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王AnimeⅡ 第三十四章 開創未來的理想

丹雀 | 2024-06-22 22:09:40 | 巴幣 214 | 人氣 468





  二十年前一名外來種來到了這個異世界,他遊玩了所有益智類遊戲並獲得壓倒性的優勝後,他開始覺得這一切變的無趣,而打算動用自己的能力摧毀這個世界。

  為了避免世界被破壞,創造主便從我們的世界提取了在異世界所沒有的遊戲──集換式卡片遊戲。

  雖然在當下成功利用「魔法風雲會(MagicThe Gathering)」擊退了對方,並讓對方沉睡了一段時間,但是當他再度甦醒時,實力卻比當初強了好幾倍。

  召喚而來的遊戲玩家全輸給了對方,對方也動用了自身能力將異世界的次文化全部消除掉,並打算把文明摧毀時,創造主再度召喚了第二類的遊戲高手和專家。

  這一次創造主避免異世界再次受到「那個人」的摧殘而毀滅,於是將每年都在推陳出新的動漫、漫畫及小說幻化為遊戲卡片,賦予那些被召喚而來的決鬥者們。

  因此被召喚而來的決鬥者,手裡都會擁有一副獨一無二的Anime牌組,並隨著對戰經驗與內心的變化等,讓自身的動漫牌變得更加完整,更能夠與將來甦醒的他一決勝負。

  然而,這樣是不夠的。

  於是乎,創造主為了他們而改變了異世界的樣貌,避免因環境差異而讓玩家失去平常心,之後更建立了「戰鬥學院」。

  為了能提升一般玩家的實力,不僅學院有分級制度,連資質很好的異世界居民也可以入學,並且讓學生會的成員擔任「獵人」一職,除了保護學生與居民免於狩獵者的侵害,更能成為「學院」未來的戰力。

  也因為這樣,我們這些從現實世界而來的穿越者,逐漸習慣這裡的生活,甚至有人打算在這裡展開第二人生。
  我們必須打倒「那個人」,然後回到原本的世界;還是說,繼續留在這裡直到永遠。
  我望向倚靠著異世界存活的雲霞;望向試圖打倒狩獵者的龍華;望向與江玟霖要好的米俐;望向不惜離開銀之假面的月桂葉。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只有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陷入兩難抉擇的我,難道只能選擇……
  「將這一切都破壞殆盡吧!」
  此話一出,不僅是學院方、還是銀之假面,不約而同的全看向了我。

  我也訝異的轉身看向了後方,一名披著漆黑色斗篷的男子就站在身後不遠處。

  「不管是在原世界遭受了各種慘無人道的待遇,或者想要改變他人悲慘的命運,又或者想要死而復生心愛之人,只要將這世界重新塑造,不就可以達到任何心願了嗎?」

  聽見此話的白雪,難得動怒的低語:「邪魔歪道,『那個人』是無可救藥的破壞神,被他所摧毀的萬物是無法重生的,就算是這世界的創造主也辦不到。」

  「哼!自稱能見到過去與未來的惡魔,卻無法看透世間萬物的法則,只要在妳之上,或與之平行,妳就如同那些毫無作用的能力者。」

  白雪咬牙的怒視著對方,一旁穿著女僕裝的學生會長倪萱則是語氣不悅的問道:「你究竟是誰?」

  只見對方不理會倪萱,而是看向丹楓,然後說道:「當時他曾經讓妳反轉,試圖增加自己的戰力,可惜當時的妳實力不足,很快就被解除回復正常。但是現在的妳已與以往不同,不僅戰勝兩大魔神,現在各大勢力還試圖拉攏妳。」

  「丹楓,別被他迷惑了,他曾是『宗罪』的一員,也是狩獵者的源頭之一。」白雪瞪著那名狩獵者,如此說道。

  「宗罪……」聽到關鍵字的丹楓,上下打量著對方,卻看不出任何蛛絲馬跡。

  「呵呵,那麼這樣如何?」狩獵者的話一說完,他的身軀突然向外擴展,整個人瞬間豐滿起來,年紀也逐漸增大,不管是臉型還是身形都在改變。

  「學院主任?」看出端倪的丹楓,訝異的喊道:「但、但是你不是被我給……」

  「只憑那種程度,想也知道不可能真的打倒我,我只是單純做樣子,讓組織的其他成員認定我已經不存在而已。」

  「莫非你是刻意這麼做,好讓當時的杜威親自上陣,並且藉此讓我們『反轉』成為狩獵者的一員嗎?」像是想通了什麼,丹楓如此推斷的說道:「然而當時的計畫失敗,所以現在你打算讓我再次反轉嗎?」

  只見狩獵者裂嘴一笑的說:「我不會讓妳反轉,但是相對的,我要讓妳陷入絕望,絕望到妳親自來找我們。」

  對方話一說完,立刻將手臂上的漆黑色決鬥盤高舉,然後大聲的喊道:「決鬥!」

  無法退縮,不能猶豫。

  雖然知道這場決鬥將會非常艱辛,但是我必須勇往直前!

  「決鬥!由我先攻,發動環境魔法卡『調教咖啡廳』,我方場上沒有成員存在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秋月紅葉 (ATK/1600)』,接著發動該成員的效果,從牌堆將協調成員『哭哭的星川麻東(ATK/DEF 1400/1400)』加入手中。」

  「之後,從手中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星川麻東 (ATK/1400)』並與場上的4星成員進行調星──工作的時間到了!趕緊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妹妹屬性!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星川麻東!」

  「我方回合結束時,發動環境魔法卡『調教咖啡廳』第二個效果,這回合依照同步召喚出
『調教咖啡廳』同步成員的數量,從牌堆抽取相同的數量。」

  遠處的龍華望著丹楓從牌堆抽取一張牌後,低聲地說:「看來方才的兩場決鬥,都沒有讓她拿出真本事。」

  「彼此彼此吧!我本來就不適合和闇屬性以外的成員決鬥,至於茉莉很明顯是在與對方進行交流賽。」白雪說到這,便看向那名狩獵者,說道:「只不過他讓我有種說不上來的異樣感。」

  明知道是「貪欲」的狩獵者,卻無法得知他更多的情報,就好像有股無形的布幕遮擋著一切。

  「那麼該我了,抽牌!」狩獵者看了眼手中的牌後,說道:「從手中召喚『西尾錦 (ATK/1800)』,然後進行疊光──人類是無法相信的,不過如果是她,就算因此被背叛也無所謂!超量召喚,階級4,喰種 西尾錦。」

  「不是『影依』,而是動、動漫牌!」

  「這樣就感到吃驚嗎?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特殊召喚成功時,在此卡放置2個『飢餓計數器』,接著發動自身的效果,一回一次移除自身的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場上一名成員的攻擊力與守備力下降600分。」

  「戰鬥階段,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 (ATK/2400)』攻擊『工作中的星川麻東(DEF/2200)』!」

  「當場上存在『星川麻東』之名的成員時,可以從手中發動陷阱卡『麻東的反擊』,將對方場上攻擊表示的成員全部除外。」

  「連鎖發動速攻魔法卡『西尾錦的牽制』,場上存在『西尾錦』之名的成員才能發動。將場上的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 (DEF/2000)』變更成守備表示。」

  原本要進行反擊的幼女,沒想到對象目標在攻擊的途中蹲低姿態,而錯失了機會。

  「主要階段二,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丹楓 生命值8000分 手牌3 蓋牌0 ‖ 狩獵者 生命值8000分 手牌3 蓋牌1
  雖然很在意對方為什麼會擁有動漫牌,但是只要把他也聯想成杜威、傳說中的占卜師和鄢的話,一切就合理了。

  「輪到我了,抽牌!從手中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將4星協調成員『哭哭的日向夏帆 (ATK/1000)』特殊召喚。」

  「接著將場上的協調成員與4星的成員進行調星──工作的時間到了!趕緊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傲嬌屬性!同步召喚,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當『哭哭的日向夏帆』從場上送入墓地時,支付500分生命值,讓該卡作為裝備卡給場上的同步成員使用。」

  「發動同步成員『工作中的日向夏帆』的效果,將裝備在此卡的裝備卡送入墓地,選擇對方場上一名成員破壞。之後,進入戰鬥階段,『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直接攻擊對方!」

  「呵呵,不知道這是我見過第幾次相同的戰術了。」狩獵者一臉神色自若的樣子,完全不在意剛才受到直接攻擊的傷害。

  「我結束這回合,然後發動環境魔法卡『調教咖啡廳』第二個效果,這回合依照同步召喚出
『調教咖啡廳』同步成員的數量,從牌堆抽取相同的數量。」
  好了,該開始讓妳感到絕望了。
  「抽牌。從手中發動魔法卡『人群中的喰種』,場上不存在『喰種』之名的成員,從牌堆特殊召喚通常成員『金木研 (ATK/1000)』;接著場上存在通常成員『金木研』的場合,再從手中特殊召喚『神代利世 (ATK/2200)』。」

  「這個組合是……」

  「將場上的『神代利世』進行疊光──你能夠帶給我樂子嗎?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超量召喚,階級6,喰種 神代利世。」狩獵者裂嘴一笑的繼續說道:「再從手中召喚第二張『西尾錦 (ATK/1800)』,然後進行疊光──人類是無法相信的,不過如果是她,就算因此被背叛也無所謂!超量召喚,階級4,喰種 西尾錦。」
  還不夠。
  「發動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的效果,一回一次移除自身的一個疊加素材,選擇場上的同步成員『工作中的日向夏帆 (ATK/2600)』其攻擊力與守備力下降600分;再發動超量成員『喰種神代利世』的效果,一回一次移除自身的一個疊加素材,此卡在同一次戰鬥階段,可以進行2次攻擊宣言。」
  遠遠不夠。
  「戰鬥階段,超量成員『喰種神代利世 (ATK/2600)』分別攻擊『工作中的日向夏帆(ATK/2000)』與『工作中的星川麻東 (DEF/2200)』;接著再用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 (ATK/2400)』與通常成員『金木研 (ATK/1000)』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丹楓 生命值3500分 手牌3 蓋牌0 ‖ 狩獵者 生命值5400分 手牌1 蓋牌1
  一氣呵成,完全沒有多餘動作與片刻的遲疑,宛如不是初次使用動漫牌,反而像是技術熟捻的老手般。

  「你是在何時擁有動漫牌的?」

  「妳覺得呢?」

  面對狩獵者的反問,反而是丹楓愣了片刻。

  打從一開始?不對,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他應該會和其他幹部一樣,在當時的那場決鬥結束前立刻發動「那張牌」,然後再次進行第二場的決鬥。

  所以正確的答案是──

  「當時和我決鬥後……」

  狩獵者沒有回應正確與否,反而開口說:「自從得知妳來到這裡,我一直想與妳再次決鬥,所以刻意釋出訊息,讓妳得知我的存在。」

  「刻意釋出訊息……」丹楓回想著之前所發生的所有事。
  「大哥哥,剛才謝謝您救了我。」丹楓反射性的點了頭,並用手撫摸著她的頭,但是心中卻是一個大問號。

  「你之前救過她?」倪萓一臉懷疑的問道。

  見丹楓沒有多說話,女孩便自己解釋說:「是阿,不久之前狩獵者跑來我們的店裡,本來我想依靠自己的力量打贏對方,沒想到不但輸了決鬥,還受到反轉而攻擊其他的店員和顧客。」
  站在遠處的學生會長倪萱也想起之前離開甜點屋,所發生的事情。
  一名披著漆黑色斗篷的少年,嘴裡喃喃地「決鬥」兩字,緩緩地從兩位銀之假面的身後,走了過來。

  「狩獵者。」黑髮少年不以為意的說,絲毫不將對方放在眼裡。

  不過站在牆邊的白雪卻開口說:「不對,他是受到『宗罪』反轉的學生,隸屬於玩具店的裴禕。」

  「既然是學生,那就沒辦法了。」戴著銀之面具的黑髮少年說到此,便將銀白色的決鬥盤戴在自己的左手臂上,然後轉身朝向那名受到控制的男學生走了過去。
  身穿海盜服飾的白雪與花飾為墨角蘭的黑髮少年則是對看了一眼。
  「只為了向我傳遞訊息,就把無辜的人捲入其中?」

  「呵呵,是又如何?妳可別忘了,我可是狩獵者!」說到此,對方忽然張開雙臂,大聲的喊道:「讓世間陷入混亂,摧毀這個世界,還有讓妳徹底的絕望!」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輪到我了,抽牌!」受到刺激的丹楓,激昂地說道:「發動環境魔法卡『調教咖啡廳』的效果,我方場上沒有成員存在的場合,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星川麻東 (ATK/500)』,這張牌特殊召喚成功時,將墓地的『秋月紅葉』與『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加入手中。」

  「從手中召喚『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 (ATK/1800)』這張牌召喚成功時,可以從手牌將4星的『秋月紅葉 (ATK/1600)』特殊召喚,接著發動『秋月紅葉』的成員效果,從牌堆將2星協調成員『哭哭的神崎日照 (ATK/DEF 1000/0)』加入手中。」

  「將場上兩名包含『調教咖啡廳』的4星成員『秋月紅葉』與『星川麻東』進行疊光──非工作的時間,被迫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懷惡模式!超量召喚,惡的櫻之宮莓香!」

  「再從手中發動另一張魔法卡『興奮的客人們』,選擇場上從額外牌堆特殊召喚的超量成員『惡的櫻之宮莓香』為對象,此回合僅能用該成員進行2次攻擊宣言。」

  「莫非她打算利用那張新牌,連續打贏三場決鬥嗎?」

  郭烈望著雙方的場面,只要那名「惡的櫻之宮莓香」連續攻擊並發動效果,就能讓對方的生命值削減到剩餘100分。

  只不過。

  「我就是在等這個瞬間,發動覆蓋的陷阱卡『被迫的犧牲』,將自己場上的超量成員『喰種西尾錦』和對方場上的環境魔法卡『調教咖啡廳』與超量成員『惡的櫻之宮莓香』為對象發動。那些牌破壞。」
  危機就是轉機,卻也是絕望的瞬間。
  「不會吧!」眾人望著丹楓場上僅剩一名成員,不但不能進行攻擊宣言,也不能再召喚成員,反觀對手的場上,卻有一名攻擊力高於2000分的超量成員。
  告訴我,現在的妳,還能做些什麼?
  狩獵者裂嘴一笑,此刻正是他期待已久的場面。

  「……我蓋放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輪到我了,抽牌!將場上的6階超量成員『喰種神代利世』解放,上級召喚『神代利世(ATK/2200)』。接著將場上的『神代利世』進行疊光──你能夠帶給我樂子嗎?我的胃口可是很大的!超量召喚,階級6,喰種 神代利世。」

  「竟然解放自己的成員後,再次召喚原本的超量成員。」

  「這是當然,我不會讓妳有任何的喘息機會,發動超量成員『喰種神代利世』的效果,一回一次移除自身的一個疊加素材,此卡在同一次戰鬥階段,可以進行2次攻擊宣言。」狩獵者笑著說:「陷阱卡『麻東的反擊』已經在墓地,就算手中有可以抵擋一次戰鬥破壞與傷害的協調成員『哭哭的神崎日照』,面對這麼多次的連環攻擊也是招架不住的。」
  絕望吧!然後加入我們吧!
  「進入戰鬥……」

  「在你進入戰鬥階段之前,我要發動覆蓋的陷阱卡『感受惡意』,我方手牌、場上的成員數量比對方的手牌、場上的成員少的時候才能發動。將我方場上的『積極自我表現的提諾』送入墓地,對方這回合不能進入戰鬥階段。」

  「呵呵,被妳逃過一劫嗎?」

  「不僅如此吧!」丹楓望著對方場上那些「喰種」成員說道:「只要沒有進行攻擊宣言,那些超量成員就必須將自身的『飢餓計數器』移除,所以我只要讓你再次進不了戰鬥階段,那些成員就會自取滅亡。」

  「呵呵,虛張聲勢。不管是誰都知道,妳根本沒有回收墓地卡片的……」見對方依舊自信滿滿的樣子,狩獵者不禁懷疑起自己是否遺漏了什麼。
丹楓 生命值3500分 手牌2 蓋牌0 ‖ 狩獵者 生命值5400分 手牌1 蓋牌0
  「妳覺得她會再度戴上面具嗎?」

  銀之假面的首領突然對著茉莉問道,讓後者頗為訝異,此時遠處的白雪也同樣問向身為學生會會長的倪萱。
  如果她戴上了,是否代表她需要「銀之假面」的力量,也就是說,她將會加入他們,而放棄學院。
  「我的回合……」

  眾人屏氣凝神的望著那名紅髮少女的行為,此時此刻,只有「靈擺成員」才有機會進行反擊,那麼她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理由,只有我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陷入兩難抉擇的我,究竟該……
  「捏捏、妳在逃避嗎?妳不是說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嗎?」

  「妳可是我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那位能夠改變我們命運的人。成為我們的依靠、用著認真的心情看待每一場決鬥,讓我們拾回了原本心的妳,是不可能在這時候放棄的。」
  「我相信我的學生,相信他們可以戰勝一切,可以為這個世界帶來改變。」

  「我成立『不該存在的班級』的理由,是打算將所有尚未覺醒的學生聚集在一起,彼此激勵、鼓勵,然後成長茁壯變成不可或缺的決鬥者。所以妳願意來到這個班級,帶領著他們嗎?」
  「丹楓,我們的相遇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這場決鬥也是如此,所以……不要輕言放棄」
  沒有錯!

  我永遠相信自己的牌組,還有一路上支持我的人!

  「抽牌!」她迅速的將那張牌放入決鬥盤的插槽,開口說道:「發動魔法卡『強制上班』,對方場上有成員而我方場上沒有成員的場合,從牌堆將『日向夏帆 (ATK/1600)』特殊召喚,此回合我方僅能進行同步召喚的特殊召喚。」

  「呵呵,放棄唯一希望的妳,又有什麼作為?」

  「發動『日向夏帆』的成員效果,從牌堆選擇三張裝備魔法卡讓對方隨機選擇一張加入手中,其餘返回牌堆。之後從手中召喚協調成員『哭哭的神崎日照 (ATK/1000)』,然後將場上的協調成員與4星的成員進行調星──工作的時間到了!趕緊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偶像屬性!同步召喚,工作中的神崎日照!」

  「呵呵,就算召喚出不會被戰鬥破壞的同步成員,又能改變什麼?」

  「發動裝備魔法卡『工作用的白色大腿襪』給場上的同步成員裝備,提高1000分的攻擊力。進入戰鬥階段,『工作中的神崎日照 (ATK/2800)』攻擊超量成員『喰種神代利世 (ATK/2600)』!」

  「呵呵,竟然選擇攻擊力最高的成員,而不是攻擊力最低的通常成員嗎?」

  「我結束這回合!」

  「呵呵,這麼快就想體會絕望的滋味嗎?」狩獵者用手摀著臉,然後仰頭望天大聲地笑了起來,遲遲沒有抽取牌堆上的一張牌。

  直到他將右手放到決鬥盤上,緩緩地說道:「我覆牌。」

  「什……」

  這出乎眾人的舉動,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跌破眼鏡,因為第一次有狩獵者會選擇「投降」。









金木研
大學國文系一年級生,性格過於溫柔而顯得軟弱,不擅長與人交際,是個十分單純並非常容易信任他人的青年。

西尾錦
①【珍惜】此卡在場上為限,對方成員不能攻擊場上表側表示的「西野貴未」之名的成員。
②【不信任】此卡不會成為戰士族成員的效果對象。

喰種 西尾錦
包含「西尾錦」之名的4星成員×2
此卡名①的效果一回合僅能使用一次。
①【喰種】此卡也能將場上「西尾錦」之名的成員上方重疊來超量召喚。此卡不能從墓地特殊召喚。
②【飢餓】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在此卡放置2個「飢餓計數器」。我方回合結束階段,該回合此卡未進行攻擊宣言時,將此卡放置的1個「飢餓計數器」移除。若無法移除的場合,此卡送入墓地。
③【尾赫】一回一次,移除此卡的一個疊加素材,以場上一名表側表示的成員為對象發動。該成員的攻擊力與守備力下降600分。
④【珍惜】此卡在場上為限,對方成員不能攻擊場上表側表示的「西野貴未」之名的成員。

神代利世
此卡以外的「神代利世」之名的成員在我方場上召喚、反轉召喚或特殊召喚的場合,此卡送入墓地。
此卡名①的效果一回合僅能使用一次。
①【御姊】我方場上存在「金木研」之名的通常成員的場合,此卡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
②【怪力】這張牌向守備成員進行攻擊時,若對象成員的守備力高於此卡攻擊力的場合,直到傷害步驟結束前,此卡的攻擊力提高500分。

喰種 神代利世
包含「神代利世」之名的6星成員×2
此卡名①的效果一回合僅能使用一次。
①【喰種】此卡也能將場上「神代利世」之名的成員上方重疊來超量召喚。此卡不能從墓地特殊召喚。
②【暴食狂】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在此卡放置2個「飢餓計數器」。我方回合結束階段,該回合此卡未進行攻擊宣言時,將此卡放置的2個「飢餓計數器」移除。若無法移除的場合,此卡送入墓地。
③【鱗赫】一回一次,移除此卡的一個疊加素材發動。此卡在同一次戰鬥階段,可以進行2次攻擊宣言。
④【供體】這張牌作為「金木研」之名成員的超量素材的場合,該成員獲得以下效果。●這張牌在同一次戰鬥階段中最多可以向對方成員攻擊3次。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