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江山謠】二十五、邀盟入幫

凌曉潔 | 2024-06-25 06:00:07 | 巴幣 224 | 人氣 52

江山謠
資料夾簡介
熱愛行俠仗義的刁蠻大小姐和她武功高強的舔狗護衛

       翌日一早,四人又聚在餐桌前,桌上陳列著豐盛的早食,魚粥、白麵饅頭、醬瓜、腐竹、煎雞蛋,還有兩大盤包子,分別放在江遠舟和洛城風面前。

  江遠舟一坐下對著自己面前那一大盤就開始皺眉頭。

  「這是什麼?」

  「豬肉包子,我做的。」

  「為什麼每個都長得不一樣,大小也差很多?」

  「我做的就是這樣,自己說要吃的現在還抱怨什麼。」

  江遠舟卻又瞟了一眼洛城風面前那一盤,明顯外觀整齊好看很多。

  看來楚玉梔是把做得好看的都堆在那一盤子裡了,奇形怪狀的才放到自己這一頭來。

  「這不公平,我要洛兄那盤。」

  「不可以搶阿洛的,你的就是這些。」楚玉梔瞪眼哼哼:「愛吃不吃。」

  江遠舟當然不可能真的去搶食洛城風的包子,看著楚玉梔明顯偏心的嘴臉,他也只能苦著臉拿起一顆醜醜的包子放入口中,然後意外發現滋味不壞,又盛了一碗春杏熬煮的魚粥啜了一口,臉上表情更驚豔了。

  「這包子雖然看著比較奇特,口味倒很好。」

  聽到江遠舟稱讚包子好吃,楚玉梔臉色稍霽,心情也好了起來。

  「當然了,我做的哪裡會差,喜歡就多吃點吧。」她笑咪咪道:「明天我還做。」

  洛城風也讚道:「大小姐的包子真的愈做愈好了,味道又好,形狀也比昨天好看許多。」

  江遠舟聽了心下警覺不對:「昨天妳也做豬肉包子?」

  「是啊。」

  「明天呢?」

  「還是做豬肉包子。」

  「妳該不是只會做豬肉包子吧?」江遠舟搖搖頭:「天天吃不膩麼?」

  「膩不膩和你有什麼相關,阿洛就喜歡豬肉包子,對不對?」

  「嗯,大小姐做的我都喜歡。」

  江遠舟接口道:「那我喜歡芝麻糊和韭菜包子。」

  「你哪位啊?」楚玉梔嫌棄地看了他一眼:「你是托了阿洛的福才有包子吃的,現在還敢東挑西撿,會不會太厚臉皮了?」

  江遠舟一嘆:「我這也是為妳著想,一個女孩兒家本就該多學點廚藝,我若娶了妳……」

  總算看到楚玉梔眼中沸騰的殺意,江遠舟笑著改了口:「將來不管妳嫁了誰,天天只會做包子,這不是也大失面子麼?」

  「我又沒要嫁,」楚玉梔冷冷道:「一個江湖俠女就是要快意恩仇仗劍天涯,誰要結什麼親?」

  「那也不可能行俠仗義到八十歲,把自己拖成個老姑娘又有什麼好處,妳總有一天要嫁人的。」

  「要你多管閒事啊?」楚玉梔一言不合就起身離坐:「心情不好不吃了,先回屋去,阿洛你吃飽了叫我一聲,等會一起去找君思肖。」

  也不待洛城風回應,她就自顧自出了懷香堂。

  堂中三人各自靜默,春杏囫圇吞了一碗粥,藉口收拾廚下也就走了,堂中只剩江遠舟和洛城風對坐著。

  洛城風嘆道:「江幫主為什麼總要和她過不去?」

  「是你家大小姐總和我過不去吧,」江遠舟吃掉面前最後一個包子,悠然道:「你怎不去問她?」

  洛城風只好沉默,這兩人的性情都挺唯我獨尊的。

  「江幫主真的有意於大小姐麼?」

  「有意如何?無意又如何?」江遠舟饒富興味看著洛城風:「你問這話是為了她還是為了你自己?」

  洛城風定定望著江遠舟:「我不希望你傷害大小姐。」

  江遠舟失笑:「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可能傷得了她——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江幫主什麼意思?」

  「你就繼續寵著她吧,不過你做再多怕也沒用,這女人大大咧咧的,她根本不會發現你心意。」江遠舟瞟了他一眼:「你真能這樣一輩子陪她耗?總有一天你們會各走各路,到時真正傷她的人是誰?我只知道絕對不會是我。」

  「江幫主你自己又是怎麼看待大小姐的?」洛城風冷道:「為了邀盟玄劍山莊而把大小姐的婚事牽扯進來,卻又整日和她嘔氣,你對大小姐真有一點真心?」

  「這個嘛……你猜猜?」

  見洛城風瞬間沉下臉來,江遠舟知道自己鬧得過了,也正色道:「我和你開玩笑呢你就擺臉色,實話告訴你吧,我已經沒想要對玄劍山莊出手,也沒想著要娶你家大小姐了。」

  洛城風一怔:「江幫主對我說這些話妥當麼?」

  「為了安你的心啊,那我能有什麼辦法。」江遠舟低聲道:「不瞞洛兄說,一開始我是想利用這件事邀盟朱少英,再趁勢併吞玄劍山莊擴大我神農幫勢力的。」

  「現下江幫主不想了?」

  「沒那麼想了。這兩日我其實也沒閒著,藉著尋劍為由,玄劍山莊裡外上下的事我也打聽了個七七八八,整個山莊弟子加僮僕一百二十多口,我真正想網羅的大概也只有元天罡和君思肖。」

  「朱莊主呢?」

  「他是堂堂一莊之主,本來就不可能屈居人下吧。」江遠舟道:「不過元天罡和君思肖也是,兩個都是大好人才,但和他們談過之後我能斷定他們都不可能背反玄劍山莊到我這兒來,朱少英的禦下之術實在令我佩服。」

  「我聽說朱莊主、元管事和君教習是打小一起長大的交情,他們之間的羈絆當然非比尋常。」

  「想必就是如此吧。總之,我原先的確想併吞玄劍山莊,但現在看來莊中除了元天罡和君思肖,其他人並不值得我費心出手延攬,而這兩人目前也不可能為我所用,那麼原先的計畫就失去意義了。」江遠舟搖搖頭:「既然如此,暫時和玄劍莊維持友好關係即可,任何進一步的動作都是以後的事。想要維持友好關係,我助朱少英尋劍就很足夠,娶不娶朱大小姐或楚大小姐都不是必要的考慮,我若幫了這個大忙又不求娶她們,朱少英只怕還更承我的情,神農幫和玄劍山莊關係會更好。」

  「江幫主果然深謀遠慮。」

  江遠舟不無得意:「你去掃聽掃聽,這兩年被我併吞的勢力不少,自然是積累了不少經歷,我這次的判斷也不會錯,暫時這麼做是最好的。」

  「江幫主既然早就不想拿婚事來當酬賞了,卻還是成日拿這事來氣我們大小姐又是為何?」

  「我說過了,因為很有趣。」江遠舟笑道:「我特別喜歡楚大小姐被我氣得無可奈何的樣子,看著她那倒楣樣子我都能配得下三碗飯。」

  想想春杏昨天說的話,洛城風一嘆,他已經判斷不出江遠舟對楚玉梔真正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了,與其說「江遠舟喜歡楚玉梔」,不如說是「江遠舟喜歡捉弄楚玉梔」。

  因又問道:「江幫主把什麼話都對我說,不怕我轉頭就去告訴我家大小姐?」

  「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江遠舟擺擺手,毫不在意:「比起她,我現在更在意你。」

  洛城風難得皺了眉頭:「江幫主到底想說什麼?」

  「你也是我想延攬的人才啊洛兄,」江遠舟興致高昂:「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神農幫?」

  洛城風又怔住,他萬萬沒想到江遠舟會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

  「江幫主說笑了,我是大小姐的護衛,當然不可能加入神農幫。」

  「我明白我明白,不過你在她身邊一天就那麼點工錢夠幹什麼的?」江遠舟意有所指:「將來你要成家立業娶媳婦,樣樣都很花錢,也得自己多考慮考慮呀,認真講,我這裡很不錯的。」

  「我已經答應大小姐會陪她闖蕩江湖,只能辜負江幫主抬愛。」

  江遠舟看著洛城風,眼中充滿評估的意味:「我知道現下我不可能說得動你,不過等玄劍山莊事了,你真的可以好好考慮,神農幫只要我在一日,隨時都恭候洛兄大駕。」

  「多謝江幫主盛情,我先去看看大小姐,江幫主一會要和我們去找君教習麼?」

  「今天就不了,你家大小姐恨我恨得要命,我們要是一起,只怕讓你為難。我今天回錦福客棧一趟,看看小的們有沒有什麼發現吧。」

  「明白了,我先告辭。」洛城風輕道:「不管是江幫主那兒還是我們這方,都希望今日能有些進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