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504

作者:XO│2011-04-10 21:58:14│贊助:0│人氣:1748
 
 
 
 
 
 
 
 
 
 
 
 
羅根.格林納 頭狼
老狼,狼牙之父,芬利斯至高無上的國王

羅根.格林納象徵著他人民高貴的怒火。不止在芬利斯,在整個人類的領域之中,他都是個令人敬畏的人物。說起羅根的知名度就好像說起夜空中星星的無數。他是太空野狼的武士之王,他是帝國眾多世界上崇拜獻媚者們心目中智慧而狡黠的國王。老狼所激起的無可動搖的忠誠使他帶領著魯斯之子們不斷走向難以想像的危險並最終將勝利牢牢地抓在了他的爪子裡。在格林納的指揮下,平凡人成為了英雄而英雄成為了傳奇。
武士出生的羅根在殺戮者歐力克的細心照看下在太空野狼中不斷奮鬥。儘管羅根已經有七百年的戰鬥經驗,直至今日歐力克還稱呼羅根為“年輕的格林納”,而且這是羅根所默許的友好行為。與其他阿斯塔特團的領主們不一樣的是,羅根是個有超凡魅力且極令人喜愛的領導者,他會重重拍兄弟們的背以示祝賀並且敬上滿滿一杯的芬利斯烈性蜂蜜酒來給予正式祝賀。芬利斯之王尊敬每個與他一起奮戰,豪飲和大快朵頤的人,只有少數除外。
羅根指揮太空野狼超過了五百年。在這段時間中,老狼領導著他的戰團邁向無數場對怪物,瘋子的勝利,羞辱了邪神的領主們並且不斷驅趕無處不在,侵蝕著人類邊疆的異型。當一面牆壁寫完,羅根的傳奇就會從一間大廳寫到另一間,因為老狼會毫不猶豫地不斷狩獵那些無論何時何地發現的邪惡。
羅根並非只對帝國的敵人發動戰爭。羅根會蓄意地,甚至有時高興地,領導他的部隊對那些他認為以帝國之名威脅他所統治廣闊疆域的行動展開戰鬥。這當然也招致了許多類似對羅根和其戰團背叛,異端和通敵的指控,包括基因異變的傳言。老狼能夠如此坦然地面對這些貶低者是因為一個能夠阻止這些斷言進一步擴散的原因——內政部的元老們對野狼懷有一種恐懼,根據經驗他們知道最好還是讓野狼當朋友而非敵人。然而,無論他的行為有多麼非正統,沒有人可以否認羅根.格林納是最偉大的人類指揮官之一,一個帝國真正的冠軍和對人類以及其他阿斯塔特們的鼓舞者。
 
指揮官但丁是最有經驗以及能力的星際戰士指揮官之一。這部分可歸咎於血天使的長壽,他已統領了一千一百年了。但丁是帝國健在最老的星際戰士(不包括無畏機兵)並且擁有來自其他戰團領袖的敬畏,當他們在各自的斥候連中時但丁就已是名知名的指揮官。他的存在能激勵部隊即使是在星際戰士中都顯得非凡的英勇行為。由於他的聲望,在選擇介入阿馬吉頓/末日星的領袖時,另外兩位戰團長(火蜥蜴以及極限戰士)一致的請求由他來負責。

但丁是帝國健在最老的星際戰士,扣除掉那些進入無畏機兵者。但丁同時是血天使們以及帝國普通公民中的傳奇,他是位救世主,一位在黑暗的時刻降臨拯救他們的金甲英雄。

指揮官但丁領導血天使取得了數場他們最偉大的勝利,從極限馬查里亞的血腥戰役到解放肯諾。他兩次在混亂大門守住了強大的嗜血狂魔史卡布蘭德以及驅逐了來自黑牙十二個世界的歐克們。

不過他最著名的勝利是在第二次阿馬吉頓戰爭時,在他的領導下四面楚歌的守軍得以戰勝狂怒的碎骨者的Waaagh!在那他領導了對攻擊蜂巢都市艾克朗/黃泉市的歐克們的英勇反擊,在那的群眾被大砲以及炸彈猛烈的攻擊時但丁率先反應增援。在戰爭的最後階段中但丁的戰術天才終於粉碎了後方的歐克軍隊,領導了眾多空投艙突擊歐克襲擊的地獄蜂巢都市,他的血天使們突殺了一半的歐克們並將他們驅逐回廢墟以及叢林之中。

在第四十一個世紀的尾聲,如同但丁般的英雄們點亮了不斷增長的黑暗。他矗立著,千年甚至更久以來都是如此,矗立在人類之敵以及帝國之間。

作為一位領袖,但丁世無所畏懼的,充滿著活力並且積極。如果他的對手犯了個錯誤,但丁將像道閃光般撲向它,而但丁總是徹底的利用他們的錯誤。他有著總在前線領導的聲譽並且總能在戰況最激烈處找到他。他的貼身護衛將會從天而降,力量的光暈環繞在他的頭頂上。

然而對於他所有的成就,或許正因如此,但丁逐漸厭倦他的重擔。他遠比他該活的還長壽,數個世紀的重擔逐漸加重。只有件事能避免但丁死於無聊。記錄在卷的基因原體桑古尼烏斯願景中一場令它者黯然失色的偉大戰爭,將有一位黃金戰士矗立在他的帝皇以及黑暗之間。對於許多代的血天使們,這些預言被解釋為桑古尼烏斯預知道了自己的命運,透過某些直覺,也許是他的基因原體傳說中具遠見的雙眼中揮之不去的痕跡,但丁認為並非如此。有一天,也許不久的某天,保衛帝皇將會交到但丁的手上,而他的目標就是履行這最終的任務。

裝備:
但丁的精工盔甲結合了跳躍背包以及桑古尼烏斯之死亡面具,這一黃金面具具說仿製了桑古尼烏斯的特徵。一道金色的光環能從但丁的頭頂散播恐懼打擊敵人的內心。但丁同時也配備了大師級動力斧以及地獄手槍版本的毀滅手槍。

引言:
「十一個世紀以來,我見證過我們銀河系中的黑暗並與之作戰過。我見過卑劣的異形以及變種的異端。我目睹過私慾的罪行。我看過所有邪惡在銀河系中的避風港,而且我殺死了所有玷污帝皇的存在。我見過你將會遇見的。我與你將面對的戰鬥過,而我也殺死過你必須殺死的...所以不要害怕並感到自豪,因為我們是桑古尼烏斯之子,人類的保護者。是阿,我們確實是死亡天使。」
翻譯自Lexicanum,我知道以前有人翻過,但是翻不完整,沒有翻譯自規則書還請各位見諒,雖然讀專三但是英文程度可能才小六吧。希望各位能幫我找出一些文法或是背景上的錯誤。
 
斷章取義不太好吧,lexicanum很明顯的指出這綽號是個雙關
我個人認為把雙關的第二個意思直翻就失去雙關的意義了

附上全文翻譯,大家一起想想更好的譯法吧!
From
http://wh40k.lexicanum.com/wiki/Bjorn

In the distant past, before his internment within a dreadnought,
Bjorn fought alongside the Primarch Leman Russ during the Horus Heresy and saw the Emperor before he was interred in the Golden Throne.

在他被困在無畏前的遙遠過去中,比約恩在荷露斯叛亂(Horus Heresy)中在原體黎曼魯斯(Leman Russ)身旁奮戰,並曾在帝皇進入黃金王座前見過祂。

During the aftermath of the Horus Heresy,
Bjorn sought to rebuild the Imperium with such conviction that Leman Russ elevated him to his personal retinue.

在荷露斯叛亂之後,比約恩以黎曼魯斯提拔他為自己的私人隨從的信念,搜尋著重建帝國的方法。(?)

He was the only member of Leman Russ's personal Wolf Guard that was left behind when Russ departed for the Eye of Terror,
and he still harbors intense feelings of rejection and bitterness when he tells of this day.

他是黎曼魯斯進入恐懼之眼(Eye of Terror)時其唯一留下的私人狼衛(Wolf Guard),而他總是隱藏著強烈的反抗和傷痛講述這一天。

After Russ's disappearance, he assumed the Primarch's leadership of the Space Wolves,
becoming the Chapter's first Great Wolf.

在魯斯消失之後,他領導了原體(Primarch)留下的太空野狼(Space Wolves),成為了戰團的大狼頭。

His heroic career at the head of the Space Wolves ended during a raid against a fortress in M31,
when he was so severely wounded and crippled that he was beyond the aid of the chapter's Apothecaries, and his paralyzed body was transplanted within a Dreadnought.

他擔任大狼頭的英勇生涯結束在M31時對一個堡壘的大型圍攻中,他所受到的傷與殘缺已經超越了戰團符文牧師(Apothecaries)能治療的程度,
最後他癱瘓的身軀被移植進了無畏。

Over the following five hundred years he remained at the forefront of battle.

在接下來的五百年間,他仍然在第一線戰鬥。

Eventually however, the long years took their toll on the warrior, and he began spending longer and longer periods dormant in stasis sleep.

然而最終,漫長的年歲對戰士造成了影響,他開始花費漫長的時間在靜態立場中冬眠。

Now he is only awakened once every thousand years, or when the chapter has the greatest need of his potent skills and wisdom.

現在,他每一千年只甦醒一次,或者戰團需要他非凡的戰技與智慧時。

He is also awakened at the dawn of each new century to hold court at the Great Feast,
where he recounts elements from his own saga to his battle-brothers.

他也在每個世紀的黎明甦醒並在修道院舉辦盛大的宴會,在那裡他對年輕的弟兄們敘述他所經歷的史詩(saga)。

He represents the Chapter's link to the past, and is revered by the Space Wolves as a hero almost as much as Leman Russ.

他代表著戰團與過去的連結,太空野狼們視他為英雄,對他的崇敬不亞於黎曼魯斯。

Bjorn is thought to have gained the moniker "Fell Handed" partly because he used a lightning claw,
but mostly because of what happened during the scouring of Prospero, which occurred during the beginning of the Horus Heresy.

比約恩獲得"殘暴之手"的稱號,一部份被認為是因為他裝備了一隻閃電爪,但主要是因為在荷露斯叛亂之初,在淨化普斯佩洛(Prospero)時發生的事情。

It was there he lost his arm due to the machinations of Chaos.

在那裡他被渾沌的陰謀陷害而失去了一隻手臂。
 
 
the Inquisiton - 審判庭

神秘的審判官們以他們的無情保護著人類。無論是帝國外的,帝國內的以及將來會成爲的皇帝之敵,他們都會找到他們並無情地殲滅他們。在審判官的面前,所有的陰謀和叛亂都顯得如此蒼白無力,無論其規模多大,其聯盟多麽強力,最終等待他們的只有的無情制裁。雖然帝國的疆域如此巨大,誰都無法逃脫審判官的監視之眼。審判官們從不罷休,從不停息也從不寬恕,他們就是皇帝本人智慧與力量在凡間的代表。凡爲審判庭工作者,都有另外一個名稱:王座代理人。

帝國中的每位審判官都是一個單獨的個體,每個人都對人類執掌著無上的權力。正因爲如此,審判官能夠以帝國之名徵調任何帝國軍事力量,小到一個行星的自衛隊,大到整個星際陸戰隊戰團,泰坦軍團和帝國海軍。不過審判官還有一項無與倫比的武器:滅絕令,一種包含病毒炸彈,化學武器魚類,地震導彈的軌道轟炸方式,能夠將一個行星徹底變爲一座沒有任何生命的廢土。

從各審判庭有記錄開始,組織中就一直存在著多種思潮,對神聖任務的不同理解曾使組織搖擺不定。不同的觀點隨著時代變遷而分合消長,諸多派系分爲兩大陣營,即一般而言的”清教徒(Puritans)”,以及相對的”激進派(Radicals)”。清教徒完全依照皇帝的語錄以及指示爲根基,役使著大部分皇帝的臣民和僕人。其堅持著傳遍帝國、滲透至每一個角落的信條,可以認爲其維護著教廷所佈道宣揚的傳統信仰,將帝國律法銘記於心。激進派則偏好審判官的身份,認爲可以不受限制地對靈魂和意圖施加皇帝的裁決,實際上他們認爲較之於他們的職責和實現目的,手段其實是次要的。其行爲無疑會被大多數帝國臣民視爲異端。無論對於哪一邊,不管何種形式的極端主義都必須密切留意,以免走火入魔導致自我毀滅。
清教徒派
索里安派(Thorians)

索里安派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叛教時代(Age of Apostasy)范迪爾大君(Lord Vandire)被塞巴斯蒂安‧索爾(Sebastian Thor)所推翻的時候。對於某些審判官而言,索爾帶著神聖的祈願而四處奔波的時候,很明顯他被皇帝親自灌輸了本人的部分力量和人格魅力。他們堅信皇帝就在我們周圍走動。自從被迫因爲何露斯所造成的創傷離開了物質世界,他需要再次挑選一個容器來進行他的工作,一如他在動盪年代(Age of Strife)以前所做的那樣。金色王座裡面所維持著的並不是皇帝的血肉,因爲他憑藉著他神聖的意志在世間旅行,向他的選民灌輸自己的力量。但這些脆弱的凡人只能擁有皇帝的一小部分力量,最終也會因爲傷患或者衰老而死去。但如果爲皇帝獻上一副不會衰竭死亡的軀體,以作爲他永久的容器的話,那又會怎麽樣呢?索里安派相信”皇帝正在等待著他的軀體被找到或者被創造出來”並非無稽之談。實質上,一位新的皇帝將會被創造出來,帶領人類面對天命,征服星河。
索里安派在尋求著利用亞空間使能量和思想相互影響、相互轉化的方法。他們對惡魔和其他亞空間實體等佔據、操縱的秘密進行鑽研,試圖解釋清楚何種規則支配著物質世界和亞空間的關係。他們夢想著有朝一日能發現適當的寄主以容下皇帝巨大的力量,通過祈禱和儀式能夠引導他的靈魂進入他的新軀體,使得皇帝再一次能夠行走在他的子民中間。

索里安派大多都是惡魔審判庭的成員,因爲他們能夠在物質世界裡研究亞空間生物,一點一滴的研究著皇帝如何運用其能力在我們的宇宙中宣示他的神聖意志。在異端審判庭中也有著相當可觀的成員,因爲他們的職責允許他們儘量的發掘教廷歷史上諸如塞巴斯蒂安‧索爾等天賦異秉的聖人。教廷中也有不少支援復活的信徒和派系,他們形成了一個非常有效的網路爲索里安派服務。異型審判庭裡的成員相對就要少很多,儘管還是有些人認爲索里安派的目標可以經由靈族和其他古老的種族所使用的尖端科技來實現。

索里安派的反對者則認爲把皇帝送進一副新的凡人軀體即使可行,也會在帝國內造成分裂,比以前歷次叛亂和內戰都更爲危險。相信皇帝已經復活的人和質疑的人的人將會發生激烈的衝突;如果爆發一場大規模的信仰戰爭,恐怕帝國的大部分將會化爲焦土。即便這些不會發生,但沒人知道皇帝升天後究竟他的力量發生了什麽變化;倘若他重新得到一具物質的軀殼之後他是否會失去他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倘若皇帝能夠重新自由走動,那麽星際導航局又該做什麽呢?索里安派的反對者擔心這會危及帝國的基石,很多人認爲他們根本就不值得冒這個險。索里安派則聲稱只有皇帝領導著他的子民--無論是從肉體上還是精神上--才能使人類進入進化的下一個階段。
 
純潔派(Monodominant)

審判官果爾多(Goldo)曾在300.M33發表了題爲”單獨統治—奉皇帝聖名人類統治銀河系的權利”的論文。在這篇長文中,他匯總了在爲帝國服務的四百年間的許多經驗和評論。他最後總結道,皇帝忠實的臣僕們在銀河系中的幸存之道就是其他的一切都被摧毀。在其時這番公然發表的悲觀論調並沒博取多少同情,只是被當做一位虔誠然則年邁的審判官在行將就木之時對人類獲勝的能力喪失了信心而已。然而數個世紀之後佩魯提亞的審判官傑瑞明納斯(Jeriminus of Paelutia)重新把這一套理論搬出來並發誓追隨果爾多,此後這種觀點受到了各級審判官的廣泛注意。

純潔派只有一個簡單的目標:永久地摧毀皇帝的敵人。他們不能容忍任何的行爲偏差;參與抑或圖謀、教唆邪教都是罪無可赦。異教的表現包括變異、叛教、異型、靈力者以及一切不符合他們所認定的帝國的忠誠臣僕之物。純潔派對於邪教唯一的懲罰就是死。人類正在進行著一場關乎種族存亡的戰爭,而純潔派希望只要他們殺得足夠多的異型、靈力者、變異人、異教徒,最終自然選擇會得勝,人類將會得到終極的權力。

純潔派非常尚武,他們在被派遣去消滅敵人的名單上總是排在其他審判官之前。他們是公開的團體,利用自己的身份傳播仇外情緒,帶領著狂熱的平民搜捕威脅著他們的未來的、不潔的邪教者。他們毫不留情,不帶一絲憐憫;不屈不撓,絕不容忍邪教。他們通常是審判人員中最年輕、也最頭腦發熱的分子,在帝國內橫衝直撞,醒來之後只留下滿地狼藉。純潔派對自己的信條絕不動搖,相對於任何其他派系更加容易向其他審判官宣戰,只要他們對自己的做法表現出哪怕是一絲的懷疑——在其心目中,成爲審判人員的一分子就應意味著對邪教絕不寬容。在審判機構中的各個審判庭內都可以找到純潔派的身影,很多情況下他們並不隸屬於任何專職的審判庭,而視所有邪教為同等的威脅。信奉純潔派信條的審判官很樂意與帝國內最爲尚武的教派合作,諸如救贖派教徒;而且隨時準備抽調教廷的資源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毋庸置疑,衆多審判官認爲純潔派過於偏激頑固,他們的極端行爲通常弊大於利。願意採用異族的技術和亞空間的寶藏,以及其他諸如此類被認爲是邪教思想的審判官認爲,他們拒絕使用這些工具只會束縛住自己的手腳而已。
#4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1/04/01(五)19:51 ID:z2oLIGoM] No.91060
檔名:1301658696951.jpg-(30 KB) [預覽]
阿馬拉特安派(Amalathians)
M41是伴隨著帝國無論精神或者物質上的重建而拉開帷幕的。在加沙拉莫的阿馬拉斯山(Gathalamor, at Mount Amalath),召開了一場包括軍、政、教的領導以及高層在內的秘密會議,再次向皇帝和人類宣誓忠誠。正是這一次集會,激勵馬卡里烏斯(Macharius)征服了將近一千個世界,在此時審判系統內部一種樂觀主義開始增長,相信一切都再次按照著皇帝的計劃在進行當中,一掃鲜血王朝(the Reign of Blood)和信仰動搖的瘟疫前後所彌漫著的悲觀情緒。

衆多審判官加入了阿馬拉特安派的運動當中,他們相信防止任何力量威脅帝國恢復正是他們的神聖職責所在。他們努力維持現狀,尋找著任何帝國內外不安分的個人或者組織。他們對於變異、巫術、和異教等傳統上的罪行關注得較少,除非觸及到人類帝國的制度;傾向於把帝國機構內的敵對以及政爭限制在最小限度之內,堅持著審判官最初的”團結即是力量”的信條。改變是諸多危險中最危險的一種;因爲變革就是預示著災難。其他的審判官或許會致力於一些大手術,使得人類脫離現在的一片混亂到達新的黃金時代,阿馬拉特安派則寧願從緩從穩--如果真的需要有什麽發展的話。阿馬拉特安派指責其他審判官過於自大,竟敢聲稱知道皇帝神聖的旨意。阿馬拉特安派仿效皇帝當年的做法和計劃維持著帝國——凡人本就不應妄自揣度皇帝的心思。在他們心目中帝國就是皇帝的化身,捍衛帝國就是捍衛皇帝本人。

阿馬拉特安派致力於根除會削弱、威脅到帝國的機構、指揮人員、軍事領袖等等的團體和教派。他們公開而積極地支援這些人物,饋贈他們可觀的資金,在不威脅到其他機構和個人的地位和權力的範圍內保護他們的地位。他們對任何的變革都小心警惕,緊緊抓住他們那個時代和社會的主流價值觀不放。

阿馬拉特安派在所有的審判庭內都有存在,每一分子都在努力保衛帝國免受異型、異教、宗教分裂和變異的侵害。他們與帝國的其他部門協作良好,因爲機械神教、帝國司令官、教廷和其他組織的利益也是審判機關的利益。他們與帝國法務部(Adeptus Arbites)以及肩負執行帝國和地方法律的地方保安部隊合作的特別有效率,因爲這樣也是在捍衛帝國本身的權威。
#5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1/04/01(五)19:52 ID:z2oLIGoM] No.91061
檔名:1301658724160.jpg-(30 KB) [預覽]
過激派
山提特斯派(Xanthites)

山提特斯派是審判機構內最爲古老的流派之一,得名於在第32紀初以異端罪名被處決的審判官導師紮蘭契科‧山圖斯(Zaranchek Xanthus)。山圖斯被控犯有敬拜邪神的罪名,儘管他多次辯解自己乃是清白無辜,但最後還是被一隊審判官同事處以火刑。自始至終山圖斯都認爲自己的出發點是正確的,只是偶爾爲了實現自己的目標而使用了亞空間和混沌的力量。他一直堅信這種力量可以被加以利用而不會腐化使用者的精神;他的主張後來被其他審判官所繼承。山提特斯派的終極目標就是使混沌的力量能爲人類所用。他們堅信邪神不可能被打敗,因爲其只不過是人心的倒影。然而這些因其存在而産生的能量可以回饋至人類而非是敵對關係。這並不意味著向邪神屈服;而是抓住邪神的本質,使其變得可茲利用而不只是破壞性的力量。正如亞空間(因此也包括邪神)可以實現亞空間航行一樣,靈力通訊者和靈力者都在爲人類的利益而效力,因此混沌的其他方面應當也可以被加以控制,在他們山提特斯派的努力下馴服於皇帝的意志。

山提特斯派涉足於亞空間和混沌的每一個方面,儘量爲己所用,只有在必要的時候才會破壞它們。他們會使用被混沌污染了的寶物、惡魔的武器、記載有混沌的知識的書籍以及其他的邪教物品,利用它們去抗擊邪神、異教徒和異型。

在山提特斯派中有些人的做法太過頭了,他們就是何露斯派(Horusians)。何露斯派認爲基因原體何露斯是一個擁有強大的混沌力量的人,但他白白錯失了機會。他們相信利用亞空間的巨大能量可以重新創造出一個新的何露斯,不過他將會爲了人類的福祉而團結世人而非淪爲邪神的奴隸。其他審判官大多認爲山提特斯派--特別是何露斯派--是在懸崖邊上行事。通常人們認爲就算是在審判官中山提特斯派也算是傲慢而危險的人物,玩弄著他們一知半解的力量。清教徒們對何露斯派特別警惕,他們認爲何露斯派是極其可怕的異教徒:這些人竟然妄想他們能夠造出一個新的皇帝出來!然而作爲審判機關中最古老的思想之一,而且在他們當中也有一些最有學問也最爲強大的審判官,一個審判官倘若想單槍匹馬對付山提特斯派也只能說是有勇無謀而已。不過通常情況下就像對付山圖斯一樣,一小撮審判官會因爲某個山提特斯派成員的異教行爲被揭露,同時也因爲應有的正義感而聯合起來對付他。

山提特斯派和何露斯派由於要和惡魔和亞空間打交道,故此大多身爲惡魔審判庭的成員,而且通常與混沌教派頗有瓜葛。目前已知他們自己結成一些小教派,正在鑽研秘術的寶典和有關知識,而且與一些尚不爲人知的古代秘密有關聯。
#6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1/04/01(五)19:52 ID:z2oLIGoM] No.91062
檔名:1301658742930.jpg-(29 KB) [預覽]
依斯特凡尼亞派(Istvaanians)

從大叛教者、基因原體何露斯用病毒武器對依斯特萬三號行星進行轟炸那一刻開始,人類就被捲入了史稱”大叛亂”的史上最嚴重的動亂。儘管何露斯叛亂規模空前絕後,使全世界都捲入災難之中,但是有些審判官卻相信自那一刻開始帝國和人類的未來就已經被決定了。何露斯叛亂以後發生過的大規模軍事改革、星際戰士軍團被分割、帝國海軍和帝國衛隊分治、皇帝升天、恐懼之眼出現,還有許許多多其他事件塑造了今日的帝國。

依斯特凡尼亞派的目標是在災厄之中增強人類,認爲在動亂中的人類才是最爲強大的;在時局激蕩的時期,無論是技術、信仰還是對銀河的支配都飛躍性的成長。難道不正是何露斯叛亂掃除了星際戰士對皇帝的不忠?難道不正是叛教時代帶來了塞巴斯蒂安‧索爾和他對教廷的改革?難道不正是馬卡里烏斯的大軍的艱苦戰鬥爲M41初期黑暗絕望的時期點亮了一支光耀星宇的火炬!這些正是他們的論調。

依斯特凡尼亞派聲稱唯有最艱難的試煉才能激發出人類潛藏於自身的真正力量。故此依斯特凡尼亞派一直在招風喚雨,希望能夠使人類更加輝煌的未來。他們對戰爭和仇恨煽風點火好讓人類能夠一直保持警惕,使人類的戰士技藝純熟且隨時候命:沒有人會相信這些戰士已經達到了極限。他們到處招搖兜售自己的那一套戰爭理論,既向自己、也向他人灌輸這近乎瘋狂的戰鬥欲望。他們挑起派系之間、世界之間的爭鬥,因爲幸存者將會更加強大。

依斯特凡尼亞派每到一處必定惹是生非,將病態的恐懼和傲慢散佈到帝國官員、軍官乃至普羅大衆中間去,以進一步孕育出迷信、多疑和暴力的種子。他們和恐怖分子來往甚密,與前帝國邪教也關係良好。他們屢屢扶植這些秘密社團,只是要把他們向官方警告過的威脅公開化而已,逼迫信衆拿起火把和刀劍向腐敗宣戰。在各個審判庭中都能找到依斯特凡尼亞派,每一個成員都讚美他們所面對的
恐懼和危險。

審判庭的其他成員並不信任依斯特凡尼亞派,一直都在質疑他們的動機和行爲。反對他們的審判官辯稱依斯特凡尼亞派的所作所爲與其說是磨練人類,倒不如說就是削弱帝國,危及人類存活的根基。不止一次被派去追查一心一意反對帝國的邪教團體或者個人的審判官發現,他們都是受依斯特凡尼亞派資助或者帶領的,依斯特凡尼亞派扶植他們,完全是爲了自己的目的。每次這種遭遇都必定以武力衝突而告終,因爲一個依斯特凡尼亞派信徒如果不是無情而嗜血的話,他就不配做依斯特凡尼亞的信徒。
#7 無標題 名稱: 無名氏 [11/04/01(五)19:52 ID:z2oLIGoM] No.91063
檔名:1301658767526.jpg-(30 KB) [預覽]
重生派(Recongregators)

重生派的主要思想就是帝國已然腐敗墮落;它已經不再服務於它之所以存在的目的。隨著時光流逝,帝國本身臃腫的軀體必然伴隨著政治、派系和官僚機構這些污穢一起消解,然後以全新的姿態重新聚集起來以更好地爲人類服務。假如帝國能夠得以苟延殘喘,最終其必定會崩潰,而人類也必將爲不可勝數的兇險所吞沒。重生派企圖從內部動搖帝國的結構,去除腐敗以及固步自封的領導人和掌權者,取而代之的是觀點更爲激進、更加樂於改革的人物。大多數成員都對劇變的可能性異常關注,不過他們更加寧願是從暗中施加影響好讓事情遂了他們的意願,而不是徹底一砸了之:過於直接的行動會使得帝國提早衰落從而引起不必要的災難。

諸位或許也能猜到,重生派通常都能在異端審判庭裡找到,那裏正是他們能夠接觸到有助於他們的大計的人物的地方。重生派時常幫助反帝國的派別和集會,有可能的話還會糾正他們的思想以符合自己的邏輯。他們並不排斥極端行爲,只要這麽做有利於他們想要得到的結果,還有變革。

可以想象重生派和阿馬拉特安派時有摩擦;這兩派的思想根本就是水火不容。每當有人圖謀動搖或者推翻某個人、或者某個機構的權力,而另一方則在竭力維護他們的時候,兩派審判官往往會就此發生衝突。
Blood Claws - 血爪

所謂的血爪是太空野狼中最年輕和最沒經驗的新兵,因此他們也是最急於證明自己的戰士。他們會體現出不可抑制的戰鬥衝動和侵略性,並且只要他們部族的灰獵一沒注意到他們,他們就會徑直殺向那些如怪獸一般的敵人。這種狂熱的衝鋒使血爪在帝國之中獲得了不怎麽動聽的名聲,因爲他們總是相信自己無可匹敵,並且接連不斷的向整個銀河挑戰來證明那些偏見的錯誤。

自信而又年輕,血爪們經常吵吵嚷嚷的想要宣泄自己年輕的戰鬥熱情和對成爲傳說中真正的星空勇士的渴望。他們明白他們被賦予的不僅僅是巨人一般的姿態,更是使自己成爲一名真真正正男子漢的機會。這種令人醉心的影響已經成爲淩駕於血爪之上的學識,在一兩桶蜂蜜酒的輔助下,更有助於讓血爪們明辨英勇無畏和魯莽送死之間的區別。血爪們在面對如掛在一頭衝鋒的史古戈巨獸的長牙上來回擺動以便捅瞎它的雙眼,或者冒著明顯可能會被壓死的風險滑到一隻泰倫巨蟲的腹下給它洗洗腸子之類的任務時,絕對不會有絲毫猶豫。畢竟只要他一旦賭贏了,他就能聲名大噪,甚至獲得狼王的青睞,用這樣一次不要命的交易來開啓自己的傳奇。

那些照看血爪成長的年長太空野狼們相信,最好的訓練場就是最白熱化的戰場。那些由機魂操控的訓練設施並不是野狼的戰場,因爲他們認爲這種半自動系統做出的攻擊和實際戰場完全不同。作爲替代品,野狼們更專注於鮮血噴濺的真刀真槍戰鬥。不論如何,太空野狼們根本不怕開始一場戰鬥,何況還有什麽比從實戰經驗中獲得經驗還好的訓練途徑呢?所以血爪們並不會被阻止在大連的先鋒隊中充當自己喜歡的位置,同時年長的老兵也會細心留意那些在戰鬥中體現出真正的天賦和狡猾的新兵。

不幸的是,血爪們並沒有如灰獵兄弟一般的戰鬥技巧和耐心,但是他們的灰獵又會引領他們去嘗試啃掉他們根本啃不動的目標。所以血爪連隊急速衝向指揮官衛隊或是敵人的冠軍戰士之後損失慘重的事情並不少見。因此血爪經常被一名經驗豐富、思維敏捷的狼衛所率領,他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在這幫狼崽子抑制不住自己瘋狂的戰鬥欲望時,用命令一般的咆哮和偶爾衝著面門的一記重拳來控制住他們。

血爪連隊經常大到可以承受一些傷亡以後仍然生龍活虎。按照芬里斯的傳統,戰鬥最開始的時候連隊的傷亡是從這些小子裡區別強者和弱者的一個至關重要的過程。很多古老的教條在整場戰鬥中甚至戰鬥之後都不會被負責指導血爪的狼衛提起,因爲他們明白,只要加以適當的指導,這些野蠻的血爪衝鋒的時間將成爲宇宙中屠殺敵人的最短時間。
 
Skyclaw Assault Pack - 空爪突擊小隊

那些來自各個血爪連隊的最頑固的麻煩製造者們會被”提拔”到空爪突擊小隊去。在那裡他們會配備跳躍背包來更好的滿足他們突擊敵人的野蠻欲望。這樣做是爲了讓這些小兔崽子們消除不顧後果的血腥欲望和對灰獵老兵們不尊重的嘲笑,如果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不幸犧牲了,那麽他們已經上了一堂最有價值的訓練課。

一般對於比較年長的兄弟們來說,提升到空爪小隊只能說是一種十分勉強的榮譽,這倒不是因爲去了空爪小隊以後他們死於快速而暴力的戰鬥的幾率會大大提升,而是他們認爲用雙腳踏踏實實的戰鬥可以更好的對狼王負責,當然對他們自己更是如此!這種負面說辭更加激發了空爪小隊的成員們在那些老傢夥眼中證明自己的渴望。他們無所畏懼的徑直跳向空中,並且在如火箭般衝向敵人之前,先用一記石破天驚的著陸招呼那些異端。伴隨著咬牙切齒的咒駡,鏈鋸劍的轟鳴和爆彈手槍的尖嘯,任何阻攔他們劍刃的敵人都被砍成渣渣,空爪們很喜歡看見敵人們在伴隨他們從天而降的狂怒之中變成碎肉的情景。

空爪小隊確實是整個太空野狼裡最自由不羈的部隊。在空爪和血爪之間經常爆發戰鬥技藝的競爭,當然也有大吃大喝直到他們身體極限的比賽。這類比賽基本上必然以某些參賽者獲得狼團牧師的懺悔和緊急的外科手術來收場。由於對各種惡作劇的喜好,這幫小兔崽子們經常做一些比如偷一架雷鷹戰機在芬里斯的峽谷海灣裡狂飆到急速,或者在慶功宴上把敵人指揮官的腦袋瓜子裝在盤子裡甩向狼王的面門之類的事情…

雖說因爲個人疏忽導致兄弟們傷亡會被極其嚴厲的懲罰,但是由於那些頭髮花白的狼王們也曾經年輕過,所以空爪們很少因爲自己的過火惡作劇而被流放。畢竟沒有人能否定這些空爪們在爐子邊的招待宴會上的各種滑稽行爲確實有趣,特別是在伴隨著歡呼和烤麵包,以及他們中大部分人將在下一場戰鬥後不再能出現在這裡的情況下更是如此。

儘管如此,這種把所有空爪團結在一起的輕浮魯莽也有不利的一面。和所有敢於違抗魯斯留下的無言律法的嚴重違逆者一樣,那些少數過於抱有僥倖心理並且危害到了自己連隊的人還是會被判處合乎罪行的懲罰。一個導致了太空野狼老兵喪生的空爪可能會被直接弄暈,然後開始一段作爲機械奴工的新鮮人生。並非所有魯斯之子的傳奇都在榮耀之光中終結。

空爪們一直堅信他們可以幹掉銀河中已知的所有敵人,而且由於他們對自己的自信使這種想法有時變得十分正確。芬里斯已經賦予了他們兇殘和獨立的本性,他們的連隊則賦予了他們超乎常人想象的力量。不過還好,正如空爪們自己說的,鋼鐵牧師已經把軍團的軍械庫和能在空中翺翔的能力賦予了他們,那麽敵人們要怎麽樣祈禱才能從這些獲得了如此天賦的掠食者手中安然逃脫呢?


“如果他們這麽想找死,他們就不會聽從自己上級的忠告。那就讓他們魯莽的衝進獅子的血盆大口中吧,我們至少可以指望他們之中某一個傢夥能把這隻獅子給噎死!” ——太陽領主 馬卡里烏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793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此作品限屋主留言!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老... 後一篇:徵人評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肥宅‧臭‧Loser
說不定異世界的審美觀跟地球的審美觀根本不一樣,怎麼可能異世界都是美少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