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夜風血霧 No.6---

作者:Yui│2011-05-13 16:37:22│贊助:0│人氣:179
No.6 決戰前夜
 
 
 
  由於SDN的出現,所有夜風族在街頭的動作少了很多,雖然還是有一些私自展開的戰鬥,但很快的就會被由加里或是佳代出手干涉,那兩人的力量強大得令人害怕。
  女王會又消失了,就好像根本沒出現過一樣,從枯葉蝶跟蜘蛛戰鬥的那天晚上之後,沒有人再看到女王的身影,甚至連佐江跟那群蒙面人的影子都沒見著。這裡的空氣倒是越來越緊張,大家都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當決戰的號角響起,每個黑暗角落的怪物將會全部走上街頭,為這城市帶來更多的血腥味。
 
  今晚一樣下著細雪,深夜的巷弄中沒有人類的氣息。前田腰際上繫著短刀,穿上大衣把那把刀給遮住。她走在屋頂的邊緣,遠眺著微微亮著光的那間屋子,一家有著木頭製拉門的居酒屋。兩年來,她躲避著這個區域,不希望有什麼回憶讓她的決心崩解。那個離開高橋的決心。
  她踩著屋頂邊緣的積雪,看著諷刺著自己的明月,懷念著幾年前在屋頂上望著那橘紅色的夕陽。回憶很快的停止,她一身躍下大樓,輕巧的落地,接著清楚的感覺到身後那陌生又強大的呼吸。有人正在跟蹤她,而且那個人的力量相當強大。
 
  前田睜開水藍色的瞳孔。感知能力全開。水藍色的瞳孔代表著柏木由紀給予的能力。
 
* * * * *
 
  飲完了一包血袋,可以暫時壓抑著面對人類時的衝動,接下來的時間不能讓自己有失去控制的時候。大島優子離開了廠房,站在外頭看著那輪明月。
  優子一直以來都是居無定所。昨天白天是住在這個廢棄的工廠裡面,她那什麼都無所謂的個性,只要有暫時躲避陽光的地方,不管是什麼地方他都待的下去。雖然才加多次勸他找個住處,或者就待在才加的家裡,優子都拒絕了。
 
  她不能再有擁有家的感覺。那會讓她脆弱。只要有夜風祭存在的一天,身為夜風族全部都是敵人。
  「陽菜。」她依然望著明月。然後一身躍出月光下。
 
  即將來到的夜風祭,優子不但沒有卯足全力,反而消極的讓日子一天天的推移。開朗的外表下是受傷的靈魂。恥笑著自己無知又單純,她不讓自己在同一個地方待兩天,奔跑著,逃避記憶裡的那個身影。她來到才加的住處屋頂上,用腳蹬了幾下,才加才從窗戶邊翻上來,拿著兩壺紅黑色的血液。
  「看妳精神的樣子。」才加歪著頭看著手上的兩壺血液,「妳已經喝過了噢。」
  「是啊,但是免費的血液,怎麼能錯過呢。」
  才加與優子微笑看著對方,心情輕鬆了不少。
 
  才加坐了下來,雪似乎停了,只剩下屋頂上薄薄的積雪,剛好拿來冰鎮兩壺血液,讓它嚐起來更美味。
  「對不起啊,」才加隱盡了一杯,「我沒辦法陪妳到更遠的地方,那台露營車今天突然發不動了。」
  優子斟了一杯拿在手中,「其實你可以試著用雙腳走跳看看。」
  才加無奈的笑著,掀起了白色長褲的褲管,左腳是一支鐵架作成的義肢。「這跟東西每次都讓我跌得很慘啊。」
  「哈哈哈哈,」優子笑了出來,「是你放棄它了。」 
  「別說了。」才加把褲管再度蓋上左腳,「身為夜風族還要用汽車代步已經夠愚蠢了。」
 
  月亮又從雲霧中透出來,優子看著那灰朦的月色,開心的微笑著,「有個朋友真好。」
  「那是指我嗎?」才加揚起眉毛,「我以為你跟敦子感情比較好。」
  優子皺起眉頭,表情變得嚴肅不少,「我不能完全信任參加夜風祭的人。」優子知道,才加雖然收到了邀請函,但她絕對不會再踏入那個戰場,那是充滿悲傷回憶的地方。
  才加似乎聽懂了優子的意思,「小嶋陽菜。」
  優子沒有回應,但看上去是默認了。
 
  每個人都有痛苦的回憶,這兩個被回憶纏上的夜風族,喝著血液,在月光下沉思著。
  沉思著夜風祭的一切。
 
* * * * *
 
  終於鼓起勇氣,拉開那木製的拉門。前田走進那家居酒屋,那個充滿回憶的居酒屋。她面容嚴肅,強壓下心中的悸動。
  「敦……敦子?!」高橋看見那個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現在這空間裡,「妳……」
  「我很快就說完了。馬上就離開。」前田沒有表情,瞳孔是明亮的水藍色。
 
  她。來找高橋,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看著前田,既是驚恐又是期待。前田會跟自己說什麼?這麼久沒有談上話,要說些什麼才好?她腦子裡好多問題在打轉,喉頭卻擠不出半句話。
  「夜風祭。就是明天了。」前田的話語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高橋皺著眉頭,「嗯。是啊。」
  前田低下頭,她水藍色的眼睛似乎閃著光芒,「退出吧。」
  聽到這句話,原本緊繃的精神頓時鬆懈下來,高橋輕鬆的笑了出來。她拿出一個杯子,斟滿藏在櫃子深處的血液,推到前田的面前。「妳就只想說這些嗎?」
  「這不是請求。」她的話語依然冰冷。
  高橋坐了下來,「妳是說過了幾年,妳故意逃避我,無視我的存在。現在我們終於可以對談了,妳只想叫我退出?是這樣嗎?」
  前田幾乎快要抓狂了,「難道我還得跟妳敘舊嗎?妳為什麼就是這麼固執?」她皺緊了眉頭,激動的大吼。
  「因為妳。」
 
  這句話凍結了前田的雙唇,她好不容易拼湊起來的勇氣頓時瓦解,現在。她現在就想大哭一場,甚至奔向高橋將她擁入自己懷裡。但是她不行,她是夜風族,高橋是人類。她們之間不能有複雜的情緒,沒有什麼事情能改變這一切。
  「別開玩笑了。」她忍著顫抖的聲音,卻忍不住抖動的雙唇。
  「妳。就是我戰鬥下去的理由。」高橋拿出櫃檯底下的紅色武士刀,把刻著前田名子縮寫的那面朝著前田,「我要打倒所有會傷害妳的人,我不會讓那群怪物弄傷妳一根手指。」
  高橋眼神堅定,讓前田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前田閃著水藍色的瞳孔,抖動的雙唇,緊握的雙手。她奔出了居酒屋,只丟下一句話,以及一顆閃動的淚珠。
 
  「高橋是笨蛋!」
 
* * * * *
 
  「蜘蛛。」玲奈噘著嘴,表情看上去很生氣。她緊握著手中的蕾絲白洋傘。
  不遠的後方高樓頂端,有一個眼神一直跟著玲奈,讓玲奈非常不開心。那天晚上的戰鬥被SDN兩個傢夥打斷之後,就一直有人跟蹤玲奈,監視著她的一舉一動。不過八成是不要再讓她跟珠里奈打起來,畢竟她們是最不受控制的兩人。
  「讓我走……拜託……」玲奈皺著眉頭,咕囔著。
  突然,一股氣味讓她睜開了紅色的瞳孔,嗅到了空氣中血腥的氣味。開心的笑了。「好想吃。」她雀躍地往前跳步,速度不快,但充滿開心的氣息。身後的影子也一起跟了上去。
  玲奈來到一棟大樓的旁邊,她歪著頭,看著頂端散出的東西。「那是什麼?」她沒看過這種情景……
 
  大樓的頂端,散著紅色的霧,散下來的氣味是甜美的血腥味。
  玲奈的腳步更快了,她踏著磚瓦,一步步朝頂部前進,當她幾乎要碰到那紅色的霧的時候,馬上被上面一個突然竄出身影擒住,她迅速的往下掉,那個人抱著玲奈的腰,隨著地心引力往下掉,隨後落地順勢把玲奈扛上肩頭,快速的跑離這個散著紅色大霧的大樓頂。
  「蜘蛛?」玲奈看見那黑色皮革服裝,還有及肩的長髮,「妳幹什麼!」
  「那是陷阱。」珠里奈回答。
 
  他們一路跑了好久好久,玲奈被珠里奈扛在肩上,雖然不斷掙扎,但珠里奈依然帶著她上了另一座聳立的高樓,到了樓頂才把她放下來。這裡剛好可以看見不遠處那血霧,有好幾個夜風族闖了進去,就再也沒出來了。
  「蜘蛛妳幹麻啦!」玲奈拍了拍白色洋裝,再度撐起洋傘,「把我帶來這裡。」
  「看。」珠里奈站在圍牆上,盯著那團紅色血霧,「那傢夥……」
  「誰?」玲奈一身躍上那圍牆,站在珠里奈身旁五步遠,看到了那血霧的原貌。「那是……」她不由得謹慎了起來,慶幸自己沒闖入那血霧的領域。
  血霧包圍了整個樓頂,幾個夜風族快速的闖入,卻沒有再出來。一根根手臂以及扯斷的雙足被拋了出來,甚至有一顆顆頭顱。那裡面不管是誰,她的能力肯定相當驚人,她散出的血霧吸引了附近的夜風族,被吸引的夜風族一個個被她解決掉。
 
  「是她。」
 
  「那種形式的血霧,是前田敦子嗎?」玲奈瞇著眼睛,想看仔細那血霧裡的人。
  珠里奈戴上牛仔帽,「不,」她說,「那種血霧不是前田敦子的招式。」
  「不管他是誰,竟然沒有被SDN的人阻止。」玲奈轉身張望,發現跟蹤自己的那個人已經消失了。
  「她的行動被默許,這也代表……」珠里奈蹲了下來,「夜風祭開始了。」
  說完珠里奈跳下了圍牆,轉身要離開,玲奈卻跟著下來。
  「既然夜風祭已經開始,為什麼救我。」玲奈說。
 
  珠里奈沒有回頭,但她停下了腳步,瀟灑的微笑,「妳只能被我打敗。」
  說完,她離開這棟樓,不選擇就在這裡跟玲奈決鬥,而是留下玲奈一個人。
 
  「親愛的,明天見……」珠里奈消失了身影,只從地面傳來這一句話。
 
* * * * *
 
  那血霧的出現,讓夜風祭在原本預定的前一夜瘋狂的展開,夜風族們傾巢而出,他們除了期待榜上名人的戰鬥,有一部分的人為了奪取位子而全副武裝。街頭巷尾。一場一場的戰鬥隨之爆發,雖然離天亮就只剩下三個小時,他們依然興奮地尋找著目標,或者關注著黑榜十二人的去向。
  第一個聚集人潮的是那一團血霧,由一個夜風族的體內散出,她的名子沒有人知道,是榜外的新秀,她的血霧吸引著附近的夜風族,稍微沒有抵抗力的踏入那血霧,就被那個女人支解了,她的攻擊方式慘忍而且瘋狂。在黑榜圈外名單上,馬上就得到了「狂風之霧」的稱號。
 
  街頭陷入了混亂,才加開著露營車,副駕駛座上是優子。她們一邊觀察著黑榜的動態,一邊觀望著附近的情況,尋找第一個開啟戰鬥的榜上名人。十二人裡面,一定有人已經在戰鬥了,這對於蒐集敵情相當有幫助。
  當他們駛進十三街口,露營車突然撞上一個物體,車子隨即因為衝撞停了下來。優子與才加撞上了頭。正當優子緩緩爬起身,搓揉著額頭上的傷口,她這才看到眼前的那個人,他們撞上的東西。
  「這下麻煩了。」優子睜著一顆眼睛。
 
  女王一隻手擋著車,側身看著優子。
 
  優子不耐煩地翻了白眼,「沒想到我就是第一個進入戰鬥的榜上名人。」
  「要上嗎?」才加問。
  優子沒有回答,看見女王伸手指著優子,她下了車,在十三街口的路燈照耀下,她的指甲又直又長,眼神充滿赴死一戰的決心。
  「大島優子,就從妳先開始。」女王瞳孔泛紅,露出那令人恐懼的邪惡笑容。
 
  優子微笑,一個墊步消失不見。
  女王雙手抱著胸口,用刀鞋輕輕敲打著拍子。
 
  『黑榜第三位──女王──篠田麻里子』VS『黑榜第一位──血霧之鼠──大島優子』
 
* * * * *
 
  夜風祭提前開戰,前田的身份也相當危險,除了是榜上名人以外,又是一個混血種,絕對會是大家的目標,柏木說的沒錯,當前的前田如果不要出現在街頭那是最好的。前田離開了居酒屋,她奔向那個突然開戰的地方──十三街口,不是看了黑榜的動態,而是她的感知能力告訴她的。不管怎樣優子與女王的戰鬥絕對悽慘,她決定適時的時候介入戰鬥,絕對不能讓優子失去她的排位。
  她繞過那棟擁有太多回憶的大樓,不想再看到那停機坪。剛剛才被高橋影響了心情,現在是最不能露出軟弱態度的時候。為了繞過那樓,她必須花更長的時間。跳躍的能力似乎上升了,因為那水藍色的瞳孔嗎?這是她不願意見到的,因為使用了柏木由紀的能力,而讓自身能力上升真是諷刺,但這一次夜風祭是這麼危險,她不得不暫時倚靠這個力量。
 
  就當她快要到達十三街口時,一個身影豎立在她要經過的路途之中。一棟大樓的天臺上,站著一個身穿窄版西裝的女人,她那看似男人的面容十分俊俏,跟窄版西裝相當合襯。
  前田在她面前停了下來,「滾開。宮澤佐江。」
  佐江淺淺的笑,面容顯露在月光之下,「我可不能讓妳再過去了。」
  「我說滾開!」前田大吼著。水藍色的瞳孔讓她感受到,十三街口那兩個熟悉的呼吸正激烈的碰撞著。
  「我聽說過了,」佐江依然那高傲的姿態,「妳的排名會在大島優子之下,是因為血霧的關係。」
  前田內心的憤怒就快爆發,「妳到底想說什麼。」
  佐江緩緩地走向前,「使用血霧之後的妳,會有一段時間完全失去力量。就算你血性爆走再怎麼強悍,也有時間的限制,只要檔下你血霧的攻擊就行了。」
  「妳如果只想說一些無聊的話,」前田拿出大衣底下的黑色短刀,「就給我滾一旁。」
  「或者妳可以先打倒我。」佐江舉起拳頭,「如果妳可以。」
  前田的憤怒瞬間爆發,露出恐怖的表情,伸出的雙牙正蠢蠢欲動,水藍色的瞳孔,左眼被染成了紅色。
  「那我就如你所願。」前田拔出黑色短刀。
 
  右眼閃動著水藍色瞳孔,左眼的瞳孔卻是強烈的紅色。
  那雙眼睛隱藏著迷樣的能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063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ga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風血霧 No.5... 後一篇:---夜風血霧 No.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msky2015走心
希望台灣版SCP條目留給我 1966 澤東為慾肉教大祭司之一 發動SCP事件至少三千萬人被轉化(文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