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一百九十三章 兩難

坐著 | 2024-06-26 03:00:46 | 巴幣 4 | 人氣 411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在一陣驚喜過後,我再次仔細端詳起了線網所描繪工廠的配置圖,試圖將眼前的圖片與記憶中的工廠做連結。
  可思索了老半天,我腦中對工廠本清晰的記憶卻反倒越是用力回想越是模糊……
  明明剛剛還很清晰的啊……
  這樣的狀況讓我好不容易升起的信心又再度退了下去。
  我只恨長大後的自己為什麼沒多去工廠晃晃……
  十幾年過去,誰又能知道我那本就不算太深刻的記憶又模糊了多少、扭曲了多少……
  也不知道葉氏接手的這十年裡,工廠的格局是否做了大更動。
  放下那讓人越看越振奮不起來的配置圖,我轉向了身旁的青年。
  一觸上我的目光,青年就猶如陰溝裡突然照著了光的老鼠,瞬間定格,戰戰兢兢的看著我,好像我隨時都會吃了他一樣。
  「要簽名還是合照嗎?」揚起招牌的笑容,我努力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親切和善。
  在這個自己親手籌組,卻沒有半個人向著我的地方,難得出現一個對我友善,還是我粉絲的稀有動物,不趕緊抓緊機會綁個樁怎麼行?
  現在想來,方才在穿堂那青年對我的不加理睬大概不是存心不想回應我,而是一時反應不過來吧?
  「啊?」青年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真的可以嗎?」
  隨手抓過桌面上散落的金色油漆筆,我向青年攤開了掌心。
  瞬間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青年小心翼翼的掀開了「供奉」在桌面的玻璃罩,取出訂製架上的螢光棒放到我手中。
  只是我才剛要下筆,東西便一樣樣接踵而來的塞到我面前,「這個!」
  「這個也要!」
  「還有這個!」
  「欸……還是換這個好了!」青年抽走了桌上的票根,換上了一張全新的簽名板。
  哇靠……
  看著那堆在桌上的黑膠、專輯、簽名板。這小子還真是沒再跟我客氣的啊!
  不過算了。
  反正簽這些也要不了太多時間,權當作為偶像對粉絲的一點補償吧!
  畢竟要不了多久他就會對我……嗯,嚴格來說,是對鬼玫幻滅。
  距離產生美,而我的接近就要破壞了他本來享有的美感。
  沒有愧對艾姊當年天天壓著我練簽名的苦心,桌面上的東西很快就一樣樣印上了龍飛鳳舞的「鬼玫」兩字。拿過最後一張的簽名板,我依舊行雲流水的簽著,「叫什麼名字?」
  「啊?」那捧著簽名螢光棒一臉雀躍的青年頓時一愣,「十五。」
  「我直接寫上面喔。」停下了手中的筆,我望向身旁的青年,「確定要用綽號?」
  就這樣愣愣地與我對視了好半晌,愣到我都要以為他忘了自己本名了,他才緩緩開口:「晨睿。」
  「林晨睿……」
  臣瑞啊……
  真是少見的名字。
  「哪個臣哪個瑞?」
  「日辰晨,睿智的睿。」
  他詳細的形容著,可不知為何,總覺得他好像沒有像先前那般雀躍。
  是我的錯覺嗎?
  感受到了空氣中的熱絡逐漸消退,我隨口扯了個話題,「為什麼你叫十五?」
  「他們都說我很像高中生,而且還是十五歲剛進高中的那種。」說到這,十五笑了。
  這時我也簽好了簽名板。
  只是板子才放下,十五便舉著手機湊了上來:「還要拍照!」
  既然決定了要賄賂人家,自沒有拒絕合照的理。
  簡單的整理了下儀容,我便湊進了畫面內。
  看著自拍畫面那挨著自己的稚嫩臉蛋,我心中不禁升起了一個疑問,也順理成章地的問出了聲:「不然你實際上是幾歲?」
  「欸……去年二十五…不對,二十六…今年二十七!」
  「二十七?」
  只比我小一歲?
  當這個衝擊我對年齡和外貌認知的資訊進入腦中,再看手機螢幕中自己那美則美矣,卻完整透露出真實年齡的臉龐,我不禁有種懷疑——我是不是長得太老了點?
  對於追求年輕我並沒有太大興趣,但站在他旁邊,實在很難不讓人產生這樣的懷疑……
  雖說他第一眼給我的感覺確實與方奕汎有些相仿,但就他這張娃娃臉,配合那不算太高的個子,說他是剛升高中的未成年我都信!
  終於結束了這令人自慚形穢的合照,我在十五
的指引下找到了那先行離去的線網聯絡人的去處。
  只是在前往尋找線網聯絡人的路上,我始終沉浸在與所謂粉絲近距離接觸的奇妙餘韻之中。
  離開十五的鼠窩前,他小心翼翼結結巴巴的問了我一個問題:「我可以……可以那個……問妳一個問題嗎?」
  在我的眼神示意下,他硬是用力的嚥了兩遍口水才終於成功將他的疑問完整吐出:「妳真的姓邱嗎?」
  在那個當下,我萬萬沒想到那讓他結巴了半天的,會是這個問題。
  近十年的演藝生涯,我不是沒享受過被人仰慕、被人追捧的滋味,只是這回感覺似乎有一點不那麼一樣……
  人們總是對於有神秘感的事物感到好奇,試圖探究,這些沒什麼好奇怪的,我也都清楚。
  不過我所感受到奇異感受卻也相當真切。
  或許是因為這是我平生第一次這麼近距離、這麼長時間的與自己所謂的「粉絲」接觸吧?
  親眼見到那滿牆猶如鏡面的海報,和他對那些周邊商品的珍視確實令我感到震撼。
  也或許是在這個沒半個人甩我的環境下,這樣的喜愛才顯得特別珍貴?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最後我依舊刻意搞著神秘:「你就當我是吧!」
  原本話題到這裡也就差不多告一個段落了,可我從那個什麼場不小心帶出來的壞習慣,還是讓我下意識的多說了句:「但這就當作我們的小秘密,不能說出去喔!」
  當真是該死的壞習慣……
  就在我懊惱著自己的嘴賤時,一聲「找我什麼事?」將我扯回了現實。
  那頭倚著欄杆抽著菸的線網聯絡人扔掉了菸頭,踩熄了菸,舉步朝我行來。
  我就這麼莽撞的闖入了他的領域,卻是他先一步注意到了我。
  省去那些不必要的拐彎抹角,我直接了當的說明了我的來意:「下次夜潛便當工廠訂在什麼時候?我一起去。」
  按十五那的紀錄,每回夜探工廠後或長或短都會刻意拉開幾日的間隔再行夜探,以避免被葉氏發現打草驚蛇。
  「便當工廠的設廠地點在台南。」線網聯絡人眉頭問間皺了起來,顯然對於我「無理取鬧」的要求很是不贊同。
  「我知道。」
  「我們夜探不能走尋常的道路,爬水溝、蹲草叢、餵蚊子才是常態。」
  「我知道。」
  「一下台南我們就要準備晚上的夜探,沒有床能睡,只能睡車上,飯也不會準時吃,還要忍受身上的髒污超過二十四小時,妳清楚嗎?」
  眼神堅定與之對視,我還是那句:「我知道。」
  意外的是,線網聯絡人居然比我想像中還快鬆口:「後天,早上八點出發。」
  可就在我震驚一切的順利時,臭臉男卻突然從線網聯絡人身後的視線死角處跳了出來:「你阿嬤咧!你現在是要讓這個女的跟我們一起去?」
  對此線網聯絡人沉默不語,算是默認。
  「你起肖喔?」臭臉男直跳腳,「我才不要讓她跟咧!」
  「一台車才多大?」
  「她去除了佔位子還能幹嘛?礙手礙腳!」
  「四人座,十五一個人睡後面剛好。」臭臉男據理力爭,「十五去那麼多次了,有經驗,不要跟我說要把十五換成這女的!」
  「車不算小,多一個人不礙事。」線網聯絡人道。
  「不行!」臭臉男依舊堅持,「叫她自己去,她去我就不去。」
  「柏翰。」線網聯絡人這回沙啞的嗓音有了些許嚴厲。
  這下臭臉男不再說話了,卻也頭也不回的走了,徒留我與線網聯絡人大眼瞪小眼。
  「他不去行嗎?」我指著臭臉男離去的方向。
   搖了搖頭,「柏翰是專業狗仔出生,他進工廠最多次,裡面的地形他最了解,在夜晚廠內燈光微弱的情況下也只能靠他用單眼拍攝證據。」
  這下好了,我去了,會做事的就擺明了不幹;我不去,他們已經空手而回了好幾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