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創作][洛克人ZERO] Elpis 65 - 黎明編 4 紅之雨

作者:Cecil│洛克人ZERO│2010-12-25 01:41:25│贊助:0│人氣:1631
自從那一天之後,再也沒有人回來了

我一直一直地等待,一直盼望當時的那片光景

我就像這堆家具一樣被遺棄在這裡

數百年來,從來也沒有人來過這裡

數百年來,我想過我為什麼而生……


數百年來,


我或許明白那個人為什麼要作這樣的事情




Elpis65
黎明編4

紅之雨


2010年,機械人報銷計劃依然持續中,雖然有不少反抗的聲音,可是聲音似乎並沒有傳到高層之中。而機械人的反抗勢力亦漸漸強大起來。

當時並沒有研究出,這個反抗勢力的起源,他們只是加強機械人報銷計劃的行動力而已…

20109月末,

齊威爾和平時沒兩樣,他駕駛機車到各處派送貨品。雖然機械人報銷事情,全世界的氣氛也稍微緊張起來。可是這些大事情,對於一位小市民的他並不怎麼重要。

理應是這樣子沒錯,這個世界並不存在雪兒,一切關於他的事情也不存在,他應該是以一個普通人的身體渡過這一生。

可是……

「支撐著啊!」

齊威爾駕著機車飛快的奔馳,在他身後的是一名衣衫襤褸的女子高中生。長長的栗色頭髮,齊威爾也想不到這女生會有什麼意外。

他不再想什麼,他只希望盡快的把她放往醫院治理。

他很恨自己的無能,渡過了如此歲月的他,對一個傷痕累累的女生也沒辦法……如果是雪兒的話,不是輕而易舉的就好了?

「誠……」
「沒事的!他沒大礙的!」

這是騙人的,她的男友已經不在人世……齊威爾當時看到的那堆機械人大肆地虐殺人類,她的男友大概是保護她時被殺死。

噗!

鮮血濺在齊威爾的背上,他的機車也翻掉了。

發生什麼事了!齊威爾也來不及思考的,他只有先上前看櫻子翻車後的情況。齊威爾臉色頓時青白起來。

一只小件的機械人騎在櫻子身上的……那傢伙……齊威爾火起來立即斬掉了那東西,他急忙看看櫻子的情況。齊威爾立即吐起來。

血肉模糊的,就好像有什麼在身體內爆破出來的,而四肢也因為翻車後擺成了相當不自然的姿態……

「櫻子!」

齊威爾拼命的喊叫,拼命的回想,或者……或者有方法的!如果是雪兒的話一定會有方法!他運起一些不可思議的力量,他想起一些可以用來當回復的電子精靈,感覺是如此的吧?他拼命地嘗試,櫻子的身體漸漸地再生起來,殘缺的肚皮也修復過來了!

可是……

齊威爾只有再嘗試,是不是有什麼出錯了?他再一次運起電子精靈。只是女孩還是沒有任何生命反應。

「妳究竟想當個普通人想到什麼程度了……」

「睜開眼睛啊!」

「蕾薇!」


我什麼人也拯救不了,在這個血肉已經分不清的都會之中,我只有眼巴巴的看著慘劇的發生。

我嘗試阻止,我希望有這個能耐……

即是我繼承了那些不可思議的力量又如何,我根本什麼也做不到。

我嘗試阻止,但是我可以做到多少的事情?我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做得了什麼?

誰來…誰來救救這個小鎮!


機械人們就如狩獵的把人類逐步殺滅,廣泛區域的無差別殺人使Psychiccers也束手無策。平平無奇的港口鎮一瞬間成了煉獄,無數的屍骸堆積起來。

悲嗚的聲音四周傳起,災情不斷的擴張,無人能救助他們。機械人們在誕生前都會寫一套正確的道德觀念,可是他們卻做出如此非道的事情…

2011年,世界佈滿機械人和名為「魔炎」的怪物。人類所研究的新力量「Psychiccers」成為人類中最後的希望。雙方的戰爭在這兩年間從沒有停止……

「威利博士的遺作」,在這個謡言不知從什麼時間開始傳出來。名為「ZERO」的新世代機械人,性能遠遠凌駕舊世代機械人的程度。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早在威利去世後,人類多次搜索他的研究所,他曾使用的設備。即使有也是在人類手上。

2012年,「威利博士」宣告再一次征服世界,同時一部守護者「Psychiccers」叛變,世界逐漸走向混濁的地步……


1400年後的未來,

這個世界已飽受戰爭的催毀,四處也看到當時戰爭遺留下來的殘餘物。當日繁榮的大都會也成了殘破的廢墟了……

而這個世界中,人類不斷受到魔物們的襲擊。殘餘的人類集結起來,他們營造出來的小部落,看起來十分落後。可是目前的技術力已經不能和當時的相比,殘留下來的資料也不完整。

這就是我們目前的居所,所有的所知所聞我們都是依從圖書館中的資料得知。也許目前的情況也是不錯,人類當時無窮的貪慾,高度的文明引發出不可收拾的局面。我們只要看看部落外的慘況就能略知一二。

我和白鳥就是居住在這個小村落之中,白鳥是我的同輩親友,原本她是一名活力充沛的女孩,可是她染上了一種怪病,痛苦不斷地纏擾著她的。

我們不斷地找尋更多的資料,可是直到現在也沒有發現任何關於她怪病的資料。

「是哈里森哩。」

一頭長長金髮的美人兒向我打招呼,大家都稱呼她為「艾莉西亞」。艾莉西亞十分壇長整理這龐大的圖書館,而在這裡的書藉由有一部份是由她的編寫出來。她就像是我們學識的長老一樣。偶爾我們的領導也會向她請教事情。

可是就連她也對這個怪病沒頭緒的。

「從前威利博士制作的病毒和這個十分相似。」艾莉西亞說道
「啊…直到最後也沒有解決這個問題。」我回答著

這是1400年前的事,跟據書籍中的記載,威利博士的病毒令全世界的機械人停止運作,而後來這個病毒變質起來,後世代的Reploid也受著其折磨。

「再一次往威利的研究所看看吧。」

身後的紅色頭髮男子說著,他是我們這裡的領導人,大家都稱呼他為釋格瑪,是一個令人尊敬的青年。

「這不會太危險嗎?」艾莉西亞擔心地說道
「他早晚也會想往那裡去,根本阻礙不了……」釋格瑪嘆氣著說
「怎麼也好,你可得小心點。」釋格瑪搭著我的肩膀說

雖然有點令人生氣,可是他卻沒說錯啊……我就是這種一頭傻勁的人,只要有一絲的希望也好,我也想找出能力醫治白鳥的方法。

艾莉西亞也明白這事情,她亦沒有為難我。

「如果你找到什麼新東西,我會協助你解析的。」艾莉西亞微笑著說

我先向各人道別後,便通往這小莊村的唯一出口。每一次通過這出門我也覺得很奇妙,聽艾莉西亞說這是舊人類所使用的傳送設備。在蹅入門口後看到的世界如被破壞滅世後一樣,在這樣除了魔物悽息外,我從沒看過有其他的生物……

事實上,這並不是首次前往威利的研究所。我們的搜索隊伍也曾經往那裡探索,每一次我們只可能帶著一小部份的資料回去作分析。我們並不能帶著一些不是戰鬥的人物過去,威利的研究所目前並不是安全的地區,偶爾也會在那裡也會出現魔物。對於艾莉西亞而言這太危險。

這些如黑色氣體凝在一團的魔物,對我而言並不算什麼,我還是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喜歡襲擊人類。即使是魔物也好,他們的血液濺在身上,也不是什麼愉快……

威利的研究所,從外表看原本是有著很復雜的機關,聽說這是為了避免入侵者而設置,他們必須要走一條紆徊曲折,且只有一個方向行走的通路才可以到達中心地段。然而這些也是陳年舊事,許多設施也不再運作起來,而我們的搜索隊伍也大致上掌握了各個研究所的架構。

而舊人類世紀時,大規模的反機械人運動下,威利的研究所已經被搜索得如廢墟一樣。在這樣子的地方可以搜出什麼來?我也不太期望……

「?」

照道理上研究所的電腦並沒有毀壞,為什麼結果和上一次有點不一樣了?20116月,政府決定解除紅色機械人Zero的限制,正式宣告與恐怖份子Neon發動戰爭?這是什麼一回事?我從來沒有聽說這樣的事情的?

從房間外傳來一陣陣騷動的聲音,我立即拿起我的劍戒備,想不到會有那麼多魔物出現,果然不能帶艾莉西亞來……如果她能來這邊,相信這上文件的解閱會輕鬆很多。

騷動的聲音愈來愈厲害,大概有東西朝向這邊來。什麼一回事了!這數量大概不是開玩笑,這些傢伙以為這是什麼地方?天花板也散下石灰來,搖晃的令人覺得這裡搞不好會倒塌下來,萬一這裡真的有我必須要的資料就糟。我只好立即出去迎戰這些魔物。

從通道上傳出人的聲音來,究竟是誰了?那個人被擊飛過來,撞在我身上的。

「呃……」
「齊威爾!什麼一回事了!」
「是哈里森?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
「為什麼?我才想問你在……」

本想問清楚齊威爾究竟發生什麼事,魔物忽然地襲擊過來,我立即迎面回避它的攻擊。它手持的巨劍在我腳下揮過去,而齊威爾沒來得及,他檔下巨劍的同時再一次被擊飛了。

這些只有大個子的東西並沒什麼了不起,可是他們的身體十分堅硬,刀刃根本刺不入去,然而頭部比較起來卻不怎麼堅固。

我爬上它的身軀並迅速地把刀刃刺入它的頭部,刺耳的悲鳴下它便除除地倒下。這只是第一只,另一只在頭部中射出一道光束過來,牆壁被劃下一道相當深的痕跡,果然不快把它解決就糟糕了。

沿途上我擊斃了數個這樣子的大個子,隨行的還有數十個雜魚一樣的東西,這是比較罕見。平時魔物們很少會有隊伍編制的。可是這班傢伙是有意識地圍剿齊威爾,我從沒看過魔物會如此有計劃地集體行動,我最初還以為他們是沒有知慧的東西。

離開了研究所之際,仰頭一看的是一座崩壞中的女神像。它就好像脫皮一樣,如鐵塊一樣硬的皮膚鏗鏗地掉在地上,有什麼不得了的東西要出來了嗎?

一聲嚎叫的聲音震動了整個場面,我眼前出現一個給人厭惡感覺的大叔面孔。那是什麼惡趣味!它睜開眼睛發出無數的光束。雖然子彈像雨一樣散下來,可是彈速相當慢,要檔下也不是什麼問題。

這傢伙就是隊長了吧?和其他傢伙並不一樣格調。這樣大的生首要劈中它並不是難,可是我的刀刃對它亦沒有起什麼大作用,當初在它脫皮時我大概也想像到它是如此硬。

它再次噴出散射的光束砲,我卸掉幾束光束並直接突擊,在它還沒來的及反映之時我已爬往在它的頭上,刀刃往下刺中去。

咦?

完全沒有效果似的!

同時地它把我甩開掉,在我分心的時刻,這東西將開它的大口,巨大的光束迎面而來。

「啊呀呀呀呀呀!」


我醒來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改變,在這個什麼都不存在的世界之中。我什麼也拯救不了…
在這個本應是和諧完美的世界中,我什麼也做不到。

我嘗試看著這個親友的研究,開始的時間我並不怎麼認同這個人的理念,可是我不得不屈服於她這個天才。

她留下這樣子的世界,而我又可以為她做什麼事情?
在這個和暖夏日中,飛舞的雪粒……

真是令人討厭。

我走往我們稱呼為Under‧Neo的地方,那是一個和外界完全不相連的空間。一切都是由這個地方所誕生,過去所有人與物的數據,任何人物的一生也可以從這裡得知。

人的身體也只不過是一埋化合物,在這個時代之中要生產一個人,一個生命也只是一件閒事。我們所在的NeoArcadia亦是如此,無論是人也好,Reploid也好,他們也是根據這裡的要求而生產他們。

他們從這裡分析各個人物的特性,記錄他的一生,暴走失敗的檢討……所有的事情也在這裡。而那驚異龐大的數據庫則是由一個個活生生的腦袋負責。

然而…失去了「神」這名人物後,所誕生出來的人卻會染上致命的病患除除地死去。這個世界真的已經死亡了嗎?

我曾經十分憎恨當時X-bioroid這款計劃,他們把人像白老鼠一樣的用來研究。可是現在的我沒資格說他們什麼。眼看著一個又一個人類化成碎片,一次又一次的失敗,無數的謊言遮蓋著這個殘酷的現實。

或許這個世界再也不適合人居住了……


「你醒來了嗎?」
齊威爾對著我說話,我才想起剛才的激戰。他並不清楚詳細的事情,只是看到一堆堆的碎片而已。究竟當時我是怎麼打敗那東西了?

齊威爾,他是一位流浪的無業遊民,曾經性的在外面的世界遊走,他偶爾會回到村人販賣一些在外界找到的物料以作他的起居生活費用。

而在他身後的……像花朵一樣的東西,那個究竟是什麼?看她傷痕累累的大概也是被這些魔物襲擊了。

那花朵似的東西說著一些完全聽不憧的話來,齊威爾苦笑著。他告訴我魔物中也看來有一部份是不襲擊人。魔物和魔物之間的戰鬥…完全想像不到是什麼一回事。

齊威爾給了我威利博士的病毒資料盤作為報酬。為什麼他會有這個東西…

「但是你要這個有什麼用處?」齊威爾好奇地問道
「艾莉西亞說這個可能會和白鳥的怪病有什麼關連性。」我直接地回答
「可是威利博士的病毒單純是一些電子程式而已……」齊威爾搞不懂
「艾莉西亞也許會想到什麼也說不定。」我雖然不清楚有什麼關連性,不過那人的頭腦也許不一樣

齊威爾說了一點有關威利博士的事蹟。威利博士已經逝去很久,可是他的遺作並不單純只有這個機械人病毒。當時威利博士和禮特博士的競爭幾乎是人所共知的事情,禮特博士臨終前曾經公佈一些次世代機械人的理念。同為競爭對手的威利博士怎可能會輸給宿敵。

在公開的資料中並不存在威利博士和次世代機械人的說法,可是一直有傳說描述威利博士在臨終前已完成一架超越現行所有機械人的次世代機械人。

當時的人們都把這個傳說稱為「零」。

齊威爾就是對這個都市傳說很有興趣,一直地追尋有關威利博士的事蹟。事實上我對他並不怎麼了解,只知道他總是和村長不和的樣子。村長是一個反對人們常到魔物聚居地前進,然而齊威爾老是獨來獨往的。

齊威爾也跟隨我一起回到村莊中,他的物資也快用光,以物換物比自己採摘較為有效率。而我則是想快些把資料盤交到艾利西亞手上分析。

可是……

穿越門扉的我們只感到一陣寒氣,道路像被什麼東西破壞一樣,四周也留下戰鬥的痕跡。這裡發生什麼事了!

究竟是什麼東西來過了!大家也被殺死了!手法也相當的殘忍,就連小孩也沒放過。

「白鳥!」我立即衝回家中

……

那一瞬間,我完全表現不什麼反應,眼前的景象我不夠相信。
在不久前她還好好的……這些肉渣……鮮血濺在牆壁上的痕跡……

……

為什麼會這樣的……是那混蛋幹的!腦海彷彿和這一些不可思議的光景同步,一片混濁的,是悲傷嗎?還是憤怒呢?是衝動?還是冷靜?

什麼也不能形容這一刻的感覺,如果硬要說明。我仿佛整個人也墜進人們所說的「漆黑」之中。墮落的,黑暗的味道。

「哈里森!」齊威爾從趕過來,他看到這光景也不禁恐懼起來。

這根本不是人的所為,不是生物的所為。如此殘酷的殺屠,是純粹「惡」的存在。

「哈里森……我知道你很難過。」齊威爾拑制著自己的感情說「釋格瑪先生有話要告訴你,我想……他也大概不行了。」

我跟隨齊威爾離開這個可怕的房間,在這個村子中,釋格瑪先生的劍技仿佛是神技一樣,我還是很難相信是什麼東西可以使他受傷……

我們走進另一間房子,跟隨齊威爾的那個花朵東西正在照料釋格瑪先生,他的傷勢十分嚴重,面色也漸漸蒼白起來,儘管如此他也硬普頭皮地和我們說話。

釋格瑪先生告訴我們他自身的往事,他從前是名為NOA的武裝集團成員。當時的他一直為人類而戰鬥,同時這也是他最大的驕傲。在未滅亡前的世界,他們不斷地和暴走的機械人戰鬥,只有這樣戰鬥下去才不會被機械人搗亂世界的和平,他也相信這就是正義。

可是在世界滅亡的一天,他們的世界完全地改變起來了。一個一個人類被瘴氣污染,被污染的人類逐漸地變得凶暴起來,他們向著釋格瑪的部隊攻擊,當時的他們只有逃走而已。餘下不足5成的成員成功逃脫了,他們踏入的就是現在這塊不受污染的土地,一直地在這裡生活下去……

在遇上艾莉西亞後,他們開始能和被稱為「暴走的機械人」接觸。藉著艾莉西亞的協助,兩方和解了,並一同生活在這片樂土之中。這是本應不可能的事情,但是這的確實現了機械人和人類共存的理想。

「哈里森…不要恨這個世界,它只是被瘴氣污染的受害者……」

「你要拯救艾莉西亞,只有她的力量世界才有希望……」

「請你拯救我所愛的大地……」

釋格瑪先生拚盡最後一口氣告訴我們,我並不太懂他的意思。而那花朵東西把釋格瑪埋葬掉。我看著齊威爾,他似乎並不怎麼意外的。

最初我已經覺得艾莉西亞是一個不得了的人物,想不到她曾協助他們打造這個村莊。艾莉西亞並沒有被那些魔物殺害,也許他們的目的就只是艾莉西亞而已。

「不,他們並不只是為了艾莉西亞……」齊威爾回頭告訴我「他們從很久以前已經打算討伐釋格瑪。只是當時的他們並沒有如此能耐。」

「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

齊威爾想了一會兒,他搖頭地說。

「為什麼?我哪知道啊!或者是惡人也有惡人的救世之道。」
「消滅眼前的敵人,排除一切異己,我所知的世界向來都是如此。」

看著釋格瑪先生埋葬之地,我並不明白他對這世界的熱情。我只是單純地想消滅這些可惡的混蛋。這些殘酷的行為,根本只是單純「惡」的存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19512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ockman Zero|洛克人|洛克人ZERO|Rockman|科幻|角色扮演|同人文

留言共 1 篇留言

Cecil
【次回預告】

「我要保護大家!我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去!」

妖花與魔炎被迫進絕地

再也不存在邪惡的世界將降臨

無盡的憎恨也終要畫上句號


黎明篇 5

形態崩壞


「我是……為了破壞世界的一切……」

「我就是為此而被制造……」


===== 分 隔 線 =====

後記:

用了超過2個月來寫,而實際寫的時間可能不足3天。沒法子…工作實在太過繁忙,忙得我不時要翻回前幾話,我究竟之前寫了什麼?

事實上這個黎明篇已經和預告時的那個是兩碼子的事了。原本黎明篇只是很單純Johan和複製赫爾琵亞戰鬥,是單純的正與邪的戰鬥。在中途我曾經想過…複製赫爾琵亞是不存在,所有的Johan和複製赫爾琵亞都是Johan自己的幻想。然而2個也被我所捨棄。

而當初我原本是打算以我的方式補元Rockman和Rockman X之間的事,不過現在已經……這個是Rockman?沒有Rock,沒有博士,沒有機械人,這叫Rockman?

而最致命的是…黎明編 2 永恆的生命

這個第二世界觀,我忘了本意的用處,究竟當時這個世界和另外的世界有什麼關連性……這個也是最花時間的地方。

釋格瑪的部份我大幅度刪除,原本釋格瑪是這篇的重要角色。其實這個故事要寫的空間很多,好像釋格瑪的事,村莊如何地發展起。不過再寫這些黎明編真是不會完了。結果造成釋格瑪本話登場,本話死亡。

在最初黎明編原本只是想寫2,3話而已……

*「艾莉西亞」是一個很普通的名字,不過這依然是參考自Valkyrie Profile 2
* 1400年後的未來 - 單純是模仿Nier,完全沒有其他意義

12-25 16: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wingr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女體化傑洛... 後一篇:[創作][洛克人ZERO...

訂閱

作品資料夾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