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寶可夢幻夢之旅 緋紅的心願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4-07-10 19:00:02 | 巴幣 2204 | 人氣 133


  索芬在產下孩子後不久,她的身體就突然變得十分衰弱,原本已經止血並包紮好的傷口竟一一開始滲血!原本還算清醒的意識,竟迅速地模糊起來!

  察覺索芬異狀的阪木,一手抱著剛出生的兒子,一手緊抓著虛弱的索芬喊道:「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到妳的力量正在急遽衰退?」

  在阪木的認知中,索芬身負有常人難以想像的神奇力量,以往就算受了傷,也能比旁人更快恢復!所以,阪木本以為索芬在生完孩子後,很快就能重振雌風,恢復到以往的水準,卻沒想到自從孩子落地的那一刻起,索芬的身體狀況就迅速地衰弱!這到底是……

  察覺到自己身體異狀的索芬,喃喃自語地說:「果然……是這樣呀!」

  索芬記得在很久以前曾聽聞過一個家族秘聞,他們這一族,當強大的族人誕下後代的瞬間,體內的大部分力量便會傳承給後代,她的母親當年似乎就是因為這樣,在生下她之後實力就一落千丈!或許,正是因為她出生時就奪走了母親大部分的力量!甚至,與她有著相同血脈的妹妹-索娜之所以和她差距如此之大,正是因為她這個姊姊先一步奪走母親的大部分力量,所以當輪到妹妹出生時,母親體內已沒剩多少力量可奪,才導致妹妹的如此弱小。

  索芬露出慘淡的笑容道:「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我既因此得了好處,也該為此付出代價。」

  「代價?什麼意思?妳的身體……血!怎麼越來越多血了!醫生!快來看看呀!」發現索芬的身體狀況越來越糟的阪木,慌張地想求援,但診所內哪還有那名老醫生的蹤跡?老醫生先前是被兩人脅迫,不得已才幫索芬接生,所以,當他的工作完成後,便趁著阪木與索芬都將注意力放在新生兒身上時,腳底抹油地溜了。

  「不用了!沒有用的!」索芬用著虛軟無力的手輕拍了阪木,然後虛弱地說:「我的狀況,我自己清楚,時間……不多了!所以,我要實現你的心願了!」

  「心願?什麼心願?」阪木瞪大了眼,一臉困惑地問。

  索芬微笑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更多關於我的事情嗎?想了解我,想更融入我的生活中,我這就滿足你的這個心願……」

  查覺到索芬似要交代遺言,阪木立刻喝止道:「不!不要!我現在的心願就只有妳能好起來,健健康康地和我一齊養大孩子,然後和我白頭偕老!妳還是完成我現在的這個心願吧!」

  在阪木激動地叫喊時,淚水不受控制地從他眼中流下。而索芬搖了搖頭,一臉疼惜地伸手為阪木擦拭淚水,然後自顧自地喃喃低語道:「我來自洗翠,是被我族信奉的神奧大尊傳送來此……」

  索芬用著僅剩不多的力氣與時間,簡單地述說關於他們一族的事,以及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機構。簡單來說,她是接收到上層指示,才會待在機構中尋找能為他們一族的計畫派上用場的東西與情報。

  「與你的相遇,讓任務已不僅是任務,更是美好的日子,唯一遺憾的,就是不能和你與孩子……一起……見證我族完成使命的瞬間……還請你……」

  索芬說到這裡時,已用盡了她全部的力氣,她的手從阪木的臉頰上滑落,在阪木的哀痛與不捨中,驟然離世。


第897章  緋紅的心願


  在索芬闔上雙眼,身軀失去生命跡象後,阪木抱著孩子,呆站在原地發楞。大量與索芬相處的過往回憶,伴隨著痛苦與悲傷的情感,佔據了阪木的心靈,直到……懷中的孩子用力掙扎與大聲啼哭,才將阪木的意識拉回現實。

  望著什麼都不明白,只知道哭鬧的孩子,阪木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怨火!那時的他,忍不住將索芬之死歸咎於孩子身上,他心一橫,將孩子高舉過頭,作勢要往地上摔!然而,就在他即將動手之際,索芬那如同遺言般的話語,又再次迴盪於他的腦海中。

  「與你的相遇,讓任務已不僅是任務,更是美好的日子,唯一遺憾的,就是不能和你與孩子……一起……見證我族完成使命的瞬間……還請你……」

  這番話令阪木的情緒逐漸冷靜下來,並心想,自己、孩子與族中的使命,都是索芬十分重視的!自己已無法讓索芬在生前過上好日子,難道在她死後也無法顧好他所重視的事物嗎?要讓她到另一個世界也不得心安嗎?不!不能這樣!一想到此,阪木便緊咬牙關,將啼哭不已的孩子緊擁入懷中,然後在心裡發誓,他一定要保護好這個孩子,還要盡力地完成索芬心心念念的家族使命!至於自己,更要好好地活著!將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才有顏面與索芬相會!

  就在阪木下定決心不久後,外頭傳來了一些喧鬧聲!阪木移動到窗邊一看,發現是剛才那位老醫生正領了一些手持武器的壯漢回來了!看他們的神色,八成來意不善!這裡不能再待了!於是,阪木急忙摀住孩子的嘴,並不捨地看向索芬的遺體。

  如果可以,阪木實在很想帶走索芬,但他也知道自己帶著孩子光是要自保都已經很勉強了,根本沒辦法再帶上索芬的遺體,所以……只能讓她在此長眠了!

  阪木露出悲愴的表情,用診所內的設備與器具放了把火,然後趁著眾人忙著救火、現場陷入一片混亂時,趁隙帶著孩子逃離。

  由於阪木在外頭沒有合法的身分,且又擔心會被組織發現他這個逃亡者,所以他無法去做正經的工作謀生,但他手邊又還有孩子要養,所以,他只能鋌而走險,以偷拐搶騙等非法手段來獲取錢財與食物,過著有一餐沒一餐、躲避查緝,猶如逃亡般的日子。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某天,在磅礡大雨中,阪木被一群神秘人團團包圍。阪木心想,那些人看起來不像當地的警察,也不像是為了追究他偷竊或強盜的罪責,那就只有可能是……那個組織的人!那麼……

  正當阪木打算與對方拼命時,一名女性撐著豔麗的雨傘從那群人中走出,那人的容貌很快地就吸引了阪木的注意!因為那人像極了孩子的母親-索芬!

  阪木一度以為自己出現幻覺,他揉了揉眼,然後緊張地問:「索芬……是妳嗎?妳……沒死?」

  阪木的叫喊聲,令那女子驟然停下腳步,然後臉色鐵青地說:「那一天,逃離現場的果然就是你!那你手中的那個孩子……」

  「他……他是我們的孩子呀!索芬!妳看看!他很健康!我很努力地照顧他了!妳看看!快來看看!」一心以為索芬死而復生的阪木,著急地往那位女性走去,但當距離那位女性僅剩數步之遙時,阪木驚覺那名女性雖與索芬長得很像,但氣質卻截然不同。

  阪木回想起索芬在臨終前提及的那些關於族中的事情,曾提及自己有一位妹妹,難道她就是……

  阪木停下腳步,用著不確定的語氣問道:「妳是……索芬的妹妹……索娜?」

  那名女性冷哼一聲,一臉不悅地說:「既然你知道我,那就好說了!跟我們走吧!讓我們好好談談關於姊姊還有這孩子的事情吧!」


------------------------------------------------------


  在索娜等洗翠遺民的幫助下,阪木與孩子不僅有了乾淨的衣物、溫暖的住所與充足的食物,甚至還有了合法的身分。阪木以入贅的方式,成為常青市豪族小姐-索芬的丈夫,而孩子則被取名為索爾,成為了索娜的孩子。當然,這一切都不是憑空得來,而是經過多次協商談判、甚至是付出代價才得來的。

  洗翠遺民一開始本不打算與阪木扯上關係,本只打算留下孩子,然後將阪木給打發走、甚至是處理掉的!而察覺此點的阪木,趁著看守的人不注意,搶走孩子並嚴正表示孩子的父親只能是他!為此,他可以做任何事!

  阪木的身手、行動力與果決的態度,令索娜等人無可奈何,也讓一名被索娜稱作善度表哥的老翁頗為中意,於是,在善度的協調下,雙方達成了協議、各退一步。

  阪木可以繼續當索爾的父親,也可以擔任索娜表面上的丈夫,但阪木必須作為洗翠遺民的外圍成員,為洗翠遺民做事!每完成一個任務,就可以有一次見孩子的機會!如若無法完成任務或是背叛,那「索娜的丈夫」這個偽造的身分將可以隨時換人!

  這樣的協議,令阪木很不爽,也令索娜很不快!但善度卻很樂見其成,他一面開導阪木,表示洗翠遺民為阪木付出了那麼多,又是幫忙假造身分、又是給予庇護,更還因此賠上了一名前途無量的成員,所以要求阪木回報一些也不為過吧……之類的。另一方面,則是遊說索娜這是兩全其美的方法!既可以盡量給索爾一個尚算完整的家庭,還可以多一個任憑使喚的幫手!而且還是能幹且隨時能捨棄的外圍份子,為了孩子、為了洗翠一族的計畫,就請多忍耐些……之類的話。

  在善度的周旋與調解下,阪木與索娜才接受了協議,成為了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而阪木在前些年就像工具人般,為洗翠遺民做進行各種髒活、累活,使阪木接觸到不少隱藏在檯面下的黑暗。

  阪木不願一輩子受制於人,更不甘願這樣渾渾噩噩地為人打工一輩子,所以,除了執行洗翠遺民指派的任務外,他還在空閒之際額外接了其他勢力的工作。

  由於阪木對於工作來者不拒,且執行能力強、完成度高,在經過數年的耕耘後,他逐漸與三教九流、黑白兩道都建立一些了人脈與關係,而其中對他幫助最大的,莫過於火箭隊!在他協助地下黑幫火箭隊完成幾次工作後,他獲得了高層幹部的賞識並引薦給當時的首領,而那一次的會面,讓他毅然決然加入火箭隊,更讓他的人生有了重大的轉變!

  由於洗翠遺民只將阪木視為可有可無的外圍人員,所以對於阪木加入火箭隊一事並沒有什麼意見,只要不影響洗翠遺民給予的任務就行。而洗翠遺民萬萬沒想到,加入火箭隊的阪木,其身分地位猶如搭火箭般迅速地向上竄升!才短短幾年,阪木就從一個小嘍囉躍升為首領親信,更在首領引退後,獲得過半幹部支持,接任首領之位!

  阪木之後不僅在檯面下擴張火箭隊的勢力版圖,更將檯面上的幾家企業經營的有聲有色,使他不僅是地下黑幫的老大,更是名聲顯赫的企業老總!在掌握了權力與財富後,洗翠遺民不敢再小瞧阪木,畢竟,阪木的身分與掌握的資源,可以提供他們很大的幫助,所以,阪木與洗翠遺民之間的關係勢必得重新調整!

  阪木將不再是看人臉色接任務的外圍跑腿小弟,也沒有了完成任務才能見孩子的限制,甚至,在阪木展現出強大的能量掌控力與表達想協助洗翠遺民完成計畫的意願後,他便成為了洗翠遺民內部核心人員,成為了計畫的主導者之一!

  儘管阪木的地位水漲船高,與洗翠遺民的關係也從仰望變成俯視,但他與索娜、索爾母子的關係,卻仍沒有太多改變。

  由於索爾從小就很少見到阪木,與阪木自然就沒那麼親近,再加上索娜與身邊的人經常有意無意地說阪木的壞話,挑撥兩人的關係,使得阪木與索爾這對父子的感情始終熱絡不起來。阪木雖察覺此點,但也不打算刻意去修補,但這並不是他不重視索爾,而是在外打滾多年的他明白一個道理,越是重視之物,就越要表現出不在乎的態度,才不會讓他成為你的弱點,甚至讓他因你而遭難!

  至於索娜,阪木其實是有意與她交好的,畢竟,她與索芬確實非常相似!每當看見她,就會不自覺地想起記憶中那個美好的索芬。但索娜卻猶如烈女,不論阪木如何示好、討好,始終是不動於衷。而阪木也不想去強求對方,所以就繼續保持著相敬如賓的態度。直到與索娜在石英高原上一戰,索娜脫口說出真心話,阪木才明白索娜之所以始終不肯給自己好臉色看的真正原因……


----------------------------------------------------


  在掌握權力和財富、與洗翠遺民的合作關係也穩定後,阪木才有閒暇與能力去調查當年的事。

  當年,機構中的各小隊相殘,進而導致索芬身亡。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了很多年,但阪木一直記得那天的事!儘管那個機構的事早在多年前就被定調為外敵滲入引發內亂,但阪木始終覺得事情不單純!

  過去的阪木,連自保都有問題,更別說去調查真相了!但已成為火箭隊首領的他,有資源有人脈,於是,他便瞞著洗翠遺民,暗中派人調查當年的事情。之所以瞞著洗翠遺民,是因為阪木的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也許和洗翠遺民有些關係!當年,索芬死前明明就表示是奉族內高層指示待在機構執行任務,但事後索娜卻宣稱他們一直沒發現索娜的消息,是直到那位善度表哥在批閱即將封存的組織內亂資料時,才碰巧發現的。

  阪木早就覺得這兩方說法有矛盾,但因為之前受制於洗翠遺民,所以為求自保便沒提出,但懷疑的種子已種下,所以他認為唯有瞞過洗翠遺民,才有可能調查出當年的真相。

  在經過多方查探與驗證後,阪木逐漸還原了當年的狀況。當年,一心想獲得強大力量來安內攘外的那個組織,動用了不少非法、非人道的手段,阪木曾經待過的那個機構便是其中之一,那裡意圖以人工的方式來培養出超級士兵,所以那裡的「實驗體」除了接受嚴苛的訓練之外,還時不時會被以身體檢查、身心治療……等名義,接受一些特別的「處置」,有些人在接受「處置」後,因為出現排斥、變異反應而喪生,但也有人適應良好、獲得了強大的力量與才能。就好比阪木記憶中那位表現傑出、光彩耀眼的雪成,據說他被植入了某種特殊因子,使他當時的能力與才智皆強於同齡人!但正所謂天下沒白吃的午餐,雪成雖獲得了後天的贈禮,卻也在將來付出了代價!他的衰老速度比一般人更快。

  曾與阪木年紀相仿的雪成,如今雖也依舊光彩耀眼,成為了人人敬仰的大木博士,但他的外貌卻比正值壯年的阪木要衰老得多!只怕再過數年,就要駕鶴歸西了!壽命,便是雪成所付出的代價!

  那個組織為了他們所謂的理想,踐踏了許多年輕的生命,而這些惡行,當年不知怎地傳到了計畫主導長官們的政敵那邊,使政敵們打算利用此事將身居高位的計畫主導長官們給拉下台!那些主導長官們為了自保,便在幕僚的建議下決定斷尾求生,將參與非法計畫的相關人等與設施都毀滅,並推給外敵引發內亂所導致,這樣一來既可達成毀滅證據的目的,二來又可利用外敵來激起眾人的憤慨,好轉移焦點。

  不過,阪木所在的那個機構可是培養了一些超級士兵候補與實驗體,是無法輕易將其消滅的!而若動用過大的兵力,又恐引起政敵們或其他勢力注意,那該怎麼以最小的成本來殲滅那個機構呢?

  在長官們苦惱時,幕僚又提議既然那些超級士兵實力高強,那不妨讓他們互相敵視、互相爭鬥,等到他們彼此耗損的差不多,身心俱疲之際,長官們再派為數不多的私兵將倖存者滅口即可!那名幕僚的提議,獲得了長官們的認同,便開始著手進行。

  接下來的事情,就如該名幕僚所計畫的,高層偽造了機構被襲擊的假影像,讓各個小隊都誤以為是別的小隊勾結外敵發動叛變,煽動各小隊自相殘殺!儘管各小隊互鬥了一陣子後有人察覺到不對勁,更有人察覺到真相,但那時的他們早已身心俱疲、甚至沉浸於誤殺同伴的自責中,早已沒剩多少戰力,所以,為數不多的殘存者們就這麼被後來闖入的長官私兵部隊們給殘殺乾淨!然後高層再引爆設置於機構內的炸彈,將所有證據都付之一炬!

  當年在事發後,長官們第一時間就掌控風向,將該事件定調為外敵所為,要眾人同仇敵愾抵禦外患,使政敵們失了先機也沒了證據,只能放棄將長官們拉下台的計畫,那場發生於機構內的殘酷真相,就這樣被封存到組織的陰暗處,再無人提起,直到阪木動用關係,甚至動用了絲蓓芮的能力,才從少數的知情者內心深處挖掘出真相!

  阪木深深為真相感到震驚與憤怒!那麼多人的性命,那麼多人所遭受的痛苦,竟只是掌權者們爭權奪利的工具與棄子!這讓已見識過不少社會陰暗面、階級差距的阪木,對於上位者是更加深惡痛絕!而令他更為憤慨的是,當年那位替長官們出謀劃策的幕僚,他的真實身分竟是……索芬與索娜的那位好表哥,善度!

  阪木不明白善度為何要做出這種事?難道善度不知道這麼做會波及到當時已懷孕、人在機構中的索芬嗎?難道這一切其實正是洗翠遺民高層們的主意?

  如果可以,阪木實在很想把善度抓來嚴刑逼供一番!但可惜的是,當阪木知曉當年策畫一切的幕僚是善度時,善度早已因年邁而離世!而善度終生未娶,也沒有收養孩子,在他離世後,他的資產被其他洗翠遺民給瓜分,難道要一個個調查那些洗翠遺民成員手中的遺物嗎?這樣會不會太過打草驚蛇了?而善度的遺物中,真會有線索嗎?可是除了遺物,又還有什麼方式可以調查善度生前的意圖呢?

  在阪木苦惱著該如何挖掘出真相之際,絲蓓芮適時地提供了他的想法。

  「我覺得呀,人類真是一種很有趣的生物。當遭遇開心、愉悅的事情,往往都會到處分享。而遇到傷心、難過的事情,也會到處向人哭訴、討拍。若有值得誇耀的事情,就會忍不住去大肆宣傳。而若有自責、後悔的事,又會找其他人告解。這些行為,就像是一種不甘寂寞的表現呢!」絲蓓芮用著輕佻的語氣道。

  「嗯,大部分的人確實是如此。那麼,你想表達什麼?」察覺絲蓓芮似乎話中有話的阪木,直接開門見山地問。

  「我想說的是,你若想少走些彎路,不妨試著去揣摩一下對方的心思,再帶入剛才提到的那些表現,或許,就能排除掉很多錯誤的選項喔!」絲蓓芮意有所指地說。

  「揣摩那傢伙的心思呀……」阪木一面思考,一面喃喃自語道:「根據我目前收集到的情報,洗翠遺民的人似乎都相信索芬的死是一場意外,也就是說,這件事情,對善度來說,是個無法讓別人知曉的秘密!既是秘密,想必就不是什麼值得誇耀與炫耀的事情,所以,他向其他人分享的機率就很小,應該也不太會將線索留在會被其他人瓜分的遺物之中。那樣的秘密,只能一直藏在他心中,憋在體內,這樣的感覺,肯定是很不好受的。或許,他是打算將這個秘密帶入墳墓中,但是……」

  阪木此時想起,根據他得到的消息,善度死時的模樣似乎挺安詳的,頗有卸下重擔得以解脫的模樣,也就是說,善度在死前已進行過告解的機率非常大!那麼,他會向誰告解?向誰告解的效果會很好,好到讓善度能如釋重負地死去?

  「一般來說,若心中有愧,向當事人告解是消除罪惡感的最佳選擇,但若當事人早已逝去,那麼,次佳的選擇就是……當事人的至親家人!」一想到這裡,阪木靈光乍現,想到兩種可能性,但隨即又被他自己給駁斥。

  「索爾年紀小,心思單純又口無遮攔,而至今真相仍未傳開,表示善度並非向索爾告解真相。至於索娜,以她那直腸子的暴脾氣,若真知曉真相,應該不會沒有任何表現,那麼……善度到底是向誰告解以獲得解脫呢?」阪木越想越覺得頭疼,而絲蓓芮壞笑道:「這就難倒你啦?看來你還不夠了解人性的黑暗面呢!有句俗話說,自欺欺人!也許答案,看似遠在天邊,其實近在眼前喔!」


----------------------------------------------------------------------


  在石英高原上的某間安全屋中,道恩神色複雜地透過筆電確認狀況。

  在不久前,極巨寶可夢們於石英高原上引發動亂時,他就啟動預先準備好的撤離方案,讓聯盟人員、四天王還有盧米埃家族的護衛們分批護送高官顯貴們從不同路線撤離石英高原。而他自己也在幾名心腹的護送下,抵達了位於地下的安全屋中,並在那邊指揮相關人員的行動。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有越來越多人員回報已成功護送對象撤離至安全地區,使螢幕中安全名單上的名字逐漸地增加。這樣的結果,雖讓道恩感到欣慰,卻也還不到能鬆一口氣的程度,因為有一個他非常關注的名字,仍未出現在安全名單中。在道恩看來,那個人遭遇危險的可能性最大,所以他特別加派了幾名親衛到那個人的撤離隊伍中,以防萬一。

  道恩屏息以待,等了好一陣子後,才終於等到親衛回報已成功護送那個人撤離的消息,這讓道恩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卻又覺得有些不安,並喃喃自語地說:「竟然連那人都肯放過,阪木呀,該說你是心胸寬廣?還是……在圖謀更大的事情?」

  道恩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他在意的那位人,是軍方某位已退休的老長官,更是當年曾下令抹除某個機構的決策長官之一。而那個機構,就是阪木與索芬曾待過的那個實驗機構。

  道恩正是因為知曉那位長官與阪木之間的事情,所以才會動用很多手段,刻意將這位已經退休養老的長官請來石英高原觀戰。對道恩來說,那位長官就是餌,一個吸引阪木目光,引誘阪木出手的餌!一旦阪木忍不住出手,那他就有機會抓住阪木的尾巴。

  雖然道恩將那位長官當成餌,但他卻也不敢讓那位長官真的出事,畢竟,那位長官在軍方那邊是德高望重的人物,雖已退休,但他的子弟兵仍身居要職,若他真在道恩的地盤出了事,只怕道恩的會長寶座會立刻不保!所以,道恩的心情十分矛盾又複雜,既不想那位長官真的出事,卻又希望阪木能咬下餌主動出擊露出破綻。如今,道恩的期望只有前半達成,後半則是落空,使他只能感嘆,縱使機關算盡,也無法事事如意呀!

  「既然高官顯貴們都撤離的差不多了,那麼接下來……」就在道恩打算進行下一步行動時,他的秘書-阿貳(多邊獸2)傳訊表示,已完成石英高原狀況的初步掃描。在變異發生時,阿貳就立刻開啟了掃描模式,將石英高原上所有監控設備都化做他的眼睛,將他所「看」的大量畫面進行運算分析,在花了一些時間後,得出了一份關於現況的報告。

  道恩一面檢視報告,一面喃喃自語地說:「術式、陣法、機關……還真是大手筆,一個接著一個,看來,他是在洗翠遺民的計畫之上又建立了其他幾個計畫,而他收集三種力量,他的最終目的難道是……那一位神奧大尊?哼哼!有意思!或許……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告訴管家,將寶物庫編號493的那笛子送來。」

  「立刻鎖定時間、空間與死亡之力匯聚的座標位置。」

  「還有,派一隊人去找代理冠軍,讓他再多做點『好事』,設法爭取一些時間。」

  在接連對部下發出指示後,道恩便起身離開安全屋,並面露期待的神色道:「你們究竟是我計畫的助力還是阻力?就讓我親自確認看看吧!」


-------------------------------------------------------------------
下回預告


「一群藏頭藏尾的宵小之輩,少來礙事!」

「既是如此,那善度的安排豈不是沒發揮作用?」

「呵呵!看來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呢!」

「沒意義又如何?沒意義的事情,這世上多了去,也不差我這一件!」

「與其繼續這樣互怨互懟糾纏下去,還不如從更源頭的地方著手。就比如那位……神奧大尊!」

「這一切的起因,全都是因為妳!」



下回  緋紅的真相


「海神洛奇亞的海之能量?真沒想到,我也有被針對的一天呀!」

-------------------------------------------------------------------------------------
過去的章節及討論串【小說】寶可夢幻夢之旅

創作回應

HenryChess
看來道恩也在追求羊駝神的力量
2024-07-10 19:43:12
衝浪的寶石海星
道恩在打什麼主意?讓我們繼續看下去![e35]
2024-07-10 22:02:19
HenryChess
羊駝對於生命之神的見解,是站馬桶王那邊?還是X鹿那邊?
2024-07-10 19:44:40
衝浪的寶石海星
某阿爾:這種小事,你們自己商量好就行。同樣,鬼龍與Y鳥(非鬼劍)的死亡神格紛爭,你們自己看著辦。
2024-07-10 22:04:50
千鳥比卡超忠實粉絲
雷卡表示快一個月冇戲份,感覺阪木拼搏多年的能力冇一項點在培養寶可夢身上
2024-07-10 20:17:57
衝浪的寶石海星
雷卡最近放暑假去了(笑)
2024-07-10 22:33:41
HenryChess
喔喔我記錯了,滿金市那隻被殺死的黑暗神獸是冰鳥,不是洛奇亞(兩隻跟雷好像都交情頗深
2024-07-10 22:32:32
衝浪的寶石海星
話說,關於霜雪(急凍鳥)遇害的事情,之後會有相關的後續劇情喔!敬請期待。[e12]
2024-07-10 22:36:02
HenryChess
咦?爭死神神格的Y鳥不是鬼劍?那意思是有兩隻Y鳥?
2024-07-10 22:33:27
衝浪的寶石海星
第680 章 死亡之神的真相(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81198)
有提到伊裴爾塔爾的事情喔
2024-07-10 22:40:2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