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夜風血霧 No.4---

作者:Yui│2011-05-11 12:00:57│贊助:0│人氣:140
No.4 前田的過去
 
 
 
 
 
  這個溫度,這個感覺。天黑的時間到了。
  柏木自己掀開了棺材的蓋子,今天沒有人來叫她起床。麻友的傷勢可能真的很嚴重,所以今晚才沒有來到柏木的房間叫醒她。
  自己一個人起床的感覺真不好,或許已經習慣麻友敲打棺材的感覺了,雖然每次早在麻友進來之前,柏木就已經感覺到她接近,柏木還是會靜靜的等待麻友把棺材的蓋子打開。為什麼要這樣做他自己也不知道,總覺得在麻友來叫醒自己之前醒來,有點對不起麻友。
  「麻友。」柏木在房間輕輕的叫了一聲。沒有人回應。
  她踏出了房間,隨著旋轉樓梯來到了一樓,禮拜堂後面的大廳。雖然空無一人,但是可以感覺到另一邊的門後面,有一個熟悉而且虛弱的呼吸。柏木拿了一瓶紅酒,裡面裝的是新鮮的血液,推開了另一邊的門,隨著旋轉樓梯下到另一邊的地下室。麻友躺在一張簡陋的床上,身上多處還是很深的刀傷。
  「麻友。」柏木拉了張椅子在麻友身旁坐了下來,「麻友大人。夜晚到了。」她微笑著,模仿每天麻友叫醒她的口氣。
  麻友這時才突然張開眼睛,看到柏木在身旁,充滿歉意的要爬起身子,可是左手似乎還不能動,所以她拉起身子沒成功,倒是馬上跌在床上。
  「別太勉強起床。」
  「不,我可以。」麻友還是盡力在床上翻滾,但就是爬不起來。女王造成的刀傷太深,有些甚至刺進骨頭裡了。
  「乖乖的,別動。」柏木摸著麻友的臉,微笑著。
  麻友靜下來了,藉由柏木的攙扶,乖乖的靠在床頭的枕頭上坐著。
  「昨天,辛苦妳了。」柏木說,斟了一杯鮮血遞給麻友。
  「昨天應該是奪下女王位置的大好機會……」麻友一臉失望。
  「不是妳的錯啊,是佐江突然出現,不然我有把握可以打敗女王。」
  麻友皺著眉頭噘著嘴,責備地說,「才怪,妳明明知道她根本還沒使出全力。而且……」她的話被柏木打斷。
  「好了好了,昨晚的事就過去了,妳現在好好休息。」柏木的表情轉為嚴肅,「一定要在夜風祭之前好起來。」
  「妳這麼說是把我當人類囉?」麻友噘著嘴,「我們可是夜風族啊,恢復能力是普通人的好幾倍呢。」
  柏木無奈的笑著,右手伸出去摸著麻友的頭,「是啊。」
 
* * * * *
 
 
  隨著日子不斷推移,夜風祭的日子也快要到了。
 
  高橋坐在自己的居酒屋內,已經到了深夜的時段,客人都喝醉回家去了。幾天前見到前田了,雖然兩人依然沒有搭上話,但看到她過得似乎還不錯,心裡欣慰了不少。高橋回憶著兩人一起在這家居酒屋的時光,那個沒有慘白面容的前田敦子。
  她站起身子,正當他想要打烊的時候,木製拉門被拉開,一個高挑的身影走了進來。
  「唷。」才加微笑著。
  「噢,怎麼有空。」高橋笑了出來。
  才加的身後跟著一個不高的身影,「我也來了,好久不見。」優子笑著,「啊,幾天前就見過了嘛,哈哈哈……」
  三人的笑聲充斥著整個居酒屋,經過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後,他們看上去輕鬆多了。才加跟優子坐了下來,高橋站在櫃檯內,拿出了三隻杯子,一杯斟滿了啤酒,另外兩杯則是到滿了黑紅色的血液。
 
  「敦子她。怎麼沒來?」高橋問。
  優子睜著紅色的瞳孔,喝著那杯血液,「他啊,一起床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高橋無奈的點點頭。
  「是啊,明明現在街頭這麼混亂。」才加瞳孔也是紅色的,過長的犬齒隱約露出來,「不過不用擔心,那個女孩很強悍的。」
  「而且也更方便我們談話。」優子說,他們似乎是有目的來到這裡的。
  「關於,」高橋拿出那張寫著夜風祭內容的紙,「夜風祭與柏木由紀的事嗎?」
  才加拿出兩張折得一模一樣的紙出來,內容分別是寫給才加還有優子的。「她有她的顧慮,雖然我很討厭柏木,可是她會擔心是正常的。」
  「沒錯,」優子面色突然變得凝重,「除了女王會重新出現在街頭之外,枯葉蝶跟她的死對頭也會回到這裡來。」
  高橋也變得嚴肅,「連枯葉蝶也……這……根本跟那次一樣,全面大戰。」
  「可能比上次還更盛大,『星期六之夜』她們打算集結所有好手,包括黑榜之外的名人,以爭奪榜位為號招。」才加一口飲盡血液,瞳孔慢慢轉回黑色,「到時候的這裡。每一夜都會很精采。」
 
  「希望不要再有人,」才加低下頭,扶著自己的左腳,「不要再有人死了。」
 
*       * * * *
 
 
  夜裡,前田飛過兩棟高樓,微微的喘著氣,過去的陰影一直無法讓她振作,她繼續奔跑著,就怕夢裡那個黑影會再次抓住她,兩橫眼淚灑在雙頰,腰際上綁著一把黑色短刀,刀鞘上面精細地刻著兩個英文字母。
 
  ──TM
 
  越過了兩條街。不小心又看到那棟二十幾層樓高的大樓,頂端的停機坪一閃一閃的亮著指示燈,前田踏上那平臺,內心恐怖的回憶又湧上來。
  就在兩年前。這個地方。夜風祭當晚的街頭發生了很多事,這裡。就是改變前田一生的地方。從此她將無法面對陽光,將失去味覺,將對血腥興奮。
  也將得到無比的力量。
 
 
 
──兩年前,此地。
 
 
  高橋南照著約定的時間,來到這二十幾層樓高的屋頂,停機坪的中央。腰際上繫著一把紅色武士刀,以及一把黑色短刀。這一屆夜風祭在今晚揭開了序幕,街頭四處正進行著慘烈的戰鬥。而她,正等待著今晚第一個目標──板野友美。
 
  一群身影快速地從大樓邊翻上來,迅速的堆滿了停機坪下的四周,數十名帶著紅色瞳孔的夜風族,盯著平臺上的人類,她們不會攻擊高橋,夜風族們只是靜靜地等待人類與板野的戰鬥。而高橋,是接下來最後翻上來這個女人的對手,她矮小的身軀,長及腰際的棕色卷髮,迷你裙與長靴,一身年輕女孩的裝扮。
  「抱歉抱歉。等很久了嗎?傳說中的人類。」她說,表情一點也沒有道歉的意思。
  高橋左手扶著武士刀,眼神銳利,「還好,我還感謝你給我喘息的時間呢,這高樓要爬上來,可真困難啊。」她說完,四周的觀眾一陣哄堂大笑,恥笑著人類的無知,恥笑著人類低劣的能力。
  「真幽默,若妳說妳認為今晚可以活著下這樓的話,那我會笑得更開懷。」她說完,跟觀眾一起大聲的笑著。
  「上啊!板野大人!殺了她!吃了她!」觀眾鼓譟,期待著戰鬥的開始。
  「先把那個人送上來吧。」板野說,意義不明的一句話。
 
  只見觀眾清出一條道路,一個女人被緩緩地送上平臺,高橋的身後。她脖子與雙手充滿了被夜風族的齒洞,似乎被很哆人吸了血。
  高橋一轉身,背脊涼了一半,「敦子!!」她衝向那個昏倒的女孩,摟在自己懷裡。
  前田失血過多昏了過去,但還是有微弱的呼吸。高橋不明白,為什麼要把前田捲入自己的戰鬥當中,就因為自己跟前田的關係嗎?板野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為什麼……」她低聲問道,但不求有什麼滿意的答案,前田在自己面前虛弱的就快死了。
  「讓妳認真起來。」板野說,不帶任何感情與責任。
  高橋放下前田,「就因為這種無聊的原因?!!你別太過分了!!」轉過身來,眼淚堆滿了生氣的眼神,「板野友美!!」
  她拔出紅色的武士刀,刀鋒因為月光而泛著漂亮的紅光。她快速地衝向板野,板野一個跳躍閃過了第一刀,她這一個跳躍足足超過十公尺,在落地之前,拔出腰際上的一把很短的匕首,然後朝地面的高橋刺了過去。雖然沒有刺中,可是她表情卻依然得意,甩弄著那把匕首。
  「我用這把小刀子就可以打贏你那把武士刀了。」她笑了出來,「妳相信嗎?哈哈哈!」
  「別小看我!」高橋快速揮舞著武士刀,紅色的光一閃一閃地劃向板野,但全都被板野一把小匕首給擋了下來,板野甚至還把左手放在背後,輕鬆的應戰。
  「好了好了,小孩子就別玩刀子了。」板野拿著匕首的右手用力一扭,高橋的武士刀脫落,掉在地上。
  高橋見情勢不對,立刻退後幾步準備抽出黑色短刀時,右手瞬間拔不出刀子,這才發現板野已經在高橋的身後,右手拉著高橋的右手,左手抓著黑色短刀,讓高橋無法拔出刀子,也無法掙脫力量比自己大好幾倍的夜風族。
  「那麼,我開動了。」
  雙牙嵌入高橋的脖子,高橋一陣暈眩,眼前一片漆黑,那莫名恐怖以及無力的感覺湧上身,像是無限回圈的噩夢,永遠無法醒來。
 
  『黑榜第四位──驕傲的女孩──板野友美。』
 
  高橋倒在地上,眼睛無法正確對焦,看著遠方模糊的前田,感到一陣無力。她似乎看見一個黑色長髮的女人,把前田摟起,餵她喝下一杯液體,然後黑色長髮的女人瞬間消失。高橋閉上了眼睛,昏過去之前,只聽到板野大吼一聲。
  「妳做什麼!!柏木由紀!!」
 
  前田躺在地上全身扭動著,那痛苦的感覺顯露在她的表情上面,喝下那杯液體,原本即將死去的細胞全部活絡過來,像是在燃燒一樣疼痛。
  「啊!!!!」前田痛苦的大吼著。觀眾再也說不出話來,全都屏息著接下來的發展。
  「就算妳變成夜風族,也一樣打不贏我的。」板野看上去相當不悅。
  前田抓著胸口,全身冒出鬥大的汗珠,撕裂的長嚎沒有停過,身軀持續扭動著,她身體似乎承受不住那激烈的力量,過了幾分鐘,終於瞬間靜止了扭動的身軀,冰冷的躺著。
  「妳果然無法承受那力量,畢竟妳本來就已經快要死掉了。」板野轉身,作勢要離開,但是觀眾驚呼的聲音止住了板野的腳步。她回過頭來,看見早已站直了身子的前田。
  「噢,看來妳是接受那力量了。」板野淺淺的笑了,「來吧,前田。」
 
  前田沒有說話,她的身體周圍開始散出紅色的霧,模糊了她的輪廓,那霧慢慢的散開,包圍了前田的身軀,地板微微的震動。
  板野拉下了臉,「似乎變棘手了。那是……」前田睜開眼睛,是紅色的瞳孔,獠牙因為凶惡的表情而露了出來。
  前田的動作緩慢,她一步步走向板野,板野卻沒辦法動彈,直到她的脖子被前田用力的握住。那紅色的霧也飄到板野的身上,這時她聞到了那霧的味道。
 
  ──是血液的味道。
 
  「糟糕了,這是……」板野被握緊的喉嚨擠出勉強的字句,「──血性爆走。」
  這也是板野為什麼無法動彈的原因,天性使然,血腥的味道吸引著她的身體,她沒辦法靠自己的意志離開這個地方,甚至因為血腥的味道而興奮,腦袋就像嗑藥一樣昏沉。
  前田的血液從毛細孔蒸出,被氣化的血液看上去就像紅色的霧,板野呼吸越來越困難,但卻依然被血腥的味道吸引著。
  「板野……」前田說完,快速地一口咬下板野的頸子,大口飲著板野的鮮血。
 
  觀眾全嚇傻了,很多時候的人類在這種狀態,會喪失心智然後暴斃而死,前田目前這個情況看下去,她不但不會死,還成為了相當優秀的夜風族。因為一般夜風族絕對不能飲下另一個夜風族的血液,碰撞的力量會讓他們變成怪物,失去心智。
 
  板野翻著白眼,最後的意志被剝奪,昏了過去。前田的雙唇離開板野的頸子,頸子上的齒洞清晰可見,並且還留著血。前田放下昏過去的板野,走到高橋身邊,跪了下來。戰鬥結束了,板野被帶走,觀眾全都離開這個地方,因為天已經快要亮了。
  前田依然跪著,沒有想要離開這裡的念頭,高橋這個時候張開了眼睛,看見前田馬上露出安心的笑容,但看到前田紅色的瞳孔,跟伸長的雙牙,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什麼會這樣……」高橋虛弱地說,「為什麼……」她躺在地上,眼淚橫過她的臉。
  「對不起,小南。」前田流下眼淚,「我以後可能沒辦法跟妳一起照顧那家店了,妳幫我好好守著,好嗎?」
  「不,為什麼,妳在說什麼?」高橋說著話,右手抓著前田的手。
  前田不說話,甩開了高橋虛弱的右手,抽走了高橋腰際上的黑色短刀,站起身子。正要離開的時候,陽光透了出來,灑在前田的身上,前田立即感到激烈的灼熱,慘白的臉以及雙手的皮膚瞬間紅腫,甚至燒的冒出煙來。
  「我恨自己,在這個時候只想吸你的血。」對於已經成為夜風族的自己感到無力,她沒辦法抗拒血腥的誘惑。前田轉過身子,向前走了幾步,「以後的我,沒辦法陪妳看妳最愛的夕陽了。」
 
  前田躍下了大樓,離開了高橋。
 
 
 
──兩年後的夜晚,同一個地點。
 
 
 
  前田哭喪著臉,跪在停機坪的中央,手中握著那把刻著TM的黑色短刀。
 
 
* * * * *
 
 
  優子看著高橋,覺得她似乎內心有什麼事情苦惱著,她停下了夜風祭的話題。
  「在那之後,前田就沒有回來了對吧?」優子看著高橋,皺著眉頭。
  高橋無奈的笑了笑,「有好幾次跟她在街頭碰到,她甚至連一眼都不肯看我。」
  才加右手托著下巴,「妳得原諒她。」她頓了頓,想著要用什麼話來安慰高橋,「很多事是沒辦法改變的。」
  「這些我都懂。」高橋仰著頭,不讓眼淚再流下來,「我真的都懂。」
 
 
  才加看著難過的高橋,往事的片斷一段段流過。她用力的捏著左腳,想起了一個女人。掛在照後鏡下方的照片,站在才加身旁的那個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3046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ragak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夜風血霧 No.3... 後一篇:---夜風血霧 No.5...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indy8611324大家
小屋更新FF37場次限定手繪筆記本-藤原書記>< 有興趣歡迎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