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1-5-2:|我與你與風《水晶之子們的輓歌》

媻極亞的芽豆靈 | 2024-06-24 21:24:19 | 巴幣 2210 | 人氣 530


上一章    回全覽 回首篇    下一章






  寧靜之丘的海鷗鎮就位於星辰海岸的邊緣,海鷗鎮絕佳的地理位置讓當地漁港成為不少運輸貿易必經的重要港口,也是當地的經濟命脈。
  這裡每天都可以看到運載著各式各樣貨物的船駛入港灣,即使再稀奇的貨品,當地居民早就習以為常,但對於樂於接觸新奇事物的人來說,在這裡必定可以增廣見聞。
  居民的日常生活也都與大海有關,無論是食衣住行都離不開大海豐富的資源,海鷗鎮特有的漁民料理吸引了不少美食家前來品嘗。但有趣的是,當地的居民對於難以入手的山林野味更有興趣許多。

  ——寧靜之丘.擁有美麗海景的繁榮漁港。






  「呿,我只不過休息一下,就碰上搶劫了!」

  穿著送貨員制服的男子在路邊對著空氣訴苦。

  「這不是我的錯吧?沒人規定送貨員不能休息吧?人都會累的,我也真的只是稍微休息一下而已,誰知道會這麼倒楣。這下慘了,我賠不完了。」

  然後他發現,這裡不是只有空氣跟他自己而已。

  戴著神秘面具的少年待在一旁,一身魔術師的打扮,不知道注視送貨員多久了。送貨員甚至有種感覺,那雙面具的火焰後方透著強烈的視線感,彷彿底下還有另一種火焰,他不由得有些畏懼。

  「請問你是誰?千萬別告訴我,你是貨物的主人!」

  魔術師少年逮住送貨員的弱點,無情又面無表情地陳述道:「我跟你的貨物沒關係,但這附近似乎沒有其他人可以找了,所以只要你告訴我,為什麼那個方向全都是羊駝、還有怎麼進去,我就不會去貨運公司檢舉你。」

  「你、你真壞……」送貨員震驚地捧心。

  明明收到糟糕的評論,魔術師少年的背卻挺得更直了些。

  送貨員接著回答問題道:「那個方向?你是說以前的老鷹碉堡跟營地?羊駝?那你問錯人了,牧場的主人布洛托在另一個方向。」

  「為什麼他的羊駝會跑得到處都是?」

  送貨員瞬間變成一個飽受困擾的鄰里,大聲道:「這你就要問那些永恆之子了呀!等等,你知道什麼是永恆之子嗎?傳說在很久以前——」

  「停!否則我馬上去檢舉你!」魔術師少年兇巴巴。

  「咳咳,總之,有些永恆之子老是在收到牧場贈送的草原羊駝的當下,或者之後放生牠們,這些羊駝拒絕回到牧場,可是卻堅持集中在寧靜之丘,而老鷹碉堡又剛好是個空蕩蕩的賊窩,於是就變成這樣了。」

  送貨員說完,震驚地自言自語道:「難道是羊駝的部下搶了我的貨物?牠們既然能霸佔那裡,也許已經學會了指使強盜?」

  魔術師少年也低聲自言自語:「身為永恆之子的羊駝,就算是羊駝,說不定沒什麼做不出來的……」

  兩人接著一陣沉默,直到魔術師少年用揮手吸引送貨員的注意。

  「所以那些羊駝沒有主人,就算殺掉也沒有關係?」

  「等等,為什麼要殺牠們?還有你為什麼說得理所當然呀?而且布洛托一定不會同意的!」

  「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魔術師少年輕輕偏頭,質疑地反問道:「但你也說羊駝們拒絕回到牧場,牠們已經不在牧場主人的掌控裡了,既然所有的主人都放棄所有權,那麼,殺掉牠們,跟殺掉郊外那群野豬有什麼差別?」

  說到這裡,魔術師少年不禁看向野豬所在的山丘方向,喉嚨有吞嚥的滾動,送貨員也往那個方向看了一眼,但他想的是附近的海鷗鎮警備員布理斯。

  「你想進去老鷹營地?為什麼?」送貨員的眼神逐漸充滿懷疑,「如我所說,一個空蕩蕩的賊窩,裡面不該有更多住戶了。」

  而魔術師少年雖然不像壞人,但也不像個好人。天啊,寧靜之丘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場風波,去年的奪還戰還不夠高潮迭起嗎?

  魔術師少年注意到送貨員轉動的腳跟,他對這種轉身就跑的前置動作太熟悉了,但他仍然不動聲色,理所當然地頂嘴。

  「當然是去觀光,你這個豬頭。我難得放假,結果旅費都花了,才知道裡面塞滿會攻擊人的羊駝,誰來賠償我?」

  同是天涯淪落人,送貨員發現有人跟自己一樣無法面對賠償問題,心裡的懷疑變成同情了,腳跟也站穩了。

  「一點錢就算了,至少你不會丟工作啊。」

  「如果你其實能保住工作呢?

  一種淡淡的毛骨悚然在送貨員的皮膚上蔓延,但魔術師少年說的話正是他最需要的,不管那雙火眼面具後隱藏的是什麼,這時候都不重要了。

  「你說你要幫我?」送貨員本來手足無措,神情歡天喜地,但很快地黯淡下去。他想起了什麼,本來的充滿希望逐漸沮喪。

  「你知道對方是什麼來頭嗎?算了算了,不說也罷,就憑你一個人我看是去送死還比較快。」

  魔術師少年從來沒想過自己得辯解一句:「我很強。」

  「不要逞強,雖然你是冒險者,那些可是永恆之子的羊駝!」剛說完,送貨員感覺空氣似乎變冷了,周遭的光線也變暗,他想可能是因為天空上剛好有經過的雲朵遮蔽了陽光與溫暖。

  魔術師少年氣勢洶洶地丟出一句:「牧場主人布洛托在哪裡?」

  「你怎麼不聽勸?算了,你沿著這條路……」送貨員交代完去牧場的路,還不忘提醒魔術師少年道:「如果看見路邊有羊駝,那很可能是從老鷹營地跑出來覓食的,千萬不要把牠們當成牧場羊駝,趕緊遠離!」

  魔術師少年快步遠離的時候,還能聽見原地的送貨員的聲音,繼續苦惱地自言自語道:「哎呀……怎麼辦啊,我該去找一下嗎?」






  午後的斜陽穿過稀疏的海岸樹林,停步的魔術師少年是奇賽爾,毀滅之子的火眸藏在雙眼著火的面具下。

  他看著不遠處吃草的羊駝群,想了想,認為沒必要引起風波與羊駝們的戒備,於是低調地繞過牠們,不久之後,他看見山坡下有一處靠近海岸的牧場,還有一幢大風車隨著海風轉轉轉,動物們在圍欄內自在地走動。

  海風也吹拂毀滅之子的袍角。



  奇賽爾是可以直接闖入老鷹營地的,牧場主人布洛托的意見根本不重要,雙手沾染羊駝的鮮血同樣不重要,但是,聖騎士少年很重要。

  將他保留在自己殺死的第一個生命這件事,奇賽爾其實懶得深究心裡的這個堅持,不管理由是什麼,他一直以來都跟這件事脫不開關係,反正再等也不會有多久,他有的是耐心。

  那麼,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像一個普通的旅行冒險者,前去與牧場主人布洛托談話,計畫一個不受羊駝打擾進入山寨的方法。

  海風的景色中,奇賽爾看見牧場的房屋前有一對夫妻,男人正是早先在老鷹營地看到的那個人,當時他嘗試與羊駝拉近距離,結果慘遭驅逐。

  夫妻似乎正在說什麼。

  「還真懷念剛開設牧場時的寧靜生活。」這句話,布洛托一直都在說,從老鷹碉堡還聲名大噪的時候,直到老鷹碉堡變成羊駝碉堡,他還是在說。


  「我一直都很擔心你會惹上麻煩。愛管閒事之前,應該先為家人著想。」

  牧場女主人是奧莉亞,她幾乎無時無刻都在收拾東西,好像永遠有東西需要她歸位或搬挪,如果她搬得動垂頭喪氣的丈夫,也許布洛托此時會被扔進飼料堆。


  奇賽爾走近的時候,奧莉亞正在說:「以前牧場的羊駝少了幾頭的時候,我都會請冒險者去老鷹營地幫我們報仇,而現在,我反而要擔心路邊的殘骸也許是那些可憐的強盜!」

  「我很確定就算是永恆之子的羊駝,牠們也不會改成吃葷。」奇賽爾說。

  「嚇死我了,你為什麼不出個聲?」奧莉亞拍著胸口,而布洛托扔然在專心地垂頭喪氣。「你是誰?如果你是來買羊駝的,牠們是非賣品,我們只賣奶酪。」

  「我只是個旅行者,要幫一個送貨員找回他被搶走的貨物,聽說老鷹營地的羊駝是這裡跑掉的,我如果想要進去,該怎麼對付羊駝而不傷害到牠們?」

  布洛托抬起頭,眼裡有了精神,「你想去老鷹營地?」

  然後毀滅之子被迫聽了好長一段控訴與抱怨,他的心思逐漸飄到晚餐的作法上。布洛托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的方法,否則早就成功帶回羊駝了。

  除了收集額外情報,奇賽爾也是要知會對方自己的存在,免得老鷹營地的騷動引來海鷗鎮的警備員,甚至是永恆之子。

  後來女主人奧莉亞接過了話題,她似乎是夫妻中擅長對外溝通的那位,把布洛托的廢話精簡成奇賽爾願意認真聽的版本,結束時,天也差不多紅了。



  大海的顏色變得深沉,陽光在海平面遠方留下起煙般的斑駁金斑,水氣升成紅色卷積雲,滴鑄在天上變成太陽的蠟淚,被海鷗刮刀般的翅膀劃過。

  雖然奇賽爾不在意天色的早晚,但是雪橇車裡有人在等他回去做晚餐,他還需要構思計畫,並在明天處理老鷹營地的事情,找到藏在裡頭的生命之葉。

  回去的路途總感覺有點漫長,等到奇賽爾看見藏在樹林中的雪橇車時,天上的淚斑已經冷卻,剩下一片海底般的星砂銀河。

  獨眼魔神堆好事先乾燥的柴火,奇賽爾就著火眸的紅光,雙手敲著打火石,在柴堆內部的草絮點上一簇真實而普通的火焰。

  從海鷗鎮看得到火光,但是沒關係,奇賽爾就是要讓他們知道新來的旅行者並沒有偷偷摸摸地,再加上牧場的通知,這樣反而不可疑。

  獨眼魔神雙手抱膝蹲著,替火堆擋著海風。奇賽爾一面訓練它說話,一面用磨碎的肉乾、調味料、水、路上拔的野菜煮成一鍋稠湯。這樣的晚餐具有讓人感到飽足的口感,又不需要太多準備,簡單而美味。

  史丹是永恆之靈去向唯一的目擊者,即使奇賽爾已經被光明暗示過永恆之火留在身上的原因、即使史丹其實把話說得不錯了,但奇賽爾還是沒有問任何問題,只是繼續訓練。

  毀滅低語仍然沉默著。

  聖騎士少年的眼底映著星光、銀河、火舌。

  屬於聖騎士少年的那份肉湯被倒進空的水囊,奇賽爾一手捏開他的牙關,一手捏著水囊輕擠,因為在安德魯村的經驗顯示用湯匙餵又慢又浪費食物。等到水囊盡完奶瓶的義務,奇賽爾再餵了少年一些水,直到他覺得那些湯被沖乾淨。

  奇賽爾三番兩次搖動水囊,確定裡面什麼也不剩,他總覺得水囊的形狀太過曲折(因為是動物部位製作的),會卡住一部份食物,每當他以為裡面已經空了的時候,清洗時卻會在裡面發現剩餘的食物,好像它們從來沒離過水囊。

  到了獨眼魔神負責的時間,史丹把聖騎士少年帶去下風處的草叢,坐上毀滅之子特製的魔法盆盆,同時奇賽爾在雪橇車中鋪好被褥,壓著一些行李充當枕頭,再將髦牛毛皮的毯子展開,把回來的聖騎士少年滾進去,自己也鑽進去。

  雪橇車的帷幕被放下來,星星成了遙遠模糊的微光,外頭的營火也成了被獨眼魔神踩碎的灰燼,底下保溫著隔天的早餐。

  海風偶爾會偷偷鑽進帷幕,讓它們搖動得就像某個古城的雨林葉片,但雪橇車內還是慢慢地溫暖起來,髦牛的毯子像一個鼓起的柔軟啤酒肚,死而復生般隨著少年們的呼吸起伏。

  奇賽爾習慣地翻身,面向永恆之子,那個不再有回應的懷抱仍然沒有回應,少年只是直直地躺平著,手臂形成隔閡,但奇賽爾對溫度滿足了,在自己的位置上捲縮好。

  「晚安。」他輕輕說。

  帳篷外傳來聲音:「嗚彎ㄤ,主人。」









  海風再次吹拂毀滅之子的袍角。

  無數的羊駝視線從老鷹營地的每個角落朝他射來。

  羊駝含著的口水也準備好射來了。

  奇賽爾無所畏懼,毀滅使命第一次如此輕鬆寫意,從牧場女主人奧莉亞給的蛛絲馬跡中,奇賽爾已經找到他要的答案,甚至可以說,自從成為「七位」,他第一次看見毀滅使命鋪出的道路,清晰得好像就在眼前,這是「阿塔奇奇」從來沒發生過的。

  現在,奇賽爾一手菲羅之槍,一手叉腰,像個大魔王抬頭挺胸,隨著羊駝們同時深吸一口氣,張嘴說——

  「你們做得好!」

  羊駝們你看我我看你,再看毀滅之子,口水在嘴裡嚼了嚼,沒有吐出來。

  毀滅之子氣憤地將雙手在胸前握緊,像個受害者一樣對羊駝們同情、憤慨不已,「那些可惡、可惡的永恆之子——」還往空氣狠狠揮了兩拳。

  「為什麼只有牧場主人受到你們的懲罰?不公平!」

  「永恆之子想在就在,想溜就溜,把被迫與他在一起的,也想丟就丟!根本不管你們一開始的意願,如果他們像那個牧場主人還敢來要求原諒——」

  充滿水份的吐氣聲從某些羊駝的牙縫間傳出,牠們一起掀起嘴唇,嫌棄地翻來翻去,露出一整排的門牙,前蹄踢呀踢地,表達著要給永恆之子們好看的想法。

  「——那就趕走、拋棄他們!」奇賽爾步步前進,拿出當初阿塔奇奇在阿茲那古城演講的氣勢,好像天上有個麥克風。

  「你們應該要找到那些永恆之子,不管他們在哪裡,就算殺去眾神身邊也要把他們拖回來,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報應不爽!還有你們的不爽!」

  現在羊駝們幾乎收起了敵意,在受害者聯誼會中找到了安慰,前蹄不停地在地面刮出鼓掌般的咚咚聲,同時甩動長長的脖子,發出「啊啊啊」的尖叫。

  奇賽爾在羊駝的包圍中舉高武器。

  「一起向永恆之子復仇!」

  「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啊~」

  「我也正在向永恆之子復仇的路上,需要在這裡找到一樣東西,你們願意讓我進去嗎?」

  此時,羊駝群中走出一個似乎很特殊的草原羊駝,也許是牠們的首領,有著稍微高大的身體,頭上彷彿植物的假飾羽有四瓣,就像一個完整的幸運草,而不是一般草原羊駝的三瓣。

  牠走到毀滅之子面前,長長的脖子擋住陽光,雙眼轉動,觀察這個與永恆之子有著截然不同氣息的陌生人,還有那雙面具火眼下方的視線感。

  一人一羊駝對視著,草原羊駝王無法解釋毀滅之子眼中的是什麼,但動物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是永恆之子的敵人,被黑暗纏繞。

  終於,草原羊駝王幾不可見地掀了掀嘴唇,羊駝們紛紛讓路。

  奇賽爾拿出嘔伊葉梗,指引的光線伸向老鷹碉堡的方向,奇賽爾跟著走進去,羊駝們仍然包圍他,但是不阻擋他,像一片軟綿綿的棉花海跟著他移動,好奇地探頭探腦。

  指引光線消失在遠處老鷹碉堡的入口地面,也許那個生命之葉就像嘔伊一樣正藏在土裡。奇賽爾直直地走過去,越走越快,甚至沒注意到跟著他的羊駝群早就停下,非常警戒。

  就在奇賽爾經過最後一個小營地時,左側的柵欄口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豬吼:「誰這麼倒楣,來到這裡讓我搶!」

  一個野豬人跳出來,高大到驚人的身體覆蓋綠皮,他轟隆一聲跳到奇賽爾身後,用陰影遮蔽少年。

  「留下你的買路財,我就讓你安全離開這裡!」

  就在強盜老大以為這個瘦小的冒險者已經害怕到不敢動的時候,少年緩緩轉身,手中長槍凝結的冰霜跟他的聲音一樣冷。

  「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強盜老大不小心,擠出一聲害怕的「嚶」。











  獨眼魔神史丹正在注視聖騎士少年。

  因為上次史丹在礦坑沒有看好抹布怪,奇賽爾這次下了更多嚴格的命令,確保史丹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會弄丟聖騎士少年。

  聖騎士少年也很配合,畢竟他每天在做的只有發呆而已。

  當毀滅之子的身影出現在小路盡頭,史丹站起來,用盡全力發出一聲招呼道:「花……迎……灰……乃……」

  「把他帶過來。」奇賽爾說。

  毀滅之子的臂彎裡夾著眼熟的球體,是一個靈魂守護精靈。

  生命之葉一面顫抖,一面擺動短手與短腳,發出啜泣聲:「啾咿,請相信我,我真的相信您,我會跟您走的,請讓我走……」

  聖騎士少年被帶過來,站在奇賽爾面前,身後是史丹,被獨眼魔神高大的陰影壟罩在內。掙扎的生命之葉被放下來,但奇賽爾緊抓著它的葉梗,不讓它鑽地逃走。

  生命之葉實在想不透自己到底遇上誰,怎麼這麼了解靈魂守護精靈,能緊抓著葉梗的同時,又能讓自己保持順暢呼吸。

  然後它注意到面前的獨眼魔神。

  「啾咿,永恆之子在……」它一想到有永恆之子在場,幾乎要擠出即將被救贖的眼淚,等到終於看清楚獨眼魔神陰影下的少年,它很快發現不對。

  「咦?這到底是……難道,您說的……」

  「跟他締結。」奇賽爾輕聲說,聲音壓得很低。

  「什、什麼啾咿?」生命之葉緊張地一會兒看毀滅之子,一會兒看永恆之子,不知為什麼表現出恐慌,欲言又止。

  奇賽爾的臉色變得難看,問道:「你說你相信我來的理由,你會與他締結,矯正他靈魂中的,無論那是什麼問題……為什麼不締結?」

  「我願意做啾咿,只是……您家的嘔伊所做出的猜測是賭博,我希望您知道……這很可能會成功,也很可能不會……」

  毀滅之子沉默良久才說:「我需要一個答案。」

  生命之葉無奈地(也絕望地)點點頭,誓死如歸地轉向永恆之子,祈禱自己不會被魔術師少年遷怒幹掉,一面對著永恆之子伸出粉紅小手。

  「等等。」奇賽爾忽然制止,然後要確認什麼似地打量自己的服裝,不知所措地整理了一會兒,接著翻起背包,找到一個沒染色的死靈法師圍巾,繞到自己脖子上,在後頸打了個蝴蝶結。

  「你可以開始了。」他說。

  靈魂守護儀式的締結很快,只是一瞬間的冥冥中的波動,有魔力的人可以感應到一聲彷彿豎琴的響動,然後就完成了。

  一切看起來沒有變化,奇賽爾專注地看著聖騎士少年的雙眼,他一直看著,直到他感覺冰霜又在作畫。

  生命之葉想了想,猜道:「也許,是我一個生命之葉的力量不夠。」

  奇賽爾點點頭。沒錯,還有機會,嘔伊也說需要各地的生命之葉協助,只締結一個大概不夠,或是永恆之子以前不曾和這個靈魂守護精靈締結過,也就不能藉由曾經寄留靈魂的痕跡矯正現在的狀態。

  奇賽爾放開葉梗說:「小鎮的門口還有一個精靈,你去把它帶過來。另外,如果你真的為了這個永恆之子好,就不要趁機逃跑。」

  生命之葉揉了揉有點被捏歪的葉梗,乖乖點頭,然後原地旋轉沉入土裡。

  奇賽爾把聖騎士少年牽回雪橇車邊,放置在往常的座位上,然後開始了升火煮水等日常工作,觀察太陽一寸寸沉入海底。

  在奇賽爾以為生命之葉終於不會回來,需要他直接去海鷗鎮綁架精靈時,兩顆牽手手的粉紅圓球從地面出現,一瞬間,奇賽爾還以為見到兩個嘔伊,感到有點手癢。




  「為什麼去那麼久?」他問。

  兩個生命之葉間看起來已經有過共識,小鎮的生命之葉沒有任何不知所措,而老鷹營地的生命之葉解釋道:「啾咿,我們遇上您取名的那位靈魂守護精靈,它跟我們說了一些您與ㄌ……藍水晶渣渣的事情,所以我們會努力幫您把消息散播給各地的靈魂守護精靈,您就不需要這麼……麻煩。」它心有餘悸地揉揉葉梗。

  小鎮的生命之葉努力爭取道:「啾咿,不過呢,可能沒辦法讓所有靈魂守護精靈都收到消息,如果遇到逃跑的靈魂守護精靈,還請您盡量……手下留情……」

  它也不浪費時間,趕緊走上前,完成一個靈魂守護儀式的締結。

  兩個生命之葉擔憂又欲言又止地,看著奇賽爾走到永恆之子面前,短暫的沉默中,它們無聲地一起消失在地面上。

  奇賽爾看著聖騎士少年好一會兒,鼻子呼出沮喪的聲音,一手扯掉自己的圍巾,塞回背包裡,就去做晚餐了。

  捲起袖子的時候,他看著自己的皮膚,突然用手掌在手臂上狠狠擦拭著。

  「什麼改變命運的力量……」

  然後他慢慢停下,仰天嘆了一口氣。

  「那麼,就用叛逆靈魂吧……」

  晚餐後奇賽爾進行收拾,結束一天的生活,雪橇車的帷幕再度被放下,聖騎士少年仍然睡在奇賽爾身邊,身體底下的被褥蓋著行李變成枕頭,毛茸茸的髦牛毛毯又軟又暖。

  奇賽爾躺好,翻身背對永恆之子。

  夜晚沒有聲音,但又有好多聲音,奇賽爾的意識幾乎要沉入睡夢時,雪橇車外,海潮的風聲中傳來史丹困惑的聲音:「主人?彎ㄤ?」

  奇賽爾忍了一會兒,耐著脾氣回答道:「好,晚安。」因為他知道史丹會一直鍥而不捨地問候下去,把這件事誤會成彼此每日的例行事務之一。

  他說完後,背後的少年動了一下,沉沉的重量放到奇賽爾身上,從背後到胸前。奇賽爾睜眼,從火眸的紅光中辨認出少年的手。

  他用力扭動肩膀,甩開那隻睡相不佳的手臂,重新拉好毛毯,調整舒服的睡姿後,再度感覺到熟悉的重量。

  奇賽爾暴躁地再次掙脫,不明白為什麼今天的永恆之子不躺平。

  過了一會兒,那隻手臂又壓過來,堅持地回到剛才的位置,還沒禮貌地圈緊了,抱得奇賽爾在床褥上往後滑動一點點距離,靠住另一個熱呼呼的身體。

  奇賽爾瞪著火眸,盯著被紅光罩亮的黑暗木板,直到他感覺雙眼酸澀,才閉上不得不濕的眼睛,不發一語地、臭臉地、睡了。





  一輛雪橇車停在老鷹營地前的溪流旁,底部奇異地結著不化的冰。

  身穿魔術師袍的少年蹲在溪流旁忙碌,清洗一些鍋碗瓢盆,一個單眼肌肉怪物陪在一旁,乖乖地用毛巾擦乾容器們。

  山寨中的羊駝們沒有一絲燥動,好奇地在營地範圍內群聚,一同圍觀毀滅之子洗刷刷家庭用品。

  奇賽爾洗完髒毛巾,開始洗路邊拔的野菜與野果時,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出現。是那個弄丟貨物的送貨員,他一面警戒著羊駝群,一面招手跑過來,彷彿久別重逢的朋友。

  奇賽爾高速從雪橇車的帷幕內抄起一樣東西。

  「哎呀你怎麼還在,我就跟你說……」送貨員說到一半,一個沉重的貨物被扔到送貨員身上,他原本被砸得有點暈呼呼,但很快認出了懷裡的東西,幸福來得太突然,開心得要跳起來。

  「哇!你是怎麼辦到的,貨物竟然完好無缺地回到我手上,真是太好了,我不想用理由去應付老闆了。」

  奇賽爾繼續洗自己的東西,羊駝們盯著送貨員蓄勢待發,就等他越雷池一步,送貨員還在手舞足蹈,並且開始有點得意忘形。

  「哎呀,早知道這麼容易我就自己去了,相信對我來說也是輕而易舉的,你說是吧。對了,我是小周。」

  「我不在乎。」

  奇賽爾搶在被交朋友之前先絕交了對方,而小周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幾乎是依依不捨地做完匆忙的道別,趕緊去送貨了。

  奇賽爾收拾好東西,看見草原羊駝王走來。

  在奇賽爾痛扁(以及羊駝們口水助攻)強盜老大之後,他與羊駝們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連結,他甚至確定,只要他一聲令下,羊駝們就會輕而易舉地為他所用,成為他的新大軍,不會反抗咒印或黑暗法術的改造,讓他再次從寧靜之丘崛起……

  奇賽爾的眼角餘光內,雪橇車上的永恆之子還是往常的模樣。

  毀滅之子對羊駝王說:「等我回來的那天,我帶你們去需要你們的地方。」

  也許羊駝們聽得懂,或聽不懂,也或許這些羊駝中有光明的坐騎,奇賽爾選擇駕車上路。

  羊駝們目送毀滅之子消失在山坡的另一邊。

  前往遠離海岸的內陸蜿蜒過稀疏的森林,逐漸變得茂密,在奇賽爾看見茂密的森林出現時,也能看見左手邊空曠的山丘下的羊駝牧場。

  奇賽爾想了想,改變主意,指揮史丹左轉下坡,來到牧場外。牧場主人與女主人正好在,他們一看見奇賽爾,就猜到也許他們的難題已經有了結果。

  奇賽爾如實告訴他們道:「我完成了羊駝們的願望,給了牠們新的羊生方向。」

  布洛托與奧莉亞露出感激的笑容,鬆了一口氣。

  在布洛托轉身去找韁繩的時候,奧莉亞誠摯地對奇賽爾表達著她的感謝之意道:「謝謝你。雖然你不是永恆之子,但你似乎也有改變一切的力量,至少,可能連永恆之子也不會做得比你更好了,或者你其實是永恆之子?」

  奇賽爾幾乎要打冷顫,嚴厲地反駁道:「我不是永恆之子,但我現在是羊駝們的主人,牠們將會在原地等待我回來安頓牠們。」

  「原地?」奧莉亞一愣,小心地確認道:「所以牠們還是會盤據在老鷹營地跟老鷹碉堡?」

  「沒錯。」

  「並且對著入侵者吐口水?」

  「對,在我回來帶走牠們之前,一切按照原樣。」

  「那、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我不能給你保證,反正現在羊駝的問題解決了。」

  「等等,並沒有解決啊?」

  「『羊駝』的問題。」奇賽爾刻意強調,「不是你們的。」

  沒錯,是羊駝的問題,不是牧場主人或送貨員的,拿回貨物只是順手,強盜老大沒有自己出現的話,奇賽爾根本不會刻意去找他。

  解決羊駝的問題才能找到生命之葉,在此之前,其他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所以奇賽爾選擇解決羊駝們(的問題)。

  奇賽爾指揮史丹拉著車迴轉,一面做最後的交待道:「現在那裡是羊駝營地跟羊駝碉堡了,牠們也不再是草原羊駝,請正式稱呼牠們為——山寨羊駝。」
















上一章    回全覽 回首篇    下一章

我懷疑奇奇的演講夾帶私人恩怨但是我沒有證據證據正在坐魔法盆盆
強盜老大沒事,滿頭包又滿頭口水地逃了
寫得有點快但是終於覺得感覺比較對了
說不定又會回頭偷改一點點
之後有後繼想到再來補
但我是覺得應該大家都體驗過練分身的時候不停丟草原羊駝的經驗了...
至於草原羊駝王,我認為那說不定是一隻被誤刪的DNA改造羊駝


事件來源為寧靜之丘的趣聞




創作回應

克羅爾o
XD笑死 誤刪的DNA羊駝(難怪對永恆之子有那麼深的怨念
2024-06-24 23:11:11
媻極亞的芽豆靈
我手下羊駝冤魂無數OHO 啊沒辦法就放不下,然後系統還要再送七日再送三日...
2024-06-25 00:14:27
絲莉雅
走進羊駝碉堡意外得順利(??)
是說上一集我一直覺得這個碉堡門口應該要立一支「羊駝出沒注意」,個人之前回鍋遊戲的時候特地去弄了一支XDD
2024-06-25 01:07:05
媻極亞的芽豆靈
天才(尖叫
我居然沒有把這個放進去?
____
平日溫馴的羊駝偶爾也會有抓狂的時候,據說某個不幸的旅行者不忘在逃跑時強忍著痛苦,留下這張路牌以做警示。老天保佑,那一下嘴砲猛擊,可沒有人的屁股能承受。
2024-06-29 04:28:11
炎翎嵐
還好我以前是個弄不到那些花枝招展高檔坐騎的死窮人,所以我應該是不會被羊駝圍剿......吧

作為少數有回流到舊作的趣聞系統,個人觀點是說真的沒那麼有趣,要嘛就是「就這樣?好喔」要嘛就是「殺毀你現在到底想要我怎樣」,沒有中間值的

那接下來我們就繼續期待奇奇和藍水晶渣渣的世界巡迴演出(遭到轟炸

順便一個沒人在乎的事,國際服那邊居然在開發新職業,他們到底是怎麼分配人事和預算的。而且又要開發新的專用武器,你們宣稱的自由度有真的那麼自由嗎
2024-06-25 12:24:23
媻極亞的芽豆靈
應該說只要你有開分身又領了16等送的羊駝,又不想佔背包空間,你通常就會丟掉,因為本尊在收藏已經有一隻了QQ 然後我記得有段時間還是現在也會送三日草原羊駝...
我有十幾個分身所以我丟掉的草原羊駝不計其數哭阿...
趣聞真的就是一種小點心的感覺,有點灌水但又至少比沒有好QQ
國際服,請容我只能發出一聲嘔咿
2024-06-29 04:30: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