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暗黑五十題】瑪莉亞(BL慎入)

作者:風靈草│2010-11-13 22:26:08│巴幣:8│人氣:1148
暗黑五十題(其他系列短篇請點這)

瑪莉亞

  「她所到之處,陰影都被驅散,那是個像月亮一樣的女性。」老人這麼對著他的孫子說道,「她的光芒很柔和,不像是太陽的刺眼,不只驅散了黑暗,更帶給了處於困境中的人們希望……」老人的目光忽然顯得有些遙遠,不再開口繼續訴說故事。
 
  老人的面孔和身軀充滿了歲月的痕跡,但從那滿身的傷疤,和時不時透出的銳利眼神,跟像是曾經統領軍隊上陣殺敵的威嚴,可以想見老人年輕時,必定是相當英姿煥發的吧?
 
 
 
  「爺爺!後來呢?」小男孩睜大著眼睛看著老人,眼眸中透著興奮和期待
 
 
 
  老人沉默了許久,最後緩緩開口,「她死了,約瑟。人都是會死的。」
 
 
  「這我知道。」男孩成熟地點了點頭,「可是總有發生些什麼事吧?故事還沒有結束吧?」
 
  老人沒有回應,男孩本想繼續追問,但是看見他的爺爺,臉上近乎傷心欲絕的神情,忽然間他什麼也問不出口了。
 
  老人永遠記得那個月亮一樣的女人的名字,叫做瑪莉亞,和聖母有著一樣的名字,那個溫柔而慈愛的身影,至今仍深深地刻印在他的心底。
 
 
  四十年前,他,二十二歲,作為家中唯一的男丁,他被徵召到了前線去,替他的國家賣命。
 
 
  他奮勇殺敵,在一次又一次的戰役中存活下來,從小兵升為小隊長,最後累積功升到了第九軍團長的位置,軍團長共有十三位,他們的地位僅次於主帥跟副帥。
 
 
  別人都讚美他的英勇,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看見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一個又一個死在他的眼前,他有多麼恐懼,支持著他的只是想要活下去的念頭而已。
 
 
  他扯出一個難看的微笑,他,只是不想死而已,因為家裡還有人在等他回去。
 
 
  但是這場戰爭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什麼時候才能夠結束呢?
 
 
 
  如果說,這是為了保衛他們的國家而戰也就罷了,然而這場戰爭卻是他們的皇帝為了開疆闢土宣揚國威而發動的戰爭,他真心地覺得替那些死去的士兵們感到不值,不管是敵方還是我方,但他什麼也沒有說。
 
 
  或者說,他知道他『不能說』,動搖軍心應該會被立即處斬吧。
 
  說真的在戰場上還有餘裕想這些事情,或許他已經瀕臨精神崩潰的邊緣了吧?
 
 
 
  想是這樣想,他卻依然騎在馬上,俐落地用軍刀斬下一個又一個敵軍的首級,那幾乎已經是一種本能。
 
 
  直到他在戰鬥結束後,看見一個不應該出現在戰場上的身影為止。
 
 
  「妳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這裡?戰場上很危險的。」對於一個突然出現在戰場上打扮卻顯然並非不是女性醫護兵,而是普通百姓的白衣女子,那些士兵們沒有一個敢貿然接近——那該不會是鬼魅精怪之類的吧?士兵們是這麼想的
 
 
  但是作為第九軍團長的青年沒有退縮,他跳下了馬背牽著他的黑馬走了過去。
 
 
  有著一頭栗色長卷髮的女子低著頭,直到聽見青年開口詢問的聲音才緩緩地抬頭,那是張很難用言語去描繪的容顏,要說是很美又並非如此,但五官卻異常的吸引人,特別是那雙猶如紫水晶一般的眼瞳。
 
 
  「瑪莉亞,」女子這麼開口,「我的名字。」女子似乎不太會講他們國家的語言,腔調跟文法有種奇異的感覺,但是女子的長相跟打扮也不像是正在和他們爭鬥的卡爾森王國的人。
 
  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青年將女子撿了回來,將她和女性醫護兵安置在一起,不能將這樣一個弱女子丟在戰場,他是這麼想的。
 
 
  自從瑪莉亞出現以後,那種一直籠罩著軍隊的死亡氣息,似乎就消失了,士兵們都很喜歡那個不太會講德拉瓦語,卻非常溫柔地對待他人的女子,好像只是跟她講講話都能感受到心溫暖起來。
 
 
 
  「參見將軍大人,您找我有事嗎?」青年依照規矩對著主帥行禮,坦白說將軍還是頭一次在軍事會議以外的時間找他過來,青年雖然微覺奇怪,但並沒有想太多。
 
 
  「克利斯,你不用那麼拘謹。」坐在上位的主帥的神色似笑非笑,這讓青年忍不住低下了頭,他們的主帥,說真的是個長相頗為出色的英俊男人,露出那種神色讓他也有點害羞了。
 
 
  等等,剛剛主帥,叫了他的名字?這不合規矩吧?
 
 
  克利斯驚覺這一點,訝異地抬頭看著那個黑髮男人,「將軍大人?」
 
 
 
  「你真的很單純,我叫你過來,你居然真的就過來了,克利斯。」男人用手輕輕地摩挲著青年的下顎,克利斯的鬍鬚本來就細軟,而且愛潔的他刮得很乾淨,感覺並不扎手。
 
 
  對於這種曖昧的舉動,克利斯雖然不了解意義何在,卻覺得有些危險。
 
  「將軍大人,如果沒有要事,屬下就先行告退了。」克利斯這麼說道,正想起身卻意外地發覺身體酸軟動彈不得,出於驚訝克利斯喊了出來,「將軍大人,您這是做什麼?」
 
 
 
  空氣中彌漫著薰香甜膩的氣息,本來克利斯進來的時候也沒多想,畢竟他們的主帥薩列爾是第三皇子,平常用點薰香這也沒什麼,可是現在這狀況他分明是中了毒!為什麼皇子要做這種事情?他做錯了什麼?他會被殺嗎?
 
 
  克利斯一臉困惑的樣子全落在第三皇子薩列爾的眼裡,他輕輕地揚起一抹惑人的微笑,然後扯開了克利斯的上衣,「到現在,你還不知道我想做什麼嗎?克利斯。」
 
 
  這時克利斯忽然想起了關於第三皇子的一些傳聞,聽說第三皇子喜好男色,在別宮裡養了成群的美貌孌童……
 
 
  「不會吧?」克利斯吐出了這句話,「將軍大人!您是在開玩笑的吧?」他可是男人耶!又不是什麼美少年,薩列爾怎麼可能會對他有興趣!
 
 
  「看來你不是什麼都不知道嘛!克利斯,」薩列爾扯下了克利斯的腰帶和褲子,臉上的笑容十分險惡,「其實我一直很想抱看看像你這樣的漂亮男人的身體,你不知道你長得很好看嗎?」那張清秀斯文的面孔與其說是個軍人,不如說是學者還比較像,但是身體卻是那樣的結實有著漂亮的肌肉線條,手感也很好。
 
 
 
 
  「將軍大人!不要!」克利斯大叫著,他顧不得什麼面子了,但心中卻有些奇怪,他們這樣吵吵嚷嚷的為何外面一點動靜也沒有。
 
 
  「克利斯,該說你單純還是傻,你覺得有哪個傢伙敢不要命的闖進來,打擾我的『好事』?士兵都給我支開了,外面安排的都是父王派給我的護衛,對我絕對忠誠,沒有人會來救你的……」薩列爾有些情色地撫過克利斯結實的腹肌,並且蹂躪著克利斯胸前的紅蕊。
 
 
  克利斯的表情一片空白,像是這個打擊對他太大了一樣,對於薩列爾的碰觸他甚至連抵抗都沒有,直到那人碰觸了他的隱密,他才認真地開始掙扎起來,「不要!放開我!」明明是鍛鍊有素的身體,卻因為薰香的效果至今仍乏軟無力,那樣的掙扎不但無用,甚至像是欲拒還迎,他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個男人就這樣覆上了他的身體,狠狠地貫穿了他……
 
 
 
 
  克利斯甚至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走出帥帳的,他只知道他清醒時就已經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中,只有下身傳來的陣陣鈍痛告訴他這一切都不是夢,當下他甚至有一死了之的衝動。
 
 
 
  如果不是瑪莉亞呼喚了站在河邊的他,也許他真的會跳下去。
 
  「為什麼哭泣?」柔和的女聲,將克利斯拉回了現實,瑪莉亞掏出了一條白色的手巾,輕輕地擦著克利斯臉上的淚水。
 
  「我哭了嗎?」克利斯愣愣地說道,看著站在河畔被月光照耀的瑪莉亞,簡直就像是天使一樣;原來他哭了啊,他自己都沒察覺到這一點。
 
 
  被人這樣一點之後,本來只是靜靜地落淚的克利斯,終於無法克制地失聲痛哭,為什麼他會遇到這種事情?為什麼?
 
 
 
  克利斯無助地跪在地上痛哭著,瑪莉亞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輕輕地摟住了他,讓這個哭得像個孩子一樣的男人,盡情地宣洩出鬱悶的情感。
 
 
  兩人都沒有注意到,有人目擊了這一幕。
 
 
  克利斯當天就跟瑪莉亞好好地道謝過了,不過對於瑪莉亞什麼都沒有問的溫柔,他覺得非常感激,隔天早上他準備好謝禮正要去找瑪莉亞再次道謝時,卻注意到了軍營的騷動。
 
  「發生了什麼事情?」克利斯隨手拉過一旁的士兵這麼問道。
 
 
  「軍團長大人,您知道嗎?沒想到那個瑪莉亞居然是魔女呢!」士兵這麼說道,表情一臉厭惡的樣子。
 
 
  「魔女,怎麼可能?」克利斯才不相信那種無稽之談。
 
 
  「真的,真的!她身上有惡魔的印記!我們都看到了!真是太可怕了,沒想到她是那麼可怕的女人!」另一個士兵這麼說道。
 
 
  「瑪莉亞她人呢?她人在哪裡?」看到了是什麼意思?克利斯激動地抓著那個士兵的肩膀搖晃著。
 
 
 
  「在、在外面的廣場。」士兵看到他們冷靜的軍團長,如此激動的模樣似乎有點嚇到了。
 
 
  克利斯急匆匆地衝了出去,眼前的景象讓他差點當場倒了下去,瑪莉亞的上身是赤裸的,白皙的胸口上有著一個黑色的繁複印記,身上佈滿鞭笞的痕跡,她被釘在十字架上,低垂著頭究竟是死是活沒有人知道。
 
 
  然後克利斯看見了薩列爾,那個男人對他露出了冰冷的微笑。
 
 
  「為什麼!她明明就不是什麼魔女!您明明知道的!」克利斯忘記了上下之分,衝過去揪住了薩列爾的領口,「那是聖印啊!女祭司的聖印!士兵們不知道就算了,您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
 
 
  克利斯發狂地大吼著,周圍的士兵卻像是沒有聽見也沒有看見他的行動一樣,沒有人對他說些什麼,這時克利斯終於注意到了異狀。
 
 
  「我在我周圍設下了結界,所以別人是看不到我的,只有你可以看到我,並且你說的話也只有我會聽到。」薩列爾微笑,但是那個笑容卻只讓克利斯感到恐懼。
 
  殿下是魔法師?克利斯非常驚訝,但更多的是憤怒,「您為什麼要這麼做?她並沒有危害到您吧?」
 
 
  「她是祭司這點本身就危害到我了,」薩列爾冷笑,「何況她還碰了我的東西,真沒想到你一個軍人居然會認得祭司的聖印。」
 
 
  「我不是您的東西!」克利斯憤怒地吼著,「而且她是祭司為何會危害到您呢?莫非您……」克利斯瞪大了雙眼,「您是惡魔附身嗎?」有些惡魔會透過附體的方式奪走人類的軀體,到人間興風作浪,具有驅魔能力的祭司可以說是他們的天敵。
 
 
  「連這點都知道啊,」薩列爾冷笑,「克利斯,你又是什麼人?」
 
 
  「一個軍人。」克利斯這麼回應,但那顯然並不是薩列爾想聽到的回答。
 
 
  「你別給我打馬虎眼!」
 
  克利斯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解開了纏繞在他右手臂上的繃帶,底下繁複的黑色紋路,讓人看了有些吃驚。
 
 
  「這不是聖印,」克利斯這麼說道,「因為我不是祭司,這是別的東西,應該不用我解釋吧。」
 
  「居然有你這種傢伙!」薩列爾有些吃驚,「那不是魔封印嗎?身為惡魔居然封住了自己的力量甘願當個凡人,你是神經病嗎?」
 
 
  克利斯什麼也沒說,只是解開了纏繞在他左手臂上的繃帶,底下有著另外的黑色紋樣,圖騰的複雜程度也非常高。
 
  「神契……你是降神者?」薩列爾爆笑出來了,「身為惡魔居然會是個降神者,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事情!」
 
  所謂神契,那是只有降神者身上才會出現的特殊印記,降神者是一種靈媒,可以讓簽訂契約的神明附身到自己身上,並且能夠施行那個神明的部分力量
 
  「我沒有降神過,身為惡魔的我,降神的話大概會死,不過為了瑪莉亞,我願意降神,來除掉你。」
 
 
  克利斯緩緩地唸誦著奇異的咒文,讓神靈附上己身,雙眼透著逼人的光芒,軀殼裡的魂魄已經徹頭徹尾地換了魂,雙手環繞著神聖的火苗。
 
 
  決戰只在一瞬,惡魔薩列爾的魂魄被神明的淨化火燄輕易地燃燒殆盡,當那位『真正的』薩列爾王子醒來時,王子感激地對克利斯點了點頭,這讓克利斯笑了,那些被惡魔控制了心智的人們,也才像是從大夢中清醒過來,急急地將瑪莉亞放了下來
 
  但瑪莉亞卻已經快要死去了,克利斯著急地趕了過去,眾人也識趣地退開了,他臉上焦急擔憂的神情已然說明了一切——他深愛著瑪莉亞,即使他們相識的時間是那麼的短暫,即使他的生命因為降神的反噬正在以難以想像的速度消失,一分一秒都極其珍貴,他還是想待在她的身邊。
 
 
  「克利斯,你不要哭泣,我只是回到神的身邊而已,倒是你為了我,竟然願意用生命來降神除掉附身在王子身上的惡魔,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報你。」瑪莉亞氣若游絲地在克利斯耳邊低語,因為她知道這些事情不應該讓別人知道。
 
 
 
  「讓我幫你最後一次吧,克利斯,如果你願意成為真正的人類活下去。」瑪莉亞靜靜地微笑。
 
 
  「不要做傻事!」克利斯在瑪莉亞耳邊這麼說道,卻發現瑪莉亞按上了他的右手臂,惡魔的力量緩緩消失,但是不斷流逝的生命卻恢復了常態,「瑪莉亞!」
 
 
  撕心裂肺的叫喊劃破了天際,但是那名溫柔的女子,已經不可能再回應他了。
 
(全文完結)

-------------------------------------
作者碎碎唸:
這是暗黑五十題的最後一篇,
其實我很早就寫完了,但是卻一直沒有貼出來的勇氣……

因為貼出來這個系列就真的結束了,
總覺得心情很複雜。

雖然暗黑五十題的每一篇基本上都是獨立的短篇創作,
但要把它結束掉還是有點不捨。

總之還是請大家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11671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暗黑五十題|短篇|小說|奇幻|黑暗|BL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月君
克利斯的心脆弱的讓人欣慰,殺人如麻的軍人還可以保持如此,令我感到人性是美好的。雖然他的脆弱是表現在受不了屈辱想自盡這方面。

11-13 22:37

風靈草
克利斯是個滿純真的人,坦白說如果不是戰爭,
他應該是那種會在家鄉安穩度日的人吧?11-13 22:38
月君
另外我發現惡魔和BL無所不在阿!
這就是風靈草獨特的風格WW

11-13 22:41

風靈草
沒辦法,我太腐了:P

而且比起天使,個人更喜歡惡魔,
不覺得惡魔比較親切嗎(笑)11-13 22:42
月君
惡魔的確比較親切,良心會因為人類冀求的仁聖,而將自己的形象抹去。

11-13 22:44

風靈草
感覺有些深奧……
個人還滿欣賞惡魔那種忠於自我慾望的態度。

良心在我心裡始終沒辦法具象化。(原因不明,都只是聲音存在而已)11-13 22:46
月君
良心比較被動,惡魔比較主動,我覺得。
惡魔會主動給妳東西,良心要你去祈求。

11-13 22:47

風靈草
嗯嗯。也許吧?不過我想怠惰的時候良心的聲音就會出現,
不過惡魔確實是自己莫名奇妙跑出來的。(像某神)11-13 22:49
月君
我昨天的惡魔說:看看這本書吧!你對這些字句的喜愛你我皆知,為何不看呢?這是好東西,反觀你認為的好書,你還記得些什麼?什麼也沒有!

由於他想用歪理騙我讀爛書,我請良心暫時吞沒他。

11-13 22:51

風靈草
原來如此@@

我心中的惡魔,倒是很少蠱惑我做什麼事情,
通常是到我夢裡來亂而已。

畢竟是代價啊(茶)11-13 22:53
月君
你的夢迴文都好悲慘。

11-13 22:54

風靈草
根本悲劇……11-13 22:55
任孤行
不要按上我的右手臂

11-14 00:09

風靈草
任兄受傷了嗎?11-14 11:40
瘋子四月放蕩者
這就是看頭不看尾的下場。
沒有注意到後面的註明。

惡魔是業務,他們所屬的門市總是藏得神秘。

這篇故事稍微剪輯還能以一般向使用,因為故事具完整性質。

11-14 10:54

風靈草
其實這篇原本是要寫一般向沒錯,
但風某寫的東西總會莫名的BL化。(雖然這篇很清淡,不過我還是註明了)11-14 11:41
瘋子四月放蕩者
挖坑很歡樂,填坑很辛苦。
另外因一時樂趣而挖坑隨後置之不理的作者也不少。

11-14 10:59

風靈草
挖坑的確很開心,
為了避免棄坑,個人短期內應該還是短篇創作為主吧@@

長篇,真的是需要一些歷練,
不然很難寫下去。11-14 11:43
銀月之弧
啊~ 看的時候沒發現是你的ww 你還真糟糕耶你

11-14 21:38

風靈草
跟其他篇比起來這篇沒什麼糟糕之處(茶)11-14 22: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110708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謎樣的訪問... 後一篇:【短篇小說】舊照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 心情手札 (554)
✡ 仿古文 (11)
✡ 書信 (25)
✡ 夢境絮語 (98)
✡ 與那位有關的隨筆 (37)
✡ 與那位有關的夢-草 (176)
✡ 與那位有關的夢-風 (100)
✡ 與那位有關的夢-靈 (2)
✡ 與那位有關的夢-其他 (15)
✡ 不專業的各種錄音 (25)

◇ 短篇小說 (115)
✡ 暗黑五十題 (66)
✡ 古風三十題 (8)
✡ 在紅月之下 (4)
✡ 平安京的陰陽師(完) (7)
✡ 與惡魔的XX系列(完) (7)
✡ 列仙冊系列(完) (2)
✡ 血色之月(完) (4)
✡ 北陽國系列(完) (3)
✡ 占卜屋系列 (6)
✡ 妖異志(完) (7)
✡ 當東方修士遇見西方惡魔(完) (9)
✡ 極短篇 (12)
✡ 雙子系列 (6)
✡ 幻之瞳(休刊) (5)
✡ 重逢(休刊) (2)

◇ 長篇小說 (0)
✡ 劍與魔法的世界(完) (58)

◇ 詩詞專區 (1)
✡ 古詩 (47)
✡ 近體詩 (14)
✡ 詞 (17)
✡ 新詩 (1)

◇ 同人相關 (0)
✡ 聖痕幻想 (2)
✡ 天翼之鍊 (6)
✡ 劍俠情緣三 (23)
✡ 陰陽師 (11)

◇ 公會相關 (4)
✡ 是古公會系列文(完) (20)

◇ Vampire War (0)
✡ 木華‧夏卡爾 (11)
✡ 莫里斯‧夏卡爾 (3)
✡ 阿爾戈斯‧卡拉曼利斯 (4)

◇ 巴哈姆特 (2)
✡ 小屋佈景 (18)
✡ 勇造相關 (50)
✡ 部落閣話題 (17)

◇ 資料整理 (18)

◇ 文史相關 (2)

◇ 同人周邊開箱文 (9)

◇ (內有大坑) (3)

◇ 繪圖專區 (22)
✡ 同人 (5)
✡ 勇造繪 (8)
✡ 人物 (22)

◇ 遊戲相關 (79)

----- (0)

未分類 (39)

howard58022hi
難得的暖天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