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一把白骨與短篇小說】妖怪餐會(文長慎入)

作者:一把白骨│2011-06-05 15:33:12│巴幣:18│人氣:2633



作者前言:以下為舊作擷取並稍加改編--雖然是舊作,但因為滿合這個--奇幻生物的活動主題(除非有人要說妖怪是現實生物XD),而且故事還滿輕鬆的,單篇閱讀應該不會影響故事完整(頂多就是一些小小的梗沒法懂吧),於是還是忍不住想與大家分享。若是不滿意此為舊文者,我在此致上歉意,還請見諒,萬分感謝。



 
  「尊爵伊莉莎白廳」--姑且先不管這個讓人懷疑命名者的品味是不是在哪場牌局中輸掉的名字。這裡其實就位在道海同學會的「皇家維多利亞廳」的隔壁,兩者之間僅隔著一片可以移動的隔音板牆。裝潢大同小異,當然,與會者則是差了個十萬八千里。
 
  當道海走入時,裡頭滿滿的是人……至少看起來是人──據說已經活了三百年的吸血鬼、初一跟十五會吃素的老狼人、被其他賓客爭相握手的座敷童……他們都穿著即便是對普通人類而言也是再普通也不過的服裝(幾位女夢魔除外,她們似乎認為自己的胸部跟大腿應該要盡可能的造福人群),若非身為狐妖的沐音在旁指點,道海實在難以相信他們是妖怪。

  「他們會發現我嗎?」道海低聲問,「比方說……聞到氣味之類的。」

  「一般而言,鼻子最靈的妖怪大概就是犬神跟狼人,我們狐妖則比他們弱上一點……吸血鬼的五感雖然平均都很高,但他們就像是鯊魚,只會對鮮血之類特定的氣味有興趣。」沐音用視線替道海指引著方向,「可是我想就算是他們,在這種各種族類混雜的場合,除非距離你很近……我是說得要非常的近,鼻子都快貼上去的近,否則大概也會覺得『這個地方曾經有人類來過』,如此而已。」

  「而這裡確實來過很多人類。」道海望了身後一眼,「而且這扇不大牢靠的牆對面,還有我那一大群國中同學呢……雖然我倒是滿懷疑我的同學們不全見得都是人類就是了。」

  「但是我想你還是離『魅渦公主』跟『吸魂淑女』遠一點好。」沐音的視線望向被一群為數不少的男性(或者該稱為雄性?道海不禁這麼懷疑)包圍著的兩位女夢魔,「她們……比較特殊。這跟……飲食習慣有點關係。」

  「就算我想也靠近不了吧?」道海苦笑,「她們簡直比免費的鈔票還要受歡迎。」他望了沐音一眼,「剛剛妳說她們叫做什麼?」

  「左邊是『吸魂淑女』,雖然她、該怎麼說……淑女大概是她的目標,而且非常有待努力的目標;至於右邊則是『魅渦公主』……說是『公主』,其實早就換了不曉得多少男人了。至於年紀更是……這麼說吧,我記得我小時候曾被母親帶去過她的九十九歲生日宴會……三次。」

  「我知道妳剛剛叫她們什麼。」道海說,「那個……是外號嗎?比方說我妹小時候被叫成『芋頭』之類的,因為她的名字中有個『語』字……說起來,小孩子取外號的方式還真是比咱們立委解釋自己的不良行為還更牽強啊。」

  「我有同感。」沐音點點頭,「剛剛我說的是『稱號』。一個妖怪通常有三個名字--」

  「居家、外出、睡前使用?」

  沐音不禁笑了起來,然後好不容易才勉強說道:「是……」可是聽來很奇怪,於是她又換了口氣,這才用平時的語調說道:「是真名、稱號跟常世名……最後那個也叫常世化名,或者直接稱為化名,是人跟妖怪都可以用的通稱。」

  「就像『沐音』、『雪色』、『阿清』?」

  「阿清……應該是暱稱吧?他名字應該是……」沐音說,突然瞪大眼睛愣了幾秒,表情就像是發現原本應該存在桌面的檔案突然消失似的,「呃……真名是妖怪的力量來源,只有非常特殊的情況才會告知他人。至於稱號,就是是給同族或者異族的妖怪,但卻沒什麼交情用的。」

  「我跟沒什麼交情的同學說話時,也不會講『喂!前面的「白銀星屑」給我等一下』啊。」

  「妖怪在某方面而言是很懷舊的。」沐音說,「據說這是過去一直以來的習俗……那時候,稱號等於力量,也等於人類對其的敬畏。」

  「那麼……學姊該不會也有稱號吧?」

  「這個嘛……」沐音眨了眨眼,「你說呢?」



  根據沐音的說法,在場的妖怪們,都是比較善於融入人類社會的。而道海很快就體會到了這點。

  短短十分鐘左右,一共有四組人主動上前跟沐音打招呼(黃昏姬、沉痛之女、鎗刃使者,甚至還有一個殭屍叫做「勿掘我墓」!)。而儘管沐音說道海只是「陪他參加的普通妖怪」,但竟然還有兩組人都說「好像在哪次的聚會看過你」跟「久仰、久仰」、「殷敬、殷敬」(道海差點聽錯成別的)之類的話。

  當沐音跟身穿黑色西裝、滿頭白髮的老狼人˙「滿月伯爵」聊天時,擔心會被識破的道海悄悄退到了一旁(因為道海想起之前聽人說過,有吃素習慣的人,似乎會對肉的味道特別敏感)。

  儘管沒有沐音在一旁幫忙,道海卻也不至於覺得尷尬--反正跟人眼光對上時,就點點頭,露出一副「好久不見,我知道你可能已經忘記我,避免尷尬,我們還是稍稍保持距離吧」的微笑,而對方通常也會禮貌性的回禮。

  「你挺無聊的對吧?」某個女性說。

  道海剛開始以為她應該是在跟別人說話,直到對方拍了拍自己的手臂,這才讓他轉過了頭來。

  只見一個外表看起來跟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女(但是外表在這裡就跟泡麵包裝上頭的照片一樣「僅供參考」),正用著一種彷彿期待著對方可以給予有趣回應的表情望過來。

  少女身穿著的似乎是某間私立女校的紫色制服,道海依稀記得自己在捷運中曾經看過幾次--但重點是,這兒畢竟是個有點正式的餐會,穿成這樣似乎有點格格不入。當然,穿著襯衫跟牛仔褲的道海也沒資格說別人就是了。

  「古蓮麗亞,瑟丘巴斯族。」少女說,她那充滿異國神秘感的綠色眼瞳就像是在替她的名字做證明般地閃耀著光澤。

  「道海,呃……」他用最快的速度思考了一下,然後重新說道:「道海,斯達巴克斯族(Starbucks……也就是星巴克)。」


  「沒聽過,那是什麼妖怪?」

  「一種很稀少又原始的……有些地方的學者認為咖啡就是我們發明的。」

  「嗯……好吧。」古蓮麗兒說,「剛剛問題的答案呢?我是說,你是不是也覺得這樣的餐會就像是忘了獻祭鮮血的降靈會一樣無聊呢?」

  --我哪知道忘了獻祭鮮血的降靈會會多無聊啊?

  道海一皺眉頭。但卻見古蓮麗亞滿臉寫著期待,簡直就像是等著新買的寵物做出某種她還沒看過的特技一樣。

  「該怎麼說呢……」道海原是想敷衍兩句,但卻又臨時改變了主意:「會覺得無聊,我想全然是自己的問題。」

  「那是什麼意思?」

  「會無聊,就是因為妳期待著不無聊。」道海邊說,邊想起了母親曾經講過的話,「就像是妳曾經因為某個美景而感動……比方說登山看日出吧,第一次可能會覺得非常美麗,可是妳為了那初次的感動而登第二回山的話,卻是絕對會讓妳失望的。」然後他又想起不知哪兒聽到的某句話--似乎是電玩吧,於是補充道:「欲望會死亡,魔力隨著每一次的觸摸而減少。」

  「我懂你的意思了。」古蓮麗亞說,「所以,男人總是喜歡不同的體位、不同的穿著、不同的入口跟伴侶對吧?

  「我想是吧。」道海點點頭。畢竟跟妖怪(以及他的家人)相處久了,任何話題早已經見怪不怪。

  這下反倒是古蓮麗亞愣了一下,接著露出了如小孩子發現新玩具那般,興致昂然的笑容。

  「我喜歡你的答案。」古蓮麗亞笑說,接著卻嘆了口氣,聲音裡頭充斥著遺憾,「如果不是因為你是個同性戀,否則我就該帶你去到後頭的掃具間去用手給你點獎勵的。」

  「慢著!」道海一時之間不知該從哪個問題點切入,同性戀?掃具間?用手?「妳到底在說什麼?」他可是花了很大的自制力才忍住沒有問「到底是要用手給什麼獎勵?」。

  「不喜歡嗎?」古蓮麗亞微微側著頭,裝出了一副「這個人的要求怎麼這麼多啊?」的困擾表情,「可是我今天穿的過膝襪材質不大適合用腳喔,而且髒了也挺麻煩的……當然,若是你個人十分堅持而且又不擔心磨破皮--」

  「誰跟妳問這個了!」道海說,「我是說,我什麼時候說過自己是同性戀了?」

  「唉呀,不是嗎?」古蓮麗亞睜大了眼,表情呈現出了幾許訝異,但是在道海看來,那就像是早就事先知道朋友會幫自己辦生日派對的人,為了不掃興而特地裝出來的驚訝表情,「可是你完全沒去跟她們說過半句話不是嗎?」她的視線望向前方人群,「我指的是『吸魂淑女』跟『魅渦公主』。大家--尤其是年輕男性--都知道她們可是非常的『樂善好施』呢……還是說你有嚴重的處女情節呢?如果是那樣的話,我看在這時代你就只能去收養孤兒的幼稚園找了,畢竟這年頭有時連親生父親都很可怕了呢。」

  「都不是。」道海說,「不是同性戀,更沒有處女情結。」

  「戀童癖?」

  「不是。」

  「那麼……有個魔王被封印在你睪丸裡,一射精就會導致世界毀滅?」

  「為什麼妳會有這種毫無根據的結論啊?」

  「所以我說對了?」

  「怎麼可能!」

  「這樣啊……我了解了。」古蓮麗亞點著頭,「所以你是怕她們會認出你是個人類?」

  「妳--」道海突然想到了一個他從剛剛就該發現到的事實:所謂的「瑟丘巴斯」不就等於--

  「古蓮麗亞,瑟丘巴斯族。」古蓮麗亞說,「也有人稱作:女夢魔。」

  「……好吧。」道海雙手一攤,嘆了口氣,「被妳抓到了,然後呢?」

  「你不害怕嗎?」

  「我該害怕嗎?」

  「那就是說你很期待囉?」

  「我期待什麼啊?」

  「唉呀,你是真的這麼純情,還是裝做不知道呢?」古蓮麗亞邊說,邊伸手把一縷長髮勾到耳後,道海不禁懷疑,為什麼明明是如此簡單的動作,卻會在她的手中如此的充滿挑逗意味?

  「我說啊,妳到底--」

  道海的視線無意間瞥到了一個正從門口走進來的男子。

  「你剛才要說我『到底』怎麼樣呢?」

  「先別提這個。」道海說,「古蓮麗亞小姐--」

  「古蓮麗亞。」古蓮麗亞說,「稱號也就算了,你不覺得用『小姐』兩個字來稱呼一位女夢魔聽起來太過做作了嗎?」

  「……古蓮麗亞。」道海指向剛剛的男子,「妳認得他嗎?」

  「他?後腦有疤的那個?嗯……沒印象。不過就算說我是女夢魔,也不代表對所有男人都--」

  道海快步朝男子走去。

  有三件事是道海此刻想到的--或者更該說盤旋在他腦海不願消逝。

  他想起多年前在社會新聞裡頭看到的一個中年男子,新聞上說他是個長年多次姦殺孩童甚至嬰兒(別問怎麼辦到的,反正他就是做到了)的變態,被警察捉到前就已經自盡。道海那時一直覺得他很眼熟,卻始終想不起在哪而見到他……直到他在此時此刻想起了第二件事情。

  那是更久之前,道海頂多五歲左右的時候吧。母親帶著道海跟妹妹一起去附近的公園--其實感覺是有點遠,尤其對於到哪都還死抓著一條藍色盜版維尼熊毯子不放的他而言--道海在騎著大象形狀的巨大彈簧玩具時,突然大哭起來。這個舉動當然引起了母親以及其他在公園的婦女關注(道海現在想想,或許他們想要八卦別人家虐待小孩更甚於關心自己為什麼哭吧),他還記得自己母親甚至以為是有別的孩子欺負自己,而差點跟其他母親吵起架來,但道海自己卻忘了自己為了什麼而哭……直到現在,直到他想起了前一件事情,想起了那個朝著他跟妹妹走近、最後卻因為自己大哭而失去下手機會的男人!

  最後,也就是同樣硬停在他腦中的第三件事情。

  他想起自己父親教過自己的某個觀念、或者是技巧:創作就像是首曲子,既新奇又熟悉,千萬別認為這兩件事物無法並存,因為他們就是可以……你聆聽著曲子,別去控制自己該聽到什麼,因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創造旋律的音符或節拍--也就是故事裡頭的角色--將會自然而然地展開。任何的不自然,也就是那些破壞故事的元素,則會在你毫無差別的聆聽之下無所遁形!

  如果道海這時有時間,或許會想到,自己父親長年來教導自己的,該不會不是(或者不只是)寫小說的技巧吧?

  如果道海這時有時間的話。

  「喂!」道海將手伸向男子的肩膀。

  他不確定自己到底在幹麻,不過那從來都不是問題,因為直覺有時就是比試探、猜測、推理還有微波爐更好用!

  「該死的!」男子大吼,轉過身來,舉起了手中某個不知名的物體。

  道海根本沒時間確定那到底是什麼,只曉得它是紅色的,比男人的手掌小蠻多的--直覺告訴他,讓這個人繼續拿著沒有好事!

  他一把抓住男人的手,試圖搶走那東西,但男人卻將它抓得比救命用的繩索更牢。男人用不正常的力道往道海的心窩抓去,就像是想直接把他的臟器給抓出來一般。

  幹!道海痛得罵了幾句髒話,他試圖掙脫,卻見到男子臉上泛起比荒廢墓園裡的冬天還陰冷的笑容,準備將手中的東西啟動--

  砰!

  鎗聲響起,道海一屁股跌坐在地,他注意到自己的運動鞋旁掉落一個小小的紅色鐵罐。然後當他抬頭,剛剛的男子則是死死盯著那個罐子不放。道海想,若是不是男子的肉體正在石化,否則大概會拼死也要撲上前吧。

  一個身穿黑衣的女子--道海記得她是「鎗刃使者」--走上前,看了道海一眼,然後望
向地上的鐵罐。

  「怎麼回事?」某個聲音說,如果道海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這場餐會的主辦人「新月公爵」(「滿月伯爵」的哥哥,據說對自己弟弟搶走了「滿月」這名號不爽了很久,另外,他是初二跟十六吃素,同時堅持自己才是狼人吃素的發起人)。

  「凝咒器。」鎗刃使者看著地上的罐子說,音量很小,低沉的有如在幽谷徘徊迷途的回聲。那話似乎是說給自己聽的,然後她抬起頭來說道:「這個渾蛋剛剛想要發動攻擊。」

  「怎麼可能?」新月公爵說,「『靈搜巫妖』那傢伙跟我保證說如果有人帶著敵意而來一定會讓我知道的!該死的渾蛋!我還多花了不少錢買他那個所謂的『萬無一失的保全套餐』服務!」

  「天底下沒有萬無一失的事情。」鎗刃使者說,「『靈搜巫妖』有時候連他放在頭頂上的備用眼珠都會找不到。」

  男子的石化狀態突然解除,他正要繼續撲向地面,卻被鎗刃使者一腳踢倒、用力踩著。

  「知道自己該說什麼吧?」鎗刃使者說,不知哪兒拿出來的長劍尖端壓著對方的背心,「不說的話,我就讓你嚇死在自己的慘叫聲裡。自殺將會是你接下來最正面樂觀的念頭……或許僅次於試著張口咬斷自己的老二。」

  直覺告訴道海:這女人很討厭任何人說謊……包括她自己在內!

  咯咯咯咯咯!

  道海一開始以為什麼機械故障,後來才發現那是男子在笑。

  他笑聲停止,隨即突然地「啊」了一聲,然後……

  「呃……」男子抬起頭,微微張口,露出茫然的神情,「請問我為什麼會在……唉唷,是誰在踩我嗎?還有為什麼我全身痠痛的簡直就像是身體都變成了石頭似地?」

  他沒有假裝,道海知道,因為他再也無法從男子身上聯想起那些片段了。

  鎗刃使者似乎也知道,她看了看新月公爵一眼,然後放開了腳,使個眼神,催促著吸魂淑女跟魅渦公主走上前(道海趕忙起身退開)。

  「唉唷……我這到底……」男子坐起,壓著腦袋又揉著胸口,一副宿醉、暈車外加靈魂出竅跟縱欲過度的模樣,「痛啊……這裡到底……你們……咦?人怎麼這麼多?有人知道我到底--」

  他的注意力快速地被兩位女夢魔所擄獲。

  兩人邊柔聲慰問,邊扶起男子,一左一右地挽著他的手臂,比家庭號布丁還要更飽滿更柔軟的雪白乳球壓迫著他。男子彷彿再次被石化(別問是哪裡),臉上露出了人畜無害的傻笑,就像認為自己正在做一場香豔無比的春夢。

  當那兩位女夢魔邊走邊回頭,表情像是在問「這家店是吃到飽的對吧?」時,鎗刃使者則是巧妙地避開了視線,望向道海。

  但不等鎗刃使者開口,新月公爵卻先說道:「這小子跟剛才那人是同夥嗎?可惡!到底剛剛有誰看到了完整的情形?」

  眾人一陣沉默。

  道海想起,當自己朝著男人走去時,似乎正是新月公爵站上麥克風前大談「以吃素治療月圓成癮後所引發的躁鬱症」的時間,就算是那些不想賣他面子或者根本對這話題壓根兒沒興趣的人,大抵也都是在跟自己有興趣的對象說話(他弟弟則似乎為了給哥哥面子已經悄悄離席)。

  「我有看到。」沐音開口,當確定大多數的眼光集中在她身上後,接著道:「他阻止了那個人。」

  「他是妳的朋友嗎?」新月公爵問。

  「是的。」沐音微笑點頭,「他名氣不大,但還是有些人曾經見過他,對吧?」沐音的視線望向人群,然後搜尋到了幾個剛剛來跟自己打招呼時,曾經對道海說過幾句客套的「久仰」與「幸會」之類的人。只見他們先是一愣,然後尷尬地點點頭。

  「是這樣嗎?」新月公爵皺起眉頭,表情就像是正在考慮要不要相信嫌犯證詞但實際上卻已經先有了答案的法官。

  「還有我唷。」

  說話的正是古蓮麗亞。

  「我認識他,也有看到他出手阻止那男人。」古蓮麗亞對所有注視著他的人微笑,「因為就在那件事情發生之前,他還在說服我跟他做愛呢……聽到他說自己現出原形後的尺寸後,害我差點兒就要經歷一次小小的高潮了呢!」

  --這下就連要我反駁都不成了,對吧?

  道海暗嘆了口氣,只能繼續沉默下去。

  古蓮麗亞的說法,或許引起了不少男性對道海的「認同感」了吧(但也有部分男人露出了忌妒的視線),原本那有如天人跟阿修羅間的冷戰般地的氣氛,此刻多了幾公分的輕鬆作緩衝。

  「妳覺得呢?」新月公爵說。

  「你指尺寸?」槍刃使者說。

  「我是問這小子可不可信!」新月公爵跺了跺腳,「哼,小夥子就愛說大話!我才不信這世界上有比我們狼人更……好啦!別說這些有的沒的,重點是他可不可信?還是我得把巫妖那個滿嘴過期大便的傢伙叫來才行?」

  鎗刃使者望向道海。

  那眼光簡直比她的劍更加銳利--就像是被亙古的諸神怒號衝擊焠鍊而成,而裡頭深藏的睿智更是猶如古老的神祇。道海不禁想,或許他比自己見過的所有人--甚至是他母親,還有以前在學校門口賣蔥油餅的老婆婆都更會洞悉人心也說不定。

  道海試著別讓對方看出自己的緊張,但儘管他是勉強能跟對方的視線對上,臉上的笑容卻像是貓咪在刺骨寒冬中的般地不斷顫抖著。

  「別找那傢伙了。」鎗刃使者說,「我也可以擔保他的身分。」

  --咦?

  這下道海自己都差點要叫出來,他再度往鎗刃使者望去,但卻見她已經轉過身去。

  「妳確定?」一個站在新月公爵旁的年輕男子問。道海猜測,或許是他孫子之類的人。「我看妳也只是--」

  「閉嘴。」鎗刃使者說,年輕男子登時像是肺部的空氣全被抽光似地說不出任何話來。

  「好吧!」新月公爵突然發出大吼,道海不禁想到,每次自己妹妹發現她是錯的那方卻又不願意道歉時,就會刻意放大音量說話來掩飾尷尬……好像現在這樣,「說來說去還是巫妖那傢伙的問題!混帳東西!我不找他算帳,他還真以為老子在吃素!」

  --咦?不是嗎?

  道海愣了一下,但卻怎麼也沒敢多問。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26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活動|奇幻生物|一把白骨|原創|自創|奇幻|小說

留言共 4 篇留言

藍雁
  如果可以,可以請白骨兄完成此篇嗎

06-05 21:01

一把白骨
我應該確實會這麼做,不過恐怕得等手邊其他稿件完成就是了。06-05 21:11
八重霧
時隔多年竟然看到了後續,我感動了

06-06 14:19

一把白骨
抱歉時隔(多?)年,我當時發生了一點跟車子 醫院 急診室--

沒有任何關係的普通事件XD。06-06 14:21
一把白骨
在此說句老實話,當初因為個人因素停寫,現在想想真的對那些有看的人感到萬分抱歉。雖然有些事情就是這樣(我想有寫東西的人知道,每當故事到了某個階段,就會有種莫名其妙想要放棄的感覺)當然,如今我總算是跨過那個鬼東西了。未來也打算要把這個故事重新完成(不過終究得等目前的手邊的稿件完成)當然,故事也會更好笑XD06-06 14:28
Hajikelists
(每當故事到了某個階段,就會有種莫名其妙想要放棄的感覺)完全命中。我不知道有多少認真寫的都中斷了。只能用一種很隨興的態度寫。

你這張狐娘我也有抓耶。

06-08 09:08

一把白骨
而我則是很認真的隨性XD06-08 14:44
玥陽
咦?有下文嗎?這篇寫得還滿有趣的

說起來,主角怎麼有往後宮發展的潛力?

惡搞吐嘈:

  「妳確定?」一個站在新月公爵旁的年輕男子問。道海猜測,或許是他孫子之類的人。「我看妳也只是--(看上他了)」

  「閉嘴。」鎗刃使者說,年輕男子登時像是肺部的空氣全被抽光似地說不出任何話來。

06-28 13:30

一把白骨
因為這部本來就是以後宮為目標XD06-28 19: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alcf44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一把白骨與心得分享】練... 後一篇:【一把白骨與影集推薦】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奇幻輕小說《探索者彈頭》連載中!死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