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皇之璽,虹之禧》-其之二十七 剖白(上)

月星兒(九喵) | 2024-06-22 20:01:02 | 巴幣 26 | 人氣 451

連載中♂♂《皇之璽,虹之禧》
資料夾簡介
蛇靈為了兌現承諾的願望,接管皇帝的人生,卻這樣遇上了跟祂命中注定的一介凡人。

  「王爺,宮裡傳召。」一個宦官低眉順眼的站在王爺府外。
 
  「兄長找我?」

  "王爺,落人口實可就不好了"小太監低聲提醒白瓈的不敬話語。

  今日跟姜璧桬約好去茶樓聽戲,一早要出門的白瓈被宮裡宦官擋下,這宦官名小李子,是福德栽培的其中一位,也是安份守己之人。與福德公公親近的宦官,各個都知道哀帝對王爺的看重,只是王爺本人無心於權利,想做個閒散人。

  白瓈忡忡跟著小李子走,他原本要往官舍方向過去,人還未到,途中就讓哀帝截了,哀帝很少傳召白瓈,想必這次事情很緊急。

  御書房內哀帝眉眼比平日來的嚴肅,他坐在御案之後盯著自己案上的香爐發楞,哀帝的香爐換了新香味,聞起來清涼高雅,雖然與入秋的天氣不太符合。

  「皇兄,何事找我?」白瓈私底下不會對哀帝行跪禮,哀帝也不會多說什麼。

  「影衛近日何如?尚需人手?」

  近期京城境內幾筆詭異事件發生,聽說有民家家畜遭野獸啃食……若只是家畜還能說是野獸所為,但有家僕駐守的幾家世族,院內豢養的珍獸同遭此難,聽聞碎肉跟著腥血噴濺非常,不像是野犬,倒像是人的牙印,下手還狠劣。

  發生這種事情,竟然沒有任何一個目擊者。現地未留下聲響跟動靜,單單只有殘骸,不是屍身,是殘骸……

  兵部那邊已在城內嚴加戒備,哀帝因著這事據說在朝堂跟幾個官員商討許久,已經幾日未好睡。

  「皇兄,人員還夠,無須擔憂。」白瓈看著表情沉重的哀帝。

  「汝閒散久矣,可記著影衛在手?」哀帝有些不太高興的抱怨。

  「自然是記得。」白瓈不以為然,他心思壓根不在議事上。

  「朕不強迫,然……」

  看起來哀帝也不像要跟他議事的樣子,哀帝靜默片刻,白瓈在哀帝眼底看見一閃而逝的思緒,是他沒有在哀帝身上見過的表情。

  「姜璧桬身邊需編配影衛……」哀帝思考許久,終於開口。

  「姜璧桬?」

  雖然白瓈已經在姜璧桬身邊安插人手,但若換成哀帝,那就絕無可能是他的命令。白瓈瞠目的想,這不像哀帝會做的事情啊!在白瓈看來,姜璧桬對哀帝來說,最多是內侍身邊做雜差的人物。

  不對……其實有好幾次,哀帝都因為姜璧桬的問題跟他針鋒相對。

  一想姜璧桬在哀帝的強迫及默許下,於御書房幫著打理奏章一陣子,一個單純雜差可沒權力批奏章,就算那些只有京城裡的民生問題,現下大司徒都未必有這權力,這哀帝莫不是?

  「皇兄對姜璧桬如何看待?」

  哀帝向來體恤那些下人,但是對姜璧桬態度又特別不同,白瓈雖然看在眼裏,卻總是告訴自己,那是自己多想了。

  「應自問何如對待。」

  「我?」我對待姜璧桬怎麼了?

  白瓈不解的看著哀帝。

  「若即若離,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哀帝的口氣還帶著譴責的意味。

  白瓈個性總是看心情做事,哀帝意思是白瓈若真對姜璧桬上心,就不要高興則來,亦或丟著好一陣子。

  幾次看著姜璧桬落寞背影,分明喜歡與人親近,卻跨不過自己內心的坎,總想著跟人劃清界線,像是這樣就不會傷害到自己那般。

  「我……我並未……可皇兄您?」白瓈正準備要反駁,閃過一個念頭,終於意識到一件事情。

  那是白瓈該耿耿於懷的事情。

  「皇兄,你對姜璧桬是不是……?」

  所有的妥協、關愛還有賞賜,對於一個雜差來說實在超過太多了……

  為什麼?又為何如此?

  哀帝對姜璧桬的關愛來的太過突然,也太甚,若他沒記錯,哀帝對姜璧桬的認識是從殿試開始。

  難道有什麼事情被他忽略了……

  「朕從未否認過。」哀帝放下手上奏章,正色看著明顯忐忑的白瓈。

  「既汝未備足把握,若即若離,朕當定心對待。」

  「然……亦從姜璧桬心之所向。」

  若哀帝平常的親近只是試探,這樣的宣告就是直接了當地剖白,他哀帝看著白瓈心思上下不定,那他介入爭取這一席之位也未嘗不可。

  公平競爭,理所應當。

  中山王爺跟他是兄弟,他更不會為其包庇藉口,他一直看不慣中山王爺對待姜璧桬的方式,那孩子可是最害怕孤獨!他要中山王爺好好記著……

  記著什麼?

  哀帝像是突然被提點,察覺到了一絲怪異,為什麼他這麼清楚知道姜璧桬的性子……

  哀帝又陷入沉思。

  白瓈並沒有看見哀帝的異樣。他被當頭棒喝,還在思考剛剛哀帝的直白宣告,哀帝甚至平日的口語都不見了。

  他跟姜璧桬連現在是不是朋友都還未有定數,若是哀帝打算介入他跟姜璧桬之間……那他?

  哀帝向來深思熟慮,怎麼看著都不像他會突然說出的話。

  「汝當好生記著。」哀帝像是刻意,又加重了一句。

  白瓈抬頭看哀帝複雜的神色,眼底閃過一點茫然,之後又板回平常的表情,看起來哀帝也很困惑。

  「皇兄,我尚有事情需處理,且先告退。」

  哀帝聞畢,眉頭皺起,開口想說些什麼又止住了嘴,抬手讓他退下。

  哀帝的反常且先擱著,還有人在等著跟他出門。

  白瓈加快步伐,彷彿後頭被什麼人追著,自己心裡起了些慌亂,一直到遠處那個人的身影出現才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一如以往的瓷容溫潤,一樣含蓄內斂的芙蓉花。







----------
這週狀態不太好,等過陣子我再回來修文。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呼之即來、揮之即去,像極了愛情(X
2024-06-22 22:42:41
月星兒(九喵)
這是個心與心之間的來回拉扯
2024-06-24 10:50:4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