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夜風血霧 No.11---

作者:Yui│2011-06-09 16:27:16│贊助:2│人氣:199
No.11 天狗,才加,松原
 
 
 
  柏木忽然驚醒,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這個感覺已經到了晚上了,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被前田給襲擊,麻友似乎衝了上來,之後就沒有記憶了。她看見自己躺在棺材內,應該是麻友把自己給送回來了。她推開了棺材的蓋子,一起身就看見在一旁熟睡的麻友。
  麻友臉上的瘀血已經不見了,她不知道在柏木身邊守了多久,可能一整個白天她都在這,以至於實在太累了所以就在椅子上睡著了。
  柏木爬出棺材,撫摸著麻友的頭。
 
* * * * *
 
 
  「松原夏海?!」前田歪著頭,「那是誰?那身影絕對是才加錯不了,心跳也是……」她閃著水藍色的右眼,確信自己感受到的那跳動。雖然帶著面具,但自己的感覺絕對不會錯的。
  「不再是了。」優子回到屋內,謹慎地關上了門,「兩年前,夜風祭……」
  夏希插了話,「妳確定要說嗎?」
  優子考慮了一下,依然點點頭,接著繼續說,「才加失去左腿的那一天。當時參加夜風祭的雖然不比這次這麼瘋狂,但也足夠了。
  「才加跟著夥伴松原,一同追殺一個新起集團的殘黨。當時那個集團的力量還很小,只要他們多殺幾個,就會馬上瓦解。她們不打算直接面對領頭的夜風族,只是想慢慢削弱這剛集結起來的集團。
  但是她們失敗了……」
 
 
──兩年前
 
 
  這天晚上下著雨,才加與松原來到一所小學校的操場上。追尋著那氣味,他們來到校舍旁邊,一棵大樹下方,操場就在另一邊,這裡有個進入校舍的入口。松原用眼神示意自己先進去觀察,才加點點頭,她待在外邊靜候著。松原就這樣進去那校舍裡面。
  不一會兒,才加站在那棵樹下,感覺到一陣騷動,草叢邊、另一棵樹上、甚至校舍的某個窗邊,她已經被團團包圍了,這是個圈套。才加閉上眼睛,默默的笑了笑。她走離開那棵樹,拿出綁在腰際上的兩根鐵管,掃視著目標,草叢兩個、樹上三個、校舍裡面三個。
  下一妙,八個夜風族一起迅速跳出隱蔽物,他們的眼睛閃著紅光,快速的攻擊。才加用鐵管打飛了兩個,還來不及轉身,背上中了一刀,她疼痛地跪了下來,後腦馬上被重擊,她暈眩地倒在地上抵抗著接下來的攻擊,她刺穿了一個的頭顱,打斷另一個的右手,趁暈眩的情況好轉,她馬上起身跳離包圍的局面。
  眼前還有五個,還有一些暈眩,背上的刀傷頗深,她感覺的到鮮血浸濕了白色工作服,但現在還不是鬆懈的時候。其中兩個敵人衝了出來,才加正準備要對抗那兩個飛過來的人,她拿起兩根沾了血的鐵管打算打爆他們的頭。還沒反應過來。下一秒,她的胸口被什麼東西刺穿,飛過來的人抓住她的兩手臂,她這時才看到那次穿自己胸口的東西。
 
  一根伸長的舌頭。
 
  其中一個敵人是變異型夜風族,舌頭可以伸長,那舌頭堅硬地刺穿才加的身體,讓才加反應不及。現在她已經被挾持住了。她瞪著變異型夜風族,想到獨自闖入校舍的松原夏海現在不知道怎麼了,她現在又無法掙脫。接著他感覺到身後一個身影逼近,然後後腦被重重的打了一下,她暈眩地倒在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她的頭痛得受不了而醒來,發現自己在操場邊的樹木旁邊趴著,身體暫時性的痠痛還在,她揉著自己的頭,還爬不起來。她掃視著操場,尋找著剛才打鬥的方向,那個校舍裡面,松原是否還在裡面。
  他才剛想到松原,隨即看到操場的中央,躺著一個長髮女人,她全身是血,幾乎失去了意識。
  「夏海!!!」才加大吼著,她雖然無法站立,還是匍匐著想要爬到她的身邊,但是沒爬幾步,左腳被一個力量給牽制住,她無法再往前進。
 
  一個特製的鐵環鎖住了才加的左腿。
 
  「啊!!!」她幾乎快崩潰了,放任著松原流血那是其次,如果天亮了那該怎麼辦。她看著手腕的手錶,四點整,離天亮就差不到一小時。她發狂似地拉扯著鐵環,那鐵環連接一條粗大的鐵鍊環在樹幹上,根本不可能拉開,她依然又叫又吼地拉扯著那鐵環,當然不會有什麼用。
  「夏海!!!」她一邊嘶吼著試著把松原夏海給喚醒,但松原就是靜靜地倒在那血泊裡,一動也不動。「可惡……可惡!!!」隨著力氣樂來越小,她拉扯鐵環的動作也和緩了許多,只是情緒依然激動,橫滿了淚水的臉甚至沾滿了泥巴。
 
  一把長刀從天空落下,掉在才加伸手可觸及的地方,才加被那聲響拉去了注意力,她看見一個身影,泛著水藍色的瞳孔,快速的離去,又看見那把長刀。
  「柏木由紀。呿……」她不屑地看著那把長刀,「竟然要受到妳的幫助。」
  柏木只是丟了把長刀就迅速離去,她總是這樣暗中幫助很多人,但是才加認為,用這種方式還倒不如直接把松原帶走,讓才加一人被太陽曬死,這樣比較爽快。長刀的用意似乎是要砍斷自己的左腿,才加無奈的笑了,柏木似乎是預測了結果,甚至她還有更重要的事必須去做,取捨之後松原的情況比較不危急嗎?才加一直都知道柏木是什麼樣的人,而柏木那自以為是的操弄並且改變未來,是才加一直都看不順眼的地方。
  她沒有再多想了,時間不允許。右手拿起長刀,迅速地砍下自己的左腿。
 
  忍著疼痛,拖著一條長長的血痕,她終於來到了松原的身邊,她輕輕拍著松原的身體,松原才慢慢恢復意識。
  「對不起,」松原看著才加滿是汗珠的前額,以及比夜風族還更沒血色的臉,「任務失敗了,秋元統帥。」她若有似無的微笑,半開玩笑地稱呼著秋元。
  才加抱緊了松原,「別說話,天快亮了。我們該離開了。」
  才加正要抱起松原,松原阻止了她,「來不及了,我的狀況我很清楚,混血種沒有那麼強的恢復能力,把我帶離開這裡也只是白費力氣……」她的呼吸聲大於說話聲,看上去說話相當勉強。她的腹部被亂刀砍傷,內臟的汁液流了出來。才加知道這的確沒救了。
  「夏希絕對有辦法的,知道嗎?妳別說這種喪氣話。」才加眼淚與泥巴沾滿了臉,執意要帶走松原。
  「離開吧,讓我待在這裡,可以跟你一起行動我很開心。」
 
  才加已經說不出任何的話來了,這一次的夜風祭,他們私自的行動造成了嚴重的後果。跟著前來的松原在自己的手裡就快死了,自己失去了左腿,就只是因為好戰的天性。夜風祭是娛樂,但從沒想過會失去任何一個生命,沒有人想過,那一直都只是個遊戲。
 
  「到我體內吧。」才加突然冷靜下來,「寄生吧。」
  「這樣我依然活不下去,只能暫時使用妳的身體。」松原的寄生能力有限,如果肉體死亡她將無法離開宿主。
  這是松原夏海的能力。寄生。她可以把腦的一小部分細胞轉移到另一個肉體的某個部位,吸取宿主的養分而存活,並且可以適時操控那個人的精神。但是才加現在提出的是永久寄生,是讓松原的心臟直接轉移到才加的體內,倚靠著才加的身體而繼續活下去。這當然可以控制才加的精神,但是才加似乎無所謂,畢竟那個人是松原。
  「我準備好了。」才加看著松原。「讓我帶著妳一起活下去。」
 
  聽到這句話,松原淡淡地笑了。
 
 
* * * * *
 
 
  「那個松原聽起來不是這麼壞的人呀……」有華插上了嘴,她坐在高橋的病床旁邊,幫他按摩著手臂,讓他恢復力氣。
  優子轉過身坐了下來,「事實上沒有這麼順利,」她低著頭看著地面,「松原在進入才加體內之後完全變了一個人,她邪惡,渴望血腥,屠殺,熱愛熟食。今晚,才加竭盡力氣想要壓下她出來的可能,最後似乎是失敗了。」
  「怎麼會……」前田似乎多少聽過這個傳聞,今天倒是第一次聽到完整的版本。而他知道的另一件事就是,當時柏木丟了把長刀在秋元身邊之後,就趕到自己身邊,餵自己喝下那改變一生的血液。她沒有即時救走松原,是知道松原已經沒救了,丟給才加那把長刀,只是讓才加安全離開的手段,或許松原會寄生在才加身上,連柏木都沒有看到。
  佐藤夏希這時候才插上話,「這只是我的猜測。」她這句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寄生的過程中,松原似乎使用了全身的力氣。跟前田一樣,可能有進入血性爆走狀態的可能。進到秋元身體裡的應該不是原本的松原,而是那邪惡的松原。」
  「這妳之前就說過,」優子說,「但是看到前田的狀況之後我才認真的考慮過這個情況。」
  「但是基本上,松原的精神不可能消失,她可能隱藏在某個部份出不來。」佐藤夏希的判斷一向很準確,畢竟她研究了好幾年,「總之今晚她一定會出現在夜風祭的場上,看她今晚會鬧出什麼事情來。」
  優子迅速站起身,「我可等不下去。」說完,優子跳起身子,快步走到門前,把門用力的甩開。「與其坐著乾等,還倒不如把她給帶回來。」
  夏希衝上前要拉住優子,「笨蛋!你以為你能做什麼………」
 
  優子已經消失不見。
 
 
* * * * *
 
 
  細雪繼續飄散著,現在才八點多,距離天亮還很早。第二街一處住宅公寓的屋頂上,河西智美抹淨了嘴角的血,她重新整理著自己紅色的和服。稍早前敗給了排名第七的宇宙之眼,雖然滿是不甘心,但卻有著另一種放心的感覺。小嶋陽菜沒有打算把自己操弄幻術的事情說出去,至少可以暫時保住第十二位的位置。
  兩個影子快速地踏上了這屋頂,兩個陌生的臉,年輕又嬌小。
  「妳們是誰?」河西戒備著,隨時要散出那口中迷惑人的氣體。甚至已經想好了這次要變成什麼樣子。
  矢神踏上前,把耳機給摘了下來。「別緊張,我不打算現在跟你戰鬥。」她的眼眸似乎有某種力量,直楞楞地打量著河西,「我不像小嶋陽菜,我還不知道要怎麼破解妳的幻術。」
  河西被這一句話嚇呆了,「妳在說什麼?」
  另一個嬌小的女孩走到河西的身後,現在河西進退兩難,「別再裝了,我們都知道了。」高柳繼續嚼著口香糖。
  「給妳一個建議。」矢神湊上前,她的鼻尖幾乎要碰上河西的鼻子,「離開這裡吧,別再混下去了,妳總有一天會被我打倒的。」
  河西生氣地一把將矢神給推開,矢神只是退後幾步然後笑了出來,鬼魅的笑聲。
  「開什麼玩笑,妳們這兩個小毛頭。」她跳至兩步遠的距離外,把兩個敵人都放在視線內,接著吹出一口氣,「啾~」
  「久美!小心。」高柳大喊著,她展開她背上的鳥獸羽翼,拍打著上天空。
  「呿,妳躲不過的。就算是變異型也是一樣。」河西盯緊了兩個人的身影,那兩個旁觀者。
  河西伸出兩隻手,攤平在前方,兩條衣袖口內飛出非常大數量的昆蟲,黑色的身軀,兩根長觸鬚,拍打著翅膀的樣子比蟑螂還醜。昆蟲們成千上百地飛出,高柳拍打著翅膀閃躲那群黑色的東西,她可以盡量閃避,但是有幾隻就這樣黏在高柳的身上,矢神則是馬上被那群黑色蟲子包圍,在地上打滾,那些昆蟲啃食著她的皮膚,她看上去非常疼痛的樣子。
  「明音!閉氣!」矢神說完遮住自己的口鼻,她知道這只是幻術,如果那氣體是藉由呼吸進入體內,然後影響腦波的話,閉氣應該會有效果。
  高柳試圖拍掉翅膀上的蟲子,她一邊大喊著,「早在她出招前我就已經閉氣了,似乎沒有用處啊!」
  「怎麼會?」矢神繼續承受著那昆蟲的啃食,有些甚至鑽進了體內。
  河西這時候走到矢神的身旁,蹲了下來,「妳對我的幻術不像小嶋陽菜這麼瞭解。看來妳還太年輕了。」河西一腳踩在矢神的頭上,矢神痛苦地繼續哀號掙紮著。
  高柳見情勢不對,是時候該撤退了,她高速俯衝,打算一把推開河西,但河西早就發現高柳的計策,她只是往身後一站,然後反過來抓住高柳,把自己的頭湊向高柳的眼前。
 
  河西的頭瞬間變成一隻昆蟲的樣子,放大的昆蟲看起來相當可怕。
 
  「啊!!!」高柳大叫了出來,還等不及河西那隻昆蟲張開大嘴,她已經把河西給踹開,一把拉上矢神,迅速飛離這棟大樓。
  河西恢復原來的樣貌,美麗端莊的和服女人,她微笑著,靜靜地看著拍打著翅膀的高柳明音,一把抓著還在掙紮的矢神久美,在月光下落荒而逃。
 
 
* * * * *
 
 
  一團血霧突然爆發,第一街口外的天空染上一層紅。凡是闖入的夜風族全都被支解了,她那吸引人的氣味繼續狂殺著。狂風之霧,再度出現。
 
  一個身穿白色工作服的身影快速闖入那血紅的霧。帶著天狗的面具。左胸以及腹部各有一個心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302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御神
好血腥的小說@@

06-24 15:21

Yui
是說醬壇已經更新到三十多回了
巴哈這裏還頭一次有人回覆我的小說呢XD06-24 15:31
御神
呵呵 剛好看到你有發就看了阿 醬壇的小說 我都沒去看過@@

06-24 21: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raga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風血霧 No.1... 後一篇:我與妳的距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來聽聽各種曲風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