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短篇連載 『尋‧情』 第一話

作者:隱月│2011-05-02 19:10:46│贊助:6│人氣:343
       
        
        
        夜幕垂降,萬籟俱寂。
 
        夜空中星光閃爍,將本是一片漆黑的浮雲照的黑白分明,如墨筆在清水中逐漸暈開,襯托著柔和的月光,今晚的星空,美的像幅水墨。
 
        「唉……」
 
        一聲嘆息,似憤恨、似哀傷,夾雜著百般情緒。
 
        面冠如玉,目如朗星。
        男子身著白色長衫,玉帶繫腰,一頭烏黑長髮在夜風中微微飄揚。
 
        倚靠著河邊一棵柳樹,男子無心欣賞這難得美景,雖抬頭望著高掛在空中的明月,所思所念卻非眼前所見。
 
        慢慢舉起手中三尺青鋒,一道刺眼的鮮紅隨著劍刃緩緩流下。仔細一看,男子身上衣衫也染著點點斑駁血跡。
 
        看著鮮血滴落在雪白長衫上逐漸暈開,想起劍上鮮血的主人,男子嘴角稍稍扯了一下,隨即,像遇見什麼好笑的事,燦爛的笑了起來。
 
        越笑越烈,越笑越是癲狂。
        男子的笑聲,在這黑夜中顯的恐怖異常。
 
        許久,他戰慄的身子緩緩恢復平靜,緊握劍柄的手輕輕鬆開。
 
        「任你千般算計,有算到今夜會死在我的劍下嗎……」
 
        「我親愛的父親!」
 
 
※—※—※—※—※—※—※—※
 
 
        「少恭,等等我啊!」
 
        一聲大喊,凝結了這熙來攘往的街道。街上之人無一不轉過頭去,不論鶴髮還是垂髫,盡皆望向那被稱為少恭的少年。
 
        有羨慕,有忌妒,更多的是如見恩人般的感恩戴德,一般人在這無數目光的注視下,總會顯得拘束或不安,少年卻如司空見慣,腳下步伐不曾停止。
 
        「那就是青蓮門的少主啊,他爹可是京城內第一大善人啊!」
 
        「造橋鋪路,興辦學堂,說到善事哪件沒有歐陽老爺的影子。」
 
        「是啊是啊!去年那饑荒,要不是歐陽老爺,城內可不知要餓死多少人。」
 
        周遭讚揚之聲紛紛傳進少年耳中,但少年並沒應為父親被稱讚而揚起笑容,雙眉一皺,臉上閃過不悅神色。
 
        少年一個急奔,用力揣住少恭,氣喘吁吁的停下腳步。「少恭,不是叫你等一下嗎!你、你竟然還越走越快……像、像我這麼善良的人,怎會有你這種壞心的朋友呢!」
 
        方才大呼小叫之人,正是少恭唯一的朋友,方蘭生。
 
        少恭惡狠狠的瞪了蘭生一眼,隨即換上如陽光般和煦的笑容。「方蘭生,還記得我警告過你,別在大街上大喊我的名字
 
        少恭驟變的表情,讓他打了個冷顫。想起之前的警告,蘭生露出討好的表情道:「少恭,你該不會想在大街上……這會引人注意的,你不是一向討厭這樣嗎?」
 
        少恭手一揚,撥開蘭生的右手,腳下步法連踏,一瞬間便已經在其身後,腳一抬,用足十二分的力氣踹了出去。
 
        一聲巨響,少恭用盡全力踹出的一腳,讓蘭生體驗了短暫的飛行之旅。看著在天空劃過完美弧線的藍色身影,少恭一振衣袖。
 
        「這就不勞蘭生你費心了!」
 
        「歐陽少恭!你這混蛋!」方蘭生摀住屁股,一句句憤恨的叫罵聲在空中傳來,使原本歸於平靜的街道再次嘻笑不斷。
 
        眼前如鬧劇一般景象讓少恭揚起迷人的笑容。
 
        「還是這樣解氣!」
 
        語落,少恭身影慢慢消失在街道盡頭。
 
 
        半晌之後,城東最繁華的酒館內,少恭無奈的盯著坐在對面之人。
 
        狼吞虎嚥,方蘭生一手抓著雞腿,另一手不甘寂寞的將狼爪伸向桌上一盤盤做工精緻的菜餚。
        
        「少恭,你不吃?這可是天香樓醉特等酒席欸。」蘭生說話時還不忘啃一口雞腿。
 
        「不了……」
 
        少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便再次放下杯子,時不時望向酒館前特地架高的台子。
 
        「還有,沒人跟你搶,你就不能有點吃相……」
        
        看見少恭模樣,蘭生得意一笑。「少恭,你已經看了十二次了,到底是哪位姑娘讓歐陽公子如此掛心呢。」
 
        「何況那位姑娘不是還沒出現嗎,不必這樣心心念念,連飯都吃不下吧。」
 
        「安靜吃你的飯,小心噎死……」
 
        語方停歇,蘭生立刻用力搥了兩下胸口,裝出一副快噎死的模樣,逗趣的樣子讓少恭嘴角不受控制的抖了抖,低聲笑了出來。此時,一陣鑼聲突兀響起,頓時吸引了天香樓內所有視線,眾人紛紛停下一切舉動,眼裡充滿期待和狂熱。
 
        鑼聲過後,天香樓的老闆推著輪椅從後門進入,輪椅上坐著一位容貌清麗的白衣女子。
 
        「喔,讓歐陽公子千般等待許久的人物終於出現了。」蘭生放下筷子,打趣的說道:「不知我們晴雪大家有沒有想念少恭呢?哈哈!」
 
        沒有理會蘭生,連平常的一記白眼也省下,少恭全部的注意已然在剛從後門進入的白衣女子身上。
 
        安置好女子後,老闆扯開喉嚨,道:「各位客官,接下來就是天香樓一月一次的盛舉了,就請各位聆聽這天下無雙的琴藝吧!」
 
        在眾人無比的期待下,白衣女子終於纖毫畢現。
        黑髮垂下,現出了她那絕美的嬌顏,雪白的臉頰散發著灼灼清輝,讓人不敢逼視……台下所有聲息已全然消失,就怕自己發出些微聲響,驚到這天降仙子。
 
        這時叮得一聲琴響,將眾人的心神拉回了高台,回到晴雪身上。
 
        但見高台之上,白衣勝雪,晴雪纖細的手指在琴弦上或急或徐的跳動著。此刻的她,已沒了方纔的清冷神態,一雙妙目專注的盯著琴弦,表情也隨著樂聲變換,似乎天地之間除了這琴,便再別無他物,就連一頭長髮隨著身形的擺動輕舞飛揚遮住了她半邊臉她都渾若不覺。
 
        琴聲悠然,似春回大地,繁花似錦一會又如流風回雪,眾人眼中只見蕭瑟景色,殘垣斷壁,花敗柳枯,一片昏黃,心情也跟著消沉下來。
        
        ……
        一曲終了,餘音裊裊。
 
       人們久久不願出聲,唯恐從那淒美的意境中掉出來,留下無盡的遺憾。
 
        等到中人回過神來,台上佳人早已消逝。方才景色,就如夢境……
 
        「少恭?」蘭生睜開雙眼,身旁之人早已不知在何時便已離去,只餘無數嘆息在樓內迴盪。
        
        替自己倒了杯茶,蘭生收起了嬉鬧神態,一股上位者的氣息自身上散出。
 
        蘭生嘆了口氣,他猶記得當年少恭那張毫無生氣的臉。親眼看見母親在身前毒發身亡,什麼也做不了……眼睜睜看著母親呼吸漸漸微弱,卻連幫母親減少些痛苦都辦不到……
 
        而且,明知兇手卻無法手刃仇人……那種痛苦和掙扎,他……無法想像……
       
         還記得,那天晚上下著大雨。
 
        他得知消息,大半夜從王府趕來,只見少恭跪在雨中,痛苦和憤怒將少恭溫文儒雅的面容撕的粉碎,清秀的臉此時猙獰無比,然後像被壓抑下去而恢復平靜卻馬上被怒濤般的瘋狂攻佔。
 
        在那時候,蘭生幾乎認為……跪在雨中的人是個嗜殺的惡魔,而不是他的兄弟……
 
        就這樣,兩人在屋外淋了一夜的雨。
        
        從那天起,少恭臉上的笑容像被奪走了,整整一年,他都不曾看過……
 
        直到,遇見了晴雪。
 
        將杯中之茶一飲而盡,蘭生望向窗外遠方,方向的盡頭正是青蓮門的所在。
        
        方蘭生眉宇間露出狠戾,話語帶著冰冷的殺氣。「歐陽雷霸,就算你是青蓮門主,只要你敢動少恭,就別怪我不客氣。」
 
        天香樓內騷動尚未平息,引起事件的主人——歐陽少恭卻毫不在意,他此時心思都落在晴雪身上。
 
        推著輪椅沿河岸邊緩緩而行,少恭覺得煩悶的心情登時好多了。
 
        「小蘭呢?今天怎麼沒看見他和少恭一起出現?」晴雪低頭整理一只木箱內的物品,抽空問道。
 
        「蘭生嗎?還在享受天香樓的特等酒席吧……」少恭隨口敷衍後,用著好奇的神色探頭望向晴雪手中木箱。
 
        「比起聽見蘭生的名字,我還比較想知道木箱裡的東西是什麼……從剛剛就一直神神秘秘的?」
 
        「不行!現在不能看!」晴雪一聲嬌嗔,伸手輕輕推開少恭靠近的臉龐。
 
        少恭冤屈道:「要是我不問的話,你肯定會說,我對你得事情都不好奇。怪不得孔夫子曾說……」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是嗎。」晴雪臉上掛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少恭微微一笑,道:「我家晴雪可是尋常女子可比!」
 
        就這樣打打鬧鬧,少恭時不時不說便兩句,逗著晴雪低笑不斷。一直到了一座坐落在柳樹之中的涼亭前。
 
        「失禮了。」輕巧的抱起椅上嬌軀,從少恭身上傳來溫暖讓晴雪低下了羞紅的臉,不發一語,眉間彎成開心的弧度。
 
        轉身踏上階梯,安穩的讓晴雪坐上石椅,少恭才又把輪椅上木箱放到桌上。
 
        羞腆尚未退去,猶可見晴雪耳垂還帶著淡淡粉紅。少恭只好轉移晴雪的注意,笑道:「木箱中裝得到底是什麼?方才提拿時似乎聞見極為誘人的香味。」
 
        這時晴雪也不隱瞞了,笑道:「自己打開來看啊!」
 
        在晴雪的示意下,少恭掀開盒上木蓋,箱內之物盡是他喜歡的餐點。
 
        此情此景,少恭愣住了。
 
        他似乎不曾在晴雪面前提過這些吧,就連其它的事情,他也極為少提……為什麼,她會知道
 
        「怎麼了……不、不喜歡嗎?」晴雪輕輕搓著手,忐忑的問道。
 
        「不……都很喜歡,只是……」少恭語氣有些猶豫。
 
        「只是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吃這些……」
 
        「因為我有偷偷觀察過你啊,所以就挑些你平常比較常下筷的隨意做了些……」語未停,晴雪方才退去的羞紅再次湧上,用著蚊吶般的聲音說著。「有些是偷偷問小蘭的……」
 
        晴雪的話語如一股暖流,流淌過少恭的內心。想起晴雪不良於行,卻還花費心力做這些點心……
 
        少恭在心裡默默決定,就算犧牲自己也一定要保護好——這重新改變他人生的女子。
 
        夾起一塊甜糕,遞向眼前伊人,少恭寵溺的說了一聲……
 
        「謝謝……」
        
 
        但少恭卻沒想到,他不再埋怨的蒼天,如今……還沒有打算罷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974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山巔一寺一壺酒
充滿古風
典雅
較欠缺可惜的是後半段
沒有非常詳細的感情合理及詳細
故有些許牽強
不過我也不行阿~~~
我也得多學習[e19]

05-02 20:02

藍雁

  歐陽少恭?所以這是古劍的故事囉?

05-15 19:01

隱月
欸......只是最近剛破完古劍,角色名字又不知道取什麼,就借用了一下古劍角色的名字。不過也只是借用一下名字,其他完全不相關就是了XD
05-15 19:13
山巔一寺一壺酒
「不行!現在不能看!」晴雪一聲嬌嗔,伸手輕輕推開少恭靠近的臉龐。

少恭冤屈道:「要是我不問的話,你肯定會說,我對你得事情都好奇。怪不得孔夫子曾說……」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是嗎。」晴雪臉上掛上似笑非笑的表情。

少恭微微一笑,道:「我家晴雪可是尋常女子可比!」

就這樣打打鬧鬧,少恭時不時不說便兩句,逗著晴雪低笑不斷。一直到了一座坐落在柳樹之中的涼亭前。

「失禮了。」輕巧的抱起椅上嬌軀,從少恭身上傳來溫暖讓晴雪低下了羞紅的臉,不發一語,眉間彎成開心的弧度。

06-13 23: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leo920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連載 夜孤行... 後一篇:短篇連載 『尋‧情』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的您
【因果故事】困擾多年的鼻竇炎奇蹟式的痊癒了!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3630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