手面對連合軍。
「那些人會被殺……」
連合宇宙軍的塞普提姆少將,雖然個人方面對亞因有所憎恨,但希洛‧唯則是從體制的立場上視為危險。
這樣下去的話殖民地的權利會被剝奪。這麼心想,就算雇用秘密結社『OZ』的前身『連合軍特殊工作班』裡的狙擊手暗殺希洛‧唯雖也並非不無可能。不過『特殊工作班』在籍為連合宇宙軍,不是宇宙軍一名少將的立場就能夠下達命令。
接下塞普提姆委託的,是一為名叫安迪‧羅的人物。
要談論他,是再更為後面的事,在此便只先停在名字──。
 
AC-175 APRIL 07
 
將要四歲的特列斯,鮮明的記著這一天的事。
可說是在特列斯的人生中最初的記憶。
安潔莉娜帶著特列斯和潘恩,到歐洲北方的斯堪地納維亞半島旅行。
芬德爾特並未同行。
她似乎想讓還小的特列斯和潘恩看看極光。
原本是預定一邊眺望美麗峽灣的景色,一邊享受前往挪威海的船上旅行,最後在格林蘭的雪原上看極光。
不過,前一天卻是伴隨著大雪的暴風。
雖說是四月,但還是從北極海流入大量的流冰。因為暴風,白色巨大的流冰相當激烈的互撞,有些浮起比海面要高,有些則沉入到海底,那白海的低鳴,讓人聯想到好似冰塊們之間的戰爭。
流冰的前端尖銳無比,用那切頭像同胞砍去,變成更為險惡的刀刃。
特列斯從船中看到這光景,感受到了異常的興奮。
這戰鬥既沒有主意也沒有主張。
因為是正義和邪惡、敵人和我方、甚至連戰鬥理由都不存在的『徹底毫無意義並且無謂的戰爭』。
如果冷靜下來,便能把這當作僅是自然現象而已。
但是,特列斯擁有對此甚至感到美麗的感受性。
到了隔天,風暴停止,變成一片雲都不見的大晴天。
安潔莉娜們此時,才知道了希洛‧唯的暗殺事件。
在船艙內的螢幕,被狙擊而當場喪命的船說指導者的現場轉播,三個人目瞪口呆的看著。
安潔莉娜一瞬間失去了語言。
接著,在那同時,恐怖份子將現場爆破,也傳來亞因‧唯的死訊。安潔莉娜從頭到尾都沒說半句話。
是心想怎麼可能,還是心想擔心的事果然發生了,是不得而知。
但是安潔莉娜都有哭泣吼叫,還是失了分寸。
眼淚既沒有流的,撫摸著特列斯和潘恩的頭這麼說了。
「歷史的齒輪開始亂了……世界將要走向錯誤……」
 
特列斯和潘恩被母親催促,從船艙出來去看流冰的大海。
在那看見的光景,在生涯中成了不會遺忘的事物。
被細分的切鑿,銳利尖刺的冰山一角,與在那內部裡湛藍凍結的海水,反射剛從升起水平面的太陽光,晶光的閃爍,像是鑲了蒼銀和黃金與七色的三菱鏡的寶石般的光芒拓展在大海上。
 
是純粹的美麗。
在毫無意義的戰爭後,莊嚴且無缺的美。
 
特列斯大概是想這麼說也說不定,但如此的表現力,還尚未擁有。
特列斯和潘恩一定被這份美給奪走了心。
「真美麗阿,哥哥」
「嗯……」
「你門兩個,就把這份景色牢牢記住……或許哪一天會能有所幫助」
不知何時,安潔莉娜站在兩人的身後並且靜靜的這麼說了。
「母親…」
「亞因,我愛你」
安潔莉娜對著還小的亞因的嘴唇,將自己的嘴唇對上。
那不是母親對小孩該做的事。
在特列斯身上看到亞因的殘影,而做了對戀人般的接吻。
那時,從出生以來第一次,特列斯流了眼淚。
到傷痛似的理解了母親的悲傷。
年幼的潘恩雖然準沒錯的看見這兩人的樣子,但之後,並沒對此多談。
或許是沒有記憶住也說不定。
但是,不難想像在心底深處大概有感覺到像似原風景※般的什麼吧。
特列斯‧克修里那達,從此以後便沒有再流淚。他或許,就如同他的父親與母親般讓淚水凍結了也說不定。
 
世界將要轉變。
地球將要墜落。
宇宙的樂園將要枯委。
已經無法回頭,雖然還很含糊,但年幼的特列斯感受到了。
 
從此開始的二十年之餘(AC195年),特列斯引用里爾克的『秋』之詩寫了小品。
而且,在那之前的AC187年也創作了非常相似的詩而有所留下。
或許可以認為,這次見到的『流冰』經驗與『秋』或創作詩有所關聯。
會這樣說,也是因為安潔莉納從隔天極光都不看就返回盧森堡去,之後便穿著喪服關在房中,沒有再做過像似旅行之類的事了。
特列斯和潘恩在那之後的人生也是,與感動毫無緣份,並且也不再有對自然的雄偉,或是對宇宙的神秘之類感受到刺激的樣子。
 
雖然完全僅不過是想像的範圍,在這AC175年的四月七日,對安潔莉娜,還是特列斯及潘恩兄弟,難道不是命運之日嗎。
當然不必講,這不僅是對她還是他們,也是改變了地球圈所有的人們的命運之日。
可是,這個命運之日,與眼見那個美麗景色之日偶然是同一天這件事,至少在特列斯的內心世界的變化,無疑多少有所關聯。
接下來用德語所寫的詩正表示如此,既然要考察特列斯‧克修里納達這名人物的感性,或許能成為參考。
 
『眩目之光』
 
在漆黑之中眼見一點的光芒
而向那光芒疾走而去
儘管是,目不回頭的跑著
忘我的跑著
 
就這樣跑著跑著
好似穿越過隧道一般
刺眼的光芒跑進世界之中
那是洋溢滿足感的世界
 
這就是我所追求的事物?
過去追求的事物?
 
不,不一樣!
 
我不是在追求安息
我不是想要有這份心
 
我轉過頭去
在那有自己一路走來
漆黑隧道的出口
 
我所追求的不是結果
過程才真正重要
 
如是這樣
那我的救贖
在那漆黑的暗黑中才會有
一路跑過來這件事才是真正有意義的
 
那麼,我捫心自問
為何
要一路持續跑著?
                 AC187 sommer TK
 
AC176 AUTUMN
 
希洛‧唯的暗殺事件給地球圈,特別是過去希望和平的人們,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傷痛。
連合軍於地中海曾是新兵器開發基地的科希嘉,名為MOBILE SUIT的人型機動兵,器雖然在製造途中,但從殖民地派遣的優秀的技術人員,同樣也是科學家的五個人,在此事件的同時拒絕了一切技術合作,而逃往不知何處。
結果,MOBILE SUIT的開發被委任給OZ的賽斯‧克拉克※與茲巴洛夫‧比爾門技術士官,且計畫變更為大幅降低成本的量產型的建設。
在那年的八月,完成初期型陸戰用MS里歐並投入運用(rollout),在十月中旬就實戰配備。
同時期,茲巴洛夫技術士官開發了強化中距離支援、間接攻擊的特拉哥斯,且讓它到年底便能量產。
接續著,賽斯技師長完成了把里歐作為原型發展的空戰用MS艾亞利茲, 在隔年四月就讓其實際運用。
說所謂的第一期型MOBILE SUIT的初期原型在這時期就完成了也不為過。
另外,位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醫療國家山客王國,一改其方針,以基於獨自的和平思想開始王國建設的動作,也是在此時。
更甚者,在宇宙中也是,對於介入殖民地的連合軍,L-5A00206殖民地表示了反抗意志,誕生了深刻的對立關係圖。
以那為契機,到目前為止希洛‧唯與亞因抑制下來的武裝蜂起,在其他的殖民地也紛紛產生。
箍環脫落後的崩解※正是此形容也說不定。
受於此,連合軍以維持治安為口號,開始一個接一個的軍事鎮壓。這種狀態連結起憎恨的鎖鍊,說是揭開了看不到終結的戰爭時代布幕也不為過。
另外,在這L-5A00206殖民地中,雖然發生了人類史上的第一次MOBILE SUIT間的戰鬥,但因為與這次項目的關聯性薄弱的緣故,不得不先延後。
 
只要一度被究極的美麗給迷惑上的人類,便會對滿是汙濁的人類社會產生相斥反應,有時甚至會做出近似瘋狂的行為。,以前曾這麼紀載過。
那或許也是,能對稱作為「和平」的美麗字句也說的上的事。就算只是一時,只要嘗過和平滋味的人們,在放手的瞬間,便會被無法言語的不安給束縛,呼喊著要再一次取回那和平,同時變成饑渴血腥的野獸,被不厭殺戮的狂氣給侵蝕,在到目前為止的人類歷史上處處可見。
 
安潔莉娜‧克修裡納達,也是在此時變得異樣。
因為亞因的死,失去了活下去的力氣,而在精神上將自己逼迫到窘境的樣子。
不悲傷之時留下淚水,那美麗的面容失去了情感的纖細。
不通脈絡的言行或奇異行為變得醒目,在有時,還有過脫去黑色的喪服,全裸的在宅內走著。
對於特列斯而言,溫柔、優雅,充滿氣質的母親被瘋狂給侵蝕。
而無力的他,儘管看到那樣的母親應當是很難熬的,但沒有眼淚從那雙眼中流露出來。
 
並且,特列斯對於那樣的安潔莉娜,一次也沒有說過類似抱怨的話。
「母親大人只要能夠在這,我就很幸福了」
僅是這麼傳敘,而沒有對母親撒嬌。
同樣的,潘恩也向那樣的兄長眼見學習。
過去,安潔莉娜也對亞因說過相同的話。
可是剛剛成為五歲及三歲的孩子,是如此能到這般的堅強嗎。
 
曾幾何時克修里納達家族變得冷清。
那起因是應為家族之長的芬德爾特,變得少待在這家之中。
雖然本人說是被營運財團的工作給殺了時間,但特列斯和潘恩都查覺到那是為了逃離安潔莉娜的藉口。
要是在此時,芬德爾特獻身的照顧所愛之妻,或許就不會讓安潔莉納的心病更加惡化吧。
安潔莉納為了精神的安定,與那心的治療,入院到了山客王國的王立醫院去。
儘管芬德爾特向特列斯們說明在那有著最先進的醫療,但事實上是為了保住貴族的顏面,才選了國外的醫院準沒錯。
特列斯和潘恩,雖如此仍頻繁的動身探望。
相對他們,芬德爾特不過僅僅去過醫院一回。就這件事,就可以說這對夫婦之間沒有真正的愛吧。
 
那一天,雖然芬德爾特也在,但沒進去王立醫院,而是在外的車上等著。
大廳裡,混然穿雜著各式各樣的人。
在匹克克拉福特家中,誕生了嫡長子之事,事後芬德爾特才聽說。
似乎是叫作米利亞爾特的王子。
特列斯‧克修里那達與米利亞爾特‧匹斯克拉福特。
雖然這兩人之後會創立了OZ特殊部隊,並且是成為點燃地球與宇宙的全面戰爭導火線的本人,當然爾,此時誰也無法預料到等著他們兩個的命運。
 
AC180 APRIL 08
 
四年的歲月流了過去。
結果,安潔莉娜這四年之間並沒能出院。
特列斯歲數到了九,潘恩則變到六歲。
少年期的特列斯和潘恩都是成績優秀,在班級上都是帶著領導者氣質。
可是,潘恩出生就身體虛弱,而相反的特列斯從擊劍到馬術,近乎萬能於所有運動。
兩個在假日都必定會到母親的醫院去。
走在寧靜的醫院走廊下,有一回潘恩在進到母親的病房內之前,從相當以前就抱有的疑問,僅僅向特列斯詢問過一回。
「哥哥,你愛著母親嗎?」
特列斯對於弟弟那樣樸實的疑問,雖然不是說沒有意思想含糊過去,但並沒有老實的回答。
「你又是如何?」
「當然是愛著的」
特列斯露出溫柔的微笑說了。
「是嗎……那麼,那樣不就好了嗎」
潘恩對那樣哥哥的笑容,總感覺到好似有哪寂寞。
或許也有因為如此,就不再重複過那問題。
 
一進到病房,安潔莉娜恍神的看著窗外。
果然,在那雙瞳之中並沒有活力,甚至是會認為是不是連呼吸都沒有了般的,延續著虛幻的生命。
兩個人就這樣,對著母親報告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或是飼養著的貓的事。雖是無關緊要的事情,但兩個人,特別是潘恩,拼命的訴說。
安潔莉娜的樣子,僅在最初只是會點點頭,可是一但和特列斯的眼神對上,眼中就會寄宿起光芒,並一定會反覆同樣一句話。
「把世界給拿到手,特列斯……要成為宇宙、還有地球的支配者」
當然,特列斯並不是會把那話當真的孩子。
不過,潘恩就不是。
對母親的話囫圇吞棗,深信不疑的相信哥哥特列斯正是,抱有讓宇宙與地球和平使命的人。
 
山克王國的匹斯克拉福特王揭開『完全和平主義』,其時期剛好是與名為莉莉娜的公主誕生重疊。
在此稍微的回顧一下山克王國的歷史後,原來,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這個地方,從地政學上來看也是個紛爭不斷的場所。
扼要的說,是可以譬喻為離和平這個字眼在最要遙遠的位置。
只是個不但資源匱乏,連軍事力也小的這個山克王國國家,總是被捲入他國的紛爭,被歐洲大國的我行我素的思慮給不斷翻弄的悲哀被害者國家。
但是,有時則會變容成為軍事國家,居然還開始侵略它國。
以那為契機的,世界各國的軍隊開始攻擊山克王國,毫不手下留情的蹂躪著。而國民,或者該說是國家本身則完全的疲憊下來,被要求了莫大的賠償金。
而勇敢站起面對那賠償的人,正是現在的匹斯克拉福特王。
他將到那為止的軍事費用灌注到醫療的研究促進,成功的將那技術提高至世界第一。並且還改變教育體制讓國民的三分之一城為醫生或是看護士。醫療器具的開發也成為頂級,死於戰爭的人數大減,也是從這匹斯克拉福特王開始的山克王國的功績。
僅僅數年就將那莫大的賠償金給完全的繳納。
那之後,組織菁英的醫師團體,派遣至紛爭地區,無償的進行傷患的治療。因為此事,而扳回了過去曾是軍事國家的汙名,從世界上得到了信用。結果,其他國也變得不想攻打山克王國。就像一個國家整個變成了一棟醫院。就像只要攻擊醫院,不管什麼軍隊都會被批判一般的,把這個國家變成紛爭地帶這種荒誕的行動誰也沒有做,也沒有做的意義。
從這個成功開始,山克王國曾幾何時的強化發言力,從未奢侈要讓戰爭從世界上消失的努力。
讓對殖民地的醫療技術興盛起來,在宇宙中出產的問題,這個國家的醫療集團也解決了。
之後,希洛‧唯與這個匹斯克拉福特王好幾次的會見,都是因為有這些經緯。
可是,在AC175年,同樣是追尋和平的同志希洛‧唯被暗殺,那立場變成了孤立的場所。
匹斯克拉福特王暫時的停止宇宙的和平活動,首先邁力於創造地球上的和平。
對此贊同的國家雖然不多,但存在還是有。
接著,到了今天揭開非武裝、非暴力、批評戰爭的『完全和平主義』。
但這件事居然會招致這個國家最大的悲劇,是這年要成為四歲的王子‧米利亞爾特,和剛出生的公主‧莉莉娜也都無從得知的事。
在這個宣言的二十個月後,被把和平主的擴大視為危險的地球圈統一連合軍將軍戴格‧歐涅蓋爾(ダイゴ・オネゲル)攻擊,王國就崩壞了。
匹斯克拉福特王在那時死亡,而那兩個孩子也都去向不明。時間上是,AC182年的事了──。
 
 
                  Part‧2 註解
※1 DoctorT,TV、OVA版的特洛瓦‧巴頓。重武裝鋼彈駕駛員。
※2 W教授,TV、OVA版的卡特爾‧拉巴伯‧溫拿。沙漠鋼彈駕駛員。
※3 挪,ㄋㄨㄛˊ;避免有人看不懂,原文ほいよ…。
※4 ZERO,零式系統。於電視版中為收集所有狀況,配合駕駛員,模擬出未來的系統。
※5 擬境頭罩,原文virtualvisor,如有與前面翻譯衝突,本人懶的負責,此翻譯時間點與上次相隔兩年
※6 塞普提姆,鷹派路人甲,詳情請見電視版前10集中某集
※7 蛇道就要問蛇,原文蛇の道は蛇,指是同類所做的事,很快便能理解內容,意近的中文說法,忘了
※8 法語Treize,代表數字13,日語發音トレーズ,特列斯
※9 圖畫的糕點 原文「絵に描いた餅」,意指就算再好也派不上用場
※10 原風景 年紀到一定時心中最懷念的初始景色,多是幼時生活場所,也有旅行偶經之地,或幻想
※11 賽斯‧克拉克 原文セイス・クラーク 里歐的創造者
※12 箍環拖落後的崩解 原文箍が外れて弾ける 拿掉固定桶子(樽)用的箍(鐵環之類)後,木頭便會一鼓作氣迸開的模樣。
 
 
更新 2013 6 1
 
AC-183 WINTER
 
特列斯母親的安潔莉娜,在山克王國崩潰之前,就先轉移了病院。
可以想作那恐怕是察覺到了連合軍內部情報的芬德爾特,而做了那樣的安排。
並且,避開了紛爭頻發的歐洲,移動到了L-1殖民地群的病院專用設施。
那是特修里納達家,或是羅姆斐拉財團,想讓將來倍受矚目期待的特列斯和潘恩,盡可能的從母親拉遠吧。
 
對於特列斯而言,義父的芬德爾特似乎也不是那麼令人不快的存在。
因為同情母親不在身邊的境遇,總是溫柔的接待。
與其說是長期的同居生活產了移情作用,不如說是對到那之前為止的冰冷對待,有了贖罪的意識才說的過去。
但是,從貴族的生活一路活過來的男人,光是有贖罪的想法就可算到上等的分類去。
而弟弟的潘恩,又是敬愛著特列斯,認為輔佐將來要成為羅姆斐拉總帥的兄長才是自己的使命。
可是,正要從少年期進入到青年期的特列斯,對於像是財團或是王族這般政治的野心完全沒有興趣,拒絕了註命的羅姆斐拉財團的地位,反而入學到地球圈統一連合軍的士官學校。
是還在十一歲的時候。
如果是這樣,那特列斯就是對於那樣王宮貴族的排外本質產生了反感,而決心成為軍人也說不定。
也能想作是因為近身的體驗到,不管揭起如何崇高的和平主義,無力者總會被簡單的消滅,就如希洛‧唯或是山克王國的末路。
不管究竟為何,特列斯那時想用那充滿哀愁的獨特眼眸,來找出自己生存的價值。
 
就算在士官學校,特列斯也是首席。
教官是傳言中羅姆斐拉財團的怪人基利亞‧嘉塔羅尼亞(キーリア・カタロニア)上校。
是暫時財團代表的迪爾麥優侯爵的末子,也是歲數差芬德爾特‧克修理那達很遠的弟弟。
基利亞有個要兩歲的獨生女桃樂絲,常常跑到士官學校來玩。與特列斯是遠房親戚的這位少女,是個聰慧且笑容有特徵的孩子。
「我長大了,要給特列斯大人當新娘」
老是這麼說的,讓周遭發笑。
當然的,本人並沒有要引人笑的意思。似乎是認真的那麼想。
桃樂絲對於特列斯,就像兄長般的愛募,特列斯也把桃樂絲當作真正的妹妹呵護。
並且,基利亞也是比起外甥,更把特列斯當作是優秀的學徒,相當的注目著。
更特別熱心的授與最新的MOBILE SUIT的操作或戰略、戰術理論。
 
找到新歡想要放棄
 
----
略過略很大的最後一頁翻譯。
----
 
 
MC-0022 NEXT WINTER
 
我錯愕了一陣子。
拿掉虛擬頭罩,凝視著冷凍膠囊的探望窗口。
很快便將要覺醒的『奧羅拉公主』。
代號『希洛‧唯』。
那臉龐與我剛剛看到的小男孩是如出一轍。
(那個孩子,將要成為希洛嗎)
「解凍結束……」
老師‧張按下了膠囊的開閉按鈕。
「終於好啦」
那麼說著,迪歐跳了起來,一臉好奇的注視著膠囊那。
接著,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就請多多指教啦,前輩……」
而法札雖然還是老樣子的滿面笑容,但接近了滿溢出水蒸汽的膠囊。
「唷,希洛」
被這麼稱呼的少年,睜開了清澈的眼瞳。
那眼睛,果然沒有錯。
跟那男孩是一樣的眼睛。
「你還是老樣子阿」
法札一邊笑著一邊像似懷念般的說了。
希洛則還是不熱切的用低沉的聲音回答。
「你也是阿,迪歐……」
是非常冰冷的聲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703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鋼彈|鋼彈w|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shumeith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英國汽車節目【TopGe... 後一篇:夢幻之星網路版 2 【角...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99116199大家
▲小屋更新▼【幻慾殿】R18-A02-CG集(鬼滅之刃、Keroro軍曹)DL版,最新合集出爐囉,歡迎參觀支持Ow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