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五十二章 修行對象是二名判官

草士 | 2024-06-22 20:00:13 | 巴幣 0 | 人氣 440


第六百五十二章 修行對象是二名判官

消弭。消滅。

二詞乍聽十分相似,同樣是以動用判官之力為前提,武力犯禁,做法卻是全然不同,共生與泯滅,是止戈為武,是滔天大禍,陰陽生死,存乎一心。

決斷此事之人不是他人,正是持有判官槌的槌主,判官本人。

實際感受到話語中蘊涵的分量,袁昊咕咚一聲,不自覺吞嚥口水,口水滋潤乾涸的喉嚨,回過神時,他發覺手腳正自發抖,吁口長氣,緩和積累於胸臆的悶氣,道:

「二位前輩,武律、法則……看來歷代判官也不是沒想過永絕後患,消滅假冒大道的虛偽之物。」

右邊判官苦笑一聲,也不知是聽出袁昊失望之意,還是聽出他話中有話,道:

「第八代,你太看得起判官,說來道去,老夫等人只是手持古老道寶的凡人,真正有撼動天地之能的是判官槌。縱使判官槌有消滅『武律』和『法則』的力量,要消滅大道的龐大力量,豈是區區肉身之人可以操使?」

袁昊激動呸了一聲,道:

「龜爺爺的,那種玩意才不是——」

左邊那判官接著自己父親的話,回應袁昊道:

「後輩,你冷靜點。我和老爹當然知道你的來歷,也理解你有那種意圖並不奇怪。畢竟……唉,比起消弭或封印,源於血脈盡頭的恨意,更傾向消滅大……好,好,你別這樣瞪我,那種玩意沒資格稱為大道,對吧?」

袁昊賭氣似的雙手抱胸,碎碎念道:

「本來就是,盜去大道的功勞、力量、存在,占為己有還不夠,為了私慾引發戰事,簡直……簡直豬狗不如!」

右邊那判官點點頭,巧妙把話題拉回來,道:「不過,老夫很意外,你們島民居然選擇與那一血脈後人不同的道路,不是第二代選擇的毀滅之武,而是重歸初代的止戈之武。」

袁昊耳中聽到關鍵之語,眼中忽然一亮,拋開對二大道的埋怨,探出身追問道:

「前、前輩!難道二位見過初代判官?」

判官歷經數代傳承,雖有些不同於江湖門派,但等同創派之祖身分的第一位判官,無疑是後代判官須高山仰止的對象。

有史以來的初代判官。

獲得笑老翁信賴,並交予判官槌的最初槌主,更是笑老翁親口證實,真正辦到親手鎮壓武律、法則二大道,笑傲於世的奇人中的奇人。

判官父子神秘一笑,遲遲不說見未見過,迫切求知的袁昊,頓時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般跳腳不停。

「第八代,心急者成不了大事,你總會知道的。」

「老爹,你就別縱容這小子。後輩你聽好,既然判官一族的二個小姑娘找到你,那麼整個判官一族遲早都會知道你在靈瑤宮,留給你修行的時日無多,你居然還有心思想東想西?」

袁昊被說到痛處,一時說不出話,但不肯死心的心中餘火,驅使他最後問道:

「前輩,那、那……至少讓晚輩知道,那位初代判官究竟是男是女?」

此話剛落,二名判官笑容一歛,一改方才敷衍應答的態度,兩雙犀利目光迸出寒芒,死死盯著袁昊的臉。

「有意思。後輩,我問你,你覺得初代判官是男是女?」

袁昊愣了一愣,明明率先問話的是自己,怎地反過來被對方以問題反問?

「世兒。」那名判官父親平靜呼喚一聲。此時此刻,他彷彿身並非一代判官,而是一個訓斥兒子的老父親。就見他輕輕搖頭,褪去溫柔之色,肅然道:「老夫說過很多次,那位的事情不可多言,你怎麼就是說不聽?那位……不是我等可以評頭論足的存在。」

頃刻,幾乎快昇華成某種實質之物的氣勢,如同剛從沉睡中醒來的凶獸,非人的可怖威壓凌駕整個畫中世界。

天穹轟隆作響,地面發出悲鳴般的劇烈動靜,霧海像是感知到危機將至,釋放出更多霧氣,徹底封閉遠邊尚不可見的霧之大地。

闖過無數腥風血海的鋒利眼神一瞬晃過,袁昊不禁背脊生寒,上身微微往後一仰,只覺通體儼如被無形利器刺穿,恐懼之心油然而起,蔓延開來不久,則被逍遙定心訣化開。

作為兒子的判官滿臉窘迫,不過,眼神深處也流露出一絲尷尬之色,道:

「……老爹,是我不對。所以……你還是趕緊收斂殺氣,後輩他都被你老人家嚇傻了。」

那名判官父親聞言,這才反應過來,瞧了強硬站直身子的袁昊,憋得滿臉通紅,愧疚地嘆了口氣,散去周身氣勢。

霎時間,畫中世界闃寂一片,無人開口說話。

還是那名判官兒子咳了一聲,強行道:

「說回正題,後輩,我們跟你一樣,那位老仙人甚麼也沒說。」

袁昊眼珠子一轉,道:

「是不是因為那老頭要咱們走自己的路,我猜他是不願我受到前輩你們影響吧。」

興許是沒料到會聽到這種回答,話剛出口,二名判官紛紛投來驚異視線。

「怎麼……我說的不對?」袁昊挑眉問道。

「呵呵,不……第八代你果然慧根出色,那位老人仙的意思,正如你所言。該怎麼做得由你自己去想,消弭紛爭的方法有很多,不只殺戮一條路,歷代判官也是人,看法當然不盡相同。你不可以受老夫等人影響,老夫等人也不能去影響你。」

那名判官兒子哈哈一笑,伸長手臂,拉了拉懶腰,道:

「老爹,這下省得咱們繼續費口舌。」

判官父親道:

「甚好,甚好,那老夫等人也可以安心,剩下的就看第八代你了。」

袁昊瞧見父子二人一副欣慰而躍躍欲試的模樣,愣愣不解道:

「甚……甚麼?」

嗡……

就在這時,腰間的判官槌發出鳴響。

眼前的判官父子二人登時露出好戰神情,二隻右手掌緊成拳狀,下個瞬間,霧氣收攏而至,包覆父子二人的右掌,就見原本空空如也的手掌,在霧氣消散的同時,竟是顯現二柄如出一轍的槌子。

不管怎地看,那無疑都是袁昊手中的判官槌。

高漲的判官槌氣息,危險而凌厲。

「第八代,展現你的意志吧。」

「後輩,就用你手中的槌子傾訴,你的道路,你的選擇。」

嗡——

這回不同適才,心臟般跳動的波動讓袁昊明白,這是戰鬥的警訊。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