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 《魔女—小心不要被慾望吞噬》 144 哪裡?

肥宅鯊J shark | 2024-06-25 22:52:11 | 巴幣 14 | 人氣 436


  詭異惡臭的味道傳入鼻腔內,我忍不住皺眉醒來,發覺身旁黑壓壓的一片,只有微弱的光芒從縫隙中竄出。

  這裡是哪裡?我環顧身旁,發現古拉在我身邊,除了我們兩個以外,周遭還有不認識的人。

  隊長呢?

  我不安地握住古拉的手,思考發生什麼事情。

  應該是在戰鬥,結果被某種東西迷昏,然後就……

  古拉過了好一會才醒來,我輕喚她的名字讓她意識到我在旁邊。

  「為什麼只有我們?」

  「我不知道,可是沒關係,我們會沒事的。」我拍拍古拉的頭,希望可以安撫她不安的情緒,然而此刻的環境就像是在否定我的想法。

  這時候鐵門打開,有個瘦弱的男人走了進來,手裡拿著一張紙,看了裡面的人後,把我和古拉帶走了。

  外面的環境潮濕陰暗,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底下的管線以免被絆倒,我很確定隊長不在這裡,那代表我們的生命只能由自己掌握。

  我很想提問現在是什麼地方,可是眼前的男人眼神兇惡,透露出生人勿近的氣場。

  當我看向他時,他立刻瞪過來,我趕緊收起眼神,不過好像有在哪裡看過他。

  我們必須得緊跟著他,否則可能會迷路,因為這裡時不時會有岔路,走著走著方向感全失。

  要逃跑嗎?直覺告訴我逃不出去,反倒可能會被眼前的人攻擊,於是只好繼續走在他身後。

  最後來到目的地,這裡周遭明顯與剛才不同,被打掃得很乾淨。

  推開門進入,有個人正在看書,另一隻手則在動手寫什麼。

  跟剛剛的男人不同,他與這裡格格不入。他保持整潔乾淨,棕黑色的頭髮向後梳成油頭,微微褪色的西裝十分貼身,文靜的氣質中略帶幾分滲人的氛圍。

  「你來了呀。」他從椅子上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我和古拉,「結果只抓到這兩個目標嗎?」

  「是,主要目標太強了,短時間內無法捕獲。」

  「就算是二對一也沒辦法?」

  「我當時負責先抓走其他目標,之後二對一已經來不及。」

  「是嗎?」西裝男走到桌子前,拿起一本厚厚的書,隨後丟向男子的臉,被砸中後,男子一聲不吭。

  「兩個蠢貨,連目標的先後順序都搞不清楚。」他的語氣平淡,卻難以掩飾他的慍怒。

  我抱緊害怕的古拉,提心吊膽地看著兩人。

  「很抱歉,把你們二位晾在一旁,我叫德疫剋。」

  他略微滄桑的臉露出皮笑肉不笑的笑容,面對他的自我介紹,我沒有開口,見我沒有打算說話,古拉自然也不回應。

  比起名字,現在更重要的是什麼?我忍不住回憶隊長可能會做什麼動作。

  相比行動,更重要的應該是情報。就算要逃跑,還是得先掌握地圖或是眼前這群人是誰。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為什麼要抓我們?」

  他們剛剛有說到主要目標,還有很強。既然只把我和古拉帶到這裡,那個主要目標應該是克里絲達,只不過失敗了。

  德疫剋面露震驚,「令人意外。」

  他伸手似乎是想摸我,我趕忙退開,卻被身後的男人擋住。

  德疫剋撫上我的面龐,像是在端詳什麼,恐懼心使我不敢動彈,然而隊長曾給我的勇氣令我動作,我抬手將他的手撥開。

  下秒,我的手被身後的人抓住,我向後一看,面對到他滲人的綠眸時,總算知道這個人是誰,是昨天在毒氣中突然出現的狼人。

  「妳是在模仿誰呢?就算我告訴妳答案又如何?你們充其量只是籌碼而已。」

  他不會告訴我們答案,至少抓我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拿來威脅的物品。

  我試圖控制魔力,卻發現沒有辦法。

  我看向左手的手環,上頭有某種東西纏繞著。

  「想使用魔力?幸好有這個手環,只要阻擾它的感知效果再啟動,她就找不到你們,又可以封住你們的魔力。」

  面對他的嘲笑,我有種感覺,此刻如果繼續什麼都不做,有可能會面臨糟糕的下場。

  於是我微微轉動手腕,隨後踩穩步伐,抓住身後的人,試圖將他給撂倒,然而他卻一動也不動。

  「居然還想反抗嗎?」

  因為我的這個舉動,狼人這次是選擇直接將我壓住,古拉立刻拉扯他的衣物,哭哭啼啼地要他放開我。

  「古拉沒事,妳不要靠過來。」我擔心他們對古拉下手,古拉的體術比我還糟糕,可能會受不了。

  「還有心情保護其他人?明明自己可能都不保。」

  德疫剋一個眼神示意,身後的狼人故意加大力道,彷彿要把我的手扯斷。

  「現在就只有我能保護她,就算隊長不在身邊,不代表我會坐以待斃。」

  德疫剋再次震驚,然而這次的震驚不像是對我,彷彿在看某個遙遠的事物。

  「那又如何?妳能保護她什麼?妳弱小又無力,在這充斥惡意的世界之中,妳可以抵禦什麼?」

  我很清楚,自己各方面都不像隊長,我沒有能力在絕境中保護古拉,可是我不能一昧地屈服於他們。

  「並非是有力量我才去選擇保護她,而是我一定會這麼做,就算受了傷。」

  不知道他又看見什麼,再次驚訝地看著我。

  「帶他們去房間吧。」

  「老大,這跟一開始說的不一樣。」

  「帶他們去房間。」德疫剋口氣堅定,狼人不再抗議。

  談話結束,狼人帶著我們到不遠處的一個乾淨房間,而不是牢房。

  我們進到裡頭,房間的門立刻鎖起來,我嘗試地推或拉,都無法將門打開。

  我和古拉坐到床上,她小心翼翼地輕摸我的肩膀,我稍微動幾下,應該是沒有骨折或脫臼。

  雖然我的魔法沒辦法治癒自己,可是我不能讓古拉受傷。

  我環顧四周,內心只覺得緊張和恐懼,或許這一切只是個騙局。

  我決定先查看房間各處,或許有魔法陣想對我們做什麼。

  結果只有一個魔法在房間正中央,根據效果來看,其中有所謂的淨化,被淨化對象是空氣,其他的效果我不太確定,但這個魔法更偏向於保護類型。

  了解到這個以後,我稍微放鬆下來,短時間內可能還不會出事,可是時間一久就不知道會如何,還是得找到逃跑的機會比較好。

  「古拉有辦法使用魔力嗎?」

  古拉搖搖頭,「沒有辦法。」

  看來我們兩人都不行,手環上頭的東西憑藉力量無法拆除,看來只能蒐集情報然後等待時機。

  「不知道其他人如何?」這邊應該只有我和古拉,其他人不知道在哪裡,希望他們都沒事。

  ~★~

  「來!喝酒!」優花梨隨手一揮,將應該是水的髒污液體轉化成酒,旁人接過手完全沒有懷疑,便直接喝下去。

  很多人都面露出醉醺醺的模樣,不過優花梨沒有逃跑,而是待在原地觀察周遭的人。

  這裡是野犬幫的一個酒館,出現在這裡同樣是被綁架。

  在那場戰鬥中,一群人突然出現將優花梨圍住。

  他們手裡拿著不知名的道具,優花梨明白自己不是一打多的料,所以當即選擇要逃跑。

  然而,那道迅速的殘影將優花梨攔住,不論想從哪個方向逃跑,那個人都即時做出反應。

  就算想單點突破,他們人多加上會使用道具,一時間讓優花梨手足無措。

  直到他們將不知名的道具成功擊中優花梨,她馬上感到無力,被一行人抓走。

  可是會變成這樣,又是因為這群人沒有好好看守,以及優花梨發覺這群人好像都有某種成癮的症狀。

  於是直接將東西變成酒誘惑這群人,沒想到居然意外成功。

  雖然大部分的人都喝下酒,但是少部分的精銳還是眼神銳利地緊盯優花梨。

  「所以說你們綁架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希望妳可以幫點忙。」

  其中最需要被提防的人開口,同時是這群人的領頭,透過一旁的人知道他的名字叫偉特轟。

  穿著風格比起首領更像是一般的工人,髒兮兮的上衣和長褲,稍顯瘦弱的黝黑手臂沒有衣袖掩飾。

  可是他能使用魔力,是克里絲達曾經說過的電屬性,效果是增強反應能力,配合魔法道具,讓優花梨覺得一對一或許有機會輸。

  優花梨環顧四周,是個破爛的小木屋,隔著牆壁的一段距離有不少聲音,可能是酒館或餐廳之類。

  空氣中彌漫一股不好聞的氣味,貌似無關房屋,而是空氣本質上就不好。

  優花梨不解地看向他,「抓我過來又想要我幫忙?我能幫什麼忙?」

  「主要是為了溝通,因為當時不這樣做的話,其他人就會來攪局。」

  優花梨蹙眉思考。其他人的話,就代表有人以自己為目標嗎?還是說整個小隊都是?

  「我的隊長和隊友呢?」

  「失敗了,沒抓到。」

  偉特轟聳聳肩,無奈地說。

  「你們弄傷他們?」優花梨的語氣充滿質問,畢竟是經歷過戰鬥的人,隱約中的怒氣使旁人戒備起來。

  「沒有沒有,其他人頂多就是稍微接觸,畢竟我們的目標是想讓你們幫我們幾個忙。」

  「那其他人呢?」這個才是優花梨目前最想知道的問題。

  「我盡可能回答,據我所知是五個人,我們應該是都有接觸到。紅色頭髮我們抓不住就跑了,另外三個被瘟疫攔截,所以下落不明。」

  優花梨有從克里絲達口中知道瘟疫這個組織,因為克里絲達只有文件上的信息便講了一些,大致上就是以改造為目標的組織。

  「三個都被抓去了嗎?」

  「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嗯。」

  優花梨嘆氣,看來眼前的人是真的不知道。

  「那抓我們是為了幫什麼忙?」

  「革命。」

  偉特轟露出爽朗的笑容,眼神中爆發出與他外表不符合的閃爍光芒。

  ~★~

  「妳好,醒來了嗎?」

  當我睜開眼時,見到的是白潔的天花板,還有一道溫柔的女性聲音,可是我並不認識這個聲音,平常的話應該是隊長。

  「妳是誰?」我看著眼前的人,她只是微微一笑。

  「不用擔心,我不是壞人,妳出現在案發現場,我們了解到妳是魔法師協會的人,所以代替他們來照顧妳。」

  「其他人呢?」

  她隨即露出遺憾的表情,「對不起,其他人下落不明,我們正在積極尋找,目前只知道在下城。」

  「下城?」好像有聽過隊長說過這個詞彙。

  我嘗試動了動四肢,發現身體好無力,也沒辦法使用魔力。

  我於是試圖回憶,希望能想起什麼,卻發現好模糊,都是斷斷續續且頭痛不止。

  「妳先休息,不用擔心,等到妳可以活動的時候,我們再一起去下城尋找妳的同伴。」

  「嗯。」

  「對了,忘記跟妳自我介紹,我是史黛拉•格立帝凱,是執法者的總隊長。」

  在那冷峻的臉下,慢慢地揚起笑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