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迷途鴉-The Stray Crow>>路徑五‧不是朋友。

作者:蒼鴉│輕小說的快樂寫作法│2011-05-17 21:51:39│巴幣:14│人氣:414
 
 
 
 
   漆黑湧上。
 
  在我確信要跟味增湯說掰掰之際,我聽到了一些聲音。
 
 
   「頭低下,死烏鴉。」一道男聲,還有一些高亢的金屬嘰嘎聲,是馬達聲;順著男音的指示去做,我壓低身子、盡我所能的縮起脖子。
 
   知道什麼叫做一股寒意滑過背脊嗎?
 
  我現在真的在體驗這種感覺。因為一把電鋸以離我背部不到幾喱的差距劃過。
 
 
   兇惡的電鋸避開我斜插入一位衝上前來的女人的身體裡,女人兩眼翻白、一面抽蓄一面發出了毛骨悚然的哀嚎聲。儘管如此,電鋸絲毫沒有停止運作的跡象。
 
   「你們活膩了嗎?」在女人飛散的血沫中,朱紅色的眼瞳閃著毫不掩飾的殺氣。握著電鋸的手臂一翻,被斬中的女人隨即被甩了出去,倒地後一動也不動。
 
 
   原本齊聚而來的大人們剎住腳步,以惡意的眼神瞪視著這位突然殺出的程咬金。
 
   「少管閒事!否則殺了你!」
 
   「他是我們的!」
 
   空洞的嘶吼聲四起,大人們不悅的抱怨著。
 
 
   「哼。」電鋸重重的敲往土地。在地上鑿了個洞出來,不斷的發出「唧唧唧唧」的馬達傳動聲響。而手執電鋸的人,是一名身穿白色西裝的褐髮青年。
 
   「你們別想動他。」褐髮青年以俊秀的臉龐瞅了我一眼,「他是我的。」然後他如此說道。
 
   「嘎啊?」
 
  我發出了乾澀的聲響。等等,「我是你的」?暫停!不可能!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我絕對不承認我過去有這種情節!現在的我就算不記得過去還是喜歡女性,所以過去的我也絕對不會對男性心動的!
 
   啊啊,可惡!一旁的貝特老爹居然用詭異的眼神開始打量我了!
 
 
   「離遠一點,他們的目標是你,烏鴉。」身穿白色西裝的褐髮青年向我衷告。
 
  「等等,為什麼他們的目標是我啊!」我大吼著,情況怎麼越來越複雜了啊!還有烏鴉是怎麼回事?抱著一直不斷思考而發脹的腦袋,我煩躁的向那群大人問:「你們為什麼要纏著我!」
 
   「納命來!」大人們嘶吼著,接著又撲了過來!
 
 
  「嘎啊啊啊!我錯了!」很丟臉的縮起脖子,我開始慌亂的奔逃;一把電鋸隨即為我擋住了那些撲上來的大人們,粉碎他們追上來的可能。
 
   褐髮青年不耐煩的說:「我說過了──他是我的。」
 
   ──然後,電鋸亂舞。
 
 
   那些被揮砍中的大人們,馬上被大卸成好幾塊的肉塊、再被隨意的亂甩到一邊去。
 
  「嗚嘔!」貝特老爹皺眉摀住了鼻,濃厚的血腥味讓他感到一陣噁心反胃;我也是。褐髮青年步伐穩健,不斷的在哀嚎聲與血肉中前進、砍殺著,事態的發展已經朝向了限制級方向躍進。
 
 
   「喂你!」強忍著強烈的暈眩感,我壓抑著想要嘔吐的慾望朝著那個沉浸在血肉飛舞中的青年喊:「做得太過分了吧!你現在砍的是活人啊!」
 
   「活人?」褐髮青年發出了疑惑的聲響,腳步停止。沾上血紅的白色西裝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巨大的電鋸停止噬咬。
 
   該死,極度的血腥與暴力中還能表現得那麼優雅,這傢伙惹不得啊!那時的我心驚肉跳的想著。
 
 
   「你在說笑?」青年瞇起銳利如鷹的赤瞳。
 
   「我們認識嗎?」我故作鎮靜的問著,不敢移開視線。要是我移開視線,這男人就可以瞬間用電鋸抵著我的脖子;無庸置疑的,眼前的青年絕對有這個本領。
 
   「你怎麼回事?」青年的視線彷彿能把我看透似的,上下打量我一下之後,像是看到什麼不對勁的事物般的問我。
 
 
 
   「嗚啊啊啊!」剩下逃過電鋸伺候的大人們,趁著我們交談的空隙逃跑。
 
   一名被電鋸削掉下半身的大人瞪大雙眼,滿臉驚恐的瞪著我們。他死命的用手扒著地面,想要跟上逃走的同伴隊伍。
 
   但是,巨大的電鋸隨即攔住了他,擋在他的面前。
 
 
   「你剛剛說,我砍的是活生生的人類?」身穿白色西裝的青年依然直視著我,完全沒有把腳邊那個失去下半身的大人看在眼裡。
 
  「是活生生的人。」我牙齒打著顫,深怕對方拎著電鋸砍過來。
 
 
   「不記得我?」
 
  「我不記得任何人,和我的名字。」
 
 
   「原來如此……是從沉睡中醒來的後遺症嗎?」青年婆娑著下巴,喃喃自語的說著:「既然如此,現在給我看清楚。」
 
   ──電鋸劈下,一把攪爛那個失去下半身的大人的腦。
 
 
   「嗚……」難受的摀住嘴,我盡量不讓自己昏厥。看到一個人的腦袋在你面前變得一踏糊塗,想不昏過去都很難;現在貝特老爹已經兩眼一翻躺平了。
 
  「『它們』不是人類。」青年看著糊成一團的血肉說著,「是一群被貪婪給蒙蔽的『異族』。」
 
 
   我看到那具屍體正以肉眼能夠看出的速度在腐化,但是沒有發出屍臭,簡直就像是被快速風乾一樣。最後,那具屍體的皮肉化為沙粒,消失無蹤。
 
   最後只剩下的是骨骸。褐髮青年二話不說的用電鋸把那些餘骸給打飛到遠處,像是在處理什麼極度不乾淨的東西一樣。
 
 
   「You see?」褐髮青年把臉湊近,昂然的問著我;而我只能如搗蒜般的點頭,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很好,既然如此就趕快離開。這裡我來善後。」青年把電鋸背到肩上,補充:「而且要是血腥味再引來更多的『異族』就麻煩了。」
   
   我默默的把貝特老爹扛起,感激的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謝謝你。」
 
  褐髮的青年帥氣的揮了揮手,指著公園的入口催促著我離開:「直接走出去就好,結界應該沒作用了。」
 
   我快步的扛著貝特老爹往公園的入口走,這種恐怖的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多留。不過,就在我即將跨過入口處的欄杆時,我還是忍不住回頭問了青年問題────
 
 
  「我們是朋友嗎?」我想知道的問題。
 
   「不是。」青年依然冷酷簡短的回應我。
 
 
   我無奈的搖搖頭、苦笑:「你的名字?」
 
 
   「月。」
 
 
 
   
   大家好啊,這裡是迷途鴉‧第五篇。
 
  描寫沉重的情節時,要選用的詞彙變得很重要。如果沒有多想想再下筆,就會讓文章變得很雜、很難閱讀,也沒有起伏性。這是我的老師告訴我的。
 
   至經這個問題一直是我必須跨越的障礙~加油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101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的快樂寫作法|友情|烏鴉|奇幻|搞笑kuso|童話故事||迷途

留言共 4 篇留言

藍依
月前輩出現了~~~~~
話說你的思想有點.....

05-17 21:55

蒼鴉
= =有點怎樣?05-17 21:55
古德溫
原來…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存在嗎?虧我把你當大哥看…(蹲角落)

05-18 21:30

蒼鴉
不是啦= = 小說是小說,裡面的人的個性還是不一樣的……只是是用我們當成雛形下去創的角。
05-19 08:21
─═★¥血色£
小月怎麼突然變受了。

話說,

這小說似乎挺不錯的。 (上下打量)

05-18 21:55

蒼鴉
噗噗,小說是小說……人物個性還是有差的,不,正確來說應該算是不同的人吧?(只是以我們為雛形)05-19 08:23
秋末
唔......笨鴉,你現在開始要往恐怖小說發展嗎??

還有"他是我的"這句話很勁爆-v-*

如果之後出現BL情節我就篇篇報到~~~~

05-19 09:40

蒼鴉
沒有要往恐怖小說發展啦……再說我現在想先把底子打好,再慢慢找出自己喜歡又擅長的領域……BL不可能!!!而且你想誰跟誰搞啊=口=?!05-19 09: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k405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值得-謹獻給異端的各位。... 後一篇:錯過的遺憾-選擇錯過和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n200168database
SELECT * FROM bah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