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找不到名字的第四章:紅茶梗

殘夜 | 2010-04-14 16:32:39

 
 
 
 
 
 
 
 
蒼雪輕輕嘆了口氣。
 
「午安。」
 
「看到我們出現,怎麼馬上就開始嘆氣了呢?蒼雪?」
 
坐在蒼雪對面的,是一名帶著摸不著微笑的少女。
 
少女穿著素淨的米白連身長裙,纖長的袖口有著線條柔美的幾何花紋圖樣,
髮上則佩帶著作工繁複的海棠花髮飾,整體而言是個格調高雅的打扮,然而
腰間卻懸掛著一柄和這身打扮毫不搭調的細長武士刀。
 
她的身材高挑,皮膚柔白當中更透著幾抹嫵媚的血色(這令蒼雪忍不住嚥了
一下口水),酒紅色的長髮略微灑落在後座上,連身長裙的布料將其纖柔的
身體曲線襯托而出,一舉手一投足之間突顯出其優雅大方的氛圍。
 
「我不想和曾經要把我手腳剁下來的傢伙同在一個車廂,紅茶梗大人。」
 
「啊啦,我曾經要把你的手腳剁下來?蒼雪真愛說笑。」
 
「咦?難道沒有嗎?」
 
「當然。」
 
「嗯,那我就安心……」
 
「因為我現在就想把你的手腳剁下來呢。」
 
「車掌!讓我換車!就算把我放到家畜用車廂都不要緊!快讓我換車!」
 
蒼雪近乎瘋狂的大喊,可惜車掌通常都不會進頭等車廂驗票的。
 
這裡是密多瑟格黃金觀景列車前排的頭等車廂。
 
以舒適的各式設備、寬敞明亮的空間和壯麗絢爛的景色而聞名於巴哈大陸,
由於這段路線的名氣漸高,導致它需要事先訂位才能搭乘。
 
光是出任務的車子就這麼有本錢,由此不難想像(C)的財力之雄厚。
 
「別鬧了,蒼雪,這樣會打擾到其他乘客的。」
 
「布丁大人你不要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啊啊啊啊啊!」
 
另一名少女則是略顯悠哉的喝著車上提供的尼爾吉里春摘茶。
 
被叫做布丁的少女穿的一身黑,服飾走的是華麗且綴滿細緻白蕾絲的歌德風
套裝,樣式稱不上繁複,但卻另有一種邪魅且冷然的超卓氛圍,頸項間吊掛
的逆十字架像是突顯這點似的微微發著幽暗的光輝。
 
她的身形略比紅茶梗矮一些,表情上顯的高深莫測,灰黑色的髮絲以緞帶在
側邊綁成一束,雪白的肌理和纖細的身型搭配的十分合襯,彷彿是尊稍觸碰
就會碎裂的玻璃娃娃,然而嬌小的體態內卻莫名散發壓倒眾生的氣勢。
 
紅茶梗,隸屬於(C)的旗下,第三支部虐殺組的組長。
 
布丁,隸屬於(C)的旗下,第六支部統御組的組長。
 
他們都是(C)這個組織旗下的高手。
 
蒼雪很不安的看著紅茶梗。
 
他加入(C)也不過三個月而已,以本領和年資來看不算是上級成員,只是
眼前的人曾經說過要把他的手腳剁下來當椅子坐……
 
雖然想過以下剋上的可能性,不過那也只是想過而已。
 
(劍月,你怎麼還不回來啊?)
 
之前他說要去一趟車上的酒吧,那個傢伙八成是因沉迷而無法自拔了。
 
他只好選擇看著外面壯闊的草地紓解心靈。
 
密多瑟格的觀景列車有著透明耐壓玻璃製造的天窗,不只是外面的碧綠草地
,甚至連清澄明亮的藍天也能盡收眼底。
 
可惜蒼雪不喜歡太陽,所以他很異樣的在車廂裡架起陽傘。
 
「是說……」
 
「嗯。」
 
「那一柄就是玻璃之劍吧?」紅茶悄聲問道。
 
「你看的出來?」蒼雪懶洋洋的說道。
 
「怎麼會看不出來呢,這可是稀有等級A的兵器呢,只是使用這種兵器的你
反倒比較危險,那柄武器的使用難度可也有一定的級數。」
 
「嗯……使用上確實有點危險……」
 
蒼雪不自覺握緊手中的陽傘。
 
玻璃之劍並不是身為人類的存在能使用的兵器。
 
「就我聽說的情報來看,玻璃之劍是一把透明到看不出形體,可以依照使用
者的意思來自由更改型態的武器?」布丁放下正在喝的茶,稍稍發聲。
 
「那只是表面說詞,布丁,雖然玻璃之劍確實可以因為使用者來更改劍本身
的型態,但是卻也伴隨著一定程度的風險。」
 
「風險?」
 
「玻璃之劍是一柄十分脆弱的劍,只要承受過大的力道就會粉碎。」
 
「啊?」,布丁露出有些傻眼的神情說著:「那樣的劍要怎麼使用啊?」
 
「那把劍本來就不是為了揮動而鑄造出來的。」
 
「正確來說,這柄劍一旦被粉碎的時候,就會散出無數鋒利的碎片,而且在
碎片上包含的魔力會讓被它所劃出的傷口完全無法止血。」
 
「……!」
 
聽見蒼雪的解釋,布丁不自覺下了一個假設:
 
「所以說,這把劍是利用它創造的傷口讓敵人失血過多的武器?」
 
「沒錯,而且這個無法止血的能力對我們嗜血族同樣有效,這意味著我如果
被飛散的碎片波及到恐怕也會很慘……」
 
蒼雪微微露出苦笑。
 
他很清楚手中握的是一柄雙刃劍,既傷敵,亦傷己。
 
就連損友劍月也曾經提醒過這柄劍是不祥的,能別用就別用。
 
佳兵不祥────歷史上的許多寶刀利劍無非不是帶給使用者許多災禍?
 
布丁微微瞇起眼睛,問道:
 
「你為什麼要使用這麼殘酷的兵器?」
 
蒼雪仍然維持著苦笑的神情,理所當然的說著:
 
「因為我不想離開。」然後笑著補上一句:「不想離開這個世界。」
 
人要在這個殘酷的世界活著,並不容易。
 
想要真的不懼怕死亡,更不容易。
 
即使是擁有永恆生命的嗜血族亦同。
 
玻璃之劍或許是一把擁有高風險的武器,然而做為讓一名嗜血者活著的代價
來看,蒼雪認為相當值得,畢竟遊走於刀口的生命本就是他的寫造。
 
「……」
 
「……」
 
對面的兩人突然不說話了。
 
身為強者,她們不太能體會弱者為了求生而拼命的信念。
 
然而,她們或多或少有些感同身受的意念存在。
 
似乎是為了要擺脫這有些沉悶的氣圍吧,紅茶迅速轉移話題:
 
「是說,這次的任務清單可以拿給咱們看看嗎?」
 
「嗯。」
 
蒼雪對兩人遞出齊菲爾送來的大量紙捲。
 
 

 
461 巴幣: 0
當然是好的無法挑剔阿 030

咦 ? 真的沒辦法讓人家戴個小正太當隨從嗎 OAQ

人家不要矮人 (嘟嘴) 人家想要那個跟牛奶喵大人一樣帥的小正太 !
2010-04-15 11:52:33
殘夜
我的朋友當中不是太成熟就是太幼稚了。
沒辦法,只好自己創了。[苦笑]
2010-04-15 11:57:37
紅茶梗
幫我加一個叫朱月的小跟班(笑
提出一個疑問
那個玻璃劍 能改變形體
代表它在有一定的柔軟度
那....為什麼會碎阿...不是軟掉嗎(誤
如果會碎的話...真的只能橫揮了(下劈會被反射
不然就是弄成球狀中間弄鞭子 甩出去(的確高難度
看來下一章削肉準備了(反正只限碎片的傷口
這就是傳說中的擴創術嗎?
我來可以嗎~
2010-04-15 15:03:16
殘夜
其實玻璃之劍的材質根本不是玻璃。
真要說的話算是一種意念式的魔法物質。
而且它能改變的也只是劍本身的型態,也就是說再怎麼進行改變也脫不出劍的範疇,頂多改變劍的形狀。[比方說西洋細劍或是焰形大劍的型態]
只是它的本質仍然脆弱,也就是說揮動遭逢過大力道時仍然會碎裂。
順便一提,現在的玻璃之劍以細劍型態出現,存放在充當劍鞘的傘柄當中。
2010-04-15 15:15:57
ズシ
啥時推倒她!?
2010-04-16 10:01:55
殘夜
不懂您的意思。[茶]
2010-04-16 10:54:24
風羨
讓我想到下剋上的那首歌耶~OAO

顆顆顆~
2010-04-26 18:07:16
梅蒂兒
玻璃劍阿...
2010-08-06 12:45: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