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96.庭院的秘密

佐渡遼歌 | 2024-06-23 20:00:01 | 巴幣 120 | 人氣 756


  夏羽刻意扳折手指做著暖身運動,等到李少鋒、夏旖歌走到身旁才收腳,低頭看著捂住喉嚨持續咳嗽的高立瀚,冷冷威脅:「如果你想要再耍什麼小動作,我可不會客氣。」
 
  「瞭望塔工房比傳言還要缺乏禮貌……在遊戲途中襲擊其他玩家,真以為破關回去之後能夠繼續在台灣立足?即使是楚久樘總帥也要講求道義,秦家刀的掌門千金可壓不下輿論。」高立瀚惡狠狠地說。
 
  「技不如人就別拿道義出來當藉口了。你們的魯莽行為害得我們都命懸一線,差點就死了,沒有給點賠償怎麼可能說得過去。」夏羽居高臨下地望著高立瀚,雙手插腰地說。
 
  「參加克蘇魯遊戲原本就有生命危險。」高立瀚說。
 
  「不包括被其他玩家陷害吧。你遊走在命令邊緣殺了蛇人商人,羊姊和旖歌學姊可是都在場目睹。」夏羽冷哼說。
 
  「這個……」高立瀚一時無法辯駁,低聲說:「等到破關返回地球,我方將會正式派人前往根據地,鄭重致歉。」
 
  「這樣可不夠。交出庭院的情報。」夏羽平靜地說。
 
  「竟然打算威脅嗎?」高立瀚沉聲問。
 
  「說是交易更加恰當吧。你們說出關於這場庭院的所有情報,我們不會計較擅自殺死蛇人商人引起的後果,彼此兩清。當然啦,這邊僅限於瞭望塔工房的立場,你們事後要如何去向殲滅軍、蒼瓖派賠罪就是你們的事情。」夏羽說。
 
  「那樣何必要將庭院的情報告訴最為弱小的瞭望塔工房,我大可挑選慕容羊或旖歌小姐作為交易對象。」高立瀚說。
 
  「你似乎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立場耶。」夏羽冷笑著散出殺氣,用著鋼刀刀尖抵住高立瀚的下顎,開口說:「羊姊和旖歌學姊可是我們的隨行者,既然她們倆都沒有表示異議,立場應該很清楚了,而且因為你的輕率行動讓所有玩家陷入死境,要你償命並不為過吧。」
 
  「從來沒聽過那種規矩。」高立瀚慍怒地說。
 
  「要不是你有交涉籌碼就直接動刀子了,怎麼可能在這邊廢話。順帶一提,我們已經找到最終地點的秘密房間了,因此庭院以外的情報都沒有價值,現在交出關於庭院的情報,否則就去死吧。」夏羽補充說。
 
  李少鋒忽然覺得夏羽這段話是特地說給己方聽的,宣稱正當性。夏旖歌確實堅守旁聽立場,即使聽到殺人滅口的宣言也沒有插話。
 
  高立瀚遲來意識到夏羽並不是在開玩笑,猛然瞪大眼,立刻偏頭問:「蒼瓖派要坐視不管嗎?」
 
  夏旖歌沒有回應,只是面無表情地冷淡瞥了一眼。
 
  「這是有違道義的!」高立瀚不死心地喊:「旖歌小姐!妳看著夏羽和李少鋒做出這種卑劣的威脅行為,卻打算坐視不管嗎?」
 
  「……那個稱呼不是給你叫的。」夏旖歌瞪向高立瀚,冷淡開口:「你至今為止似乎有些誤解。鋒郎是我的婚約者,對他的侮辱就是對我的侮辱,三番兩次的無禮都沒有跟你計較,然而要是再對鋒郎出言不遜,抑或是膽敢再喊一次那個稱呼,我會讓你今後都開不了口。」
 
  高立瀚頓時啞口無言,臉色鐵青地理解到自身處境。
 
  「總算搞清楚情況了?」夏羽勾起嘴角,再度挑起手腕讓鋼刀刀尖抵住高立瀚的下顎,繼續說:「把庭院的秘密講出來吧。」
 
  「這樣……條件並不對等。」高立瀚退讓地說。
 
  「既然已經知道這場遊戲有著成為庭院的價值,憑藉殲滅軍、蒼瓖派的人力,日後探索時刻意留神,只要別驚動沉眠者,花個十天半個月總有辦法找出端倪,又或者,我們回去之後立即將獨眼商人與沉眠者的情報賣出去,世界各地的玩家就會開始探索,遲早也會找到。」夏羽說。
 
  「那樣就用那個方法,何必來問我。」高立瀚說。
 
  「看不出來你對於枋寮會這麼忠心,情願為了守住情報犧牲性命。」夏羽反手揮落鋼刀,在高立瀚的大腿處斜斬一刀。布料綻裂,鮮血頓時汩汩流出。
 
  高立瀚咬牙忍住劇痛,昂首瞪著夏羽,片刻才退讓說:「最深層的機關陷阱個數不多,卻都幾乎是致命性的,貿然移動會有生命危險。」
 
  「不勞操心,把情報如實講出來。」夏羽繼續晃著鋼刀說。
 
  「行吧……在最深層肯定有一個極為雄偉壯麗的房間,我們內部稱之為『真正的王寢』。」高立瀚半放棄地說。
 
  「所以有假的王寢嗎?」李少鋒稍微側身,輕聲問。
 
  「我第一次參加這場遊戲耶。」夏羽沒好氣地說。
 
  「有機率在底層發現王之間,但是數量只會有一個。」夏旖歌接話說。
 
  「那個就是誆騙盜墓者用的假王寢。」高立瀚說。
 
  「確實曾經聽過王寢內的棺材是空的。」夏旖歌沉吟頷首,向著李少鋒解釋說:「因此有一派玩家表示蛇人的王族其實並未死亡,同樣會在古墓的最深層徘徊;當然也有一派表示反對,認為王族的木乃伊已經被盜走,所以蛇人戰士才會如此仇視盜墓者,不過都是缺乏證據的陰謀論。」
 
  「假的棺材裡面當然沒有木乃伊。真正的王寢位於最深層,而且會位於假王寢的正下方,因此某種程度能夠猜到大概位置,王寢門邊會有兩尊無腳蛇人的大型雕像,高度約十公尺,棺材的尺寸與豪華程度也是遠遠超過尋常,用著半透明材質的外星礦石製成。」高立瀚繼續說。
 
  「有見過蛇人王族的木乃伊?」夏羽蹙眉問。
 
  「大概吧,根據會內代代流傳的警言,不能夠打擾到蛇人王族的安眠……據說曾經有位前輩確認過棺內有著木乃伊,然而在破關返回地球不久就在修練途中走火入魔、七竅流血而亡,因此就有了這句警言。我會成員在踏入王寢時也會秉持敬意,不會靠近、碰觸王棺。」高立瀚說。
 
  「所以棺內是否有著屍體也是未知數。這點可能在每次參加時都會出現變化。」夏羽思索著說。
 
  「天曉得。」高立瀚冷淡地說。
 
  「寶箱裡面放著什麼樣的物品?」夏羽問完,沒有給高立瀚思索或擬訂謊言的時間,催發真氣說:「乾脆點坦白。」
 
  「唔!」高立瀚頓時被侵體真氣弄得發出悶哼,臉部更是充血脹得通紅,斷斷續續地說:「大、大多都是關於蛇人王族的陪葬禱詞。」
 
  「陪葬禱詞?」李少鋒皺眉問。
 
  「不曉得有沒有其他稱呼,總之我們是這樣喊的。依照蛇人的文化,在王族死亡之際會將該名王族的生平功績以貴金屬絲線縫成布疋。」高立瀚說。
 
  「那種東西怎麼脫手?」夏羽追問。
 
  「自然有門道──」高立瀚尚未說完就又被侵體真氣滲得咬牙忍住哀號,片刻才說:「在、在黑市不管什麼東西都、都賣得掉。」
 
  「在情報機關和教團隊伍都撤離台灣的此刻就不是這樣了。」夏羽說。
 
  高立瀚保持沉默,垂首迴避著其他人的視線。
 
  ──所以枋寮會和崇拜蛇人的教團有關連嗎?李少鋒轉念一想,應該是單純的交易對象更有可能。這樣確實能夠得到支撐隊伍運作的資金,然而一旦這項情報洩漏出去,光是殲滅軍的壓力就難以抗衡,倘若那些教團又加入了教團聯合,更是立場艱難。
 
  「最有價值的戰利品是什麼?」夏羽又問。
 
  「所、所以說了是有著王族功績的金屬刺繡,那些教徒非常重視,願意花費天價購入。」高立瀚說。
 
  「倘若僅此而已,並沒有將這場遊戲當作庭院的價值,錢是價值最低的戰利品。長期與教團隊伍進行交易的風險很高,在教團聯合崛起之後就更是如此,既然仍舊維持著這段關係,枋寮會肯定發現過更有價值的戰利品。」夏羽說。
 
  「……那是妳的推論。」高立瀚說。
 
  「連個像樣的反駁都想不出來嗎?」夏羽再度舉起鋼刀,將刀刃擱在高立瀚的頸側,威脅似的空晃了幾下。
 
  高立瀚卻是拒絕透露更多情報,繃著臉保持沉默。
 
  夏羽判斷無法問下去,收回鋼刀的同時反手用刀背對準高立瀚的腦側砍了一刀,撼出真氣將他弄昏,雙手插腰地做出了卻一件大事的表情。
 
  「不打算逼問到底嗎?最後很明顯有所隱瞞吧。」李少鋒問。
 
  「問不出來的也不勉強,看來是出現率極低的戰利品,他們覺得就算今後在『蛇人的古王墓』這場遊戲投入大量人力也不會被發現。」夏羽聳肩說。
 
  「妳有拷問相關的技能嗎?」夏旖歌問。
 
  「剛剛那樣子不是什麼拷問啦,大腿的傷也很淺,運氣繃住對於戰鬥不會產生影響。」夏羽敷衍地搧搧手,補充說:「剛剛聽到的那些情報,如果旖歌學姊想要回報給蒼瓖派也沒問題。」
 
  「不是藥材或素材就沒有太大意義。在『即時公告』解鎖的此刻,相關情報遲早會流出去,這些情報很快就不會是秘密了。」夏旖歌淡然說。
 
  對耶,對於原本就在和枋寮會做生意的隊伍而言,只要知道枋寮會參加『蛇人的古王墓』頻率異常得高,自然能夠猜到該場遊戲有所蹊蹺,庭院的情報遲早會被更多玩家知曉。李少鋒暗自頷首。
 
  「羊姊!不好意思久等了,可以過來了。」夏羽一邊喊一邊迅速搜身,然而並沒有從高王兩人身上找到其他有價值的戰利品,顯然他們尚未踏入真正的王寢。
 
  慕容羊快步進入房間,看向昏倒在地的高立瀚、王仲偉,平靜地問:「我就不追問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詢問情報時,沒有造成不可逆的傷勢吧?」
 
  「就是昏過去而已,傷口也很淺。」夏羽笑著說。
 
  ──如果沒有其他人在場,羽兒會下殺手嗎?李少鋒不禁湧現這個疑惑。
 
  教徒在眾多層面的價值觀都異於尋常,其中一點就是輕視人命。他們對此自然有著獨有的邏輯,某些教徒認為人類是渺小脆弱的存在,面對更加崇高進步的外星文明原本就毫無抵抗之力,獻上他人性命作為祭品、祈求怒火會因此平息是理所當然的;某些教徒則是保持著高度信仰,認為因此犧牲性命是一項至高榮耀。
 
  以結果而言,教徒對於下殺手這件事情都沒有太多牴觸。
 
  李少鋒看著夏羽稀鬆平常的神情,很快就想到這種事情應該也要因事而定,剛剛羽兒威脅時瞄準最不妨礙行動與戰鬥的大腿就是這一次的結果,不再細想下去。
 
  「羊姊,麻煩看著他們。我們去看看真正的王寢裡面究竟有什麼。」夏羽說。
 
  「請不要告訴我那些從枋寮會口中探聽出來的情報。」慕容羊無奈地嘆息,確認性地問:「如果醒了呢?」
 
  「我沒有刻意封穴,隨時有可能醒來……可以讓他們自由離開,要是突然動粗,我會立刻衝回來處理。」夏羽說。
 
  「如果他們無法分辨自身處境到向我揮劍,自然會反擊。」慕容羊淡然說。
 
  「那麼這邊就交給羊姊了,我們趁著天黑前確認完王寢吧。」夏羽舉起手,氣勢十足地喊說。
 
 




創作回應

毒奶大師
高立瀚卻是堅決再說出更多情報,保持沉默。
少字
2024-06-23 20:04:0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4-06-23 20:41:43
波波忠實粉絲
這部好看的點之一就是可以看到很多外星種族的文化,看得感到很新鮮有趣
2024-06-23 20:23:04
佐渡遼歌

克蘇魯神話算是相較新的神話體系XDD
這種有更多想像空間的元素真的很讚!!
2024-06-23 20:44: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