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36 詭異的小鎮

佛萊曼 | 2024-06-24 21:18:50 | 巴幣 1120 | 人氣 447


裘汀的劍舞於空中,烈焰鳳凰斬的火花閃爍著,彷彿夜空中突然綻放出一道紅色的閃電。他的劍刃如同燃燒的火焰,每一擊都伴隨著一股灼熱的氣息,將周圍的空氣驅散開來。在他身邊,烈焰鳳凰在劍芒中翱翔,每一次擊中都帶起一陣熾熱的火焰漣漪。
 
北極熊驚慌失措,它們的黑暗身影在裘汀燃燒的攻擊面前顫抖著。每當烈焰鳳凰斬落下,一片赤紅色的爆裂光華就像太陽中的火花,瞬間在黑暗中擴散開來。裘汀的每一個動作都是一場火焰舞蹈,他的身影在魔物的周圍閃爍,如同一位火焰中的舞者,將烈焰的力量化為無與倫比的攻擊力量。
 
當他的最後一擊劈開魔物的毛皮時,一道耀眼的紅色光芒從魔物體內迸發而出,像是一顆正在消散的流星,劃過夜空留下燦爛的尾巴。裘汀站在冰冷的地面上,烈焰鳳凰的劍芒在他手中慢慢消散,只留下一片被火焰燒灼過的殘骸,
 
雪原巨人毫無畏懼的向他們揮拳,克勞德舉高大劍揮下去,將巨人的手臂切開,
「我這邊出現了極地惡魔!」狄凡爾斯喊道,
 
極地惡魔是一種來自冰封深處的傳說生物,身軀高大且肌肉結實,彷彿是冰川本身凝聚而成。它們的皮膚如同晶瑩剔透的冰晶,表面反射出冷酷的藍色光芒,在極光下尤其耀眼。身上的皮膚似乎能在瞬間凍結空氣,形成一層薄薄的冰霜。
 
極地惡魔的臉部特徵醜陋而兇猛,眼睛深邃如冰洞,鼻梁高聳如雕刻般精確,嘴角則藏有鋒利的冰牙。它們的手指和腳趾上長有尖銳的冰爪,足以輕易穿透任何堅固的防護。
 
這些生物的整體姿態彷彿極地風暴的象徵,不僅在力量上令人畏懼,更在其冰冷的眼神和殘酷的攻擊中展現出無情的野性和驚人的智慧。它們行動迅捷,往往在極寒的夜晚穿梭於冰原之上,如同死亡的影子一般。
 
極地惡魔的最大特徵是它們身上總是伴隨著一陣陣的冰冷之風,讓周圍的溫度降低,直到周遭的一切都凝結成冰。這些魔物無情而兇猛,是冰封大陸上的霸主,永不停息地守護著那些被遺忘的冰霜之地。
 
「怎麼出現這麼多強大的魔物。」克勞德說:「這是天要我們亡嗎?」
 
極地惡魔和雪原巨人紛紛發出刺耳的咆哮聲,震撼空氣和地面。「還是逃走吧?」狄凡爾斯說。
 
「這倒是真的。」道爾森說。被魔物包夾的一行人以相當快的速度逃走,
 
「那邊那是甚麼啊?」裘汀指著不遠處說。
 
「又是甚麼了?」道爾森看了一眼,這次的魔物讓他眼睛為之一亮,「我看看圖鑑,哎呀,這次考試真的是大豐收,這是奎格斯!是魔鬼樹妖的罕見突變種,其外觀與普通的魔鬼樹妖截然不同,擁有更加驚人的威懾力和恐怖的攻擊性。」
 
奎格斯的身軀高大而粗壯,樹皮堅硬如同鋼鐵,其表面隱隱泛著深紅色的紋路,彷彿是鮮血在樹皮下流動。這層堅固的樹皮不僅能抵禦寒冷的氣候,還能有效防禦來自外界的攻擊,讓奎格斯在戰鬥中顯得非常難以擊敗。
 
奎格斯的眼睛如同燃燒的火焰,散發著邪惡的光芒,充滿了狡詐和凶殘。它的手臂和腿部生長著巨大的尖刺和鋒利的樹木碎片,使其不僅具備強大的攻擊力,還能在戰鬥中輕易把敵人撕碎成碎片。
 
「該魔物的頭頂常年散發著一股毒氣,讓它周圍的植物枯萎凋零,形成一片荒涼的地帶。這些突變種的魔鬼樹妖非常罕見,但每當它們出現,都會帶來災禍和恐懼,成為當地居民心中的惡夢和傳說的象徵。」道爾森說。
 
「你還有心情看圖鑑啊!別在這種緊要關頭放鬆心情。」克勞德說道。
 
「魔鬼樹妖,以前我在其他森林可殺死不少。」狄凡爾斯說。
 
「這裡好多魔王級別的強大魔獸。」裘汀說:「根本是地獄吧?」
 
「閉嘴!」狄凡爾斯將延伸過來的樹枝用盾擊敲斷,奎格斯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他們面對急速伸張擴展的樹枝在閃躲上還是具備一定的優勢。「怎麼這麼硬。」
 
「這裡的魔物出乎意料的多。」道爾森說。
 
當他們逃出來以後,已經是深夜時分,在極地的深夜,一切都顯得無比寂靜與神秘。天空中滿佈星星,它們閃爍著如鑲嵌在黑天幕上的寶石,每一顆都如此清晰而耀眼,彷彿可以伸手觸摸到。極地的氣候極度寒冷,空氣中彌漫著冰雪的味道,每一口呼吸都能感受到銳利的寒意。此時此刻,地平線上的極光開始閃耀,如綠色、紫色和粉紅色的仙境光幕在天際舞動,它們穿梭於星星間,像是來自宇宙的神秘力量。寂靜中,偶爾傳來冰層下的微弱聲響,它們如同地球的低語,提醒著人們這片極地的神秘與美麗。
 
「四周都沒有看到其他考生的蹤影,難道還沒有人抵達終點?」裘汀說,他們在附近警戒和勘查,已經到了塔維斯鎮的附近,離終點只剩不到半天的距離。
 
道爾森、狄凡爾斯、克勞德和裘汀等人疲憊地行經漫長跋涉和艱險歷程後,他們的容貌和表情都顯示出無比的疲憊和耗盡。他們的衣物被積雪和冰風摧殘得破碎不堪,顏色也變得灰暗,髒污斑駁。道爾森的面容因疲憊而顯得陰沉,他那平日銳利的眼神現在隱藏在深深的黑眼圈下。狄凡爾斯的長髮和鬍子都凍結了一層冰晶,使他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冰雪中的孤影。克勞德的步伐顯得有些踉蹌,他那曾經英俊的臉龐上布滿了褶皺和鬆弛的疲倦。裘汀則是憔悴地走在最後,他那原本優雅的舉止和深沉的眼神現在顯得遲鈍而疲憊。
 
他們身後的路途佈滿了曲折和艱難的印記,熔岩和冰川的挑戰留下了無數的痕跡。他們的呼吸急促而顫抖,每一步都顯得沉重而艱難,但他們的目光卻依然堅定地望向前方。在這片荒涼的極地,唯一聽得到的聲音是風的呼嘯和冰雪的融化聲,這四個人默默無語地前行,彷彿正在尋找著某種無法言喻的希望和目的。
 
「也許是。」道爾森說:「這一路上的艱險超乎我的想像之外,就連當初用奈娜聯繫精靈勘查路線都沒有像現在這般險象環生。」
 
「也許我們度過最大的危機了。」狄凡爾斯說,他將頭盔脫下來,找了一塊平坦的石頭坐下來。
 
「主辦單位的試煉,往往都是留到最後。」克勞德不以為然的說,但他也選擇坐下來了。
 
「別往壞處想嘛,不見得每次都是這樣。」裘汀說。
 
「我終於深刻體會這個考試的困難了。」狄凡爾斯說。
 
「老手考生也不見得能夠通過考試,因為每年的方式都不一樣。」克勞德說:「這一百年來從沒有人能夠預測下次考試的內容,處非是官方人士。」
 
「沒辦法預測考試內容,參加這種考試最能夠測試個人的隨機應變程度及實力。」道爾森說。
 
在漫步中,他們抵達位於北方的極地的塔維斯鎮,一片荒涼的原野延伸至眼前的盡頭。這裡被稱為惡魔領域,據說是康爾貝托民族人死後化身成惡魔的棲息地。白天的時候,厚重的冰雪覆蓋整個地面,反射出耀眼的陽光,彷彿將這片原野凍結在永恆的寒冷之中。
 
夜幕低垂,月光如銀河般灑落在冰雪上,塔維斯鎮北方的極地便揭開了它另一面的面紗。寂靜的原野變得神秘而險惡,隱藏在冰雪之下的洞穴和裂縫中,不知名的生物或者是惡魔在黑暗中潛行移動。
 
塔維斯鎮的居民從不輕易提及這片地方,他們說那裡是死者靈魂的棲息之所,是一個不屬於生者的領域。據說,康爾貝托民族的戰士死後,他們的靈魂會在這片寒冷之地找到新的生命,但這個生命卻不再屬於人類,而是某種更加黑暗的存在。
 
夜晚的風聲輕輕掠過冰原,帶來一種不祥的預感,彷彿惡魔隨時可能從黑暗中湧現。在這片極地,時間似乎停滯了,一切都彷彿沉睡在一場永恆的寒冷和黑暗之中,等待著某個不可思議的命運的覺醒。
 
一種說不出的恐懼籠罩在空氣中。村莊的街道空無一人,只有枯樹和殘垣斷壁,時間似乎在這裡凝固了。他們小心翼翼地探索著,試圖找到任何生命的跡象。
 
「這座小鎮好陰暗。」裘汀說,他們點燃了火把拿在手上。
 
「這是塔維斯鎮嗎?」狄凡爾斯說:「一點都感受不出來有人居住的樣子。」
 
經過一番搜索,道爾森得出結論:「看來已經荒廢很久,完全沒有人居住的樣子。」
 
「沒有人的跡象。」克勞德說:「但似乎存在著甚麼。」
 
「抱歉,我帶錯路了嗎……」道爾森一頭霧水,指北針上顯示他們一直往北走沒錯,也跟當初走的路線相差不會太多。「算了,往回走吧。」
 
「萊特?你往回走了嗎?」他拿起通訊石問道,但對方沒回應。
 
當道爾森一行人踏出塔維斯鎮的邊境時,他們感受到一種不尋常的靜寂。老舊的房屋和石牆在暮色中顯得更加陰森,而沿街的樹木似乎帶有古老的哀嚎聲。
 
突然間,一陣低沉的嗥叫聲在空氣中回蕩,彷彿是從地底深處發出的警告。道爾森等人停下腳步。
 
從黑暗中,一個個身影開始浮現出來,慢慢從陰影中步出。這些身影看起來人形,但卻透露出死亡般的氣息和惡魔般的眼神。不死族的惡魔居民們,長眠已久的靈魂,如今在塔維斯鎮的每個角落甦醒。
 
他們的皮膚如同灰燼,眼睛閃爍著幽暗的光芒,手中握著生銹的武器或者施展著古老的咒語。一個個幽魂飄蕩的身影,彷彿從地獄的深淵被喚醒,現在走在世界之間,尋找著那些打破他們長眠的罪魁禍首。
 
這些不死族的惡魔居民,他們的怨恨和力量將是一場真正的考驗。在這片被詛咒籠罩的土地上,道爾森等人面對著這些恐怖的存在,他們的胸中燃起了一股畏懼。
 
突然,一個高大的身影在他們前方出現,這是一名身穿破爛長袍的老者,他的眼睛深邃而幽暗,帶著一種不尋常的冷漠。村長舉起一隻手,一瞬間,一個微弱的紫色光芒籠罩了整個村莊,將道爾森等人困在原地。
 
「別動。」村長的聲音低沉而冷酷,彷彿來自地獄深淵。他的手指開始快速地劃動著符文,口中吟唱著一種古老的語言,那是一種禁忌的咒術,操控著空間和時間的力量。
 
道爾森等人心中一驚,試圖掙脫,但他們的身體彷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束縛住,無法移動一步。村長的咒語越發密集,周圍的空氣開始扭曲起來,如同一面面扭曲的鏡子,隱約中顯露出另一種異空間的影像。
 
就在這時,一道耀眼的閃光瞬間包裹了道爾森等人,他們的視野瞬間變得模糊起來。當閃光消退時,他們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是站在死靈村莊的街道上,而是轉移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異空間。
 
這個異空間充滿了奇幻與詭異,天空是一片悠悠星辰,地面上布滿了奇形怪狀的生物和植物。道爾森等人的心中充滿了恐懼和困惑,他們不知道村長將他們送往了何處,這個未知世界會帶給他們怎樣的挑戰和命運。
 
「這是甚麼地方!?」裘汀說。
 
「感覺被幽氣包圍,有很強的魔物存在,大家要小心。」道爾森說。
 
「已經被包圍了。」克勞德說。
 
「塔古拉阿西肯?」
 
「巧希巴努拉胡!」
 
「盡說些我們聽不懂的語言。」狄凡爾斯煩躁地說。
 
在領域中,道爾森等人被一群惡魔包圍,這些惡魔並非帶著敵意。他們湧向他們,臉上滿是悲傷和痛苦的表情。他們開始說著一種一行人聽不懂的語言,但那語調彷彿帶著哀求的意味。這些惡魔的眼神深邃而無助,似乎在表達著某種無法言說的痛苦和哀求,使得整個場景充滿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悲傷氛圍。
 
「他們似乎在跟我們說什麼。」裘汀說:「要攻擊嗎?他們過來了。」
 
「噓,安靜。」道爾森說:「別動手。」
 
這些惡魔跟希達納爾惡魔化長的好像。道爾森心想,身高約三四公尺,有著粗糙堅硬的怪色皮膚。這麼說來實力他們大概都不在我們之下。語言……該如何是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