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二十六章 RITSUKA③

| 2024-07-10 18:00:10 | 巴幣 1464 | 人氣 109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亞澄!」

  祐在情急之下,伸出左手從後方繞過亞澄的脖子,然後抓住她的右肩,將人往後推,自己則是順勢上前,背對立夏的攻擊,用身體護住亞澄。

  「祐!」

  亞澄沒想到祐會突然衝上來,還擋在自己前面。

  無奈她的重心被祐那麼一推,已經失衡,無法再往前,所以為了避免祐被直逼而來的刀刃砍傷,亞澄索性用力抓住祐的衣服,想讓他跟著自己往後倒,藉此閃避立夏的攻擊。

  但或許是這樣的反應也出乎祐的預料,當他的重心受到亞澄身體重量的拉扯,腳步因此踉蹌,不小心絆到亞澄的腳。

  「嗚⋯⋯!」

  當兩人都跌在地上,亞澄隨即感覺到右腳踝傳出一陣痛楚。不過幸好祐還來得及反應,伸出雙手撐著地板,才沒有整個人都壓在亞澄身上。

  但——

  現在放鬆還太早了。

  立夏的攻擊撲空後,他再度往前踩了兩步,來到祐和亞澄面前,不發一語舉起手上的刀子,然後往下揮——

  喀——

  現場傳出某種堅硬的東西互相撞擊產生的聲音。

  亞澄慢慢睜開剛才反射性閉起的眼睛,發現千封就擋在他們和立夏之間,一手拿著未出鞘的炎獄,一手拿著月影的ID。

  「好了,到此為止。」

  隨著一滴汗從下巴滴落,千封壓抑自己紊亂的氣息說:

  「以學生的打鬧來說,這是不是太超過了?」

  立夏一看到千封手中的月影ID,馬上驚覺不妙,砸了聲嘴後,立刻轉身逃跑,也不管剛才被千封打掉的刀子還留在原地。

  「啊,喂!別想逃!」

  看到人跑了,就要追。千封基於反射動作,就要追上去時——

  「算了,千封!」

  祐卻從後方攔腰抱住他,硬是把他留在原地。

  「我沒事,所以算了!」

  「我說你!問題不是這個!」

  為什麼要阻止千封追人——祐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是不希望鷹森的舊事被拿出來說嗎?或者單純是不想讓立夏被抓?

  他真的不知道。

  但他確實不想要千封去抓人。

  所以他聲嘶力竭地大喊出這樣的請求:

  「算我拜託你,不要追!」

  喊出來後,他明白了。

  明知這樣莫名其妙,明知是無理取鬧,但他是真的感到恐懼。

  沒錯,他是在害怕。

  或許他是害怕有人接觸了立夏之後,又像星山那樣⋯⋯

  「⋯⋯⋯⋯」

  而千封看到祐如此拚命的模樣,以及抓著自己的這雙手正在顫抖,他也大概知道事情非同小可。

  反正其他護衛小組的人應該也會追蹤立夏,現在就先順著祐的意吧。

  「⋯⋯唉,好啦。」

  聽到千封吐出妥協的言詞,身體也接著放鬆,祐這才鬆開他的手。

  冷靜過後,祐開口詢問:

  「你怎麼會在這裡?」

  「拜託,這是我要問的。」

  千封說著,不悅地伸出食指,用力戳祐的額頭。

  「你一個才剛被綁架過的人,怎麼敢走這種沒人的路啦?我該說你沒神經,還是太沒警覺心啊?」

  「對不起⋯⋯」

  祐老實地道歉。千封看他那副消沉的模樣,氣焰隨即少了一大半。

  其實他在立夏拿出刀子的時候,就想馬上介入了。要不是鹽見阻止他,說什麼不能介入一般民眾的紛爭,祐的身分會有曝光的風險,他會更早趕過來。

  順帶一提,之所以不是由同樣在校內的天夜擔任護衛,是因為他是校慶執行委員,要忙的事情太多,今天才會叫同樣是幹部的千封來支援。

  「受不了,幸好天夜幫你改過的護衛體制發揮功用,不然這次不知道會怎樣。你要是再出事,月影上下又要一團亂了。」

  說到這裡,祐才抬頭正眼看著千封。

  從他身上流淌的大汗,可以知道他剛才一定跑得很急。

  這讓祐再次為自己輕率的舉動感到愧疚。

  「嗯,謝謝你⋯⋯」

  「——你們⋯⋯在說什麼?」

  這時候,跌坐在地上的亞澄從旁插入的聲音,令千封的心跳瞬間漏拍。

  他說溜嘴了。

  「剛才那個人也說了很奇怪的話⋯⋯祐,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

  亞澄提出確實的疑問,而千封頂著涼了半截的心,挪動視線看祐,想知道祐是要自己應對,還是要由他來找藉口開脫。

  只見祐不發一語地轉身,然後蹲在亞澄面前。

  「亞澄,妳的腳還好嗎?我是不是害妳扭到了?」

  說完,他伸手觸碰亞澄的右腳踝,亞澄立刻發出悶哼。

  「我就知道⋯⋯我揹妳去保健室,上來吧。」

  隨後,祐背對亞澄,示意她上去。

  然而,如此明顯的轉移話題,只是讓亞澄心中的疑問越來越大,不滿也悄悄地萌芽。

  「不要⋯⋯你為什麼要逃避我的問題?你先回答我,剛才那個人是誰?他為什麼要那樣⋯⋯」

  「⋯⋯沒什麼啦。」

  「怎麼可能沒什麼!你為什麼要敷衍我!為什麼不跟我說真話!」

  這樣一連串的欺瞞,輕易地讓亞澄才剛冷卻的激昂再度復燃。

  「自從你上次被綁架回來,你就怪怪的,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啊!」

  「⋯⋯⋯⋯」

  這是第四次的提問,但祐依舊沒有回答。

  他只是慢慢地轉過身子,正面面對亞澄。

  「那亞澄,妳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這句始料未及的話語,令亞澄滿臉狐疑地看著祐。

  祐接著開口:

  「下次禁止妳介入這種危險的場面。」

  在亞澄聽到這個要求的當下,心中的怒火瞬間化為烈焰。但她還是咬緊牙關,努力保持冷靜反問:

  「這是⋯⋯為什麼?」

  「妳還問⋯⋯當然是因為很危險啊!」

  沒想到祐卻激動地吼了回來,語氣當中也充滿責怪。

  這一瞬間,亞澄覺得保持著那該死的冷靜的自己實在是蠢斃了。眼前這個人根本就不領情。

  所以她拋開所有阻擋情緒宣洩的柵欄,任由她的氣焰恣意燃燒。

  「可是你有危險,我怎麼可能裝作沒看見!」

  「我的意思就是妳這樣很危險!」

  「那你危險就沒關係嗎!」

  「沒關係!」

  「你⋯⋯!」

  祐的回答句句踩在亞澄的地雷上,再加上那種不顧自己安危的態度,亞澄的氣焰可說是來到最高點了。

  「反正我不要!我才不要答應你!」

  就像剛才自己因為祐的回答語塞那樣,這回輪到祐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他就像賭氣似的,說出下面這句話反擊:

  「⋯⋯那好。既然這樣,我也不想回答妳的問題!」

  當吵架吵成為了反擊而反擊,就等於無法溝通了。

  因此亞澄不悅地咬牙,用力拍開打從一開始就伸在面前想要攙扶她的那隻手,然後自己從地上站起。

  「好吧!隨便你!」

  「亞澄!」

  亞澄說完,就要自己離開。

  祐看了,也跟著站起,本想追上去攙扶亞澄,她卻搶先一步吼出拒絕:

  「你不要碰我!」

  亞澄在不穩的腳步中,回頭滿腹怨恨地瞪著祐:

  「我是在擔心你啊!我想幫你啊!如果不能幫自己想幫的人,那你也站在旁邊看著就行了!笨蛋!」

  吼完這句話,亞澄便一跛一跛地扶著牆面離開。

  現場只留下祐和千封。

  靜默了一會兒後,千封尷尬地出聲:

  「啊——⋯⋯你們吵得還真壯烈啊。」

  「⋯⋯⋯⋯」

  「我以為你會先讓步,你到底是怎麼了?」

  「⋯⋯⋯⋯」

  祐始終不說話,只是抱著雙手,微微發出顫抖。

  千封看了,不禁微微蹙眉。

  「好啦,你不能告訴她,總能告訴我吧?那個混帳是誰?他想幹嘛?」

  「對不起,暫時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說完,祐看也沒看千封一眼,提起沉重的腳步,慢慢離開現場。

  千封看著祐的背影,深深皺起眉頭,不悅地咬牙砸嘴。



【待續】


後記:
雖然沒有血流成河,不過吵翻天了,同時也種下另一個吵翻天的種子,阿悠真是鬼畜☆

空妮幾哇,阿悠爹斯。
上週收到下一張封面的構圖,阿悠無法停止嘴角上揚,嘿嘿⋯⋯呵嘿嘿嘿⋯⋯
阿悠到底什麼時候會放過祐祐呢?——看來在故事完結前都不可能了。

而且因為最近天氣太熱,阿悠跟朋友聊天直接不講理地抱怨后羿當初應該要留下最弱的那顆太陽,不然至少把現在這顆射到半殘(???)
而這——就是阿悠之後要在小說中做的不講理鬼畜行徑!by看了《秒速五公分》後舊傷復發的鬼畜病嬌阿悠

啊,不過情人節之類的節日還是會大發閃光彈灑滿粉紅泡泡,大家不用擔心喲☆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看到最後感覺有些壓抑呢https://im.bahamut.com.tw/sticker/417/33.png
2024-07-10 22:37:39
時候到了就會發生大爆炸了嘿嘿嘿⋯⋯
2024-07-10 23:19:47
遲早還是要共同面對,拖ㄧ天也不是辦法,衝突ㄧ定會產生。
2024-07-11 15:39:02
沒錯,所以我這樣安排是合情合理!(喂警察
2024-07-11 15:57:1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