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故事》莫先生與小驢巴

松櫝 | 2024-06-23 07:03:48 | 巴幣 224 | 人氣 433


  名字:莫先生


  性別:先生


  年齡:45


  職業:退休人士


  性格:因為腦袋曾經受過重擊,所以不愛說話,生怕被人發現自己腦袋有問題。喜歡叼著一桿旱煙,享受雲霧繚繞的感覺。

  對事物不輕易發表意見,總是笑呵呵地點頭或搖頭來表達自己的需求。

  張嘴說話容易傷腦,所以幾乎不說超過三個字。

  也容易結巴,但結巴的狀況下,張嘴說話依舊不超過三個字。


  造型:

  身形高大壯碩,身高一米九,體重九十六。

  喜歡穿著洗到褪色的破舊吊帶牛仔褲,裡面通常隨便穿著一件麻布衣,頭上戴著一頂破破爛爛的牛仔帽。


  口頭禪:

  當被叫住時,他會說「幹、幹、幹......」實際上,他只是想回「幹什麼?」

  當被詢問吃飯沒,他會說「嗨、嗨、嗨」實際上,他只是想說「還沒吃。」

  當被問到住哪時,他會說「靠、靠、靠」實際上,他只是想回答「靠海邊。」

  諸如此類。


  技能:

  吞雲吐霧。

  喜歡把一口濃臭的旱煙直接噴在別人臉上,讓對方因為吸入過多有毒氣體而陷入短暫迷茫或昏迷。


  武器:煙桿。


  背景:曾經是一名讓對手聞風喪膽的牛仔,但自從走路撞到電線桿後,就性情大變,從此棄槍不用。



  參賽原因:

  因為小驢巴想參賽。



  馬匹名稱:

  小驢巴。

  一匹又醜又拉雜的灰馬。牠身上毛色雜亂,長年喜歡在泥巴裡打滾,導致外型上非常醜陋又不討喜。



  馬匹特點:

  喜歡耍流氓。而且一跑起來就會有關於交配繁殖的衝動,總是昂揚挺立的奔馳在風中。



  人馬相識:


  寒冷冬季,莫先生獨自來到一座邊陲小鎮。

  由於太過窮困,導致莫先生付不起住宿費。

  他口袋裡的錢只夠買一個包子果腹。但旅館老闆見他是外地人,又恰逢寒冷冬夜,最後還是大發善心,允許莫先生在馬廄住上一晚。

  當莫先生走進柵門時,就看見試圖騎上隔壁母馬的小驢巴。

  一人一馬,四目相對。

  莫先生咬了一口包子,小驢巴發出一聲嘶鳴。

  從此,交情與羈絆一發不可收拾。



  故事:

  古道、西風、瘦馬。

  莫先生在小驢巴身上打了個冷顫,說了一句:「好、好、好.......哈啾!」

  好冷沒能說出來,變成了一個噴嚏,小驢巴連忙垂下馬首,躲開噴灑而出的唾沫。

  他們正要去參加一場賽馬,那是小驢巴彭湃鬥志燃起時所下的決定。

  莫先生沒有了槍,卻有了結巴。小驢巴沒有了母馬,卻有了騎在自己背上的騎士。他們的相遇,讓彼此生命中獲得了預料外的緣分。

  然而,古道與西風,常常伴隨著的不是浪漫,而是馬賊。

  「來者停下!」幾名用紅色長布圍繞著頭部,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馬賊從遠處沙丘後衝了出來。

  「幹、幹、幹......」莫先生緊張得馬上結巴。當然,他不緊張也會結巴。

  「好膽!竟然敢罵老子!」賊首頓時大怒,馬鞭一揚,彎刀便從馬側抽出。群賊看見首領起了殺意,也紛紛抽出刀來,呼嚇著衝向那一人一馬。

  小驢巴用蹄子刨著地。牠是一頭野性難馴的悍馬,就像他的主人一樣......不,我們的莫先生已經渾身打顫,冒出冷汗,嘴巴上朝小驢巴拼命喊:「快、快、快......」

  主人的催促馬上激起了小驢巴的鬥志,牠嘶鳴一聲,便埋頭衝向敵軍。

  馬背上的莫先生嚇得差點靈魂出竅,連忙奮力拍著小驢巴的馬背,想讓牠改變方向。

  但小驢巴得此示意,以為是莫先生在牠背上敲響了戰鼓,眉目間的桀敖更甚,腳下一加速,瞬間迎向那亮晃晃的鋼刀。

  賊首一見,好啊!還有往鋼刀上來找超生的傻子。嘴角猙獰一笑,一夾馬腹,在風沙中拉扯出一道銀色的奪命閃電,一刀向來人項間斬去。

  電光石火間,小驢巴一躍而起。

  賊首只見一根碩大圓棍朝臉上砸來,哎喲一聲便在馬背上暈厥過去。

  馬背上的莫先生已經閉上雙眼,兩手掩頭,嘴上不斷喊著:「死、死、死......」

  其餘賊眾,只見一片黑影飛過,首領馬匹繼續向前,馬背上的賊首卻已經摔落在地。而馬匹彷彿不知主人墜馬,依舊朝前奔馳,逐漸在煙塵中化為一個小點。

  幾名盜賊紛紛相視,卻見擦身而過便將首領擊落的騎士已經在後方回過身,又朝幾人殺來。

  小驢巴的雙眼瞪若銅鈴,氣勢磅礡。

  馬背上的莫先生揮舞著煙桿子,還在大喊:「跑、跑、跑......」

  幾名賊眾頓時軍心渙散,嚇得拍馬就跑,連地上的賊首身軀都顧不及。

  小驢巴跑到賊首身旁,雙蹄高高揚起,馬眼睥睨著地上這名無知的挑戰者,然後重重一踏!

  另人牙酸的骨碎聲響起,小驢巴鼻間叱一聲,表達出自己的不屑。

  此時,莫先生趕緊翻身下馬。身上的錢都用光了,看到有人路倒在地,自然要趕快摸索一番。

  就在莫先生叼著菸斗,快樂地忙碌時,小驢巴望向緋色的天邊,驕傲地昂起馬首,蹄子上還扯著賊首的腸子。

  此乃: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然而,故事尚未結束。

  莫先生騎著小驢巴,來到了一座小城鎮。

  正值秋天的小鎮,如同被楓紅點燃的火盆,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熱情的少女正在向旅人招手。

  「嘿、嘿、嘿......」摸著腰間的錢袋,莫先生口中流洩出得意的笑聲。

  小驢巴嘶鳴一聲,似乎是在提醒自己,得找一個有母馬的馬廄,來度過這個涼爽的秋夜。

  當一人一馬風塵僕僕地踱向鎮門時,兩名衛兵將目光投了過來。

  莫先生謹記自己結巴的事情,打算等會兒直接裝成一個啞巴,沒想到兩位衛兵卻只是用凶狠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沒有多做阻攔和盤問。

  就這樣,莫先生和小驢巴進到了小鎮。

  秋季的微涼讓居民們都換上了棉襖,他們並沒有對這位進入鎮裡的旅人過多注目,而是匆匆來去,對於這座小城來說,外地的拜訪者並不罕見。

  莫先生在馬上拿出煙桿,想要舒服地來一桿子。他非常信任跨下的小驢巴,不只因為牠認得旅店的大酒杯招牌,還有那能聞著雌馬味道的靈敏嗅覺,總是能替他們找到服務周到的旅店,讓一人一馬都十分滿意。

  老馬識途,這是莫先生對跨下小驢巴的評價。

  煙霧瀰漫在眼前,替這份秋意盎然的小城帶來一絲熱度,也讓馬背上騎士的心炙熱了起來。

  他輕咳了一聲,手指指向路邊穿著單薄的少女。小驢巴意會過來,昂起馬首,馱著主人,雄赳赳氣昂昂地走向這位看上去需要救濟的女孩。

  莫先生翻身下馬,揣起腰間錢袋,從裡面拿出一個硬幣放到手上,並將手掌遞向對方。

  少女搖了搖頭,向他比了三根手指。莫先生知道,也許這些並不夠讓她多買件足以禦寒的棉襖,便又從錢袋中掏出兩個硬幣。

  這時,女子才點點頭,大拇指指向身後的暗巷,告訴莫先生裡面還有更多需要幫助的居民。

  莫先生心領神會,忙說道:「走、走、走......」

  少女轉過身,姣好的身段在單薄的粗麻下欲說還休,心疼得大善人忍不住嚥下一口唾沫,急匆匆地跟了上去。不過,他沒有忘記朝小驢巴做個手勢,示意牠先自己四處逛逛。

  當然也沒忘記,向各位讀者眨眨眼。

  你們都知道,接下來是不能播的部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