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37 死靈法師

佛萊曼 | 2024-06-25 23:00:21 | 巴幣 1110 | 人氣 417


「困擾於語言嗎?」希薇莉卡笑道:「萬能的道爾森大人居然因為這麼可笑的原因陷入泥淖,真可笑。」
 
「在暗處竊笑,這樣很有趣嗎?」道爾森說。
 
「好啦,你聽不懂,那就讓我聽吧。」希薇莉卡說。
 
闇精靈魔神現身時,她的存在彷彿一抹黑色的幽影從虛空中悄然湧現。她身形嬌小,容貌看似年幼可愛,卻有著一種無法言喻的神秘感。希薇莉卡的肌膚如同月色下的冰雪,蒼白而柔滑,彷彿從未見過陽光的純粹。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她身上那股強烈的黑暗氣息。這不僅僅是色彩上的黑暗,而是一種深邃、迷離且帶有危險氣息的黑暗。當她移動時,黑暗氣息如同一條柔軟的黑絲帶,在她周圍縈繞流動,散發出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和威嚴。
 
希薇莉卡的眼眸是黑暗中最深邃的魅影,如同兩顆星辰般閃爍著神秘的光芒。她的眼神冰冷而深邃,彷彿可以凝視到人心最深處的秘密,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到畏懼和敬畏。
 
她的服飾和飾物同樣散發著黑暗的魔力,黑色的長袍如同夜空中的黑雲,環繞在她嬌小的身軀周圍,流動著幽深的紋理。即使站在光明之地,她也彷彿永遠沉浸在陰影之中,不受世俗光明的束縛。
 
縱使希薇莉卡看似柔弱可愛,卻是黑暗力量的象徵。她的出現讓人感受到一種深刻的恐懼與敬仰,彷彿在她身旁,整個世界都被黑暗的氛圍籠罩,無法逃離她那無所不在的魔力。
 
惡魔們見狀後紛紛敬禮和下跪,對這黑暗的化身充滿了景仰,其他人紛紛用驚詫的眼神看著希薇莉卡,只見她掩著嘴露出一抹促狹的微笑。「說吧,你們的請求。」她說。
 
惡魔們俯首稱臣,一齊喊道:「尊貴的闇精靈魔神殿下,我們原是人類,但遭到死靈法師的毒手而被詛咒變成惡魔。我們希望您能與勇者們合作打倒死靈法師,讓我們恢復原狀,使小鎮恢復昔日的榮景。(惡魔語)」
 
「為什麼我們非得幫你們不可呢?(惡魔語)」希薇莉卡歪著頭,百思不解地說:「你們把人弄到這裡。用這種態度請求,這是拜託人該有的態度嗎?(惡魔語)」
 
「不是這樣的。(惡魔語)」其中一名藍色皮膚的惡魔上前說,他仍然恭敬的彎著腰:「大人,是這樣的,村長遭到死靈法師操控心智,是村長轉移你們來的。死靈法師現在就在這個空間裡。死靈法師想讓我們殘害來到這裡的人,讓那些人變得跟我們一樣,當人類死去之後,就成了死靈法師的魁儡,如此一來,他就會不斷壯大。目前便是這個階段,他征服了塔維斯鎮,下一步就會向南前進……」藍色惡魔的身體和聲音都在顫抖。
 
希薇莉卡翻譯給道爾森聽,他將情況與夥伴們分享。
 
「這樣不是很不妙嗎?」裘汀說。
 
「那個死靈法師在哪裡?帶我們去吧。」克勞德說。
 
「這個小妹妹是你的契約對象嗎?感覺很強大呢。」狄凡爾斯說。
 
「是說,有兩個問題,其一,如果打倒死靈法師,我們能離開這裡嗎?其二,要如何解除他們的詛咒?如果打倒死靈法師,就能破除嗎?」道爾森說。
 
希薇莉卡再次向藍色惡魔溝通,接著她說:「打倒死靈法師就能離開這裡,但是解除詛咒的方法他不確定。他認為打倒死靈法師詛咒就會解除,但有人認為,詛咒之所以會存在是因為被設置在極地遺址裡面的石板,那個石板被當作詛咒的媒介,只要存在就會使詛咒長存下去。」
 
「原來如此,那帶我們去見死靈法師吧。」道爾森說:「要快!我們還在考試中。」
 
藍色惡魔看了一眼焦急的道爾森,他向希薇莉卡溝通了一陣子,希薇莉卡便說:「這是個異空間,時間的流動跟原本的世界不同,這裡的時間流動極為緩慢,這裡的一年約為原本世界的一小時。」
 
「原來如此,不過仍然不能花費太多時間。」克勞德說:「我們必須留下精力面對最後的考驗。」
 
這也許就是最後的考驗也說不定阿,道爾森心想,但他沒說出來,這種事件實在不像主辦單位搞出來的。
 
「藍色惡魔說他會帶我們去見死靈法師。」希薇莉卡說。
 
由藍色惡魔帶領一行人,他身穿一襲深邃的藍色長袍,袍子上繡著古老的符文和神秘的紋飾,顯示出他身為首領的威嚴和權威。他的身材高大而威嚴,面容冷峻,眼中閃爍著一抹冷酷的光芒,彷彿深不可測的深淵。
 
當他們走過,惡魔們紛紛讓出一條寬敞的通道。這些惡魔們來自各種種族和形態,有的獸頭人身,有的蛇尾人臉,有的翅膀展開如同火焰,有的眼睛如同赤紅的寶石。他們一字排開,成為一道壯觀的隊伍,表現出絕對的紀律和統一。
 
兩側是形形色色的惡魔。有些如風一般迅捷,有些如山一般堅固,有些如水一般流動,每一個都散發著各自獨特的邪惡氣息。他們的眼神凶狠而充滿敵意,顯示出他們對藍色惡魔的忠誠和敬畏。
 
在異空間的荒蕪岩石大地上,一切都顯得死寂而荒涼。天空是一片灰濛濛的迷霧,彷彿連時間都凝固在這片荒原上。岩石裂縫中,生長著些許枯黃的草莓,但它們的生命力也顯得那樣脆弱和消散。
 
這片岩石大地上,突兀地伸出一條狹窄而古老的通路,彷彿是一條破碎的靈魂通道,通向著遠方的一座城堡。城堡的外牆被黑暗的石塊所構成,形狀古怪、詭譎,仿佛是由死靈法師的意志所塑造而成。
 
城堡的高塔在迷霧中隱隱顯現,塔尖上彷彿有著懸掛的幽暗光芒,顯示出這座城堡不僅僅是一個建築物,它承載著死靈法師邪惡與力量的象徵。
 
通路兩側,是岩石大地上孤獨空曠的風景。有些地方,岩石裂縫中長出奇怪的野草,散發著淡淡的腐朽氣息;偶爾有著一兩隻乾枯的枯樹,枝幹上不再擁有一絲綠意,只剩下枯黃的葉片,如同被死亡緊緊纏繞的象徵。
 
在這片荒涼之地,死靈法師的城堡如同一座被時光遺忘的詭譎避所,散發著讓人不寒而慄的邪惡氛圍。它的存在,彷彿在默默地吞噬著這片異空間的一切生命與希望,只留下絕望與死寂。
 
「那座城堡還真可怕。」裘汀說。
 
「挺雄偉的,不是嗎?」狄凡爾斯說。
 
「只要能趕快離開這裡,不管那是甚麼樣的地方,我都無所謂。」克勞德說。
 
他們加快腳步,很快就來到了城堡的下方。城堡矗立在荒蕪的岩石大地上,它的每一塊石頭似乎都蘊含著深不可測的力量。城堡的外牆由一種古老而陰森的黑石構成,石塊表面閃爍著微弱的幽光,彷彿是那些被禁錮的靈魂在墻壁上掙扎的痕跡。在城堡的主塔上,一面巨大的旗幟迎風飄揚,旗幟上繡著一個神秘的紋章,象徵著死靈法師的權威與統治。
 
城堡內部的氛圍更加令人不安。一進入城堡大廳,迎面而來的是一股濃烈的腐敗氣息,彷彿整個空間都沉浸在死亡的氛圍之中。牆壁上掛著古老的黑暗圖畫,描繪著死靈法師從未知世界召喚邪惡力量的場景,畫面生動而又恐怖。
 
走廊兩旁的燈籠裡燃燒著幽暗的火焰,火焰中似乎有著微弱的靈魂在苦苦掙扎。每一個房間都充斥著濃厚的黑暗魔法氣息,牆壁上刻滿了古老的符文和咒語,散發出一種令人戰慄的力量。
 
在城堡的中心,是一個巨大的祭壇。祭壇上鑲嵌著寶石和黑色的寶石,散發出的光芒充滿了危險和邪惡。祭壇周圍擺滿了神秘的魔法工具和犧牲的痕跡,顯示出這裡曾經發生過無法言喻的黑暗儀式。
 
在這座城堡中,死靈法師的強大無處不在,無時不在。他的存在,如同一座黑暗的塔樓,高聳入雲,散發著無法抗拒的邪惡與恐懼,成為異空間中至高無上的主宰。
 
當死靈法師出現在祭壇前,整個城堡似乎都為此顫抖。他的身影高大而瘦削,穿著一襲黑色的長袍,袍子上繡滿了古老的符文和血紅色的神秘圖案,每一步都彷彿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深不見底的烙印。
 
他的臉幾乎完全被一頂黑色的兜帽所遮掩,唯有一雙深邃的眼眸從兜帽下閃爍著寒光,宛如兩顆凝視著靈魂深處的黑寶石。他的皮膚蒼白如同死者,額頭上有著深邃的皺紋,彷彿承載了無盡的智慧和邪惡的歲月。
 
死靈法師站在祭壇前,他的手掌輕輕觸碰著祭壇上的寶石和黑暗物品,彷彿與之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共鳴。祭壇周圍的燭光在他身影的映照下顫抖,火焰忽明忽暗,彷彿在預示著一場即將到來的黑暗儀式。
 
「我正好需要祭品。」他喃喃說道。
 
在他身後,死靈法師的影子彷彿生了自己的生命,如同一個黑暗的長者,緩緩地伸展著它的影踪,籠罩著整個祭壇和城堡大廳。每一個紋理、每一個角落都彷彿在向他致敬,因他的存在而扭曲。
 
在死靈法師的周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烈的魔法氣息,那是一種不死之力和黑暗力量的混合物,令人難以忽視他那種掌控一切的能力。
 
他的出現,如同死亡的降臨,讓整個城堡充滿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壓迫感和恐懼。他的目光冷酷而又充滿野心,彷彿在告訴所有在場者,他將為他所追求的力量不擇手段,不滿足任何人類能力的束縛。
 
「我能幫上忙,會盡量幫忙的。(惡魔語)」藍色惡魔說,他拿起權杖開始要施法。
 
「他說會幫忙。」希薇莉卡說。
 
「這就是死靈法師嗎?」克勞德說。
 
「竟敢浪費我們的時間!」裘汀憤怒的大喊。
 
「就讓我來吧。」道爾森伸出手,他的同伴們看了他一眼,相當信賴且識相的退下了,這個敵人的強大不比天空之龍弱小。「因為是我帶大家走錯路的,責任在我身上。」
 
「人類,你們直接來找我了阿。真是膽大包天!」死靈法師說:「難道你沒想過這是一個陷阱嗎?他們都是我的部下阿。」
 
「那樣正好,就讓我來終結你。」道爾森說:「雖然不曉得你的目的為何,但你造成了塔維斯鎮居民的痛苦,而且邪惡的目的……不能容許。」
 
死靈法師開始詠唱,整個空間似乎都彌漫著一股不祥的氛圍。他的聲音低沉而嘶啞,彷彿來自地獄深處的呼喚,每一個音節都像是一根黑暗的魔指,揉碎了周圍的寧靜。
 
道爾森高舉手中的法杖,一道由藍色能量凝聚而成的防護罩迅速展開。這個防護罩如同一道透明的藍色牆壁,覆蓋了道爾森和他的同伴們,散發出一股堅固而安全的氛圍。
 
死靈法師的詠唱不斷加劇,他的魔法力量隨著他的聲音浮現。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暗能量如同幽魂般凝聚成形,朝向道爾森和他的同伴們襲來。黑暗魔法的攻擊如同黑色的箭矢,擊向防護罩,試圖撕裂這層藍色的光幕。
 
防護罩發出微弱的震動,然而堅固的藍色能量讓它保持著完整。黑暗魔法的力量在防護罩上爆發出閃爍的火花,但卻無法突破這道魔法防線。道爾森的眉頭緊皺,他集中全力維持防護罩的穩定。
 
他抬起法杖,專注地凝視著死靈法師。他深呼吸,聚集全身的能量,然後一聲低沉的咒語從他唇邊溢出,如同一股聖潔的泉源湧現。
 
在道爾森的掌控下,光明的神聖力量迅速凝聚成形,化為一道閃耀的聖之天光。這束光芒帶著治癒與淨化的力量,如同一顆閃耀的明星,穿透了陰霾和黑暗,直奔死靈法師的胸膛。
 
死靈法師臉色微變,他急忙加強了身上的防護罩,試圖抵擋這道光明之力的襲擊。然而,聖之天光的力量卻是如此強大和純潔,它穿透了死靈法師的防禦,像是一柄神聖之劍直刺他的心靈和肉體。
 
防護罩在聖之天光的轟擊下劇烈地震顫,發出嘶啞的吱嘎聲,然後猶如薄紙一般被撕裂開來。死靈法師驚恐地看著,卻無能為力地感受到這股光明之力深深穿透他的存在。
 
當聖之天光終於貫穿他的身軀時,死靈法師發出一聲悲鳴,身體如同被重擊一般向後倒飛。他的皮膚在光芒中灼燒,黑暗的能量在他的身體周圍翻騰,顯示出這股聖之力量對他極大的摧毀力量。
 
最終,死靈法師痛苦地倒在地上,他原本傲慢的面容因為疼痛而扭曲。他的黑暗防護罩在聖之天光的神聖力量面前完全崩潰,如同一層脆弱的薄冰。他無法再抵抗,被聖之天光完全擊敗,身形在光芒之中漸漸消散。
 
「這怎麼可能!」他的哀號聲在最後迴盪在大廳中,隨著身形消失跟著消散。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