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下)

作者:殘夜│2011-01-11 17:06:45│贊助:0│人氣:318
 
 
 
 
她只是緩緩的移動著。
 
並不確定那個襲擊者會不會追來,所以也只是本能性的感知後方。
 
「不對!」
 
確實追上來了。
 
因為龐大的劍氣直接往前攔阻,和砲擊較之毫不遜色的威力襲捲過來!
 
「這傢伙是玩真的嗎?」
 
她除了閃躲和反擊以外,似乎也沒有其他辦法。
 
但略一睜大眼睛觀察……
 
「啊咧?」
 
不只一擊,而是至少有五六發的巨大劍氣層層疊疊呼嘯而來。
 
「發出這種規模的劍氣……」
 
她的脾氣可沒有好到對敵人發動這種地圖攻擊,還能平心靜氣的。
 
只是他依舊在揮劍。
 
看樣子他是打定主意要把人困死在這裡了,然而她也沒有那麼好應付。
 
「歿神之闇,去吧……!」
 
轉眼間,比剛才的銀白長槍更大量的魔力同時匯集而出。
 
顏色也不是跟剛剛一般的純白色彩,而是黑,深不見底的黑。
 
接著,法陣湧現,並同時彰顯出屬於它的領域。
 
她的手指往前直指。
 
順著指尖前衝的方向,和劍氣規模不分上下的魔力砲擊俯衝而下!
 
「一橫劍浪。」
 
他的第二把劍也同時出鞘,所有攻向她的劍氣也同時直立,化為守衛姿態。
 
「一舞劍華。」
 
更快的招式和劍叢平滑而出,宛如浪花,又似劍盾。
 
劍月正乘著自己的劍氣,猶如衝浪一般流暢的破浪而上。
 

轟!
 

白曜色的劍光和幽黑色的魔力互相衝撞。
 
「!」
 
「!」
 
雙方同時一驚,驚訝的不是四周景物因此而慘遭摧殘,而是彼此攻擊所察覺的實力。
 
黑與白的攻勢相互抵銷,劍月手中的第二把劍也隨之被震碎!
 
「果然沒辦法承接那麼強的魔力。」
 
「那你何不拔劍?就是你背後的那一把啊。」
 
「我這次的任務沒必要拔出那口劍。」
 
「真固執耶,那為什麼一直擋著我?」
 
「因為別人的委託。」
 
他意外的坦率。
 
這讓她不自覺的會心一笑。
 
「搞什麼鬼,剛剛那種劍氣打到一般人的話可是會支離破碎的耶?」
 
「對手是妳的話,這種攻擊剛好而已,再說使用剛剛那種魔力的妳沒資格說我。」
 
兩方同時露出不怎麼友善的笑容。
 
要說友善的話,雙方的態度倒是很客氣,客氣到會讓人感覺到很不習慣。
 
「既然這樣,麻煩你讓個路吧?」
 
「很可惜,如果我讓的話就沒辦法交差了。」
 
「那我有什麼選擇?」
 
「包裹交給我,我絕不會為難。」
 
她不自覺的掩面一笑,想不到區區一個小包裹竟然會請動他的大駕。
 
「如果你能一天不喝酒的話,我或許可以考慮考慮喔。」
 
「妳是在說笑話嘛?」
 
對於這種酒癡而言,要他不喝酒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妳把包裹交給那個人的話,或許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醒不過來?」
 
她一時聽不懂那句話的意思。
 
「妳還看不出這是什麼地方?不,依妳的程度應該早就看出來了吧?」
 
他很冷漠的說著。
 
「這裡是擬似空間,而且還是用魔法塑造出來的高級幻象。」
 
她有些錯愕的愣了愣,緊接著,轉換成了無謂的嘆息。
 
「你也懂這種東西?」
 
「身為一個劍客,不略懂些東西的話迎敵可會吃大虧的。」
 
「……」
 
她並不是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然而,這個空間的一切太過令人懷念。
 
對她來說。
 
「又不是小孩了,一直懷念著過去的景色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吧?」
 
「說歸說,當你看到再也不會出現的東西重新投射在眼前時,難道不會有感覺嘛?」
 
輪到他不發一語。
 
如果沒有這種潮水般的懷念感受,或許他也不會固執的將無瑕劍帶在身邊。
 
因為人會失去,才會懂得珍惜現在所擁有的。
 
此時,一個景象掠過眼簾。
 
她望向那裡。
 
他只是靜靜的凝視著那個景象。
 
在距離他們交戰地點的不遠處,另一個她正在某個木製的建築物當中,對著很多座椅
上的孩童們講解關於這個世界的知識和理論,她的目光利索,而且神情極端認真。
 
她露出了惆悵的神情。
 
「如果沒有被夜天之證選上的話,我應該還是會繼續待在那裡吧?」
 
「看起來活像是個老師。」
 
「不只是像,而是本來就是。」
 
語氣轉為無奈,而她手中的包裹也不知不覺的放下。
 
「我終於知道這個包裹是要交給誰的……」
 
他不發一語,等待著接下來說出的答案。
 
「這個包裹就是樞紐,將世界法則投注在這個假想空間的樞紐對吧?」
 
「想不到妳這麼快就瞭解了。」
 
所謂的擬似空間,是以世界為藍本,加以重造當中的一景一物所拼湊而成的,然而在
這假想的空間當中,沒有所謂的法則存在。
 
說穿了,擬似的世界並沒辦法像造物主一樣加諸(人會死)、(受重力影響)這類的
規矩和法度,因此在這當中有太多虛假的破綻存在。
 
然而這個世界被賦予的法則相當多,逼真到讓人難以相信這只是個擬似空間。
 
說到運用法則的能力,在她的思緒中只想到了一個可能人選。
 
「甚至連我自己的分身都有,草莓還真是貼心。」
 
「貼心是嗎……看樣子妳還不理解自己的處境啊?」
 
他指了指她手上的包裹,儘可能用苦口婆心的語氣說著:
 
「妳知道那個包裹意味的法則是什麼嗎?」
 
「我不太清楚。」
 
「不知道妳還要交給別人?」
 
「是啊。」
 
他並未說些什麼。
 
似乎是稍微困窘了一下,他終究還是說了:
 
「(冥王)送了這個禮物,妳沒想過她的居心?」
 
「也許她是想讓我懷念一下故鄉的景色吧。」
 
她撇頭看著這附近的景色,神情若有所思,即便是惆悵的成分居多……
 
而後,她又看了一下那位正在學校當中教書的自己。
 
莫名熟悉的身影。
 
很久以前,她的人生倒是如此簡單。
 
「如果將這個樞紐交給那邊的我,會發生什麼事?」
 
「妳說呢?」
 
她只是不自覺的睜大眼睛,樞紐意味著這個世界的一切法則,如果交出去……
 
「我聽說(冥王)把妳牽扯進非人的世界,夜天之證選擇妳,所以妳成為(C)。」
 
(C)露出難以測度的神情。
 
「我也聽說很久以前的(劍月)殺害了自己的愛人、師傅和朋友,只因為那口劍。」
 
劍月聳了聳肩。
 
「關於這個世界的事情,看樣子只有去找人問清楚了。」
 
「找誰?」
 
「送妳禮物的人。」
 
-------------------------------------
 
這裡是農村當中一名地主興建的房舍,有環繞著帶頂走道的中庭、精緻的花園、浴室
和用餐的露天臺,舒適生活所需的設施一應俱全。
 
她正坐在那裡迎接著滿懷的陽光和微風。
 
(冥王)既沒有躲,也沒有閃。
 
躲躲藏藏並不是她的作風,即使是別人來找她興師問罪的狀況也是一樣。
 
「看樣子,已經被發現了?」
 
「是啊。」
 
(C)不經意的拉了一張椅子坐下,看起來完全不像是要找人興師問罪的樣子。
 
「以生日禮物來說,這似乎是鬧的太過份了點吧,草莓?」
 
「那又怎麼樣?」
 
「嗯……我開開心心的拆了妳送的禮物,結果就掉進這個擬似空間裡了?」
 
「這證明妳的腦袋少太多根筋了。」
 
「嗯哼,不說這個,我只想問妳一件事。」
 
「問吧。」
 
「如果我將那個樞紐交給這個世界的我……」
 
「妳就會變成她,什麼力量都沒有,只能維持在你一開始遇見我的那個樣子。」
 
(冥王)的話相當平淡,就好像是在討論今天的天氣。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依我來看這不像是妳的作風。」
 
「我們是不同組織的首領,僧多粥少,少一張嘴吃飯總是比較容易吃飽。」
 
「這是妳的真心話?」
 
面對(C)的質詢,(冥王)並沒有太多的情感表現。
 
事實證明,(C)並不了解(冥王)。
 
「我們的理念不同,所以才因此分道揚鑣建立不同的組織,不是嘛?」
 
「或許吧,不過……」
 
「嗯?」
 
「我還是希望咱們能像以前一樣,一起拿法杖轟人、一起談新婚生活呢。」
 
「新婚生活就免了!妳這傢伙腦袋只想著那種事嘛!」
 
「我無時無刻都在想那種事。」
 
「小心我直接將妳轟飛!別以為我不敢這麼做!」
 
「所以,我實在很難想像那麼直率的草莓會來陰的。」
 
(冥王)的眼神變了。
 
「妳究竟想說什麼,都不關我的事,而我也不想提。」
 
「是這樣嗎?」
 
「我們從開始就不算是同一陣線,要妳繼承夜天之證也只是方便行事而已。」
 
「不過草苺妳還不是強行把我帶走了?就在這個城市裡。」
 
「夜天之證難得有適合的對象,如果錯過也許就沒機會了,就只是這樣。」
 
(C)不清楚她說的話究竟是不是真的,因為(冥王)向來不喜說出心底話。
 
說到不喜說出心底話這點,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一樣吧?
 
「換我問妳一個問題。」
 
「唔……草莓想問什麼呢?」
 
「我在那個晚上強行把妳從這個城市裡綁走了,妳還記得這件事嗎?」
 
「記得啊,本來還想大叫的說,畢竟我那時只是個以當老師為目標的單純少女嘛。」
 
「如果我那個時候鐵了心離開這座城市,妳就不會和這個莫名的世界扯上關係,甚至
可以過著平凡舒坦的日子,難道妳沒這樣想過?」
 
「嗯……其實也不是沒這樣想過啦……只是嘛……」
 
(冥王)只是靜靜的聆聽接下來的對話。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在乎那也許會實現的未來選項根本沒意義吧?」
 
或許是擔心(冥王)不能理解,(C)儘可能的搜羅著腦海中的詞彙加以解釋:
 
「因為我知道那樣的未來不可能存在,而現實擺在我的眼前,回想起這些也只能當作
慰藉吧?人畢竟是面對現實的生命,所以就算再怎麼咬牙逞強,也必須撐下去。」
 
「……」
 
「我不會怪草莓把我拉向異於常人的世界,因為我已經有了不同於那個時候的動力和
伙伴陪著,相反的,我很感謝自己有這樣的機緣,也很感謝製造出這個機緣的妳。」
 
「哼……我該說什麼?妳真是樂觀的讓人傻眼。」
 
「總之我想說的是……不管妳製造這個擬似空間的目的是想要讓我回歸那時候的日子
還是單純的贖罪,都沒關係了,畢竟這是別人的禮物,我就高興的收下囉。」
 
「……」
 
(冥王)再次別過頭,似乎是不希望被人看到她現下的表情。
 
「生日快樂。」
 
「啊?」
 
(C)有些疑惑的豎起耳朵。
 
「別誤會,我只是以同盟組織首領的身分給予最基本的道賀罷了。」
 
「唉呀,草莓妳就不能老實一點嗎?」
 
「老實什麼?我和妳的主觀是兩條平行線,根本就沒有交點可言!」
 
「那我只要自己畫交點就好啦,多簡單。」
 
「滾去死吧妳這巨乳痴女!」
 
連番的漫罵聲和調笑聲響徹了整個莊園。
 
同時,這個世界的構成線條也慢慢的化為淡色的輪廓。
 
-------------------------------------
 
「沒事了嗎?」
 
「是啊。」
 
他有些苦悶的說著,似乎對於這次任務的辛苦程度和獎賞感到倦怠。
 
「我總覺得這樣的報酬完全划不來呢,蒼雪。」
 
「有什麼關係,偶爾和勢均力敵的人互相角力一下,身手才不會生銹。」
 
「聽起來很像是藉口。」
 
「反正你也欠了我不少酒錢,趁現在清一清也不錯啊。」
 
「你就只是因為這樣而請我來嗎……」
 
「其實也不完全是這樣。」
 
「嗯?」
 
「身為(C)的一份子,我只是無論如何都不希望失去首領而已。」
 
「很自私的想法嘛,不過能不自私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應該算是少數。」
 
蒼雪露出苦笑,或許這種自私也是因為他逐漸有了身為組織一員的自覺。
 
只是他還能自私多久呢?
 
或許也不久了,他完全不知道這樣的日子能持續多久。
 
「總之這次謝謝你了,劍月。」
 
「謝意就省起來,畢竟我不是你的朋友,只是拿錢辦事、見利忘義的傭兵。」
 
「……」
 
無視於蒼雪的惆悵,劍月只是用異常冷漠的語氣說著:
 
「如果哪天換成我被僱用,又阻擋了你的去路,就將我定位為敵人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2070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亦真非真
拐彎抹角的生日禮物[e2]

01-11 17:16

Cares
草莓真是傲嬌呢
我不會後悔的
因為我找到了
比夢想更偉大的現實^^

01-11 19:58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躲著C姊中...)

我被當獵物了....

01-11 20:21

剎翎
草莓還真是傲嬌....

嘛,這很早開始就是既定事實了.....

想讓C姐回到寧靜的生活阿.....

但他本人好像沒有這個意願阿~

劍月還真是直接

不過下次說不定真的會有互相戰鬥的時候呢!

01-11 22:37

☆寒月映雪☆
飛進來~

01-12 22:55

朱い月

讓C姊便回去不好嗎...
為什麼從中作梗

01-13 22:40

緋繕殿下☆

01-15 20: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energon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中)... 後一篇:找不到名字的三十二章: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pyzZ颱風天躲雨的你
近日更新一篇關於傲嬌好男人的故事《核爆末世:石心堅強》,歡迎前來鑑賞喔!(๑¯∀¯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