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道爾森的冒險之旅-135 極地遺址

佛萊曼 | 2024-06-23 12:00:37 | 巴幣 1122 | 人氣 434


邪獸,這種生物是墓穴深處不可忽視的恐怖存在。它們的外觀深受黑暗的影響,身軀彷彿是融合了暗影和死亡本質的產物。
 
邪獸的身形龐大而肌肉發達,皮膚如同墓穴的陰影般漆黑,帶著微微的閃爍,彷彿散發出來自地獄深處的冷冽光芒。其身上覆蓋著厚實的硬甲,彷彿是一層堅不可摧的骨甲,守護著它們免受來自墓穴外的威脅。
 
邪獸的頭部顯得尤為恐怖:寬大的頭顱佈滿了鋒利的角和棱角,眼眸深邃如同深淵,閃耀著綠色的光芒。牠們的嘴巴巨大且充滿利齒,能夠輕鬆地撕裂肉體和骨頭,使牠們成為墓穴中屍體的可怕消費者。
 
邪獸的四肢強壯有力,每只爪子上長著鋒利的爪刺,足以輕易地抓住並撕碎任何阻擋它們的東西。尾巴長而有力,像是一把鞭子,不僅能夠保持平衡,還能在戰鬥中成為致命的武器。
 
「邪獸?這裡也有地下墓穴?」克勞德皺起眉頭。
 
眼前出現了好幾隻邪獸,它們齜牙咧嘴,散發殺氣,鬥爭的本能使它們充滿攻擊性,飛撲過來,揮舞著利爪和匕首般的長牙。
 
「怎麼會這麼倒楣啊!」裘汀忍不住抱怨道,他揮舞著長劍上前迎擊,「烈焰鳳凰劍!」但是在他的掃蕩下,邪獸們只是甩甩頭,將火焰從身上掃除,就繼續發動攻擊。
 
這類魔物要用神聖屬性的魔法攻擊,道爾森當機立斷,「天之聖光。」
 
道爾森施展天之聖光時,整個雪地立即充滿了神聖與奇異的能量。他的手指輕輕一揮,一道潔白如霜的光芒從他的手掌中迸發而出,照亮了四周的黑暗。這光芒不僅僅是光,它蘊含著一種淨化的力量,能夠消散任何黑暗與邪惡。
 
天之聖光如同一道無形的巨大瀑布,從天而降,籠罩在道爾森身周。每一個微小的光點似乎都有生命,隨著他的意念而跳躍與旋轉,形成了一個璀璨的光環。光環內外充滿了螺旋般的光束,煥然一新的光輝不斷流動,如同一座神聖的祭壇。
 
在天之聖光的照耀下,周圍的空氣彷彿也變得澄淨而透明。無論是樹木還是岩石,都在這聖光下顯得格外清晰,彷彿蘊藏了無限的生機與智慧。每一個觀看者都不由自主地感受到一種內心的安寧與平靜,彷彿一切的不安和擔憂都可以在這道聖光中得到淨化與釋放。
 
道爾森凝視著他所創造的這道天之聖光,他的眼中充滿了信仰與希望。這不僅僅是一種魔法,更是他與萬物間神聖連結的象徵,一種對生命與光明永恆存在的信念。
 
邪獸被天之聖光籠罩時,它發出了一聲淒厲而絕望的慘叫,聲音在光芒中回蕩。那原本兇猛的眼神漸漸失去焦點,身體的鱗片在光芒中閃爍,隨著聖光的力量,它的形體開始逐漸模糊,如同被風吹散的煙霧一般。
 
邪獸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空氣中,最後只剩下微細的塵埃漂浮在光芒中。光環隨之縮小,最終消失於道爾森的手掌中,彷彿從未有過那樣的存在。
 
在場的同伴們目睹這一幕,無不驚歎於天之聖光的神奇與力量。那道光芒不僅擊退了邪獸的肉體,更是將它的邪惡和黑暗化為虛無。這一刻,周圍的空氣充滿了清新與希望的味道,彷彿光與暗重新獲得了平衡,生命得到了保護和祝福。
 
道爾森站在那裡,凝視著消失的邪獸,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慨,通訊石開始晃動,他拿起來接聽。「萊特?你在哪裡?」
 
「我快到終點了。」萊特說:「你們在哪?」
 
「到極地了。」道爾森說。
 
「提醒你們一下,那邊有邪獸,跟它們交手會很花時間……」萊特說:「而且很多魔物在森林和極地上。」
 
「是啊!殺死邪獸會花不少時間,你啊,為什麼不回頭來幫我們忙?」道爾森說。
 
「回頭更花時間阿。」萊特說:「如果真的需要幫忙,那我就回去吧。」
 
「我們再連絡。」道爾森放下通訊石,因為眼前出現一大群邪獸。
 
「快跑啊!」狄凡爾斯對他喊道,「你們也未免逃太快了吧!」道爾森說。
 
明明沒有用法術加持,三人的腳步依舊快得驚人,看來是在這幾天的磨練中鍛鍊出來的。
 
一大群的邪獸就這樣追在一行人後方跑,讓人慶幸的是,在不遠處也有看到其他支隊伍在跟邪獸搏鬥,或是同樣加入逃跑行列的,有人在總是讓人安心點,但人數卻出奇的少,想到考試剛開始時那副盛況,現在極地的寥寥可數,要到達這裡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今天是考試的第五天下旬了,距離考試截止只剩兩天。過了一段時間後,一行人總算脫離了邪獸的領土,逃離魔物的魔掌。
 
「多麼雄偉的地方。」狄凡爾斯讚嘆。
 
這時映入眼簾的是極地遺址。在安基斯塔極地遺址,康爾貝托戰鬥民族建造的城牆高聳入雲,堅固而充滿著歷史的痕跡。這座城市不僅是一座堡壘,更是戰鬥民族長久以來對抗魔物侵襲的象徵。城牆上布滿了武器的刻痕和保衛戰的痕跡,每一塊石頭都見證著他們與魔物間的長期衝突。
 
「安基斯塔極地遺址,這裡居然這麼危險。」道爾森等人深入其中,走在一條寬闊的道路上,兩側盡是斷垣殘壁的毀壞民宅。
 
「這座遺址是戰鬥民族『康爾貝托』所興建的。」克勞德說:「康爾貝托民族以其獨特的戰鬥習性和方式聞名於世,他們生活在極地的嚴酷環境中,這些環境條件塑造了他們堅毅和機敏的戰鬥風格。
 
「戰士們通常身穿厚重的皮甲和毛皮,這不僅提供了防禦,還能保護他們免受極寒和魔物攻擊的傷害。他們擅長利用當地的資源,如硬化的冰雪和野生獸皮,來製造出堅固耐用的戰鬥裝備。
 
「他們的武器也獨具特色。除了常見的長矛、弓箭和斧頭外,還精於使用冰錐和冰柱等特殊武器,這些武器不僅可以有效地應對魔物,還能利用極地寒冷的環境造成額外的傷害。
 
「在戰鬥策略上,康爾貝托民族注重集體作戰和戰術靈活性。他們通常會組織成小隊或者部落部隊,利用地形和氣候特點展開戰鬥。在冰原上,他們會利用冰塊和冰凍的湖面來限制敵人的行動,同時發動突襲和包圍戰術。
 
「他們不僅擅長近身肉搏,還精於遠程攻擊和狙擊。他們的弓箭手能夠精準地射擊遠距離,而冰錐手則能夠利用冰冷的魔法製造出致命的冰刺,這些攻擊不僅有力而且致命,足以擊潰頑強的敵人。
 
「最重要的是,這個民族的人們擁有堅韌的意志和無畏的戰鬥精神。他們相信通過團結和勇氣,可以克服任何困難和挑戰。這種信念不僅促使他們堅守家園,還使他們成為了極地遺址中不可或缺的守護者和保衛者。」
 
「原來如此。」道爾森說。
 
「還真是厲害的一個民族。」狄凡爾斯說。
 
城市內部街道狹窄而錯綜複雜,建築以粗糙的石塊和厚重的木材構成,顯示出對抗極地極端氣候的應對手段。
 
「這個是?」裘汀指著前方的平台說。
 
在城市的中心,是一座古老的祭壇,上面雕刻著某些文字,也許是某種史詩。一行人上前端詳,是看不懂的文字,道爾森心想。
 
「龍角……」一名看起來不對勁的男子現身,他走路搖搖晃晃的,眼白中沒有瞳孔,全身都是傷口,散發刺鼻的臭味。
 
「龍角……」
 
「龍角……」
 
「龍角……」
 
好幾名奇怪的人跟著出現,有男女老少,他們看起來垂涎的龍角的樣子,一步一步不斷逼近,包圍他們。
 
在城市的邊緣,陰影縈繞的森林中,魔物們靜悄悄地徘徊,它們眼中充滿了仇恨與猜疑。長期以來,康爾貝托民族的獵殺活動讓這些魔物對他們懷有深深的仇恨,使得它們不再是被動的獵物,而是主動地發動攻擊,嘗試突破城市的防線。
 
每當夜幕低垂,月光映照下,魔物的低吼聲就會迴盪在城市的四周。警鈴聲此起彼落,城牆上的守衛們緊緊守候,握緊手中的武器,準備迎擊任何突如其來的攻擊。
 
然而,儘管面臨著來自魔物的持續威脅,康爾貝托民族依然堅定地守衛著他們的城市。每一次的衝突,都是對他們勇氣和堅忍的考驗,也彰顯了他們對家園保衛的不屈精神和堅定信念。
 
最終,這樣強大的民族仍被擊潰。而現在他們成為了魔物的一員,
 
「直接走吧!道爾森。」克勞德喊道,他、裘汀和狄凡爾斯已經開始上前抵禦和攻擊了,「還在等什麼?」
 
「我想稍微了解一下這裡的歷史。」道爾森說,但他發現周圍的情勢不對時,便說:「該死,我們走吧。」因為魔物的量實在太過驚人了,一下就快將他們團團包圍,要殺出重圍,突破這樣四面楚歌的狀況是很不容易的,想到在嚴狼谷地的那一戰,道爾森不禁咋舌。
 
「為什麼我們走的路線都特別危險?」裘汀問,他們一邊往前衝刺,一面用魔法和刀斧擊退上來的敵人,遠處還有弓箭呼嘯飛來,還得一面翻滾及旋身閃躲。
 
「因為這個路線最快,走其他路線都要繞路。」道爾森回答。
 
「只是繞路倒是還好,實際評估後,那些路線所花費的時間,七天幾乎不可能到達。」克勞德說。
 
「這就是主辦單位的主意吧,為了讓我們面對危險也能克服。」狄凡爾斯用斧頭揮砍好幾個骷髏士兵的頭部。「要能夠七天內到達,就得與危險比鄰。」
 
道爾森舉起他的手,空氣彷彿熱浪般澎湃。他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他開始念起古老的咒語,儀式的力量在他的指尖緩緩凝聚。
 
突然間,每個人都感受到一股溫暖而強大的能量包圍著他們,彷彿一道無形的風潮輕撫過他們的身體。他們的心跳似乎慢了下來,呼吸變得均勻而輕柔。
 
裘汀不自覺地舉起腳尖,發現他不再感受到腳下的地面重量。他輕輕地跳了起來,飄浮在半空中,像是一片輕盈的羽毛。
 
其他人也紛紛有了類似的體驗,他們彷彿變成了身輕如燕的精靈,自在地在空中飛舞。道爾森的魔法加持,讓每個人都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由和輕盈,彷彿重力不再束縛他們。
 
他們以前所未有的急速往前飛行,就像在攀爬懸崖那時一般,「這真是太棒了!」狄凡爾斯讚嘆道:「若你一直讓我們維持下去,考試就易如反掌了。」
 
「消耗魔力也是很驚人的。」道爾森笑說,他們就這樣迅速地離開了遺址,繼續往北方前進,然而,在森林的彼端黑暗中,一雙又一雙可怖的鮮紅目光露出來,北方極地的寒冷透過厚實的冰雪覆蓋大地,樹木在冰風中低聲嘶嘶作響。一行人正穿越這片古老而神秘的森林,每一步都充滿了警惕與戒備。
 
突然間,從樹影間和雪堆後,出現了一群魔物的身影。是北極熊,它們身形龐大,毛皮滿布環繞著野性的魔力。它們的眼睛燃燒著野蠻的光芒,牙齒如刃,發出低吼,顯示出它們對陌生者的敵意。
 
道爾森與同伴們的身邊充滿了緊張的刀劍碰撞聲和咒語吟唱。他們集結在一起,籠罩在一道保護性的魔法之中。道爾森的手指輕輕敲擊他的法杖,令他的魔法能量在他們周圍環繞。
 
魔物嘶吼著衝向他們,但在魔法屏障的抵擋下,它們被擋了回去,如同海浪在礁石上破滅。然而,它們不斷地增加數量,像潮水般湧入,企圖穿過防線。
 
道爾森的眼神冷靜而堅定,他的魔法在不停地應對著每一波魔物的攻擊。他的同伴們緊守在他身旁,努力抵禦這場極度凶險的北方極地之戰。
 
「大概是這個民族和周圍的魔物建立太多仇恨,因此不少魔物為了復仇就一直待在這裡。」克勞德說。
 
「很有可能。」道爾森說。
 
「你們看!那個是?」裘汀說。
 
穿過這一小片森林後,在寒冷的雪原上,他們走在一片無邊無際的白色世界。雪花在冰風中飄舞,太陽低垂在天際,投下淡淡的冷光。
 
突然間,大地震顫,地面開裂,一座巨大的身影從雪中崛起。雪原巨人以其巨大的身軀和雪白的皮膚在眼前展現出來,宛如一座移動的冰雪山峰。
 
它的眼睛深邃而寒冷,眸中蘊藏了遠古的智慧和野性。巨人的每一步都在雪原上引起震顫,雪花在它的腳下破碎成微小的冰片。
 
一行人心中充滿了驚畏,但也保持著冷靜。道爾森的眉宇間閃爍著決然的光芒,他深吸一口氣,準備應對這場意料之外的挑戰。
 
雪原巨人低吼一聲,身上的冰雪在它的呼吸間波動,宛如冰山的怒濤。它向道爾森等人邁出一步,露出巨大的牙齒和強壯的肌肉,彷彿在宣告他們他在這片雪原的主宰權。
 
「雪原巨人……」道爾森握緊權杖說。此刻,其他的魔物悄然接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