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RPG五期創作】永生花

F3R3R3 | 2024-06-23 17:05:10 | 巴幣 8 | 人氣 95

  三維的墨點暈染,無形的嘴囫圇花都的燦爛。

  國度進入長夢,巨蛇無頭亦無尾。螻蟻相圍成環,環繞糖水中的血月打轉。

  於是色澤不再繁盛,但在某種程度上依舊是鮮豔的美夢。引人生厭的紅色光譜,思路不禁將其聯想到臟器的內裏。從不同的角度來解夢,會得到立場截然卻共通的寓境。這是場虛妄的茶宴,至於誰是精緻餐盤中的珍饈,顯而易見。

  又或者――

  地平線的輪廓極度貧乏,僅有寥寥幾棟曾是糧食倉庫及風車或是民舍住宅的建物殘跡散落於廢壤。噩夢始源以來經歷眾多與夢魘罪獸間的攻防,而使得平原地帶喪盡原有的柔滑輪廓,然而它們褪色殘破的建築基構卻仍頑強地聳立於殘破的大地之間,如同潰爛發膿背部上的幾顆肉疣。

  是否能將它們視作為奇蹟?似乎有些牽強。或許反而視作為提醒昔日繁榮的標的物,以蘊含著殘虐的心態將它們特地保留,提醒著噩夢的住民自己所失去之物。

  啊,這樣想貼切多了。

  眼前是唯有赤月高掛的晚夜帷幕,在遠離克洛里斯人煙的芙蘿拉,此處的色彩由一抹黯淡的赭紅所主導,畸變成往昔此處翠綠景致的負片幽影。發酵的酸味充斥空氣中,大口深吸,瀰留絲縷動植物死亡的氣息,似有若無。

  曾為農地的波浪狀隆起包圍空地上的橡木,用以劃分作物類別的木造柵欄多剩下醜陋的殘缺地基,而橡樹曾經濃密的枝幹此刻同樣了無生機。

  「叮――」拇指滑越食指肚,衝擊半側硬幣。金屬光澤從赤裸的橡樹主幹旁彈升。

  攤平拋擲出硬幣的左手,靜待硬幣落回掌心。他沒有去查看是哪面朝上,只是握起硬幣,手指以熟練的的輪替滑移將溫暖的硬幣推上虎口,拇指先是引導硬幣平置於食指側面,隨後以指甲與食指腹相互牴觸,扣緊動能。

  電光乍現,驅趕剎那的暗紅,置換成慘白,裁砌出光影,於遠方森林的細枝、穀倉的立體型態、柵欄的殘骸、橡樹幹的粗造皮紋,以及男人枯槁的半側面容。

  「啊,交戰開始。」男人細小的瞳孔向雷聲的發源地滑移,側耳傾聽,欲藉由現下密林間交戰中所發出的聲光,揣測可能是哪幾位入夢者參與了這場衝突,或許他的關係人――忒――也在現場?

  雷聲。

  吶,或許這種情緒是羨慕吧?能夠在戰場上為自己的生命拚搏,享受懸宕於永恆邊緣的血脈噴張――雖然以他們倆以及其餘入夢者的狀態,那樣激烈的搏鬥並無任何後果,但他仍想體驗腎上腺素直衝腦門的滋味,而非只在芙蘿拉及千華大道之間遊蕩。

  下次吧!

  不過他很清楚忒並不是這麼想的,那傢伙的行為有種莫名且無謂的責任感,好似小孩對犯過的錯極力彌補。他並不反對它對這些噩夢的住民伸出援手,他只希望它別把這場「夢」看得太過重要。

  輕鬆享受刺激就好,像他一樣。

  「叮――」硬幣停駐於上彈的最高點,憑藉鎊擊瞬發的衝擊維持於原處,如水車葉片般瘋狂的翻旋,每次迴旋都閃耀不同的色澤。

  右臂迅捷往腰際擺動,拽出屢經拋光的燧發槍,槍口濺散的花火與森林地區爆發的落雷同步。子彈垂直擊發,命中硬幣的瞬間其動能毫無耗損的被幣面所保留並偏轉,彷如是直擊鏡面的光柱般偏轉,貫入從樹幹後方襲來的夢魘眉心。

  然而夢魘並不打算就此罷手,象徵其存在的黑霧揚起,如一道猛禽的掠影閃過橡樹幹前,與樹幹上三道刻痕的位置重疊。

  男人彈指,七棲刏的刀鋒從刻痕的位置執行穿刺,甚至不需進行揮砍的動作,只需仰仗夢魘突擊的速度,便將牠的頭顱與上身切成四大塊。他挪動身子,讓剁開的夢魘碎塊摔落足邊。

  「可惜。」連一點戰利品都沒法留下,落地後的夢魘屍塊已進入消散的最初階段,男人順著夢魘瓦解間粉塵的飄散,向橡木雖以凋零,但不減其濃密糾雜的枝冠處凝望,而赭月受枝幹間縫隙所分割成的無數紅眼睛也回望著男人,而夜空依舊沉寂,不見星光。

  ――又或者,就像克洛里斯居民想要保存花的想法一樣,促成這場噩夢的幕後推手同樣想保存花都的某種面貌,某種美麗,然而就像所有永生花的製程一樣,想要令其永生,必先剝除它的生命。

  若要使某個珍視的花朵永保艷麗,必先扼殺其生命,脫除其水分,最後封閉於玻璃罩中,隔絕外界汙濁之餘提升其美感。

  而將花都奧登斯與外界隔絕的巨大裂縫,這場「夢」,無非就是用來保存最終標本的玻璃罩?

  這樣想貼切嗎?

  電光無間斷的閃照貧瘠的土壤,揭露平原上的黑影幢幢,每次的閃光照耀著越發密集的黑點。彷彿是縮時攝影下的霉斑。

  「看來該走人囉!」這種規模的夢魘或罪獸可不是單單他一人就能解決的,更何況此次外出的目的也以安穩的被收納於他的腰包中,就讓其他人去滿足他們自己殺戮的慾望也無妨。他以兩指夾住仍在半空中翻轉的硬幣,旋身將硬幣往克洛里斯的方向猛的拋擲,閃電之下難以肉眼捕捉後者的軌跡。

  短暫的靜默後,男人的身體響應著雷聲般朝克洛里斯的方向乘風飛起,宛如他與硬幣之間以無形的細索相連,橫越天際。他並不擔憂是否會被落雷擊中,若是附近有任何的電流,必定會先被導入他扔出的硬幣上。

  俯視泛著暗紅的衰頹大地,男人臉上不禁扯出一道微笑,比起這裡曾經的繁華,他更喜歡這種景致,只有在這種特殊時刻才能見證的衰頹美,是他一直追求的美學,就如同永生花,唯有在與死亡嫁接之際,方有展現生前真正美麗的機會。

  而或許這正是他為何會加入此次事件的真實原因。


創作回應

F3R3R3
字數:2017
2024-06-23 17:06: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