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夜風血霧 No.9---

作者:Yui│2011-05-27 16:07:09│贊助:0│人氣:159
No.9 無的空間
 
 
 
 
 
  天亮了,入冬之後的早晨異常的寧靜,昨晚淩晨那短暫的三小時混亂,似乎像夢一樣的結束。夜風祭隨著天色明亮而暫時停止,不過十幾個小時之後,又會是一陣腥風血雨。
  柏木已經昏睡幾個小時了,被前田襲擊之後一直都沒有醒過來。雖然天亮是夜風族睡眠的時間,麻友依然坐在柏木那只黑色棺材外面,靜靜的守候,她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只有昨晚被前田打傷的瘀血,她回想著前田爆走時的樣子,那個恐怖的力量,連自己都無法阻擋。這就是第二位與第五位的差別嗎?她恨自己,憎恨那個沒有能力救柏木的渡邊麻友。
 
 
* * * * *
 
 
  「高橋南啊,妳那虛弱的聲音我都認不出來了。」突然闖入倉庫的女人說。她身旁跟著另一個女孩,那女孩推著一個帶有四顆輪子的箱子走了進來。「亞美菜!把那夜風族帶上車。」
  「好的夏希。」亞美菜說完,打開那只箱子,走向前田。前田馬上防衛性的閃躲,但亞美菜的表情看上去沒有惡意,她只是笑了笑,然後說,「快躲進來,這樣你才不會被曬傷。」
  前田似乎卸下了心防,事實上,虛弱的身體也不允許她再做更激烈的動作,她全身裹著布,接受了亞美菜的攙扶,一跛一跛地爬進了那個箱子,然後亞美菜再輕輕地蓋上那箱子的蓋子,完全隔絕了陽光。夏希趁著亞美菜推著裝有前田的箱子離開,獨自走到高橋的身邊,仔細的檢查她的傷口,她專業的剝開已經黏在傷口上的衣服,然後拿出隨身攜帶的急救箱。
  「幾個小時前,大島優子也到我那裡去了。」夏希說,她依然認真的看著傷口,一邊拿出緊急包紮用的工具,「這麼晚來很抱歉。」
  高橋咬著牙忍痛,「優子的傷勢嚴重嗎?」
  「她是夜風族啊,我只把傷口縫合而已。那種怪物們不用手術也會自動好的,只是為了今天晚上的夜風祭,康復的速度必須要更快,所以才會來找我的吧。」夏希簡單的止住了血,她簡直不敢相信高橋流了這麼多血還可以跟自己說話。
  「才加沒跟她一起嗎?」
  「沒有,所以我很擔心。」夏希頓了頓,因為她正在收拾,「夜風祭的才加狀況很不穩定。」
  高橋閉上了眼睛,呼吸聲大過於說話聲,「要先把她找到,不能讓她……」
  夏希打斷了高橋的話,「我知道,妳別再說話了。」夏希轉過頭,對著亞美菜大吼著,「把擔架拿過來!」
 
  高橋被送上一台救護車,裝有前田的那箱子就擺在她的旁邊。夏希坐上駕駛座,亞美菜陪在高橋的身邊。車身外邊貼著「佐藤夏希特殊診所」,沒有鳴警示燈,只是快速的開離這倉庫。
 
 
* * * * *
 
 
  天亮實在來的太快,她還稍微燒傷了皮膚,但沒有曬太久。越過森林,她踏過林草叢生的泥地,即將昏過去之際,逃進了一座空屋裡面。她檢視著自己的傷口,被陽光燒紅的雙手,臉上的刺痛感,加上疲累的喘著氣,往好的地方想,還好自己沒有就這樣被曬死。
  她環視著四周,看到一處擺放著一面已經破裂的鏡子,她站上前去打量著自己的身體,撫摸著自己的臉,這個感覺似乎依然不太習慣。
  「我回來了。」她鬼魅著笑,終於又重新醒過來的感覺真的很好。「妳依然這麼強壯!」
  她扭動著四肢,興奮地又叫又跳的,雖然頭還是很痛,而且有股力量不斷拉扯著她,但是她依然笑著,滿意的檢視著身體的各處。
  「今天先睡一會兒。」看著鏡中的自己,彷彿在跟她對話,「妳別想做任何事。」
  她就這樣倒頭就睡,不管四周多麼髒亂,就這麼毫無戒心地躺在地上,睡著並且呼出了聲音。
 
 
* * * * *
 
 
  診所內所有的窗戶都封上了木板,然後再用特殊的窗簾蓋住,確保沒有丁點的陽光能夠滲入。這間診所單層的坪數不大,不過有三層樓加上兩層的地下室,基本上位居於相當偏遠的市郊外,所以上門的客人很少,幾乎是夜風族居多。地下室是給夜風族住院時使用,但是因為那些怪物們的恢復能力極佳,平常根本用不到,只有到了夜風祭才會有暫時入住的病人,就像大島優子那樣。
  大島優子全身赤裸,浸泡在特殊的藥劑內,一條大毛巾蓋住了她的身體,她閉著眼睛,讓傷口快速的瘉合。那金黃色的藥劑是佐藤夏希的傑作,針對夜風族的體質的特異性,開發出可以讓恢復能力更上一層的藥劑。但是費用相當高,所以很少人能這樣使用。
 
  說她是密醫,倒不如說是科學者。
 
  佐藤夏希研究了夜風族好幾年,她也幫助了不少瀕臨死亡的夜風族。當夜風祭的來臨,她的診所會變得很忙,那個好戰的種族每次都為了能再戰鬥,而來到這裡接受夏希的治療,而夏希也因此賺進了不少錢財。
 
  夏希走下了地下室,她觀察著優子的傷口,然後在病歷表上面打了幾個勾,之後把優子給喚醒,「優子,妳的傷口已經完全復原了。」
  優子濛濛地張開眼睛,「啊~再讓我躺一下,這裡好舒服。」
  「那得加錢喔。」夏希淡淡地說。
  優子馬上把身體給撐起來,「突然覺得好有精神啊!」然後迅速地離開那缸金黃色的藥劑。她可沒錢再多付給夏希。
  夏希拋了件袍子讓優子穿上,然後推了推眼鏡,「前田敦子跟高橋南來了,在一樓。你可以上去看看。」
  「敦子跟小南?」優子穿上袍子,低著頭正在繫腰際上的帶子,「她們的傷勢嚴不嚴重。」
  夏希緩步走向樓梯,邊走邊說,「高橋本來快死了,前田倒沒什麼事。有我佐藤夏希,還有什麼治不了的傷?」她走上了樓梯。
  「呿,」優子不屑地擺了個表情,「還是這麼高傲……」接著跟著上了一樓。
 
  高橋口鼻照著呼吸器,腹部的傷口大致上縫合了之後纏緊了繃帶,前田則是坐在一旁,靜靜的守著昏迷的高橋。高橋在手術過後麻藥還沒退,前田則是根本不需要治療,還婉拒了夏希提供的金黃色藥劑,執意要在高橋身邊等他清醒。
  優子走了上來,她濕溽的頭髮垂降在胸前,隨著夏希一同來到高橋的身邊。夏希先是檢查了前田的傷口,然後再翻開高橋的衣服檢查。前田大致上是沒什麼大礙,只是身為混血種的恢復能力雖然比人類好一些,但是要與優子那種純血種的能力相比,還是差一大截,由夏希的評估,至少還要個兩天才能完全復原,優子則是倚靠著金黃色藥劑,只花了短短兩小時就把胸口的刀傷給完全治療好了。
  「沒什麼問題,現在就等麻藥退了她就會醒了。」夏希走離高橋的病床,「亞美菜,把那個東西拿過來!」
  「是的~」亞美菜很快地就捧來了一瓶黑色的藥瓶,旋開了蓋子,拿出兩顆黑色的膠囊。
  夏希接過那膠囊,把兩顆都塞給了前田,「吃了它,妳會比較舒服。」
  前田安靜地接過膠囊,沒有和水就這樣乾吞了下腹,她沒有心思想別的,只希望高橋盡快醒來。畢竟那刀傷是自己造成的。
 
  「你們昨晚的事我聽說了。」優子拉了一張椅子過來,坐在前田的旁邊,「佐江、柏木、麻友。還有高橋?前田……妳真是不簡單。」她逐一唸出前田昨晚打敗的人。
  前田知道優子沒有惡意,但胸口還是糾結了一下,「我完全不知情。」
  「血性爆走嗎?」夏希認真地看著前田,她似乎沒有關注夜風族的任何一場戰鬥,只是知道前田曾經血性爆走過。
  看見前田默默的點頭,優子笑了笑。「傻孩子,沒有人怪罪你。」她摸了摸前田的頭。
  「所以妳見到了嗎?」夏希慎重地問。
 
  「無的空間。」
 
  「那是什麼?」優子斜著頭看著站在身旁的夏希。
  夏希走到一旁的書櫃,翻找著一本很舊很舊的書,然後把她抽了出來,「以前曾經有這種案例,」她翻閱著,找到了其中一頁,「失去意識。見到了另一個自己。對吧?」
  前田回想著那白色的空間,什麼都沒有,只有另一個自己存在。無的空間。她默默的點點頭,想起在那空間裡的感覺。身為人類的自己,以及身為夜風族的她──另一個自己。
  「果然沒錯,」夏希闔上了那本書,「她才是妳力量的本質。妳怎麼喚醒她的?」
  前田抬頭望著夏希,睜開了雙眼。紅色的左眼,水藍色的右眼。「使用這個能力。」
  夏希對那不同顏色的瞳孔產生了興趣,她研究很多夜風族的能力,第一次撞見這種奇異的現象。她仔細打量著那兩顆瞳孔。「感知能力的右眼,血性的左眼。多麼完美的結合。」
  「這什麼意思?」優子插上了嘴。
  「基本上,」夏希推了推眼鏡,「混血種的夜風族瞳孔不會變色這妳應該知道吧。」優子點點頭,「除非在與夜風族血液融合之際產生了強力的碰撞,才會讓瞳孔變紅色。
  「通常,混血種在混血的過程當中,如果人性被完全消滅掉,才會進入血性爆走的狀態,瞳孔變成紅色。然後失去控制身體的能力,直到死掉為止。」
  前田被這一句話給驚嚇,直到死掉為止?那為什麼前田還可以活著。
  夏希繼續說,「但是,這還有第二種可能。」她又拿起剛剛闔上的書,翻開其中一頁,「無的空間中存在的另外一個精神,會接受這個力量,反而讓妳達到不可思議的平衡。
  「妳那水藍色的瞳孔,牽制著血性爆走的可能,那個能力救了妳一命,另一方面讓妳多少得到了血性的左眼中隱藏的巨大力量。」
  「柏木的能力救了她?」優子驚呼地說,她知道這對於憎恨柏木的前田來說,衝擊是多麼的大,「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她會再次陷入血性爆走的狀態?」
  夏希再度闔上了書,把那舊書放回書櫃,「前田本身的精神力不足。反而會讓血性的左眼打壞了平衡。」
  「另一個我也是這麼說的。」前田睜著那雙異色的瞳孔說。
  「妳太抗拒那力量,」夏希盯著那雙瞳孔,「想得到它們,就得讓自己完全接受它。」
  前田站起身子,腹部的傷口似乎因為那黑色的膠囊而暫時沒有疼痛,「我該怎麼做?」
  夏希搖搖頭,「這我不知道,或許另一個妳會有答案。」她雙手捧著前田的臉,「當妳得到了它,你將會成為史上最強大的夜風族。」
  優子再也說不上什麼,她親眼看過前田過人的能力。昨晚的戰鬥在網站上有影片的直播,她來回看了好幾次。現在她知道了無的空間的事,前田將會變得更可怕,讓優子不由得打起寒顫。
 
  前田看著夏希充滿興奮的雙眸,盤算著。
 
 
* * * * *
 
 
  天色漸漸暗下來,在市郊外的山坡上,林立的大樹,藏著一座已經沒人居住的空屋,裡面躺著一個呼呼大睡的夜風族女人。當她感受到一陣清涼的微風吹進這屋子,這一身白色的連身工作服似乎抵擋不住寒意。她醒了。用手緊緊抓著疼痛的頭,那股拉扯的力量還在持續。她站了起來,雙腳依然不甚習慣,就像才剛裝上去似的。
  今晚的夜風祭肯定精采,整整的一個晚上。她笑了。不理會那股力量帶來的強烈頭痛。她走向那面破鏡子,在鏡子前面盤腿坐了下來,白色的工作服髒了,頭髮也亂了。左半邊的臉的膚色明顯不同,像是一個很大的燙疤,兩顆瞳孔也不一樣,明顯是從兩個不同人身上取來放在一起的,她微笑著,盯著那右邊的瞳孔。
  「別生氣……」她說,「我只是想玩玩。」
 
  天還沒完全暗下來,她再次站起身子,走向一旁堆滿了雜物的櫃子前面,這應該是當初使用這裡的人留下來的東西,看上去都是些不要的東西。她看見一個木頭雕刻成的面具,把它拿了起來。掛在自己臉上。
 
  天狗的面具。
 
 
* * * * *
 
 
  當天色完全消失的那一刻,竄出的身影佔領了夜晚的巷弄中,一刻都不能浪費,大夥兒期待著這個時刻的到來,也同樣興奮地四處尋找著戰鬥。
 
  夜風祭。
 
  一個女人已經站在一個大樓頂的中間,她穿著紅色的和服,那和服雖然高雅端莊,卻是有著蟒蛇的圖樣,讓那女人看上去有種莫名的不和諧感。她的頭髮盤在後腦上方,手中沒有拿任何殺傷力高的物品,只是把玩著細雪。下雪了。
  觀眾已經聚集了,就在那女人的四周,她的出現雖然都還在理解範圍之內,可是她就是靜靜的等著,好似她的目標隨時可能來到她身邊一樣。觀眾持續盯著那樓頂,期待著接下來發生的戰鬥。
  另一個身影從樓頂的門走了出來,不像一般夜風族會沿著大樓表面一路躍上來,她似乎是走樓梯上來的。她擁有高挑的身材,穿著一套非常普通不過的衣裝,長褲加一件襯衫。值得注意的是,她的眼睛被一條很長的黑色布條綁著,遮住了雙眸,兩條剩餘的布條綁在腦後隨風飄逸,她也是赤手空拳,雖然被遮住了眼,但是卻依然知道身邊所有的情況。
  「河西智美。」矇著眼的女人說,「妳出現了。」
  河西轉過身來,和服因為旋轉似乎活了過來,相當美麗,「啊啦啦……」她的笑臉美麗動人,「傳說中的妳,怎麼會找上我呢?」
  「我對妳有一些疑惑。只是來求證的。」她回答。
  河西盯著飄落的細雪,「我只是黑榜的吊車尾,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的解決我吧?」
  「我說過,只是求證。」
  河西依然笑著,「那麼……我就不多說了。」她盯著那女人,「小嶋陽菜。我就來陪妳熱熱身好了。」接著河西深深的呼吸,吹出一口氣。「啾~」
 
  『黑榜第十二位──赤色巨獸──河西智美』VS『黑榜第七位──宇宙之眼──小嶋陽菜』
 
  河西依然笑著,她的臉上出現一道很長的裂縫,接著那裂縫伸出一肢血紅的爪子,河西就像個人皮,裡面藏著那隻巨獸。巨獸扯開了河西的外皮,破繭而出。一隻高聳巨大的紅色怪物出現,長著一排銳牙,爪子又長又硬,樓頂的地面被破壞了,她身高有大約兩層樓高,全身長滿紅色的毛,一條大約十公尺長的尾巴垂降在高樓表面。
 
  「這就是赤色巨獸?」陽菜依然矇著眼,但似乎已經看到了眼前的怪物。接著默默的笑了,「不堪一擊的東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183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ga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風血霧 No.8... 後一篇:---夜風血霧 No.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