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66 - 黎明編 5 形態崩壞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11-02-06 16:48:01│贊助:0│人氣:1934
在這個虛白的世界中,時間仿佛是不存在

在這個虛無的世界中,只有我一人的存在

我走偏了每一個角落,每一個地位也幾乎一樣

然而這世界並不是什麼都沒有,我從各個的碎片觀看著各自的世界

每一個都是極為相似卻不一樣的世界

然而每一個的世界都有著共通點


那個強烈的思念深深地吸引著我

就是這個思念,這個世界才得以存在……




Elpis 66
黎明編 5

形態崩壞

2000年,首部高性能機械人見稱的洛克誕生。禮特博士被稱為機械人的權威。日後威利博士多次制造紛爭。

2002年,為監控市面一切機械人的巨大中央電腦CIEL完成。

2008年,機械人之父禮特博士與世長辭,同年其宿敵威利博士被發現在公寓倒斃。

2008年末,機械人報銷方案開始。英雄洛克站在前線討伐沒有受機器人三大定律支配的反抗性機械人。

2009年,鎮壓用機械人無故失靈,人們發現一團紅色的火炎,當時人們只是認為那時戰火的影像,加上機械人失靈令影像呈現如靈異照片一樣。人們並沒有詳細研究這事情。

2009年末,反抗性機械人領袖布魯斯被擊斃。洛克被稱為正義英雄的象徵。

2010年,英雄洛克停機,同時各地政府確實執行機械人報銷方案,並在世界各地散佈威利博士的「機械人流行性感冒」。機械人皇國 – 日本出現大規模動亂。

2010年3月,靈異火炎再次出現並拍下他的破壞行動,人們稱它為魔物,亦有人稱它為「魔炎」。

2010年6月,「機械人流行性感冒」已擴範擴散,所有機械人也停止運作,短暫的和平曾經在這時間出現。同月中央電腦CIEL停機。

2010年7月,突變的機械人出現,突變機械人不受「機械人流行性感冒」感染,一時間政府束手無策。突變機械人出現估計是由罕見出沒的魔身-「魔炎」的影響下,反抗的機械人進化起來。名為「屍花」的女性機械人帶領眾機械人們反抗人類。「Psychiccers」和機械人的戰局陷入膠著狀態。然而人類政府以量戰的心態戰鬥,並不重視其戰況。

2010年9月,稱為「紅之血」的恐怖事件發生,世界各地的機械人強奪人類女性,利用女性大規模繁殖。

2010年12月,「魔炎」數量大幅度上昇,人們依然解不開這種魔物的謎,他們似乎並不擁有質量的軀體,傷口濺出的血液,死亡後的軀體會在短時間內消失,目前並沒有方法進行研究。

2011年,機械人和「魔炎」連成同一陣線向人類挑戰,從已有機械人的資料中追查下還是得不到兩者能溝通的原因。

2012年,第二世代「Psychiccers」投入戰線後,戰況急劇地改變。由屍花帶領的機械人軍團幾乎全滅,同時人類發現網絡世界的存在,魔炎的其中一大據點也被毀滅。更重要的是,威利博士幻之遺作已被發掘,目前研究所人員正對她進行解析動作。人類相信這是距離和平之路已不遠了。……

「ヒッフッハ!」

手持光束劍的紅色機械人在市區中穿越,光束劃過沿途的魔物。他轉個身子呼籲市民快逃跑。他就再向下一個目標前進。

市民並搞不清楚狀況,過去機械人已成為人類的敵人,為什麼現在就會回到人類守護者的職務中?

「齊威爾,這個安心與信賴的外骨骼怎麼樣了?」從紅色機械人中傳來了通訊。名為謝魯彿的大叔是目前「Psychiccers」的技術顧問之一。二世代「Psychiccers」和一世代最大分別在於使用這程外骨骼技術。

外骨骼是一種早在二十多年前已經在研究的技術,說起外骨骼人們普遍會想起巨大的黃色工程用手臂,純粹增強負重能力的工具。當初外骨骼的目亦是為了制造超級士兵,可是外骨骼技術已用在機械人的研發之中,當初的外骨骼思想曾經一度被埋沒過來。

曾經有人反諷,這不就是回歸到使用機械人的原點了嗎?不過就之前的戰果而言這群人再也沒有什麼說話。

而齊威爾正使用的這個外骨骼名為Zero,是目前最新銳的外骨骼,利用「Psychiccers」自身能力帶來更大的驅動力,除去不必要的外置發動機,大幅度縮小其體積之餘,更保留了大型外骨骼壓倒性的力量。

可是Zero還是在測試階段,目前只制作了2機。而另一架漆黑的Zero機則是由另一名Ace  Psychiccer 赫爾琵亞所使用。

但是技術再先進也好,人們還是找不出任何魔物起源的原因。現在魔物的出現就如下雨一樣,只要過一段時間就會在某地區出沒,沒有任何因由。

本以為纖滅了魔物的據點情況會比較好……

「作戰辛苦了。」

女性的聲音像是安慰前線辛勞的戰士,齊威爾亦脫下這身裝甲。這真是有點微妙……這個裝甲好像是久遠以前曾穿著過的,當時是釋格瑪反亂的黑暗時代。這是不是單純巧合了?

而這個巧合也令他遇上自己最不希望再遇上的同輩人物赫爾琵亞。只不過現在兩人站在同一戰線的立場,或者這算得上較為幸運。

黑zero的數據顯示比紅Zero擁有接近2倍,大家也更見驚異。目前的科技力根本不可能作出如此出力的機械組件。謝魯佛尖起鼻子的說話。

雖然性格上很相似,可是從套話中得知這個人和當時的謝魯佛無關。

這些一切真的會是巧合嗎?齊威爾看著被解析中的金髮少女……他忘不了了這相貌。

「妳……妳是那時候的那個小孩子?」
「我一開始已經告訴過你!我才是真正的Zero!」

……

根本要忘記也是不可能。儘管自己暗示多次,還是說服不了自己這只是一個夢境。

「傑洛,你果然在這裡。」
赫爾琵亞也進來了這個研究所

「你該不會是想上她吧?會死的……」
赫爾琵亞斜視著齊威爾,他目不轉睛的看著少女的裸體,也不難如此聯想

「別說笑了。」
「我也知道……我也有著堆積如山的問題想問她。」
「嗯?」
「在你們還在地面上和拜魯玩遊戲時,我們當時已經要去和真正的闇精靈拼名。」

當時他們的小隊伍並不怎麼顯眼,就連Neo Arcadia中也沒有記錄當中的人物。可是那個劃破天際一樣的Buster Rifle…這些早就知道電子世界存在的人。

怎麼看這些人們也不是一般的人物……

「她究竟怎麼復活?今次的目的又是什麼……我很想知道,這傢伙的真正想法。」
「所有的東西也安排的很好……就好像已經計劃了一樣。」
「是的,新一任赫爾琵亞,Omega X……都像是一開始已計劃了一樣。而今次的也像是如此。」
「Project Elpis。」

他們也是想起這樣子的一個計劃,一切事情也是依據它的規範而走。

只要每個人也知道的職責
 
自己的能力和抱負

這樣子的世界誰都能夠幸福生活的世界

就再也不會發生戰爭了吧


在這個虛白的世界之中,存在著無數一樣的裂縫,每一道裂縫之間都存在著各自的故事。然而每一個極為相似的故事,卻沒有任何接合點。

使得它們都是獨立的存在著……

金髮的少女坐著那裡的,留心地細看著當中的事物。她似乎感覺不到我的存在,我再呼叫的,她也沒有給我半點回應。

她會心地微笑起來,偶爾也會看似很痛苦的哭泣著。

我並不知道是什麼令她那麼感觸,那些不都是別人的事情嗎?看起來會那麼有趣嗎?

她遂漸學著畫面上的女生,學著她的言行的,獨個兒像一個傻子一樣端起不同的臉孔。我想如果她知道我在看著她,她之後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她的行為舉止令我十分好奇,我也看著那道裂縫,在畫面中看見的是和她長相一模一樣的女生。我靜靜地觀察著,我愈來愈感覺到一股寒意……

我究竟看到些什麼……

為什麼會看這樣子的東西?私穩都看光的,她還要目不暇給的看著別人和男友親熱的。看著她幸福的表情,看著她被甩掉絕望的表情,看著她無助困擾的表情……

那血淋淋的畫面……她像是有點失落的,轉個身子她再看了另一個長得和她一模一樣的少女。重覆又重覆著……



妖花再一次出沒於都會之中,她的觸手不斷伸延。高樓大廈就如豆腐一樣被切割,一瞬間都市如地獄一樣,市民紛紛的逃跑,大家也沒有忘掉「紅之雨」事件,女性們更加抓狂地要逃跑。

可是隨著都會中的人類忽然地失去抵抗能力,紛紛地們在地上。

「機械人流行性感冒」,這仿佛一模一樣的景象,只是對象由機械人轉為人類而已。

Psychiccers一部份隊員已到達現在,可是卻沒有任何好轉。在作戰不久他們也出現相同的症狀。更可怕的是先頭部隊傳出魔炎不斷增值的報告。

光束劍劃過機械觸手,兩架Zero拚命地突破這個區域。看見ACE的二人來了,其他隊員也安心起來。妖花看到這二人來了,她稍稍微笑起來。

「來的好啊!傑洛!」

妖花從他們眼前張開兩對巨大的翅膀,從翅膀上的四個赤色大眼球瞪著他們。

隊員和約翰也感到異常的壓迫感,直視了眼球的隊員更出現抓狂的症狀,他忽然的嚎叫起來。赤色的眼球發出紅光。他們旁邊隊員的身軀漸漸消失了。

不,與其說成消失,侵蝕這語言更為恰當。如霧化一樣,他的身軀再重組起來,那團黑色的煙火……和我們一直所說的魔炎完全一樣。

「我們的相遇啊,我們就是為了這一刻!為了見證這個新世界的降臨!」
妖花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倆。她自信滿滿的根本看不起這兩人。

「少胡說八道!妳這個妖女!」
約翰十分不爽的罵起來。

「哼哼哼,當你們舉起無聊的正義旗幟,把我們機械人認定為錯誤的一刻。你不覺得這就是一切開端嗎?」
妖花妖艷的微笑,帶著輕佻的語氣反問他們

「艾莉絲!不要再戰鬥下去了!即使妳再如何拚命下去,根本什麼也挽回不了!」
齊威爾搞不懂她為什麼要挑起這個戰鬥,可是大家也知道這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阻止,不知道這樣的事的人也許只有齊威爾一人

觸手再一次從四方八面而來,齊威爾和約翰也只好退下去,拚命地把光束劍檔下往這邊過來的觸。觸手如有生命一樣的纏繞他們,更可怕的是他們伸縮自如的彈性,全方面攻擊使人難以防守。

「是啊!什麼也挽回不了,時間再也不會復歸以往!在這個世界中只有人類和機械人其中一方能存活下去!」
妖花輕佻地繼續說道

「傑洛,你清醒一下!這個並不是你所認識的艾莉絲!」
約翰大概也知道齊威爾在想什麼,作為前Omega Guardian,他當然也知道艾莉絲和傑洛曾是搭檔,可是後來的事故中傑洛曾經把艾莉絲殺死的歷史

雖然他們也許長得很像,但這個時代並不是Reploid活躍的時期。而且這時代的艾莉絲可是從前的成人用機械人,他們不大可能是同一人。

「你不把她打倒,和平的一天永不會降臨!就如她所說…在這個世界中只有人類和機械人其中一方能存活下去!」

齊威爾當然也知道,而他亦深信他認識的艾莉絲亦不是這麼樣子殘酷的人。像這個嗜血的,無差別殺人的魔女……作為女性的她卻把女人當成繁殖的工具。

齊威爾絕不原諒這一事情。

儘管如此,齊威爾也不希望再一次把艾莉絲殺死。即使只是擁有相同臉孔的人……

齊威爾很懊惱,為什麼要是這樣子相遇?她也許不是這樣子?艾莉絲很Nice,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他嘗試各式各樣的暗示自己。

「傑洛!」

在戰場上耍白痴也有限度,約翰很生氣,他再一次向著齊威爾吼叫

艾莉絲不可能是這樣的人!
艾莉絲她只是一個溫柔可憐的女孩!
艾莉絲楚楚可憐的,連小動物也不會傷害的人!
艾莉絲是傑洛的嫁!
艾莉絲……
艾莉絲……
艾莉絲……

「傑洛啊!」

回過頭來,大批的魔炎蜂擁而上的。這些東西就襯在齊威爾懊惱的時候過來。約翰也沒好氣再說。展開光束劍的他如迅雷一樣把這些東西都擊倒。

即使只是誘餌,他根本不在乎。他也看準埋伏的觸手,他掙開外骨骼如金蟬脫殼一樣的,乘著妖花大意之際,他一口氣衝上去。

「嗚啊啊啊啊!」

凌厲的加速力,遠超乎外骨骼也支持的地步。妖花根本作不及任何防衛手制。

「就這樣去死吧!」

約翰刺中妖花之際,再用上傑洛所壇長的高出力光束劍模式,這種短時間中爆發出巨大破壞力的劍招。妖花不可能支持得了,她的身體就像氣球一樣被吹漲,爆破起來。

「赫爾……琵亞……」

齊威爾看到這光景不禁呆滯了,這不是正常不過的事嗎?他很想嘗試說服自己,可是這一刻他的感情仿佛迷失了,

「你要知道,即使他們是同一個人也好,你是希望這世界平穩的話。你也必須要殺死她。」

約翰冷冷地對著這個無能的齊威爾說

苦悶的胸口,如被火熱焰傷,如何的難受……齊威爾很想揍約翰的臉,可是立場上他沒有任何錯誤,而且自己也應該要如果做。

「已經結束吧?」

齊威爾冷靜下去才問道

「嗯……」

約翰苦笑起來回答他,這是顯而易見的吧?

噗!

齊威爾也呆滯起來,這是那麼來的?完全看不出任何動靜。三根觸手貫穿了約翰的身體。

「赫爾…… 赫爾琵亞!」

約翰來不及掙脫,而且三根命中的傷口也十分嚴重,他根本不能正常活動。齊威爾才拔起光束劍。然而蜂擁而至,齊威爾只有本能地躲開它。

多根的觸手一瞬間把約翰捏碎……

「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不是真的吧……不是真的吧!這不可能是真的!

約翰死了?這個可怕的,齊威爾完全無對策的傢伙…就這樣子死了?

這不可能是真的!

那傢伙強的不可思議的!那會如此簡單……


妖艷的聲音四處傳出來,魔炎一批再一批的迫近。

「我……我究竟在做什麼……」
齊威爾完全迷惘起來,不相信艾莉絲是那麼殘酷,更不相信無敵一樣的赫爾琵亞會如此死亡。

妖花重組好自己的姿態,稍稍的挑逗著齊威爾,那個扭曲面容的笑容就像嘲弄齊威爾一樣。

「Repliforce的艾莉絲是吧?你常常說道的艾莉絲,你的艾莉絲。」
齊威爾嚇了一跳

「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齊爾威憤怒的斬過去,可是他完全地撲空了。他正撲向魔炎的腳下……

……

為什麼沒有攻擊?這些傢伙意外的遵循禮儀。這時候妖花再嘲笑著。

「你真的很無能哩!她打從心底渴求你的拯救,然而你卻無計可思把她殺死了。現在的你是為了自己的無能而懊惱嗎?」

「收聲!」

「告訴你吧,我們這個艾莉絲的綜合體,由一部你最愛的艾莉絲所組成。為了這個絕對的力量。」

「Reploid的世界,那個絕對美好的世界啊!為什麼我不是誕生在那個世界呢!」

「像妳這樣子的人只會被判斷為Irregular而已!」

「Irregular而已啊…在這裡可是被判斷為不必要的存在啊!像你們這些活在幸福時代的承子卻在抱天怨地!」

「生前被人類凌辱,就如獵物一樣的逃跑,我們死後還要被各樣的惡趣味抖纏。我們艾莉絲型連半個安心之所也沒有。你能明白當中的意義嗎?」

「……為什麼告訴我這些!」

「嘛……多半是Repliforce的艾莉絲和你的絆吧?」

「她才不會像妳那麼忍酷無情!」

「你根本就沒有了解過Repliforce的艾莉絲,你也只不過是看中她的那雙巨乳和可人的臉孔吧?」

「艾莉絲!」

「而我也相信啊,只有Reploid!只有機械人的永恆國度!新世界之中只要排除舊的人種!黑暗的時代才終告閉幕!」

「絕望吧!哈哈哈哈哈哈,毀滅吧!毀滅吧!毀滅吧!毀滅吧!傑洛啊!你就跟古老的世界一起滅亡吧!」

為什麼要戰鬥下去?齊威爾並不是這時代的人,他打從開始並沒有打算要守護這裡的人類。但是……他明白,當他想起蕾薇亞丹慘死的狀況,他必須要回應什麼。

他現在才清楚現在要做的是什麼。儘管是艾莉絲也好!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莉絲!」

自信滿滿的艾莉絲只是單挑齊威爾,齊威爾開始感到有勝機。這個人對自己的力量太自信,除了觸手之外她並不像有其實像樣的攻擊。

這樣的話只要近身戰就好了!

紅色的大眼球再一次發出耀眼的光芒,金色的光球……這是厄爾畢斯的光爆技巧!

不妙!

在空中不斷的轟炸,看不清眼前的東西。齊威爾脫下外骨骼強攻過來,光束劍狠狠打在翅膀上。

翅膀被割下來,然而艾莉絲這時輕輕地接近齊威爾,柔軟的嘴唇吻著齊威爾,遊刃有餘地奸笑著。

「再見了,傑洛。」

觸手一瞬間切去齊威爾的四肢,自信滿滿的難道並不是艾莉絲,而是他自己?

「艾莉絲!」

ティウンティウン

……

這裡是什麼地方?

我已經輸了嗎?

……

是的哩…那個人曾經說過,這是我的罪孽……這個不死的身體……

可是,我已經累了……

像我這樣子的人,什麼事也做不好的人。

我究竟有什麼作為?

我已經累透了……一直以來為雪兒拚命,到最後卻造出違背自己想像的事情……家庭,親友的,再沒有一人對我有半點期望的。

我一直也認真的,努力的……但是最後卻是這麼樣的結局。即是沒有電子精靈的世界,我連一個普通女孩也守護不了。

哈哈哈……我真是一個廢才……

如果……如果我變成一個女孩子,大家會變得喜歡我嗎?

這樣的我可以留在X身邊嗎?

我已經累了……戰鬥什麼的,我什麼也拯救不了。

長長黑髮的少女在我眼前出現,雖然看不清楚樣貌,然而我知道她是誰。如果就這樣子一起,也許也不錯啊。

我舉起我的手臂,我終於觸碰到她。

……

Psychiccers全滅,防衛裝置也對妖花起不了什麼作用,狙擊槍也打不進她的致命點。她的觸手一瞬間就把對方消滅,再多的士兵也只是白死。

妖花持續擴張自己的感染力,她所散佈的東西就如病毒一樣,所以感染的人都會在短時間內崩潰成魔炎。傷亡人數已經到達一個國家級數的數字,無計可思的各國優先隔離了那區域。

機械人已沒有用處,Psychiccers全滅,連士兵和機械裝置也不管用。

他們只有纖滅性地破壞該區域範圍。導彈如雨一般散在地上。為了阻止進一步的感染,他們什麼也可做,就連核彈的發射亦批准了。

數千數萬枚的炮火,妖花也捱過去。枯萎了,再誕生的,仿如不死身的再重現世上。

「那……為什麼要救我……」
「像我這種人……死了不就好嗎……」

如此狀絕的景色,她想起了她還是一個無力女孩子時候的景況。當時的她只有逃命的份兒,希望找到疫苗拯救各個同伴的天真想法,隨著一次又一次的現實已被粉碎掉。

復仇,向可恨的人類復仇,她一直以來也是為此而生。

但是這樣子的事……到頭來卻又回到源點。什麼也改變不了,這個復仇的連鎖。莫非這世界真的不容許他們的存在,要是不存在的話根本什麼也不會發生。

再來一波的導彈雨,她拚命的展開觸手防衛,一部觸手優先截擊導彈。然而只有她一人,能作的防守程度始終很有限。如此的彈幕根本不是人捱得過去。

艾莉絲很清楚這已經超過了極限,然而她還是不容許自己倒下。她有必須站著的理由,她只有這個可以做,她也只好繼續拚命。

她所展開的病毒,使人類都崩潰成魔炎,誕下的魔炎只有本能的活動著,他們嘰嘰喳喳的在說些沒有人聽的懂的話。

然而不可思議的光景出現在眼前。一團一團的魔炎組織起來,包圍著,保護著艾莉絲。艾莉絲也看呆了。

艾莉絲也咬緊牙關,拚盡最後一份力量。直至一遍灰白之中。

……

如果真的有新世界的話……我希望的是一個不存在偏見的國度,任何人也可以幸福的,和睦的生活……

能夠給予這世界如此的貢獻,不可能是我如此污穢的人……

機械人,人類……一直持續的戰爭。我只有一直地抵抗下去,經驗了這些血泊的日子,我早已經不再是我。被稱為妖花,如屍花一樣恐怖的東西。這就是我……

我沒有任何選擇我生活方式的權利,選擇成為蟻螻一樣被掐死,還是當掐死蟻螻的一方。

雙手充滿鮮血的我,如此污穢的我。新的世界也不該讓我這樣的人存在啊……

Colonel ,如果我們再一次在同一個世界中相遇。你還願意守護這樣子的我嗎……

……

當人們還在欣賞核彈爆發的狀絕景象,還以為可以為消滅最大敵人而鬆一口氣了。可是問題接踵而來的。

為了研究最新穎科技力,他們秘密收下研究的威利博士最後機械人「Zero」。這時候無故地發動起來,防衛裝置也沒法把她停止起來。研究員雖然決定服銷這個貴重的研究品,可以決定來的已經太遲。切割的光束被她反射過去,「Zero」要甦醒過來。

「我是……為了破壞世界的一切……」

睜開赤紅的眼睛,一瞬間整梗研究所被消滅掉。

「我就是為此而被制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258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克人ZERO|洛克人|Rockman Zero|Rockman|同人文|科幻|角色扮演

留言共 3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崩壞的世界觀,威利博士埋下的最後兵器被啟動

無盡的貪慾換來無法制止的破壞

「哈里森……快把我殺死!」

即使如何的避免,即使是明知的結果

「我終於想起我真正的名字……」


黎明篇 6

炲燼


「你們可以稱呼我為……」

「希雅兒。」


===== 分 隔 線 =====

後記:

魔炎的形態今話已經公開出來,其實我一直提著Nier,我想很容易就知道就是這麼一回事的了。在起初的設計我是打算傑洛再一次殺死艾莉絲的老梗,而約翰…根本就是便當男,那一個設定他都是死亡。儘管是最始初的那個機械人對人類時的方案……

在描寫的其間,我的腦內戰鬥中…完全找不到傑洛會取勝的理由,既然也想不到,不如發個便當給他算了。這樣子下去,反而艾莉絲那份便當豪華起來了。

而妖花的設計…因為艾莉絲本名已經是花的名字,轉生後有什麼威猛的花呢?嘛,我玩GUNDAM遊戲時那個拉夫烈西亞不就好了。這就是為什麼艾莉絲轉生後攻擊模式是觸手了。不過外型上,基本上只是艾莉絲加上闇精靈的翅膀而已。也是說和本作的闇精靈同一個樣子。

下一話將會是黎明篇的最終回,之後只剩下兩個外傳而已。其他太鎖碎的我都殺了,原本打算拜魯,Omega X,X和希雅兒都有獨立故事,不過再這樣下去,下一年都是寫外傳……我還是快快手回收故事好了。拖太長,連我這個作者都忘了希雅兒想要搞什麼,我只記起她在喝茶而已……

最後一提,艾莉絲一部份的說話都是來自Rockman X8的Sigma。

02-06 17:29


艾莉絲是傑洛的嫁......
看到這笑了[z心中的幻想實在難以言論]

03-21 22:20

Cecil
[e12]

沒法啦,Elpis篇的傑洛就是這樣子…是一個頗無能的渣渣。 [e5]03-22 13:44

感冒還時常讓我想到x遊戲中的[病毒]

03-23 17:51

Cecil
「機械人流行性感冒」應該是威利作的病毒吧。我只是看了一下元祖9還是10代的故事而已。03-23 22:3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後一篇:情人節賀圖 - らぶデス...

訂閱

作品資料夾

q00000000s23大大們
小屋更新靈異都市傳說「廁所花子、裂嘴女、死亡樹海」歡迎大家來走走,好友招募中歡迎大家+我好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4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