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家教同人文(七立方+1) Ch7. 默‧風紀(改過了)

作者:小嫩咖│2010-12-12 21:25:57│巴幣:0│人氣:1279
"妃,你在說甚麼?"今天第二次進入保健室的阿綱看著妃激動地以異國的語言說個不停,雖然旁邊有風紀副委員長草壁在,他還是忍不住擔心地問。

妃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甚麼。"阿綱想問,但看見妃憤憤不平的表情還是住嘴了。

一旁的草壁看看情況有點尷尬,開口化解氣氛:"默音學妹,剛剛委員長所......怎麼了?"

不只是妃,連阿綱都一臉詭異的看著風紀副委員長。

妃表情詭異的原因是學妹這個稱呼--這個詞她聽不懂。

阿綱表情詭異的原因是素來逞兇狠鬥的風紀委員居然也會友好地稱呼別人學弟學妹,妃恐怕是史上第一個。

"阿綱,「學妹」是甚麼意思?"妃問阿綱。

"呃,這是......高年級的學生稱呼低年級的男生為「學弟」、女性為「學妹」,低年級則稱高年級的男生為「學長」、「學姊」。"阿綱簡單解釋,至於這種稱呼使用的本意是為了讓高低年級的學生能更加親近的含意,阿綱決定改天再告訴默音。

"喔,"妃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妃雖然會講日語,但對日本的學校文化仍舊很多不明白。明白了這點,草壁對他們露出奇怪表情的事也就不放在心上了,便繼續剛才的提問:"默音學妹,剛剛委員長所提到的項鍊是指?"

女孩的臉頓時變得黯淡,她不甘願地開口講述她第一天在風紀委員室被雲雀恭彌搶走項鍊的事。

"那是父親留給我的唯一遺物。雲雀恭彌就那樣搶走了。"妃微微攛緊自己的手,把殺氣壓制在自己體內。

草壁本想提醒妃使用學長稱呼,但聽到原因就不好意思開口了--不良少年有時比一般人更容易瞭解失去親人、因而不顧一切追求某種事物的執著。

草壁琢磨了下,該問的還是要問的,便婉轉開口:"那妳離開風紀委員室時,有看見甚麼異狀嗎?"

黯淡的夕紅眼睛看著草壁,女孩輕輕搖頭。

副委員長不死心,"那天風紀委員後來進去委員室開會,在牆上發現一個新鑿的圓洞。我們原本以為是委員長弄的,但後來發現不是。妳離開時,有看到那個圓洞嗎?"

妃很肯定的搖頭。

草壁看著女孩,女孩很坦然地回看他,沒有做作也沒有心虛,便相信了。副委員長輕輕嘆口氣,看來這個線索也斷了。

"草壁學長,請問有沒有辦法請雲雀學長把默音的項鍊還給他?"阿綱鼓起勇氣問這個看起來還算講理的風紀委員。

"那要視委員長本人的意思。"草壁有點無奈,雖然妃的理由很讓人同情,但是從委員長今天的話和行動來看,他大概不會輕易還給妃。

"妳有學過甚麼防身術嗎?"草壁想了想,雖然不知道為何雲雀盯上妃的理由,不過基於學長和日本人的責任,還是稍為照顧下這位外國學妹好了。

"草壁哲史,你是在暗示我雲雀恭彌明天會揍我嗎?"妃敏銳地問。

阿綱連忙拍了下妃的肩膀,急急的說:"默音,姓氏後面要加「學長」。"然後轉頭跟草壁連忙道歉。草壁看著妃困惑的眼神,知道她還不懂這個涵意,好意提醒她:"低年級直稱高年級學生全名是很沒有禮貌的事。"看到妃明白的樣子,草壁又說:"妳剛剛稱呼委員長全名也不禮貌,要記得稱呼雲雀學長。"

妃露出不甘願的的表情,連忙把話題扯回自己想知道的事上:"謝謝,草壁學長。那請問明天--"

又是手機響。草壁說聲抱歉,走到外面聽了幾句,便跟阿綱和妃道別,說是要去幫委員長處理事務。臨走前他特意提醒妃,明天進入接待室後好好地把項鍊的由來跟雲雀講清楚,雲雀或許會願意還她。並提醒阿綱要多教妃一些日本的學校文化,像是學長學姐的稱呼。

阿綱和妃向草壁道別後,回教室簡單打掃了下,便回家了。路上阿綱跟妃一直在討論明天的事,阿綱提議說請假逃避,妃則是說明天不去後天還是得去,倒不如明天去好了。兩人討論半天也沒甚麼好主意,只好回阿綱家吃晚餐順便準備考試。
 
******************************************************************************************************
 
第二天早上,默音 妃進了並盛醫院。
 
被風紀告知消息的阿綱坐在妃的病床旁邊,溫暖的褐色眼睛溢滿著淚水。躺在病床上的妃只是笑笑,靜靜聽著阿綱不斷地碎碎唸,欣慰、又無奈地安撫者這個嚇壞的小兔子。

最後是阿綱的母親奈奈帶了親手做的便當到並盛醫院,才讓嚇得面無人色的阿綱平靜了點。為了不要嚇到奈奈,阿綱和妃很有默契把事情簡單化,就說妃是走路不小心從樓梯上跌下來的。
 
"你們這個年齡的孩子就是愛玩,阿綱也動不動就跌倒受傷,下次小心點喔。" 奈奈握了下妃沒受傷的手,溫柔地說。
 
妃乖巧地點頭,又和他們聊了一會兒,阿綱和奈奈看到妃很有精神的樣子,總算是安下心來,便先離開了。他們離開前,妃把自己家的鑰匙給了奈奈,麻煩他們去她家帶點住院要用的換洗衣物過來。
 
他們走了好一會之後,妃看著天花板,輕聲說:「 姐姐,妳在嗎?」
 
「妳這傻丫頭在做什麼!」充滿怒氣的女聲從妃的腦海響起,「想提早升天嗎? 」
 
從喉嚨擠出不好意思的乾笑,妃用最柔軟最甜的聲音回覆: 「我太小看雲雀恭彌了。是我不好呢。」
 
「妳就是這樣,該忍的不忍,不該管的偏偏去管,自找苦吃有什麼好的? 」
 
「我只是想平靜過日嘛。而且,我打賭雲雀恭彌已經完全失去對我的興趣了...他已經親自證明了我很弱。他對弱者沒興趣的。」
 
「該說妳是聰明還是笨...雲雀恭彌那麼煩人的話,用個幻術還是催眠不就解決了? 有必要讓自己受傷?」
 
「所以我說我小看他了呀。」
 
女聲略一停頓,再開口時帶著驚奇:「他看破妳的幻術? 妳的幻術可說是世上最強的!」
 
「不到看破的地步,但他能憑直覺察覺到作假的部份呢。」略一停頓,妃低聲說:「也有可能是時間快到了。」
 
「回來吧,妃。直接對彭哥列動手。對於殲滅黑手黨,獵人很樂意與我們結盟的。先取得七立方的三分之ㄧ,不會有問題的。」溫柔而低聲的要求,妃摸摸搶回來的項鍊,發出了對不起的訊息。
 
「我想看到最後,姐姐。四百年前,父親的意志、我的意志,還有那個人類的意志,到底會交錯成什麼樣的未來。」
 
「另外,我也想知道他為什麼會選擇彭哥列...他不屑與人為伍的。」
 
「...我倒是可以告訴妳,小妃,雲雀恭彌是初代雲守,阿諾德的直系子孫。」
 
繼得知要穿裙子上學和雲雀搶走項鍊後,妃第三次在並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不會吧! 他不是忠於國家死於國家的人嗎? 怎麼會跑來日本?」
 
女聲深深的嘆了口氣,暗自搖頭。
 
小妃呀小妃,縱使妳天賦異稟,對於心的流向,妳還是門外漢。
 
男人不會讓女人保護自己的。我既然將真相告訴阿諾德,高傲的他怎麼可能會無動於衷?
 
希望他的子孫能聰明一點,別重蹈他的覆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1868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愛情|同人文|家教|(七立方+1)|自創女角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flysaku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家庭教師同人文(7立方+... 後一篇:家教同人文(七立方+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未知總是令人恐懼,但它也是人生最大的樂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