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夜風血霧 No.8---

作者:Yui│2011-05-27 16:03:51│贊助:0│人氣:153
No.8 自己與自己
 
 
 
 
  這個感覺似乎很熟悉,我在哪裡?我躺在哪裡?
 
  前田從地上醒來,她在一個完全空白的地方,四周、地面、天花板到處都是白的。身體上的傷口似乎沒有什麼感覺,身體也使不上力氣。只記得自己被劍氣打中胸口,被佐江那有靈魂的刀刺入腹部,之後就從這個地方醒來。
 
  誰在這裡?有人聽得到我說話嗎?
 
  喉嚨像是被緊緊的抓著,發不出任何聲音,似乎只聞得到血腥味,但這地方除了一片空白以外什麼都沒有。前田的感知神經也失去了作用,她緩步往前走,雖然四周看上去都沒有盡頭,她還是憑直覺朝著一個方向持續走去,四周的景物沒有任何改變。她持續走著,直到遠方依稀可以看到一個坐著的身影,她加快了腳步。
  「喂!那邊那個人。」前田喊著,雖然喉嚨還是很緊,但確實發出了聲音。眼前的一個女人盤坐在地上背對著前田,一絲不掛,短髮及肩,身體雪白的像紙。
  她說話了,聲音很熟悉。「噢,被妳找到啦!」那個女人還是沒有回過頭,她靜靜的看著前方。
  前田探了探前方,沒有任何東西。「這裡是哪裡,你是誰?」
  那個人沉默了一會兒,「我啊……雖然妳根本沒有理會過我,但我跟你很熟啊。」她說了奇怪的話,依然沒有轉過頭。
  「妳在說什麼?」前田皺起眉頭,「快把我放出去,我要離開這裡!」
  「呵呵呵,太有趣了。」那個人默默的笑了幾聲,才側過頭來。
 
  露出了她的臉。
 
  「什……什麼……?」前田看傻了眼,她這輩子恐怕沒有這麼驚恐過。
 
 
 
  前田就像在照鏡子,她擁有跟自己一模一樣的臉,詭侷的笑著。
  右眼瞳孔是水藍色,左眼瞳孔是紅色。
 
 
* * * * *
 
 
  「再這麼耗下去會來不及啊!!」
 
  高橋奔跑在巷弄之中,沒有夜風族的能力,身為完全的人類,這種距離奔跑實在讓她非常疲累。她跳下了計程車已經是十五分鐘之前的事情了,接下來她要跑過這兩個街口,繞過十三街口之後才能到那棟大樓,然後要再爬時幾層樓的樓梯。前田與佐江就在那棟舊公寓上面,沒有電梯實在很麻煩。這時候就會認真考慮到底要不要成為夜風族。高橋自己都覺得可笑。
  「是這裡吧。」她看著上方聚集著好多雙泛紅的眼睛。
  她闖入那棟舊公寓,一階階踩踏著樓梯上去,心理繼續擔心著前田。看著手機裡的情報,柏木與麻友似乎也來到這裡了。看這情形,前田一定是誤觸了血霧而血性爆走了,那個能力很神秘,幾乎可以達到最強,但控制的不好,也可能讓一個夜風族完全失去心智。
 
  高橋終於爬上了階梯頂端,她用力的踹開那有點生鏽的深紅色鐵門。
  門後面是一群夜風族盯著她。
 
  「高橋南?是高橋南嗎?」一個陌生的夜風族道。
  「噢!那個人類高橋南啊!」接著大夥兒發出了好幾叢談話的聲音。
  高橋走上前,「前田在哪裡?!」
  全部人停止了談話,有些人甚至笑了出來……
 
  「在那裡,」其中一個夜風族指著遠方,「另一棟大樓頂……」
 
  「啊?走錯樓了?」高橋皺緊了眉頭,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蠢到走錯樓。她脹紅著臉,迅速回頭,關上那鐵門。
 
  這次是喘著氣往樓下跑。
 
 
* * * * *
 
 
  那個擁有跟自己同一張臉的女人,雪白的皮膚證明她是夜風族,她到底是誰,我現在又在哪裡。那女人回頭看著前方,前田站在她的身後,難以置信地打量著那裸身的女人。
 
  「這裡是哪裡?你是誰?」前田再度使用她被緊鎖住的喉嚨。
  另一個前田歪著頭,依然看著前方,「這是你心裡的世界,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
  「妳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前田疑惑著。
  「妳以為妳一身力量怎麼來的?」另一個前田口氣變得急躁,「妳以為妳血性爆走的時候是誰在操縱妳的身體?」
  前田瞪大了眼睛。
 
  「事實上妳的血性爆走是沒有人能控制啦,不過能看到一切的是我。」她繼續說,「妳的精神力不夠強,沒辦法真正控制這個力量。當那黑長髮的夜風族把血液送進妳的身體,妳幾乎快死了妳知道嗎?」
  「那妳……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她對於另一個精神存在很不解,沒有聽過有類似這種事情。
  「哼哼……」她悶笑了兩聲,「在強大力量的碰撞之下,我跟你被分了出來。我是你邪惡的精神,承受了夜風族的血,更接受了那個力量。但是相反的,妳雖然沒辦法控制這個力量,卻可以操縱身體。我就不行,當你進入血霧的狀態時,妳這個精神體會進入休眠的狀態,而我應該要操縱這身體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行。外人看上去就好像是完全失去心智的前田敦子,我再怎麼努力,連說句話都沒辦法,只能看著肉身持續著無謂的殺戮。」
  「妳的意思是……」前田背脊一涼,「表示現在的我等於沒有人能控制嗎?」
  邪惡的前田站起身子,轉過來用那恐怖的面容盯著前田。「只有妳可以,妳要救我們。」她的表情帶了一點擔憂,「不然我們都會死。」
 
  水藍色與紅色的瞳孔,讓自己的臉看起來多麼恐怖。
 
  「我要怎麼做?」
  邪惡的前田露出了一抹微笑,她赤裸著,轉過身指向她一直在看著的那個方向。「那個。」
  前田瞇著眼睛,幾乎什麼都看不著,「那裡什麼都沒有。」
  「仔細看。」
  前田再度擠弄著眼珠,仔細地盯著雪白沒有盡頭的空間。接著,她發現了一個很小很小的黑點,距離不知道有多遠,但是那黑點小的跟天花板上的螞蟻差不多細微,讓人一時間沒辦法看清楚。
  「那個是什麼?」
  「妳的肉體看見的一切,我承受了夜風族的血,我的瞳孔可以從這裡看到外面的情形,卻無法接近它,妳雖然看不見,但是妳可以靠近它。當你從那個洞口逃出去,妳就可以控制你的肉身。」邪惡前田說。
  前田看了看自己的皮膚,是人類的皮膚色,而不是跟邪惡前田一樣的雪白,「我現在是完全的人類嗎?」
  「沒錯,但只有精神上是。妳的肉身依然是個混血種夜風族。」邪惡前田笑了笑,「今晚你決定使用了那女人給妳的感知能力,把我給喚醒了。我靜靜的坐在這裡看妳的戰鬥,給予妳力量。怎麼樣?這力量很強大吧!」
  「原來是這樣……」前田回想著那水藍色瞳孔與紅色瞳孔結合後的力量。
  邪惡前田走到前田的面前,雙手放在她的肩膀上,「今後還請多多指教,」她笑了,雖然還是那張恐怖的面容,「時候到了。去吧。拿下它。」她指著那個黑點。
 
  前田點了點頭,接著迅速的往前跑。身體依然沒有足夠力量,跑起步來相當綁身,她依然繼續前進,後面有股拉著她的力量越來越大,前田抗拒著那個力量,有幾步幾乎快要跌倒了,身體越來越重,但是那黑點越來越大,她知道自己正在接近那黑點,振作了起來,精神更清醒了,似乎越接近那裡力量就越大,她感覺到了那股夜風族的力量湧上全身,瞳孔的能力似乎又回來了。她的步伐越來越輕盈,那黑點已經大到變成一個黑洞,前田右腳一蹬,躍出那個洞。
 
  她沒有回頭,只是淡淡的說,「謝謝妳。」
 
 
* * * * *
 
 
  這只是夜風祭的第一天,優子負傷坐在才加的露營車上,她努力的呼吸著,空氣似乎變的很重,要把它們送入自己的肺是多麼的費力。雖然跟女王的一戰勝利了,胸口的刀傷可確實是傷到了內臟了,她喘息著,才加採緊了油門。
  「感覺怎麼樣?」才加擔心的說,依然看著前方的路,「還撐得下去嗎?我們就快到了!」
  優子笑了笑,「呵呵……妳擔心得太多了,我可是黑榜首位啊!咳咳咳……」說完隨即咳出一口口的血,她的狀況比看上去還糟。
  「雖然身為夜風族,太逞強也是會讓自己死掉的。」才加繼續開車。
  速度更快了,他們朝著那個鄉間小路的底端繼續駛前。
  此時才加的視線越來越模糊,她繼續忍耐不讓那個狀況發生,但是夜風祭的開始讓躁動的靈魂似乎又重新甦醒了,她左手捏著左腳,那鐵架的義肢沒有感覺,眼睛直盯著照後鏡下方的那張照片。
  「還不是時候,妳不准出來。」她喃喃著說。
 
  他們來到一間小屋子的外面,才加停下了車,頭痛欲裂,她的精神即將被奪走,她滿頭汗珠的盯著優子,「妳快下車……」
  「怎麼回事,才加你怎麼了?」優子雖然身負重傷,還是看見了才加詭異的情況。
  「快給我滾下車!!」才加抱著頭,把優子身旁的門打開,一把將優子推了出去。
  優子摔出了車外,血濺上了柏油路,才加踩緊油門的離開,什麼話都沒有說。
 
  「妳就是聽不懂,不行!妳不准……」才加在疾駛的露營車裡大吼,露營車的速度很快,因為精神狀況欠佳,有好幾次都差點撞上電線杆。她努力抗拒著那股力量的甦醒,「就算是夜風祭,妳也不准。」她大口喘著氣,滿臉的汗珠,奮力的抵抗。最後終於受不了了,她把車子停在路旁,路燈下的車身看上去跟這裡的鄉間風景很合襯。才加推開了門,走出車外。
  用快速的步伐離開了這裡。夜風族的步伐。
 
  倒在路旁的優子一臉狐疑,才加剛才的舉動相當怪異,把自己推下了車,抱著頭那個痛苦的樣子,以前從來沒見過。不管了,現在必須做的是先把傷給養好,夜風祭不會讓優子有喘息的空間的。她爬上那小屋子的門前,敲了兩下,倒在地上喘息著。
 
  屋裡的燈被點亮,門被打開了。一個女人走了出來,看見倒在地上的優子,她把優子拖進去屋子裡面,隨即關上了門。
 
  門外寫著「佐藤夏希特殊診所。」
  天色慢慢的亮了起來。夜風祭的第一夜結束。
 
 
* * * * *
 
 
  身邊有一個呼吸,是她。
 
  前田才掙開眼睛,馬上感受到全身上下的肌肉痠痛與刀傷的疼痛,她的傷口被緊急處理了,包紮的算是相當笨拙,但至少不會讓傷口感染。她躺在一個堆滿破布的角落,這裡看上去是一間倉庫,至於為什麼到這裡倒是完全沒有記憶。
  另一個前田說的話倒是奏效了,她拿回了身體的控制權,從那個雪白的空間回到現實,唯一的缺點就是傷口實在很痛,胸口的那刀傷很深,纏滿了繃帶,左腿上的刀傷也一樣,腹部的最嚴重,蓋著的紗布已經染紅了,看來自己暈眩的感覺是來自於失血過多。
  前田用手撐起身體,吃力地把自己給弄起來,她抖動著身體,忍耐著疼痛終於坐了起來,尋找那個熟悉的呼吸,她水藍色的瞳孔浮現,感覺到了那個人就在一旁,她還沒辦法站起來,只是半爬半走的來到那個人的面前。
  高橋身上蓋著一塊布,臉色相當難看,但是看到前田來了,她吃力地微微笑。
  「你醒了啊……」她說。
  「小南……」前田看著她,「是妳把我帶來這裡的嗎?」
  高橋笑了笑,「是啊,」但是隨即又皺起了眉頭,「妳連跑去叫醒妳的柏木都打倒了,我費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妳帶來這裡。畢竟天已經亮了。」
  前田感覺到了,天亮的溫度,看來感知神經是回來了,「小南,妳的臉色怎麼這麼差?」
  高橋歛起了笑容,「沒事,這跟妳無關。」
  前田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罪惡感,因為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高橋肯定是被自己弄傷了,她不顧高橋的話,拉開了蓋在高橋身上的布。
 
  高橋腹部流血嚴重,幾乎已經沾濕了一整塊地板,一旁的角落放著一把沾滿血跡的黑色短刀。上頭刻著TM
  前田睜大了眼,眼淚在水藍色瞳孔邊打滾著,「是我……是我……」
  「所以……所以我說沒事了嘛……」高橋無奈的笑著,「嘖嘖…都是我逞強了,妳明明打敗了佐江,還吸了柏木的血,甚至連麻友都無法阻止妳。我還是執意把妳帶走。」
  柏木?麻友?佐江被前田也打敗了?這些事情前田完全不知情,那個時候的她正在與另一個自己對話,爆走的狀況她沒辦法控制。
  「明明就痛苦的要命,妳會死的妳知道嗎?」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流了下來,前田對高橋的那種冰冷態度在現在完全溶解了。「我得把妳帶出去。」
  「不行!現在是天亮,妳出去妳會沒命的!」
  「我不管!我不要妳死……」
  高橋的笑容越來越虛弱,前田還是在乎她的,這讓她心中的糾結瞬間化開。「聽到妳這麼說真好。」高橋說。
  「妳是個笨蛋!」前田哭著,「難道就沒有人能來救妳嗎?沒有人嗎……」
 
  倉庫的空氣充滿著血腥味,就在這個時候倉庫的大門被用力的甩開,陽光透了進來,前田看到那刺眼的陽光,馬上隨手拿起身旁的一塊布把自己蓋住,露出一顆水藍色的瞳孔盯著門口。一個女人走了進來。
  「是誰找我過來的啊?哪個膽大包天的傢夥啊?」那女人甩著長髮,高傲地說。
 
  高橋放鬆的笑了。「終於來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183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ga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風血霧 No.7... 後一篇:---夜風血霧 No.9...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ter810010A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