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武林盟短篇】醜俠傳奇 上篇

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 | 2024-06-24 17:45:58 | 巴幣 228 | 人氣 486


這其實是2014年的文章了,那時候我創了個社團叫武林盟,裡面有一個勇造搭配非常醜的人,這才寫出這篇文給他。

剛好最近又很瘋活俠傳這遊戲,一樣都是很醜的主角,修改一下內容蹭一波醜俠,ㄏㄏ

另外小說裡面出現的人名都是當時武林盟的巴友,時至今日已經分崩離析再無聯絡QQ



  那一年,江湖上知名的俠客「熊熊大俠」慘遭惡人痛下殺手,武林盟眾人無不憤怒,正當眾人欲為他報仇尋找惡人時,一名有著彩虹頭的男子踏入武林盟大殿。

  「我,要加入武林盟。」那人如此朗聲說著。

  眾人一看無不震驚,第一反應只覺此人很醜。

  他醜,但是他醜的厲害,他的醜能夠醜到敵人見之便覺不適,若是他專注的運起內功看向敵人,那麼,那麼人必定嘔吐直至吐完身體內之器官為止。

  他醜,但是,他很強。

  雖然很醜。

  「這麼醜的人,我才不想跟他站在一塊。」帥哥幫幫主帥哥登時不爽了,他憤而拍桌起身,畢竟,長時間跟一群俊男美女生活在一起,很難接受這突如其來的醜人。

  夜蓮舟見帥哥如此大的反應,他伸手擋住帥哥,示意對方不可衝動,柔聲道:「雖醜,但他畢竟也是江湖好漢,我們不可因他的醜而拒絕他。你說是吧,尋仇兄。」

  李尋仇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淡然道:「嗯,醜歸醜,實力為重。」

  「不知這位醜兄怎麼稱呼?」夜蓮舟溫聲詢問,絲毫不在意對方的醜,他的修為已經高到這點醜完全不影響的程度。

  但盟內一些修為較低者,見此人容貌,便無法克制的吐出口鮮血,根本無法直視,只有黃金門以上的人才能夠面對其那雙眼。

  「在下姓歐,名噴醬,耳聞熊熊大俠被惡人所殺,因先前跟熊熊大俠有些緣分,所以憤而踏入江湖,希望為他報仇!」

  「好、好,熊熊大俠有你這朋友,也算是他一生有幸,麥麥、麥麥何在?幫這位大俠分一間房,晚些開筵席慶祝。」李尋仇深深為熊熊感到慶幸,有這朋友,一生又有何求?於是他招了招手,將正在後廳忙著處理公事的秘書叫了出來。
  
  「我來了,今次又是哪位大俠加入我……好醜!這還是人嗎?」麥麥聞言走出,一眼就看到那奇特的容貌,頓時感覺心神不寧、一身修為居然動搖了起來,內力自己消逝外散。

  這位兄弟好醜,但他的功力好強!麥麥穩住心神後,只得暗自心想。

  「默要無禮!唉,醜兄弟醜歸醜,但妳應該也察覺了,醜兄弟修為並不比妳還弱,實在驚人。」李尋仇趕緊輸入一道溫和的內力幫助麥麥穩住氣息。

  「的確,有此實力,為何我們不曾聽聞?」聽到風聲的夜尹從修練場走入內廳,待他看到歐噴醬時,也感覺一股不適,所幸他的師父夜蓮舟急忙運起內力幫助其穩固,所以沒像麥麥一樣。

  「在下的門派名為悽衣派,平時少問江湖事,偶爾才派幾名弟子出山採買。」

  「先不談這個,麥麥,送醜兄弟前往休息吧,晚些讓我等喝上一杯。」目送麥麥與歐噴醬離開,李尋仇隨即轉頭看向眾人。

  「尋仇兄,莫不是真的認為,此人來歷如此簡單?」只見帥哥一臉不屑的坐在椅子上,雙腳還抬高翹著,十分囂張。

  「自然不,總覺得,他背後有些事情,那個門派也十分耐人尋味。」

  「悽衣派?確實如此,有這等修為的門人,那麼應該不是什麼沒沒無聞的存在才是,就像那拳家幫一樣,近期在江湖中越來越強勢,甚至主張『拳家就是你家』拉攏各方豪俠。」

  「對了,黑髮呢?」李尋仇突然想起,方才開會的時候也不見黑髮的身影。

  「哦,黑髮昨日吃壞了肚子,現在正在方便呢。」帥哥不以為意的回著,明明自己也吃了一樣多,就那傢伙肚子鬧事情。

  「原來如此,哈哈哈哈哈,回來後得好好取笑他一番了。」夜蓮舟聞言,張嘴笑了幾聲,此後內廳的眾人便自行解散,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就在另一個地方,拳家幫駐地內,一名魁武的男子走出門外,他的皮膚黝黑、身上無處不是肌肉,看起來十分霸氣。

  「幫主,您怎出來了?」僕人趕忙前來詢問,卻被此人一拳打扁,成為一具無頭屍體。

  「……哼,歐噴醬。」他的眼中閃過一絲殺意,隨即,又慢步走回了屋內。

  送走了麥麥,歐噴醬看了看客房內的環境,又隨意翻了翻家具,確定沒有任何監聽道具之後,他才安心坐了下來。

  將背上的小包袱放在桌子上,他取出了一封染上了血的信,小心翼翼的攤開來。

  「噴醬,師父已經沒辦法繼續保護你們一家了,你的父親遭拳家幫幫主一拳斃之,而你母親與妹妹則不知道被抓去哪間妓院,師父我最後用盡了內力,也無法做出什麼改變。」

  「師父攻力不夠格加入武林盟,但是你聽好了,師父當年有一個朋友,名字叫熊熊,他是真正的大俠,實力高深莫測。你且先將我留下的攻法學好,五年後前往武林盟,尋求他們的幫助、讓他們幫忙復仇!」

  「切忌,下山時,要帶面罩。」

  「師父、師父……」眼淚止不住的留了下來,他乖乖的聽了師父最後的遺言,花了五年的時間躲在山中休息武功,五年後的今天才來到武林盟,只是他忘記買面罩了。

  但是,這五年的變化,太大了。

  來此的途中,聽聞一些旅人講到,拳家幫近期越發強大,來自國外的強大武裝軍團萊爾夫軍與歐克軍竟也遭到滅亡,而且,拳家幫只出動一個人,那就是幫主,潘進甲。

  潘進甲原本攻力與師父相當,但不知為何,突然變得十分強大,他的拳彷彿如同鋼鐵一般,一拳就擊敗了師父。

  「師父,我會幫您報仇的!爹爹、娘、妹妹,你們等著!現在我加入了武林盟,武林盟等人一定會助我!」撕碎了手中的信,他點起火,隨手丟入其中,而後又熄滅了火團,但他眼中的火,卻怎樣也熄不了。

  歐噴醬不知道的是,方才那些話以及動作,已經完全的映入了武林盟副盟主──黑髮的眼中。

  黑髮只覺奇怪,明明熊熊已經死去,怎麼那間空出來的房間有些動靜,這才想拉出衛生紙出去一探究竟,卻發現沒衛生紙,索性不擦了,穿起褲子便走出茅廁。

  他站在較高的地方往窗內看去,見清楚那人的樣貌之後,腳下一軟,差點跌了個狗吃屎,他萬萬沒想到,這世界上居然有如此醜的男人。

  幸好他沒有跌倒,要不然發出聲響,自己恐怕也不能聽到這些隱情。

  暗自點頭,他的身影陷入黑暗之中。

  「竟然有這些事情。」聽聞事情,夜蓮舟皺起了眉頭。

  趕著去各處告知這件事情的黑法第一個看到的就是夜蓮舟,他便將大便完之後所聽到的事情告訴夜蓮舟,其中抹去了自己沒擦屁股的事實。

  「我知曉了,你便先去告訴尋仇跟帥哥等人吧,我有些想法,先行處理。」

  「好。」說完黑髮便轉身離開,雙腳還開開的。

  「夜尹何在?」站在原地想了一段時間沒有任何動作的夜蓮舟突然低喊了一聲,只見一道影子從旁飛出,半跪在地。

  「師父,您找我?」

  「嗯,你即刻動身前往一探拳家幫駐地,我感覺這件事情並不如表面上這麼簡單。」

  夜尹即刻動身,途中遇上了無聊正要出去找樂子的萬劍門門主「縱情天下」,他簡單告知事情,縱情天下便決定一同前往一探拳家幫。

  兩人輕攻雖然不是特別了得,但區區百公里的路,兩人不過花費幾個小時,便到達了拳家幫大門前。

  敏銳的察覺了內部傳來的陣陣死氣,兩人繃緊了神經,輕輕翻牆而過。

  但就在落地的那一瞬間,遠處一道光芒朝向兩人飛來,夜尹瞬間拔出腰上長劍,斬落了來襲的箭矢。

  縱情天下更是不用說,他一個眼神便震落了箭矢。

  「武林盟,歡迎光臨。」一名極其瘦弱,彷彿只剩下骨頭的男子就在遠處,冷冷的望著兩人。

  「拳家幫待客之道便是如此嗎?真是受禮了。」夜尹冷聲回覆對方,手上的劍緊握,隨時有再一次出峰的可能。

  「面對翻牆而來不走正門的客人,這種方式剛剛好而已。」

  「而且……武林盟中人,必須死!」眼睛突爆森冷的藍光,男子取出身後箭矢,放在弓上瞬間射出,這之間竟然不花兩秒的時間。

  縱情天下顯然覺得對方不夠資格讓他動手,便往後退了一步,夜尹見此也沒多說甚麼,劍出鞘、腳一躍,箭矢毫無威脅能力,一劍便是一隻!

  「看來不動真格是不行了,萬箭式——一弦五矢!」弓上突然多出了五隻箭矢,速度之快,連夜尹也沒有看清楚。

  弓箭瞬間射出,五隻劍剛好瞄準了他的關節部位,夜尹就在這瞬間判斷,自己只能砍掉三隻,其餘兩隻,必然命中自己關節!

  然而就在此時,數道劍光從夜尹背後齊齊射出,源源不絕,遠比那五隻箭矢還多。

  「萬箭?笑話,這才是真正的萬劍。」輕蔑的嘲笑著對方,發招此人正是當今萬劍門門主,縱情天下!

  光劍抵銷了那五隻箭矢,其餘光劍全部飛向瘦弱男子,瘦弱男子明顯慌了,丟下手中的弓便往後跑,但他的速度怎能比得過光劍,就在兩人的眼前,他被數道光劍插入慘死。

  「感謝,縱情兄。」夜尹謝過對方,將劍擦拭乾淨便收入鞘中。

  縱情天下點了點頭,隨後領頭走向深處。

  越往裡面走,越是感覺到死亡氣息之濃厚。如此大的駐地,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唯一的那一個,如今也成為一具屍體。

  他們不斷往前行走,最終走到了一座大房前。看這種樣子,必然是幫主的住處。

  夜尹走向前,準備打開房門的同時,內部傳來了一陣令兩人都無比恐懼的壓力!

  一隻手突然從門內破出,直直對象夜尹的臉,但夜尹瞬間反應過來,雙手交叉防禦,拳頭命中手臂,令夜尹朝外飛了出去。

  縱情天下見之,瞬間移動過去,接下了夜尹。

  「潘進甲!」盯著眼前的肌肉男,夜尹艱難的開口。

  他雙手的骨頭已經遭到粉碎,如果不馬上帶回武林盟治療,恐怕一生都無法舉劍。

  訝異著對方的實力竟然如此驚人,縱情天下身後浮出數把光劍,他冷冷的望著那彷彿高高在上藐視他們的潘進甲。

  「拿你的命,換夜尹的雙手!」爆喝一聲,身後的光劍齊齊飛出,來自四面八方的光劍目標鎖定潘進甲,潘進甲根本無法閃躲。

  但,他顯然也沒有閃躲的意思,只見他穩穩站在原地,那雙眼睛依然直直看著兩人,帶著彷彿再看蟲子的神情。

  所有光劍打在他身上,卻彷彿只是用手掌拍他一樣,發出「啪啪啪」的聲音。

  「真是舒服的按摩方式,還有嗎?老子的肩膀,有些酸啊。」邪邪的一笑,瞬間消失原地。

  「拳家可不是你家,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瞬間出現於縱情天下眼前,他一拳揮出,揍飛了縱情天下。

  縱情天下體內鮮血翻滾不已、內力也再也無法凝聚,重重的跌落在地。

  在他昏迷之前,他看到潘進甲用力的踩斷了夜尹的左手臂,夜尹發出滔天的慘叫聲。而潘進甲,臉上則帶著無比歡悅的笑容。

  然後……沒有然後了。

創作回應

亞娜薇兒帝娜

所以,最後到底有沒有找到衛生紙擦屁股呢(=′ー`)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406/a6000a640da8a2f656e98e8d672751ce.JPG
2024-06-26 03:14:24
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仇
不用擦ㄅ 這麼熱的天氣誰擦屁股
2024-06-26 22:21:20
大漠倉鼠
拳家可不是你家但全家就是你家(?
2024-06-30 09:20: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