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短篇】箱根-失落的戀人II

作者:七目.馮.波波夫塔爾│2011-04-19 00:33:15│贊助:36│人氣:645
 
  C17教授休息室。
 
  門牌上寫著「教授:赤木律子 /高級助理:惣流‧明日香‧蘭格雷」
 
  綾波零靜靜地站在門外。
 
  「律子博士,那麼就拜託您了。」
 
  「我知道,一定會幫妳轉達的。」
 
  零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感謝。她雙手提著一大包紙袋。臉頰微微浮現著紅暈。湛藍的雙眸就像冬季的天空泛著那清冷的顏色;然後她的嘴角有一些捲起,看起來算是微笑著了。
 
  律子放下手上的煙。
 
  「妳愈來愈像唯了,小零。」
 
  「是嗎?」
 
  藏在淡墨鏡片後的眼神依然犀利。律子站了起來,緩緩走到零的身前。
 
  「但還是很高興妳會順道過來,下次我再到府上坐坐吧?」
 
  「很歡迎。」
 
  零看了一下腕錶。
 
  「時間到,我要走了。」
 
  律子點頭。她偏著頭凝視零,直到她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已經是個美婦了呢~~美理若是地下有知,一定會作弄真嗣一番吧?」
 
  她取下了眼鏡,有點傷感地自語。
 
﹏﹏﹏﹏﹏﹏﹏﹏﹏﹏﹏﹏﹏﹏﹏﹏﹏﹏﹏﹏﹏﹏﹏﹏﹏﹏﹏﹏﹏﹏﹏﹏﹏﹏
 
  真嗣坐在零的畫作之前。他專注地看著畫中的女子。
 
  那是一幅素描。畫中的女子右手撐地,以坐蓮之姿展現她的美妙體態。
 
  從畫中看來,零的筆法已經相當圓熟。
 
  女子的優美豐潤在畫作中一覽無遺。
 
  『哎喲~~~!真的好看嗎?本姑娘可是累死了喔!』
 
  明日香叉腰對著夫婦倆抱怨時的話語,仍然迴蕩在真嗣心中。
 
  真嗣不禁出神地回想那次的經歷……
 
  「真的沒關係嗎?」明日香臉紅地問著。
 
  「沒有關係。」零緩緩地說道。
 
  「可是真嗣在場耶!」
 
  「只是作畫,他不會在意的。」
 
  「哎呀~~~!我是說妳耶!妳不在意真嗣嗎?」
 
  明日香雙手叉腰,指著真嗣大聲說道。
 
  「在意什麼?」
 
  零有點莫名其妙地回問。
 
  「我、我可是會一絲不掛的喔!」
 
  「只是需要妳當模特兒而已,跟真嗣無關吧?」
 
  「妳~~~~!」明日香感到好氣又好笑。
 
  真嗣走過來打圓場:「我、我不會在場啦!今天輪到我做晚飯。」
 
  由於零立志學好繪畫,所以才透過律子的推薦邀來明日香商談幫忙擔任模特兒的事。但誰也沒想到,沉默的零希望明日香擔任的是人體模特兒。
 
  直到零在真嗣面前提出這項要求後,明日香才如大夢初醒地叫出聲來。
 
  當然人體模特兒這回事對明日香而言沒什麼困擾,她對自己的身材向來就非常有自信。
 
  「怎麼說也比零號強吧?」她的內心如此想著。
 
  《零號》是明日香在第三次衝擊後給予零的稱呼。
 
  兩個人的關係並不算完全地和解,畢竟明日香還是忌妒著零。這一點心思倒是沒有公然表露,但零的態度卻仍像以往一樣,與明日香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普通朋友關係。在生活中真嗣也感受不到零對明日香真正的看法。偶而明日香會打個電話找零討論一些實驗上的問題,或者是先前交接的業務狀況。
 
  所以外表看起來,這兩名女子還算得上是朋友。至少局外人的感覺會是如此。
 
  「綾波……還是另外找個地方畫比較好,妳覺得怎樣?」
 
  為了消除尷尬,真嗣提出建議。
 
  明日香枕著頭仰躺在地板上,無奈地對著天花板苦笑。
 
  「是嗎?家裡最理想。」零仍然平靜地說。
 
  「是啊!對真嗣而言真是再理想也不過了!」明日香坐起身來挖苦真嗣。「真不愧是夫妻呀!這種事一點也不在意!」
 
  真嗣紅了臉,急忙說道:「我……我只是覺得……。」
 
  零打斷了真嗣的回答。
 
  「不是。」
 
  兩人停止爭論,望著零沉靜的面容。
 
  「問題出在對曲線的掌握上。」零停頓了一下,似乎正思考著更貼切的說法。
 
  「因為女性的侗體,擁有大自然最完美的曲線。這就是我需要明日香的原因。」
 
  明日香「啊」的一聲長嘆躺回地板,露出無奈的表情。
 
  「所以這是成為繪師的必修課程對嗎?」
 
  零點點頭。
 
  「我可以考慮考慮嗎?」
 
  「請便。」
 
  明日香皺起眉頭。
 
  「什麼啊~~妳結了婚個性還是很差耶!」
 
  零默默地望著草圖,右手則不停在畫布上描摹著。
 
  氣氛有點詭譎。就一位已婚婦人來說,毫不在意女性友人在家中赤身露體這件事,零的反應可以說是異常到了極點。
 
  「喂~~!你們兩個不對勁喲!」
 
  明日香想起什麼似地突然跳起身來,露出懷疑的神色。
 
  「什……什麼不對勁?」 真嗣慌張地回答。
 
  「哼哼哼!」 明日香臉上微微一紅,
 
  「誰要問你啊?趕快去做飯啦!笨蛋!」
 
  說著明日香伊地一聲向真嗣做了個鬼臉,她輕巧地跑到零的身旁,同時對真嗣做出「快滾啦」的手勢。
 
  「…好吧。」 真嗣露出了心虛的尷尬笑容,轉身進了廚房。
 
  在真嗣的感覺中,明日香變得像一位敏感的老大姐,不斷地關心週遭的人與事,這與以往她自視甚高的個性相比,似乎有了一些改變。原本互有心結的三人現在又相遇了,能夠像現在這樣地共同生活,對真嗣而言已經是最大的安慰了吧。
 
  「嘩~~
 
  原本打算向零說悄悄話的明日香,發出了一聲驚嘆。
 
  「這這是你筆下的我嗎?」
 
  明日香不可思議地望著畫布,整個人呆住了。
 
  「只是試作。」
 
  零停下了手,凝視著畫中的人物。
 
  「沒想到你很有繪畫的天份啊!真要對你重新評估了~~
 
  「所以,妳答應了,是嗎?」。
 
  明日香突然被這一句話提醒,又是啊地一聲叫了出來。
 
  「對了!我要問妳一件事!看到畫竟然忘了呢!」
 
  她在零耳邊輕輕說了一段話。然後以期待的眼神望著零。
 
  「……沒有。」
 
  「咦~~~?」
 
  明日香睜大了眼睛,由於非常激動,她將零整個人轉了過來。
 
  「怎怎麼可能?你們可是夫妻耶!!!」
 
  明日香遮住了嘴,發覺叫得太大聲了。這裡是非常制式的國民公寓,所以居處相當小,如果說話大聲一點,廚房的人要聽到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真糟糕,希望那個笨蛋沒有聽到才好。」 她心裡這麼想著。
 
  廚房那兒原本的聲響停了下來,明日香心中大叫不妙。
 
  「碇。」 零站起身來,走向廚房。
 
  「五號碳筆沒有了,我要去買。」
 
  「嗯,盡快回來喔!要吃飯了。」 真嗣說著。
 
  廚房裡恢復聲響,零的面容一如往昔,但明日香卻表現出不知所措的尷尬,
 
  「我走了。」
 
  「我、我陪妳去。」 明日香毫不猶豫地希望與零同行,想要擺脫這種場面。
 
  「不必了,地方很近。」
 
  零像是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地穿上拖鞋,打開大門,在明日香眼前消失。
 
  「這這個零號還真是一點也沒有改變!」
 
  明日香在心裡這麼想著。
 
  「哼!如果是這樣,那那個笨蛋就真的不可原諒了啊!難道連第三次衝擊也改不掉他那種神經大條的個性嗎?」
 
  想到這裡,明日香不禁頹喪地坐在畫布前,嘆了口氣。
 
  真嗣回過神來,對於這段回憶,他也嘆了口氣。
 
  那時明日香的一句 「妳們可是夫妻耶」他聽得清清楚楚。他也懊悔為什麼要停下手上的事,讓一切變得尷尬。
 
  然後,他又想起後來的發展。
 
  「我要回去了。」
 
  明日香帶著奇怪的表情,很彆扭地向真嗣告別。
 
  「可是菜都已經上桌了,我想……
 
  「我很驚訝呢,真嗣。」
 
  明日香一邊走向玄關,一邊打斷真嗣的招呼。
 
  「沒想到你活到現在還只是個長不大的笨蛋而已。」
 
  「什麼!?
 
  「我剛剛問過零喔,她竟然說沒有被你抱過!我說的『抱』你應該懂吧!」
 
  「明日香……
 
  真嗣走近明日香,想要解釋似地伸出手去,但被她一手打落。
 
  「我真的不清楚你在做什麼!這幾年你真的有了解過婚姻這件事嗎?」
 
  「不是的!請你先留下來好嗎?至少……
 
  「至少什麼?至少當你跟零號之間的夾心餅嗎?」明日香突如其來的怒氣,讓真嗣愣在當場。
 
  「我沒有這麼想
 
  明日香走近真嗣,她叉起了腰。
 
  「這幾年我一直以為你認清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認清了對零號的情感,所以才選擇了結婚這條路。」她臉上的怒意漸起。
 
  「可是我錯了!你到現在連幸福這種東西都還不敢追求!對不對!」
 
  這句話有如一把刀,深深刺穿真嗣的心。他張開口,卻說不出一個字。過了半天,他才如夢初醒一般開始說話。
 
  「妳說得沒錯,這幾年我都在幸福與受傷之間徘徊我怕傷害別人,也傷害到自己沒有把握求得幸福。」真嗣低下頭來喃喃自語。
 
  「就這樣讓零什麼也沒感受到地活下去不是太殘忍了嗎?你又是為了什麼才跟她結婚的啊?」
 
  「你你不是笨蛋,你是混蛋~~~!!」
 
  明日香愈講愈憤怒,索性一回頭就要衝出玄關。真嗣情急,緊緊抓住了她的手。
 
  「明日香!!請聽我說!」
 
  明日香停了下來,渾身仍在顫抖著,緊繃的身子彷彿真嗣一鬆手就要奪門而出。
 
  「不是像你想的那個樣子我,我是真心對待著綾波,我們彼此都深知對方的想法,對方的喜好,一切的一切除了
 
  「除了什麼?」
 
  「除了一起睡覺這件事。」
 
  明日香沉默著,等待真嗣繼續說明,她的情緒漸漸平復。
 
  「你不知道,綾波她……
 
  門鈴聲打斷真嗣的回答,零已經回到了家門口。
 
  「先不要走,好嗎?我們三人好久沒有聚在一起了
 
  明日香抽回了手。
 
  「快去開門吧!這件事飯後再說!」
 
  她走到餐桌旁,選了靠冰箱的位子坐下。零與真嗣一起走入門內,兩個人的表情各異。零仍然一臉沉靜,而真嗣則是默默地牽著零的手,來到餐桌旁。
 
  「綾波,先吃飯吧?繪畫的事飯桌上聊也是一樣的。」
 
  「嗯。」零點頭。
 
  晚餐分為兩部分,一邊是專為零所調製的素食料理,另一邊則是因應明日香來訪招待用菜-法式沙朗。
 
  「啊~~這是從藤丸超市買回來的沙朗牛肉吧?雖然肉質普通,但是入口後卻沒有腥味,真嗣,沒想到你的手藝不退反進哪……嘖嘖嘖。
 
  聽到明日香搞笑式的讚美,真嗣放下了一顆緊張的心,他笑了。
 
  「這……剛開始也很傷腦筋,用盡各種方法還是去不了討厭的味道,所以我啊……
 
  接著真嗣如數家珍地講出家常沙朗的製作甘苦談,其中零不時插入她協助真嗣調理的心得,令明日香驚訝不已。
 
  漸漸地飯桌上漫起了笑語,方才的靜默與尷尬都消失了。
 
  「原來夫妻倆常常一起做飯嘛!」
 
  明日香笑著說道。
 
  「是啊,其實零很有作菜的天份呢。為了幫我處理她討厭的肉,常常用了清淡的法子去腥喔!」
 
  零夾了一道菜給真嗣,明日香見狀便朝著零捉弄似地笑著。
 
  「咦~~~~到底是怎麼學會作菜的,優等生!告訴我嘛~~!」
 
  零眨眨眼,似乎在思索著如何表達似地吃著飯,然後她開口說了。
 
  「沒有什麼。因為碇切傷手,所以我幫忙。」
 
  「然後呢?」
 
  「然後就常常一起做飯。」
 
  「?」
 
  明日香睜著大眼,不可置信般地望著零。
 
  「就是這樣。」
 
  「就是這樣?哎呀!真嗣,優等生說得太簡單了啦!」
 
  明日香感到有點好氣,有點好笑。
 
  「哈哈!事實也是如此啊。」
 
  就在真嗣笑著跟明日香聊天時,零突然停下了筷子。
 
  零斜過身子靠近真嗣,迅速地伸出手指在他嘴角點了一下,然後將手指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碇,嘴角還有飯粒……
 
  「噢,謝謝妳。」
 
  明日香嗤地一聲笑了出來。
 
  「哎呀呀~~感情很好嘛!看來我是多操心了呢!」
 
  真嗣有點難為情地抓抓頭,他與零兩人視線交會,零只是一如往常地吃著飯,沒有什麼感覺的樣子。
 
  「對了,優等生,我就順便告訴妳我的決定好了。」
 
  「嗯?」
 
  「我就當妳的模特兒吧!這是看在妳的份上喔!」
 
  「是嗎?那樣很好。」
 
  真嗣望著明日香與零,他的心中浮起一陣暖意。
 
  「這種感受……真的很溫馨。」
 
  這時明日香摹仿零的樣子夾菜給零,還順便學零黏嘴角飯粒的動作,令真嗣不禁莞爾微笑。
 
  飯後零與真嗣在廚房一同洗著餐具,明日香則一邊喝著紅茶,一邊有點無聊般地看著電視。就在此時客廳裡響起了呼叫器的聲音。這是實驗室專用的高波段呼叫器,短暫的鈴聲後便代以語音提醒。
 
  「明日香,我是律子,請妳速來研究室一趟,急事。」
 
  「急事……看來休假也泡湯了啦~好煩喏!」
 
  明日香站起身來,她伸了個非常誇張的懶腰。
 
  「明日香,今天謝謝妳來,綾波她好像也很高興呢。」在門口,真嗣帶著感謝的笑容對著她說道。
 
  「是嗎?只要你們沒事就好啦!不過今晚很可惜呢。」
 
  「什麼很可惜啊?」
 
  明日香故作神秘地湊近他的耳旁,半吹著氣說道 「可惜你看不到我、的、裸、體。」
 
  「喂!~~
 
  真嗣吃了一驚,他叉腰望著明日香,一臉少來這套了的表情。
 
  「哼!真是個笨蛋!」
 
  明日香扭了一下真嗣的耳朵,又輕輕地在他耳旁說道。 「找一天中午來我這,給我講清楚不能抱零的事。」
 
  然後明日香放開真嗣,用開朗的聲音回道:「很可惜有急事要先走了,真的很感謝兩位的一頓好飯喲!bye~~~」剛穿好鞋要走,突然,她回過頭伸手捧住真嗣的雙頰、湊過嘴來,深深地吻住真嗣。
 
  她的舌頭跟她的壞脾氣一樣強力頂開他的牙齒,然後胡天胡帝地在他嘴裡亂翻亂攪;他的舌向後捲避,而她則追著索吻那後捲的舌,那樣的熱情他再也無法逃避,於是他開始回應那狂烈的追吻:放手讓兩人的舌忘情地互相纏綿、互相吸吮。
 
  朦朧中傳來她臉妝與唇蜜混合的香味,還有舌吻時引起的酥麻甜美,這一切讓真嗣差點忘記時間的存在。當自己湧現出一股佔有對方的慾望時,他才猛然想起了還在廚房的零!
 
  好幾次真嗣不得不輕拍明日香的雙頰,提醒她該走了!但她實在太過投入,在第三次輕拍時才悶哼一聲,依依不捨地縮回她的小舌、她的蜜唇,還有原本緊緊捧住真嗣的那雙手。
 
  「連這個都不懂還想睡什麼覺?你混蛋!」她低聲輕罵,潮紅的雙頰上留著一滴淚珠。他這才發現明日香的雙眼微微發紅,像是要哭了一樣。她吸了吸鼻子、甩甩頭,算是完全從剛剛的激情中冷靜下來了。
 
  終於,明日香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留下臉紅心跳的真嗣楞在當場。
 
  那幅畫後來完成了。就是真嗣眼前的這一幅。由於是零初次的嚐試,所以修改了好幾天才告竣工。
 
  一聲長嘆,他回到了現實。

  真嗣偏過頭望向廚房,廚房裡零正在做著晚飯。
 
  「明日香……,其實綾波她……她很努力地適應了啊!關於活下去這件事。」
 
  真嗣默默坐在畫前凝視著畫中的女子,心中不斷地吶喊著。
 
  零仍然默默地做著晚飯,陣陣菜香從廚房裡飄了出來。

(斷載,感謝大家的包容與耐心收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8634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福音戰士|同人|箱根|創作|輕小說

留言共 12 篇留言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連續兩天放上十年前的舊作,真是感謝大家的包容與耐心啊。

在文中可以發現副詞式的說話法,當然現在青色羊已經幾乎不用了。

(彆扭地說、慌張地說等等)

第二話當初就構思如何交代明日香與真嗣兩人偷情的那種罪惡感。

於是就想到該讓零現身,讓讀者明白真嗣是已經結婚的人。

不過,零為何無法被真嗣抱呢?她們又為何要結婚呢?

這些問題當時並未想到,只是覺得這樣設定很有神秘感、有點刺激的感覺罷了。

真是一位不負責任的作者啊!!

不過拜網路發達之賜,我也大概整理出以上兩個理由了。

但現在只能專注在青色羊,所以斷載是勢在必行了。

謝謝收看喔,也歡迎大家多多發表意見呢。

04-19 00:47

R.c.W.d
臉紅心跳阿[e16]

04-19 01:05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http://static.flickr.com/50/115314068_5963cf053e.jpg
呼呼呼呼...,知道厲害了吧?
別說我是法國來的...
GP感謝04-19 07:27
奈々由宇
難怪第一回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真的是偷情[e28]

04-19 01:23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呵呵(點頭)
不可能看不出來的啊!寫桐乃崩壞線者必能看透。

我知道了,因為心疼明日香啊,所以不忍心猜是偷情吧[e17]04-19 07:29
葛の葉
碇君太讓咱失望了,從以前就是這樣了,沒一次讓咱欣賞過,花心男必須死,不過,果然還是活埋比較好呢

04-19 08:05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哈哈(拍拍手)
七目想寫的東西不會是太符合一般人期待的東西。

因為那樣跟言情小說沒兩樣了呢。總是希望大家想想,為什麼有人就是會必須被活埋呢?

花心男其實需要心理治療啊。(嘆)04-19 08:09
白菊
即使是本傳,我對男主角也沒好感....

04-19 16:23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嗯嗯,寫真嗣的話真的不討好呢。
幸虧有明日香,否則這套動話還真不知道會怎麼結束...04-19 16:24
羽糖ㄦ
小真依然呆呆的@@

零出現了[e16]

律子很正的說[e16]

我蠻喜愛小真的~

04-19 21:13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我最喜歡的女性是律子呢~
或許是因為她繼承母志的決心很棒的關係。
當然她也有戴眼鏡的時候,那很棒(加分)

GP感謝唷。04-19 21:25
兔暴民:星★爆☆彡
收我的最愛,改天慢慢看...今天時間有點趕

04-19 21:18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GP感謝,
有空請記得煮杯咖啡、刁片餅乾來看[e29]04-19 21:23
無晴
原來沒有交代呀...(囧)

04-21 00:52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GP感謝~
這是魔術~(被打)04-21 06:18
無晴
再補一句,這是齊人之福嘛?

04-21 23:39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這個喔,當時想寫的是某個悲慘的故事呢,所以,也可以說是齊人之禍啊~CCC
零的問題很大,只能這樣說。當然,律子也參了一腳。大概是這樣的。04-21 23:40
無晴
為什麼悲慘的故事等於齊人之福?

看得出來各個角色都有保留或伏筆,
聽到沒有交代就整個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個故事了呢,
就像是拼圖缺了一角,就不知道該不該拼下去...。

04-21 23:43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嗯嗯,對呀(點頭)
當時的心情就是有點不知道怎樣拼下去。

現在是知道啦,不過因為印象都在青色羊這邊,
只好先貼出來給大家嚐嚐看。

等等。

會想看這個故事的後續嗎?[e29]04-21 23:49
無晴
就看你要不要為主角平反花心大蘿蔔的印象了。

如果沒有這麼爛,我倒是蠻想知道原因的。

04-22 10:00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呵呵,看起來復活有一票了。
嘛~我想清楚後,再來徵求廣大好友們的意見好了。(廣大個頭!被敲)04-22 10:40
藍雁
嗯~

05-14 18:27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e25]05-14 22: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smdavi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短篇】箱根-失落的戀人... 後一篇:在鏡框的中心呼喊「控」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WII5000大家
小說《惡魔神話》第四章《背叛神話的藝伎》更新囉!趕緊追蹤來觀看最新一集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