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代理孕夫 第十一章 (上)

林賾流 | 2024-06-25 03:42:49 | 巴幣 100 | 人氣 459

連載中代理孕夫
資料夾簡介
國家情報局首長AlphaX前小說編輯Beta。

「對了,Ash,你就沒有想問我的事情?」瑞梅克盯著一聊完發情期話題就飛到餐桌邊拒絕與自己同坐沙發的Beta遺憾地問。
 
「什麼?例如紅毛的資料嗎?如果有能將他送去吃牢飯的犯罪證據我會順便看看,在這之前我沒興趣。」先前當編輯時,徐夜柏不願意照樣得捏著鼻子檢閱許多不合口味粉碎三觀的文稿,最糟的是,那些稿件最後也沒創造任何商業價值,徒然浪費他的時間。
 
甚至有些不講理的作者和讀者找到出版社討說法,被總編丟給徐夜柏善後,這時在家工作的壞處出現了,徐夜柏只能線上處理相關爭議,這些額外麻煩不分晝夜進一步摧殘徐夜柏所剩無幾的理智與穩定情緒,最終導致的職業病是徐夜柏對於反感以及沒必要把握的資訊比一般人還要牴觸,就算意外聽聞也不會進入大腦,從他對瑞梅克個人資料和花邊新聞之無知可見一斑。
 
工作就是工作,徐夜柏兼容並蓄,工作以外的垃圾資訊徐夜柏一概視而不見,說到這個,他還有兩百多集的寄生蟲獵人手冊系列尚未重新溫習呢!
 
「你真的不好奇?」瑞梅克問。
 
「輝鵲大人,還記得我們最初見面那一天嗎?難道紅毛和你有可比性?」徐夜柏連全球知名大人物兼本國重要官員的瑞梅克身高年齡都搞不清楚,但他對瑞梅克的正經功勳政績如數家珍。
 
「我明白了,你這個習性還挺討人喜歡的。」徐夜柏對雜魚貨真價實的冷漠這點讓瑞梅克相當開心。
 
徐夜柏下午到社區繞了一圈教訓紅毛,儘管耗時不多,SAN值卻是降了不少。
 
原意是想造成紅毛對吉米失去興趣的既定事實,這部分就由他故意搞事吸引仇恨即可,互動過程中徐夜柏卻察覺紅毛意圖有些古怪,驅動這個Alpha不自然示好行徑動機顯然與私人恩怨無關。
 
徐夜柏在首都毫無利益牽扯,編輯職業建立的一點人脈相當淺薄,近乎全斷狀態,有關係的是代孕實驗和瑞梅克,反正瑞梅克查得出來紅毛背後勢力和這人的小動作,不需要他班門弄斧。
 
紅毛放在社區裡反倒成了一顆未爆彈,幸虧天琴社區住戶彈頭當量比紅毛大的比比皆是,徐夜柏不是很擔心,上流社會恩怨情仇勾心鬥角總歸是瑞梅克負責的工作。
 
「坐回來吧!Ash,我還有東西沒讓你看。」瑞梅克拿起公事包放在腿上拍了拍。
 
徐夜柏將布丁碗洗乾淨後倒扣在瀝乾架上,這才慢吞吞走向瑞梅克,選擇與他相對位置坐下。
 
「和你今天的精彩表現相比,我這邊只是吩咐底下做事太過黯淡,幸虧有點收穫了。」瑞梅克從公事包裡拿出一疊文件,像高級交際花展開蕾絲扇子般,將五份檔案擺成扇狀遮住下半臉,露出惡魔般的紫色眼睛,該死的魅惑人。
 
「什麼意思?」
 
「瑞梅克‧輝鵲專屬抱睡券,一張有效期限一星期,每份代表那天極樂鳥俱樂部裡某個霸凌者曾經犯下的一宗罪行,一定能起訴判刑或協商讓受害者得到巨額賠償的犯罪證據檔案以及我的協力承諾,允許提前兌現但必須劃定日期,你最好確定再打開。」金髮Alpha瑞梅克撤下文件扇,攏回一疊交給徐夜柏。
 
徐夜柏接過檔案時雙手微微顫抖,瑞梅克則打開手機月曆放在徐夜柏面前。
 
「只有這些嗎?」黑褐髮青年問。
 
「當然不只,考慮時間寶貴,我讓家族情報員優先調查證據充分且惡性重大的案件,保證沒公器私用,新的抱睡券和其他服務券陸續製作中,我得說,公務員可不具備這種效率。」瑞梅克非常清楚拿出何種代價徐夜柏會買帳,金錢的邊際效益在簽訂代孕契約後已經趨近於無。
 
與其說徐夜柏物慾淡薄,不如說懶性佔了上風,每個人對金錢夠用定義不同,很明顯徐夜柏屬於偏低的那種,主因是他的娛樂需求大多可以上網免費取得或使用公共資源解決。就算得花錢,普通編輯薪水也能覆蓋不高的消費,一個低調守法不給政府添亂的完美公民,還欣賞支持瑞梅克從政方針與任內表現。
 
身為政府高層的瑞梅克平常當然很喜歡這類選民,但要針對徐夜柏下手時,他開始感覺到典型Beta棘手之處,滑溜的不沾鍋,大家都是外星人後代,誰也不能完全通吃另一邊。
 
幸好徐夜柏不是沒有弱點,相反地,他的弱點還很明顯,只是得費心鑽研親自介入方能見效,他的小Beta心軟卻講義氣。
 
「不必麻煩了,我要一次全部兌現,從你結束發情期後的隔天晚上開始。」徐夜柏直視情報局長說。
 
黑褐髮青年果然選擇立刻協助受害者取回公道,儘管他要為此負擔更多個人壓力,或者按照徐夜柏的說法,都是他能力範圍內非做不可的事,沒有可比性。
 
瑞梅克吹了聲口哨。「夠爽快。其實有Ash專屬抱睡券更棒,我們來以物易物,我也可以被抱睡的。」
 
徐夜柏想像他的提議,頓時冒出一陣惡寒。
 
「沒興趣,你太大隻又都是肌肉抱起來不舒服,而且我睡相差,實務上辦不到穩定抱著一個人睡。」徐夜柏寧可抱拳擊沙包,至少沙包不會對他資訊素壓制。
 
瑞梅克滿臉遺憾,不肯輕易放棄:「只抱我的頭不行嗎?這樣肯定塞得進你的懷裡吧?」
 
「你是指拿我的胸膛當枕頭嗎?」徐夜柏舉起雙手在胸前虛空擺弄模擬後再次拒絕:「我睡迷糊了摸到要害部位可能會對Alpha鎖喉再找抑制劑注射,尤其你最近又給我好多支,目前你帶來的威脅性還是大於安全感,雖然以你的實力不會死,要是鎖喉讓你覺得舒服,那我可能要重新考慮代孕契約了。另外被一顆頭壓著胸口我呼吸不順根本睡不著。」
 
情報局長嘴上勸他別太浪費高級Alpha抑制劑,給徐夜柏的針劑儲量依然大方管飽,徐夜柏猜測是遇到其他得罪自己的Alpha可以多扎幾針的意思,比如紅毛。
 
瑞梅克用眼神說「你真嬌氣」,卻沒否定徐夜柏的話,顯然某種程度上已經體驗過徐夜柏的自動攻擊了。
 
「如果是為了小租戶必須要做的行動,你發句話就行,我不會反抗,抱睡就抱睡。」徐夜柏再次重申原則。
 
只不過徐夜柏也很清楚,倘若不設置防線,瑞梅克將踏著鐵蹄長驅直入,徐夜柏則無意將自己的極限與身體控制權輕易交出去,生活作息散漫慣了的徐夜柏為了扛起小租戶生命已經強迫自己凡事以胎兒為重,受不了還有個無所不能的傲慢傢伙二十四小時按著他的頭。
 
沒錯,徐夜柏給瑞梅克最大評價就是傲慢,還是可以對抗宇宙膨脹的那種,習慣瑞梅克那副「我不說但我超級厲害」的模樣後,今天看紅毛都有種讓人想同情的可愛了。
 
雖然瑞梅克若是能憑本事說服,拿出證據以理服人,徐夜柏確實會乖乖配合,目前情報局長一直如此推著徐夜柏前進,節奏力度都聰明地控制在徐夜柏尚能忍受範圍內,沒白費同居時間觀察入微。
 
「哦?是嗎?我反而覺得Ash富含革命精神。」明明連同床都要跟他討價還價砍到五折的兩天一次才肯罷休。
 
「你的錯覺,難道輝鵲大人是獨裁者?」
 
「我的確是。」
 
好的,人家都這麼乾脆承認了,徐夜柏無言以對。
 
「孕體生理健康確實重要,但心理影響猶在那之上,再怎麼樣,命令都比不上獎勵效果更好,我是個看重實績的人。」瑞梅克不吝自曝他大費周章調查徐夜柏喜歡的犯罪證據充當抱睡券原因,豐收速度立竿見影。
 
徐夜柏就在瑞梅克面前打開調查檔案專心閱讀,也等於告訴瑞梅克他一次就要花掉五張總共為期五週的抱睡券。
 
黑褐髮青年看得很仔細,有的部分甚至反覆閱讀,但他沒對瑞梅克提出問題。
 
「我猜你一定有很多細節想問?」報告只是簡化後的結果,瑞梅克對他此刻安靜的心理活動相當好奇。
 
「其實我不認識這些檔案裡的加害者和受害者,如果你知道更多細節,雖然不意外,但我寧可你權力下放給適合辦冷案的專家,把心思用在更緊急的本業上。」徐夜柏說。
 
「我還以為你會說每個人的權益都是珍貴平等的。」瑞梅克攤開雙掌,手心向上,作勢模擬天秤。
 
「理想是這樣沒錯,不過現實中有適才適所的差別,另外最大問題在加害者背景讓法律和執法部門閉眼,甚至被害人自己都不敢出聲。當然你打造這份抱睡券的價值就是要拚背景了,我非常期待。」徐夜柏也知道他此刻的衝動要用身體償還,話說回來為了小租戶他本來就會答應瑞梅克的接觸要求,情報局長還費心幫他製造助人為樂的誘因,徐夜柏不能不領情。
 
「我也很期待,不是客套話,從小到大我很少仗勢欺人。」瑞梅克露出燦爛的微笑。
 
「不是別人不說就是沒做好嗎?輝鵲大人,你的姓名長相擺在那裡,坐著恍神也會有想討好你的人擅自揣摩你的想法,看某人不爽或搶地盤之類。」徐夜柏翻了個白眼。
 
「真的!因為我仗勢欺人傳到家裡會被父母和瑪麗安揍,我怎會給自己留這麼蠢的把柄?那麼多雙眼睛在看著我。」瑞梅克的解釋很有說服力。「合理、合法還有壓倒性的個人實力很重要,所以我從小就刻苦鍛鍊,毫不浪費自己的天賦,這樣才能快樂地為所欲為。」
 
瑞梅克前傾認真地看著徐夜柏道:「至於你說他人揣摩我的意思,我不輕易結交朋友,反而是打著我的名號壞我名聲的人下場不太好!所以我剛剛說『很少』,而不是『完全沒有』仗勢欺人,守護家族名譽動手是安全範圍。」
 
「要是權貴子弟都像你那樣就好了,瑞梅克。別說權貴了,有點資產人脈就喜歡踐踏弱者的大有人在。」徐夜柏誠懇地說。
 
「我只能說家庭教育很重要,從小克密拉特就挑明他沒空替我擦脂抹粉,做錯事自己負責,打著父親的名號壞他名聲也要揍我和斷我生活費,我懂事起就只能靠自己努力活下去!」瑞梅克假裝抹淚道。
 
「但母親都比較寵兒子吧?拉妮珊(Ranissan)夫人沒護著你?」同居幾個月了,至少徐夜柏對瑞梅克雙親新聞背景算熟稔,儘管他沒主動探聽,也就是在網路上查個大略印象,都是共和國軍方和社交圈名人。
 
瑞梅克一瞬沉默。
 
「不是嗎?」情報局長現在表情很不對勁,徐夜柏暗暗將手伸入口袋裡握住抑制劑針筒。
 
「我們家是Alpha負責育兒,但克密拉特軍方工作責任又很繁重,就算有瑪麗安幫忙,我很多地方還是得自力更生。」瑞梅克這段話實在不像開玩笑。
 
徐夜柏一臉問號。
 
「令堂是Omega沒錯吧?網路上大家都說拉妮珊夫人是Omega標竿,雖然不常公開活動,這一點卻充滿古典Omega之美。」
 
「你覺得Omega有哪些特徵?」瑞梅克反問。
 
徐夜柏立刻想到海因里希,回答身材外貌顯得很膚淺,提到力量和體質又像歧視,當然只能挑優點說,徐夜柏選擇從安全答案優先回答:「擅長感受鑑賞藝術與美,創造舒適溫馨的生活環境,喜歡照顧弱小。」
 
「我就見過對美學感受如同叢林野生猩猩般的Omega,還是領頭的公猩猩。」瑞梅克平時熠熠生輝的紫水晶眼眸此刻有點死魚眼的感覺。
 
「你說Alpha和Beta裡特別粗魯的群體我還相信,Omega再怎麼樣也不至於……」徐夜柏似乎猜到瑞梅克想說什麼,不敢置信地睜大眼睛。
 
「那是我媽,我比你熟。」瑞梅克說。
 
「噢。」
 
徐夜柏回神一想又感到不太對,他研究輝鵲家族時當然沒錯過瑞梅克的母親,典型出身高貴舉止優雅的女神級Omega,簡直是教科書等級夢中情O,原來真的是照教科書演的。
 
「可是令堂在媒體上看起來非常符合人們對名門Omega的想像。」徐夜柏垂死掙扎。
 
「世人只看到我和父親死命將她頂上去的人設,必要時,男人就得進化!連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認,Alpha遇到Omega時容易失智,你們Beta遇到漂亮美人也沒冷靜到哪去,多年來竟然奇蹟地混過去了!政治就得爾虞我詐,拋棄良心!」瑞梅克雙眼無神看著天花板,像是那裡有個大黑洞。
 
「性別只是刻板觀念,當事者不覺得勉強就好。」徐夜柏還真沒辦法就瑞梅克那句評價為自家性別辯護,愛美之心人人有之。總而言之徐夜柏對社交界毫無興趣,瑞梅克的母親公開資訊相當有限才稍微往該方面補充知識。
 
「我母親不管地位形象這些瑣事,就像我跟你的交易一樣,只要克密拉特給她想要的,她可以偶爾端莊亮相鞏固人設。當然,拉妮珊很愛我,也試圖養育過我,但她真的不適合照顧孩子,隨便一個Alpha都能做得比她好,我不是誇飾。」
 
「冒昧請問,你的母親有暴力傾向或精神方面問題嗎?我不會外流祕密,只是擔心你,要不要回答隨你。」徐夜柏理智知道這時打哈哈帶過比較好,畢竟他們只是契約合作關係,但瑞梅克先起這個頭主動分享家務事,徐夜柏對三年不見的前同事吉米都坦誠對話了,他不想給細心照顧自己的瑞梅克差別對待,還是較低的那種。
 
「看你怎麼定義暴力,你會把走路時不小心踩死螞蟻說成暴力嗎?我的母親以她的家系特性來說精神很正常,她是血統凌駕性別的少數個例,最強大的Alpha配她只是剛剛好。她不會與人敵對,脾氣其實很溫和,但對別人承受能力毫無概念,缺乏同理心。我小時候好幾次被母親打飛骨折,她覺得只是輕輕處罰我調皮,事實上拉妮珊也確實是輕輕的--以她的標準。徒手最危險,拿鐵棍都安全多了,至少從材料變形程度可以直觀衡量力道。她就像套著Omega皮的地外純種,有拉妮珊在,軍隊都得後退。懂事後我非常理解地外純種入侵地球前為何繁衍困難。」瑞梅克像是憋很久了不吐不快。
 
「你怎麼健康長大的?」徐夜柏問。
 
「靠克密拉特殫精竭慮擠出時間照顧,頂尖Alpha體質,瑪麗安在各種大小事上居中協調,再加上許多求生本能。我十四歲就主動報名首都軍校青少年班,軍校對我來說比家裡安全,那時我已經能獨立了,不想為難父母像普通人那樣陪伴我,我和母親都喜歡獨處,自學各種知識沒壓力。另外我喜歡他們用傳授戰鬥生存技巧的方式表達關愛,對我來說很實用。」瑞梅克猛然起身走向徐夜柏,蹲跪下來抓住他的手。
 
「這些事我沒告訴過別人,我認為老媽的個性沒什麼見不得人,可惜她的能力和血統最好保密,還得考慮政治因素和層層複雜安保問題,拉妮珊和現任總理是老朋友,很純的那種,想不純也不行。我認為Ash聽了頂多更了解我,不會大驚小怪,我說對了嗎?」瑞梅克凝視著表情複雜的徐夜柏。
 
剛把手從口袋裡抽出來就被抓住的徐夜柏只能點頭:「你們家血統特別嘛!再說六種性別都有特例,我不在乎輝鵲家族隱私,知道表象或真相其實差不多,反正你沒公開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
 
「其實我公開的私事你也知道不多,顯而易見。」瑞梅克指出這個血淋淋事實。
 
「我後來有做功課了!」徐夜柏本來連瑞梅克母親名字叫什麼都不知道,拉妮珊夫人沒有公開事業更不常參與公眾活動,就是個傳說人物,共和國人民一般都將拉妮珊夫人當成輝鵲家族密藏珍寶,頂多津津樂道有她出席的慈善社交活動,祕密作風的確是保護嫁入名門的Omega常見方式。
 
徐夜柏現在知道原因,不管瑞梅克的母親私下喜歡何種生活,總之不適合推廣。難怪瑞梅克和其他上流社會Alpha相比格外不同,徐夜柏還以為那是地外純種著名後裔約定俗成貴族教育特有風格,原來是家庭因素導致提早獨立養成的我行我素。
 
「你沒必要告訴我這些私密。」徐夜柏說。
 
「但我又能告訴誰?小鳥兒,的確沒必要,只是想說而已,你可以當成我順便向小租戶介紹他的爺爺奶奶。不用擔心我家像小說裡描寫的豪門世家那樣狗血,當然我無法保證所有輝鵲家族成員想法態度,但克密拉特和拉妮珊這對夫妻目前統治著所有輝鵲成員,短時間內不會衰敗易手,外加我不想竄位。至少我的父母不會排斥小租戶,甚至可能很喜歡他,只要是我的種,我付出努力得到的後代,有我一半基因肯定聰明好看。」瑞梅克補了一句:「就算父母不喜歡小租戶也無所謂,我自己養。」
 
黑褐髮青年長長歎了口氣,親情加苦情牌顯然是瑞梅克應對他一次答應五週抱睡的心理作戰,為了減少徐夜柏的不安和不信任。
 
徐夜柏確實擔心過關於這個由Beta代孕的奇怪後代,輝鵲家族與瑞梅克本人意願衝突,卻隨即放棄想像更多,都不確定能否成功生下沒有血緣的孩子,再者小租戶誕生之後命運毫無他置喙餘地,自尋煩惱只會讓目前身心狀態更糟。
 
儘管勉強自己不去想,疑慮卻不會輕易消失,徐夜柏很清楚那是他的罪惡感在作祟。
 
假使他沒參加代孕實驗,必然有另一個人接下繼承瑞梅克基因的胚胎,但「小租戶」就不會存在了,那個胚胎是生是死都與徐夜柏無關,他從認知上就不會意識到這個生命存在。
 
徐夜柏無法自己地推導另一種可能性:胎兒沒滿四個月,現在放棄還來得及。
 
Beta垂眼看著瑞梅克握著他的大手。
 
徐夜柏生下這個代孕胎兒的原則是堅定的,卻不代表他的意志不受考驗,疑慮甚至時時刻刻跳起來咬他一口,瑞梅克也是相當敏感的傢伙,情報局長前面提起現在是精主和代孕者們中止妊娠的黃金決策期,並未將徐夜柏剃除出去,並且立刻表態獨立負責的意願。
 
「好吧!」徐夜柏只說了這兩個字,連他都不明白自身想表達什麼,瑞梅克卻將額頭抵在徐夜柏手上,彷彿安心下來般輕輕「嗯」了一聲。
 
真是野獸般的直覺和狡猾手段。
 
徐夜柏忍住一腳踹開金髮Alpha的強烈衝動,現實是他踹不動,抽了好幾下手瑞梅克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徐夜柏拿起那疊犯罪檔案改變話題。
 
「我沒在這五份檔案裡看見紅毛,你手下們還沒結案的調查行動裡有他是嫌疑人的事件嗎?」
 
當天在極樂鳥俱樂部裡的其他AO霸凌者姑且不論,住在相同社區又與他正面接觸的紅毛,徐夜柏不信瑞梅克沒特別盯著此人。紅毛主動找上門的行徑也很可疑,徐夜柏眼前可是國家情報局長,歷來待這個職位的都是寧可錯殺不能放過的偏執狂,目前徐夜柏不認為瑞梅克是例外,反而有可能是最極端的一個。
 
「很遺憾,目前沒有與他相關的犯罪情報,在極樂鳥俱樂部遇到你可能是這人的少數失誤。」瑞梅克說。
 
「我和他對峙時,紅毛確實說他不親自動手也不下具體命令,倘若這是他的一慣作風,確實很難用實際證據將他定罪。」徐夜柏皺眉。
 
「我還沒倒查二十年呢!一次檢舉方便這些人買通同一個法官或檢調小組豈非無趣?鈍刀割肉慢慢來。只要證明紅毛持有犯罪證據如照片和影音檔案,或與直接霸凌暴力犯有對價關係也能起訴他,這邊還只是列舉合法手段,『不到違法』的方法更多,不是只有紅毛那類業餘小鬼能用,專業好手可都在領國家薪水了。」瑞梅克給了他一個標準花花公子的眨眼。
 
「很高興你能幫忙,實在不想浪費你我時間精力在這些混混身上,我會幫你祈禱能從中撈點政治好處,惡霸背後家族勢力肯定有些骯髒事,某些把柄說不定正好派上用場,誰叫他們得罪我,而我的靠山是你。」徐夜柏輕撫過那堆檔案。
 
「我已經通知被造冊的受害者如何因應,想伸張正義就聯繫我推薦的律師並小心人身安全,想要錢我這邊也有代理人能協助談判安全轉移賠償金,無論加害方利誘或威脅,隨時搜證當新把柄。這可以玩上好幾年,當然不必你我親自勞神,有承接這方面業務的記者與偵探事務所,還有遊走灰色地帶的地下情報組織,Ash只需等著看報告或新聞即可,我們的生活還是要繼續過下去。」瑞梅克很專業的描述一個省事又美好的未來,適合徐夜柏這種偶爾關心進度的熱心吃瓜民眾。
 
「雖然這是你拿來哄我的籌碼,我還是想正式跟你說聲謝謝。」徐夜柏認真的說。
 
「那你親我一下,嘴對嘴。」
 
「不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