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白騎士,灰遊俠

作者:臥松│2011-05-23 04:32:19│贊助:2│人氣:161
  有一個少年,他看過高山,踏過荒地,也在森林中飲過清澈的泉水。
  他旅行的目的就是要經歷這個世界,經歷僅用一生也可能不會得到的體驗。
  
  有一天,他來到一個草原遍佈、綿延不斷的王國─綠海之國。
  他發現,這個王國正在舉行騎射典禮。
  位處高處,他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名白色的騎士,駕馭著他潔淨如雪的白駒,奔馳在油綠的草原上。
  騎士展現傑出的駕馭技術。
  人民歡聲雷動。
  皇家騎兵出現,跟在白騎士身後進入矗立在草原上的城堡。
  深深的被騎士的風範所吸引,一股從未有的渴望自心底油然生起─他也想要和白騎士一樣,受人景仰。
  彷彿入寐般的夢想著,少年慢慢走入人潮湧聚的城堡中。
  
  接著,他看到一幕無法忘懷的景象─
  在人潮中,有一輛由八匹大馬牽引,耀眼卻樸素的馬車正行徑在大道上。馬車上,坐著一個似乎比他大一點的少女。
  少女的魅力猶如夏日中的寒冰,釋放出強烈的高貴氣質。
  但是,那高貴,卻被她無邪的笑容調和到一種平易近人的優雅。
  人民群起歡呼。
  從群眾瘋狂和熱忱的態度來判斷,這個少女應該是該國的公主。
  遊行結束後,似乎還有後續活動。因為,人民並未散去,除此之外,還有很人在打理廣場。    
  藉由詢問群眾後得知,晚上還有盛大的宴會在廣場和宮廷內舉行。
  他在一家露天酒吧坐定,並跟老闆打聽那個少女的事。
  老闆驚訝和熱情的反應,讓他不僅確定少女是位公主,還是一位受人民愛戴的公主。
  他困惑了,一個他未曾體驗過的感覺油然而生。
  少年訂好旅舍之後,出了城,打算在晚間慶典開始前,到這座城堡的四周散散步。
  他在一處優美且寧靜的湖泊前停下腳步,看著寧靜的湖面以及襯托著它的草原。
  
  湖面平靜,本來像是他的心境;但是,現在他心中的湖面有了漣漪。
  就在凝視湖面的冥想中,他仿佛看到了公主的身影。
  然後,這才發現,那是真的公主,或,應該說,公主的倒影。
  他猛抬頭,公主正在不遠的一隅,漫步在湖畔。
  她仍穿著遊行時的服裝,只是頭飾拿下來了,並披上了一件雪白的斗篷。
  走在岸邊的她在少年的眼中宛如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白色。
  公主發現了少年。
  她走到少年身邊,親切的跟發征的少年打招呼。
  少年不禁臉紅。
  更沒想到的,她居然坐了下來,讓少年擔心弄髒那美麗的白斗篷。
  但是,公主不以為意。
  倆人隨即攀談了起來。
  那段時間,是少年有記憶以來最美麗的時光。
  原來,公主趁著宮廷宴會開始前偷偷地跑出宮,到戶外透透氣。看來,她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
  宴會中還有鄰國的王公貴族參加,所以,今晚直到就寢前,這是她最後的清閒時間。
  這宴會另一個目的是讓她看看各國的王子,等以後可論及婚嫁時作參考。
  公主表示,她想嫁給一名騎術高超的王子;那是她兒時的兩個夢想之一。
  另一個夢想,則是見識這個世界,但是,她是個公主─她不能隨便的離開城堡。
  少年表示自己正在旅途上,接受旅程的洗禮,增廣見聞,體驗生命。
  公主的眼神中流露出羨慕的神情,她請求他,待下次有機會,請再度回到這個國家,跟她分享他所見識到的一切。
  然後,公主跟少年道了別。
  她纖細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前往城堡的方向。
  少年也在這時,知道了困惑他的感覺是什麼───他深深的迷戀上公主。
  他想和公主在一起。
  但是,自己只是一個無名小卒。
  公主想要的是一名高貴的王子,一名深懂騎術的王子。
  這提醒了他,那名白騎士。
  公主有弟弟,但是都還小,那麼,那名白騎士一定是鄰國的王子之一。
  少年煩惱了。
  因為,不論王子的身份和騎術的水準,他都沒有。
  當夜,少年離開了城堡,因為,至少他可以滿足公主跟他請求的事。
  
  後來,少年遇上一名浪人。
  有隱者般氣質的浪人,願意教導少年在現實世界生存的技巧。
  但是,少年只要求浪人教他騎術,因為那是他認為,也是唯一可以更靠近公主的方法。
  浪人知道理由後,沒說什麼,只說:「先學會生存之道,其他到時候再說。」
  不管怎麼樣,只要能學會騎術,他願意等,他願意嚐試任何方法來取得。
  之後幾年,少年跟隨著浪人,並在浪人的訓練下,成為現實世界的生存者,一名遊俠。
  這些年來,四處的旅行,讓他目睹許多從未見識過的事物,經歷他未曾想過的危險,體驗著他想像不到的真實。
  少年現在…不,應該說,遊俠現在,已經成熟了,穩重了。
  
  浪人有一天問他:「你是否還想學騎術?
  遊俠說,不需要了,因為他已經不知不覺的從其他的技能和經驗,學會了騎術。
  浪人笑了笑,說:「你已經可以獨自在這個世界生存了。」
  浪人說:「當有人跟你說你做不到某些事時,是因為他們沒有嘗試,或是還做不到,所以他們自以為是的放棄了;放棄了自己的可能性。因為,天底下沒有不可能的事,先見之明是在說面對危險時的正確態度,而不是追求夢想的條件。所以,夢想老是被所謂的『先見之明』破壞。即使失敗,你還是會得到依循『先見之明』所得不到的東西,珍貴的東西。你想要什麼,放手去做,如此而已。」
  浪人說完後,獨自的走入荒野中。
  這次,遊俠沒有跟上。
  遊俠繼續在大地間遊走,現實的殘酷和逼真讓他體驗到了更重要的事物,生存。
  他雖然真正的能獨當一面了,但是,他總在夜闌人靜時,思索著浪人的話語,結論是─
  『為何人們總是強加自己的概念在有夢想的人身上?
  他相信,信念是一切,但是遊走四方的他當然看過失敗的例子。
  現在,他只想知道:什麼是『先見之明』所得不到的東西?
  那個珍貴的東西是什麼?
  草原已經不和平了。
  東方的蠻卒人已經侵略了草原諸國。
  位處平原的各個王國根本沒有天然屏障抵擋,即使有固若金湯的城牆,淪陷只是時間的長短。
  然而,蠻族人的攻勢卻在緊要關頭暫緩,讓草原各國不明白。
  謠言傳出,蠻族人的糧草在途中遭到不明人士伏擊;不管駐紮時守護多麼嚴密,隔天一早終究陷入一片火海。
  這一切,當然是遊俠的傑作。
  已經訓練到可跟自然休棲一命的他,不用刀劍就已頗具威力。
  對他來說,利用自然環境作為掩護,多點順風放火再全身而退,並不是很困難的事。
  加上草原水源不集中,蠻卒人根本沒有多餘的資源來救火。
  等蠻卒人想到這一點時,位在草原的主力部隊根本撐不了多久。
  情勢危急,蠻卒人決定集中攻擊,先拿下草原大國,綠海之國。
  綠海之國可以應付圍城軍,但不是整個攻擊草原的大軍。
  
  蠻卒王親自上馬與綠海之國主將對峙。
  不遠的一處斷崖上,遊俠觀看著這一切。
  他在蠻族人黑色的雄兵中,赫然看見一點白,在重重敵軍中穿梭如兔、移動如風的朝蠻卒王所在的騎兵隊衝去。
  那可不是當年的白騎士和他的駿馬嗎?
  遊俠腦海中閃過當年白騎士的威風和技術。
  如今,氣勢依舊,但是面對草原黑壓壓一片的軍容,白騎士只是一種無畏的象徵。
  遊俠一瞬間產生很多聯想,得到最合理的推論是:他迷戀的公主,當年就跟那位白騎士成婚了。
  現在白騎士是綠海之國的駙馬,也是主將。
  想到這一點,遊俠發現,自己居然沒有失落的感覺。
  或者─失落的感覺沒有想像的重。
  因為,眼前的情勢讓他不在乎了。
  
  一個整個城池的生命和期望全在白騎士身上。
  但是,白騎士跟遊俠都很清楚:白騎士根本沒有餘力跟蠻卒王交鋒。
  中間有太多護衛和想搶頭功的步兵。
  但是,最後的結果不包括遊俠加入的變數。
  遊俠縱身翻下斷崖,朝沒注意到他的大軍幾個起躍,踏上了一個步兵的肩部。
  瞬間,遊俠經年訓練的成果在此時發揮作用,前頭黑壓壓一片密如錦繡的大軍,成了他通往白騎士和蠻卒王的踏腳石。
  除了被踏的步兵和行徑路線上的士兵,根本沒人發現有個不速之客正逼近決鬥火熱的中心。 當遊俠闖入白騎士的包圍圈時,白騎士已經被擊落下馬。但原本專注圍剿白騎士的護衛騎兵頓時大亂。
  他們只看到一道灰色身影在馬與馬之間穿梭。
  被灰影附上的騎兵一一被踢落下馬。
  遊俠之後搶上一匹馬,閃電般的速度一衝,擋在趴在草地上的白騎士與蠻卒王之間。
  他暫時鎮攝住一直攻擊白騎士的小兵,便翻身下馬。
  蠻卒王不屑的看著眼前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認為勢在必得,大手一揮,與身後數十個護衛策馬衝向遊俠,要讓馬蹄把遊俠和白騎士踩城碎片。
  遊俠凝視著這波黑色浪潮, 突然灰色斗篷一掀,亮出一面巴掌大的鏡子,藉陽光反射一照, 準確的掃過馬群的眼睛。
  第一排的馬匹因為強光驚嚇,頓時煞住衝勢,隨即被後來的馬群撞翻,整個騎兵大隊頓時跌成一團。
  而蠻卒王也死在自己駿馬的體重下。
  白騎士此時掏出身上的煙火,引燃並射向天空。
  
  頓時, 遠方號角響起。
  殲滅敵方主將的訊號發出,城中的騎兵大舉傾巢而出。
  把焦點都放在圍捕白騎士上的大軍根本來不及反應這突來的攻勢。
  加上事發突然,本來大部分只是看戲的軍隊突然被對方騎兵衝擊,開始瓦解。
  人擠人,馬踩人,叫囂聲跟塵煙,讓蠻族人陣腳大亂,加上糧草不足,飢餓以久,士氣委靡,鬥志頓時喪失。
  大勢已去。
  綠海之國成千上百的白色騎兵和步兵,開始驅逐蠻卒大軍。
  白色的波浪推著黑色的濃煙,在這翠綠的大地上,直到黑煙煙消雲散。
  
  遊俠走到白騎士面前,扶起白騎士。這當中,遊俠覺得,白騎士沒有印象中那麼的高大了。
  只見白騎士卸下頭盔,讓他有今天這一切非凡經歷的那張臉就在眼前──公主的長髮在風中飄逸。
  白色的盔甲這時才透露出一種女性的氣質。原來,當年的騎士就是公主。
  場面頓時鴉雀無聲,也在這時候,公主的護衛隊趕到,迅速的把公主帶離前線。
  留下還在硝煙中的遊俠。
  只是──公主的視線,一直停留在遊俠身上。
  一個聲音自遊俠身後傳來。
  「看她望著你的樣子,你的夢想達成了嗎?」
  浪人走前一步,跟遊俠肩並著肩的望著在夕陽下的綠海之城。
  「夢想,夢想都是現實的開端。」遊俠說。
  「為什麼?」
  「因為,現實不是光靠努力得來,而是夢想給予的動力,因此才有努力的方向和實現的意義;夢想就是現實的過去,現實就是夢想的未來;夢想跟現實最大的不同只是…」
  「什麼?
  「大多人不肯去經營它,真正相信它。因為人們害怕未知,並忽略自己的條件和努力可以組合出來的力量。」
  「那麼,你的夢想實現了嗎?
  「那已經不是重點了。」
  「何以見得?
  「追逐夢想最大的收穫是過程,這個過程是成長的必經之路。即使夢想沒孵化變成現實,它的價值卻比現實來的重要。即使夢想變成現實,這之中的經歷也會改變一個人的觀點,或許變的更有智慧,或許變的更加愚昧,但是,都是人生體驗。」
  「繼續說,」
  「體驗人生,本身就是一個偉大的夢想。直到我們死去的那一刻,這個現實才圓滿。」
  「所以追求夢想時,那些話語,如『不可能』這三個字,是好的還是壞的?」
  「以說的人來看,是中性的,因為這三個字表現了他的信念:他相信的世界。然而,身體力行的人並不是要以手獨摘夜空的明月,而是用我們本身就所擁有的一切來完成…一個現實。」
  「所以?」
  「所以我們不是要憑空創造現實,而是使用我們本身所擁有的,來創造現實。」
  「那麼,夢想的定義又是什麼?
  「夢想的定義,即是完成現實的原動力。」
  「旁人有沒有權力質疑你的原動力?
  「有。 因為他們不是我。」
  「那你有沒有權力質疑自己的原動力?
  「沒有。因為,這原動力就是我創造的,若我質疑它,表示我選擇放棄;若我放棄,就表示我並不是真正發自內心的想完成它,只是一時興起。」
  「你都明白了。」
  「我都感受到了。」
  「花了你好幾年呀。」
  浪人拍拍遊俠的肩膀,悠然的走入硝煙中。
  而遊俠,他到底有完成夢想,創造出現實嗎?
我不是他,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所以,我跟諸位一樣也不知道。
或許,他又有新的夢想,或是其他的可能性,因為,他已經跟當年的他不太一樣了。
  但是,他完成了實現他體驗人生夢想的一步。
  這難道不是美好的嗎?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148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遊俠|騎士|草原|夢想|奇幻九重奏|臨篇|||旅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YenAmirac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茱羅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702191234所有人
日常/校園 輕小說已更新新章節,有興趣的不妨先看置頂文的簡介,若有興趣歡迎捧場,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