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找不到名字的第一章:早晨

殘夜 | 2010-03-13 13:06:41

 
 
 
 
 
 
 
 
嗜血者蒼雪的一天,是從黑毛要求餵食的聲音開始的。
 
「起床,你這個不要臉的嗜血者,給我起床。」
 
黑毛很有節奏的敲打著棺材。
 
身為一隻貓型使魔,這傢伙顯然很不安分,至少對蒼雪來說,他已經相當後悔為
什麼要把這個傢伙收為使魔了。
 
「去你的。」
 
蒼雪很不耐煩的扳開棺材板。
 
整個棺材是用紅花心木打成,堅固耐用且涼爽舒適,而且棺材內還被人施下了水
元素的咒語,躺在上面就像是在凝固的水上一樣輕飄飄的。
 
就連棺材的外層也是銀白色的。
 
蒼雪實在不怎麼想起來。
 
他知道現在早就應該起來準備酒和菜餚了,否則今天恐怕就沒法子開店。
 
為什麼不能多睡一會兒?
 
清醒時總是會遭到鄙視的目光投射,只要身在夢鄉,至少不會遭到那些令人厭惡
的目光襲擊讓心情變的不好。
 
蒼雪還是起來了,因為他忽然想到那些每天都要來這裡喝酒發洩情緒的人們。
 
這裡的酒不但便宜,還可以賒帳,如果沒有自己這間店來提供一點吐管水的管道
,只怕會有更多人帶著苦悶的臉去上班,那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壞心情就像是慢性毒藥,會一點一滴的腐蝕周遭人們的情緒。
 
所以蒼雪開設了遊魂間壁。
 
一個人活著並不是只為了自己,這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為了別人而活著的。
 
如果你已經擔起了一副擔子,就不要隨便放下去。
 
(這是句好話呢。)
 
只要是句自己覺得有道理的話,蒼雪通常都很有實行的慾望。
 
他瞇細眼睛。
 
外面的天氣勉強算是不錯。
 
風與陽光乾燥的程度恰到好處,只除去了身上多餘的汗滴,將舒適感分給所有的
行人,只是身為夜之眷屬,蒼雪會反射性的痛恨著陽光。
 
他只有五十歲的年資。
 
以嗜血者來說是最下層,雖然已經對銀製品和陽光有了一點抵抗力,然而陽光的
燒灼感仍舊讓蒼雪感到些許的不快。
 
「餵我。」
 
「你不會自己去用嗎?死黑毛。」
 
「哈,不過只是一杯血酒而已,這麼吝嗇作什麼?」
 
「這天底下,我有三個人最不想斟酒給他,其中一個很不巧的就是你。」
 
「那我應該感到榮幸嗎?」
 
「最好不要。」
 
我略顯無奈的望著陽光。
 
-----------------------------------
 
平坦而沒有深度的風吹拂著。
 
蒼雪狀似無聊的看著一如往常的遊魂間壁。
 
因為蒼雪不喜歡光,所以店內的氣氛一直都很陰暗。
 
「我說啊,一直待在這裡不覺得無趣嗎?」
 
黑毛懶洋洋的倒在吧台上。
 
黑毛的色澤並不是黑的,反而比較像是接近深灰色的虎斑紋路。
 
至於為什麼要取名為黑毛,完全是蒼雪個人的興趣為多。
 
「怎麼,死黑毛,你要我出去走走?」
 
「店我顧一下也沒關係。」
 
「少來了,我看你是想趁著我不在時偷偷把珍藏的血酒全部喝光吧。」
 
黑毛微微笑著,那是標準過頭的奸笑。
 
「笨蛋蒼雪,你忘了貓舌頭可是很怕熱的嗎?」
 
「是嗎?這是喝了我三瓶血酒的貓應該說的話嗎?」
 
「我每次頂多喝一瓶而已。」
 
「喝一瓶是喝,喝一千瓶也是喝,誰知道你究竟喝了幾瓶?」
 
蒼雪有些不耐的拿起放在旁邊的遮陽傘。
 
和主人一樣,是純白的質地和色彩。
 
「白色的遮陽傘根本就沒有任何遮陽效果吧?笨蛋蒼雪。」
 
「不用擔心,我有把玻璃之劍帶在身邊,反正抵抗陽光的基因本來就是要靠後天
慢慢來培養的,你說是吧?」
 
「哼。」
 
黑毛不耐煩的揮了揮貓爪。
 
「可別被曬死啦,笨蛋蒼雪。」
 
「謝謝你廉價的關心吶,死黑毛。」
 

587 巴幣: 2
琴心劍魄
黑毛?
是我毛毛軍的人嗎?
2010-03-14 18:22:08
殘夜
毛毛軍是啥鬼?
2010-03-29 10:38:56
Cares
加油^^
小說字多一點
對話與場警描述最好一比三
小小建議囉XD
2010-03-15 00:45:08
殘夜
謝謝您的建議...[對不起,我有些懶的回文]
2010-03-29 10:38:33
冥王草莓
好個黑毛啊
2010-03-15 04:47:09
殘夜
黑毛萬歲~!
2010-03-29 10:37:52
風羨
推~
2010-04-26 11:55:17
殘夜
回推~
2010-04-26 12:21:32
梅蒂兒
>>如果沒有自己這間店來提供一點吐管水的管道

這句話的第一個管字好像有點...怪?
2010-08-06 12:30: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