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短篇】淺井長政的命運之戰 第一章 反信長包圍網

作者:聖盔夜風│2011-03-21 21:39:59│贊助:4│人氣:373

  天空灰暗,大雨不斷飄落。

  長長的人龍,默默無聲的前進著。

  無語。

  人龍之中,一騎乘雪白俊馬的美青年,身戴武鎧,腰間佩著一把非凡兵可比之劍,英姿煥發。但,此刻,俊秀的臉龐上,有的只是無盡的哀愁。

  美青年的面容因不間斷的雨而變的朦朧。他不在意,只求這雨下得大些,好沖走他的哀愁,沖走他的愧疚。

  一旁的近侍想請他入轎,避免著涼,他只是揮了揮手,近侍只好陪在主人身旁。只期望雨能多打一點在自己身上,不要讓主公著涼了。

  良久,青年抬頭望天,嘴吧一開一合,似在低語著。

  近侍在這雨聲中,只聽到了一句。滿負罪惡與愧疚的一句。

  「……對不起,原諒我,兄長……市」

  大雨繼續飄落。




        *      *      *




  時值元龜元年。

  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征夷大將軍足利義昭由於忍受不住尾張大名織田信長之蠻橫專權,而四處尋找盟友意欲對抗織田信長。而在多方遊走後,以消滅織田信長擁護足利義昭為目標的「反信長包圍網」於焉成立。

  反信長包圍網由室町幕府、石山本願寺、越前朝倉氏、北近江淺井氏以及甲斐的武田氏、越後的上杉氏、中國的毛利氏等組成,但此同盟並未浮現於檯面上。

  此時,織田信長為討伐數次無視上洛命令的越前朝倉氏家督朝倉義景,邀集了盟友三河大名德川家康一同進軍越前。

  但聯軍並未直接進攻越前,而是轉而進攻並包圍了朝倉下轄勢力若狹國重地金崎城,守城將領武田元明向朝倉求援。朝倉遂出兵,於是爆發了「金崎之戰」。原本在此役中佔上風的織田、德川聯軍,卻因為織田盟友北近江淺井氏的背叛而陷入了險境。

  淺井氏家督淺井長政為履行與朝倉家之盟以及约反信長包圍網成員的職責,而出兵嘗試包圍織田德川聯軍。但包圍即將完成的一刻,織田德川聯軍卻在越前豪族朽木元綱的帶領下尋小路徑成功脫出,逃往京都。

  逃回京都後的織田信長對於盟友淺井長政的背叛倍感憤怒。而淺井長政也正式撕破了盟約,向織田信長宣戰。反信長包圍網也隨之浮上檯面。

  織田信長發覺自己陷入了極大的危機。遂在六月與德川再次組成聯軍,並進軍南近江,消滅了南近江大名六角義賢,接著轉而進攻北近江。淺井長政也率軍迎戰,越前朝倉氏也發動大軍支援其盟友。

  兩軍決定在姊川進行決戰。

  反信長包圍網的第一戰,即將開始。




           *        *        *




  北近江,淺井領地,小谷城。

  淺井家之主——人稱「猿夜叉」的淺井備前守長政,此刻端坐在自己的寢房;那美似女子般的臉龐,此刻被哀愁所佔據。

  他的面前,放置著一柄劍。從劍身不時散發的寒芒與其令人不寒而慄的氣息來看,此劍,非凡!

  非凡。

  長政心裡說著。

  雖為非凡之劍,但卻從未展露過其非凡之威呢。

  長政將非凡之劍拿起,白皙修長的手掌輕撫過劍身。

  是啊,他怎麼捨的用兄長贈予的劍來殺敵呢?萬一有損傷可就不好了。

  長政還記得,與那個男人初次相會的情景,那是與自己此生的最愛——市大婚之日。而這劍,也是那時,那個男人從腰間解下,交至自己手中的。

  可惜,短短光陰。早以物是人非。

  物是人非。劍之心,不變,人之心,已變。

  長政閉上雙眼。似在回憶……

  「哈哈哈,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弟弟了!」他豪爽的大笑著。

  「是,從今天起,信長大人便為我的兄長。」

  「恭喜主上,有了長政大人這樣子讓人放心的兄弟!」這是他身旁的一員將領所說的。長政還記得那員將領模樣似猿猴,是他的得力將領之一。

  「是啊,天底下還有甚麼,比擁有一名能夠放心將背後託付的兄弟更令人開心的?」長政記得,他當時笑的是多麼的開心。那欣喜來自內心。

  長政知道,他是多麼渴望著兄弟之情。他自己的親兄弟,不是對他敬畏如虎,就
是與他爭權奪利,最後死於他的手上。

  「嗯,弟弟大婚,身為兄長怎麼能只送點糞土之物?」他說著,將自己腰間的劍解下,毫不猶豫的送給了他。

  身為一名有著極高天賦的武者,長政早就看出這柄劍絕非凡兵可以相比。但是,他卻毫不猶豫的送給了自己。這個初次見面的妹夫、這個……弟弟。

  長政只知道自己當時只有一個念頭:這個男人果真如同傳聞般是個瘋子。但接下來的,才
是使他感動,也是使他如今,心中被罪惡感填滿的原因。

  「此劍,名為千道鬼正。是我偶然間獲得的一把絕世之劍。到目前為止我還沒使用過。如
今,就贈與你吧,願你的武名揚遍天下。吾弟。」

  吾弟……

  長政接下了劍。但身體卻因那聲吾弟兒顫抖著。

  吾弟。這聲,飽含著他對這名剛見面的弟弟的重視、的欣喜……的關愛。

  當時,長政不知該如何。但最後在他那期盼得眼神中。他第一次稱呼他……

  他第一次稱呼他:「吾兄。」
       *        *        *
  走路的聲響將長政自回憶中來回現實。

  長政嘆了口氣,將千道鬼正收入劍鞘中。

  「主上,阿閉貞征大人、弓削家澄大人、今村氏直大人請求晉見。」門外傳來一道聲音,是大介新八郎的聲音——長政的近侍。

  「讓他們進來吧。」

  門外,身著一襲白色戰袍,腰掛太刀的大介新八郎聽到了主人的聲音,轉向三位請求晉見的家臣,說道:「主上應允了,幾位大人可以進去了。」

  接著,新八郎與右邊的新九郎——新八郎之弟,一同拉開了門。三位家臣走了進去,兩人在將門關了起來。接著,兩人又恢復了與先前相同的姿勢——手按太刀、一動也不動,除了那
掃視著周圍的雙眼外。

  「說吧。有何事?」雖然早已猜到其目的,但長政仍然問道。

  「是的,主上。是關於出兵迎戰之事……」弓削家澄——三人之中坐在左方的年輕將領。此人面頰削瘦,顴骨略為突出,講話時,聲音略微顫抖。眼睛較一般人大些。顯得有些神經質。但就是此人,為淺井家的主力大將。又因其高絕之箭術,人稱「鬼飛箭」。

  「織田與德川大軍以進逼我方最低防線。野村左衛門尉大人、三田村備中守大人的部隊已經潰敗,正往姉川一帶徹軍。主上,是否該下定決心迎擊了?」弓削家澄問道。

  「是啊,主上。」坐在右邊的今村氏直附和著。此人身材高大結實,一看便可知其有猛將之能。今村氏直與弓削家澄同為淺井家主力大將之一。善使十字槍,且善馬術,有著以一抵十之能。

  「現今,家臣內部上下幾乎全為主戰之聲,近來諸多豪族也自發的為軍隊提供兵源與資源。我軍戰意高昂啊!若此時再不出戰,將降低主上之聲名,使家臣與豪族們認為主上卻戰呀!」今村氏直說著。

  此時,只有阿閉貞征——即在中間之中年文士,仍然沉默。

  「貞征,為何不語呢?」長政看著阿閉貞征說道。

  「臣無話可講。」阿閉貞征開口說道,在長政拋出疑問前,阿閉貞征接著說:「臣此前來,只是來聆聽主上之決定。無論主上決定為何,臣都支持到底。」

  喔?有趣,想必父親之意見也是如此吧。

  「是嗎?那麼來此之前,想必見過父親了吧?」

  「是的。」阿閉貞征回答。

  「父親之意見?」
 
 「與臣相同。需要臣轉述嗎?」

  長政不用聽,與父親留著相同血液的他,大致能知道父親想要告知何話。

  「不必了。」

  「是。」阿閉貞征似乎早料到般。

  「那麼,主上?」弓削家澄與今村氏直同時開口。

  長政沒有回答。而是逕自穿過三人,接著將紙門拉開。門外守衛的大介新八郎、新九郎兄弟似乎被長政突然拉開紙門的動作嚇到。連忙跪下行禮。

  「主上。」兩人恭敬的叫道。

  「嗯」長政點點頭,便不再理會。而兩人則依然跪著,沒有絲毫疑惑與怨言。

  長政抬頭望著天空。陰鬱的灰色。
  
  長政能感受到空氣中的潮濕。
 
  「貞征!」長政喊道。頭沒有回過。

  「臣在。」阿閉貞征應道。

  「告訴大將們,一個時辰後,召開軍議會。」長政的語氣突然增加了一股堅定。

  「是。」

  弓削與今村二將臉上露出欣喜之情。而長政又轉頭吩咐著仍然跪著的兩兄弟:「老樣子。一個時辰內,不准任何人打擾我。」

  「遵命,主上。」兩兄弟齊聲應道。

  接著,長政往西廊走去。腳步快速。

  往他的摯愛——市的寢室而去。




             *       *       *




  小谷城,海北綱親邸。

  海北綱親是一位年近五十的沙場老將。他自長政之父淺井下野守久政時便為淺井家南征北戰。

  在有著卓絕的軍事才能的同時,海北綱親亦是位茶道大師,經常邀請同事們至宅邸品茗。海北綱親也是淺井軍中聲望最高的將領,僅次於主公長政。

  現下,就有數員將領聚在其宅邸。

  這些將領各個都是名震近江四方的將領,如:與海北綱親並稱「海赤雨三將」的赤尾準人清綱與雨森武之介清貞、「淺井四翼將」之一同時也是海北綱親之徒的磯野員昌、宿將宮部繼潤四人。

   雖然幾人聚在一起,說是品茗。但赤尾準人和武之介根本就不黯此道,而磯野員昌則是在海北綱親那親自整理、種植了一棵櫻桃樹的庭院中練習著槍法。僅有身為其老友的宮部繼潤怡然自得的品著海北沖泡的茶,並與其閒聊著。

  「今天的茶,味道真是濃郁啊。」宮部說道。

  「喔?我怎麼就不覺得?」赤尾準人將茶杯拿起,一口飲盡綠色的濃茶——這是第五杯了。

  「準人,茶就是要慢慢的品。而不是像你這樣像喝酒似的一口飲盡。」宮部緩緩說道,並喝下了第二口。接著轉頭看著海北,說:「是吧,老友?」

  海北綱親微笑著搖了搖頭,不置可否。並端起了自己的茶杯,以專業的品茗手法喝了口茶,回味下茶的味道,「嗯,確實濃郁了點。」

  一旁的武之介忍不住了,低吼著:「我受不了了,我找員昌小子練武去!」說著便拿著斜靠著牆的長槍走向庭院。

  赤尾準人也喊著:「嘿,可別落下我啦!」跟著走至庭院。

  「哈哈哈哈。」宮部與海北同時大笑著。

  「哼!」赤尾準人與武之介倒也不理會,竟是直接和磯野員昌戰了起來。

  「老友,員昌的武技似乎又有所提高了啊?」宮部看了看庭院中的戰鬥。磯野員昌面對兩位老一輩的戰將絲毫不懼,以一敵二,竟是戰了個難分難解。

  「前些時候,武之介和準人連手還能打贏員昌,現在竟然是只能戰成平手了?」

  「嗯,員昌之資質超乎我的想像。只要再過個兩三年,員昌必定能成為西日本一帶前幾名的猛將。」海北綱親說著。

  「是嗎?」宮部有點不可置信,「不過,光有勇力是不行的吧?光有勇力,最終也不過一武夫,只能是一柄槍而已。」

  「放心吧,老友。你想我海北綱親所教出來的徒弟可能只是一介武夫而已?」

  「哈哈,也是。擁有如此大才,主上可真謂幸運也!」

  說話的同時,庭院的戰鬥已經結束。磯野員昌將赤尾準人以及雨森武之介的武器打飛。

  此時,宅邸外,一名傳令騎兵也已趕到。




            *        *       *

  每當要做出重大決定時,長政一定會去阿市的寢室。每次一個甚至三個時辰的時間中,長政會彌補常常因為自己政務繁忙,而獨守空閨的阿市,那寂寞的心靈。阿市則會撫慰長政那為應付接連不斷的事務而疲憊不堪的心靈。

  在這短暫時間中。

  兩人也許只是緊緊相擁著

  也許只是互相凝望著

  雖為政治婚姻,但兩人都是真心愛著對方,全心全意、毫無保留。這也使得長政倍感愧疚。

  現下,兩人便是緊緊的相擁。兩人沒有說話。

  之後,他發現,阿市已經在他的懷抱中睡去。

  市……我愛妳……對不起!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625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淺井長政的命運之戰-簡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歡迎大家
來觀看小屋,我的輕小說作品《異世界冒險者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